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漫漫生日宴(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家别墅。

一家人和和乐乐的谈着些工作和生活的话题,显得很家常。

陆漫漫突然有些恍惚,总是会无意识的和上一世的自己做对比。

上一世,一心盼着为文赟做点什么,所以总是忽视了对父母的付出,那个时候,自己所有的生活安排,全部都建立在文赟的基础上,就连什么时候回家,也得看文赟的时间,而文赟大多有空的时间,宁愿选择回文家。

她其实有些内疚,为自己上一世的自私和不孝。

老天爷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真的很感激,除了为上一世子的不甘报复以外,还有弥补对自己重要人的亏欠。

她转头,看着他父亲和莫修远一直在不咸不淡的说话,眼眸从她父亲的身上,转移到莫修远的身上。

她不知道莫修远可不可以归结为上一世自己亏欠的人,大概是不能算的,但她觉得,既然这一世这么的重逢,她不想让这一世,也留下任何遗憾。

“对了漫漫。”陆子山突然开口。

陆漫漫拉回自己的意识。

陆子山说,“今天的招聘如何?有没有什么人你觉得还算好的?”

“林初辰不错,我对他印象很深。是哥企格硕士留学,然后在奥伦比亚工作做过市场总监助理,今年也不过30岁,能力方面是不容置疑的,且没有自持清高,感觉很真诚。”陆漫漫说,又补充道,“南城人士,未婚。”

“林初辰我今天也无意的听岳南提起过,说是这次应聘中比较出色的。爸就是提醒你一句,既然是招募市场部的高层,也就是你之后的手下,选择得力的,对你帮助很大。对管理而言,培养好手下的能力壮大自己的团队,比你自身的能力,在商场上更有竞争力,并且不会太累。”陆子山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爸从来没想过,让你这么累的去工作。”

“爸,工作的事情是我自愿的,而且我觉得很有成就感,也很有幸福感,你就别瞎操心我了,有个心,还不如多陪陪妈,到处旅游什么的,公司的事情,我会尽我所能。”

“我说漫漫。”何秀雯突然开口道,“我现在还没有孤独到非要你爸陪着,妈还是那句话,别一心的就投入在工作之中,早点和修远生个孩子,女人早点生孩子才好,别拖得一把岁数了成为高龄产妇,对大人和孩子都不好!”

陆漫漫抿了抿唇,每次她妈都离不开生孩子的话题。

何秀雯看她沉默,转头又对着莫修远说道,“修远,年轻人要奋斗事业妈从来不阻止,但生孩子也是人生大事儿,也应该排在你们的生活前列。”

“妈,我回头劝劝漫漫。”莫修远笑得无比好看。

陆漫漫瞪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当没有看到的说着,“其实我也很想早点有一个我和漫漫的孩子。”

“真的?”何秀雯有些激动。

莫修远肯定的点头,“嗯。生个女儿最好,像漫漫就行。”

“第一胎得生个儿子。”何秀雯连忙说着,“这样,第二胎生个女儿,才不会让女儿失了宠。而且哥哥还可以保护妹妹。”

“那也挺好。”莫修远附和着点头。

陆漫漫直接是无语的。

她第一胎都没有考虑,怎么又开始了第二胎。

按照她妈的意思,她得生个足球队了?!

她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连忙说着,“爸,妈,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就和阿修先回去了。”

“一说到生孩子你就说走,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啊。”何秀雯有些不悦。

“妈,是真的很晚了,你也该早点睡美容觉了,要不然皮肤该不好了。”

何秀雯瞪了瞪自己的女儿,带着些宠溺的责备道,“你这孩子!但是漫漫,妈妈说生孩子的事情,可没有半点玩笑,你回去好好和修远商量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陆漫漫不耐烦的应付着,拉着莫修远从沙发上起来,“走了。”

莫修远笑着搂着陆漫漫一起,和陆子山以及何秀雯打着招呼,然后离开。

两个人坐在秦傲的小车内。

莫修远就这么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被莫修远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瞪着他,“你做什么这么看我?”

“我在想生个儿子如果像你,会不必太女性化。”

“谁说生儿子就一定要像我了?”陆漫漫不悦。

何况,她什么时候说过要生了。

“因为我想我的孩子都像你。”莫修远说得直白,“这样……”

欲言又止的话语。

陆漫漫皱眉,“这样什么?”

“等你生了再告诉你。”

“莫修远,我现在不会生孩子!”陆漫漫很肯定。

别以为故弄玄虚就可以让她心甘情愿的生孩子。

“再说,我们不是形婚吗?形婚要什么孩子……”陆漫漫越说,越觉得自己好像没了底气。

原本根深蒂固的觉得他们的婚姻就是为了各自利益。

到现在莫修远的一点点攻克。

她也不知道他在和她的相处中,怎么攻克的,但就是随着他们相处的时间越长,形婚这个词在她的潜意识里面,越淡。

对于陆漫漫说得那般不肯定的语气,莫修远只是笑了一下。

然后,似乎有些沉默。

陆漫漫很多时候不知道莫修远在想什么,在一个说不出来的某一瞬间,他就会莫名的变得疏远,甚至不容易亲近,而很多时候,她又恍惚觉得,莫修远这个男人其实很真诚的在和她过日子。

她偶尔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有多重人格,否则,怎么总是给她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车内的安静,让陆漫漫将头转向了窗外。

车窗外,夜晚的文城灯火阑珊。

文城的发展确实离不开文家人这么多年的呕心沥血,作为北夏国经济最繁荣的城市,文家人一直很自豪自己的成就,太过自豪,渐渐就觉得自己有那个能力,发展更多,得到更多。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报复文家人的契机。

而她,不希望放弃一点点可能,却会全神贯注。

所以她真的没有考虑过所谓孩子的问题,她总觉得,她需要给孩子一个稳定的孕育和出生及成长环境,而这个环境,前提一定要是,文家人灭亡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的身心才会关注在,其他事情上。

她喉咙微动,突然有些隐忍的情绪。

上一世,自己为了怀孕,为了生下文赟的孩子,吃尽各种苦头,而到最后那一刻,她以为她怀上了文赟的孩子,兴奋之余,却听到文赟说,陆漫漫,我常年给你下药,你居然能怀上孩子?!

每想到此,她都恨得刺骨。

那个在她肚子里面还未成型的孩子,就随着她的死亡而消失。

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文赟狠烈到这个地步,冷血到这么残忍!

“想什么?”莫修远突然将她抱进怀抱里,“身体都在发抖。”

陆漫漫一怔,就这么感觉到自己躺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很多时候她以为莫修远已经没有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时,而他总是能够看到她一点一点的情绪变化。

而她此刻,真的觉得从内到外的冰凉,凉意让她很需要温度。

她转身将自己的头埋在莫修远的胸膛上,很主动抱着他。

莫修远眼眸微动,似乎感觉到陆漫漫异样的情绪,声音柔了些,“别净想些不开心的事情,想想以后。”

陆漫漫点头,难得的温顺。

莫修远将她搂抱着,眼眸有些深邃的看着窗外,说道,“而我,会给你一个幸福的,以后。”

陆漫漫抱着莫修远似乎更紧了些。

这个男人很少会说一些很认真的事情,但这句话,她觉得,他是认真的在给她承诺。

很容易让人,信服。

莫修远的话,总是带着一种不能形容的说服力,让人不能去反驳或者怀疑。

她说,“莫修远,我希望我的以后,真的有你。”

“傻瓜。”莫修远宠溺一笑。

那个“傻瓜”,是在说,“当然”的意思吗?!

……

距离陆漫漫生日还有4天。

陆漫漫这几天不算太忙,而最大的事情就是关于市场部高层应聘的事情。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看着陈琪琪拿进来的应聘考核结果评定,不出她的意料,林初辰以最高的应聘成绩远远胜出,成为了市场部A组总监总助,而陆漫漫其实对他有更好的规划,市场部A组总监章显德的能力根本无能担任此重任,她在培养自己的能人,一方面巩固自己和见你自己的团队和心腹,另一方面,自然是想让陆氏发展得更好。

她看了看入职时间。

入职时间在下周一。

下周一正好,开一个市场部会议,将工作进行分配。

她放下考评结果,打开电脑,将自己接下来的一些计划和规划进行梳理。

正处理着公事。

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漫漫,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那边传来古歆有些高昂的声音,分明已经听不出来,这妞原本要死要活的悲伤情绪,这也就才过2、3天而已,这么快就恢复了元气?!

这个女人的治愈能力,果然是不容小窥的!

“没什么特别需要。”陆漫漫一向不喜欢去在乎什么生日礼物。

“我送你一套情趣内衣吧!”古歆笑得邪恶。

陆漫漫翻白眼。

那一刻似乎突然想起了莫修远说的话。

说什么,最迟等到她生日。

她咬唇,莫名有点紧张,还有些羞红。

古歆似乎听到陆漫漫没有了反应,又主动说着,“就这么说定了,我正好在国外逛情趣店,发现里面的东西比国内的丰富多了,什么都有。还有很多新奇玩意儿。话说漫漫,你家莫修远什么尺寸啊,我给你买点好东西回来!”

“什么什么尺寸?”陆漫漫一时有些恍惚。

“别给我装清纯了!”古歆邪恶无比。

陆漫漫瞬间明白,“我说古歆,你一个女人,逛什么情趣店?!以前在文城也经常逛了?”

古歆说得有些小声,毕竟是女人,多少也会有点不好意思,“也就是好奇情趣店都是卖的些什么,就偷偷的和我那些酒肉朋友去逛过,去了你会知道,里面的东西会颠覆你的人生,反正我当时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就觉得原来我他妈的,知识面好狭窄!原来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我们根本想都想象不到!”

陆漫漫真的觉得古歆,确实没心没肺的。

“那你买回来,留着和翟安玩吧,我不需要!”陆漫漫直白,不打算和这个女人纠缠。

一听到翟安的名字,古歆整个人似乎就焉气了,她不悦的说着,“你别打击我的激情好不好,我出来是为了散心的。”

“但是你也总得回来,你准备在外面浪一辈子了?”

“反正你现在别给我提那两个字,会很严重的影响我的心情,我现在都在避免自己去回忆那晚上的经过。”古歆说着,“每回忆一次,就质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被上帝那老头给玩了一遍!”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生日礼物就不需要了,我过生日那天,你早点回来就行了。”

“嗯,我会赶在之前的一个晚上回来的。对了,你会举办party什么的吧?”

“别太期待,在莫修远父母家的别墅举行。”

“你就不能开一个就只是年轻人的party吗?每次都觉得,你的人生被束缚得很厉害。”古歆对她的生活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陆漫漫唇瓣动了动,“嗯,所以我希望你的人生可以潇洒一点。”

古歆一怔,即使没有反应来太多深沉的含义,但就是觉得,很感动。

“我还有点事情要忙,你早点回来。”

“哦。”

陆漫漫挂断电话。

被古歆这么一说,她其实才真的恍惚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被束缚得很厉害。

她总是会考虑很多事情,总是不敢放纵自己,做任何事情都会考虑很多,会产生的后果及一系列连带的效应,文赟以前总说,漫漫你是一个好严谨的女人,我好佩服。

所以才会觉得她的死板和无趣。

而现在,她就连和莫修远的上床,也会瞻前顾后。

从来不会有一分钟的冲动。

就算有那分钟的冲动,到下一分钟,也会清醒。

她就是这么一个自律的人。

亦或者,叫做自虐。

而她似乎没办法改变自己的性格。

紧抿着唇瓣,陆漫漫投入工作之中。

到下班时刻,陆漫漫接到莫修远的电话,说是晚上回一趟莫家别墅,回家最后商量一下,她生日宴的一些细节。

她也没有拒绝,很多时候就算不喜欢一个地方不愿意去做一件事情,也会为了考虑别人的感受而习惯性的去将就,而且,回莫家是商量自己生日的事情,她也没有你有拒绝。

她坐着秦傲的车,去政府大楼接莫修远。

莫修远每天开始上班,陆漫漫反而有些不习惯,每次看他如此西装革履的模样,想象着上一世他步入政坛后也是这样……那个时候为什么就不觉得莫修远这么帅?!

难道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可古歆也说了,莫修远长得比文赟帅。

莫修远打开车门,坐进去。

因为有些热,莫修远一上车就把西装脱掉,领导脱掉,衬衣解开几颗。

陆漫漫觉得这么不羁的莫修远,似乎更帅了。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眼神,“你在看什么?”

陆漫漫转眸,“偏不告诉你。”

“知道欲擒故众了。有进步。”莫修远点评。

陆漫漫瘪嘴。

车子载着他们,很快到达莫家别墅。

结婚后,第二次回到这里,陆漫漫对这个地方的排斥,刚开始是因为自己不想过深的参与莫修远的生活,现在是因为,莫璃那女人,她是真的怕了那个小婊砸,觉得真有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而且还不像尹兰旖那么,明着来。

玩阴的,最是防不胜防。

莫修远牵着她的手,往莫家大厅走去。

一边走一边说着,“莫璃因为上次的事情,不会对你怎么样,她心思很重,不会意气用事。所以坦然点。”

陆漫漫瞪着莫修远,狠狠地说着,“你也知道你妹妹心思重了?”

莫修远一笑。

笑着说,“我谁不知道?!”

“自大狂。”

莫修远拉着陆漫漫走进大厅。

大厅中,姜雨烟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漫漫,你回来了。”

显得很是亲热。

陆漫漫也连忙上前拉着姜雨烟的手,甜甜的喊着,“妈妈。”

“上了一天的班,肯定累了,赶紧坐下来休息。”

陆漫漫微笑着接受姜雨烟的热情。

她转眸,看着坐在沙发上角落,还是那么小小一个人的莫璃,然后也看到了莫昆以及莫里斯。

她其实不知道,尹兰旖出事,对莫里斯而言,到底会怎样。

“漫漫,这次叫你和阿修回来,就是说你生日的事情。我听阿修说你建议在我们家来举行party,我和你爸都很高兴,就是不知道我们弄的,你会不会满意。”姜雨烟直奔主题。

“妈,我不是太计较这些的,我觉得生日聚会就是大家热闹热闹就行了,其实每年都在过,我原本以为就是你们和我父母吃饭庆祝就行了,不过我爷爷那边非要说隆重一些,我们也抵不过他老人家,还让爸妈费心了。”

“哪里的话,妈是巴不得你过来过生日。家里面就是要这么时不时的热闹一下才行。”姜雨烟连忙说着。

“那妈妈,你么想要用什么方式做这个生日party都可以,我都没有什么意见,一切都听妈妈的就行。”陆漫漫也表明自己的态度。

姜雨烟看着陆漫漫这么好讲究,说话也很有分寸,不禁对她又是好感了很多,“那妈就按照妈的意思做了。”

“谢谢妈。”

“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姜雨烟一直兴致很高,似乎是对家里面有一个这样的生日会而显得很激动。

其实人到了一定岁数后,就喜欢热热闹闹。

姜雨烟又拉着陆漫漫说了会儿话,佣人过来请他们去客厅吃饭。

姜雨烟似乎一直很兴奋,吃饭的途中也不枉聊着生日会的事情,陆漫漫显得很有耐心的,一直和姜雨烟讨论着,偶尔也会看一两眼莫璃。

她只是真怕这女人嫉妒姜雨烟对她的过于关心,而导致,自己又受到莫名其妙的伤害。

不过说真的。

莫璃小小年龄,又不出生社会,每天都待在家里,能够有这份城府她真的觉得很是诧异。

整个从她到这里,莫璃表现出来的都是恬静而乖巧,一般人绝对料想不到,她的杀伤力完全是开外挂的!

吃过晚饭,一家人又坐在客厅看电视。

陆漫漫因为莫昆和姜雨烟的热情,吃得有些撑,她觉得胃里面有些不舒服,就去后花园走走,而此刻,莫昆和莫修远去书房似乎在说事情,陆慢慢总觉得莫昆和莫修远的相处模式,实在不太想父子间的相处。

她走在后花园里。

想起那条被莫璃弄死的小狗,心里还一阵寒颤。

莫璃这个女人,到底是用什么做出来的,能够偏执到这种程度?!

她默默地走着,走向露天亭,停了停。

身后,有一个脚步,她转头,看着莫里斯,看着他似乎也在饭后运动,然后两个人巧遇。

莫里斯对她很是尊敬,“大嫂。”

“嗯。”陆漫漫点了点头。

“你散步吗?”莫里斯似乎是没话在找话说。

陆漫漫却显得直接了些,“对于尹兰旖的事情,你会不会埋怨我?”

莫里斯一顿,随即一笑,“当然不会,那是她自取灭亡,没有谁能够帮得了她。”

“我其实一直不知道莫修远的世界,当然,你和他一个阵营的,我自然也不知道你的世界,我总觉得,你在故意的把你自己的事情看得很开,然后总是想着,不去计较。”陆漫漫说,看着他很认真的说着,“阿斯,我不是想要从你口中打听出来什么,我只是很好奇,对你而言,什么比较重要?”

莫里斯看着陆漫漫,其实是一直很恭敬。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最重要。大概,大哥觉得什么最重要,对我而言,就什么最重要!”

陆漫漫看着莫里斯,这货不是在给她打太极吗?!

莫里斯微微一笑,“大嫂,大哥其实很喜欢你。”

“嗯?”陆漫漫扬眉。

她恍惚也记得尹兰旖之前给她说过,说莫里斯说的,莫修远喜欢她很久了。

她突然开口道,“你说,莫修远喜欢我很久了?”

莫里斯耸肩,“我猜的。”

陆漫漫皱眉。

莫里斯笑着说,“嗯,猜的。”

陆漫漫真的觉得,她不能从莫修远身边的任何人口中,套出点什么话出来。

她就是很奇怪。

很奇怪。

为什么莫里斯好像,什么都会听莫修远的,就连自己的感情,也会因为莫修远而变得隐忍和不在乎。

而她真的觉得莫里斯喜欢尹兰旖。

而莫里斯却并没有因为尹兰旖,和莫修远决裂。

难道说,莫修远的人格魅力,就大到这个程度!

“大嫂,我还有事儿,要先回去了,你继续散步,不打扰你了。”莫里斯说着,转身就走。

似乎是怕她问更多,走得还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陆漫漫不爽的嘟了嘟嘴。

她也觉得一个人散步有些无趣,往大厅中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看到莫璃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能说,她每次看到这个女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此刻穿着白色的裙子,脸色一如既往的并太白,在如是静谧而暗黑的空间,就跟一缕幽灵一般,显得很是惊悚。

她看着莫璃,看着她嘴角拉出的一抹友好的笑容,“大嫂,你也出来散步吗?”

“我已经散步完了。”陆漫漫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任何交集。

免得,莫名其妙的遭殃。

而她,实在不想耽搁时间和这个女人纠缠,她从来没有把上一世和自己无关的人,纳入报复对象,所以如果有所交集,对她而言就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能陪陪我吗?”莫璃小声的问道,声音很好听,似乎是带着一些小心翼翼,根本没办法让人好好拒绝。

陆漫漫沉默着,是不好拒绝,但她也选择不答应。

莫璃淡淡的笑了笑,“大嫂还在责怪之前小璃对你做的事情吗?”

“当然没有。”陆漫漫微微一笑。

笑着,恍惚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姜雨烟。

她就知道,莫璃这个女人应该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会有她的目的。

而她,就当陪她演演戏。

“我一直很后悔当时做的一切,有时候睡觉也会被吓醒,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道歉,也不敢给你打电话,你和哥哥也很少回来,我……”莫璃有些激动,显得有些无措。

“小璃,我们都是一家人,过去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你难道觉得大嫂很记仇吗?!我知道你是因为想要得到父母的爱以及哥哥爱才会如此,每个人有追求爱的权利,我真的不会计较的。”陆漫漫说得很温和,就怕声音大了,刺激到她。

莫璃眼眶红润,“大嫂谢谢你。”

“不客气。外面有些凉,你身体这么单薄,我们进去吧。”陆漫漫温柔道。

“嗯。”莫璃转身,和陆漫漫一起往大厅走去。

两个人走了几步,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姜雨烟。

默契的,两个人都表现似乎很惊讶。

姜雨烟拉着莫璃的手,似乎为她们两个人释然而感觉到安慰,她叹气说道,“小璃,你现在知道你大嫂其实很好了是吧?所以别再钻牛角尖,你大嫂进门后,只会给你更多的爱,不会分走你那一份的。”

“嗯嗯,我知道。”莫璃乖巧的点头。

陆漫漫就看着莫璃那张无害的脸色,总觉得,一脸得逞。

大概这段时间,因为上次的事情,莫璃在这个家多少会有点被另眼相看,而她很清楚的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只要找陆漫漫将误会解开了,才能够真的得到大家的重新认可。

真是,很有心计的在做每一件事情。

而越是这般,她越觉得这个女人,不能忽视。

三个人一起走进客厅。

莫昆和莫修远回到客厅了,莫里斯大概是已经离开了。

莫修远看着她们三个人进来,主动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自然的走向陆漫漫,搂着她的腰。

陆漫漫恍惚觉得,莫璃的眼神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莫修远说,“时间不早了,我带着漫漫先回去了,爸,妈,漫漫的生日会就麻烦你们了。”

“又说这么客气的话。”姜雨烟有些责备道,“早点回去吧,你们还要上班。”

“嗯。那我们先走了。”

“爸,妈,妹妹,我们走了。”陆漫漫乖巧的说着。

“早点回家休息。”

莫修远搂抱着陆漫漫离开别墅。

两个人回到小车内。

莫修远突然问道,“你和莫里斯在后花园说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陆漫漫皱眉。

“我爸的书房窗户,刚好对着你们站着的地方。”

“哦。”陆漫漫应了一声,“但我就是不告诉你。”

莫修远邪恶一笑,“还真是一只让人心痒痒的,小妖精。”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直接就准备扑向她。

“莫修远,不是说好生日的吗?”陆漫漫满身的防备。

莫修远顿了一下,“那好吧,我再忍忍。”

说得,还很慷慨。

陆漫漫脸有些红。

她觉得秦傲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莫修远这货,总是做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还那么的理所当然!

……

一晃。

周六。一早。

陆漫漫的生日宴。

古歆拖着一身疲倦从国外回来。

不是因为陆漫漫24岁的生日,她才不要这么匆匆忙忙,她觉得她还有好多好玩的地方都没有玩到,给陆漫漫过完生日,她捉摸着,再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这么迷迷糊糊的坐着出租车到达小区。

拖着行李箱,古歆是真的很不想踏进这个地方。

但她可以想象,她回到古家别墅,她爸会怎么的火冒三丈,当然,搬出去更不可能,她爸得打断她的腿,尽管她爸很爱她肯定不舍得真的这么做,可她也实在不想,惹他爸高血压陡升,听说很容易引起脑出血,想象都恐怖……

她深呼吸,认命的拖着行李走进入户电梯。

走回家门。

家里面,翟安似乎刚起床,穿着睡衣,还未洗漱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拿着一个水杯准备倒水,吴妈在厨房准备早餐,小琴在家里做清洁,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古歆的回来,倒是翟安,有些迷茫的眼神往房门口看了一眼。

古歆看着翟安的模样。

此刻的翟安头发都是乱的,睡衣也有几颗纽扣敞开着,还能够看到他里面的有些光裸的皮肤……

突然想到那晚上的触感!

她真是觉得,自己出现在这个家里面,就真的是在受尽折磨。

她拖着行李,声音有些大。

小琴似乎才发现她的存在,连忙大声叫着,“古小姐你离家出走,回来了?!”

“谁说我离家出走了!”古歆口吻很不好,声音也大了些,“我只是出去旅游去了!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心情都不好了!”

小琴嘟嘴。

也没见得古小姐什么时候心情好过。

古歆拖着行李直接就走进了房间,房门狠狠的关了过来。

此刻还真很早,古歆大概是为了赶陆漫漫的生日宴,才会这么早就回来了。

翟安接起水杯,看似平静的喝着温水。

如果不是陆漫漫的生日,古歆大概不会这么快回来。

他一边喝着水,似乎是感觉到胸口处有些凉意,才发现自己此刻的衣衫不整,忍不住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整个人突然有些尴尬,他此刻的样子……

他就算自己看不到,平时也很注意,今天早上起来有些口干,也没有想到古歆这么早就回来了,所以他此刻这么糟蹋的样子,就被古歆看到了?!

而此刻的小琴转头看着翟先生的时候,还因为他此刻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翟先生,你头发太滑稽了,都飞起来的……”

翟安突然有些认同古歆的话。

小琴太口无遮拦了!

他连忙转身回到房间,去浴室洗漱。

古歆一回到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坐了一个晚上的飞机,不是因为飞机延时,她才不要这么早回来。

生日宴是晚上的,现在倒是不急。

所以闭着眼睛就睡得昏天暗地。

醒过来的时候,完全是饿得前胸贴后背。

她看着窗外的阳光,看了看时间,下午2点了。

她伸懒腰起床,打开房门走出去。

房门外,翟安依然在客厅沙发上,听着电视声音,换上了规矩的衣服,连头发也是规规矩矩的,和早上的样子完全是天壤之别,说真的,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翟安早上那样子,显得很随性,反而有点可爱……

只是长得还行才会如此。

古歆对翟安,依然不会有太多的好印象。

她转诊直接走向厨房,对着小琴大吼着,“我饿了,帮我做点吃的。”

“哦,我们给你留了午餐了,我马上去给你蒸热。”小琴放下手上的事情,连忙说着。

古歆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坐在饭厅,等着开饭。

大概是真的饿得难受,不停的催促。

小琴做事情还算麻利,很快就将满满一大桌子饭菜弄好,放在她面前,然后站在她身边,陪她吃饭。

古歆睨了一眼小琴,“你别杵在这里了,看着胃口都没有了,我房间里面的大箱子,密码是4个0,你帮我把里面的东西整理出来,衣服全部都要洗了。”

“哦,好的。”小琴连忙答应着,就风风火火的走进了古歆的房间。

古歆实在是饿得慌,吃得有些快,好几次被噎着,都快断气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客厅的翟安,看着他坐在沙发上,因为看不到,所以也注意不到她此刻的模样,所以她吃得更加的疯狂了。

正吃得起劲。

小琴突然从房间里面出来,对着古歆说道,“古小姐,这个是什么,给你收拾在什么地方?”

古歆一抬头,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完全忘记了,她邪恶的给陆漫漫买的那些情趣用品。

显然,孤陋寡闻又不经人事的小琴完全不知道,傻兮兮的举着那个东西,扬在半空中。

古歆还未从饭厅冲到小琴面前,就看到小琴那好奇心,突然按下了一个按钮。

然后房间就响起了,无比暧昧的电动声音。

小琴似乎是被吓住了,将拿东西一扔,然后该死不死的,扔在了翟安的身上……

然后。

古歆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

活得1—10日月票的亲们,小宅再次温馨提醒,记得找群内大管家爵爷哦!

还有,悠然若水1和达达,留言,小宅送你潇湘币呢!

其他获奖的,找爵爷留下基础信息,小宅送你实体书呢!

别忘记了哦!

最后,小宅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情呼唤月票。

11—20日的月票活动,还在继续哦!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