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命运爆发(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星级大酒店。

翟奕带着古歆疯狂的走进酒店房间,狠狠的关上房门。

惹火的两具身体,随时都可能,一触即发。

古歆全身已经燥热难耐,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会变成如此,思绪也混乱无比,但就是知道,身边的男人是翟奕。

如果是翟奕,她真的一点都不怕。

她抱着翟奕的身体,几乎是恨不得将自己全身都贴上去的。

翟奕被古歆这般纠缠,身体的反应已经非常明显到,不受控制,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不停的往下掉!

两个人的脚步,跌跌撞撞的,扑到在酒店的大床上,身体如此紧密的挨在一起,古歆的身体非常柔软而急切的在他身下,扭动,疯狂,双手不受控制的拉扯着他的衣服,想要和他靠得更近,更近……

翟奕突然的猛地一下推开古歆。

古歆支起身体,看着面前离自己不远的翟奕,低沉的声音,仿若都要嘶哑了一般,“翟奕……”

翟奕喉咙微动,身体其实已经到了欲于爆发的边缘。

他猛地转身,不去看古歆此刻性感无比的样子,不去看她委屈到想要哭的表情,他说,“古歆,你休息一会儿。”

“翟奕,别走。”古歆看着他的背影,眼眶突然就红了,“我真的很难受。”

翟奕上下起伏的喉咙,一直不停的在隐忍。

青筋暴露,拳头紧捏。

此刻的模样,狰狞得吓人。

他咬牙,在那一秒,还是打不离开了房间,打开了房门。

“翟奕!”身后,是古歆叫他的声音,深深切切,在他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他走出房间,甚至是疯狂一般的将酒店房门猛地关了过来,就怕自己突然会后悔,回去一般!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隔音效果极好的房间,听不到古歆有些撕裂的叫声。

那一刻,他眼眶似乎也红了。

他已经记不得从他母亲去世后,还这么红眼过几次了!

他有些讽刺的,讽刺的笑了,带着些疯狂的意味。

古歆。

从来没有想过把你这么的牵扯到我的仇恨中,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只能,顺势而行!

翟奕抬起脚步,走进电梯,然后拿出电话,拨打,“给我找个男人过来,尊皇五星级大酒店,8036号房间。房卡在前台拿。”

电话打完。

翟奕走出电梯。

走向前台,“之后会有一个男人过来拿卡,说我的名字,就把卡给他。”

“好的,翟先生。”前台恭敬道。

也似乎被翟奕此刻的模样吓住。

他脸上的汗水,已经疯了一般的,不停下掉,脸色也紧绷得,甚至有些狰狞,连眼睛里面似乎都充满了红血丝!

翟奕走出酒店大门,再次拨打电话,“你在哪里?”

“翟奕,你现在不好好在床上,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文妍不爽的怒吼。

“你在哪里?”

“我在车上,准备回家了!”文妍不悦的开口道。

翟奕说,你回酒店一趟,我有急事找你。

“这个时候,什么急事……”

“过来再说!如果想要合作,就马上到酒店门口!”翟奕一字一句。

文妍其实也就刚坐在车上准备离开,她看着电话,觉得翟奕这个人真的有些莫名其妙,这个时候找她做什么啊?!神经病!

她想了想,也没想太多的,让司机掉头,回去。

还未下车就看到翟奕站在大门口,整个人明显的一直在隐忍着,脸上的汗水完全是疯狂一般的,仔细一看,他身上的衬衣都已经湿透了。

文妍下车,走向翟奕,狠狠的说着,“你现在出来做什么?!我可不相信你快到这个地步!”

翟奕看着文妍,原本已经充满红血丝的眼眶,此刻更加红了。

他狠狠的看着文妍,嘴角露出无比残忍而邪恶的笑容。

文妍一怔,有些惊吓。

翟奕此刻的模样,恨不得杀了她。

她突然感觉到一丝危险,转身欲走。

翟奕一把拉过文妍,捂着她的嘴,强硬的带着她坐进了文妍原本坐着的出租车内。

文妍一直扭动着身体,瞪大眼睛看着此刻危险的翟奕,嘴被捂着,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

出租车司机看着身后的人,整个人也紧张无比,开车都开的有些,害怕。

翟奕从衣服里面随手拿出一叠钱,扔在前面,“好好开车,去下一个最近的酒店!”

“翟奕你他妈的要做什么,你疯了吗?!古歆在房间等你着,你他妈的去哪个酒店,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突然得到点只有的文妍,疯狂的大叫!不停的大叫!

翟奕冷冷一笑,笑容显得那么的冷血无比,“等会儿你就知道,我是不是男人了!”

如恶魔般的声音,阴冷无比的在文妍的耳边,响起!

……

陆漫漫到达尊皇大酒店时,刚好和翟奕的车辆错过。

她将车子疯狂的停靠在门口,疯狂的走进去,疯狂的敲打着房门。

没有听到里面任何回应的声音,激动无比地找着服务员,等待着来给她开门。

她焦虑的模样,一直不停的看着这扇房门。

心跳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不停的在加速加速。

心里默念着,但愿什么都还没有发生,但愿什么都没有发生。

幽静而奢华的走廊上,似乎响起了脚步声。

她转头,以为是服务员,却看到一个男人出现在前面不远处,然后一步一步走过来,手上拿着一张房卡,陆漫漫咽了咽喉咙,真的被自己这几秒钟的情绪激动到有一点动静就会让她想要崩溃了一般。

她微往后退了几步,只是礼节性的为陌生人让路。

男人却突然站在她前面,用房卡,打开了她想要打开的那扇门。

她整个人一下就懵了,完全不明所以的,就看着男人自若的走进去,准备关上房门那一瞬间,陆漫漫猛地一下将房门推开,整个身体直接抵触在房门口。

男人看着她,有些诧异,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陆漫漫根本也没给男人反应的机会,直接就给冲了进去。

大床上,没古歆,也没有翟奕。

陆漫漫停了一秒,似乎听到浴室传来的声音。

她完全顾不了是不是会撞见什么,直接推开浴室的门,就看着古歆坐在浴室的角落,整个人缩成一团,面前是冷冰冰的水,一直冲洗在自己的身上,一直在冲洗!

古歆似乎听到点什么声音,带着欣喜的笑容准备抬头,“翟奕……”

陆漫漫那一刻,真的松了一口大气!

古歆全身虽然已经湿透,但衣服还在。

而且整个房间,她确实没有看到翟奕的声音。

她正准备上前拉起古歆的时候,就感觉到身后男人靠近她。

陆漫漫突然一顿,才发现有了危机意识。

她眼眸一紧,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似乎是感觉到身后人一直在不停的靠近自己,她没有转身,直接对着古歆说道,“古歆,快起来走了,你爸叫了一大帮人现在在楼下马上上楼了,你这副模样被他看到,不打断你的腿才怪!”

男人逼近的脚步似乎是顿了一下。

“虽然我是被叶恒送过来,但也指不定能够保住你,赶快起来,现在走快点估计可以错过你爸,然后坐着叶恒的车,先送你回家。”

后面那个男人,一直僵持着,似乎在考虑什么。

陆漫漫心跳已经不停的在加速。

她看似平静的声音,其实捏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如果后面那个男人敢靠近,她肯定会用手机去砸那个男人!

如此僵硬而紧张的气氛。

古歆抬头看着陆漫漫,看清楚人的时候,只是不停的在落泪,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危机。

陆漫漫一直紧绷着心,身体都在压抑的,微微发抖。

一秒,两秒,三秒……

身后,突然响起男人离开的脚步声。

陆漫漫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松软了,她将手靠在浴室的门上,是在努力地平息自己的情绪。

陆漫漫歇了一秒。

连忙上前将浴室的水龙头关掉,蹲下来扶古歆。

原本以为应该冰冷无比的身体,却发现古歆整个人整个人都是热的,身体,脸颊,吐出来的呼吸,分明滚烫无比

陆漫漫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也隐约知道,古歆身体有异样。

她就说,古歆应该不会这么不懂分寸到,真的就去和翟奕去开房。

她扶起古歆,说着,“我送你回去。”

“漫漫。”古歆说,眼眶都已经烧红了,她慢慢的随着陆漫漫从地上站起来,问道,“翟奕呢?”

“我没有看到翟奕。”

“不,他送我来的……他给你打电话,让你来接我了吗?”古歆说得断断续续,甚至有些神志不清。

“不是,我正好路过。”陆漫漫随便找的一个借口。

此刻的古歆,已经没办法去思考,陆漫漫这个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去推敲的借口!

她整个人在陆漫漫的搀扶下,靠在她的身上,依然滚烫无比的身体,她说,“漫漫,我觉得好难受,第一次喝醉酒,这么难受……”

古歆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只是喝醉了吗?!

陆漫漫带着古歆走出房间,走向电梯。

她其实是很奇怪,翟奕为什么和古歆开房了又要离开?!这种机会,是个男人,应该都不会拒绝的,翟奕却突然走了。走了,又来了一个男人是做什么?!是为了排解古歆的痛苦……

想到这里,陆漫漫眼神陡然紧了紧。

如果是她想的这样,她真的觉得,翟奕连上一世都不如!

禽兽不如!

她带着古歆,回到自己的小车上,将她塞进副驾驶,系上安全带。

陆漫漫开车离开。

副驾驶室的古歆一直在不停的扭动着自己身体,没办法安静一秒的,嘴里呢喃着,“漫漫,我身体真的好难受,我快受不了了……翟奕去了哪里?”

陆漫漫看了她一眼,此刻,她只会待她去翟安那里!

她又猛地将油门踩大了些,疯狂的行驶在已经渐渐冷清的街道……

……

出租车停靠在一个酒店门口。

翟奕一直拉着文妍,走进酒店开房。

文妍疯狂的拒绝着,扭动着身躯,翟奕捂着她的嘴,没让她说话。

前台看着文妍的模样,诧异的看着翟奕。

“两口子吵架你还没见过吗?!”翟奕怒吼!

酒店前台连忙低着头,办理手续,将房卡递上。

谁都知道,一般来这种地方开房的人,都是些非富即贵的,自己也不敢得罪。

翟奕拿着房卡,直接就走进了电梯。

文妍狠狠的咬了一口翟奕,怒吼着,“你他妈的疯了吗?古歆在床上等着你你不去上,你他妈的把我拖进酒店做什么?!我告诉你翟奕,你他妈的敢对我做什么,我会告得你家倾家荡产,什么翟家财产,你给我坐牢坐一辈子吧!”

对于文妍的吵闹和疯狂,翟奕只是冷眼一笑。

他全身都在发热,此刻,理智却冷得可怕!

电梯到达。

翟奕拉着文妍直接走出去,打开房门。

房门关过来那一秒,文妍才真的感觉到,自己此刻的危险。

她有些紧张的看着翟奕,看着房门的方向,“翟奕,你认清了,我是文妍,不是古歆,古歆还在那边酒店的房间等你。”

文妍的话,翟奕充耳不闻。

他直接脱掉了已经湿透了的衬衣,甚至没有去接纽扣,纽扣就被他疯狂的撤掉了,落得满地都是。

文妍看着翟奕的模样,整个脸色一下就变了,她不停地往后退,紧张的看着翟奕此刻,如一直发怒的禽兽一般,逼近自己,脸上的血色,难看得吓人无比!

“你做什么,翟奕,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啊!”文妍被翟奕粗鲁的猛地一下拉扯着压在了床上。

文妍疯狂一般的反抗着,狠狠的反抗着他的触碰。

翟奕却猛地一下扯开了文妍的衣服,粗鲁的,毫不怜惜。

“翟奕,你放开我,你他妈的放开我!我会杀了你!”文妍不停的反抗。

女人在男人的身下,永远都没有办法真的反抗得了,不管多疯狂。

翟奕狠狠的看着文妍,狠狠的说着,“你应该庆幸,我现在没有先杀了你,文妍!”

“你他妈的,放手放手!”文妍说,眼泪终究忍不住流了出来,声音也变得嘶哑无比,“你放开我,我求你了,翟奕,以后我再也不这么算计你了,我以后有什么计谋都和你多商量,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从最初的强硬,现在已经变成了乞求。

因为此刻,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得了,没有办法反抗得了,翟奕此刻的强势。

翟奕冷冷一笑。

他从来不会怜惜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接受任何人的乞求!

他只会按照自己所想,做下去!

做下去!

“不!”文妍尖叫。

声音几乎是绝望的。

她的清白,是留给翟安的……

是给翟安一个人的……

那一刻,她觉得全世界都,天崩地裂!

……

陆漫漫将古歆一路飙车,开到了古歆家门口。

她扶着她走进电梯。

古歆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她哭着,不停的哭着,身体在隐忍着发抖,完全处于崩溃无比的状态,她醉里不停的呢喃着,“漫漫,我好难受,好难受,可能要死了……”

真的,要死了一般,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化解这份难受。

只是觉得,全身都快要爆炸了一般。

她甚至忍不住,撞墙。

撞墙。

陆漫漫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但看着古歆此刻的模样,也知道她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电梯到达。

房间已经黑暗。

这个时候,翟安已经睡了吗?!

她扶着古歆进门,一走房间,古歆一个不稳,就猛地一下摔在了地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一个房间的门突然打开。

小保姆小琴披着衣服出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古歆,转头又看着陆漫漫,有些不明所以,“古小姐喝醉了吗?”

“翟安呢?”

“翟先生睡了。”

“叫翟安起床,马上!”陆漫漫又快又急的说着,她蹲下身体扶着古歆起来,扶着她走进她的房间。

她将她扔在床上。

古歆挨着自己的床,身体就卷成了一团,在一直不停的颤抖。

她狠狠地抓着自己的被子,狠狠地,仿若在控制自己不尖叫一般。

陆漫漫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有些不忍,却也无能为力。

她转身,走出去。

房门外,小琴在敲打翟安的房门,说着,“翟先生,你快起来,古小姐喝醉了,这次醉得很严重。”

里面似乎是隔了好一会儿才打开房门,房门内的翟安,穿着睡衣,似乎看不出来半点被人吵醒的朦胧,显得很清醒。

他说,“古歆回来了?”

“嗯。”小琴点头。

陆漫漫直接走过去,开口道,“翟安,我是漫漫?”

翟安眉头微皱。

“我把古歆送回来了,她身体很不舒服,你去看看她。”

翟安沉默了一秒,突然对着小琴说道,“你去照顾一下古歆。”

“翟安,她不行。”陆漫漫拉着他的手臂。

翟安一怔。

陆漫漫直接对着小琴说道,“你先回房间去。”

小琴诧异,看着翟安。

翟安微点头。

小琴有些莫名其妙的,还是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古歆被人下药了,现在很难受。”陆漫漫说,“你知道我说的意思,翟安。”

翟安似乎也有些不不相信的,眉头紧皱。

“我先走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也帮不了什么忙。”陆漫漫决定不耽搁他们的时间。

古歆已经到了极限。

“翟奕呢?”翟安突然问道。

陆漫漫蹙眉,“这个时候,和翟奕什么关系?”

“不是说,他们去开房了吗?”

“谁说的?”

“文妍。”翟安说。

“但是我从酒店把古歆带出来的时候,古歆是一个人。其他别问了,先去照顾古歆。”

翟安抿唇。

陆漫漫轻拍了拍翟安的手臂,“古歆就真的交给你了。”

说完,也没有等翟安的回到,陆漫漫离开了这里。

她想,终究还是幸运的。

终究没有让古歆,重蹈上一世覆辙!

至于今晚上会发生什么,在翟安身边,发生什么,都是对的!

……

翟安感觉到陆漫漫的离开。

他今晚其实一直没睡。

就是这么躺在床上,感受着自己内心,在一点一点,崩塌。

崩塌着,突然听到了古歆回来的声音。

他其实没想到她今晚还会回来,他觉得,或许会夜不归宿,然后第二天一早,会雄赳赳气昂昂的说,翟安,我们离婚吧,要我做什么补偿都行,我们离婚吧。

他其实设想好了很多,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唯独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又回来了。

他转身,按照自己熟悉的路线,一步一步走进古歆的房间。

房间内,浴室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声音。

大概是洗漱的声音。

刚刚漫漫说,古歆被人下药了……

他根本看不到古歆,所以完全不知道她此刻的模样,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踏进浴室。

这么有些尴尬的站在房间中央,好久。

突然听到了剧烈的声响,似乎是一声一声,撞墙的声音,疯狂的在浴室中响起,伴随着古歆难受无比的尖叫声。

那一秒,翟安甚至没有犹豫,大步走进古歆的浴室。

他其实不太熟悉这个房间的格局,所以去浴室的时候,身体上被到处的撞的很重。

他摸索着,摸索着,找到了在莲蓬下,一直冲洗着冷水的古歆。

古歆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就看着翟安有些焦急的模样,似乎是一直在寻找她。

她猛地一下抓着翟安的手臂,狠狠的抓着他,指甲都已经掐进去了,她狰狞的脸色,红透的眼眶狠狠的说着,“翟安,我很难受。”

翟安摸着她的身体,就能够感觉到她身体的燥热,滚烫。

她的呼吸急促无比,打在他的脸颊上,如火烧了一般,“翟安,我真的难受死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甚至不管怎么掐自己,不管怎么撞墙,还是难受,还是觉得难受无比……”

翟安喉咙微动,他听到古歆几乎是已经哭哑的了声音。

身体一直在不停的颤抖着,隐约能够感觉到,她整个人的崩溃。

“古歆,别伤害自己,我们先出去。”翟安扶着她,想要把她拉起来。

“不……”古歆一把推开翟安。

翟安一个不稳,整个人猛地一下就被古歆给推了出去,重重的声音,直接摔在了地上。

小琴是听着古歆房间里面激烈的声音而跑过来看情况的,一走进来,就看到翟先生被古小姐推倒在地上,摔得很重。

“翟先生,你怎么样?”小琴连忙上前扶着他。

翟安似乎是稳定了一秒,缓缓道,“我没事儿。”

“我扶你起来。”小琴负责翟安,“我带你回房间吧。”

“小琴你先出去,将古歆的房门带过来,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进来。”

“翟先生……”小琴紧张的看着他。

此刻的古小姐分明在发脾气,分明在很吓人的在发脾气。

翟先生这么好,会不会被古小姐伤害。

“出去!”翟安的声音,难得严厉了些。

小琴都被自己听到的吓了一跳。

翟先生从来不发脾气的。

从来不!

她看着翟先生,看着他半点没有玩笑的意思,还是放开他了手,走了出去,然后规矩的将房门关了过来。

翟安感觉到小琴的离开,一个上前,大步直接将古歆从地上拖了起来。

古歆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排斥的拒绝翟安的靠近,“放开我!放开我,翟安!”

翟安拉着古歆,往浴室外面走。

因为不熟悉路线,两个人都被面前的东西,撞的疼痛无比。

古歆一边哭嚷着,一边想要摆脱翟安的桎梏。

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到了古歆的大床上。

古歆的身体,被翟安狠狠的压在身下。

古歆心里是排斥的,身体却很老实的,一直在翟安的身下扭动,扭动着,真的很想做点什么……

不。

她怎么可能对翟安有任何想法。

她怎么可能,和翟安上床。

她很排斥,心里是崩溃的排斥。

但身体,真的很不受控制的,一直在靠近。

现在已经是药性发作的最高点。

她忍了太久太久了,久到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忍不下去……

到此刻,她已经完全知道,自己今晚上的异常,不会是酒醉那么简单,到此刻,翟安如此强烈的男性气息在她身上不停萦绕的时候,她知道,他今晚这么难受,只是想要男人而已。

她手很不规矩在翟安身上,疯狂。

心里却是,难受到极致。

她说,“翟安,你把我送到翟奕那里去好不好?我们没有过感情的,上床一点都不快乐……”

翟安就这么压在古歆的身上。

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也看不到她此刻哭泣的乞求。

他感觉到古歆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手在他的衣服内,疯狂的抚摸,抓下一道一道深深的痕迹。

她的行为和她说的话,形成了两个极端。

这份极端,这份违背自己的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极端,真的或许可以逼疯一个人。

翟安没有任何举动,他突然从古歆的身上离开。

古歆一把抱着他,不让他走。

整个人已经泪流满面,嘴里也一直在排斥,疯狂的排斥。

但就是,自然地抱着他的身体,不让离开。

翟安说,“古歆,我不排斥你的对我讨厌,也不排斥你不喜欢我,甚至不排斥今晚之后,你会多恨我。我不知道在你心目中我是一个多小人的存在,我不知道对你而言,我有多龌龊,但今晚,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不会亲自送你去翟奕的床上,即使我可以不做反抗的接受你和翟奕去开房,但也不可能让我,将你送过去,这是我对这段婚姻,最低的……”底线。

古歆已经听不清楚翟安说了什么了。

她恍惚直接的翟安说了,“我不会送你去翟奕的床上……”

她眼泪就这么,哭得稀里哗啦。

哭得已经快要端起了一般。

翟安说,还是那么冷漠的声音,如此冷冰冰的说着,“我不会主动碰你,也不会离开!如果今晚你可以坚持为翟奕留下自己的清白,就靠你自己吧。”

古歆真的觉得,翟安说了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句话。

什么叫,为翟奕留下自己的清白……

清白,到底是什么!

今晚之后,大概,什么都不是了!

……

陆漫漫离开翟安的小区,自己开车往别墅去。

心里落下一块大石头,总算,古歆没有做太过疯狂的事情!

她开着车,车子也开慢了些,她都已经记不得自己刚刚疯狂开车是什么样子了?现在回想起,都觉得有些后怕。

深呼吸一口气。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缓缓接通,“莫太太,深更半夜的,刚刚都已经给你把消息带过去了,你还这么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哥们我现在准备要休息,今天陪你家阿修在帝都,我也很累的好不?!”

其实,今晚上接到那边传来消息说翟奕和古歆开房的事情时,他也只是一笑而过,带着调侃的口吻随口说了句,没想过给陆漫漫说,因为对他而言,男女之间荷尔蒙发作开房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儿。

倒是阿修,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赶紧让他给陆漫漫打电话。

他都诧异。

没想到陆漫漫反应这么激烈!

“你也在帝都?”陆漫漫惊呼。

“是啊,所以我很忙。”叶恒回神。

陆漫漫抿唇。

“算了,你有什么事情快说。”叶恒无奈,总不能当着莫修远的面,不尊重陆漫漫。

他可不想被莫修远给掐死了!

“刚刚你不是给我说,是翟奕带着古歆去开房吗?但是我去的时候,只看到古歆,没有看到翟奕啊?!翟奕去了哪里?你那边找人跟他的人,一直在跟吗?!”

“实在很抱歉,莫太太,我以为这就完了。按照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开了房后,我想今晚就已经结束了,所以我就让我那边的人给撤退了,现在你还想要做什么?”叶恒扬眉。

陆漫漫抿唇。

现在做什么?!

翟奕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

翟奕为什么要离开,她也不清楚!

她眼眸一紧,微叹了口气,“算了,你休息吧。”

“……”叶恒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了,莫修远和你在一起吗?”陆漫漫询问。

“在。要他接电话?”

“嗯。”

那边很快,接过来,“想我了?”

“莫修远,你习惯了这么不辞而别吗?”

“所以你是生气了!”

“我不能生气吗?”陆漫漫质问。

“当然可以,我其实给你在房间留了纸条的。”莫修远说。

陆漫漫一怔。

她没注意。

何况,现在这么先进的这个世纪,说什么留纸条!

这人能再老土点吗?!

“好好找找,你房间里面的。”

“神经病,你不会发短线打电话的吗?”陆漫漫询问。

“啊,我突然就忘了。”莫修远说得理所当然,好听的嗓音,连故意开着玩笑,还是那般磁性无比。

“……”陆漫漫咬牙。

这货就是故意的,故意让她气愤无比。

莫修远嘴角一笑,笑着说,“不早了,早点回家休息。”

“莫修远,你为什么突然就去帝都了?”陆漫漫还是,脱口而出。

莫修远似乎是沉默了一下。

陆漫漫皱眉。

她其实很不喜欢莫修远对她的防备。

但是,她也不愿意说出来。

所以准备挂断电话。

那边却突然开口道,“尹兰旖神志有些问题,我们过来看看。”

“什么?!”陆漫漫惊呼。

昨天晚上尹兰旖的表现,不是她那一秒的情绪波动了?!

“嗯,所以今天下午很急的,就来了。”莫修远肯定道。

“那现在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是因为受到刺激,又无法承受,就选择了这种自我麻痹的状态,这种症状,医学上成为,后天性精神病!”

“这么严重吗?”陆漫漫是真的有些不相信。

她不相信,尹兰旖这么趾高气扬的一个女人,会因为这份打击,变成了这样!

转念。

其实,又有什么不可能!

尹兰旖这个女人这辈子的最大心愿大概就是嫁给莫修远,而支撑她一直有这份动力的,或许就是因为她一直觉得,她和莫修远发生过关系,还为他打过孩子,她终究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到现在,突然知道自己那个一直支持自己的理念完全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假象,精神上一时之间接受不了,突然出现了神经紊乱造成精神失常,也不是不可能……

她只是,还是有些震撼而已!

突然看到的女人,突然就说,得了精神病!

“明天我就会回来了。”莫修远说,“别想太多,回去好好找找我的纸条。”

“哦。”陆漫漫点头。

口吻中,听不出来莫修远什么情绪。

对尹兰旖是真的没有什么感情,还是说,莫修远其实一直都是这么冷血的一个人。

她缓缓地挂断电话,认真的开车,看着前方。

今晚上仿若发生了很多事情。

古歆的事情已经让她整个人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一般,莫修远说尹兰旖的事情,也让她整个人震惊不已。

深呼吸。

她在默默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认真的开车。

车子停靠在莫修远的别墅。

别墅内,王忠还在等她,看着她回来,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莫太太,你终于回来了,出了什么大事儿吗?”

“没什么,王管家,你早点休息吧。”

“是。你也早点休息。”王忠恭敬无比。

陆漫漫点头,上楼。

回到房间,重重的躺在床上。

她是真的而有些累了,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这么睡过去。

脑海里面突然响起什么,猛地一下又从床上起来。

莫修远说什么纸条?!

她左右环顾。

一般人都会放在床头吧,这货放哪里了?!

她翻着自己的房间,翻遍了,终于在自己放内衣的裤子里,那件莫修远送给她的红色内衣上,看到了那张纸条!

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陆漫漫怒气冲冲的拿起那张便签纸,看着上面写道,“如果你会穿这套衣服,就会看到我给你留下的纸条,我去帝都了,尹兰旖出了点事情,别吃醋,我会尽快赶回来。阿修。”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那张纸条!

觉得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莫修远这货,能不能不这么多小心思!

什么叫做如果她会穿这套衣服,就能够看到他留下的纸条!

她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然后走进浴室,刚刚因为太过激动,身上出了一身大汗,快速的洗了一个热水澡。

洗完澡之后出来,躺在床上前一秒,又忍不住将垃圾桶里面的纸条给捡了出来,随手放进了自己的床头柜里。

她想,她终究已经习惯了,莫修远,这个男人……

大家都不喜欢古歆。

其实古歆的所有表现都是人之常情的。

好吧。

小宅也解释太多。

小宅就只是单纯的,很认真的,固执的,卖萌的,要月票而已!

么么哒。

推荐《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文/海鸥夏日来袭!

?现实中,她有一个身价数亿的未婚夫,可她依旧是个处。

传说中,他有一双儿女,可他依旧是个雏。

人前,他霸主一方;人后,他可耻无敌

人前,她慧眼干练;人后吗——

“哟,门儿都找不到,您老别跟我说你还是颗青果子。”某女一脸的嫌弃。

“你丫的闭嘴,等爷找到门就弄死你!”某男急的满头大汗。

等他“弄死”她之后,

“你男人有病啊?占着茅坑没拉屎啊!”某男看着床上刺眼的红色,一脸的坏笑。“你才是茅坑呢。”

“我顶多算个搅屎棍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