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早安,莫太太/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邃而静谧的夜晚。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裸露着上身的莫修远,看着他一点点逼近自己,如此强势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半点,可以让她拒绝的空间。

她身体一直往后,然后抵触在床头。

柔美的女性身体,和他刚硬的男性身体,展现着上帝赐予人类最大的,极致美。

“莫修远……唔……”话刚起。

声音就被他霸道的唇瓣覆盖住。

陆漫漫一怔,双手抵触在他的胸前,因为他没有穿,反而显得,亲昵。

她就感觉到他的唇瓣,依然带着些微凉的触感,辗转在她的唇瓣上,缠绵悱恻。

陆漫漫总觉得今晚上应该是逃不掉了。

除了来大姨妈,发生天大的事情,莫修远这个男人应该都不会放过她。

她睁着眼睛,看着莫修远近距离下,那张棱角分明的帅气脸颊,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似乎都能够扫在她的脸上,而此刻如此深情的闭着眼睛,在用心的亲吻。

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唇舌,一直在她的口腔中,疯狂,而自己,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只能吱吱唔唔的发出一些暧昧的声音,胸口处上下起伏,呼吸有些不能自制。

夜晚本来就静。

静到仿若就听到那么深入的湿吻时发出的暧昧声音,在如是的空间,不停的放大。

陆漫漫的双手一直用抵触莫修远的方式保持和他的距离。

莫修远的双手,却是一直捧起她的脸颊,一直闭着眼睛,很执着的亲吻着,吻技高超。

好久。

莫修远放开陆漫漫的脸颊,缓缓睁开他深邃的眼眸,眼眸中,带着浅浅笑意,以及无法言喻的的情欲……

一定逃不掉了。

陆漫漫心口一紧。

她说,“莫修远,我们……唔……”

声音,再次被他狠狠的封锁住。

她要说的话,再次咽在咽喉处,怎么都发不来声音,剩下零碎的片段,迷糊不清。

这货,这货,就不能让她说句话吗?!

本来已经有些臃肿的唇瓣,在他的缠绵下,更是润滑丰满,他似乎很喜欢她唇齿间的味道,吻了好久都吻不够,那双大手一直捧着她的脸腮,似乎在品尝着这时间,最美好的食物……

嗯。就是食物。

她就是马上会成为他的食物,被他咽下去。

陆漫漫真的不知道,这一切为什么就会顺理成章的发生到这个地步,她还犹记得当初,重生后,睁开眼睛看着莫修远的模样,然后对他说,结婚的事情。

他的回答让她有些意外却也觉得理所当然。

而她的想法只是,形婚,彼此合作彼此受益。

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这么的在一张床上,在如是晶莹剔透的水晶灯下,在如是柔软而白净的大床上,紧密相拥,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嘴角突然一痛。

陆漫漫“唔”了一声,眼眶瞬间红润。

莫修远用牙齿咬着她的唇瓣,好久才放开。

陆漫漫泪眼婆娑的看着莫修远,这男人属狗的吗?!

莫修远看着她有些红肿的唇瓣已经瞬间红透的眼眶,烫红的脸颊上,分明带着让人沉醉的,情动。

他说,“不能走神。”

所以,她是在惩罚她刚刚的那一秒,恍惚。

这个男人,总是心细到让人汗颜。

“莫修远,其实……”陆漫漫开口。

张口的一瞬间,莫修远又这么将她的嘴唇覆盖,然后她的声音,有这么变得零碎不堪。

这货,就不能让她说一句话吗?!

就不能吗?!

她狠狠地推开莫修远。

这货就跟吃了铁似的,怎么都推不开。

陆漫漫有些冒火。

临死前,说句话都不行吗?!

她眼眸陡然一紧,学着莫修远的方式,牙齿一用力。

莫修远猛地放开她的唇瓣,看着她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

说真的,她没有掌控好力度,所以莫修远的唇瓣被他咬出了点点血渍,染红了他的唇瓣,却莫名让这个裸露着上身男人,满是魅惑的味道,反而透着些性感。

男人。

也能性感到如此地步。

而她还这么看着他的舌头,轻舔了一下他的嘴角,那般,诱惑……

所以那一刻,陆漫漫又有些慌神了。

人总是会对美好的事情,有一种莫名的向往。

她想,莫修远就是在用美色,勾引她。

她发愣一瞬间,再次感觉到他的唇瓣靠近,隐约还有这血腥的味道,在他的疯狂下,变得越来越淡。

而她感觉到他的大手,已经从她的脸颊一直往下。

这个夜晚,变得摇摇欲坠!

“莫修远,唔……莫修远……”陆漫漫发出些只言片语的声音。

莫修远就是不让她有一句,完整的话。

陆漫漫被莫修远弄得真的有些崩溃,她牙齿再次一用力。

这次的莫修远似乎提前预料到,在她咬他的那一瞬间,放开了她,嘴角还有得逞的笑容,彼此间染上彼此唾液的嘴唇,在如是的水晶灯光下,变得晶莹剔透,还暧昧不清。

“莫修远!”陆漫漫气急败坏的看着他,“你就不能让我说句话吗?!”

答案是不能。

因为,不想她拒绝。

所以他总是霸道的封锁住她的唇瓣,让她不能拒绝。

此刻,他却突然觉得,应该尊重她,并听听她的想法。

人生就是这么一个,第一次。

他不想留下了的,是一堆的遗憾……

所以他难得这么安静的,泛着墨绿色眼眸看着她,看着她依然带着些呼吸急促,脸蛋红润。

“莫修远……”陆漫漫再次开口,声音其实很小,她纤细的手指摸着他似乎已经隐忍着汗水的脸颊,看着他如此完美到让人嫉妒的五官,看着他的眼眸,深深的说着,“轻点。”

轻点。

夜晚似乎都因为陆漫漫那句话,而变得动容。

莫修远好看的唇角上扬着绝美的弧度,他的脸颊再次靠近她的脸颊。

两个人近距离的看着彼此,莫修远好看的眼睛再次闭上,头埋下,温柔的舔舐着她的嘴角……

夜晚。

就在这般温柔而动情中……爆发。

这一夜,终究,让一切不可能,你变成了可能!

……

翌日。

北夏国的天亮的尤其的早。

阳光透过窗棂,随着风的摇摆,将璀璨的阳光,零零碎碎的照耀在地板上,安静的房间,充斥着早晨清爽的空气。

柔软的大床上,两具紧紧相拥的身体。

不知道是谁先动了一下。

暧昧的被褥,纠缠着扭动。

然后,房间又安静了。

风吹得大了一些,似乎是想要吵醒,谁。

陆漫漫终究觉得自己,装睡不下去了。

她就感觉到身后,有一个强壮的身体,一直紧紧贴在她光裸的身体上。

昨晚上的一幕一幕,就跟放电影一般,一点一点的在她的脑海里面回放,挥之不去。

而她真的没有想到,昨晚上,彼此能够坦率到那个地步……

她觉得身体有些酸痛。

全身就跟被车碾压过一般,她其实连脚趾头都不想动,这和昨天晚上因为自己的生日宴招呼客人而累的不想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身体的酸痛,从内而外,仿若有种快要散架的滋味。

她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的阳光。

“醒了吗?”那个埋在她颈脖处的男人,突然开口,用他刺激的男性嗓音,在这么安静的早晨,显得无比的暧昧不清。

她没有回答。

因为觉得喉咙有些痛。

昨晚,是感冒了吗?还是……叫的太厉害。

红润,悄悄爬上她的脸颊,她将白色床单捂在自己的头上,点头。

她突然感觉到一个修长的手臂,就这么搂抱着她的身体,抚摸。

陆漫漫身体一僵。

昨晚上,还不够吗?!

她猛地掀开被子,转头,瞪着莫修远。

莫修远此刻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笑得一脸好看,另外一只手却在干着,难以启齿的坏事儿!

“莫修远!”声音,真的带着些沙哑!

“声音都沙了。”莫修远说,好看的唇角就这么微动着,脸色依旧,还显得那本的一本正经。

完全想象不到,他埋在被子里面手,都在做什么!

“莫修远。”陆漫漫抓着他使坏的大手,“我全身都痛。”

“所以我在帮你按摩。”

“你那是在按摩吗?”陆漫漫生气。

莫修远又笑了,似乎是不再逗她,他将手伸了出来,一只手依然枕着自己的头,另外一只手摸着她的脸颊,看着她脸上的绯红,深深的说着,“莫太太,早安。”

莫太太……

所以,经过昨晚一夜之后,她从陆小姐,晋升为了莫太太。

这个称呼的跨度……

她能说,她一点都接受不了吗?!

昨晚上,到底是怎么被这个男人给上了的。

昨晚上,到底为什么上过一次,又一次。

脸上的绯红,又这么悄然的在她的脸颊上。

房间中,总是带着,情欲的味道,怎么都挥散不去。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突然靠近的脸庞。

她防备的用双手捂住莫修远的嘴唇,阻止他的亲吻,“莫修远,我真的全身都痛!”

莫修远就这么笑着,看不到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只感觉到他整个眼眶中,都是笑意。

好久。

陆漫漫似乎感觉到莫修远也没有那么用攻击性,才放开他的嘴,有些委屈的说着,“真的很痛,都说让你轻点了……”

“嗯,抱歉。”莫修远微微一笑。

抱歉。

事后才说抱歉。

陆漫漫不满的嘟嘴。

其实,第一次很温柔。

但是第二次,很粗暴。

男人的话,真的半点都不能信。

早晨的阳光似乎越来越明亮。

莫修远的眼眸就这么一点一点在陆漫漫的脸颊上,细细的看着,看着她因为羞涩,而显得特别可爱的一张脸颊。

他说,“还要一起睡会儿,莫太太。”

陆慢慢摇头。

虽然有些累,昨晚上也没有睡到多长时间,这个男人的好精力,让她很崩溃。

但是此刻,就是不想睡了。

她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我抱你起床。”莫修远说。

“不,不用。”陆漫漫拒绝,“我自己起来,你先起床,去洗漱。”

“所以,你在害羞了?”莫修远问她,分明是询问句,却就是满口肯定。

废话。

我又没你这么不知廉耻!

“昨晚上……还要我说得更明白吗?”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

陆漫漫觉得她人都不好了。

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那些画面!那些……画面!

“好吧,我不说了。”莫修远耸肩,那么慢条斯理的一个优雅的动作,他掀开被子,带着暧昧的笑容,走进了浴室。

陆漫漫就看着这个半点都没有羞赧的裸体男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浴室。

她重重的深呼吸一口气。

缓缓,抱着床单从床上坐了起来。

昨晚上发生的一切,虽然都不在她曾经的预料之中,到现在会想起当时的想法,也会觉得此刻很荒唐,但就是,一点都不后悔,甚至,莫名觉得有些甜蜜。

她看着窗外的阳光,感受着身体因为这个男人的这般天翻地覆的变化。

恍惚,突然想起了上一世。

上一世的文赟,和这一刻的莫修远,完全不同。

恍惚记得那个新婚之夜,彼此坦诚相对。

她依然羞涩。

而文赟,表现得很温柔。

温柔得,陆漫漫觉得文赟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很多时候,在她说不要的时候,他就会停止,再然后,他们的发生,就是一种水到渠成,只会有心里上的感动,没有身体上的动容。

那个时候,她以为,只要有心就够了。

那个时候她以为,文赟就是这般温柔的爱着自己,所以身体上的反应,不会太明显也可以。

经过昨晚。

她似乎才明白,男人的爱,其实也可以表现在行动上。

而她曾经以为的文赟,果然,只是对她的身体没有兴趣而已。

所以,他们之间才不会有,那么失控的一幕一幕。

喉咙隐动,显得有些讽刺。

莫修远从浴室出来,就这么看着坐在床头上,若有所思看着窗外的女人,看着她的脸颊上,似乎有一种让人说不透的,忧伤。

他薄唇微动。

然后缓缓,走向她。

陆漫漫似乎感觉到声音,转眸,看着莫修远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似乎是洗漱完毕了,然后出现在她面前。

她想,她应该还没有来得及收拾自己脸上,有些落寞的神色。

莫修远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面前,两个人四目相对。

莫修远突然弯腰,用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暗沉的男性嗓音一字一句开口道,“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昨晚不够卖力。”

陆漫漫一怔。

恍惚那一刻觉得,莫修远只是在用一种看玩笑的口吻,发泄着他的情绪。

然后,揣摩着她的心思。

她还未反应,就感觉到莫修远的吻印在她的唇瓣上。

然后,有些霸道的,似乎是在无声的警告她,不能乱想。

她默默地承受着他的强势。

两个人亲吻了很久,彼此气喘吁吁。

莫修远突然笑了一下。

陆漫漫瞪着他。

莫修远笑着说,“莫太太,你这个样子,让我又会忍不住……侵犯你。”

这个样子,哪个样子?

她低头,脸猛地一下爆红。

刚刚裹着的被单,因为莫修远的亲吻,因为自己的主动回应,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而身上的被单,自然就滑落下去……

“色狼!”陆漫漫重新将自己的被子抱起,掩盖着自己的身体。

有时候,陆漫漫也觉得自己,好矫情!

本来,昨晚上什么都看遍了,她还在别扭个什么劲儿!

但现在,就是莫名的……很不好意思。

比起昨晚,更加的不好意思。

“莫太太,我现在转身,你去浴室。否则,我就抱你去了。”说着,莫修远真的背过去。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高大的背影,看着他整个人走向偌大的外阳台,将窗帘拉开,剔透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她觉得他的漆黑的头发都在闪闪发亮。

“我数三声……”

陆漫漫猛地回神,迅速的掀开被子,从床上冲进了浴室。

莫修远听着声音,转头,看着陆漫漫一闪而过的身影,嘴角的笑容,渐渐隐忍。

陆漫漫,到底为自己隐藏了些什么。

眼眸陡然一紧。

薄唇似乎也抿得更加深沉。

缓缓,眼神一转,看着白色被单下的那一抹红润,那么明显的,红焰之血……

紧抿的薄唇,似乎,又释然了些!

陆漫漫走进浴室,左右环顾,抓着浴室里面的一条浴袍,穿在身上。

浴袍有些大,大概是莫修远的,不过能够闻到洗衣露的味道,预示着,是一条干净的。

她松松懒懒的穿着浴袍,翻出崭新的洗漱用品,洗漱。

狠狠的洗漱着,总觉得自己老是被莫修远那货给玩弄着!

这么漱着口。

浴室的滑门突然被人推开。

陆漫漫转头,瞪大眼睛不爽的看着不请自来的莫修远。

莫修远却显得很淡定,他走进陆漫漫,从后面居高临下的抱着她,她没有穿上高跟鞋,可怜的小身板就只到了莫修远的下巴,整个人那么娇小的在他的身体内,感觉他一用力,自己就可能碎在他的怀抱里。

“继续漱口啊,满嘴都是泡沫。”莫修远提醒。

这货,还好意思嫌弃她?!

她不悦的漱口,漱得咬牙切齿。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模样,似乎每次在他把她气得火大的时候,都很有成就感的笑得特别的欠揍。

陆漫漫漱完口,然后洗脸。

洗完脸,白色浴袍的领口突然被莫修远拉扯开。

陆漫漫一怔,看着镜子中两个人暧昧楼抱在一起的模样。

“你……”陆漫漫正欲开口。

只看到镜子中,莫修远修长的手指指着她胸口上的地方,很认真的问她,“痛吗?”

陆漫漫皱眉。

吻痕,怎么可能痛。

这货不是身经百战吗?!这点还不知道?!

还是说,故意在调戏她。

她将白色浴袍关上,狠狠的将自己裹得很严实,随口说道,“痛死了,所以以后别碰我了。”

莫修远一把将她抱住,“下次我轻点。”

“……”她宁愿没有听到这句话。

两个人在浴室扭扭捏捏的了一番,一起离开浴室。

莫修远先下楼,陆漫漫回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

还有今天周日不用上班,否则全身这么酸痛难耐,上班也集中不了精神。

她拖着有些疲倦的身体,懒洋洋的从楼上下去。

楼下,莫修远又这么优雅无比的坐在玻璃餐厅内,吃着早餐。

陆漫漫自然的坐过去,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王忠从餐车上端出一晚红糖鸡蛋。

陆漫漫一怔,她没说要吃红糖鸡蛋啊,而且她不太喜欢吃甜食。

“补血的。”莫修远说。

说出来后,王忠明显的,脸红了一下。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王忠,恍惚那一秒反应了过来。

就是那么一丁点血,至于吗?!

她眉头紧皱。

莫修远说,“一定要吃。”

“……”陆漫漫瞪着他。

王忠忍着笑,保持着恭敬的态度,解释道,“莫太太,这是莫家的传统,一般夫妻洞房后,都要喝红糖水的,预示着,以后你们夫妻之间,红红火火,不只是为了补血。”

“还有这种传统?”陆漫漫半信半疑。

但觉得王忠应该是不会撒谎的。

“莫太太,你慢用。”王忠说着,转身离开。

陆漫漫不太相信的,还是将那碗鸡蛋红糖水端起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

怎么味道怪怪的。

总觉得好像,和平常想象的味道不一样,苦舔苦舔的,有点像是……某人做东西的味道。

她瞪大眼睛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一脸坦然,“反正昨晚上那么难吃的蛋糕你都吃得下,这个应该也不难吃。”

“你做的?”

“嗯。”莫修远依然漫不经心的吃着他的早餐,但是脸分明就已经红了。

“怪不得这么难吃。”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的脸色难看了一分。

陆漫漫看着他的表情,心情忒好,总觉得自己掰回了一句,不会一直被莫修远那厮,牵着鼻子走。

莫修远突然从餐桌上站起来。

陆漫漫瞪大眼睛看着他。

莫修远自己抢过陆漫漫的勺子,似乎是受不了她的而打击,自己吃了一口。

然后,脸色真的变了。

估计,自己也觉得,真难吃。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嘴角笑得更加开怀了。

她从莫修远的手上将勺子拿过来,低着头,一点一点的继续吃着这味道怪怪的红糖水。

她反正都习惯了。

莫修远这厮在料理方面,毫无慧根。

陆漫漫抬头,看着莫修远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别太感谢我,我也只是不想浪费。”陆漫漫说得慷慨。

莫修远心情似乎很好,他说,“原来你这么不嫌弃我的口水。”

“……”陆漫漫皱眉。

恍然想起,两个人共有一个勺子的事情。

所以莫修远的关注点,永远都和她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她脸色微动,“如果真的去计较,你强吻我这么多次,那我不呕吐死。还不如,忍着接受。”

莫修远得意的脸上黑了黑。

陆漫漫心情更好了。

她大口的将红糖水吃完,放下碗和勺子,“我吃完了,你慢慢吃。”

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走回到客厅,打开电视,盘着双腿,看一些新闻节目。

莫修远坐在玻璃餐厅,这个角度,就能够完完全全的看到陆漫漫的模样,看着她这么居家的模样……

其实,自己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这么理所当然的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嘴角的笑容,缓缓,拉开。

昨晚上她在他身体绽放,那般,不留痕迹……

陆漫漫似乎是随意的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然后,就看着他那么,一脸意味深长的模样!

那货,吃个早饭,都在想不健康的事情。

瘪嘴,回头。

打算看看有什么新闻时,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显示,眼眸微紧。

说真的,今天接到文赟的电话,她怎么都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情绪。

咬牙,还是按下了接通键,“文赟。”

“陆漫漫,记住你昨晚上说的话。”那边传来文赟,咬牙切齿的声音,一声一声,似乎强忍着极大的怒气!

“所以,你是已经为我们彼此腾出了一条路了?”陆漫漫眼眸一紧。

“半个小时后,看新闻。”声音,冷漠无比!

“……”陆漫漫皱眉,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抿唇,狠狠的捏着手机。

所以昨晚上的赌注,果然没有错,文赟和陆嫣然,真的有牵扯。

而陆嫣然,你惹上文赟,就真的只会,重蹈她的覆辙而已!

……

文赟看着捏着手机,坐在小车上。

此刻,他刚从医院出来。

他甚至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就为了避开别人的视线。

到现在,他已经不敢轻易的拿自己的形象来冒险了,对他而言,以后要不要好好发展,他对外的名声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昨晚上尽管对陆漫漫的提议很不认可,却终究,这么做了。

陆漫漫确实比他想象的要聪明很多,在昨晚上发生了那么一个唐突的事情后,能够第一时间考虑到怎么善后,且,得到最大的利益。

何况,能够精准的找到他,无一不说明她的过人之处!

他恨得牙痒痒的,他本来还想着靠陆家大院那些人,惹得陆漫漫一家不得安宁,利用和陆嫣然的关系让陆家大院的人对他取得绝对的信任从而做一些列的手脚,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疏忽,居然让陆嫣然怀孕了,他怎么可能让陆嫣然的孩子生下来,而他本来打算秘密处理,却想到,或许可以嫁祸一下陆漫漫,陆漫漫现在的能耐,就算嫁祸不了,至少也能让她堵心,而且经过社会舆论,让她也尝尝掉身份的滋味。

所以,他就给陆嫣然说,说自己和陆漫漫之间,因为陆漫漫越渐高涨的身份而使得自己一落千丈,希望能够有什么可以让陆漫漫,也被外人所质疑。

然后他说,“嫣然,我们现在都还年轻,这个孩子我也很舍不得,但我找人算过了,是个女婴。我们文家第一胎肯定要是个男孩,如果你怀的的是男孩,才会稳住在文家的地位,你知道我们家家族门槛很高,不是我不愿意现在给你名分,而是希望你能够名正言顺的进去,我们家就盼着我生个儿子。”

陆嫣然就信了。

陆嫣然愚蠢的信任他任何的话。

包括,什么算过男胎女胎。

明知道,北夏国,那些所谓的算命都是瞎扯,没有什么是绝对准确的。

而他也答应了她,这次孩子掉了,下次一定和她重新怀一个,一定给她名声。

所以,就有了那晚上的一幕。

陆嫣然从陆漫漫的身边滚下来,那么高的地方,孩子多半没有,就算孩子还在,他也早就联系好了医生,会直接做了。他断然不可能让陆嫣然就这么生下他的孩子。

如意算盘打起了,却被陆漫漫反将一军。

刚刚,他去医院看陆嫣然。

陆嫣然抱着他哭着说,孩子真的没有了,她突然很难受。

而他,却畅快了。

他表现得很难过的样子,对着陆嫣然说,“嫣然,陆漫漫好像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情。”

陆嫣然怔怔的看着他,不相信的说道,“怎么可能,我们的事情除了我父母和爷爷,谁都不知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陆漫漫为什么就知道了,她威胁我。”

“威胁你什么?”陆嫣然就这么傻傻的而看着文赟,似乎不明白所有的一切!

“威胁我,让我离开文城。否则,就会将我和你的事情公诸于世。你知道我现在正是事业发展期,如果让人知道我才和她分手不久,就和你这么私下来往,对我名声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陆嫣然有些难受,难受的问道,“我就这么配不上你吗?”

“不是。”文赟安慰道,“只是不是时候。就如这个孩子一样,来的不是时候。不过我保证,我们以后会有很多很多孩子。”

陆嫣然点头,只是点头。

“所以,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吗?这是陆漫漫威胁我,一定要做的事情,否则,不仅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两个事情,我父母肯定也会一竿子打死。我们就再也没有可能了,你知道我很爱你的。而我希望我能够有个稳定的前程,然后再娶你回家,让你风光无限。你也不希望,你以后一直在陆漫漫的阴影下生活吧,你也希望,你比陆漫漫更幸福的是吗?”文赟一直劝说。

他很聪明,除了用自己引诱,还用陆漫漫引诱。

他知道,陆嫣然这么喜欢自己,除了真的很爱自己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嫉妒陆漫漫,这么多年在家被人不闻不问,也很想突然有一天,飞上枝头当凤凰。

显然,陆嫣然的城府和能力都在陆漫漫之下,如此心思,只会被人利用和算计,永远出不了头。

“如果你答应了我,我保证,再过一段时间,等所有舆论消失了,我就娶你。”文赟保证。

“如果我不答应呢?”陆嫣然问他。

“嫣然,我知道你不会不答应的。”文赟不说后果。

但是,陆嫣然其实自己都懂。

所以,她还是答应了。

文赟将事情说了之后,离开了陆嫣然的病房。

现在坐在小车内,其实整个人都是气得,气得发抖。

他现在的举动,分明在帮陆漫漫扫清障碍,陆漫漫总是能够无形中,让他恨不得捏死她。

而他最痛恨的就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他花了那么多心思将陆家大院的人重新拉拢,本来想要靠着他们对陆漫漫一家做手脚,现在完全是搬着石头在砸自己的脚,砸的那个响亮。

好在,他就算没有陆家大院的人,也有了新的合作对象,翟奕。

他原本想都没有想过,和翟家会有合作关系,因为上次江伊遥的事情,他基本都已经和翟家断绝了来往,觉得这辈子自己都不可能再和翟家友好下去,而他真的很记仇,终究会让翟家从文城消失不见!

现在,却因为他妹妹文妍,有了一个契机,和翟奕合作。

翟奕的城府和心思,明显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而且翟奕的目的性很强,他想要得到翟家家业,势在必得,奈何他父亲虽然一直重任他,但从来没有说过,家业会留在他的手上,翟弘对翟安,分明更加关心和在乎。

这让翟奕从内心深处就接受不了。

两个人,其实没有做过多的交谈,但就是心知肚明的知道彼此的心思,而他觉得,找到翟奕合作,还真的是一个上上之策。

心里,一阵冷笑。

文赟开车离开。

离开的高楼上,一个窗户前,一个女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那辆轿车。

她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看着那辆车走得那么的没有留恋。

刚刚文赟来找自己,说了很多,然后让她答应他做一件事情。

她没有他们的过人之处,但是她不傻。

从文赟说孩子不是男胎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文赟不想要这个孩子,果不其然,他说了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想要让她陷害陆漫漫,而她却没有办法拒绝,因为除了文赟,她不知道还能够靠谁,扬眉吐气。

她答应了,用了很卑劣的方式。

但是很显然,陆漫漫并非那么好陷害。

她从楼梯上滚下来,尽管有第三者在现场,她也这么毫不掩饰,毕竟,传闻中莫璃胆小怕事,她根深蒂固的就觉得那个女人不敢出来作证,就算作证了,因为和陆漫漫的关系,也没人相信。

可惜,陆漫漫那么聪明,聪明到,可以直接找到根源。

她根本不屑和她多说,直接让文赟,就能够瞬间判她死刑。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笑得讽刺。

文赟不爱自己。

她曾经还做过梦,以为文赟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现在才知道,文赟只是想要靠她,靠他们陆家其他人,打击陆漫漫,因为文赟恨陆漫漫现在的成就,恨陆漫漫离开他之后更加幸福,而他还在,原地踏步。

能够想明白一切,又能够怎样。

自己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如果和文赟彻底撕破脸皮,她知道依照文赟在文城的势力,她可能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有,但如果这么顺应着他,也或许,自己还能够有一丝希望,往上发展……

她眼眸陡然一冷。

缓缓,拿起电话,看着刚刚文赟发给她的电话号码。

她拨打,一字一句,开口道,“你好,请问你是南方杂志的记者吗?我是陆嫣然,陆漫漫的妹妹。关于昨天陆漫漫的生日晚宴上,陆漫漫推我掉下楼梯让我流产的具体详细,你有兴趣知道吗?”

显然,没有哪个记者会拒绝这则爆炸性的新闻。

明天明天。

一般都是明天的。

亲们进群,看评论区进群。

会有你们想要的!

小宅,卖萌要月票!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