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生日宴(四)不能阻止的惊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家别墅,生日宴现场。

翟安被文妍拉着,越过喧闹的宴会大厅,走向莫家别墅比较幽静的一个花卉茶室。

因为看不到,所以翟安只得任由文妍这么拉扯着,没有去反抗。

“翟安。”文妍一直拽着他的手,不放。

那件事情之后,她消沉了很久。

不管怎么安慰自己,但就是受不了自己的第一次,被翟奕那个男人所占有,每每想起,都会恨得入骨。

今天,她本来不打算来参加陆漫漫的生日宴,她不喜欢陆漫漫这个女人,很不喜欢,以前因为她哥哥而不喜欢,现在因为古歆,甚至是讨厌,但凡和古歆有点关系的人,她都憎恶。

想到,或许翟安会来,所以就来了。

来了,就看到翟安一直和古歆在一起,她甚至好几次想要上前直接拉着翟安就走。

身体不干净,但是她希望心里,可以得到安慰。

而她,只想要翟安的安慰。

好不容易等到古歆离开,她才有机会去翟安身边,然后真的不顾所以的,将他带到了这个有些偏远的角落,她是真的很想,很想和翟安单独相处一会儿。

可此刻的翟安,在用手推她。

推开她的手,明显的不想让她靠近自己。

“翟安,别推开我不行吗?古歆真的不爱你,让我来爱你可以吗?我真的受够了,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这辈子,长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个一个人。”文妍说着,声音甚至有些哽咽,“你就不能给我一点机会吗?”

翟安其实不是一个心狠的人,所以也不会在文妍为他做了那么多疯狂的事情后,和她保持绝对的距离。

此刻,他却摇了摇头,拒绝得很直白,“文妍,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

“翟安,你何必让自己在古歆身上受委屈?她可以给你的我都可以。你想要我怎么样都行,就算是让我整容成她的样子都可以,只要你喜欢,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文妍说得很激动,几乎是有些控制不了情绪的激动着。

翟安薄唇轻抿,手依然被文妍这么拉扯着,推都推不开,“冷静一下文妍。”

“冷静不下来,真的冷静不下来。”文妍说着,崩溃得很彻底。

她以为她从发生了那件事情后,这么多天的自我安慰已经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真的没有想到,看到翟安这一刻,又这么激动了起来,她甚至恨得现在,就立马和翟安上床,然后彻底的忘记,翟奕占有她的所有一切。

她突然踮着脚尖,搂着翟安的脖子,唇瓣就这么印了上去。

翟安一怔,没有想到文妍会这般主动。

他甚至是不犹豫的推她。

文妍似乎早知道翟安会这么做,整个人将他抱得更紧了些,甚至于强迫性的将他推到了一边的椅子上,整个人扑在他的怀抱里,根本就是放纵的在亲吻。

翟安脸色一冷。

双手一个用力。

文妍“哐”的一声,从翟安的身上离开,一下子从椅子上掉了下去,直接摔在了地上,很狼狈。

狼狈着,文妍看着翟安,心寒的眼泪就这么无声的一直往下掉。

她真的觉得很难受,难受得,恨不得想要杀了翟安,再杀了自己,她见不得翟安和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也缓解不了,自己得不到他真心的痛苦,她好想发泄……

眼眸突然一狠,她猛地从地上蹦起来,在翟安毫无防备之下,又再次扑进了翟安的怀抱里,手伸进他的衣服内,焦急的抚摸着他的身体,甚至因为激动,而留下了一道抓痕。

“文妍,放开我!”翟安冷声说道,声音显得有些恐惧。

“翟安我爱你!”文妍一字一句。

她整个人像八爪鱼一般的缠绕着翟安,身体几乎已经全部贴在了他的身上,手急切的往下。

“文妍!”翟安的脸色真的很难看,他紧捏着拳头,这次的力度分明比上次又大了些,将文妍整个人从他身上扒开,猛地推开她的身体。

文妍被翟安推出去很远,她从来都不知道,翟安的力度可以大到这个程度,她甚至觉得自己被翟安扒开的那一秒,脑部都是眩晕的,有一种因为外界力度太大而身体本能是无法接受的异常反应。

她猛地一下撞到后面的墙壁上,看着翟安没有任何犹豫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脚步很快。

他看不到,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走的方向对不对。

因为很生气,所以没有顾虑。

他往前走,走了两步,突然似乎和人撞上了。

翟安一怔,好教养的连忙说着,“对不起。”

被他撞的人只是沉默。

翟安再次说着,“不好意思。”

说完,越过那个被他撞的人,往前走着。

不熟悉的环境,总是很容易撞动撞西。

文妍就这么讽刺的看着翟安,看着他那么努力离开的背影,她讽刺的笑着,身体的疼痛心里的疼痛好像都不算什么,她笑得眼泪一直不停,她说,“古歆,你就这么任由你的老公,这么狼狈不堪吗?”

很显然,离开的那个人身体一怔。

文妍的笑容更加狰狞了。

她就是在提醒翟安,刚刚他撞的那个人是古歆,而古歆对他就是这么的无动于衷。

古歆狠狠的看着文妍,看着这个打扮得精致的女人,此刻却是无比恶毒的模样,嘴角的笑,都下那么的惊悚。

她刚刚在走向翟奕的那一秒,鬼使神差的,却突然转身,走向了另外一边。

她告诉自己,她只是很想看看,文妍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对翟安做什么,她觉得任何女人都可以和翟安在一起,但就是受不了文妍这个女人,她不喜欢这个女人,根深蒂固的就是不喜欢。

而她真的没有想到,文妍会大胆到这个地步,完全不顾现在的场合,主动亲吻翟安主动到甚至差点,就地解决。

这份执着和疯狂,真的让她有些侧目。

所以那一刻她其实是愣怔的,愣怔的看着文妍这个疯了一般的女人,做着疯了一般的事情。

而翟安是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但从两次的推开而言,翟安似乎是不喜欢文妍的触碰。

心里莫名有些爽。

而下一秒,就突然被翟安给撞了一下。

那一刻本能的就是不想让翟安知道,自己看到了所有的经过。

这个该死的文妍,故意的说起。

分明是故意的说给翟安听。

她咬唇,看着翟安似乎是在那里停了一会儿,停了一会儿后,什么都没有说,背影看不到他的表情,就看着他,静静的离开了,走得不缓不急,这次,小心了些,也就,不会那么的,到处碰壁。

文妍看着翟安消失的背影,眼神阴冷的看着古歆,“从我强迫翟安到结束,你都没有出面阻止过,古歆你不喜欢翟安,何必这么就缠着他!”

“你以为我想?”古歆冷冷的说着。

“别表现得这么高傲,我会恨不得杀了你!”

“文妍,你觉得我会受你威胁?!虽然我不得不承认,恋爱中的女人会很不受控制,但我还真的没有把你放在眼里。至于翟安这个男人,你有本事,你拿去,没有本事,就别在我面前晃悠。我看着碍眼。”古歆冷冷道。

“你终究会因为你的自以为是而付出代价,古歆我们走着瞧!”文妍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古歆看着文妍的背影,显得满不在乎。

她从来就没有怕过谁。

她满不在乎的从茶水室离开,走向大厅。

左右环视,翟安似乎已经不在了。

这么一个什么都看不到的男人,此刻会去了哪里?!

她皱眉,莫名的,那一刻突然有点想要找到他。

而她也觉得这样的宴会很无聊,想着反正千篇一律,倒不如回家。

更何况,这个时候就算是看着翟奕,也只能这么看着,总不能像文妍那个疯女人一样,不顾所以的做一些失礼的举动,她还没有把自己放纵到这个地步。

这么想着,她就准备照着翟安然后回去。

刚走了几步,突然听到一个剧烈的声响,从二楼上传了过来。

她惊讶,喜欢凑热闹的本能让她最快的往那边跑了过去。

她就这么看着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人从二楼上滚了下来,直接滚到了她的脚边,而那个女人居然是陆嫣然,她握着自己的肚子,痛的已经吼不出来。

古歆抬头,抬头就看到陆漫漫站在那里,有些不明所以的站在那个地方,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离奇的发生了。

“痛,好痛……”陆嫣然的声音很小,显得很是虚弱。

所有人全部都围了过来。

陆子川直接蹲下身体看着自己的女儿,焦急无比的问着,“嫣然,怎么了?怎么了?”

“爸,痛,肚子痛……”

“肚子怎么了?”

“不知道,就是,好痛……”陆嫣然哭嚷着说道,声音依然虚弱无比。

正时。

突然有人惊呼了一声,“啊,血!”

血,从陆嫣然白色的裙子下,流了一滩出来,这一滩血分明流得有些诡异。

因为来的很多,很猛。

陆子川看着女儿突然流了这么多血,整个人也紧张了,兰小君在旁边也吓到不行,连忙颤抖着说道,“叫,叫救护车,叫救护车……”

大厅中瞬间轰动了起来。

“爸,爸……”陆嫣然似乎是痛的有些受不了了,她死死的抓着陆子川的衣服,脸上的虚汗不停的往下掉,她痛苦无比的说着,“我有孩子……”

“什么?”陆子川脸色一下就变了。

“我打算,打算给你说的,可是还没来得及,就,就……痛……”陆嫣然似乎是努力的撑着自己,说得艰难无比,“刚刚堂姐推我下来的……”

“你说是陆漫漫推你下来的?”陆子川忍不住大声吼着。

吼出来后,所有人都将视线放在了此刻正从二楼上下来的陆漫漫身上。

陆漫漫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在最后几步楼梯的时候,停了下来,也听到了,陆嫣然的指控。

很好。

终究让她下定决定,将这么一家人,一网打尽了。

“陆漫漫,你到底安的什么居心,不管怎么样,嫣然是你的妹妹,你居然把她从二楼上推下来,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你对我的不满,所以将所有恩怨都报复在你妹妹身上?!”陆子川大声的吼着,就怕人听不到似的。

陆漫漫抿着唇,冷眼看着陆子川,“二叔,嫣然说我把她推下去的,就是我吗?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推下去的,如果换成是我刚刚不小心踩漏了楼梯,摔了下来,我也说是被人推下去的?”

“陆漫漫,你还狡辩,嫣然从小乖巧,从来都不会撒谎!”

“那二叔的意思是,我从小都不乖,一直在撒谎了?”陆漫漫反驳。

“你!”陆子川被陆漫漫堵得话都说不出来一句。

陆嫣然虚弱无比的声音突然开口道,“堂姐,我不过就是给你说了我未婚先孕,你就将我从楼梯上推了下来,我知道你是怕我侮辱了陆家的名声……”

陆漫漫真的很想笑。

陆嫣然什么角色,她还没那个资格可以和陆家的名声画上符号。

“陆漫漫,你心怎么能够这么狠!”这次说话的,是坐着轮椅的陆勤政。

他从人群中推着轮椅过来,严厉无比的说着。

陆漫漫看着陆勤政,这家人是真的想要将她黑到低了?!

见不得她现在的风光是吧?!

在她生日当天,故意让她当众出丑!还有这么极端的方式,她也真是佩服!

她转眸看着陆勤政,突然眼眶就红了。

陆漫漫从来没有这么哭过。

从来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露出这么委屈的表情,她哽咽着说,“爷爷,我知道从小你就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才会得到你的喜欢,小时候不管我多努力,你都不会对我露出笑脸,你所有的慈祥都只是对陆轩然,我想大概就是重男轻女吧。我其实可以理解你们老年人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但是今天,我真的很难受,我和嫣然都是孙女,为什么,你还是这么不喜欢我?”

“陆漫漫你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重男轻女了!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陆勤政狠狠的说着,因为陆漫漫的话,分明让他的老脸没地方搁。

“什么证据都没有,为什么你就全然的信嫣然,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呢?”陆漫漫反问陆勤政。

陆勤政脸色难看到不行,似乎是没有办法反驳。

陆漫漫借此,依然哽咽的说道,“嫣然为什么会从上面摔下来我真的不知道,她说她要用卫生棉,我就让莫璃一起去房间给她找,走到二楼上,就听到嫣然叫我,我转头,她拉我,很用力,我条件反射的推了她一下,力气真的很小,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大力气拉我,我真的没有想到,陆嫣然就会因为我‘摸’了她一下,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不是摸,你分明是推的我,你分明因为我刚刚说了,我怀孕了,就想要给我教训……”陆嫣然一口咬定,尽管此刻已经痛的脸色都扭曲,还是一口咬定,陆漫漫在故意害他。

“嫣然,我什么时候给我说你怀孕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怀孕了,我干嘛要推你下楼。”陆漫漫一字一句问她,“而且,你真的觉得我笨吗?笨到,有万多种可以让你打掉孩子的方式,非要这么极端的选择千夫所指的这种?!我应该没有傻到这个地步吧?!”

陆嫣然被陆漫漫说得哑口无言。

而此时。

二楼上又下来一个女人,是脸色苍白的莫璃。

莫璃一步一步走下来,身体是有些颤抖的。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看着她。

貌似,整个过程,只有她才是目击者。

兰小君看着莫璃连忙大声说着,“你看到经过的,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璃被兰小君的气势吓到了,整个人往后退了一下,身体都在抖动。

姜雨烟连忙走上去,将莫璃抱在怀抱里,“我女儿生性胆小,她有心脏病,你们别逼她。”

莫璃靠在姜雨烟的怀抱里,分明是害怕到不行。

“你当然护短了,因为陆漫漫是你媳妇,你当然不会让你女儿出来指证。”兰小君狠狠的说着。

姜雨烟不是那种喜欢吵架的人,此刻也因为兰小君被激怒了,她说,“陆夫人,我们都是文城百年来一直流传下来的四大家族,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文城人的素质,不会因为个人私利而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丢了身份!”

显然,口中的带着讽刺。

兰小君不算四大家族正儿八经的继承人,算是旁系,所以姜雨烟的话,明显在讽刺她没有教养,且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尴尬。

急救车还在赶往的途中,原本热闹的大厅,此刻已经被全部搞砸。

陆嫣然身下的血越来越多,显得越来越恐惧。

莫璃突然从姜雨烟的怀抱中挣扎出来。

姜雨烟看着自己的女儿。

莫璃似乎是鼓起了勇气才开口道,“我刚刚真的没有看到大嫂用力推陆小姐,而且刚刚大嫂带着陆小姐一起来找我的时候,真的是为了借卫生棉,没有说,怀孕的事情……”

所有人看着莫璃。

莫璃又胆怯了些,小声道,“我说的是真的。”

“她当然会站在陆漫漫那边!”兰小君又吼着,“都是一家人,谁这个时候不知道帮自己家的人!”

“二婶,既然都说自己家的人帮自己家的人,陆嫣然是我堂妹,我不仅不帮她,我为什么还要害她?动机在什么地方?”陆漫漫询问,一字一句道。

“还不就是怕我们嫣然丢了陆家的面子。”兰小君也咬着不放。

陆漫漫真的觉得有些无语,“陆嫣然就算爆出了未婚先孕,请问对我们陆家而言到底影响在什么地方?别人会说陆家家教不好?还是会说陆家人不知廉耻。嫣然的影响力,应该没有到这个地步吧!”

讽刺的话语,让兰小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你现在说我们嫣然不够有身份了?”

“我只是在撇清自己,根本没有推陆嫣然的动机!至于陆嫣然为什么会如此陷害我?我想,这个事情不是一件小事儿,终究应该弄明白才行!所以,在你们叫救护车的时候,我报了警。听说,在北夏国的法律里面,诬陷也是会负法律责任的,拘留,还是教育还是警告,具体法律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警方还我一个清白!”

“你说什么,你居然敢报警!”陆勤政说,“还嫌事情不够大吗?!你想我们陆家被人看多少笑话!”

“爷爷,我到现在,真的已经不得不放弃去讨好你,因为我真的不觉得我自己差到让你这么讨厌。这不是孝顺不孝顺的问题,大概就是,我们八字不合的问题。”陆漫漫有些落寞的一笑,显得有些难受,也似乎是,认命一般,“所以,就算你不同意报警,但我还是会执意如此。只因为,我觉得我的清白,也很重要。”

“你!”陆勤政气得,说不出话来。

陆子山此刻也终于站了出来,因为相信自己的女儿,所以不急于辩护,这样才会显得大气,他说,“爸,二弟,二妹,这件事情,我想我们应该弄个明白,到底是漫漫的蓄意,还是侄女有什么难言之隐。谁的对错,该处罚谁就处罚谁,我们交给司法来处理,这是最公平的方式。至于陆家是不是被人看笑话?我个人觉得,事情不处理清楚,不透明的给外界一个交代,这才是,被人看笑话的根源。”

陆勤政气得无语,此刻却说不出一个字。

大厅中,安静着。

所有人其实很认同陆子山的方式。

这才是一个领导者,待人处事的风范。

不久。

救护车和警车同一时间到达莫家别墅,陆嫣然被救护车带走,陆子川和兰小君跟随。

其他人都留下来,警察开始做现场笔录。

大厅突然又变得严肃了些。

莫家和陆家,一边配合着警察,一边招呼着客人,为今天的突发状况,满是歉意。

参加宴会的人都是些有素质的人,当然不会当场表现出什么,丢了自己的身份。

而且,尽管知道这是私人宴会,也不可厚非,这个宴会上的一举一动,第二天都有可能成为新闻,所以更加会注意自己的形态。

陆漫漫做完笔录,眼眸四处寻找。

莫修远走过去,从后面搂着她。

陆漫漫转头。

莫修远说,“这般机智,再次刷新我对你的看法。”

“所以你一直在人群中保持沉默,就是想要看我,怎么处理这种突发事件了?看我是不是能够到你的要求?”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抱得更紧,“不,我只是怕抢了你的风头。”

陆漫漫翻白眼,动了动身体,“先去招呼客人。”

莫修远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转身离开。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背影,然后大步往一个方向走去。

文赟似乎是看到陆漫漫的靠近,突然转身往外走。

陆漫漫脚步又快了些,甚至是小跑步的追上文赟。

莫修远在大厅中,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看着陆漫漫急切的步伐,和文赟消失在大厅。

他眼眸微紧,脸上却表现的很自若。

莫家花园小径。

陆漫漫开口,“文赟。”

走在前面的文赟停了停脚步。

现在大多数人都在大厅等着做笔录,所以外面显得安静无比。

“文赟,我们谈谈。”陆漫漫直截了当。

文赟转身看着陆漫漫,“我们还能谈什么?”

“今晚的事情。”

“今晚的事情?”文赟讽刺一笑。

“别怀疑我的能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文赟拒绝得很明显,“你们家倒是,处处都是新闻。”

“其实很多时候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知道很多事情。”陆漫漫说,看着他,很认真的模样,“我们可以互相为彼此腾一条路。”

“陆漫漫,你不觉得你这个时候了来求我,真的有些晚了吗?”文赟说得无比的讽刺,还很是不屑。

到现在,文赟还以为,她在求他。

文赟那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真的是根深蒂固。

陆漫漫在这个时候,是真的不想和文赟纠缠,说得又直白了些,“今天的事情我不做深究,叫来警察也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不让我爷爷那家人,欺人太甚。”

果然。

文赟看着陆漫漫,他就知道,陆漫漫只是在虚张声势,心里不禁又放松了些。

“但不深究,不代表我不知道其中的缘由。而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去做一些无谓的工作,而且不妨告诉你,到了现在,我现在很想要做的,只是让我爷爷那家人,彻底消失在我的眼前。”

“你给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对你的事情,丝毫都不感兴趣!”文赟狠狠的说着,显得很不耐烦。

“文赟,大家交往这么久,想要了解一个人不难,只是有时候会蒙蔽自己的心智。我知道我爷爷一直觉得你们文家可以给他支撑,可以帮他从我爸手上拿过陆氏企业的管理权,而我爷爷之所以还敢这么兴风作浪也只是因为他觉得你们文家有那个能耐帮他护航。但是文赟,我不得不提醒你,当年我曾爷爷之所以会将继承权直接给我爸,绝对不会是一时兴起,所以你如果觉得我爷爷可以帮你做到什么,其实是不太可能的。”

“你给我说这些做什么!”文赟脸色一沉。

陆漫漫说得有些空洞,只是不想把很多事情点穿。

“我给你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你,我知道你有办法让陆家人经过这次事情后彻底消失在大众的视野,而我可以保证,今晚发生的这些事情,我会就这么,云淡风轻的过去。”陆漫漫说,说得还是隐晦。

但是文赟肯定知道,她在说什么。

因为古歆说文赟和陆嫣然有个几秒钟的交集,而对于文赟这样的人,不可能和一般人有什么交集,那今晚又突然发生这种事情,她不太相信巧合这种概率,所以十有八九觉得是文赟在暗地操控。

而她,如果想要让陆勤政那群人不着痕迹的自己销声匿迹,利用文赟是最好的方式。

而交换条件就是。

她不去深究这件事情的。

这段时间她的能力,他相信文赟会有所畏忌。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文赟有关,文赟肯定会受到威胁,然后和她合作。

当然,这种事情,大家都不会说明。

陆漫漫只会分析这件事情彼此可以得到的好处。

并且很直白的在告诉她,陆勤政那些人,想要利用他们来对抗陆氏,完全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提醒他根本不需要把对陆勤政寄托希望。

有些时候,就算是敌人,在某个时期,也会因为彼此的利益,而又合作的机会。

文赟的沉默的犹豫,让陆漫漫的猜想得到证实。

她很聪明,你不会紧逼,只会默默地说着,“我相信今晚上所有的事情,你其实已经达到你的目的,而后要不要让这个目的就这么平安下去,我等着你的答案。”

说完。

陆漫漫直接转身离开。

不会表现得太急切,是想要证明,她也不是非要和他合作不可。

这般欲擒故众,据说最能够达到目的。

文赟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陆漫漫暗示到这个份上,他不想懂都难!

他只是想不到,陆漫漫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怀疑到他的身上,他做得这么的隐蔽,他当然不相信是女人的直接,直接这个东西,没有谁会信,而陆漫漫说得这么肯定,应该是知道点什么。

怎么知道的,他不清楚,但陆漫漫这段时间的能力,确实让他有所顾虑。

如果真的被扒出来什么,他好不容因为上次的丑闻而安稳下来的形象又会功亏一篑,指不定,会比上次更严重!

他原本的如意算盘就是,不管如何,陆嫣然的孩子肯定不能留下,陆嫣然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配拥有他的孩子,而他想的最好的方法就是,陆嫣然既没有孩子,也能够借此报复一下陆漫漫,所以想了这么个主意,而他对陆嫣然控制得深,根本不会担心她会把自己供出来,就让她一口咬定是陆漫漫所为,而后不管陆漫漫多大的本事,反正已经惹了一身骚,就这么爽一下也好。

他没想到,陆漫漫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找他谈合作。

分明是让他,给她扫尾!

而他,根本拒绝不了!

不管对陆嫣然控制多深,但还是会畏忌陆漫漫现在的能力。总觉得她能够有办法,查出来更多不为人知的事实!

想到这里,文赟又脸色难看了些,没想到这件事情不仅没有让陆漫漫难做,反而还在帮她请你障碍,尽管他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相对而言,陆漫漫分明就是占了便宜。

这份不公平,只会让文赟觉得,无比憋屈!

心里压抑着怒气,转身的大步走出了莫家别墅。

陆漫漫回到别墅大厅。

古歆逮住陆漫漫。

刚刚不是因为看着陆嫣然那要死的模样,她差点就上前踹陆嫣然那傻逼女人了。

她还说江伊遥是白莲花,这货,完全是白莲花的升级版,自带傻逼功能!

睡会傻到,这样去栽赃陷害,分明就是被人给坑了!

“做什么?”陆漫漫看着古歆。

“你没事儿吧,我刚看到你哭了。”古歆说。

几乎,很少看到她哭。

不是不哭,而是会比一般人会隐忍。

“那个时候不装的可怜,谁会看我。”陆漫漫直白的说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知道怎么解决。”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如果需要我帮忙,随时找我,掐架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知道了,赶紧走吧。”陆漫漫催促。

她才不想古歆这妞,来帮倒忙。

古歆瘪嘴,离开了莫家别墅。

陆漫漫看古歆离开,回头看着大厅中人也少了些,似乎是陆续的在离开,莫陆两家人一直在送客,尽量的做到理解周全,警察似乎也将几个在场的重要目击者做了笔录,说是回去备案,明天找当事人陆嫣然做进一步调查。

陆漫漫说了些客套话,也送走了警察。

深夜时分。

宾客归至。

剩下的主人,都累得坐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

陆漫漫看着他们疲倦的样子,非常内疚的说道,“两个爸爸妈妈,今天让你们辛苦了,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是你的错。你爷爷那家人,故意找茬的。只是没想到,陆嫣然用这种方式,完全是不要命吗?刚刚我打电话去医院,据说是做了手术,现在还算好,没有什么大碍,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才真是得不偿失。”陆子山叹了口气,口吻也显得有些抱歉,“倒是让亲家见笑了。”

“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说这些了老陆。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警察也在做调查,我们也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了漫漫今天的生日的心情。雨烟就是说这种宴会都是些冠冕堂皇不由心的,所以准备了一个小惊喜。”莫昆笑着说道,似乎不打算因为今天晚上的突然事件而影响到什么。

陆漫漫诧异。

正时。

整个莫家别墅突然黑暗了下来。

然后,偌大的大厅,从一角突然闪起亮光,陆漫漫就看着莫修远推着一个生日蛋糕,已经插上蜡烛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她就说,这个时候莫修远这货去了哪里?!

原来。

心里一阵感动。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将蛋糕推到她身边,然后无比优雅的欠身,将手伸出来。

陆漫漫一怔。

房间内突然响起美妙的音乐声。

莫修远依然那般高贵,等待着她的回应。

她喉咙微动,把自己纤细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之中。

两个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陆漫漫才想起,参加了那么多宴会,这是是第一次和莫修远,共舞。

一道淡淡的灯光从上而下,轻轻地照耀在他们身上,泛着浅蓝色的光芒,如梦似幻。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看着这种反光下,他抿唇笑着,帅得那般直接。

“还喜欢吗?”莫修远问。

陆漫漫点头,没有犹豫。在此刻,也不想掩饰自己的情绪。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今晚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们一家人,还能够继续给她完成,这个生日。

继续,为她庆祝。

如果是上一世在文家,文家人会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公关,对外。

至于她的情绪,绝对不会是所有人关心的对象。

连文赟也不会,只会虚情假意的说些,虚伪的话,然后,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其他事情身上。

她忍不住,将头靠在莫修远的肩膀上。

莫修远嘴角的笑容,更名帅气逼人了。

两个人这么靠在一起,静静的摇曳。

沙发上的人就这么看着他们,带着祝福,也有,仇恨。

黑暗中,莫璃的脸色,就变得越来越难看。

一曲完毕。

莫修远放开陆漫漫。

两个人对视着。

莫修远突然低头,亲吻着她的唇瓣。

没有深入,就是这么蜻蜓点水,却让她,怦然心动。

她真的会被莫修远这个男人,吃得骨头都不剩。

她有点想要认命。

莫修远牵着陆漫漫的手,走向染着蜡烛的蛋糕面前。

陆漫漫闭着眼睛许愿。

缓缓,她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

所有人响起掌声,从沙发上站起来,与此同时,灯光打量。

莫修远看到了陆漫漫,眼眶中的红润。

这个女人,原来也会这么被感动。

他握着陆漫漫的手,一起帮她切蛋糕。

一块一块,分发给留下来的人。

陆漫漫递给莫璃的时候,真诚的说着,“小璃,今晚谢谢你站出来给我证明。”

“我没做什么,就是说的事实,我也不想看到你别人冤枉,你是我大嫂……”莫璃显得有些羞涩。

现在这般。

莫璃为陆漫漫说好话,会让人觉得陆漫漫和莫璃没有了芥蒂。

至少,姜雨烟是这么认为的。

而她又觉得,自己的女儿,还是那个善良单纯的女人,上一次的事故发生,完全是因为,她没有顾忌到莫璃的情绪,否则,不会发生。

陆漫漫对着莫璃微微一笑。

从楼梯上下来那一秒,陆漫漫耽搁了一会儿,因为她转头,对着莫璃一字一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对你而言是有好处的,你考虑清楚。”

显然,莫璃不笨。

她现在想要的是,继续得到父母的爱,继续让她们相信,她是善良的,而那次发生的事情,才是意外。

所以,此刻表现得越善良,自然,越能够成功。

莫昆也忍不住开口道,“小璃,你能够给你大嫂说话,我真的有些欣慰。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再也不要,多想了知道吗?”

“我知道的,爸爸。”莫璃连忙答应着。

陆漫漫有时候这么笑了笑,然后分别给自己和莫修远花了一块蛋糕。

两家人端起蛋糕准备入口。

姜雨烟心情还算好的说着,“这蛋糕是修远自己烤的,我倒是期待得很……”

所以,吃了一大口。

然后吃下去,脸色一下就变了。

所有人吃下去后,脸色都变了。

陆漫漫也不例外。

陆漫漫就觉得,莫修远是上帝派来的猴子,专程来捣乱的!

莫修远也觉得很尴尬,他就不明白了,那么简单的东西,他看了一遍教程就回了,怎么做出来后,是……说苦不苦,说甜不甜,味道很独特,形容不出来。

“嗯,别吃了。”莫修远说。

当然是不能吃的。

所有人也没有推脱,纷纷让佣人将盘子端走。

反而是陆漫漫,忍着又吃了一口。

莫修远看着她。

陆漫漫勉强笑着说,“估计这辈子都吃不到这么难吃的蛋糕了,所以,多吃点留点纪念!”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一口一口,真的将那叠难吃到哭的蛋糕,咽了下去。

陆漫漫吃完,擦拭着嘴角。

莫修远没有说什么煽情的话,就这么摸了摸陆漫漫的头,“真乖。”

陆漫漫觉得,那货那个时候,把她当宠物了。

时间也不早了。

吃过蛋糕后,陆子川和何秀雯也要回去了。

陆漫漫和莫修远就一起出了门。

想送走了她的父母,才回到小车上。

忙过了,一坐在小车上,才真的觉得,累。

累得连脚趾母都不想动。

陆漫漫懒洋洋的靠在莫修远的身上,有些昏昏欲睡。

闭上眼睛,脑海里面终究会想起陆嫣然下体都是血的模样,她深呼吸,强迫自己多想。

陆嫣然最好是,别重蹈她的覆辙。

而就算是,那也是她咎由自取,她帮补了她。

这么一路有些心思的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车子停下,陆漫漫准备下车,莫修远就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陆漫漫一怔。

莫修远笑着,“奖励你吃完了我的蛋糕。”

陆漫漫也不推脱,双手缠着莫修远的脖子,长长的红色礼服裙拖在地上,在如此的夜色下,显得如是的,浪漫。

莫修远一口气将陆漫漫抱上楼。

陆漫漫刚开始躺在他怀抱里,特别的心安理得。

缓缓,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而当她反应过来时,就发现自己被莫修远放在了他的大床上,床上还有些花瓣,应该是精心布置过。

然后那一刻,陆漫漫瞬间明白了什么。

她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站在大床面前,背着灯光,嘴角笑着,慢条斯理的,显得特别优雅的,在解开自己的燕尾服领结,紧接着,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在拖着他的衬衣……

陆漫漫咽了咽喉咙,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

她穿的红色晚礼服,礼服裙摆很长,大床又是扑的白色床单,床单上散落着的玫瑰花瓣,和她的衣服暧昧的结合在一起,而她这般带着些紧张的模样,加上她如此妖艳的一身装扮,在白色床单以及水晶吊灯的映衬下,分明就是,一只勾人的小妖精。

所以莫修远脱衣服的举动,明显,快了些。

陆漫漫搂抱着自己的礼服,看着莫修远,“你要做什么?”

莫修远嘴角一笑,那般魅惑人心。

“莫修远,你先不要脱衣服……”

莫修远无动于衷。

“或者,我们先玩个游戏。”陆漫漫说,将自己的衣服都拧成一团,在尽量的,拖延。

此刻莫修远,分明很危险。

还不同于往日那般,总觉得不管他怎么表现她都可以拒绝。

今天,半点没有给她拒绝的空间。

他已经将自己的衬衣褪下,裸露的上身,肌肉线条就跟刀削的一般,完美到让人喷鼻血。

而他此刻弯腰跪在床上,往陆漫漫身边跑过去,带着如涉猎食物一般的眼神,一直看着陆漫漫,看着她诱惑的模样,越来越近……

他说。

低沉而磁性的嗓音深深的说着,“嗯,我陪你玩游戏。怎么玩,都行。”

她……能不能,收回那句话!

说好的15号。

就是15号。

所以,小宅是不是很棒。

再这么质疑小宅,小宅可生气了!

那啥。

月票。

月票,月票,月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宅可都等着呢!

不准不给,不准给别人,不准不爱我!

嗯嗯。

就这样,小宅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