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她不怪翟安,只是恨得无力/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的夏天,总是亮的特别的早。

不知道现在几点钟,但就是看着窗外,阳光普照,透过窗帘,零零碎碎的照耀在地板上,随风,波动。

古歆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房间偌大的外阳台,有些失神。

昨晚上的一切,终究,发生了。

全身的酸痛仿若被车碾压过一般,她连脚趾头都不想动,却在此刻,清醒了过来。

醒来后,脑海里面浮现了太多,昨晚上疯狂的一切。

一次又一次。

不停的在彼此之间,疯狂的发生。

而她,很主动。

她喉咙微动,觉得自己此刻才来后悔昨晚上发生的一切真的很可笑。

到现在,她还能够完完全全的感觉到身边的男人,似乎还在熟睡,均匀的呼吸,一直在她的耳边萦绕,而她,没有转头,就这么背对着他,不愿意去面对,昨晚上在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她其实已经挤不太清楚来龙去脉了,剧烈的头疼感让她去回忆也变得无比的艰难,而她也不想去回忆,自己昨晚上都做了些什么愚蠢的举动,自己昨晚上在男人身上,都做了些什么,恶心的事情。

她的脑海里面,只有他们在一起,然后不停“啪啪啪”的一夜。

而今早起来,清晰清楚明了的知道,和她“啪啪啪”的男人,是翟安。

翟安。

不是翟奕。

她以为,就算和翟安结婚了,她的第一次,还是会给翟奕。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因为这样的方式,和他发生了关系,躺在了一张床上,疯狂的做了一夜。

身边的人,似乎是缓缓动了动。

大概怕吵醒了他,动了一下,就安静了。

安静着,似乎在等待她的醒来。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多久醒来的,醒来后,她也一直这么安静着。

安静的承受着,昨晚上的一切。

一切打击。

然后就这么毫无反抗力的感受着,那一幕一幕,在剧烈疼痛的脑海里,放电影一般,不停的闪逝。

她咬着唇,不想说话,也不想去面对。

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此刻其实已经压抑到极致的崩溃。

依然安静无比的房间。

窗外的阳光又照进了些,代表着,太阳已经升得越来越高。

古歆还是这般,一动不动的默默看着窗外,而身边那个已经完全苏醒的男人,也安静的,安静的,没有打扰到她,甚至还以为,她应该在熟睡,而他清醒后,没有做任何举动,没有主动亲昵的靠近她,两个人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翟安。”古歆突然开口。

躺在身边的人,似乎是怔了一下。

或许没有想到,她已经醒了。没有想到,她开口说话的声音,这么清醒。

“嗯。”他应了一声。

“你出去吧。”古歆说。

翟安抿着唇。

抿着唇,似乎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其实,他差不多已经做好了,古歆醒来后所有疯狂的举动,暴躁,崩溃,发泄……

他其实还很清醒,她可以这么冷静。

至少证明,昨晚上做的所有一切,她的理智真的很清醒,才会在醒来后,这么接受这个事实。

他起床,默默的掀开被子,似乎是在寻找自己的衣服。

古歆不想帮他。

她也不知道,昨晚上她是不是把他的衣服都已经撕烂了。

翟安摸索着在房间寻找了很久。

古歆不去看不去听,闭上眼睛,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

翟安似乎是穿上了睡衣,然后又被这么撞了两下,终于走出了她的房间,将她的房门带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还看着,地上七零八落的衣服,她的衣服。

她抱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头埋进自己的膝盖里。

23年前,总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虽然没有母亲的陪伴,但是父亲给了她所有不亚于任何正常家庭的爱,她一直觉得,她很幸运,她甚至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面对这么多,她觉得她自己是根本就接受不过来的事情!

身体一直的隐痛和疲倦,都在一声一声告诉她,昨晚上都发生了些什么。

昨晚上,她都和翟安发生了什么。

而她似乎到现在,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责备翟安。

因为,都是她在主动。

都是她。

翟安只是被动的接受,她的一切而已。

何况,换成任何一个男人,也不可能真的将自己的名义上的妻子,送到别的男人床上去。

而她让他把她送走,也只是昨晚上,在给自己,和翟安上床,开拓借口而已。

她以为这样,她就可以自欺欺人的将所有的错,将所有的龌龊和不堪全部责怪在翟安身上。

清醒过来之后,她才知道,她其实没有这么无理取闹。

她不怪翟安。

只是,因为他占有了她的第一次,有点恨他。

恨得很无力。

恨得,其实没有半点发泄的途径!

而她真的不知道,以后该如何去面对,翟奕。

就算和翟安结婚了,他们之间没有发生关系,她也可以自我安慰的说着,她还是完美的,而现在……

她对翟奕而言,还算什么!

她沉默的,身体在微微抖动。

从今以后,她还拿什么去支撑,这段她以为,早晚都会完蛋的婚姻。

猛地掀开被子。

古歆从大床上离开,走进浴室。

浴室中响起水哗啦啦的声音,她一遍又一遍的清晰自己的身体。

身上,透过大大的落地镜,一清二楚的看着她那些青紫痕迹,咬痕,吻痕,抓痕,深深的的在告诉自己,昨晚的一切,真的不是梦,昨晚上,她真的和翟安……上床了。

天崩地裂的事实,让她整个人终于,在忍了一个早上之后,坍塌了。

她蹲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她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感受,真的不想活得这么的力不从心,真的不想或得这么累,这么难受!

为什么,她的世界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她就不能好好的,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为什么要把自己这么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昨晚上还能够因为药物的趋势,因为身体的反应感觉到愉悦。

而今天,那些昨晚上的愉悦更加深深的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更加的难看,更加的,崩溃!

她一直冲洗着身体。

洗不干净了。

反正,怎么都洗不干净了。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已经红得不像话的身体,被自己,洗的几乎快要脱皮。

她将浴室的水关掉,眼眶通红,去没有再哭出来。

生活真的很像强奸。

她没办法反抗的时候,只能选择去接受。

接受的,站起来。

她将自己身上的擦拭干净,将头发吹干,刷牙,涂抹保养品。

走出浴室,找了一套休闲的长衣长裤,遮挡住自己身上到处布满了都是的青紫痕迹,她将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觉得这样的自己,更加谨慎了些,她甚至,还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她打开房间的门。

门外,翟安已经创新换了一套衣服,甚至或许还洗了个澡,此刻那般器宇轩昂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他什么都看不到,却还是在让自己努力的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她很冷漠的从房间走了出去。

翟安似乎听到了声音,转头,有些茫然的眼神看着她的方向。

古歆的脚步在客厅停了停,眼神却没有放在翟安的身上,她左右环视,看着那个在外阳台忙碌着整理室内盆栽的小琴,开口道,“小琴,你去把我房间的被单包括被子,全部重新换了。”

小琴连忙擦了擦手走过来,似乎是在确认自己听到的,连忙问道,“是换床单吗?这是前两天我才换过的……”

“不是床单,是传单和被子!”古歆声音有些大,似乎是将怒气发泄在了小琴身上。

小琴觉得有些委屈,她嘟着嘴,“哦。”

“旧的全部给我扔了!”

“啊?”小琴抬头看着她。

“扔掉听你不懂吗?!”古歆的声音又大了些。

小琴觉得今天的古小姐好暴躁。

昨晚上她不是才和翟先生同房了吗?!今早她看到翟先生身上的青紫痕迹,以为他昨晚上被古小姐虐待了,正想问问要不要擦药什么的,就被吴妈拉住了,吴妈有些羞涩的拉住她,让她不要多问。

她好半响才知道,那是青紫痕迹,是欢爱后的痕迹。

既然已经在一起了,她就单纯的一位,他们之间的关系会缓和一些,没想到古小姐现在醒了之后,又这么凶,仿若谁招惹了她一般,她还觉得自己委屈得很。

古歆似乎是瞪了一眼小琴,不再多说,大步就往房门外走去。

小琴看着她的背影,缓缓转头看着翟先生。

翟安似乎也感觉到小琴的视线,声音有些暗哑的说着,“你就按照她说的做就行了。”

“嗯。”小琴连忙点头。

她放下手上的其他工作,直接就走进了古小姐的房间,将她还是新的床单从房间里面抱出来,拿去扔了。

她真的觉得,有钱人的生活真的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这么昂贵这么舒适的被子,说扔就扔。

扔完之后,小琴回到客厅,一边气喘吁吁一边自然的说道,“翟先生,我刚刚看到古小姐的床单上有一块小小的血渍,应该是古小姐的处子之血吧。”

小琴没有多少文化,所以说话间,总是很直白。

翟安身体似乎是怔了一下。

所以……对于古歆而言,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完完全全的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她应该,很难受。

依照她的性格,今早能够这么平静,真的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

他甚至做好了,她大吵大闹的准备。

却突然这么安静的,安静的忍受着离开,反而让他有些无措是从。

反而放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远。

远到,根本连发脾气的都不想,更别说,正常的交流!

……

古歆离开家门,坐在自己的小车内。

她是真的很崩溃,她甚至刚刚换衣服出门的时候,看到床单上的血色痕迹!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落在了这张床上。

她当时就想抱着被子扔了出去,眼不见为净。

但是她不想把自己这么不受控制的情绪暴露在翟安面前。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会因为冷漠,才会越来越远。

所以她让小琴将那床被子给扔出去,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她也不想见到,那床恶心的被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么逍遥!

她狠狠地打了几下方向盘!

似乎是想要发泄,又真的不觉得,这样能够发泄得出来!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响了几声,就接通了,“古歆。”

“漫漫,你忙吗?”

“你在哪里?”

“我在家地下停车场,我想见见你。”

“嗯,你到老地方等我,我半个小时后到。”

“好。”

古歆挂断电话,启动车子,离开。

陆漫漫看着手机。

她其实一直在等古歆的电话,她知道古歆醒来后,想要找人倾诉的第一个人,一定会是她,而听到古歆的口吻,比她想象的好很多,至少没有一打电话就开始疯狂一般的哭。

她想,人真的会学着长大,古歆也在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这并不见得是好事儿。

因为当人真的能够平静的接受一切时,到真的有一份让人无法接受的打击出现时,会找不到其他方式,消化,而那个时候,或许会选择更极端的方式解决,比如,结束自己的所有一切,俗称,自杀。

心里猛然一紧。

陆漫漫放下手上的工作,直接走出了陆氏大厦。

……

酒店。

一丝凌乱的房间。

文妍模糊的睁开眼睛,从床上起来。

她左右环视着这个陌生的地方,才响起,昨晚上发生的一切。

她眼睛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衣服,被扔得满地都是,昨晚上的所有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放大,不停的放大……

“不!”她嘶哑的声音,剧痛的喉咙,上下起伏。

不。

她不相信,昨晚真的丢失了自己的清白,她不相信!

她眼睁睁的看着地上的东西,然后无意,看到白色大床上,那红色痕迹。

不!

不要!

她捂着自己的头,不要想起,昨晚上在那个男人身下的屈辱。

她狠狠地抱着被子,疯狂的尖叫!

她完全接受不了这份打击!

浴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文妍抬头,就看着翟奕只系了一条白色的浴巾出现在她面前,那么天崩地裂。

“醒了?”翟奕显得很淡定。

甚至是,冷漠。

和昨晚上那个疯狂上床的男人,完全天壤之别。

这个男人,完全是冷血的!

她狠狠地看着翟奕,心里的压抑毫不掩饰,用尽力气的怒吼,“你给我滚!”

“滚?”翟奕冷笑,那般恶魔一般的神情,在他脸上呈现,他说,“你不是说让我和你合作吗?现在,不敢了!”

一边说着,一边自然的靠近她,手指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看着他那张恶毒的脸!

“翟奕,你滚开!”文妍双手用力,想要去推开翟奕。

伸出去的双手,直接被文妍给桎梏住,力气很大。

从手指间传来的疼痛,让文妍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畜生!”文妍狠狠的咒骂,已经恨不得想要杀了这个男人。

“文妍,每个人都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你现在知道,代价并不是你想要的了!”翟安说完,脸色一沉,将她一下推了出去。

文妍一个不稳,整个人就这么猛然的倒在了大床上,重重的倒在上面。

酒店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翟奕看了一眼文妍,走向房门,打开,然后接过两套衣服。

他随手将两件崭新的衣服放在床上,然后脱掉浴巾,穿上。

文妍就看着翟奕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他,并没有半点如她一样崩溃。

她分明记得,翟奕昨晚上,叫着古歆的名字。

在一次次的高chao时,都是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

而他,却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接受,并理所当然的和另外一个女人,上床!

这个男人!

到底是有多残忍,是有多冷血!

她狠狠地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那张毫无血色脸。

翟奕穿上依然,一派正气。

昨晚上那个恶心的男人,到底是谁?!

翟奕转头,对着文妍说着,“换衣服。”

声音不算很大,但就是泛着刺骨的寒冷。

文妍抱着被子,一动不动。

“我不希望昨晚上的举动,今天又用在你的身上。”

“翟奕,你是疯了吗?!”文妍狠狠的看着他,不受控制的怒吼着,“昨晚上那么好的机会,你却不选择和古歆做,你这么来报复我,你到底有什么快感!我告诉你,古歆的药物剂量比你身上的还要重!你昨晚上做了3次,古歆至少要比3次更多,才能够缓解她身上的药性,否则,她真的会内出血,分分钟死人的!”

翟奕的脸色猛然冷了很多。

冷得,甚至是嗜血的。

今天早上醒来后,看到几个未接来电。

他习惯性手机24小时不离身,也不习惯静音,但昨晚上身体反应,让他没办法去接听电话,早上拨打回去的时候那边说,古歆被一个女人带走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没有强硬着将古歆留下!

而他不用想也知道,把古歆带走的那个女人是谁,除了陆漫漫,不会有谁。

陆漫漫可以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将古歆带走,不是在他身上安排了眼线,就是在古歆身上。他不知道陆漫漫为什么会这么做,但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他总有一种错觉,觉得陆漫漫这个女人,会成为他以后前程的一个绊脚石,所以他想,他有必要对这个女人进行适当的防备,或者,一定时期的攻击。

在那一刻,他当然也能够想到,陆漫漫会将古歆带回到什么地方。

他其实当时是愤怒的。

愤怒着,然后习惯的忍了下去,没有做任何发泄。

他是真的很讨厌翟安,是真的宁愿让其他男人毁了古歆,也不想要翟安占了便宜,他没办法让自己去碰古歆,因为对比起古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更多,而他,在自己得不到的时候,也不想翟安得到。

所以,他找了一个男人,找了一给男人,去玷污古歆。

会很痛,但比起来,总比又痛,又不痛快的好!

他很想看到,翟安在知道古歆和另外一个男人做了之后,他的感受!

可惜。

陆漫漫破坏了他的计划!

陆漫漫将古歆,送到了翟安的床上。

心里压抑着怒火,拳头紧捏。

文妍看着翟奕的模样,有些恐惧。

翟奕转头看着文妍,“穿上衣服!”

文妍被惊吓住!

翟奕转身,走向了酒店外阳台,拿起一支烟,狠狠的吮吸着。

文妍真的觉得翟奕这个男人,比她想象的,还要残忍!

她三两下换上床上的衣服,去浴室将自己又清洗了一遍,出来。

出来时,翟奕的情绪似乎已经又恢复了稳定。

他看着文妍说道,“文妍,昨晚上我们是上床的照片,全部存在了我的手机里。”

“翟奕!”文妍尖叫。

“你放心,在我们彼此还是合作关系的时候,我不会将这个东西曝光了出来,对我也没有任何好处!我只是在告诉你,用行动告诉你,我们现在就真的在一条线上,你记住了,别想着算计或者报复我!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你也不可能好过!”

“翟奕,你他妈的是个疯子!”文妍怒吼,瞬间被翟奕弄得崩溃无比!

“我是不是疯子那是我的事情了。”翟奕狠狠的说着,“你只要好好的配合我,好好的和我合作就行!昨晚上的事情,目前只要我们两个人知道,而现在的科技很发达,那层薄膜,你想要,还不能做上去?!我不相信,你不懂我的说的。”

文妍看着翟奕,看着这个男人,如此冷静如此冷血的样子。

她搂抱着自己的身体,觉得阵阵发冷。

“文妍,你应该很庆幸,我们成为了合作关系,因为我一定不会让翟安好过,而翟安最在乎的是古歆,古歆终究会用最残忍的方式,抛弃他!”翟奕一字一句,说得深深切切。

文妍看不懂这个男人。

看不懂这个,就像疯子一般,又残忍无比的男人。

她真的是很后悔!

后悔昨晚上太过激进的举动,才会让自己,昨晚上和这个男人在一张床上,被他糟蹋!

而她还是在很不明白,为什么翟奕不去碰古歆。

想要让古歆最残忍的方式离开翟安,不就是,让翟安知道,他和古歆上床的吗?!

她真的想不明白!

真的不明白,这个疯狂的男人,最后会做些什么,异于常人的举动!

而正如翟奕所说。

从今天开始,她就真的,只能和这个男人合作。

她甚至在想,翟奕之所以选择强暴了她,完全只是为了他以后想要得到的利益,他知道她就算被强暴了,为了保持自己的清白,也会不敢对外宣称,更不敢去告他,而他还可以握着她的把柄,威胁她做很多事情!

心里想着牙痒痒的,是真的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坏到这个地步,会因为利益,而真的放弃自己最爱的女人!

昨晚上的举动,如果说翟奕不爱古歆,绝对不可能!

这么爱,还能够这么的抛弃。

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翟奕,更加残酷冷血的男人了!

而她突然觉得,和这样一个男人合作,不见得是坏事儿!

至少,他会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段,而她,可以坐收渔利!

“把避孕药吃了。”身边,翟奕突然拿出一颗药丸,然后给了她一杯白开水。

……

陆漫漫到达老地方的时候,古歆已经到了。

她躺在饭店阳台的贵妃椅上,旁边放在两杯红茶,看样子,她却一口都没有喝过,就这么躺在那里,等着她。

陆漫漫放下自己的包,也这么躺了过去。

文城的夏天正好,早上的时候,在太阳不会照耀到的地方,都是一缕缕清风,让人觉得清爽无比。

而这个地方,对面又是护城河,河水的细风,更显得细腻而透凉。

“漫漫,我昨晚上被翟安上了。”古歆直白的开口,分明说着无比忧伤的话语。

那一刻,陆漫漫却忍不住想笑。

古歆说话,还是这样,从来不会畏忌。

陆漫漫端起高档红茶杯,轻轻的喝了两口,说道,“嗯,我知道,昨晚上我送你回去的。”

“我一直很诧异,因为脑海里面除了和翟安白花花的一片,其他都有些零碎,所以我很想知道,昨晚上我隐约记得,我身边是翟奕,怎么后来变成你的?”古歆转头,看着旁边的陆漫漫。

陆漫漫放下茶杯,看着她,“我不知道你昨晚之前的事情,也不妨告诉你,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有找人跟踪翟奕。”

“什么特殊原因?”

“一些商业竞争。”陆漫漫撒谎,不想因为其他,引起古歆的反感。

而古歆对于商业竞争,这种物质性的东西,一般不会太过在意。

“所以……”

“所以,昨天有人告诉我,说你和翟奕去开房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也就是说,在此之前,我是真的和翟奕在一起的。我记得他出现在零点酒吧的厕所,然后说送我回去,再然后,我就记不太清楚了,我恍惚觉得我们好像去开了房,然后我想要和他在一起而他好像离开了……”古歆想着,想着头剧烈疼痛。

眼眶也陡然一红。

为什么昨晚上分明可以和她在一起的,翟奕为什么会走。

“之前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赶到酒店的时候,你在酒店的浴室里,很难受。而那一刻,酒店房间的门,是被另外一个陌生男人打开的,我不知道那是谁,但我想,既然可以打开你房间的门,应该不会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或许,是故意有人安排的。而在此之前,除了翟奕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你们去开房了,而那个男人,是谁安排的?”陆漫漫说,隐晦的,一点点在引导。

本来昨晚上想要让叶恒查清楚的。

但想了想,估计昨晚上翟奕从酒店离开后就直接回去了,叶恒来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何况,叶恒人还在帝都。

古歆咬着唇,红着眼眶看着陆漫漫,“你的意思是,翟奕离开了,然后帮我找了另外一个男人,来让我发泄?!”

陆漫漫微点头。

古歆眼眶通红无比,她说,“怎么可能呢,漫漫。”

“古歆,很多时候知人知面不知心……”

“可是,我就是不能相信。”古歆说,“我不相信,翟奕会如此对我。你有证据吗?”

“……”陆漫漫沉默。

翟奕这么小心翼翼的人,她确实没有证据。

而她之所以不想将翟奕上一世的种种举动说出来,也只是因为,古歆不会相信。

她那么固执的以为翟奕很爱她,超过一切的爱着他,不会相信,她口中的一切,反而会让她们之间的感情,出现裂痕。

陆漫漫微叹气,说着,“古歆,你别激动,我只是猜测和推理,并没有肯定的说,这就是事实。”

古歆看着她。

看着她,说,“你知道吗?我昨晚上真的很难受,其实还有些责备你,为什们要把我送回到翟安的身边,我不爱他,但是昨晚上,我们上床了,甚至是,很激烈。”

陆漫漫看着古歆。

“可是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怪你,也真的没办法怪你。而你除了让我回到翟安身边,也不可能真的把我送到翟奕那里去,就如翟安一样,我昨晚上也让他这儿做过,但是他拒绝了。”古歆想起昨晚的一切,其实还是有些崩溃。

“古歆,你不应该这么逼翟安。”

“我知道。”古歆说,有些激动,“所以今早起来,我甚至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我只想把我之间的这段莫名其妙的额婚姻进行冷处理,我突然觉得,我既没有办法和翟安好好过,现在也没有那个资格出现在翟奕的世界,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够怎么的去期待自己的人生,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到底为什么,就会这么崩溃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爱一个人,就这么难吗?!”

“我不知道怎么劝你。”陆漫漫说,“虽然我能够体会你现在的感受。但是古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是时间不可以消化的东西,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在,你其实对翟安,也有喜欢……”

“你总是说我喜欢翟安。”古歆说,“如果喜欢翟安,我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受,甚至想着翟奕,心口都痛木了一般。我原本真的很期待我的第一次,和翟奕的第一次,现在说没了就没了!”

然后止不住,又开始哭。

能哭还好。

就怕,哭都哭不出来。

陆漫漫也微松了口气。

尽管觉得古歆有些难受,但还没有难受到,真的不能接受的地步。

她拉着古歆的手,“如果现在觉得压抑,觉得和古翟安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着很不舒服,就先回你爸那里去住几天吧。”

“不。”古歆摇头,“我爸会烦死我!”

“那出去旅游几天,放松一下自己!”

古歆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微微一笑,“你一天这么闲,反正哪里玩不是玩。”

古歆总觉得这妞的话,有些打击她的成分。

却不得不说,陆慢慢的建议是好的。

现在回到翟安那里,她真的无法想象,他们之间还能够怎么相处!

而她,有点怕见着翟奕。

怕见着翟奕,会尴尬。

正时。

电话却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显示,整个人有些发愣。

陆漫漫也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奕”,眉头微皱。

古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陆漫漫,仿若不知道自己此刻该不该接电话。

陆漫漫当机立断,“古歆,接电话。”

古歆一怔,似乎还惊吓住,然后还是按下了接通键,“翟奕。”

“古歆,你在哪里?”那边传来翟奕有些焦急的声音。

“我和漫漫在一起。”古歆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

“什么地方,我过来找你。”那边说的有些急。

古歆看着陆漫漫,心口有些不规律的跳动,仿若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怕被别人发现一般。

“古歆?”

“嗯。”古歆终究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地方。

挂断电话。

她看着陆漫漫,说着,“翟奕说过来找我。”

“好,那我先回避了。”陆漫漫起身。

“漫漫……”

“古歆,翟奕肯定会说昨晚上的事情,你最好是问问他,为什么昨晚上会离开你。”

“我……”古歆说,“我觉得我现在没脸见翟奕。”

“你没脸见的,只会是翟安!”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严厉无比。

“……”古歆咬唇。

陆漫漫也不再多说,起身,拿着包离开。

光天化日之下,经过了昨晚上的一切之后,陆漫漫并不觉得翟奕还会对古歆做什么,而且昨晚上那么好的机会都不做什么,现在肯定,也什么都不会做,所以她不需要担心古歆的安危!

她只是不明白,翟奕为什么会突然不碰古歆,宁愿找另外一个男人,也不自己碰她。

她突然有些后悔。

当年真的花在古歆身上的时间太少了,她一直以为,就算当年她和翟安结婚了,最后也会和翟奕在一起,也会水到渠成的在一起,而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在了文赟身上,当反应过来的时候,翟奕已经逼死了古歆,而因为古歆死了,她并没有去追究翟奕为什么会做到这一步,只是用文赟的权利,让翟奕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而那个时候,她一直以为文赟是爱她的,才会为她做任何事情。

现在才知道,其实不是。

是因为翟奕在当年,可以利用的价值,已经完了,而他也正想处理了翟奕却没有正当的理由,她的要求,正中他的下怀。她想,他们陆家最后,应该也是落得了翟家的下场。

四大家族,都会在文赟的玩弄下,一个个相继倒去!

想到这里,眼眸陡然一紧。

陆漫漫到此刻似乎才真的明白,文赟那上一世的伪装,其实漏洞百出,是自己,愚蠢而已!

她脚步顿了顿。

忽然就看到了一辆轿车疯狂的行驶过来,然后停在了餐厅门口。

车门打开。

翟奕下车,一下车,似乎也看到了正准备离开的陆漫漫。

两个人四目相对,各怀心思。

那一刻,似乎都敏感的知道,彼此已经站在了敌对的位置!

嗯嗯,亲们加油,月票杠杠的来。

那啥。

赶紧的,加入小宅的正版QQ群,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你们懂的。

最后,小宅还是要申请的呼唤,月票。

今天是第一个阶段活动的完结,完结之后,会公布月票中间名单,大家火速加油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