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至此终年,结婚就没想过离婚/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从陆氏大厦的大门走出去。

门口处。

莫修远靠在黑色的轿车前面,等待。

似乎感觉到来人。

抬头,就这么看着陆漫漫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在如是夕阳西斜的天空下,染上了昏黄而魅惑的色彩。

他伸手,将她自然的拉进怀抱里。

陆漫漫就这么任由莫修远紧搂着,两个人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一声一声,怦然心动。

“累了吗?”莫修远问她。

“嗯。累了。”陆漫漫说,诚实的说着。

“我接你回家。”莫修远磁性无比的嗓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

她点头。

有些感动,其实不言而喻。

莫修远放开她的身体,绅士的为她拉副驾驶车门,待她坐上之后,才转身走向驾驶室,开着车行驶在此刻因为吃饭高峰期而有些拥堵的文城街道。

陆漫漫一直默默地看着窗外流利的景色,似乎是累得到,话都不愿意多说。

很多时候,就算是很早就考虑亦或者是理智的知道自己应该这么做的一件事情,但真的做出来后,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这或许就是感性,重生一世之后,看明白了很多事情,也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改变,但就是,不可能让自己彻底的脱胎换骨,所以终究会有一些上一世的秉性,所以真的用这么极端的方式让她爷爷那一家人这么消停,心理上,也会有些隐忍。

只是隐忍,绝不可能改变什么。

这是理智的情感的矛盾,但人往往,不会因为情感而去做一件,明知道不正确的事情。

莫修远一边开着车,偶尔会转眸看陆漫漫两眼。

总是在人前装成了金刚,刀枪不如。

其实,终还是一个女人,有着七情六欲的女人而已。

一个红绿灯停靠,莫修远转头,就这么看着她,直白道,“你今天所有的行为,做得很到位。”

突然响起的声音,陆漫漫眼眸微动,回头看着莫修远。

不知道为什么莫修远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情,其实他们两个人,很少谈公事,亦或者说,很少说对方私人的事情。

“孝道不能愚昧。”莫修远继续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物竞天择的世界,能够活下来的,就是靠自己不断的进取。”

陆漫漫还是这么望着莫修远。

莫修远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所以,安啦。”

陆漫漫就是觉得,莫修远总是在一个莫名其妙的瞬间,把她当成了宠物。

她眨巴着眼睛。

却也知道,这个男人在给她灌心灵鸡汤。

虽然说得不够明白,但就是这么在给人安慰。

大概是发现了,她现在有些心冷。

在取得一件事情的成功背后,总是遭遇着有些感情的洗涤。

绿灯亮起。

莫修远握着方向盘,将车开得很稳当。

陆漫漫突然说,“阿修。”

莫修远嘴角一勾。

他喜欢她这么叫他的名字。

“你说,当我一天扫清了我所有的障碍,报复了我所有想要报复的人,完成了我的所有,那个时候,你还会不会这么坐在我的身边?”陆漫漫问他,深深的问他。

莫修远好看的唇角自然的轻抿着。

他没有回答她。

陆漫漫有些落寞的一笑。

莫修远说过喜欢她。

而他的喜欢,是建立在一时兴起上,还是说,喜欢,和长久相伴其实是两回事儿。

没有逼着他回答。

陆漫漫懒懒的靠在车座椅上,看着夕阳下的街道,带着柔和的色彩,一点点在自己眼前闪逝。

车子到达莫修远的别墅,停下。

陆漫漫准备拉开车门下车。

手臂却被莫修远突然一把拉住,阻止她的举动。

陆漫漫抬眸,看着他。

看着他帅气的脸颊逼近自己的,两个人四目相对,彼此间的距离很近,她能够感觉到他淡淡的呼吸,轻轻地打在他的脸颊上,而他好看的眼眸,深邃得仿若一潭永远都看不透的泉水,泛着神秘,他说,“我不轻易给人诺言,但我不想你胡思乱想。结婚是你突然说起,喜欢是我主动表白,婚姻是两个人一起才能成立。至此终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从你说,嫁给我那一刻开始。”

陆漫漫看着他的脸颊,看着他认真的表情。

她纤细的手指主动抚摸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颊,指腹在他好看的唇瓣上轻轻摩擦。

摩擦着,突然仰头,吻上他有些薄凉的唇瓣。

都是,薄唇的人,薄情。

她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适应所有的人。

但她现在,完完全全的相信,莫修远说的一切。

她的唇瓣,在他的唇瓣上辗转,悱恻。

他就这么沉默着,感受着她的主动,一点一点,深入。

两个人坐在车上,搂抱在一起,让如此狭窄的空间,染上了深深的情欲。

吻渐渐的变得深入,疯狂。

陆漫漫突然推开莫修远。

莫修远看着她红润而有些微肿的嘴角,笑容在他唇边绽放得光彩夺目。

陆漫漫瞪着他,“莫修远,你手都伸哪里去了?”

“你胸上。”回答道,何其直白,还理直气壮。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她不过就是想要亲亲他。

而他,分明就是想要上她。

男人和女人的身体结构,怎么就能够不同到这个地步。

“我饿了。”陆漫漫瞪着他,说她肚子饿了。

“嗯,我也是。”莫修远回答,说他身体饿了。

“莫修远,你别随时随地都像一头发情的狮子似的,我全身都酸痛死了。”陆漫漫抱怨。

都是昨晚上那个没有节操的男人。

“哈哈!”莫修远爽朗的笑了两声。

他从驾驶室下车,越过车头,绅士的为她拉开车门,“一身酸痛的莫太太,需要为夫抱你下车吗?”

陆漫漫就这么想起了昨晚上莫修远抱着她,根本就是,黄鼠狼的举动。

她扯掉安全带,下车,越过莫修远,走进别墅。

莫修远笑了一下,关上车门,转身跟着她的脚步。

他说,“莫太太,你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

陆漫漫忍。

“是不是还在痛?”莫修远问。

陆漫漫继续忍。

“我帮你揉揉。”莫修远说,说得很自然。

陆漫漫忍无可忍,她停下脚步,转头。

莫修远跟在她的身后,估计没想到陆漫漫会这般的突然停下,没有收住脚步,就这么往前。

陆漫漫就这么撞在了他坚硬的胸膛上。

脆弱的鼻子,再次痛得她咬牙切齿。

这货真的是吃铁长大的。

这货真的是,上帝派来,惩罚她的。

莫修远看着她委屈的摸着鼻子,眼眶都红了的模样,泛着哀怨的眼神。

他顺势将她楼抱在怀里,“以后,走我身边我能保护你。”

鬼才相信。

两个人这般扭曲着走进别墅。

别墅中,王忠已经准备好了晚饭,恭敬的叫他们去吃晚餐。

今晚的菜系,明显比平时更加丰富。

餐桌上,甚至还为他们贴心的倒了两杯红酒,在灯光下,剔透的晃荡在高脚杯中。

莫修远主动拿起酒杯,扬眉,示意她也拿起。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

莫修远将酒杯和她的酒杯碰撞了一下,“昨晚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陆漫漫当然知道,他的庆祝不是因为她的生日,而是因为她的第一次……

“很感谢,莫太太的第一次这么毫不保留的给了我。”莫修远说,说得如此暧昧。

陆漫漫觉得,如果她不将这杯红酒一干二净,莫修远这货肯定会说更多露骨的话语,她没有转头看一边的王忠,她觉得王忠这个男人,肯定已经老脸一红了。

她拿起酒杯,一干二净,“我要吃饭了。”

“那你多吃点。”莫修远嘴角一笑,却在慢慢的品尝红酒,这么优雅无比的看着她吃着晚餐。

陆漫漫就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吃饭也能够这么的,气质突出。

吃过晚饭。

王忠给他们准备了饭后水果。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电视新闻。

新闻八卦上,还在不停播报着今天的新闻,陆漫漫宣布和陆勤政及陆子川一家断绝关系的话题一直活跃在屏幕上,多个八卦新闻上都以自己的偏见性观点站在了陆漫漫的一方,对陆勤政一家人进行了深浅不一的讨伐,而新闻上,还有一些记者堵在陆家大院门口想要采访陆勤政的画面,很显然,陆家大院紧闭,陆勤政选择了隐藏。

这个时候,不管他站出来说什么,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特别在没有人帮他做公关的情况。

文城这么多家媒体,大半都被陆漫漫贿赂了,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么一边倒的效果,其他没有贿赂的媒体,这个时候也不会因为大势所趋而引来一身骚,所以整条整条的新闻,大大小小,都全部导向了陆漫漫,与之得到的效应,更加明显。

明天陆氏企业的股票,想必,再创新高。

陆漫漫吃过最后一牙水果,伸懒腰从沙发起来,然后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现在虽然还早,但她想要早点休息,养精蓄锐。

明天正式上班,她有她对陆氏企业更多的发展计划。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疲倦的背影,看着她一步一步上楼,嘴角邪恶一笑。

他换台,看一些自己喜欢看的节目,然后似乎是在等待。

不出10分钟,2楼楼梯上,传来陆漫漫崩溃的叫声,“莫修远,我房间里面的东西你都给我扔哪里去了?!”

她真的会被莫修远那二货气得吐血。

她回到房间的那一刻以为自己走错了,倒出房门,确认了又进去,就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床上,连床单都没有铺上,她拉开她的柜子,没有看到一件衣服,她的浴室里面也没有她用的东西,化妆镜前的化妆品,全部都消失不见!

莫修远抬眸看着她,好听的嗓音如是的说着,“我房间。”

“莫修远!我说了和你同房的吗?”

“事实,你已经上我床了!”

“莫修远,做任何事情前,你就不能和我商量吗?”二楼上,陆漫漫真的是扯着嗓子在和他吵。

莫修远耸肩,显得很平静,还那般的云淡风轻,“莫太太,你丈夫身心健康,相信你昨晚也感受到了,所以没有打算独守空房。”

陆漫漫气得咬牙。

“累了就早点睡觉,需要什么可以让王忠给你准备,晚安,莫太太。”

陆漫漫觉得自己就没见过这么不知廉耻的男人。

什么身心健康!

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们从今以后就会睡在一张床上。

气呼呼的还是走进了莫修远的房间,一屁股坐在大床上。

看着这张熟悉的大床,想起昨晚上的一幕一幕,咬牙,走进浴室,洗澡。

洗得咬牙切齿。

她洗完之后,将头发吹干,然后裹着早就准备在浴室里面的那件自己的白色浴袍出来,出来,寻找自己的内衣裤,她晚上没有穿文胸的习惯,但必须得穿内裤。

该死的,她的内衣内裤都放在了什么地方。

是王忠帮她收拾的?!

想起那个老男人,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在莫修远偌大的衣帽间翻找。

说真的,那一刻走进衣帽间看着自己的衣服和莫修远的衣服这么交错在一起,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受,就好像两个人,真的这么纠缠在了一块儿,她还记得上一世,她将自己的衣服亲手挂在和文赟一个衣橱时,那种不言而喻的幸福感,而这份甜蜜,居然在这一世,也能够这么明显的感受到。

心思在晃荡的一瞬间!

她真的很想爆粗口。

她的内衣裤,到底都被收拾在了什么地方?!

她确认过,她房间里面的衣柜已经全部都空了。

有些不爽的咬牙,陆漫漫从衣帽间出来,一出来,就看到莫修远如此慵懒的模样出现在房间。

她狠狠地抱着自己的浴袍,“莫修远,你知道我内衣裤放在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

“我去问王管家。”陆漫漫转身就想出门。

莫修远突然一把拉住她。

陆漫漫瞪着他,她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里面什么都没穿?”他扬眉。

关你屁事!

陆漫漫挣脱他的手臂,直接就准备出去。

“我好像记起了。”莫修远说。

陆漫漫停下脚步,狠狠的瞪着他。

“我收拾你房间的时候看了看你的文胸和小内裤,觉得不太好看,就给你全扔了。”莫修远说得淡然,淡然,淡淡然。

陆漫漫觉得自己真的有一天会被莫修远气死。

这货,这货能不这么二吗?!

他给她全部扔了,他是准备让她明天挂空挡去上班吗?!

“哦对了,我给你留了一套。”莫修远说。

陆漫漫屏住呼吸,告诉自己不能抱太大希望,也不能让自己,火冒三丈。

她从小都是受到良好教育的上流名媛,她在礼仪课上的成绩总是满分,礼仪老师总是说她,完美。

她不能因为莫修远,破功。

不能!

她就这么看着莫修远走进衣帽间,然后拿出一套文胸。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出来的,陆漫漫却一眼认出了,那是那套,莫修远提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这货能再幼稚点吗?!

就为了让她穿他买的,所以给她把其他都给扔了?!

“穿吧。”莫修远将文胸和内裤递给她。

陆漫漫隐忍着怒火,一把将文胸和内裤拿过来,走进浴室,哐的一声将浴室的玻璃门划过来,响起巨大的声音。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大笑。

而如此不受控制的笑声就这么传进了陆漫漫的耳朵里。

她真的很想杀了那货!

穿上文胸和内裤。

陆漫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不得不说,莫修远的眼光真的很好,这套大红色的文胸,和她白皙的而婀娜的身体很是相配,连罩杯和尺寸大小,都合适到,仿若是量身订做的一般!

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看着看着,就看到莫修远突然出现在大大的镜子面前。

陆漫漫一把抓起身边的浴袍,准备穿上。

莫修远的手更快,直接将浴袍抢了过来,一脸得逞。

陆漫漫看着他,然后看到他熊熊烈火的眼神。

“莫修远……”

“很好看。”

“我知道。”

“所以我要多看一会儿。”

“莫修远!”陆漫漫整个脸已经涨红,粉红粉红的脸蛋,在内衣的颜色映衬下,简直诱人无比。

莫修远突然迈着脚步向前。

陆漫漫警惕,然后后退。

后面是大大的洗漱台,无路可退。

莫修远就在这么居高临下的靠近她。

陆漫漫靠在洗漱台前,半坐在上面,身体往后仰。

莫修远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边,身体往下靠。

两个人暧昧无比。

陆漫漫一直秉着呼吸,此刻紧张到,大气都不敢出。

莫修远嘴角一笑,笑着,突然站直了身体,转身离开。

陆漫漫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莫修远离开的背影。

就是,就是,就是在逗她玩!

她忍不住,尖叫!

她真想将莫修远这男人,蹂躏千百遍!

浴室外,莫修远听着陆漫漫狂叫的声音,心情却好到出奇。

他从床头拿出一支烟,准备在外阳台点燃,电话在此刻响起。

他看着来电。

“叶恒。”

“阿修,帝都那边出了点事情。”

“嗯?”

“听说,我们被监视上了。”

莫修远抿唇,手指一直拿着那支烟,转动,脸色也变得冷然,他说,“知道是谁吗?”

“暂时不清楚,只听说我们身边应该安插了眼线。”

“好,我知道了。”

“要不要去一趟帝都,当面去问问情况。”

“半个小时过来接我。”

“是。”

挂断电话,莫修远将那只烟点燃,吮吸。

上次受伤的事情,好不容易掩人耳目,这么久,大概又被怀疑起来。

而这个暗中的人,有可能是自己身边的人,也有可能,是和自己身边有关的人。

他吸了不到一般的烟支,熄灭。

直接走向浴室。

浴室中,陆漫漫似乎还是好久才平息下来,此刻正在擦保养品。

她眼眸睨了一眼莫修远,分明满脸不悦。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笑了一下,说道,“莫太太,我今晚有事要离开。”

陆漫漫皱眉。

“所以你今晚是安全的。”

陆漫漫没有说话,心里却莫名很不爽。

莫修远上前,抱着她的身体,迫使她和自己面对面的站着。

陆漫漫脸上还有保养品没有擦散的痕迹。

莫修远突然就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瓣,“早点睡,明天一早我就会赶回来,上班。”

陆漫漫看着他就这么走了。

走得分明,毫无留恋。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那一刻却分明很想,叫住他。

她咬牙。

想太多了,继续擦脸吧!

……

叶恒开车,莫修远坐在他身边。

两个人显得沉默了些,莫修远开口道,“是刚刚接到的消息?”

“嗯,说那边的人开始怀疑你,一直在找人找你的漏洞,我刚刚仔仔细细的分析了我们身边的几个人,应该都没有嫌疑。所以,还是其他陌生人在对我们监视着。”叶恒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莫修远其实也想到了。

他身边的人,都是一起有着绝对信任的人,不可能暴露自己。

倒是。

他眼眸一紧,“尹兰旖怎么样了?”

“她?”叶恒一怔,说道,“还是老样子,现在在精神病医院,经常说一些胡话,乱七八糟的语言,有时候看上去好好的,有时候又总是风言风语。”

莫修远眼眸一紧,看着车窗外有些孤独的挂在天空的一丝月牙,说,“她留不得了。”

叶恒一惊。

莫修远说,“疯子的话,十句九句都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你怕尹兰旖现在疯疯癫癫的模样,很容易将我们的事情暴露出来。”

“至少,不能保证,她不会说。”

叶恒沉默。

沉默着,好久,“好,我知道怎么处理。”

大是大非面前,从来都没有所谓的儿女情长和情深依旧,只有命令和接受。

车子很快的开到目的地。

两个人下车。

一辆直升机早就在不远处恭候。

两个人坐进去,直升机,越行越远!

……

翌日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

一个人睡在莫修远的床上,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睡着了,分明是失眠的。

她伸懒腰,懒洋洋的从床上起来。

然后走进莫修远的浴室,洗漱,看着自己有些憔悴的脸色。

昨晚上的莫修远还真的是一夜未归。

这样真的好吗?!

真的好吗?!

他们才洞房。

就这么饥渴难耐了?!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即使理智上是知道,莫修远应该不是出门偷腥,但情感上,就是接受不过来。

她换上衣服,淡妆,走出房间。

楼下,莫修远也不在。

不是说好,今早会赶回来上班的吗?!

果然俗化说得好。

相信男人的话,母猪都要上树!

她坐在玻璃早餐厅吃着早餐,然后出门上班。

门口处,秦傲恭候着。

陆漫漫坐在后座,看着秦傲,问道,“莫修远昨晚去了哪里?”

“啊?”秦傲一怔,“莫先生昨晚出门了吗?”

“你不知道?”

“不知道。”秦傲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陆漫漫皱眉,绅士。

秦傲不说谎,所以莫修远昨晚是自己开车出去的?!

她沉默的看着窗外。

到底,莫修远是什么身份,会让人觉得这般的神秘,就好像,隐藏了天大的秘密一般!

一路心思。

车子停靠在陆氏大厦。

经过昨天的新闻之后,陆漫漫的出现,再次在公司引起了轰动,当然,职员们看她的眼神,分明都是由衷的佩服的。

24岁的年龄,完全是有着30多岁的处事能力。

这完全就是让人羡慕不来的实力!

一路注目礼下,陆漫漫走进电梯,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刚坐进去。

房门敲开。

陆漫漫看着张翠,拄着拐杖,脚上还带着支架,一瘸一拐的出现在她面前,恭敬道,“陆总,我报道了。”

“张秘书,你可以再休息两天。”其实,早就料到这女人,会在今天出现。

“我希望能够最快而跟在你的身边做事情。”张翠直白。

陆漫漫也不多说,“那去人力资源报道吧。”

“谢谢陆总。”张翠由衷的一笑。

陆漫漫点头,说道,“出去的时候让陈秘书进来一下,我上周给她交代过事情。”

“是。”

不一会儿,陈琪琪恭敬的出现在她面前,“陆总。”

“半个小时后,通知的市场部所有高层总经理及总监开会,准备好上周我交代的项目进度,注意提醒每个人的用时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

“是。”

“对了。”陆漫漫突然想起,问道,“林初辰任职了吗?”

“林总助今早已经办理了入职手续,现在已经在市场部A组的总监总助,也就是您原来的办公室上班了。”

“好。开会记得提醒他一起参加。”

“是。”

陈琪琪出去。

陆漫漫低头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看了看时间,陆漫漫准备去会议室,电话响起。

她看着来电,眼眸一紧。

“陆嫣然。”

“堂姐,有时间见见吗?”

“现在很忙。”

“那我等你,我在陆氏对面的一个咖啡厅里面,如果你忙完了就抽空见个面,我把房间号发在你手机上。”

陆漫漫犹豫了一秒,“嗯。”

挂断电话,陆漫漫不知道陆嫣然这个时候找她做什么,但对这个女人,其实不需要什么防范。

而她可以肯定,她现在过得,很不好。

依陆勤政和陆子川的脾气,陆嫣然应该吃了不少口头。

她没空想太多,直接走进了会议室。

各部门的高层坐在会议室内,7个人左右,包括才入职的林初辰。

陆漫漫看了他一眼。

很显然,林初辰也这么回视了一下她。

陆漫漫坐在会议室最中间的位置,没有太多开场白,直接说道,“从左往右,开始吧。”

市场部B组,高层经理吴然总监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说道,“我们目前正在做手机的研发工作,经过前期调研,手机的外观和性能技术部已经基本完稿,受众群体主要在于中高端用户,是准备配合市场部A组的中高端用户出台的一款全新智能手机,功能也在大幅度的升级换代。而目前我们公关部和营销策划部正在和翟氏企业谈关于一个APP的独家授权,经了解那个APP的应用软件在北夏国年轻人市场的普及率高达百分之三十,因为营销炒作得很好,还有往上升的趋势,如果拿下那个APP的独家授权,预估会提升百分之二十的我们手机市场竞争力。”

“目前的进度如何?”陆漫漫直接问道。

“已经进行了初步衔接,给翟氏企业递交了意向书。经了解,目前至少有5家以上的手机研发公司,想好拿下翟氏企业的这个合作项目。情况比较严峻,也比较棘手。”

“翟氏有没有特别想要合作的公司?”

“暂时没有风声。”吴然说道,“翟氏企业的总经理翟奕,做事情稳重严谨,我们因为软件这一块的应用和他也打过些交道,到现在我都不能肯定的说翟总整个人的心思,而他的行事作风,没有到最有那一刻,谁都不知道,最后的标会落在谁的手上。”

陆漫漫抿唇。

翟奕确实是城府很深,事业上的能力不可厚非。

上一世选择了文赟合作,两个人老谋深算,想来,后来的事情应该被他们俩搞得天翻地覆,只是不知道,翟奕到最后有能耐让翟氏是不是屹立不倒?!

她猜想,文赟应该不会留下四大家族的任何一个企业。

当然,她只是猜测,或许翟奕的能力,可以威胁到文赟不敢那么,不折手段。

她沉默了半分钟,说道,“将最新的进度和现在觉得需要攻克的重要环节整理一份交给我的秘书,我需要了解详细的情况。”

“是。”

“好,下一个。”陆漫漫纤细的手指,敲打着键盘,似乎也在为自己做着笔录。

一个一个高层经理将自己手上的项目进行阐述。

陆漫漫一一作了点评,对于一些不太重要不是那么难的项目,她不会插手,有时候权利不能过大,不能太过独断,否则会让团队产生不和谐。

她抬眸,看着市场部A组汇报章显德汇报工作,“目前我们正在和综合部一起对克兰集团进行组编,并和克兰集团的CEO颜克兰商讨着针对克兰原本的中高端用户进行保有,然后带动整个陆氏用户的保有工作,同时,我们也在等待市场部B组的新手机研发上市,增加我们品牌竞争力度。”

陆漫漫看着他,问道,“现在克兰集团的整体情况怎么样,市场份额在多少?新增占比如何?”

“趋于稳定,市场份额依然保持着百分之十五左右,新增占比在百分之二十。克兰集团的股市也趋于平稳状态,上个月的营收大概占了整个市场A组营收金额的百分之八。”

陆漫漫微点头,“克兰集团是一块肥肉,算是我们市场的一个漏洞点,重组后,对克兰集团的基站再进行梳理,加大投入,将品牌效应做出来。”

“是。”章显德点头,显得很尊重。

陆漫漫眼眸微动,眼神放在坐在章显德旁边的林初辰身上,说道,“林总,你第一天进公司,给各位介绍一下自己。虽然不同部门,但大多都是分工合作。”

“是。”林初辰从座位上站起来,没有紧张,显得很是稳重,“各位好,我是新职员林初辰,很荣幸能够加入陆氏集团,并担任市场部A组市场总监总助的位置。我是南城人,今年30岁,刚从国外回来,文城基本没有什么朋友,也不太喜欢交朋友,是个典型的工作狂。以后还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工作狂。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

长得不说帅,但也绝对不丑,气质不错,身材很好。

“那林总有女朋友了吗?”一个高层总监打趣。

“暂时没有。”林初辰直白道。

“林总30岁,年轻有为。没有女朋友,岂不是可惜了这么个大好年华。”高层总监继续打趣。

“我的人生规划中,工作永远排在第一,至于自己的私人问题,我一向觉得顺其自然就好。”

陆漫漫就这么打量着林初辰,不动声色。

“怪不得,年纪轻轻,据说在国外就闯出了一片天地,以后大家可是要互相帮忙。”

“嗯,必须的。”林初辰态度友好,一言一行,依然不吭不卑。

陆漫漫回神,将话题终结道,“既然大家都在陆氏,且都是陆氏的高层管理,以后就是一个团体,互相帮忙无可厚非。林总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除了几位高层外,你也可以直接找我,祝你在陆氏的工作,能够愉快顺利。”

“谢谢陆总。”

“请坐。”陆漫漫让他坐下。

林初辰坐回自己的位置。

陆漫漫转眸,看了看笔记本上的简单纪要,开口道,“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以后每两周一次这样的周会,只花一个上午的时间。等会儿各位高层管理将我刚刚在会上提到的东西,反馈一份到我的秘书室,谢谢,散会。”

说完,陆漫漫就先离开了办公室。

她的行事作风,干练简洁,从来不拖泥带水,认准的事情,就是一鼓作气。

林初辰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这个女人,果真和传闻中的一样,能力非凡。

他原本以为,炒作的成分居多。

嘴角莫名一笑。

笑得,模糊不清。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整理着自己的一些市场规划。

其他会议纪要,秘书室会给她一份完整的报告。

她一直投入工作之中,有时候很容易忘记很多事情,当自己回神的时候,才想起陆嫣然说,等她的事情。

从陆嫣然给她打电话到现在,已经过了5个小时了。

她抿唇,拿起手机,看着一条未阅读信息,回复,“你还在吗?”

“在。”那边很快回答。

陆漫漫抿唇,起身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走向秘书间,说道,“我出去一会儿,整理好的资料保存纸质档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其他有人找我,给我电话。”

“是。”

陆漫漫走出公司,直接走向对面的咖啡厅,按照地址,找到包房,推门而入。

陆嫣然坐在包房的沙发上,面前放着的是一杯白开水。

她看着陆漫漫出现,自己也站了起来。

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即使化了淡妆,也依然憔悴到,形容不出来的地步。

她显得很冷漠。

有时候自作孽,真的不可活。

也不可同情。

她直言道,“有什么事情,你说。”

陆嫣然看着她,从没如此嫉妒过一个女人。

但是此刻,就是嫉妒她,嫉妒她的,一切!

她说,“你知道我的孩子是谁的吗?”

小宅蹦蹦跳跳的来,又蹦蹦跳跳的走。

嗯,对了。

小宅觉得小宅应该推荐一下小宅的旧文。

老好看的。

推荐如下: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之前有个很抱起的名字叫:绯闻女王上位记!

可惜了,说什么,扫H。

我也是醉了。

总之,附简介如下:

娱乐圈很乱。

真的很乱。

小卫常在她耳边说,这个地方就不是她们这种柴火妞能呆的地方,一不小心就给湿了脚。她总说,晚晚,你姿色这么好,要是搞什么潜规则,早就红黄紫绿了,那安筱就只能给你提鞋,你还当什么小助理,被人吆喝。

每次,当她面对傅博文那土王八蛋时,她总会想起小卫这句话,然后,总会无限忧伤。

她到底,被潜了怎样一个土王八蛋!

……

最后,吼一声月票,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