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漫漫生日宴(三)阴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就这么目瞪口呆的那种那东西这么直直的扔在了翟安的身上。

翟安似乎不知道是什么,那一刻也因为突然出现的东西而有所惊讶,他一把握住,感觉到它的跳动,摸了摸,然后缓缓,缓缓,整个脸一下就红了爆红……

古歆真的觉得自己有一种很想要死的冲动。

让任何人,就是让她爸知道她买这东西,也不想让翟安这个男人知道。

古歆就这么仿若石化了一般。

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大步往翟安那边冲过去。

因为太急,当时一心只想要将那个东西拿过来,她又一向大大咧咧,脚刚靠近茶几,就被茶几给猛地绊倒了,然后猛地一下,完全不受控制的扑进了翟安的怀抱里。

两个人无比暧昧的抱在一起,耳边的电动声音此起彼伏。

翟安整个人一怔,始料不及的,就感觉到古歆整个人扑进了他的怀抱里,显然是突然被什么绊着脚了,才会这么大力气的一下扑进来,撞得他胸口有些痛。

而古歆觉得自己的鼻子都要撞塌掉了。

她憋着眼泪,伸手,将翟安手上的东西一把抢过来,然后手快的将手上的东西关上了。

没有了电动的声音,房间反而更加安静,安静到有些尴尬。

古歆此刻还坐在翟安的怀抱里,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之间……

然后。

恍惚,感觉到了什么。

古歆猛地一下从翟安的大腿上站起来。

翟安脸依然很红,红得还很纯情……

纯情尼妹!

那晚上什么都做过了,装什么装!

古歆拿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关门的一瞬间,怒气冲冲的对着小琴吼着,“以后我的东西你别动!”

说完,“哐”的一声,就把房门给关了过来!

小琴看着怒火冲天的古歆,实在不知道子做错了什么,何况,让她帮她收东西的人,不是古小姐吗?

果然,古小姐翻脸比翻书还快!

她皱了皱鼻子,转头看着翟先生依然脸红无比,她有些好奇的问道,“翟先生,刚刚古小姐拿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啊,她这么宝贝?”

翟安抿唇,唇瓣抿了又抿,就是没有说出一个字。

“翟先生也不知道是什么?”小琴单纯的问道,嘀咕着,“感觉好奇怪,还会自己动。”

翟安喉咙微动,觉得脸依然火辣辣的烧得厉害。

如果不是那天早上小琴给他说被单上有血,他其实几乎都不太相信,古歆是第一次,因为那晚上,古歆的技巧真的太好了,一方面是因为药物原因,一方面,他想,如果不知道经历过,应该不知道该怎么做的,但是古歆做得很熟练,分明不像是新手,尽管第一次的时候,她感觉到她有些隐忍的痛,但他当时以为,她只是觉得心里难受,没想过,是身体原因……

现在。

现在,古歆居然会买情趣用品。

莫名的,他觉得全身都有些烫。

火辣辣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奇怪。

古歆刚刚坐在他身上柔软的身体,就是那么一会儿,也让他突然有了身体反应,尽管,他一直在克制,因为很怕她反感,有时候他甚至觉得,或许古歆用情趣用品,也不会选择用他。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觉得这个事实其实是有些打击人的。

他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古歆关上房门,手上拿着那个大号用品,看着它就这么滑稽的在自己面前,当时买的时候一直臆想了很多种漫漫看到这东西时候的表情,想着想着,自己还会笑出来,现在,她觉得她哭都哭不出来。

她从小就别其他孩子叛逆,也总是喜欢挑战一些,不是淑女应该作为的事情。

比如,看A片。

她读高中的时候就看过一次,当时是被班上男同学引诱的,她从小成绩不好,就跟一些成绩不好的人玩,漫漫一向都乖,不交不务正业的朋友,翟安又比较内向,她有时候觉得很无趣,而她自来熟的性格本来就招蜂引蝶,所以猪肉朋友很多,然后就被某一次男生的对话中提起了兴趣,让男生给了她一份。

她回家偷偷的看的,看的脸红耳赤。

不过第一次看那种东西,自然也有些接受不过来那些白花花的一片,所以后来就媚看了,觉得恶心。

再长大一点,到了大学,又突然不觉得那么恶心了。

她想,这大概就是她成熟了的标志。

所以有一段时间是真的很喜欢看,看得饥渴难耐,但又不好意思找翟奕,而翟奕又不主动,搞得她真的是内分泌失调,再然后久了,就又没了兴趣,她总是对一样东西,一阵一阵的,大概觉得,只有爱翟奕这件事情,才会一直到终老。

而她现在其实是很后悔自己看过那么多实战篇,才会在那晚上被人下药之后,显得那么的主动那么的不受控制还那么的自然做了那么多,她自己都不敢想象的举动。

那晚上的翟安,分明显得比她还生涩。

她记得他们第一次,翟安甚至……没忍住,很快。

脸有些红。

心跳也在加速。

她深呼吸,默默的将那个东西放进衣柜里面。

压箱底。

她决定不送给陆漫漫了,现在她看着这东西就觉得火大。

小琴那个土包子,就是来折腾她的。

她将东西放好之后,走向浴室洗澡。

今晚上的晚宴,虽然不喜欢这种传统的形式,但因为是陆漫漫的,所以她会,隆重打扮。

……

莫家别墅。

陆漫漫和莫修远上午就回去了。

别墅一早就已经布置完毕,到处都是灯光璀璨,梦幻无比。

大厅中柔美的丝带缠绕,还有一些粉色的气球点缀,显得很有爱。

不得不说,姜雨烟是真的用心在布置,听佣人说,很多东西都是姜雨烟亲自动手做的,有时候深夜都还舍不得睡觉,莫璃也会帮忙,一家人都会陆漫漫的生日宴,尽心尽力。

陆漫漫其实是有些感动的,她父母虽然从小对她不错,但因为每年给她庆生都会估计到她爷爷的感受,所以都会比较低调,而上一世嫁给了文赟之后,文赟家的作风更是低调无比,几乎不会做这种铺张浪费的事情,自然不会有如此兴师动众的生日宴,想来,这算是自己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这么被人重视着。

“漫漫,你喜欢吗?”姜雨烟亲切的问道。

“很喜欢,妈妈,真的很喜欢。”陆漫漫有些激动。

“你喜欢就够了。”姜雨烟似乎还松了一口大气,“我都是按照自己喜欢弄,但又怕你们年轻人不喜欢,而我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什么,就让小璃来帮忙。你能够喜欢,妈真的太高兴了。”

“妈,真的谢谢你。”陆漫漫很诚恳的说着。

“都说了一家人,就不要说谢谢了。”姜雨烟一直拦着陆漫漫的手,能够感受到她们之间的温馨的气氛。

陆漫漫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和人亲近的人,但是姜雨烟这么拉着自己,她一点都不会显得排斥。

她转头,看着莫璃,“小璃,你也辛苦了。”

“我就是帮妈妈打打下手,不辛苦。大嫂能够喜欢,就好了。”莫璃甜甜的说着,说着,似乎又有些忧伤情绪,显得很是楚楚可怜的说着,“我也想要多做点,希望大嫂不要再计较我之前的不懂事……”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都忘了。”陆漫漫说得慷慨无比。

姜雨烟看着自己女儿这般模样,也是心疼的,赶紧附和着,“小璃,你大嫂都说忘了,你看你还耿耿于怀的。我们大家都知道你是一时没有想明白,怎么可能真的生气呢。以后可别这么想了,我们都是一家人。”

“是啊小璃,你以后再提以前的事情,大嫂可是会生气的。”陆漫漫笑着说道。

“嗯。”莫璃看上去乖巧无比的点头。

姜雨烟很是安慰。

从小就一直把莫璃碰到手心中长大,就怕有个三长两短,几乎是用生命在保护。

现在,自然也怕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时间不早了。”陆漫漫看了看腕表说道,“我约了下午去做发型和挑选礼服,我现在要出门了,妈你要不要一起?”

“我怕时间上来不及,就叫了设计师到家里来。倒是小璃,你今晚会下楼一起参加宴会吗?”

“嗯,我想试着,接触一下陌生人,要不然,自己都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自己生活下去……”莫璃说得有些小声。

“小璃,你想参加就参加,不想参加妈妈不勉强你,你就在房间休息就是,我让佣人帮你守着你的房间。”

“不是的妈妈,我是真的想要接触一下试试。”莫璃鼓起勇气说道。

姜雨烟看自己女儿也不是勉强,不禁释然一笑,“既然如此,那妈陪着你出门挑选礼服,你还没有真正的参加一场宴会,妈给你好好打扮。”

“不用了妈妈,大嫂不是要出门吗?我跟着大嫂去就行了。妈妈,要不然错过了设计师到家里来,会耽搁你的时间的。”莫璃好心的说着。

姜雨烟有些为难,又看了看陆漫漫。

陆漫漫虽然头上飘出无数个草泥马,但终究还是笑着答应道,“嗯,我带小璃出门就行了,妈你在家好好打扮自己。”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了,小璃就交给你了漫漫。”

“好。”

陆漫漫微一笑,转头对着莫璃,“小璃,那我们一起出门吧。”

“嗯。”莫璃乖巧的点头。

陆漫漫转头对着坐在沙发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的莫修远,“出门选礼服。”

莫修远优雅的放下二郎腿。

虽然没有参与他们女人的话题,但终究也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

他转眸看了一眼莫璃,然后自然的搂着陆漫漫,一起出了门。

走出别墅。

秦傲的车子停靠在门口。

莫修远自然的坐在了前排副驾驶。

莫璃和陆漫漫坐在后排。

陆漫漫觉得,和莫璃待在一起,真的是种折磨。

她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女人可以将自己伪装到这个地步,这般的,仿若就算是呼吸的空气,都是虚伪的味道。

车内很安静。

莫璃表现的特别的恬静,不会开口说话,显得很乖巧。

陆漫漫在莫璃的身上吃过瘪,所以知道,以不变应万变,自然是最好的方式。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所有人一并下车。

走进商场的礼服区。

服务员很热情的在给他们挑选。

陆漫漫一边挑选着,一边用眼神看着莫璃。

莫璃显得有些怕生,服务员太过热情,反而让她不知所措。

陆漫漫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样的莫璃,到底是怯场,还是说,装的太逼真。

她走过去,走到莫璃的身边,就当,莫璃是真的吧。

“小璃,你喜欢哪样的?”陆漫漫小声问道。

服务员似乎也感觉到莫璃的不适应,没有太过热情。

“不知道,我不知道。”莫璃低着头,看上去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让人实在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发脾气。

陆漫漫抿唇,“那我帮你挑选如何?”

“嗯。”莫璃点头,似乎是松了一口大气。

陆漫漫再次看了看莫璃,转身,一件一件的帮莫璃挑选。

莫璃长得比较娇小,柔弱,有时候觉得分明就是一只金丝雀,陆漫漫挑选了一件淡粉色的,带着一丝俏皮,一般的人其实很难驾驭这个色彩以及这种带着微公主范的裙子,陆漫漫看着那条裙子就觉得,一定适合莫璃。

莫璃看着那条裙子,也点了点头。

陆漫漫让服务员将裙子取下来,让他们带着莫璃去换衣间。

莫璃小心翼翼的跟着服务员离开。

陆漫漫看着莫璃走进衣帽间,转身对着莫修远,“你妹我真的觉得得这么供着。”

莫修远耸肩,显得很淡定。

陆漫漫瘪嘴,然后挑选了一件大红色礼服,今天生日,总得让自己看上去喜庆一些。

她穿上衣服从衣帽间出来。

转身,莫修远和莫璃都还没有出来。

莫璃换件衣服,这么慢。

她皱眉,似乎看到伺候莫璃的服务员,问道,“莫璃呢?”

“莫小姐不让我帮忙。”服务员也显得有些无措,“然后,莫先生进去了……”

陆漫漫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管如何,男女授受不亲,莫璃也不小了吧。

心里有些不悦,一抬头,就看到莫修远已经换上了自己的那身黑色燕尾服,从莫璃的衣帽间出来,而莫璃此刻也穿上了那件甜美的衣服,显得乖巧无比,果然是很适合她的气质。

陆漫漫瞪着莫修远。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嘴角笑了一下。

陆漫漫此刻觉得,鬼冒火!

但是,她忍。

对着莫璃那个小婊砸,她忍。

莫修远低头对着莫璃说着什么,莫璃乖巧的点头,然后服务员上前,带着莫璃走向化妆间。

陆漫漫也跟着服务员过去。

莫修远坐在一边的男士区休息,等待。

两个人的独立化妆间,莫璃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小声的开口道,“大嫂,因为我身体的原因,我不想外人帮我,所以让哥帮我拉的拉链,你别生气。从小我就只亲近我家里面的人,我不喜欢被别人碰我的身体。”

“不是也让医生碰过吗?”陆漫漫笑了笑,看上去只是玩笑的说着。

莫璃脸上闪过一丝的恶毒,又缓缓笑了笑,“医生不一样……”

理由还真的很牵强。

陆漫漫讽刺的笑了笑。

两个人坐在化妆间里面,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陆漫漫是不想这般虚伪,而莫璃,一直在装,装着对这个世界的陌生,装着让所有人以为,她很无害。

2个小时,两个人都化完妆。

陆漫漫特地让化妆师给她打扮得喜庆了些,所以妆容也显得很艳丽,配上她大红色的晚礼服,妖艳而美丽,且气场十足,反观莫璃,粉色的衣服本来就显小家子气,加上她弱弱的性格,在陆漫漫的对比下,少了很多光环。

莫璃看着陆漫漫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嫉妒,缓缓,却露出了无比阴险的笑,也是那么,一闪而过。而停留在她脸上最多的神色,就是安静的笑,笑得甜美笑得单纯。

两个人走出衣帽间。

莫修远抬头,看着如此模样的两个人,很满意的一笑,站起来将陆漫漫拉近怀抱里,亲昵的咬着她的耳朵,“你很美。”

陆漫漫被莫修远弄得脸色一红。

服务员看着他们,也都低低的笑着,觉得真是郎才女貌,连这般秀很爱,也是赏心悦目的。

莫璃站在他们旁边,对于莫修远和陆漫漫的亲密举动,表现的有些害羞,害羞的低着头,眼神,却冷的狰狞。

莫修远一直抱着陆漫漫,即使陆漫漫有些排斥,莫修远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刚刚进莫璃的换衣间,只是让她今晚消停点,我不想在今晚这个特别的日子,因为她而让我……吃不到好东西。”

陆漫漫一怔。

脸更红了。

她推开莫修远,看上去就是在打情骂俏。

莫修远拉着陆漫漫的手,转头对着莫璃,“小璃,走了。”

抬起头的莫璃,已经恢复了她的乖巧。

三个人又回到小车内,按照来时的座位。

陆漫漫就这么安静的看着莫璃,又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刚刚说他对莫璃说了让她消停一点,也就是说,莫修远其实很早就知道,莫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而他,一直纵容,真的只是因为是自己的妹妹,而可以这么的放纵她吗?!

真的越来越不明白,莫修远周围的人和事!

她觉得有一天,或许就会真的这么栽到莫修远的手上,然后,重蹈覆辙!

安静的车内,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三个人回到大厅。

此刻的大厅,除了布置,糕点酒水,迎接的服务员也已经全部到位,门口处迎接,大厅中各司其责,尽管,目前还没有客人的到来。

姜雨烟因为是在家里面化妆,所以此刻已经打扮妥当,她穿的暗红色的礼服,端庄稳重,显得很有主妇的风范,莫昆也换上了黑色的西装,显得很正式。

姜雨烟在客厅,转头就看到他们三人回来。

眼眸自然的第一眼就注意到陆漫漫,陆漫漫的衣服很显眼,明显的让人不能忽视,反而是自己的女儿莫璃,站在她身边,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光芒,这让姜雨烟心里也有些不是很舒服。

不管如何,自己的母亲,总是希望自己的女儿是出彩的,被这样的秒成渣,终究有些不是滋味。

陆漫漫将姜雨烟的脸色看在眼底。

她转眸,就看着莫璃小跑步的走到姜雨烟的身边,显得无比亲昵,“妈,我的衣服是大嫂帮我选的,好看吗?”

姜雨烟一听这一身是陆漫漫选的,心里的不舒服,是越渐的蔓延着。

而莫璃这么无害这么单纯的模样,更是让姜雨烟觉得自己的女儿,吃了亏。

陆漫漫就知道,莫璃这小婊砸,绝对会在无形中,让你陷入不仁不义。

其实,莫璃的气质本来就弱,不管穿什么,站在陆漫漫身边都只是个陪衬品,所以陆漫漫你不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局面,而是真的觉得委屈自己也没用,反而把自己搞得不伦不类,不管如何,今晚她的生日宴,她也不可能让自己看上去那么low。

姜雨烟有些牵强的笑容笑了笑,回答着莫璃,“嗯,好看。”

姜雨烟的性格现在陆漫漫基本上也能够琢磨透,不是文赟母亲那样,有着很根深蒂固的优越感,觉得陆漫漫就应该讨好她,而她还可以表现的很不屑,姜雨烟不会有太大的架子,也不会觉得自己多了不起,这让人自然而然的觉得她很亲切,但不得不说,姜雨烟也会有平常人都有的小心思,也会有自己在乎的事情,而在触碰到她在乎的事情的时,就会有所不悦。当然,姜雨烟很会为人处世,一般不会说出来。

陆漫漫看着面前两母女的模样,笑得大多,给人感觉就是很有气场,她说,“妈,衣服是我帮小璃挑选的,小璃怕生,我就给小璃做主了。”

“嗯,挺好看的。”姜雨烟有些言不由衷的说着。

她应该是希望家和万事兴,所以不会让所有人不开心,尽管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些不适,大概觉得陆漫漫很有心计,完全是为了衬托自己而让莫璃穿了这套礼服。

其实单看莫璃的这套礼服在她身上真的很可爱,就是,无法对比。

陆漫漫依然笑着,说,“我挑选衣服的时候一直在想妹妹适合穿什么,也想过把妹妹稍微打扮得性感或者霸气一点,但转念一想,不说妹妹的气质适合不适合,但妹妹第一次参加外人这么多的宴会,肯定会很紧张,如果让妹妹打扮得太过醒目,大多数人应该都会将视线放在妹妹的身上,我怕妹妹不适,倒是半途就离开了。而现在妹妹的打扮,正好,不会太过夸张,但如果有心人仔细一看,会觉得妹妹是朵又安静又甜美的小花朵,含苞欲放,很有内涵。”

姜雨烟听陆漫漫这么一说,脸上的笑容明显明朗了很多。

这点,姜雨烟倒是没有考虑到。

她就只是单纯的觉得莫璃不够陆漫漫的出色,但仔细一想,莫璃从小就怕陌生人,要是真的打扮得太过花枝招展,指不定莫璃自己都会害怕,而现在这样刚刚好,不会那么出众,反而可以让莫璃能够更长时间的待在大厅,让她慢慢的去适应外界。

她没想到,陆漫漫能够考虑得这么周到。

情不自禁的,上前拉着陆漫漫的手,由衷的说着,“漫漫,还是你想的周全,妈都忘了提醒你。”

“毕竟是妹妹的事情,加上妹妹的特殊情况,凡是我都会小心一些。”陆漫漫说得真诚,又对着莫璃,“小璃,看着你这么喜欢这套礼服,我也就心安了,我就怕你会觉得太素了。”

莫璃眼底闪过一丝明显的狰狞,她对着陆漫漫微笑道,“我很喜欢大嫂。”

如果莫璃要装,肯定不会说不喜欢。

一说不喜欢,就打破了她这么多年,乖巧懂事的印象。

莫璃现在是心里恶气,却根本没办法反驳。

陆漫漫得逞的暗自一笑,真的和莫璃斗,她也不会赢不了,只是不屑和这个小婊砸周转。

正时。

陆漫漫的父母陆子山和何秀雯提前到了。

莫昆和姜雨烟连忙热情的迎上,两亲家这么客套了一番,渐渐地,莫家别墅的人也越来越多。

整个别墅上下,都满是宾客,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两家人一直不停的招呼着客人。

陆漫漫就知道,生日宴搞成这个样子,自己肯定是累的。

她趁着人多,到后花园去歇口气。

古歆看着陆漫漫走进后花园,也这么钻进了后花园,然后就看着陆漫漫坐在一个椅子面前,有些累的模样。

古歆一屁股坐过去,“让你开这样的宴会,无聊无趣,又这么累。”

陆漫漫白了一眼古歆,净说风凉话。

她歇了口气,说道,“这么两天就恢复了?不会想到和翟安那啥那啥,恨不得一头撞死了?!”

“陆漫漫,你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要让我忘记的时候,又让我想起来行不?!”古歆不悦的说着。

陆漫漫笑了笑,“我的生日礼物呢?”

“本来给你买了……”古歆欲言又止,因为想到今天下午在家里面的事情,缓缓道,“你每年都过生日,要什么生日礼物!”

陆漫漫也不在乎,“就知道你没心没肺。”

“话说,倒是,我今天看着文家人来也来了?”古歆八卦,“你请了他们?”

“不是我请的,我爷爷固执的邀请他们。”

“哦,这样。”古歆说,“我刚刚似乎谎言看到文赟和你家那妹妹……陆嫣然好像在说悄悄话,看着我的时候,又自然的离开,仿若又不太熟一般,这两个人,会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勾当?!”

“嗯?”陆漫漫蹙眉。

陆嫣然和文赟,不太可能吧?!

上一世两个人肯定没有什么交集,而且陆嫣然从小在家也不是很受待见的角色,家里面重男轻女严重,陆嫣然一直属于那种不温不热的角色,她倒是没有把陆嫣然放在眼里过。

“也大概我走眼了。”古歆说,“文赟就算没有得到你,但也不会眼光低到找陆嫣然那样的货色吧。我都看不上,比江伊遥那朵白莲花还不如,至少江伊遥还能装的让人发现她的存在,陆嫣然在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上流社会名媛中,完全是空气。文赟的眼光应该没有差到这个地步!”

“那可不一定。”陆漫漫说。

上一世她觉得文赟不会,这一世,她觉得文赟什么都做得出来,只要对他有用,谁都行!

古歆似乎对这个话题也不是特别感兴趣,她伸懒腰,“你还要坐会儿吗?我进去了。恍惚看到翟奕好像来了。”

“古歆。”陆漫漫一把拉着她。

古歆转头看着陆漫漫,“你就不能不去在意翟奕吗?”

“不能。”古歆很认真,一字一句,“我决定,等下去。”

“嗯?”陆漫漫眼眸一紧。

“等着,翟安眼睛恢复,等着和翟安离婚,不管多久。”

“古歆!”陆漫漫有些生气的叫着她。

古歆嘟着嘴,整个人似乎突然又激动了些,“陆漫漫,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听你的话,觉得你比我会考虑事情,你别我能干,但是这件事情,你能不能不要管我!我现在就是喜欢翟奕,就是喜欢他怎么办?!我就是没办法喜欢翟安,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这么难受,但事实就是,我他妈都不知道我现在的生活,怎么可以这么糟糕,甚至是龌龊!”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模样,看着她急红的脸,准备开口说什么,恍惚看到后花园的大门口处站着的翟安,古歆刚刚抱怨的声音有些大,所以这个距离,翟安肯定能够听到。

陆漫漫就看着翟安,转身离开,因为看不到,所以其实显得很小心翼翼。

古歆辜负了翟安,真的是她一辈子的损失。

她根本就不知道,翟安爱她爱到什么地步!

转眸看着古歆,看着她眼眶都急红了。

古歆一直吵着说她从小就习惯听她的话,但也知道,只要她一开始委屈一开始觉得难受,陆漫漫就会纵容她,就会尽量的站在她的角度,考虑她的感受。

这个时候也是如此。

她主动拉着古歆的手,“走吧,先进去。”

古歆点头,委屈的揉了揉眼眶,和陆漫漫一起走进热闹的大厅。

大厅依然人来人往,莫家人真的是请了上流社会很多达官贵人,搞得无比的热闹非凡。

古歆眼神这么转了一圈,似乎是看到翟安被文妍那个女人拉着走向了一边,很快消失在她的视线,而她尽管有一丝的不悦,但在看到翟奕的时候,瞬间就忽视那份不爽快,大步的走向了翟奕。

陆漫漫也没有拉住她,看着她的脚步,微叹了叹气。

她转眸,看着莫修远一直在大厅中招呼客人,显得很有主人的礼节,其实这么一圈又一圈的下来,终究也是累的,而显然,老一辈的比如他们的父母,其实是需要休息的,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莫修远在忙碌,而她这个方向看着他好看的侧脸,终究觉得,有些心动……

每个人,都会对美好事物,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向往。

“堂姐。”身后,突然响起陆嫣然的声音。

陆漫漫转身,看着陆嫣然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叫着她。

“嫣然。”陆漫漫点了点头。

心里却想起了刚刚古歆说的话,说陆嫣然和文赟……

忍不住,眼眸转了转,在寻找文赟的身影。

今晚的文赟明显的低调,站在角落,一直在安静的抿酒,似乎是感觉到陆漫漫的视线,往她那边看了一眼,转瞬即逝。

陆漫漫也回神,其实也会觉得,文赟和陆嫣然,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

“堂姐,生日快乐。”陆嫣然说,“我也没有准备什么生日礼物,也不知道堂姐喜欢什么。不过听说堂姐现在在公司上班很出色,就买了一直钢笔给堂姐,祝你的事业一帆风顺。”

说着,将手上那个粉色的包装盒递到她的手上。

陆漫漫接过陆嫣然手上的笔,笑了笑,“谢谢,我很喜欢。”

陆嫣然笑得似乎更开心了。

“嫣然你随意,我去那边招呼客人。”陆漫漫对着她,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因为是陆家大院的人,确实亲近不起来。

陆嫣然有些难掩的模样,“堂姐,我那个来了,但是忘了带东西……能不能去你的房间,我去换一下?”

陆漫漫怔了怔。

她也不知道她的房间有没有那东西,因为不在这里住,不过莫璃的房间应该佣人有准备。

“主要是我白色的裙子,我很怕沾上了,闹了笑话。”陆嫣然又补充道。

陆漫漫点了点头,“那你跟我来吧。”

陆嫣然感激的一笑,跟着陆漫漫的脚步。

陆漫漫走向在一边的莫璃,莫璃表面肯定很友好,连忙说自己房间有,让她们跟着上去,本来陆漫漫是想让陆嫣然跟着莫璃去的,想着莫璃那小婊砸又爱装,肯定会表现得很胆怯,她也不想姜雨烟来误会什么,而且自己这么看着也好,免得莫璃安静了一个晚上,突然又闹了些什么事情出来。

而她当时所有的心思全部就都放在了莫璃的身上,她当时真的只是觉得,莫璃才会出状况,从来没有想过,上一世一直安分的陆嫣然,会惹出事端。

她们三人,提着自己的裙子,往2楼上走去。

别墅很明朗,水晶吊灯灿烂无比的照耀着整个大厅,让每一处都显得如白天一般的光明,所以别墅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

陆漫漫带着陆嫣然好不容易走上2楼。

刚走到2楼楼梯口,陆嫣然突然叫了一声,“堂姐。”

陆漫漫转头,有些诧异。

陆嫣然突然伸手拉了一下陆漫漫,力气有些大,陆漫漫一怔,条件反射的保护着自己,推了她一下。

这一下不是很重,绝对不会力度大到可以将一个人从这么高的楼梯上推下去。

而陆漫漫就这么看着陆嫣然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一路往下滚。

如此大的声音,完全是惊动了整个大厅。

陆漫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看着陆嫣然,你自己越来越远。

然后剧烈的滚在了大厅下。

全场轰动,大厅中瞬间,惊天动地了起来。

陆漫漫看着这一幕一幕,果真是,让她的生活,一分钟都消停不了!

非常抱歉!

小宅比5点又晚了2个多小时更新。

小宅只有以死谢罪了!

再见各位亲们!

呼呼,话说推荐平心儿《豪门隐婚之宝贝太惹火》

为了查明母亲死亡的真相,她答应与他协议结婚。

婚前约法三章。

他直接答应,只提出一个要求:即便异梦,也要同床。

于是,婚后的生活是这样的。

“啊,你是变态啊?为什么睡觉不穿衣服?”

“啊……轻点!”

在这一场看似意外,实际是他全程策划里,让她幸福是他这辈子的责任。

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而她在闹,他在笑;她痴,他更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