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漫漫生日宴(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一早。

文城夏天的早晨,总是给人一种清晰又清爽的感觉。

陆漫漫洗漱完毕,化上淡妆出门。

昨晚上被莫修远那货的给狠狠的撞到了鼻子,到现在都觉得鼻子在痛,还在没有红了,她摸了摸,要真的是假的,指不定就真毁了。

她走出房间,往楼下走去。

不远处的玻璃早餐厅,莫修远非常优雅的坐在那里,在吃早饭。

吃得那个优雅。

看着陆漫漫下楼,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笑容,总是带着些意味深长的味道。

陆漫漫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她怎么就觉得这个男人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她气呼呼的坐在他对面,王忠恭敬的将早餐呈上。

莫修远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问道,“陆小姐昨晚睡得可好?”

陆漫漫又瞪了一眼莫修远。

“可惜,我睡的一点都不好。”莫修远说,笑着很好看的说着,“寂寞难耐。”

陆漫漫真的很想将手上的刀叉直接扔莫修远的嘴里,看他还敢不敢调戏她。

“鼻子怎么样?”莫修远突然又问道。

“你被人这么撞一下你试试!”说起,陆漫漫还是火大。

莫修远忍不住大笑,“没想到陆小姐这么记仇!”

所以,她受伤了还是她的不对了?!

莫修远心情似乎很好,他说,“昨天回来,无意看到了你的专访。应该是重播了。”

陆漫漫皱眉。

什么专访。

“你说我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来着?”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一怔,才响起前阵子的电视台访谈节目,其实那个节目出来后效果很好,据说当天晚上的收视率创下了那个节目的新高,同时现在的网络点击率也已经破了好多综艺类节目的记录,这是作为财经访谈节目中,根本就不可能打破的记录。

当时节目的总导演还专程打电话来感谢,说了很多客套话。

陆漫漫也没太在意,甚至连当时的直播也没有看,当然,后面的重播更没有看,她其实不太感兴趣这些,只想着,这个节目可以给她以及给陆氏带来化学效应就行了。

倒是莫修远。

他居然看了。

而关注的重点,和其他人永远都不在一个点上。

陆漫漫喝了一口牛奶,擦着嘴角,淡淡然的说道,“这种应付别人的谎言,你也会信。”

“我信了啊。”莫修远说得理所当然。

“……”

“就是信了。”莫修远一笑。

陆漫漫翻白眼,这人怎么能够自恋到这个地步。

她三两下吃完早餐,放下餐具,“我上班去了。”

“等等,我们一起。”

“你也上班?”

“嗯。”莫修远点头。

“你考上公务员了?”

“你对我关心确实太少了陆小姐,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开心。”莫修远说。

陆漫漫也觉得有些汗颜,“什么时候公布的?”

“昨天。”莫修远说,“所以本打算纪念一下的。”

“纪念?”陆漫漫诧异,瞬间就明白了莫修远说的纪念,分明就是,和她上床。

这货的纪念方式果真和常人不同。

她严肃了些,“那你赶紧吃啊,吃了赶紧出门,不能第一天上班就给领导不好的印象吧。”

莫修远无所谓的笑了笑,还是加快了他慢条斯理吃早餐的速度。

吃完早饭。

两个人一起出门。

莫修远一身西装革履。

陆漫漫每次都觉得,莫修远这个男人,什么样的衣服都能够hold住,穿上西装后,瞬间就会变得,成熟稳重还自带boss光环,她真得挺为莫修远的领导担忧,分明很容易抢了所有风头。

两个人都坐在秦傲的小车内。

陆漫漫直接说着,“先送你,第一天上班不要迟到了。”

莫修远也没有推脱。

车子就往文成的政府大楼开去。

“你分到什么部门?”陆漫漫开口询问。

“财务部门下的,经济规划部。”

“文赟现在是政治部下的,政务部。”陆漫漫自言自语道,“你们之间应该会有交集。到时候他肯定会为难你。”

“然后呢?”莫修远询问。

“还有什么然后,你自己注意就行了。毕竟文赟在政府机构混了这么久,他在文城的关系你自己也清楚得很,文赟的爷爷在文城的地位你也知道,驾驭文城市市长之上!文赟前段时间因为一些不好的丑闻导致他的升迁受到影响,我觉得,这段时期应该就会是他蠢蠢欲动的时候,小心他踩着你的尸体上去。”陆漫漫说得很严重。

莫修远却听得云淡风轻,他说,“谁踩着谁的尸体上去,还说不一定,陆小姐就这么看得起文赟?”

“只是提醒而已,听不听随便你。”

“听了。”莫修远点头,“总觉得你比我想的知道得还多。”

废话!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靠在政府大楼前,莫修远下车时,抱着陆漫漫一阵猛亲。

陆漫漫推都推不开,惹得小车内一直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秦傲的脸红了又红,然后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该留在车上,还是该下车,尴尬得要死。

莫修远似乎是亲够了,嘴角邪恶一笑,“拜拜,陆小姐。”

陆漫漫翻白眼,看着莫修远这么愉快的走进了政府大楼。

她的脸上也很红,很发烫,声音也变得小了些,对着秦傲说着,“去陆氏。”

“嗯。”秦傲开车,离开。

陆漫漫心里一个劲儿的想着,明天绝对不和这厮一起上班了。

恶狠狠的想着。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陆漫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陈琪琪恭敬的走进办公室,说道,“陆总,今天有一个陆氏的招聘现场,因为是高层的招聘,要求很高,报名的不会如平时招聘职员那么多,所以不用筛选,然后涉及到市场部的两个高层职务,一个是市场部A组市场总监总助,另外一个市场B组的市场副总监,综合部邀请您今天上午10点一同参加,你的意见将会成为这次市场部招聘的重要标准。”

“好,知道了。”陆漫漫点头,“10点的时候过来提醒我一声。”

“好的,今天暂时没有其他会议安排,目前也没有其他部门总监预约你过材料。”陈琪琪再次恭敬道。

“嗯。”陆漫漫点头。

“陆总想要喝什么饮料?”

“咖啡谢谢。”

“好的。”陈琪琪离开。

陆漫漫抬头看了一眼陈琪琪。

她现在秘书室的几个秘书都是以前做过秘书的,经验比较丰富,但过去过来,她还是觉得张翠比较得她心意,捉摸着那妞,下周应该差不多可以拖着一瘸一拐的身体来上班了。

这么想着,陆漫漫打开电脑,看陆氏近段时间的一个市场行情和股市情况。

陈琪琪将咖啡放在她办公桌上,安静地离开。

到了上午10点,敲门提醒她去招聘会现场。

陆漫漫走进招聘会议室。

陆氏一直秉承人和为贵的文新理念,所以在招聘会议室的设定也不是那么一本一眼化,招聘现场的房间不大,面前坐了综合部总经理,人力资源部总经理,还有就是她,市场总监,三个人,不会给应聘者太大压力,何况又是小办公室,面对面的坐着,显得不是那么凝重。

陆漫漫坐在位子上,翻阅着应聘的人员。

每一个都是高学历高资质且有着丰富经验在国内外重要企业担任过重任的高端人士,陆漫漫看着这些人,都觉得有些汗颜。

所以北夏国是真的从来都不缺乏人才。

她抬头,看着这是第3个应聘者,林初辰,名字有些女性化,却真的是的男人。

黑色西装,蓝色领带,头发比平头稍微长一点,晃眼觉得没有什么发型,却看得出来经过专业设计师的打造,现在在北夏国流传一句是,能够hold住平头的帅哥,才是真正的帅哥。

面前的男人,不说真的长得很帅,至少五官不是那么突出,可就是有着让人一眼就过目难忘的气质,穿上西装,也似乎能够看出他西装下的结实的肌肉,如此直直的坐在对面,感觉很有气场。

陆漫漫忍不住再次看看他的简介。

全世界最出名的高等院校哥企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毕业,曾任职过全球100强企业的奥伦比亚公司担任市场部总监助理,近几年获得世界优秀青年排名前200名,奥伦比亚公司在对他的简历评价很高,现在也不过30岁的年龄,对方公司对他的突然离开表示深深的惋惜。

耳边,是综合部总总经理和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的一些简单而不俗套的职场提问。

陆漫漫一边听着他们的一问一答,一边有些若有所思。

两个总经理似乎都问完了,在打分,看得出来对林初辰的印象很好。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询问道,“林先生你好,我是市场总监陆漫漫。”

林初辰看着她,没有刻意的讨好,很自然的说道,“久仰大名。”

“过奖。”陆漫漫也显得很淡定,“你要应聘的职位是市场部A组市场部总监助理的位置。”

“是的,您曾经的那个职位。”林初辰不卑不亢的说着。

陆漫漫抿唇。

看来,对陆氏做了功课的。

陆漫漫也不多说直言道,“对于奥伦比亚这个全球100强企业,发展潜力并不比陆氏差,而且你年轻轻轻已经发展到了市场总监助理的位置,看奥伦比亚公司对你的评价这么高,往上爬的可能应该是很大的。我相信你在奥伦比亚的发展会更加顺利,怎么突然想到,到陆氏来应聘。我看了一下你的出生城市,并不在文城,而是,南城人士?!”

“回国这是我在大学毕业后就一直想要的打算,不过父母觉得,我应该在国外历练一下,所以选择了现在国外打拼将近8年时间,插一句,我读书比较小,22岁就已经完成了哥企格大学的所有硕士学业,当然这在哥企格大学这个人才济济的高等学府不算什么,不过当时,我是以北夏国所有留学生最高的分数毕业的,至今没有北夏留学生打破我的学业记录。毕业后,相继选择了几家大公司应聘上班,最后留在了奥伦比亚从基层发展起来。我离开的时候我的上司几次找我留下来,我都拒绝了,原因只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回国。毕竟我是北夏国的人,至于为什么不留在南城,我想陆总应该知道,南城的经济发展比不上文城,我虽然回国,但不愿意屈就,陆氏是我在北夏国这么多企业中,最值得期待的一个企业。”林初辰说着,不紧张,也不傲慢,显得很是诚恳。而且应聘很有技巧的,一边云淡风轻的说着自己的能力,一边又不着痕迹的表扬着陆氏企业,看得出来是经验老道者。

林初辰不缓不急的继续说道,“何况,这段时间陆总您在商业上的爆发,让我很想在了解您到底是怎样一个商业奇才,同时也您手下上班,我觉得对我的人生规划是有好处的。”

拍马屁,也能够拍的让人这么苏醒。

陆漫漫嘴角一笑,“但愿有这个机会。”

林初辰会以笑容。

笑容不会显得亲切,但给人感觉很真诚。

陆漫漫将自己对这个人打了评分。

下一个。

一个一个。从上午十点,一直到下午四点。

陆漫漫真心觉得累。

但也不得不说,算是她第一次招聘人,也带着些新鲜感。

而这么多高逼格人才,陆漫漫倒真的只是对林初辰这个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她回到办公室。

秘书送上咖啡。

陆漫漫一边看着手上的一些事情和一些项目进度,一边喝着咖啡在缓解疲劳。

办公电话响起,她接通。

“漫漫。”

“爸?”

“嗯,晚上回家一起吃饭,叫上远修一起。”

“是什么特殊节日吗?”

“不是节日就不回家了吗?你这孩子真是!”陆子山有些责备的说着。

“爸,你说哪里话,我是怕万一错过你们什么节日,那不是罪过。”

“就你会说。今晚别加班了,早点回家。你妈在家等着的。”

“好。”

挂断电话,陆漫漫又拿起电话,给莫修远拨打。

“陆小姐,这么快就想我了?”

“……”陆漫漫翻白眼,“就是给你说一声,下班后我来接你,一起回我们陆家吃晚饭,我爸突然说要让我们回去一趟,我捉摸着肯定是我妈想我回家了,你晚上没什么安排吧。”

“暂时没有。”

“那就说定了,我等会儿来接你。”

“等你。”莫修远说得暧昧无比。

陆漫漫听着起皮疙瘩都起了一地。

这货,在那么严肃的地方上班,还说这种不正经的话。

她眼眸微动,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伸懒腰。

是真的觉得有点累的。

她活动筋骨,让秘书进来。

秘书看着陆漫漫的模样,没有忍住笑了一下。

以前一直觉得陆总是严肃的,有时候也会这么逗逼,瞬间觉得亲切了很多。

陆漫漫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对着陈琪琪说道,“今天的招聘会情况,让人力资源部那边传一份给我看看,然后我桌子上有一份关于这段时间各个项目进度的情况分析,你按照我的进度,对各个部门总监说一声,下周一开始例会汇报。一个人的时间控制在半个小时,不要说其他,重点就说进度和困难。”

“好的陆总。”陈琪琪连忙点头。

陆漫漫似乎是将身体活动完了,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快下班了,她说,“不用加班整理,明天上午之前发出来就行了。”

“是的。”

“最后给你说一声,现在张翠不在,秘书室的其他职员可能对我不太了解,我这个人比较随性,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会在某一个我觉得比较重要的环节,需要不分昼夜的加班的,你们作为我的秘书,肯定得配合我的作息。平时在我没有提前说的情况下,你们都可以准时上下班,一旦加班,希望不要有任何排斥。而加班的加班费,我会让人力那边给你们核算。”

“好的,陆总,我等会儿就去通知他们。”

“嗯。出去吧。”

“是。”

陆漫漫关上电脑,出门。

走过秘书室,秘书地上她的包,显得很是恭敬。

陆漫漫走下楼,秦傲已经在门口等候,她坐进后座,“去政府大楼。”

“好的。”

陆漫漫看着还依然晴朗的天空,文城的夏天,夜晚黑得越来越晚。

她到达政府办公大楼。

大楼前,陆漫漫等了一会儿,好一会儿,莫修远才和一个女职员一起,从办公楼出来,两个人走在一起的画面,让陆漫漫觉得有些不爽,虽然看得出来莫修远没有和那个女职员怎么主动,但女职员很明显的,非常活泼的一边笑着一边和他说这话,完全是,自来熟的那种。

她就这么看着莫修远走过来。

女职员还一直跟着他。

陆漫漫突然打开车门,下车,然后自然的上前主动的接过莫修远手上的公文包,很亲昵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下班了?”

笑盈盈的模样,分明就是一派贤妻良母的样子。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也显得特别的自然,将她楼抱在怀里,说着,“嗯,下班了。”

女职员看着他们亲密互动的模样,两岁有些微微的尴尬。

“哦,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办公室的美女同事,林薇。”莫修远说,“这是我老婆,陆漫漫。”

“你好林小姐。”

“你好,莫太太。”林薇连忙上前握手。

陆漫漫显得无比友好的说着,“我们家阿修第一天上班,还请你多关照。”

“会的会的。不过远修很聪明,第一天上班,办公室的同事都很喜欢他。”林薇连忙说着。

陆漫漫笑了笑,对着莫修远很是亲昵的问道,“真的吗?你人气这么高?”

莫修远耸肩,一笑。

表示默认。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那货,就是自信心太膨胀了。

她当然也不会当众拆穿,还表现的无比的崇拜。

莫修远似乎很享受陆慢慢的崇拜,笑得更加好看了。

林薇看着他们两夫妻的样子,又明显的郎才女貌,陆漫漫的美丽完全是甩自己几条街了,自己还有点遐想也真是觉得还有些不自量力,连忙客套的打了个招呼,先走了。

陆漫漫看着林薇的背影,得意的一笑。

莫修远就喜欢陆漫漫在他身上的这些小动作。

两个人亲密的准备上车离开。

陆漫漫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不远处,她看到了文赟。

文赟似乎也看到了她。

眼神并不是那么友好。

陆漫漫抿唇。

莫修远这个时候却故意的将她楼抱得更紧,还低头无比暧昧的在她耳边说道,“他长得比我帅吗?”

陆漫漫被他热气的嘴唇弄得心里一痒,扭动着身体,分明是在排斥,看上去却是在打情骂俏。

文赟的脸色更更难看了些,他狠狠的坐进突然停靠在他面前的轿车内,然后离开。

莫修远和陆漫漫也回到了座位上。

陆漫漫瞪着莫修远。

莫修远瞪着陆漫漫。

好久。

陆漫漫终究忍不住说道,“第一天上班,看你还一脸春风得意吗?!”

莫修远笑了笑,“陆小姐还真是个醋坛子。”

“谁说我吃醋了。”

“你撒谎总是会脸红的,陆小姐,你不知道吗?”

“有吗?”陆漫漫猛地摸着自己的脸颊。

莫修远一脸奸诈的笑。

分明,是故意在耍她。

陆漫漫火气很大,“幼稚!”

莫修远长臂一览,将她一下子搂进怀抱里,“别离我这么远,我喜欢你靠在我身上。”

“可是我不喜欢。”

“又在口是心非了。”

“你怎么就能够这么自恋!”

莫修远耸肩。

谁知道。

两个人这么吵吵闹闹的回到陆家别墅。

意外的,别墅中除了陆子山和何秀雯,陆家大院的人也来了,包括陆勤政以及陆子川一家人,当然,除了还在病床上躺着的,如植物人一般的陆轩然。

陆轩然成为植物人之后,其实对陆子川一家人打击还是很大的。

听说是兰小君几乎每天都会去医院,每天都会去陪陆轩然很长一段时间,就盼望着,会不会有奇迹的出现!

陆漫漫自然的望着莫修远的手臂,对着陆家大院的人,还是礼貌的一一叫着。

莫修远也显得很是礼貌。

倒是陆勤政,还是那么一脸不屑。

而唯一给他们回应的,倒是陆嫣然,陆嫣然显得很友好,笑着叫着“堂姐,堂姐夫”。

陆漫漫微点头,带着莫修远走向何秀雯,坐在何秀雯的身边,显得亲昵无比,“妈,这么久没有看到我,是不是想我了?我就知道你想我了。”

“你这孩子。”何秀雯无奈,却满脸宠溺,“是,想你得很,所以这不叫你回家陪我吃饭。反正我不主动给你打电话,你是怎么都不会想到我的。”

“谁说的,我是忙,爸知道的,公司事情那么多。”

“反正救你借口多。”何秀雯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额头,笑着说道。

两母女的感情看上去很深,互动真的很让人嫉妒。

陆嫣然就嫉妒了。

她现在也坐在兰小君的身边,但是她基本上不敢主动的去亲近兰小君,从小虽说不会怎么的对她打骂,但明显可以感觉得到,兰小君对她的生疏,所有一切的教育,嘘寒问暖,精力统统,全部都放在了他哥陆轩然的身上,她几乎就跟透明人一样的在家里生活着,前段时间陆轩然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她以为她能够得到父母和爷爷的另眼相看,却没想到,他们还是当她不存在一般,几乎不过问她任何事情,而她母亲,每天还会花很长的时间去陪陆轩然,就算是陪着那个不会动的陆轩然,也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这么多年,她其实是有些恨的。

但因为从小胆小怕事,觉得自己又没有多少能耐,所以不敢兴风起浪,只能这么在家憋屈着。

但是现在……

现在。

她有文赟哥哥了,而且她还怀了文赟哥哥的孩子,虽然现在还没有名分,但是母以子贵,她只要生下来的是儿子,以后一定可以耀武扬威的!

眼眸一紧,陆嫣然邪恶的表情一闪而过。

“对了,今天爷爷和二叔二婶们,怎么突然有空到家里来坐坐?”陆漫漫现在说话,又注意了些。

免得又被陆勤政故意挑弄是非。

她其实真的不怕和这家人斗什么,她只是不想当着她母亲的面,让她母亲不好相处。

她母亲其实一直都想着,和陆家大院的人和平相处的。

“听说你快过生日了,所以过来问问,你准备怎么过?”陆勤政说,说出来的话,让陆漫漫都觉得有些惊讶。

快24岁了,从来没有从陆勤政口中说出来,她生日的话语。

倒是每一年陆轩然过生,都是兴师动众的,就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宝贝孙子似的。

“每年都过,我想着简简单单就行了,家里人吃个饭就好。”

“那怎么行!以前你还是待字闺中,低调点对你名声也好。但是现在你嫁人了,又在陆氏担当重任,不庆祝一下,别人还以为我们陆家小家子气。”陆勤政说,“我都想好了,你过生的时候,就到陆家大院来大办一场,大院也很久没有热闹过了。”

陆漫漫微皱眉。

她过生日,为什么要去陆家大院?!

转念,很快又想通。

陆勤政大概是觉得,他在陆家的地位越来越低,陆家大院也好久没有人问津了,这次接着陆漫漫的生日在陆家大院热闹一下,提升自己的在文城的曝光率以及对外人宣布自己在陆家的地位,这样的如意算盘,倒是真的很会大!

毕竟,如果陆勤政真的和陆氏两断了,其他大官人士,大概也没有多少人再给他多大的面子,他想要做什么事情,两个人都找不到帮忙,说出去,丢人的是自己。

陆勤政的心思,倒是真的不难猜。

反正她也没有想过,在陆氏没有在陆家大院人的手上时,陆家大院的人,也不会这么消停下去

她想了想,“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在哪里过生日都是过生日,只不过大办一场意思,我不太明白爷爷指的的是?”

“当然是能够请的人都要请过来,四大家族的人肯定不能少,还有文家人……”

“爷爷,我过生日,牵扯到文家人,倒并不觉得多好吧。”

“说什么话!我们和文家的世交关系,就因为你悔婚说断就断了,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文家人没你想的那么小气,文赟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卑鄙。文赟之前还单独来看过我,对我很是尊重,说什么把你还是当朋友,会好好祝福你。你这么小人之心,能不能大气一点!”陆勤政声音有些大的说着,对陆漫漫满口的讽刺。

陆漫漫沉默着,似乎是在调整情绪。

文赟倒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什么话在他嘴里是不是都是理所当然的!

“爷爷。”莫修远突然开口道,“俗化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文赟说把漫漫当朋友,可没有做一件把她当朋友的事情。你这么大岁数了,应该比我们小辈的世面见得多,怎么就因为几句话,就觉得文赟是个好人了?犯人到死了那个一刻,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坏人的!”

“莫修远!长辈说话,你擦什么嘴,一点家教都没有,现在居然还考上了公务员,你爸给了多少钱去贿赂市政厅的人?”陆勤政怒火冲天,说得口无遮拦。

莫修远倒是很淡定的笑着,“爷爷,因为你是长辈,我肯定得尊重你。但法律是不会因为你倚老卖老就能够原谅你的,诽谤也是会负法律责任的。”

“莫修远!”陆勤政被莫修远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莫修远倒是淡定无比,“漫漫的生日宴会,我都想过了,爷爷刚刚也说了,漫漫已嫁为人妇。如果第一次生日选择在陆家过,那倒是真的觉得我们莫家小气,亏待了漫漫,这样才会真的被人看了笑话。所以我都和我父母商量好了,漫漫的24岁生日就在我们莫家别墅举行,今天正好也和漫漫回来,就是为了通知各位。”

陆勤政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他本来就是为了显摆一下自己,表示自己在陆氏的绝对地位,所以才会叫陆漫漫回大院去办生日,无形中让人知道陆漫漫对他的尊重,毕竟陆漫漫现在风头正好,用她来提升自己的身份再好不过。

现在。

因为莫修远的一席话,让他没有反驳之地。

北夏国的传统规矩就是,女方嫁给男方之后,以男方为大。

女人虽然已经开始自立自强,但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还在。

莫修远似乎也没有想过等到陆勤政的回复,转头对着陆子山说着,“爸,你作为一家之主,你看看这样的安排妥当不?如果有什么你觉得不妥的地方,我可以回家和我父母商量。”

莫修远对陆子山的尊重,让陆勤政整个人又有些冒火了。

分明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才是陆家的老爷子!

陆子山这个时候也似乎是故意忽视陆勤政,说道,“漫漫既然嫁给了你们家,就是你们的家的人,有什么安排你们安排了就是,我也相信你爸能够安排好。”

“那就这样定了,这周六晚上,慢慢的生日派对在莫家别墅举行,到时候我们会以莫家的名义邀请四大家族的人来参加。刚刚爷爷执意说要邀请文家人,我其实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当,我们莫家也会主动邀请,至于文家人有没有那份魄力来参加,就看文家人了。”莫修远说得很识大体,也考虑得很周全。

陆勤政狠狠的哼了一声。

莫修远拉着漫漫,声音温柔了些,“没有意见吧。”

陆漫漫嘴角一笑,“嗯,都听你的安排就是。”

莫修远将陆漫漫顺势的怀抱里,显得无比的亲昵。

陆子山和何秀雯都是很欣慰的笑着,倒是陆家大院的人,脸色没一个好的。

似乎每个人都巴不得陆漫漫过得越不好,他们越开心。

本以为陆谩骂突然嫁给莫修远会看她笑话,现在这么看来,陆漫漫和莫修远的感情倒是好得很。

陆嫣然也觉得很不是滋味。

陆漫漫怎么可以,没有文赟哥哥,还能够这么幸福!

她分明应该很爱文赟哥哥才是!

文赟哥哥才是世界上,最会的深爱的男人!

一房间的人各怀心思。

佣人出来说开饭了,才似乎将满室的尴尬打破,走向饭厅吃饭。

晚饭吃得不温不热。

反正大家关系都不太好,也没有谁会刻意的套近乎。

吃过晚饭之后,陆家大院的人就离开了,似乎是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走得有些气呼呼。

陆漫漫看着他们的背影,转头对着陆子山说着,“爸,爷爷他们一家,真的不能一直放任。”

“漫漫,爸心里有谱。”

“嗯。”陆漫漫也不多说。

毕竟是她父亲的父亲,她也没有太多资格去评长论短。

陆子山叹了叹气,“本来今天叫你回来也是说你过生日的事情,没想到你爷爷他们突然就来了,说也是商量你过生日的事情,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简单点,从你们结婚后,我们两家人也没有好好聚过,就想着两家人吃个饭,在莫家在这里都行,两家人简单给漫漫庆祝一下就行了,漫漫也不是喜欢兴师动众的人,就没想到,你爷爷非要说大办一场,还得去陆家别墅,我实在不好拒绝,好在修远聪明,给这么说了过去。”

“嗯。我也不想回去过生日,爷爷就是为了巴上我们陆家的名气。爷爷现在关系网越大,面子越大,对我们其实越不好,毕竟爷爷的不是为了帮我们。所以有时候,得这么打压打压他的气焰。”陆漫漫直白道。

陆子山很认可的点头。

“明天我回家给我父母说一声,他们会很乐意,慢慢的生日在家里举行的。”莫修远说道。

意味着,刚刚莫修远所谓的,给父母商量过,看来是他的一时兴起想到的。

陆漫漫真的觉得莫修远的反应能力,比一般人快很多。

总是能够这么不动声色的,将很多难题化解。

“嗯。”陆子山点头,又家常的问道,“修远,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如何?”

“挺好的。”莫修远说,“还算适应。”

“你想要往仕途发展我也很支持,以后有什么需要爸帮忙的,别客气。”

“谢谢爸爸,我不会客气的。”莫修远恭敬道。

“嗯,那就好,其实像我们这种家族产业,能够有一个人往政府发展,对我们企业也是一个保护。”陆子山说,“你加油!”

“会的!”

陆子山拍了拍莫修远的肩膀,似乎在给予支持。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陆子山和莫修远的一些简单互动,这是上辈子,她爸和文赟从来没有过的。

文赟虽然依然尊重他们两老,但无形中就是给了一种,他们陆家根本就没办法帮他什么的清高,这让陆子山自然而然,和文赟的关系,显得很是疏远。

月票的亲们很棒。

加油加油。

现在公布获奖名单,亲们记得进群(看评论区)找管理爵爷。

中奖会员名单如下:

并列第一名:叹情问情、姓丁的猴子,11票,获得小宅亲笔签名+寄语《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上册2本,且下册2本出版上市后,第一时间免费赠送,同时赠送个性化定制恩很宅相关作品日历一本

第三名熙可爱,8票,小宅亲笔签名+寄语《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上册2本,同时赠送个性化定制恩很宅相关作品日历一本

并列第四名悠然若水1、大大,7票,获得个性化定制恩很宅相关作品日历一本,同时赠送333潇湘币第六名yanghui1012,5票,获得个性化定制恩很宅相关作品日历一本,同时赠送333潇湘币

……

请第三—第六评论留言先领取潇湘币。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