第三十六章 我就喜欢过一个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集团宴会大厅。

翟奕冷冷的站在角落,看着翟安和古歆离开的背影。

他狠狠的看着他们的方向,压抑着情绪。

文妍穿着她性感的晚礼服,优雅的走向翟奕,从服务员手上拿过两个装满红酒的被子,主动递给翟奕。

翟奕看了一眼文妍,没有说话,也没有接过。

文妍笑了一下,硬把手上的一个酒杯塞给他。

翟奕冷眼看着文妍。

“同是天涯沦落人。”文妍说,又主动和翟奕碰了一下杯子,“何必这么排斥我?!”

翟奕脸色依旧冷然。

文妍似乎也不在乎,自己喝起酒来。

这段时间因为抑郁,她喝酒的时间越来越多。

越喝越觉得想不通,为什么翟安会和古歆结婚,为什么那个女人,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在翟安身边,还显得那么的不在乎!所以,她越发的觉得,应该和翟奕合作。

她问过她哥,说翟奕这个人怎么样?!

他哥说,城府很深,不容小窥。

嗯。

她就喜欢和有城府的人,合作。

而且古歆和翟奕之间的感情说断就断,翟奕也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她将手上的红酒一干二净,转头看着翟奕,“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不可能接受他们在一起的,翟奕。”

翟奕冷笑了一下,转身就准备离开。

“翟奕。”文妍有些激动的拉着他的手臂。

翟奕看着她的眼神,更加冷漠。

“犯不着对我这么冷漠,我的能耐或许比你想的更强一点。”文妍说,“不管你想不想要得到古歆,但是你至少可以通过我,和我们文家人合作。文家在文城政治上的地位,我想到现在为止没有谁能够撼动。你如果想要把翟氏企业发展更好,超过这段时间锋芒毕露的陆氏企业,找我们文家人,再好不过!”

翟奕看着文妍的眼眸陡然一紧。

虽然依然冷漠,明显没有太过排斥。

文妍嘴角一笑,放开他的手臂,笑着说道,“怎么样?一举两得的事情!”

翟奕突然开口道,“你想要怎么合作?”

文妍的笑容更加明显而放肆了,“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我的想法很简单,你只要帮我得到翟安,自然古歆就会是你的。刚刚古歆也说了,很想要和你在一起,也就是说,古歆喜欢的人还是你。你用你自己多引诱点古歆,古歆投入了你的怀抱,我这个时候去安慰翟安,耍点小手段,自然就会和翟安在一起了。而你,不仅得到了古歆,我还可以让你和我哥在一起,你发展你的家族企业,他发展他的仕途之路,到时候你想想,文城的天下,还不都是你们俩的吗?!”

翟奕狠狠的看着文妍,似乎在思考这个事情的可能性。

“怎么样?对你而言,有利无害是不是!”文妍说。

“我怎么能够保证,你和翟安之后,你们家愿意扶持我,而不是翟安?”翟奕说。

文妍一怔,似乎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她连忙说着,“翟奕,我就知道你是在乎你的前程似锦的。所以你应该是为了你的前程放弃了古歆是不是?!放心吧,翟奕,我没有什么政治抱负,翟安也不是那个喜欢你争我夺的人。我如何和翟安在一起后,我们会选择出国定居。这点你大可以放心!”

翟奕沉默着,没有立即回答。

“没关系,你可以好好想想。但是翟奕,你别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我哥这段时间正好在找人合作。你知道陆漫漫这段时间太嚣张了,而这个女人,嚣张不了多久的,我哥迟早会把她弄下去。把她弄下去了,为了文城的发展,肯定会让一个企业起来,你要不要好好表现,要不要真正的得到你们翟氏企业,就看你要不要和我合作,我们家可以让你繁荣让你昌盛!”

翟奕依然这么看着文妍。

文妍耸肩一笑,拿着酒杯离开,踩着高跟鞋扭着身子,往文家人那边走去。

他的眼眸一直放在文妍的身上。

文妍说的话,让他确实有些心动。

翟氏企业现在大部分股份都掌握在他父亲的手上,而他父亲肯定不会轻易给他。如果和文家人合作,尽管文家人这段时间染上了些不好的负面新闻,但终究而言,文城还是文家人的天下,文家人还是有那个翻云覆雨的能力,稍微明白点的人也都看得出来,文家人和陆家人已经是水火不容,总会有一个人,鹿死谁手!这个时候和文家人合作,无疑确实是上上策。

当自己和文家人的关系到了一定地步,文家人对他扶持,他父亲倒是也会逼迫得不得不把翟家的大业交到他的手上!他一直都知道,接手翟氏集团,不是靠乞求着他父亲施舍,而是要靠自己强大到,不得不给他!

眼眸一紧。

嘴角,冷冷一笑。

这倒真的是个,好机会!

……

夜色深邃。

宴会大厅人渐渐稀少。

陆家人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彼此都已经累得不行。

陆子山、何秀雯、莫修远和陆漫漫四个人一起站在酒店大门口。

长长的红地毯还在,周围的服务员在他们没有走完之前,也都很规矩的一直站在门口。

陆子山心情难得的很好,她说,“今晚上来的人真的是超乎我的预计,明天陆氏的股票肯定又会爆升。漫漫,总觉得都是你的功劳,不是因为你这段时间的成就,今晚哪里可能这么热闹。”

“爸你过奖了。”陆漫漫说,“我也只是觉得,我作为家里的独子,应该为家里面做点贡献。”

“能这么想爸这得很欣慰。”陆子山说,说着,还拍了拍陆漫漫的肩膀,似乎是在鼓励,“时间不早了,你和修远也这么累了一个晚上,回去早点休息。”

“嗯,爸妈你们也早点休息。”

陆子山点头,和何秀雯牵着手离开。

一把岁数了,两个人的感情还像年轻时候那样,出门的时候,都是手挽着手。

陆漫漫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看着他们上车后,自然而亲密的活动,莫名觉得有些感动,鼻子也有些微酸。

肩膀,突然被莫修远给搂着,他说,“以后我们也是如此。”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就会说甜言蜜语。”

“那是因为你喜欢。”

“谁说我喜欢了?”陆漫漫反驳。

仿若习惯性的就喜欢和莫修远斗嘴。

“果然女人都喜欢口是心非。”

“莫修远……”

“嘘。”莫修远将手指放在她的唇瓣上,“你这么喋喋不休,我会忍不住想用极端的方式让你闭嘴。”

陆漫漫脸红的瞪着他。

莫修远笑得很灿烂,他搂抱着陆漫漫,走进停靠着的小车内。

两个人坐在车上,莫修远还是这么抱着陆漫漫,陆漫漫就这么依偎在莫修远的怀抱里,两个人变得越来越亲密。从那次事故之后,两个人似乎对彼此都更加的坦白,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

陆漫漫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开口道,“尹兰旖今晚上的举动有些奇怪。”

莫修远唇瓣轻抿,“你还在乎她的感受?”

“不是,我觉得她好像有些精神失控。”

莫修远眼眸一紧。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陆漫漫说,“还有,莫里斯到底喜欢尹兰旖吗?我觉得是喜欢的。可是他总是很放任尹兰旖,为什么?”

莫修远抿了抿唇,“本来是喜欢的。但是人都会被磨得没有了耐心。尹兰旖也不适合莫里斯。”

“那还是喜欢的。”陆漫漫总结。

莫修远没有再反驳。

大约,也是这么觉得的。

陆漫漫叹气,“尹兰旖这个人太极端了,如果她能够静下来好好的和莫里斯过,也许会很幸福。可惜,她太爱你了。”

莫修远笑了笑,“所以你吃醋了?”

“我才不吃醋。”陆漫漫说,“你以前的情史那么多,我要吃醋,不把自己给酸死。”

“其实我和尹兰旖没什么关系。”

“那她干嘛说她给你流过产。”陆漫漫不悦。

其实。

还是在乎的。

上床就上床呗,居然还留下东西。

想想都觉得,完全受不了!

上个厕所还不擦干净屁股!

“那个流产的孩子不是我的。”莫修远说,“我没有碰过她。”

“什么?”陆漫漫惊呼。

“孩子是莫里斯的,碰她的人也是莫里斯。她只是以为,那个人是我而已。”莫修远说,耐心的解释,“那是还在读大学时候的事情,当时大家喝醉了。尹兰旖是我和莫里斯送她回她的独立宿舍的,然后那晚上,莫里斯留下了。莫里斯知道尹兰旖喜欢的是我,所以事发后,就也离开了。第二天一早,尹兰旖就以为是和我发生的关系,那个时候莫里斯还很害羞,让我帮他背背黑锅,我没有否认,所以尹兰旖就一直觉得,那是我。而后查出有了孩子,做了流产手术。”

“那尹兰旖现在知道了吗?”陆漫漫询问。

“知道了。”

“那她不是很崩溃?”作为一个女人,突然知道自己的第一次,一直支撑自己这么久以为自己的第一次是给自己最爱的人,才发现原来都不是,这样的打击,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

“嗯。”莫修远点头。

“你没有喜欢过尹兰旖吗?”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一笑,笑得意味深长。

“不喜欢她吗?她那么妖娆那么妩媚,还一直给你抛媚眼,你就没有心动过一秒?!你这么不知检点的人,你应该是来者不拒的啊!”陆漫漫说,越说越觉得咬牙切齿。

这个男人怎么就能够这么花心呢!

这么不洁身自好呢!

“陆小姐,我发现你很喜欢臆想我?还对我误会很深。”莫修远说,分明是为自己证明,却还是这么的漫不经心。

陆漫漫突然就不开心了。

很不开心。

“我就喜欢过一个女人。”莫修远说,在她耳边,一字一句。

感受着他热乎乎的气息在自己耳边,陆漫漫觉得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谁?”陆漫漫扬眉。

莫修远突然敲了一下陆漫漫的头。

陆漫漫被敲得有点痛,整个小脸蛋上还很委屈,“你打我做什么,莫修远!”

“平时看你也不笨,今天是短路了吗?!”

陆漫漫瘪嘴瞪着莫修远。

“我前两天的表白,你当我在放屁吗?!”莫修远难得有些激动。

陆漫漫一怔。

随即。

莫修远说就喜欢过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指的是她?!

她其实是有些不相信的。

她咬着唇,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其实,是有些不相信的。

但是,又莫名的觉得他说得是真的。

莫修远抬起她的下巴,“男人也会害羞的……”

然后,唇瓣吻着她的唇。

那一秒,她似乎看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红润。

所以这个男人就是在用亲吻掩饰自己的羞涩了。

心口莫名觉得暖暖的,她主动回应着他的热情,两个人在如是封闭的空间,越演越烈。

前排的秦傲似乎也看到了后面两个人的亲密举动,那么大一个男人,一边开车,一边脸红得跟可以煮极端似的,滑稽无比……

……

翌日,一早。

古歆难得的起了个早床。

她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昨晚上其实是有些抑郁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抑郁什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忽然又想起昨晚上翟奕对她的冷漠,心口又疼得不要不要的。

她深呼吸,掀开被子下床,去浴室洗漱。

看着自己的皮肤,真的好像变差了一些。

女人是不是真的不能太熬夜什么的!

她一边刷牙,一边看着自己的脸颊,捉摸着是不是应该去做个美容SPA什么的,缓解一下这段时间的心情,释放一下自己的皮肤机能!

这么想着,她快速洗漱完毕,换了一套外出的衣服,打开自己卧室的房门,就准备出门。

客厅中,翟安似乎已经站在了门口换鞋子。

小琴拿着一个包在门口陪着他,小琴是一个话多的人,一直在翟安身边说话,笑嘻嘻的模样,翟安也不觉得她吵闹,反而偶尔还会和她说几句,两个人的气氛一直很好。

古歆穿着拖鞋走向大门口。

小琴看到了古歆,连忙叫着她,“古小姐,你这么早就起床了啊!”

分明是一句很平常的话,而且小琴本来就不经世事,说话也很单纯,只是很惊奇她起床很早。

古歆却有些不悦,“我平时起得很晚,招惹到你了吗?”

小琴觉得自己委屈到不行,“不是的,古小姐,我的意思是……”

“算了,懒得和你计较,反正你也不是伺候我的。”古歆口气很不好的说着。

“古小姐,我……我都伺候的。你需要什么,我马上帮你啊。”

“我才不需要!”古歆有些赌气的口吻。

小琴每次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但又不敢反驳。

总觉得古小姐好像真的很不喜欢她。

“你们去哪里?”古歆询问。

平时,翟安很少出门。

“今天陪翟先生去做例行检查。一个月要去两次的,今天正好到了检查时间。”小琴还是恭敬的回答着。

“哦。”古歆点头,又问道,显得有些激动,“那眼睛怎么样了?好点了吗?医生说什么时候可以看得见?”

翟安似乎穿好了鞋子,他对着小琴轻轻的说着,“我们出发吧。”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古歆自告奋勇,“反正我正好要出门,开车送你们。”

“不用了。”翟安说,又对着小琴,“走吧。”

小琴看了一眼古歆,总觉得她脸色很不好,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翟先生出了门。

古歆就这么看着两个人走进电梯,心情不爽到极点。

有什么了不起!

大小姐我还没心情跟着你们屁股后面转!

她冒火的换上鞋子,等着电梯出门。

翟安和小琴坐进翟家的轿车内,车子开车小区,往医院开去。

小琴一直默默地看着翟先生,看着他没有什么情绪的脸颊,一直看着车窗外,眼眸一动不动,可以隐约看出来,他依然什么都看不见。

翟先生看上去总是很安静,很孤独。

不知道为什么,古小姐和翟先生的关系怎么都不太好。

他们当初怎么会结婚的?

是家族婚姻吗?

可是总觉得,翟先生似乎是很在乎古小姐的,古小姐一般有什么要求,翟先生从来都不拒绝。

刚刚古小姐说跟着一起,翟先生为什么又会拒绝。

想不通,小琴就这么看着翟安,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口,“翟先生,为什么不让古小姐一起呢?她难得这么主动的想要陪你一起去医院。”

翟安抿了抿唇,嘴角似乎是冷冷的笑了一下。

不是想要陪他。

而是,想要知道他到底好久可以恢复。

恢复了,就不用这么委屈着自己和他一起生活了。

他依然没有什么情绪的脸上,表现得很沉默。

小琴伺候了翟奕这么久了,大概也知道了翟奕的习性,知道他如果不愿意说话的时候,就是不想说了,所以也就识趣的没有再开口,车子一路安静的,到达市中心私立医院。

一早就做好的预约,且是私人专职医生,翟安不需要排队,直接走进医生办公室。

医生热情的和翟安打着招呼,然后带他进行例检。

一般半个小时时间。

医生带着翟安走出检查室,又回到他的办公室,收到,“翟先生,经过这几次的检查,已经基本断定,你失明就是你头里面的那块淤血导致。所以恢复光明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之前你母亲单独和我联系过,问我可不可以将那块淤血通过手术拿过来,按照我们医院的能力和北夏国其他医院的情况,都是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也没有人敢尝试。不过,我联系了M国脑部手术的专家,据说是这方面的能手,在他手上的手术成功率极高,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和对方联系,我们预约时间,邀请他到我们医院来为你做手术。”

“手术成功的几率有多高?”

“至少是百分之八十。”医生说着,“而且我将你的情况也传真了一份给他,他对你这个手术很有信心,如果你愿意,我们随时都可以安排。”

翟安沉默了半响,说,“你给我母亲回复了吗?”

“因为考虑到你今天会来例检,就没有单独给你母亲打电话。”

“那就先别把这个消息告诉她。手术的事情,我暂时不想做。”翟安说,说得很冷静。

医生不相信的看着他,“翟先生,手术成功率还是很大的,能把这个血块取出去后,你就可以恢复光明了。”

“现在我不想考虑。”翟安一字一句。

医生看着他。

“先就这样吧。”翟安说着,“我会按照平常一样的来做检查。”

“翟先生,你真的可以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翟安说,“等我想要做的时候,我会联系你。麻烦了。”

医生无奈,“那好吧,但如果翟先生想通了,提前给我说,我会给你尽快安排手术的。不过,通过刚刚的检查,也不得不说,血块也在自动变小,虽然变得很慢,渐渐,或许就会自动散尽。”

“嗯。”翟安点头,然后起身,离开。

小琴一直在外面等他。

看着翟安出来,连忙上前,“翟先生,怎么样,医生说好些了吗?”

“好些了?”

“说好久可以看得见吗?”

“看天意吧。”翟安笑了一下,总是这么随和。

小琴点头,鼓励的说道,“翟先生不用担心,你人这么好,老天爷肯定会让你再见光明的。”

“但愿。”

小琴扶着翟安离开医院。

回到小车内,翟安就这么一直沉默着。

沉默着,似乎若有所思。

小琴也不吵闹,坐在小车上,一脸惊奇的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繁荣似锦……

……

古歆离开家门,开着车往美容SAP开去。

心里其实是很很不爽的。

她一路气呼呼的把车子停靠在商厦停车场,走6楼的SPA中心。

因为是VIP会员,刚走到门口,就有服务员一路贴身服务。

古歆在服务员的的帮助下,穿着一件白色浴袍,往VIP私人房间走去。

刚走到幽静而奢华的走廊上,就和另外一个人,迎面相对。

古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面前还珠圆玉润的女人,看着温情也在服务员的陪同下,似乎也准备往自己的私人房间走去,做SPA。

古歆就不明白了,以前来了这么多次,就从来没有碰到过翟安他妈,这么才结婚来第一次,就这么给撞上了。

两个人这么互相看了眼彼此。

温情脸色微微有些变动,开口道,“今天翟安去医院检查,你没有陪着一起去吗?”

本来每次她都会陪着去,但这次正好撞上她定期的美容,原本是打算不来美容的,陪着自己儿子去医院是大事儿,但翟安比较体贴,说反正每次都一样,就不用她陪着了,自己也能去。

抵不过儿子再三游说,她也就答应了。

正打算挡在美容床上给翟安打电话问问情况,就这么看着她儿媳妇古歆出现在美容院。

换做平时就算了,今天这个特殊的时期,多少让她心里有些不悦。

自然,声音也严厉了些。

古歆此刻心情也不太爽。

不说去医院的事情还好,一说,就觉得真是一肚子气。

“我什么时候陪着他一起去了?”古歆看着温情,“何况,你儿子不让我陪着。”

“怎么可能?!”温情脸色不太好,“他为什么不让你陪着?”

“你问你儿子啊?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或者就是嫌我烦呗。”古歆故意说得有些阴阳怪气。

“到底是谁嫌谁烦,你倒是嫌我儿子了是吧!”温情脸色一沉,狠狠的说着。

古歆也有火气,从小就不会收敛,雄赳赳气昂昂的说着,“我就是嫌弃,谁让当初逼着我嫁给他!”

“你说什么话,谁逼你了!”

“大家心知肚明。”

“古歆,你够了!”一向比较温婉的温情,都被古歆气得火冒三丈,声音也大声了些。

“哼。”古歆不屑的哼了医生,转身就走进了自己的专属VIP美容房间。

温情看着她的背影,真是很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丫头片子!哪里有人敢对自己的婆婆这么嚣张的,见面了连句问候都没有,还这么没大没小的,气得她吐血。

身边的服务员也有些尴尬。

这里面的服务员都有专门培训的,特别要熟悉上流社会的复杂关系,所以自然是知道温情和古歆是婆媳,强忍着,没有出声。

温情愤怒的转身走进自己的专用包房,躺在床上,依然有些不悦。

她缓缓心情,拿起电话,给翟安拨打。

翟安正好检查完毕,坐在小车上,接通,“妈。”

“翟安,你今天怎么样?”温情控制情绪。

“老样子。”

“前几天我给医生说了说联系国外其他医生做手术的事情,他今天给你说了吗?”

“说了,说危险系数很高,暂时先不考虑。”

“哎。”温情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没关系的妈,我现在也挺好的。”翟安说着,“没觉得有什么适应不了,而且医生说血块小了些,久了自己就会散尽,不用担心我。”

“怎么可能不担心,你现在什么都看不到,生活多不方便。”

“你姚相信你儿子的适应能力。”

“好吧,我也只能相信了。”温情无奈,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说道,“我刚刚碰到古歆了,在美容院。”

“哦,是吗?”翟安显得很淡定。

“我看她精神挺好的,你们感情如何?”

“还好。”翟安不多说,不表露任何多余的情绪。

“还好?”温情扬眉,带着质疑的口吻。

“妈,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我真的可以自己解决。”

“我看古歆就不是省油的灯。”刚刚就差点没有把她给气死。

翟安淡笑了一下,“她也就是嘴上说说,心里很单纯的。”

“好了,我也不想听你口中说她的好话了,晚上你爸和你哥正好有应酬不在家,你带着古歆回家里来吃晚饭,妈有事情给你说。”

“妈,有事情给我说,我就自己回来就是了,古歆不太习惯上我们家那边。”

“那你打算为了古歆,就和我们家恩断义绝了?翟安,你是想要气死我吗?!”温情狠狠地说着。

翟安沉默了半分钟,没有说话。

“你说你和古歆结婚多长时间了,你们一起到过家里来吗?传出去,还以为我们翟家不想要古歆进门,你让古歆的父亲又怎么想?!何况你哥又不在,也不用避嫌什么,你就别给我找借口了,晚上给你们做好吃的,一起吃饭。就这么说定了!”说完,温情就把电话挂断了。

她就是要看看古歆那丫头,能够傲娇到哪里去!

她还能被一个小丫头给撂倒了不是?!

翟安挂断电话,微叹了口气。

他实际上是真的很避讳将古歆带回翟家,一方面是因为翟奕的原因,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古歆肯定不愿意跟着他去翟家别墅,她很排斥这个地方个,所以很多时候回去,都是他带着吴妈一起,从来没有要求过古歆。

沉默着,翟安回到小区。

然后,回到家,坐在沙发上。

脑海里面似乎都一直在想,他母亲刚刚给他说的事情。

说真的,昨晚上听到那句“迟早会离婚”的字眼,真的有点,难受。

尽管他习惯了不讲自己的情绪暴露出来,却还是觉得,这句话很打击人。

原来,古歆和他结婚,就是抱着迟早会离婚的心态。

那个一直想着,或许会有所改变的人,会有所改变他们之间关系的人,永远都只是他自己而已。

他深呼吸一口气。

他真的不觉得,今晚上古歆会跟着他一起回家。

……

古歆昨晚美容出来。

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般,觉得自己又是那个元气少女了!

她心情还算好的,一边开车,一边发语音群聊,约晚上的饭局和夜场。

车子一路开车回到小区。

她捉摸着晚上玩耍需要精力,所以准备回家补个眠。

今天起来得早,这个时候又有点困了。

她拿着手机,走进电梯,一直听着群里面人的回话。

走进自己家门,耳边还一直听着语音。

“好啊,晚上大家不见不散,今晚玩嗨皮点,难得小歆这么有兴致!”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必须的,奉陪到底,正好哥哥这几天郁闷,需要酒精发泄呢!”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就这么决定了,能来的,就早点来啊,老地点,不见不散……”

吵吵闹闹的声音,一直在房间内响起。

古歆似乎很满意自己这样的一呼百应。

她关上语音,换上鞋子,抬头,就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翟安。

翟安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这么淡淡的坐在沙发上。

想起今天早上自己的热脸贴冷屁股,心情就不爽到了极致。

古歆换上鞋子,直接就往自己房间走去。

小琴看着古歆,还是热情叫着她,“古小姐,快吃中午饭了,你不一起吃吗?”

“没胃口,别叫我,我要睡觉!”古歆很有脾气的说着。

说着,就进了自己的房门,关了过来。

小琴看着古歆的门,好半响说着,“古小姐吃饭这么不规律,对胃真的很不好的。”

翟安看着她房门的方向,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想,他今晚也是真的没办法让古歆去他们家别墅的。

他得想一下,怎么应付他妈。

“翟先生,吃午饭了。”小琴看吴妈都已经摆放好了。

“嗯。”翟安起身,自然的走向饭桌。

小琴看着他熟练的身影,又说道,“真的不用叫古小姐吗?也不知道早饭吃没有,就这么睡觉。”

“不用了,留点饭菜,等会儿她醒了,再问她要不要吃饭。”

“哦。”小琴乖乖的点头。

三个人坐在一张饭桌上。

小琴话有点多,所以每次吃饭不会显得很尴尬。

吃过午饭之后,翟安也没有回房间午睡,和吴妈一起离开了,直接去了翟家别墅。

小琴有些纳闷,在车上的时候,夫人不是说了让带着古小姐一起回去吗?翟先生为什么又自己走了!

她也思考不了那么多,还是守本分的在家里做清洁。

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古歆是真的被饿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起床,就看着小琴一个人在家里面打扫,看上去很有激情的样子,她就不明白这个小佣人,随时随地惊声怎么都能够这么好,她就不觉得累吗?!

小琴也注意到了古歆,连忙擦了擦手走过去,“古小姐你醒了,饿了吗?翟先生专门让我帮你留了饭菜,你要吃吗?”

古歆是真的饿了,拒绝不了,点了点头。

小琴愉快的去厨房给她煨热,然后放在餐桌上。

古歆是真的饿晕了,吃的有些粗鲁。

小琴忍不住笑了笑。

古歆看着小琴的笑容,瞪了她一眼。

小琴乖乖的低着头,然后转身准备去做清洁。

“翟安呢?在睡午觉?”古歆问道,平时是知道,翟安有睡午觉的习惯,翟安的生活习惯太规矩了,她都怀疑他是提前进入老年时期!”

“不是的,古小姐,翟先生和吴妈一起回翟家别墅了。”小琴连忙说着,又突然想到什么,单纯的说道,“对了,今天翟夫人分明还让翟先生叫你一起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自己先走了。”

“……”古歆看着小琴。

小琴被古歆这么看着,有些莫名其妙,“古小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就是看着你烦。”古歆直白的说着。

小琴很是委屈,“那我不让你看到就是了。”

说着,就灰溜溜的走了。

古歆就觉得,每次都会被这个小保姆气得火大。

她就不知道她给这个土包子小保姆计较个什么劲儿!

她恶狠狠的吃着饭菜,越吃越不爽。

干脆,就不吃了。

她放下碗筷,气呼呼的回到房间。

小琴看着她的背影,她是说错了什么,惹到古小姐了吗?!

古歆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她就越来越想不明白翟安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他就真的没有打算,完全没有想过,带着她一起去翟家别墅吗?虽然她觉得她也不可能去,她才不喜欢以翟安妻子的上身份去翟家,但也不喜欢,翟安什么都不说!

就好像,很多时候,她其实就是一个摆设,不对,可能连摆设都不是,翟安看都看不到,拿摆设来有个什么用,她分明就是一团空气,根本就是,若有若无的空气而已!

那翟安娶她干嘛?!

就是为了报复她,因为她,他眼睛才失明了?!

所以,跟什么喜欢,有毛线关系!

毛线关系啊!

翟安就是为了报复她,而已!

实在不好意思,一到周末,宅就懒惰。

啦啦啦~

但是小宅肯定会坚持万更的!

所以亲们。

坚持给宅月票,让宅继续有动力,万更下去吧!

么么哒!

另外,明天或许也会是下午才会更新,所以亲们,不要苦等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