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他人嫁衣,陆家大院的下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条爆炸性的新闻,突然在文城哄的一般,炸了开来。

昨晚上陆漫漫生日宴的风波似乎还未平息,新的就这么风靡而来。

据南方杂志社报道,今日,陆漫漫的妹妹陆嫣然,主动交代了关于昨晚上在陆漫漫生日宴上关于她掉下楼梯后意外流产的整个经过,过程和原因,无不让人汗颜。

新闻上说。

陆嫣然妙龄年华,认识了自己喜欢的一个男朋友,她暂不透露男朋友的信息,化名为贝,两个人情投意合,未婚先孕。本打算因为有了孩子,而顺势结婚,却没有想到,遭遇到家里人的反对,认为男方的家庭环境配不上她,且接受不了未婚先孕的事实,要求她将孩子做流产手术。

她生性胆小,不敢违背父母的要求,只得瞒着男友去将孩子流产,就在自己准备流产的时候,她爷爷以及她父母,让她将此事,嫁祸给她的亲堂姐,陆漫漫。

她不敢不从,所以昨晚上,借由陆漫漫的生日宴会,找准机会,从2楼上自己故意摔了下来,然后栽赃陷害给陆漫漫。

而这个残忍而惊人的举动,确实痛失了自己还未成型的孩子。

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和愧疚难当,以及真的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将所有的真相公布于世。

这场事故和陆漫漫没有关系,她们之间也没有什么过节,陆漫漫没有理由和动机推她下楼让她痛失孩子,而真正和陆漫漫,不准确说,和陆子山有过节的,是她的爷爷,以及父母。

从她大伯陆子山接过陆氏企业开始,他爷爷就对陆子山一家人不满透顶,处处为难,甚至找各种渠道各种理由栽赃陷害,就想要将陆氏企业掌握在自己手上,陆子山一家人对他爷爷以及他父母处处避让,却还是遭遇他们的紧紧相逼,以至于让她也成为了这个牺牲品,她终究是忍受不住,忍受着良心的谴责,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昨晚上的一切,由始至终都是他们家的一场戏,和陆漫漫毫无关系,而她随后,将主动向警方自首,将自己陷害陆漫漫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交给警方来处理,希望得到宽恕,也算是为那无缘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做一份祈祷。

这则新闻出来后,真的是让整个人北夏国都轰动了。

陆家企业在北夏国而言,属于历史悠久的大型企业,榜上有名,陆氏企业前段时间的风光本来就招来了无数人的侧目和微观,而昨晚上陆漫漫的生日宴会今早也隐约有些内幕新闻曝光,还真的未彻底的将这个八卦新闻扒出来,陆嫣然的这则新闻,就盖过了之前所有的风风雨雨,疯狂的在北夏国不停的传播。

北夏国的搜索引擎榜单上面,第一个出来的绝对是,陆漫漫生日宴。

可想,轰动效果已经无人能及。

新闻一出,持续发酵。

北夏国的人最喜欢看家族内斗,对他们而言,豪门里面的恩恩怨怨就跟电视剧一样,带着神秘色彩,每个人都对未知的事物,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想要看个究竟。

所以,新闻的效应,让陆家人出行遭遇到了困难。

据说,文城全城的记者出动,分布在各个地方,就是想要对陆家人进行采访报道,就是想要知道他们对于陆嫣然的自白书,作何感想。

陆漫漫放下手机新闻,沉默了良久。

文赟果然是,做得很绝对。

陆嫣然果然是,将自己往死里面在做。

这样的新闻发布之后,很显然,陆勤政的形象以及陆子川都一跌千丈,在没有谁帮他们的情况,新闻只会让他们丑恶的形态不停的放大,成为众矢之的,也就意味着,陆勤政想要再指手画脚陆家的一切,都不再可能,因为没有谁会帮他,到了这个地步,没有谁,还会给他任何面子,单凭他的能力,一无是处。

陆漫漫沉默。

沉默着,看着这则已经开始疯狂发酵的新闻,她可以想象,现在在文城的天空下,已经流传成了什么样子。

莫修远早已吃过早饭,坐在沙发上,陪着她看电视,然后,就看着她这么沉默的,一直抱着手机不放。

他瞄了一眼新闻的内容,只是大概看了看标题,隐约知道了新闻的所有。

“怎么做到的?”莫修远突然开口问她。

陆漫漫一怔,仰头,看着他。

“我以为你至少应该花一段时间的。”莫修远说,“可你总是超出我的想象。”

“你觉得我心狠吗?”陆漫漫突然问莫修远。

莫修远摇头,“怎么会?”

自作孽不可活。

陆家大院的人,早该知道分寸。

陆漫漫靠在莫修远的肩膀上,“我这次不会心慈手软。经过了很多事情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叫做人善被人欺。”

“所以……”莫修远扬眉。

陆漫漫冷冷的说,“这次,我会快刀斩乱麻,赶尽杀绝!”

莫修远嘴角蓦然一笑。

他拭目以待。

正时。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自然的从莫修远的身上离开。

莫修远看着她拿着手机走向一边,其实他看到来电了,不是其他谁,她父亲陆子山,而她,却自然的习惯性的将她自己的事情,封闭在他之外,自己解决,不依靠也不依赖任何人。

陆漫漫接通电话,“爸。”

“看到陆嫣然的新闻了吗?”陆子山明显有些激动。

“嗯,看到了。”

“陆嫣然怎么会突然出这样的新闻,她难道不知道她这样说了之后,对她父母以及你们爷爷的影响吗?她完全没有考虑后果的在做事情吗?”

“爸。”陆漫漫说,“不管她做这个事情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至少,爷爷他们,可以消停了。”

“漫漫……”陆子山突然明白了什么,“是你让她这么做的。”

“不是。”陆漫漫一口咬定,“是陆嫣然觉得,比她父母,比起爷爷,更重要的人,让她这么做的。”

陆子山突然有些沉默。

“爸,这件事情对我们而言是有好处的,所以没有必要去深究,这样的事情起因经过。”陆漫漫一字一句。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爷爷可以这么卑劣的逼我们到这个程度,我们为什么不顺势反击,爸,我不得不说,对爷爷他们一家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们消停,否则,我想法律会更加让他们这辈子,都翻不了身!”陆漫漫说得隐晦而绝对。

她爸不会不懂。

她只是在告诉他,陆勤政的兴风作浪总有一天会触犯到法律,就如以前陆子川勾结陆氏高层,现在让陆嫣然来的栽赃陷害,尽管这次的栽赃陷害或许和他们无关,但如果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会百分之百的纵容支持,所以,对于陆家大院的人而言,现在以及以后的举动都只是在不停的作死,半途让他们知难而退,实际上,是在给他们活路。

陆子山说,“漫漫,交给你处理了。”

“嗯,我会好好处理的。”陆漫漫点头。

她也是为人子女,也知道孝敬。

如果哪一天她的父母这样,她也会不忍心如此对待,所以她完全能够理解他父亲的隐忍,可在大是大非和事实面前,她不会如上一世那般,妥协。

她很清楚,自己的一次妥协,就是放纵别人的一次的猖狂!

而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在她生命中发生。

她挂断电话,上楼。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离开的背影。

这个时候陆漫漫会抓住时机,然后让新闻的效应剧烈的发酵起来。

他微抿着唇,看着陆漫漫渐渐,疏远的距离。

其实,不怪乎他们之间会如此,两个人可以升提高近,但心的距离,还是在彼此的防备中,没办法彻底靠近,而他,有他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也有她不会告诉他的一些事实。

他从来都不觉得他要自私的让陆漫漫交代一切,就如自己,也不会这么快,让她知道一切!

陆漫漫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拿出一套比较正式而相对职业的衣服,换上。

脱掉衣服的那一刻,她看到自己满身的青紫痕迹,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换上干练的衣服,简单给自己化了淡妆,分明早上起来那一刻,觉得身体酸软到根本连大脚趾都不想动,此刻,却还是会,因为某些事情的发生,而强迫着自己出门。

她踩上一双7厘米的高跟鞋。

鞋子一穿上,觉得腿都是软的,有些打颤。

她这么站在穿衣镜前停留了两秒。

高跟鞋是女人的武器,这不仅可以让女人的身材显得更加的高挑,还能让女人的气质,显得霸气十足。

她深呼吸,终究还是穿着高跟鞋,拿着自己的包走出卧室,下楼。

楼下,莫修远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着声响,转眸看着陆漫漫,看着她似乎又变成了原来那个样子,带着职场女性的傲慢,又有着上流社会名媛的高雅。

莫修远嘴角一笑。

恢复得挺快。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笑容,瞪了一眼,转身走出别墅。

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陆漫漫走路的姿势都有些奇怪,可这个女人就是能够这般的隐忍着,不给自己半点去依赖的空间,独立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他的笑容在唇边隐退。

渐渐,隐退。

陆漫漫提前给秦傲打了电话,在门口等了5分钟,秦傲急急忙忙的开着车出现在门口。

估计没有想到周末,陆漫漫会用车,用得这么着急。

她走进小车内后座,坐定后,就直接拨打电话,“陈秘书。”

“陆总你好。”

“帮我联系综合部新闻中心,让他们在最快的时间召集记者在陆氏大厦的记者会议室,进行记者招待会,以今天陆嫣然新闻的名义,不会太难,记者不需要区分质量,越多越好。联系好了时间,给我回电,我现在去陆氏,你顺便通知其他几位秘书,加班。”

“是。”

陆漫漫挂断电话。

想要让新闻起效应,直接找记者,最快。

她放下电话,眼眸看着文城葱绿的街道大树,看着大树,不停的在自己眼前闪逝。

“秦傲。”陆漫漫突然开口。

“是。”

“在一个药方停一下车。”陆漫漫说。

秦傲诧异,还是恭敬的点头。

车子很快停在了一个大药房门口。

陆漫漫下车,走进去。

药方服务员热情的招呼着,陆漫漫要了一颗紧急避孕药。

服务员介绍了很多,然后陆漫漫挑选了一颗最贵的。

没有吃过这个玩意,上一世,一直想着为文家传宗接代,所以从未想过避孕这件事情,而她想,那个突然的孩子,大概也是因为,她吃了无数多偏方后,有那么一种药剂刚好和避孕药相克,从而,才会有了那次意外。

意外,真的来的很突然。

她接过服务员的药,和水杯。

将药丸放进嘴里,喝着一大口水,咽了下去。

很多她都能够去直面面对,但是那个孩子……她会心有不忍。

她这么稳定了半分钟,起身,准备离开。

“陆总。”身后,却突然听到一个有些陌生的男性嗓音。

陆漫漫转头。

一转头,就看到林初辰。

不是因为对他影响太深,她大概也记不到。

林初辰手上拿着些感冒药,看着她时,也没有显得过去谦卑,只是这么平常的打着招呼。

“很巧。”陆漫漫也很自然。

“我就在这附近住。”似乎是在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因为上周五接到陆氏的招聘函,为了不影响工作时间,我提前准备了一些感冒药,以备不时之需。”

陆漫漫点头,是真的觉得这个男人以后会有一番作为。

否则,真的不可能以三十岁的年龄,在国外就闯到了那个地步。

“那你继续,我有点忙,先走了。”

“你慢走。”林初辰显得很尊重。

陆漫漫拉出一抹礼节性的笑容,离开。

离开,回到座位上。

第一次去买避孕药就碰到熟人,准确说是自己的下属……

总觉得这种事情,终究会有些不好意思,尽管,她表现得很云淡风轻。

车子离开。

林初辰结完账看着那辆黑色轿车,眼眸冷冷的,陡然一紧。

车子一路到达陆氏大厦。

陆漫漫下车。

周日的大厦,除了保安以及几个值班的同事前台,几乎没人。

她迈着高挺的脚步,即使那里似乎还在隐隐作痛,但就是,在外人面前,走得很有风范。

按下电梯,接通电话。

“陈秘书。”

“陆总。”陈琪琪恭敬道,“刚刚已经和综合部联系,记者招待会在上午11点左右召开,您看时间会不会有问题?”

“不会。”

“那好,我马上通知那边,让他们尽快安排现场。”

“好。”

“陆总,秘书室除了小曾因为在外地不能赶回来,其他秘书将在20分钟后到办公室。”

“嗯,到了之后来找我,我有事情吩咐。”

“是。”

陆漫漫挂断电话,看着电梯,走出去。

没有上班的陆氏,显得尤其的安静。

陆漫漫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打开电脑,一边将今天的新闻翻出来,看着网页版不停的弹屏,一直在急速的发酵,那些难看的字眼,一个比一个恶毒,陆勤政看到了,大概真的会气得心脏病复发。

她这么看着电脑,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响了两声,就快速的接通,“陆漫漫。”

“文赟,总之,谢谢你。”

那边冷笑了一下,笑着,没有说话。

陆漫漫也没再多说,她将电话挂断。

这句话,只是为了,让他受到刺激而已。

毕竟,这么讨厌他恨不得杀了她的文赟,在帮她,处理她的那些烦人的枝叶,在帮她扫走前进的障碍,这般为别人做的嫁衣,文赟这种吃不得半点亏的人,会恨得咬牙。

她嘴角邪恶一笑。

电话在此刻,突然又响起。

她看着来电。

说真的,这个时候,她不想接他的电话。

因为,不想听他大吵大闹。

可终究,她还是违背着自己的心,接通了,“爷爷。”

“陆漫漫,你到底对陆嫣然做了什么!”那边气得发抖的声音,大声的在她耳边响起。

难得,一把岁数了还能够这么的,中气十足。

所以应该不会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情,而接受不了。

她揉了揉耳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爷爷,嫣然能够说出自己的心事,勇敢的站在正义这一边,我真的很为她高兴。”

“你说设呢么风凉话,你给我闭嘴!我根本就不知道陆嫣然怀孕了,我什么时候让她用这种方式来陷害你!你赶紧给我做记者招待会,帮我澄清这个事实!我不想一把岁数了,被人误会,陆嫣然不要脸,我还要的!”陆勤政带着命令而威胁的口吻,仿若觉得,陆漫漫就应该听他的一般。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陆漫漫显得很平静,平静的说着,“爷爷,人在做天在看,很多事情,不是我们不计较,而是,我们觉得没有必要。但是现在,我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因为,我不想有一天死在你的手上。”

“你说什么!陆漫漫,你在说什么狗屁话!”

“我说什么,爷爷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有那个能耐,我们家的人,大概早就在你手上,任由你蹂躏千百遍了。而我,也只是在给自己一个安定的环境而已,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爷爷,你用什么方式对付我们,我也用同样的方式,回敬你!”

“陆漫漫!”

“抱歉,我还有事儿,挂了。”

没有给陆勤政再次发泄的机会,陆漫漫将电话狠狠的挂断。

重生那一刻,就没有想过,再让陆家大院的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为所欲为。

她深呼吸,开口道,“进来。”

“陆总。”陈琪琪及其他秘书到达。

陆漫漫抿唇,“会议室开个小会。”

“是。”

陆漫漫和3个秘书坐在一个小型的会议室,陆漫漫直言道,“11点钟的记者招待会,分工协作。因为时间很紧,我只说一遍,你们记清楚了。会议现场,陈秘书第一时间统计记者会现场的记者来源,需要的信息包括,他们属于哪个新闻杂志社,从而,在综合部将他们的主编资料拿到,交由综合部,对各主编进行一对一的电话沟通公关,不允许这次记者招待会出现对陆氏以及我个人的负面新闻报道。”

“是。”陈琪琪连忙点头。

“夏秘书。”陆漫漫转头,对着另外一个秘书夏清,吩咐道,“你联系市场部后勤中心,要求他们在记者招待会结束前,大概是在中午12点半的样子,准备好一定数额的国际商都提货卡,一个面子在2000块,在记者离开的前,精装分发给在场的所有记者,同时,准备好中午的用餐点,规格不能太低。先不考虑费用成本,周一上班,我会单独给董事长汇报。”

“是。”

“最后。”陆漫漫对着何欢,说道,“招待会现场,你全程陪在我身边,有些突然的事情,或许会交由你来处理。”

“是。”

分工完毕,陆漫漫没有耽搁一秒的,直接回到办公室。

10点50。

陆漫漫带着何欢一起,出现在记者招待会现场外的,专用房间里。

陆漫漫沉着稳定的在给自己补妆,眼神看了看房间内挂着的大钟,说道,“你去看看,外面的记者大概有多少?”

“是。”

何欢离开。

陆漫漫将自己的妆容打扮完毕。

拿出手机,这么随意的翻阅着新闻。

陆勤政到此刻,似乎是根本就没有想到任何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所以一次处于,完全不回应的状态。

何欢匆忙的从外面进来,说道,“陆总,现场大概到了将近20家的记者,琪琪正在做精确统计。”

“嗯。”陆漫漫点头,再次看了看时间,“走,去见见他们。”

“是。”

陆漫漫迈着步伐。

何欢跟随其后。

记者招待会的大门被工作人员打开,陆漫漫踩着高跟鞋,就这么霸气十足的走向主席台最中间的位置,坐下。

她今天的打扮比较职业和知性,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强势到不能直视,当然,也不会觉得太过柔软到,可以随便欺负。

她嘴角一笑,看着台下的记者。

卡门声一直连绵不绝,此起彼伏,闪光灯不停的打在,她沉着而冷静的脸颊上。

她说,“很感谢各位记者朋友能够在百忙之中参加我的记者招待会,事发突然,我也没有想到,一切会发生得这么快,所以没有提前通知有所不周的地方,还请给为记者朋友不要介意。”

她的声音,不缓不急,很好听,又不会显得太软绵绵,刚柔并存。

记者全部都安静的看着她,看着这个,你不知道何时,突然就焕然一新的陆漫漫。

“大家应该都知道,今天早上那一则新闻,说真的,我也是看到新闻后才知道,陆嫣然找到记者澄清了一切,我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我从那个罪魁祸首,瞬间变成了那个受害者。但不得不说,我为陆嫣然的勇气点赞,毕竟她从小就比较听话,父母的意思从来不敢违背,能够突然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让我真的很诧异,也很欣慰。”

“陆总的意思就是,陆嫣然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你爷爷一家人,对你们一直都是,窥视已久,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一个记者,抓着要点,急切的问道。

陆漫漫点头,“到此刻,我把你们都叫来,如果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我自己都会觉得虚伪。所以,我不妨大胆的告诉各位,我今天召开记者招待会,就是为了澄清我们一家的清白,以及对我爷爷以及我二叔一家的指控。”

现场记者一片哗然。

原本以为,以陆漫漫的情商,肯定不会和自己家人这么撕破脸皮,现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禁让人,无限期待接下来的一些列爆料。

“从我曾爷爷将陆氏直接转交给我父亲后,我爷爷就对我父亲有着极大的怨恨。到最后,甚至因为重男轻女的思想,一心想要将陆氏企业转交给我二叔,从而最后让我堂弟陆轩然继承。而大家应该知道,陆轩然确实在陆氏实习,但却背着陆氏,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当然,他现在的情况,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大概,也算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教训。而我现在只说我爷爷的偏执,偏执的想要从我们手上拿走陆氏的股份,因为受不了当初曾爷爷架空他而重用我父亲,导致这些年对我们家处处刁难。而我父亲已在隐忍,只因为我爷爷是长辈,不想计较,直到现在,我父亲都不想出面,让爷爷的真明目公布于世,而我,却违背我父亲的意思,决定站出来。”陆漫漫说得直白。

记者听得,安静。

“我站出来,只因为我觉得,这是对我爷爷我二叔以及我们家,最好的方式。现在我爷爷能够想到利用陆嫣然来陷害我,因为没有得逞,以后,或许会做出更惊人的举动,导致最后,家破人亡。当然,我承认我没有那么伟大只是因为不想看到爷爷在晚年还走上一条不归路,我也自私的不想自己现在的发展,处处遭遇爷爷的刁难和阻止。所以,我在此,以陆氏企业的名义,当着所有记者朋友的面公布,从今以后,我们陆氏集团和陆勤政及陆子川一家人,断绝关系,以后,陆勤政的任何相关行为都和我们陆氏企业无关,我们以后能过做的只是对陆勤政的赡养,不会为他以后所有的一切行为,承担任何责任。”陆漫漫一字一句。

所谓断绝关系,不承担责任,实际上就是在告诉其他人,陆勤政在陆家已经没有地位,陆勤政做任何事情,陆家都不会再买账,那些巴结陆勤政得想要通过陆氏集团得到好处的人或者企业最好有自知之明。驱散了陆勤政身边的关系网,让陆勤在以后也将孤立无助,从而,没有能够兴风作浪的本事儿!

安静的记者会现场,因为陆漫漫霸气十足的一席话,怔得惊叹无比。

陆漫漫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完全撇清了陆勤政的关系,这分明就是,将这次陆嫣然的事情扩大化,甚至是严重化。

但不得不说,陆勤政能够这么的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去陷害自己的孙女,也确实让人,不可饶恕。

陆漫漫没有白莲花的用装可怜的方式或者,用常规的手段去挽救这段岌岌可危的亲情,而是非常理智的告诉大家,孝道不能盲目,这只会,助纣为虐。

陆漫漫看着下面的记者,紧抿着的嘴角,再次开口道,“做下个这个决定很艰难,但是我希望,通过这次事件,我爷爷以及我二叔一家能够认识到自己的原因,当年曾爷爷既然选择了架空我爷爷的权利肯定有不是心血来潮,也希望他能够好好想想,为什么到现在,如此血浓于水的亲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不会轻易的鲁莽的做任何决定,只是因为,已到极限。”

“陆总说的极限,是不是在说,你爷爷对你们做过很多不好的好事情,陆总能够具体说说吗?”

“家常不可外扬,很多具体的事情我不想曝光在媒体之下,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陆漫漫说得诚恳,“今天让你们记者来处理我们的家务事,本来就是一个何其大胆的举动,或许就会千夫所指。而我愿意冒险,但也不希望被人一直做文章,请体谅我的难处。”

记者似乎也很认同。

陆漫漫今天的行为,在北夏国这个以孝为先的国度,本来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而也不得不说,她霸气,让人折服。

有些吵吵闹闹的现场。

陆漫漫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鞠躬。

记者看着她。

她说,“再次感谢各位的参与,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陆氏为大家准备了丰富的午餐,还请各位跟随工作人员一起用餐。同时,陆氏还为各位准备了小礼品,请离开的时候,在外面接待处领取,再次感谢。”

说完,转身离开。

记者也都不是一群人精,当然知道陆氏准备的小礼品,肯定和钱挂钩。

所以也都没有执着的抓着陆漫漫不放,有序的离开。

陆漫漫从另外一个通道走出去。

她走向电梯。

何欢按下电梯,按下楼层。

陆漫漫看着电梯数字,说道,“何秘书,确认陈秘书那边的公关情况,十分钟后给我汇报进度。”

“是。”何欢恭敬的点头。

从作为陆总的秘书以来,第一次这么深刻的感受到,陆漫漫如此霹雳的做事风格,且如此的一丝不苟,沉着稳重,霸气十足。

陆漫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新闻会在不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引起轰动。

她大概是文城第一个人,如此站出来,说和自己有些血缘关系的爷爷,断绝关系的人。

一不小心,就真的会被万千所咒骂。

骂她的不孝不义。

可如果公关做得好,被骂的那个人,只会是陆勤政。

她很庆幸,她有一个,比很多人都要高恨得平台。

不出所料。

新闻在2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全渠道全新闻的播报了出来,新闻内容基本还原了她说的事实,但语言就是有一个非常伟大的能力,就是稍微修改一些措辞,不着痕迹的就能够让看的人,自然的偏向某一方。

所以一时之间,陆勤政及陆子川一家,被所有人都不屑和辱骂。

好多人站出来支撑陆漫漫惊人的举动,认为她敢爱敢恨有血有肉,可以直面文赟的情感背叛,可以接受莫修远的深情相待,可以为自己的父亲挺身而出,而可以因为不能忍受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讨伐他爷爷的不对。这份气魄,不得不让人折服。

相对,陆勤政和陆子川的卑鄙,被扩大化的骂得很惨,甚至很多原本和陆勤政有着关系的一些老一辈朋友,都发声明说和陆勤政多年的友情因为这件事情而有些破裂,连文家都在这个时候出面说道,之后的时间,不会和陆勤政有更加深刻的交往。

这分明,就是让陆勤政,处于孤立的状态。

陆家人除了愤怒,根本无法再有什么后背力量!

相当于,彻底的断绝了陆勤政的所有关系网络,所有,社交应酬,还让自己,一把岁数何其狼狈!

新闻后不久。

警方发表申明,将陆嫣然被人教唆诬陷陆漫漫一事进行了行政处理,因考虑其认错态度及当事人陆漫漫的原谅,进行为期三天的道德教育,同时,对教唆人陆勤政以及陆子川,进行警告及履予一周的行政拘留,因最后未过大后果,同时当事人陆漫漫在此表示不予计较,行政拘留取消,以罚款5万元,以此为戒。

事情,就这么在陆慢慢的芊芊素手中,翻云覆雨。

文赟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咬牙切齿。

他如此呕心沥血的拉拢了文家人,却突然被陆漫漫一竿子打死,不仅如此,还让她再次风光无限。

他咬牙。

仇恨让他整个人更加疯狂。

他拿起电话,拨打,“翟奕。”

“嗯?”

“实施计划,如何?”

“随时恭候。”那边一字一句。

文赟邪恶一笑,他在暗,她在明,他就不信,他斗不过,陆漫漫!

而此刻的陆漫漫。

就这么坐在办公室,一切尘埃落定。

她看着窗外已经西斜的太阳,揉着有些疼痛的太阳穴,这一天经历的一切,让她真的有些身心交瘁,到现在,似乎才微微的松了口气。

她看着来电显示。

电话上,是莫修远的名字,一直闪烁不停。

她站起来,站在落地窗外前,看着川流不息的接到,接通电话,“莫修远。”

声音,难以掩饰的疲倦。

“累了?”那边问他。

“嗯。”

“下楼吧。”

“嗯?”陆漫漫皱眉。

“我来接你回家。”莫修远说,声音很轻,很柔。

陆漫漫喉咙微动,鼻子很酸。

事情过去之后,很多人给她打了电话。

古歆,那个大大咧咧的女人,只会以她的观点噼里啪啦说一通。

她父亲,也会在第一时间对她关心,然后安慰和肯定。

却似乎都没有,莫修远此刻,那么云淡风轻的口吻说,我来接你回家,让她心动。

昨晚上,她的第一次,在他的身下绽放。

他们可以因为身体的亲密而打情骂俏。

但两个人都知道,彼此的心结,从来没有为对方敞开过……

她想。

或许,就这样,就这样,顺其自然,也能够,过得很好。

所以,她说,“阿修,我马上下楼。

那句,阿修。

真的很动听。

号外号外。

月票号外。

小宅飘走…

遁走。

那啥。今天大家守着群。

咱们,好东西,一起分享!

邪恶飘过。

没有进群的亲,看评论,先加入验证群,再加入正版群。

你们都懂的。

小宅邪恶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