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不敢轻易冒险/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有些紧张的坐在餐厅,在等着翟奕。

昨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那些事情已经完全可以颠覆她的世界,让她真的有些无所适从,让她真的不知道,余生改如何去面对。

她咬唇。

正襟危坐。

房门外,响起脚步声。

那一刻,她甚至没有勇气转头。

慢慢说,这个世界上,她对不起的人只会是翟安。

伦理上或许是。

但是感情上,她永远都觉得,她对不起翟奕。

只因为,她不爱翟安。

她有些紧张,紧张的听到身后熟悉的的那个男性嗓音叫着她,“小歆。”

古歆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她转头,看着翟奕。

看着他的那一刻,眼泪就这么无声的落了下去。

翟奕沉默的看着她的模样,缓缓,坐在她对面的位置,有些宠溺的声音说道,“别哭了。”

古歆似乎在尽量的控制,她说,“翟奕,昨晚上你为什么弃我而去?”

而因为他的离开,她觉得她遭遇了她这辈子,最最最大的伤害。

翟奕看着古歆,看着她,很久都不说话。

古歆捏着自己的衣角,就这么安静的等着翟奕。

他们原本是一对很幸福的情侣,她原本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女人,到今天,在她看到自己最爱的男人时,却只能,隐忍,忍着,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沉默的空间,翟奕好久才缓缓而起,“古歆,你知道昨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古歆泪眼模糊的看着他。

“昨晚上我陪我父亲参加了一个商业上的应酬,半途中收到了文妍的短信,说你在酒吧喝酒。然后,我本来想要吃完饭就回去的,鬼使神差的,我还是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或许也就是,想要见见你而已,就远远地看看也好。”翟奕说,“因为,从你嫁给翟安之后,我似乎一直走不出,已经完全失去了你的阴影之中。尽管,我习惯了去克制我自己所有的情绪。”

古歆听着翟奕的表白,心口似乎更加痛了。

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上帝会给她开这种,她根本就一点都不觉得好笑,还难受无比的玩笑。

“我去的时候,文妍给我倒了杯酒,那杯酒里面下药了,我并不知道。”翟奕说,“而文妍这个时候却告诉我,说她给你酒杯里面动了手脚,昨晚上你的所有举动,都是因为文妍对你下药了。”

古歆听着,真的是咬牙切齿。

昨晚上她玩得太疯狂,根本没有看到文妍这个女人。

而她就算发现了,也一定不会有所警惕,因为她本来就和漫漫不一样,漫漫或许会谨小慎微,而她只会大大咧咧,想不出,那些主动害别人也想不到那些被人害自己的事情。

“我听到后,真的很想杀了文妍那女人,但终究,理智让我觉得,我应该送你回去。”翟奕说。

古歆一直安静的聆听。

“原本真的很想送你回去,但在半途中,你的药性就开始发作了,一直在我身上,挑逗。而我,也在你的挑逗下,身体的药物在强烈的发酵反应,一晃而过的瞬间,我突然让司机带我们去开房了,我当时考虑不到那么多。”翟奕说,脸上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而我在真的抱着你走进房间后,又突然后悔了。我真的不能够这么自私的,我真的不能够让你婚内出轨,被千夫所指!”

“我不怕的,翟奕。”古歆突然开口道。

昨晚上,为什么不留下来。

她真的不怕被人责骂。

她真的不怕!

这段婚姻,本来就是委屈着自己的一路过来的!

“你不会知道谣言的力度,小歆。你一直生活在一个象牙塔下,你父亲把你保护得真的很好,你不会知道,那些流言蜚语的攻击力。所以在最后一刻的隐忍后,我离开了房间。而那个时候,我也自私的,不想让你回到翟安的身边,我情感上不想你被任何男人触碰,所以没有把你送回家。”翟奕看着古歆,脸上的情绪,此刻是真的没有掩饰的。

她看到他其实和她一样的难受。

或许,比她还要难受。

古歆一直咬着嘴唇,在控制自己的各种情绪。

“但是听说,昨晚上的药性,文妍选择了最烈的一种药,那种药目前在北夏国的医学上是没有办法很好解决的,只能用嘴原始的方法让身体进行释放,而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没办法回来送你回家了,因为我的药性也在迸发,我怕我一回来后,我们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所以我叫了我一个可靠的朋友来送你回家。但今天早上听说,他到的时候,已经有另外一个女人送你了,他犹豫了一下,就没有主动送你回去。而那个人就是陆漫漫是不是?”翟奕问她。

“嗯。”古歆点头。

点头,看着翟奕,“那昨晚上,你怎么解决的?”

翟奕一怔。

似乎是没有想到,古歆会突然很关注这个点。

他久久没有说话。

古歆看着他,“是不是和我一样,也和别人做了很多次?”

翟奕喉咙微动,那一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为了不让我千夫所指,所以你宁愿和别的女人上床,宁愿看着我和其他男人上床?”古歆静静的问他,却不难感受到,她那有些崩溃而讽刺的情绪,“翟奕,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的理智让人有些可怕。”

翟奕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他没有为自己辩护什么。

古歆突然笑了一下。

笑着,觉得真的很讽刺。

她原本一直幻想的他们的第一次,就这么,突然就玩完了。

还以这种,真的无比可笑的方式。

“小歆。”翟奕叫着她,看着她凄冷的笑容,说道,“你不会知道我昨晚上离开你之后,和别人上床是什么滋味?”

“不会知道?”古歆说,“会比我的滋味难受?会比我一次又一次的主动爬上翟安的身体,内心疯了一般的拒绝,身体又诚实无比的缠着他,这种真的很想杀了自己的滋味好受?翟奕,你知道吗?昨晚上,才是我的第一次而已!我原本以为是给你保留的第一次,昨晚上就因为你所谓的理智所谓的为我考虑,什么都没有了!你真的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现在越来越不知道,你对我的爱,到底爱到什么地步?我越来越不知道,我们之间曾经的那些爱,到底算是真的爱吗?”

“你冷静点小歆。”翟奕想要上前拉着她,却终究,没有迈出那只手。

古歆看着翟奕的手,又笑了。

笑得讽刺无比。

她以为的爱情是可以不顾所有的,爱的天翻地覆。

很显然,翟奕的爱情,顾虑太多。

美其名是为了她考虑,实际上,她真的觉得,这不够爱。

不够爱?!

而她的坚持,又算什么。

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累了,在自以为是的爱恨两难中,讽刺的悲哀着。

“你那晚上说的,让我等等你,还算数吗?”翟奕问她。

“现在,还能让你等我吗?”古歆看着他,她是真的看不懂翟奕的,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这么不纯粹了,彼此还能够怎么的等下去?!

“我承认我真的很自私,我原本以为,既然你选择了最后嫁给翟安,既然我愿意放手隐忍着我自己的难受眼睁睁看着你嫁给了翟安,我就不应该再去打扰你,我就不应该再这么唐突的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是现在我发现,其实是不能的!昨晚上事情的发生,让我在另外一个女人的床上一次又一次的明白,我爱的女人,除了你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所以,不管你昨晚上经历过什么,对我而言都不算什么,而我希望,我们可以有未来。”翟奕说,一字一句,说得很认真。

我们可以有未来?!

古歆看着翟奕,看着他严肃的脸上,没有半点闪烁。

未来……

她现在却觉得,他们之间,或许不会有未来了。

“我不会让你婚内出轨的,就如你说的,我们可以等等。”翟奕说,“翟安的眼睛当初医生检查的时候说的是,脑部里面有血块,所以才会导致失明,如果哪天血块散尽了,或许就能够再见光明。等翟安真的好了之后,翟安就没有理由一直让你陪在他身边,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名正言顺,我发誓,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你。”

古歆咬着唇看着翟奕。

从翟安出事后,从翟安说让她嫁给他之后,翟奕就一直将她推开。

从自己身边推开。

到现在,却突然又靠近。

她真的不知道,翟奕到底在想什么,翟奕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份变化。

她低垂着眼眸。

不管有没有翟奕,她其实都想过,有一天她会和翟安离婚。

总有一天,她可以和翟安离婚。

她对翟安不折手段和她结婚的方式一直耿耿于怀,尽管她不会随时随地的计较,但是大原则她是有的,她终究会在某一天,和翟安分道扬镳。

“小歆。”翟奕叫着她,“给我们彼此点时间,我会让你知道,我依然爱你。”

古歆点头,重重的点头。

她因为很爱翟奕,所以,她不能拒绝他的付出。

而她现在,却真的对翟奕有了芥蒂。

不关乎爱或者不爱,只因为这个男人过于理智的处事方式,让她真的觉得,很可怕。

她怕有一天,又会因为什么理智的事情,让他把自己推开。

可就算如此。

此刻的自己,在情感上,又渴望翟奕的再次付出。

她真的觉得自己在,飞蛾扑火。

而现在,她大概知道为什么,漫漫会劝她不要和翟奕在一起,漫漫看人一向比她准,漫漫或许早就知道,翟奕的性格会让他们的感情,遍体鳞伤。

“谢谢你小歆。”看到古歆点头,翟奕由衷的一笑。

笑容,很是明朗。

这大概是古歆从经历了昨晚天崩地裂的事情后,见到的,觉得是属于自己心目中的第一缕阳光。

她嘴角努力的也拉出一抹笑容。

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以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可日子,还是得这么过下去。

古歆只能让自己活得更简单更简单一些……

“对了小歆,你知道昨晚上为什么陆漫漫会突然找到你吗?我没有让人通知她,当时其实我都忘记了,她应该是护送你回家的最好人选。”翟奕回到主题,看似不太在意的问道。

“翟奕,你是我最爱的人,而漫漫是我最好的朋友。当你们之间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我会选择回避。”古歆说,一字一句的说道。

翟奕当然知道古歆的意思。

古歆不会偏袒了谁,所以在正常的商业竞争中,古歆不会给谁透露任何信息。

他嘴角一笑,“嗯,那我就不问了。”

其实不问,也知道答案。

陆漫漫肯定找人跟踪他了。

他其实和陆漫漫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除了因为古歆的关系吃过几次饭之外,目前在商业上根本不存在交涉,私底下就更没有什么联系了,陆漫漫为什么会突然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是因为这个女人有什么心思,还是其他……

这段时间的陆漫漫让他也不得不去诧异她的巨大改变,而这段时间陆漫漫取得的成绩,根本就是让四大家族的其他继承人在无形中有了对比,越是陆漫漫的风头更旺,越是让他们更显得无能。

眼眸微紧,脸上的情绪一闪而过。

他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小歆,我送你回去。”

“我自己有开车。”古歆说。

翟奕其实感觉到了,古歆的排斥。

依照古歆的性格,就算是开车了,也会很乐意坐他的车离开。

他当然知道,昨晚上的事情古歆不可能这么快释怀,尽管答应了他会给彼此等待的时间,而他此刻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激进,一不小心,也许会让古歆真的产生排斥感,所以他笑着说,“那你早点回去,我还得赶着去上班。”

“嗯。”古歆点头,不多说。

翟奕沉默了的看着古歆,缓缓,“那我走了。”

古歆再次点头。

翟奕起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脸色陡然就变了。

他以前,在今晚之前真的没有想过将他和翟安的恩怨以及家族的恩怨通通牵扯到古歆的身上,但既然,已经有所牺牲,既然,古歆已经站在了现在的立场,他只能,忍着对古歆的爱,用她,来达到自己的报复!

翟奕离开了,房间中又剩下她一个人了。

古歆躺在贵妃上,默默的看着窗外河水上的璀璨阳光,落得满河面都是,晶莹剔透。

她其实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翟奕说了那么多,根本没有缓解她半点的情绪,她觉得自己有时候就想一个木偶一样,总是被人牵着鼻子的走,总是不知道,该去怎么真正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这点,她和漫漫太不像了。

漫漫会很冷静的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自己的事情,而她,从来都是,一团乱,一团糟。

她缓和着情绪,拿起电话,拨打。

“古歆。”

“漫漫,翟奕离开了。”

“他对你说什么了?”陆漫漫问她。

“说昨晚上他也被下了药,说昨晚上为了不想让我婚内出轨,所以才离开的。”古歆说,说得很平淡。

“你相信吗?”陆漫漫也显得很冷静。

“不知道。”古歆看着窗外,眼眶有些红,“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真的可以,在昨晚上那样的情况下,将我推开,我有些理解不了,如果一个人爱一个人,怎么可以爱得这么理智!”

“或许,只是因为那个人,有觉得更重要的事情才需要推开你。那个重要的事情亦或者是因为不想你难受,亦或者是因为,其他,自身的利益……”陆漫漫说,“而我现在,也不知道。”

古歆咬着唇,咽着喉咙在控制情绪,“漫漫,我真的没有你们那么聪明,我考虑不过来也想不过来,我只知道,我还是爱着翟奕的,所以我想就怎么,顺其自然。”

“我不劝你了古歆。”陆漫漫说,“但你自己应该有个警钟,翟奕对你,也或许并不是百分之百。”

“我不想听了漫漫。”古歆说,有些崩溃的情绪,让她整个人真的难受无比,“我不想听了漫漫,我真的觉得好难受,我不想思考太多,让我就这样,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着就好。”

陆漫漫沉默着,缓缓道,“嗯,你先这么活着吧。”

古歆挂断了电话。

就当她自欺欺人吧,她不想去深究,而她真的还是觉得,不管如何,翟奕都是爱她的。

只是,爱的没有她那么疯狂。

只是,爱的比她理智而已。

她突然从贵妃椅上起来,走出餐厅。

她开着车离开,直接开回自己的小区。

她调整到了最好的情绪,很冷漠的走进家门。

那个时候,他们似乎是刚吃过中午饭,翟安站在阳台上,似乎在消化胃里的食物,然后会睡午觉。

小琴在收拾碗筷,看着古歆回来,似乎习惯了热脸去贴冷屁股一般,笑盈盈的说道,“古小姐你回来了?吃过午饭了吗?”

“我没胃口。”古歆直言道。

小琴嘟嘴,似乎是吸取了教训,不再多说。

翟安听到声音,往古歆的方向看了一眼,古歆就看着他迷茫的眼神,知道她其实是看不到自己的,心里面说不出来的压抑情绪,她走进自己的房间。

房门被狠狠的关了过来,响起剧烈的声音。

小琴嘀咕着,“古小姐的脾气还是这么火爆。”

翟安沉默着,回头依然看着外阳台。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眼前有了一丝,亮光,尽管什么都看不到,但真的不再是,黑暗一片。

古歆回到房间,就看着自己的被套已经又是焕然一新的,可就算如此,想起昨晚上在这张大床上发生的一切,她觉得自己真的会被逼疯!

她猛然转身,从偌大的衣柜里面拿出一个大箱子,开始收拾东西。

陆漫漫说得没错,哪里玩不是玩,她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总比这么每天面对翟安,想起白花花的一片,心情好很多。

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带上身份证护照,带上足够的现金,银行卡,整理妥当,提着出门。

走出房门。

翟安似乎是准备回房间休息,正从外阳台进来。

小琴也收拾完了厨房,在收拾客厅。

看着她提着大大的箱子,怔住了一秒,下一秒完全是口无遮拦的脱口而出,“古小姐,你是要离家出走吗?你搬着这么大一个箱子,准备去哪里啊?”

古歆狠狠的瞪了一眼小琴,“你管我去哪里!”

小琴又被古歆说得,目瞪口呆。

翟安顺着她的方向,看着她,低低的声音开口道,“古歆,你去哪里?”

提着大箱子的古歆突然停了一下脚步,她沉默了半响,终究一个字都没有对翟安说,走了。

走得,很潇洒。

翟安就这儿站在那里,好一会儿。

他不知道古歆回去哪里,也或许,从今以后,搬出去了住。

他就知道,昨晚上那么亲密的一系列举动,不会是让他们靠近的一个方式,反而会把他们的距离越拉越远,而古歆应该是后悔死了,昨晚上和他发生的一切。

他转身,回到房间,关上房门。

小琴看着这两夫妻,嘀咕着,“城里人真会玩,一不开心,说走就走。”

翟安躺在床上,如平时一样,午睡。

终究,是有些睡不着的。

他翻来覆去,电话突然响起。

他拿起电话,接通,声音温和,“你好。”

“是我,漫漫。”那边传来陆漫漫的声音。

“嗯。”翟安应了一声。

其实,他真的很感激她,昨晚上将古歆送了回来。

就算是因为昨晚的举动拉远了他和古歆的距离,也终究,比古歆在别的男人身上放纵得很,他想,他终究还是一个自私的男人,只是的不想要古歆和其他男人发生任何身体上的关系。

“古歆去旅游了,这是我给她的建议。”陆漫漫一字一句的说道。

翟安有些诧异,他倒是没有想到,古歆提着箱子离开,只是去旅游。

他以为……

陆漫漫又说道,“发生了昨晚上的事情,女人都很难接受,所以我想着,给她几天自己处理的事情,让她出去一圈,你们之间也不会太过尴尬。”

“谢谢你漫漫。”翟安真的由衷的感谢着。

他其实也不知道,在发生了昨晚的事情后,他应该怎么去面对古歆。

“翟安。”陆漫漫叹了口气,“古歆的性格看上去大大咧咧,有时候又显得雄赳赳气昂昂,其实心里很脆弱,她习惯性的被保护,习惯性的需要得到依靠,我希望,你能够一直陪在她身边,就算是给她安全感也好,她不会一直无动于衷的!”

翟安笑了笑,“漫漫,我能够给她的都会给,但我不知道,她能够坚持多久。”

“你能够坚持多久,她就能够坚持多久,相信我。”

翟安又是这么一笑,选择了沉默。

陆漫漫也沉默了两秒,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所有,但现在,我觉得不太是时候。因为我并不觉得你现在应该知道,很多还未发生的那些血腥的事情。”

翟安实在不知道陆漫漫在说什么。

陆漫漫也觉得自己说得深沉了些,“就这样吧,我挂了。”

“嗯,拜拜。”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有些发神。

她想她或许唯一能够告诉自己离奇人生的人,只有翟安。

深呼吸。

她从自己办公椅上起来。

昨晚上古歆的举动让她真的整个人都像是疯了一般,很怕很怕,上一世的噩梦又重复在这一世,好在,没有发生按照剧情发生。

上一世,古歆在这个时候,早就将自己许给了翟奕。

身体早就有了,异样的变化。

如果今世是因为翟安,会不会,就扭转了!

她重重的谈了口气。

又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前期收购的克兰集团现在正在专业团队正在进行重组和改造,将会按照她的理念,定位为陆氏通讯业的高端品牌,目前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不需要她花太多的精力。

而这段时间陆氏的股票也在一路飙红,她其实显得有些空闲。

倒是综合部开始对外招聘高层,其中有两个岗位属于她的手下部门,所以应该会参与到招聘之中。

也大概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她处理着一些内部文件,看了看秘书室整理出来的一些她这个岗位的职责和目前正在发生的各个项目文件,一直到下班时刻。

陆漫漫伸了伸懒腰,离开办公椅,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外就是秘书室,秘书看着她下班,连忙站起来,一个秘书将她的包递给她,“陆总慢走。”

陆漫漫微点头。

岗位不一样,待遇自然就不一样。

陆漫漫离开陆氏大厦,秦傲依然很严肃认真的在开着车。

“秦傲,你平时都有些什么消遣?”陆漫漫突然开口问道。

她是觉得,人一稍微有点嫌的时候,就会关系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就是女人天生的,八卦本性。

“我?”秦傲似乎有些诧异,还是规矩的回答道,“下班没事儿的时候,有时候会陪着莫先生和叶先生喝酒,有时候会陪着莫先生打打拳击,其他没有什么消遣,我平时睡觉很早的,没有事儿的情况下,晚上不超过9点就会休息。”

这大概是职业保镖的习惯,睡眠一定要得到充分的保证。

陆漫漫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问道,“莫修远会打拳?”

“当然,打的很好。曾经还参加过地下拳击,得了冠军,我从来都打不过他。”说起来,秦傲似乎很是自豪。

“是吗?”

“嗯,莫先生会的东西很多,比如……”秦傲突然欲言又止。

陆漫漫最烦这种吊胃口的人了。

秦傲变得严肃了些,“莫太太你可以问莫先生,我不能多说的。”

陆慢慢翻白眼。

每次从这些人嘴里面,都逃不出什么好话出来!

车子到达莫修远别墅。

她下车,踩着高跟鞋回到别墅大厅。

大厅中,莫修远坐在客厅看电视,转头看着陆漫漫,嘴角一笑,“好久不见了,陆小姐。”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一派逍遥的模样。

她到现在才想起昨晚上莫修远说,他今天要回来的事情。

莫修远放下二郎腿,从沙发上站起来,突然走到陆慢慢的面前,“这么久不见,都不表示一下吗?”

“你就离开了一天而已。”

“对我而言,度日如年。”

“那你倒是不走啊!”陆漫漫瞪着他。

“你知道为夫,公务缠身。”

“去安抚尹兰旖,也算公务?”陆漫漫不屑。

莫修远耸肩,还是主动的拉起她的手,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

两个人很亲昵的依偎在一起。

陆漫漫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理所当然的能够接受莫修远的亲昵举动,还半点都没有排斥感。

“尹兰旖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治疗。”莫修远说。

陆漫漫一怔,有些不相信的问道,“真的神经失常了吗?”

“嗯。”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还是觉得,很诧异,“尹兰旖看上去不那么脆弱。”

“人不可貌相。”莫修远说,“很多看似坚强的人,一旦真的触碰到了她内心的那个点,就可能,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陆漫漫点头。

这点,她完全赞同。

她叹了口气,“不知道莫里斯会不会很难受。”

莫修远似乎是不太在乎,他说,“莫里斯会自己调整,他不是那么感情用事的人。”

但愿吧。

反正,她也不懂他们这一帮人了。

总觉得莫修远身边的人,都带着很是神秘的色彩。

两个人这么搂抱在一起,显得很自然,很亲昵。

王忠似乎是做好了晚饭,走出来,就看着他们如此亲密的模样,老脸又是一红。

红着说,“可以吃晚饭了。”

陆漫漫推开莫修远,被王忠这么尴尬的神色,弄得自己也尴尬了。

她从沙发上想起来。

莫修远似乎很喜欢看陆漫漫气呼呼的模样,心情很好的一起走向餐桌。

他们在一起晚饭的事情真的不多。

安静的饭席间。

莫修远突然给陆漫漫夹了一块红烧茄子。

陆漫漫看着他。

“我知道你爱吃。”莫修远很得意的一笑。

陆漫漫蹙眉。

他怎么知道。

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时间真的不多啊!

“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莫修远突然问她。

陆漫漫一时无言。

她不知道。

“算了。”莫修远似乎有些失落,自己夹了一块尖椒特板牛肉。

“你喜欢吃牛肉?”陆漫漫问她。

“原来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啊!”莫修远突然这么开心的一笑。

废话,做的这么明显,让人不知道都难。

两个人的饭局,陆漫漫觉得和莫修远在一起,有点拉低智商的成分。

但不得不说,因为有他,而变得温馨了很多。

晚饭之后,两个人相继上楼。

陆漫漫自若的走向自己的房间,却在刚要打开房门前,被莫修远给强势拉住了。

陆漫漫皱眉,“你做什么啊莫修远?”

“你说呢?陆小姐。”

陆漫漫有些紧张,看着他逼近的脸,连忙说着,“我的伤口还没好。”

“正好可以帮你检查一下。”

“莫修远!”陆漫漫气急败坏。

她都已经感觉到莫修远的大手,顺着她的身体轮廓在抚摸,一直抚摸。

先得暧昧无比。

“我等了很久了,陆小姐。”莫修远温的声音,在她耳边暧昧的响起。

而身体的反应,真的无比的明显。

陆漫漫整个人完全是紧张无比的看着防备着他,觉得这个男人真的会突然化身为狼。

“莫修远,你冷静点,别动。”陆漫漫抓着他的头发,身体紧绷无比,“你别突然就这么,这么,反应这么快,我有点紧张。给我点时间准备……”

“我们可以一边上床一边准备……”莫修远咬着她的耳朵,暧昧无比的说着。

“等等……”

她的房门突然被莫修远推开。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走进去。

陆漫漫突然猛地一下推开莫修远,将他的身体推出去,眼疾手快的准备拉过房门将他锁在门外,却在那一瞬间,莫修远将房门猛地一下桎梏住,因为力气太大,门直接就打在了陆漫漫的脸上。

然后……

世界都安静了。

陆漫漫这么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也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的鼻子和额头这路,开始滑稽的红了起来。

“莫修远,你个二货!”陆漫漫突然大叫。

眼泪猛地一下,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莫修远突然也有些不知所措,看着陆漫漫被捂着自己的鼻子,痛苦了的模样,这么呆了两秒,两秒之后,终究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得还很不受控制。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这厮,就是来祸害她的。

她捂着自己痛得要命的鼻子,眼泪根本就停不下来。

莫修远嘴角带着笑,说道,“放开鼻子我看看流鼻血了没有。”

“我要和你保持两米的距离!”陆漫漫不爽的说着。

莫修远笑得更好看了。

他拉过她的手臂,强势的让她的手放开了她的鼻子,然后观察了一番,用手捏了捏。

“痛?”陆漫漫眼泪更凶猛了,这个男人都没有轻重的吗?

“还好不是假的,要不然就该塌了了。”

“莫修远,现在的重点是关心我有没有整容吗?”

“当然不是,应该想想,怎么上床。”

“你!”

“陆小姐。还有5天你的生日,这是最后底线,否则,陆小姐……”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你应该知道,男人偶尔发情的时候,比较残暴。”

说完,嘴角嗯嗯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陆漫漫一边摸着子的鼻子,一边看着莫修远的背影。

真是气死了。

一回来就让她受伤。

这个男人就是天生和她犯冲的吧。

只是。

这么快就过生日了?!

24岁吗?

想着,自己好年轻。

记忆中,自己早就迈过了女人一直不喜欢迈过的30岁。

到头来,才24岁。

如此青春年华。

她第一次有了一种,真的抓住了青春的感觉。

只是。

什么叫做最后底线。

她咬唇,脸泛红。

其实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但就是在真的觉得莫修远攻击自己的时候,又会莫名奇妙的感觉到排斥,有些焦虑和担忧会不由自主的从心口处爬了出来,如果那次事故之后,身体没有受伤,也许她就大胆的真的和莫修远做了,冷静下来后,会不由自主的退缩……

上一世的教训太重。

而她,不敢轻易冒险!

今天小宅会将第一批月票中奖名单公布出来,亲们记得看公告哦!

么么哒。

5月11日—5月20日的活动又开始了!

亲们继续踊跃起来吧!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