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莫修远,我爱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静的咖啡厅包房。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陆嫣然,看着她脸上的憔悴,显得很是冷漠。

陆嫣然说,“你知道我的孩子是谁的吗?”

她问陆漫漫,显得很是平静。

陆漫漫眼眸微紧。

所以这个时候的陆嫣然,是想要给她交代什么?

陆嫣然看着陆漫漫,看着她沉默不语的样子,缓缓坐在了沙发上。

陆漫漫也坐在了沙发上,两个人保持着距离。

因为家庭关系,原本有着血缘,原本应该相亲相爱,却终究,变成了这样,是由衷的从内心深处,根本就亲近不来。

“陆嫣然,你有什么就说,我不想花费这么多时间浪费在你的身上。”陆漫漫一字一句,冷冷冰冰。

陆嫣然就这么无声的笑了一下,她说,“孩子是文赟的。”

还真的是,文赟的。

陆漫漫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不是有受到刺激,她只是觉得,真的有够讽刺的。

文赟果然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上一世大概是从来没有注意到过陆嫣然,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那个能耐引起文赟的注意,而这一世,因为想要利用陆嫣然,就和她滚在了一张床上。

如此不知道廉耻的男人,她真的觉得,除了冷笑,找不到其他情绪去表达。

她真的觉得,上辈子的自己,果真是,蠢得难看!

陆嫣然看着陆漫漫冷然无比的情绪,又继续道,“他说会给我一个承诺,我信了。”

“既然信了,你来找我做什么?放心,你的炫耀对我而言半点威胁都没有,对于文赟,我除了看不起,没有其他情绪。你觉得你有那个能耐和他双宿双飞那是你的本事儿。”

“没有那个能耐。”陆嫣然说,轻声的说,但很肯定。

陆漫漫睨着眼看着陆嫣然。

陆嫣然如死寂一般的脆弱脸颊,对着陆漫漫一字一句说道,“从文赟让我把孩子打掉然后嫁祸给你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文赟对我其实,没有感情,只不过就是,想要利用我取得我们家的信任,然后报复你而已。而我,却还是这般愚蠢的飞蛾扑火。我为了他当着媒体的面讨伐我的父母以及爷爷,我今天能够在我父母的眼皮子地下溜出来,回去之后不知道会变成怎样,而这一天,我就被他们打成了这个模样……”

说着,陆嫣然将自己的手臂挽起,上面密密麻麻的青紫痕迹,有些似乎都已经破皮,溃烂,留着黄水,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包扎。

她说,“我昨天才做了流产手术,但是他们就是从不怜惜我。我承认我从小就很嫉妒你嫉妒陆轩然,我看着陆轩然这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其实是有些幸灾乐祸,可是我从来没有此刻这般的觉得自己,卑微低廉,从来没有此刻这般,质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否则,为什么人生会这么的得不到尊重,这么的受尽屈辱。”

陆漫漫看着面前已经泪崩的陆嫣然,看着她整个人极尽崩溃的模样。

陆嫣然当着记者的面讨伐自己的父母,本来就是给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从此以后,她父母爷爷会往死里对她,她不可能在家里还会有任何好果子吃,而文赟,也不会对她有半点怜惜,有的只会是冷漠,只会关心自己是否达成所想,更重要的是,陆嫣然如果违背文赟,下场或许比被她父母虐待来得更加的直接。

到现在,陆嫣然大概自己也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和状态,所以才会来找她,说一些,大概不知道对谁说的情绪。

“我到此刻真的好嫉妒好羡慕你们的人生,以前觉得你父母对你好,不管爷爷怎么不待见你,你至少还有一个父母爱着你,当时,还有一个文赟这么保护着你。现在,又有了莫修远,似乎从来都不缺乏爱你的人。而你,又这么的有能耐,在商场上翻云覆雨。”陆嫣然说,看上去更加难受的样子,抽泣的声音,大概是对这个世界都是绝望的。

陆漫漫看着她不停抽搐的模样,看着她毫无生气到似乎对这个世界都不会再有眷恋的模样。

说真的,不有点动容都是假的,但此刻,就是不愿意对这个自作孽的女人表现出什么。

她冷漠道,“如果你找我就是想要质疑和感叹你的人生,陆嫣然,我只会告诉你,我毫无兴趣,而我只会告诉你,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你保重。”

说完,陆漫漫就起身准备离开。

她倒是没有想到,陆嫣然叫她来,等了她将近一天,就只是为了,给她说这些。

其实仔细一想,陆嫣然还能说什么?!

她只是一个失败者。

很失败。

失败者,没有什么值得期待。

“陆漫漫。”陆嫣然叫着陆漫漫。

陆漫漫脚步停了一下。

“我知道我自作孽不可活,但是我希望,从来没有此刻这么真诚的希望,你可以将我父母我爷爷,以及……文赟,弄得身败名裂。”陆嫣然大声的说着。

陆漫漫抿唇,“那都是我的事情。”

意思是,我想要怎么做,你根本干涉不了。

说完,再也没有停留的,离开了咖啡厅。

陆嫣然曾经活在自己的梦里面,现在梦撕碎的,比任何,任何身体上的疼痛来的更加的痛苦,所以,陆嫣然希望她能够给她报复!报复所有人,包括文赟。

因为她知道自己无能为力。

而她,当然没有那个义务。

我会报复文赟,往里面报复,但不会是因为陆嫣然。

这就是陆嫣然这个女人,这辈子最大的悲哀。

没有谁,会为她,做任何事情……

她走回陆氏大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她不觉得陆嫣然这么来找她会对她的生活有半点影响,她依然这么一丝不苟的过着自己的生活,然后,有着自己的报复。

她低头,看着秘书室给她整理的一些文件内容。

翟氏企业。

陆氏和翟氏的关系比较特殊,同为四大家族,且亦敌亦友。

翟氏企业以软件开发为主,北夏国大多数热门的软件系统都是翟氏研究开发,陆氏的通信业和手机市场都需要软件的支撑,所以陆氏会和翟氏有所合作,而翟氏为了迅速的传开他的产品,也会选择和陆氏合作。但又因为陆氏庞大的通信用户和翟氏研发的聊天软件,其实深层次形成了,竞争关系。

翟氏现在的发展理念是希望互联网业务能够取缔传统的通信市场,而陆氏企业的通信业务,又希望能够垄断互联网市场。

两个企业,都在不停的往自己希望的那样,创新发展。

所以,就算是曾经有所合作的陆氏和翟氏,也为彼此的不同的发展理念,留下了心思。

以前还能够在台面上得过且过,现在……

陆漫漫觉得,翟氏极有可能选择其他小点的公司,也不希望自己的软件受制于陆氏。

而不得不说,互联网产品业务,已经成了一个发展的主流,传统的通信业迟早会被取缔,只是早晚问题,而陆氏,如果真的想要保住通信业这片到此刻至少还是巅峰的市场环境,就得不停的进行一些列的改革,到最后形成互联网+时期,而这个时期,到底最终是由翟氏发展起来,还是陆氏……

这就是,各凭本事了!

陆漫漫将需要和翟氏合作的项目,一一的进行了梳理。

翟奕心思缜密,之前两个企业的合作,是当时根本就没有互联网+的概念,所以还能够以彼此发展彼此受益作为合作共同点,估计那个时候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一个做软件的,一个做通信、宽带和终端的,会成为最大的劲敌。

当然。

陆漫漫能够这么深刻的在此刻就想通这一切,也只是因为未来7年的发展,确实在往这个区域逼近。

而翟奕。

她相信,他已经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他的目标和抱负。

否则,不会在之前的好几次合作中,有所隐晦和保留。

但如果这次不和翟氏签下合同,陆氏的手机市场没有那么大的竞争力,从而带动的对陆氏通信业的保有,也存在极大的弊端。放眼整个北夏国,软件市场能够做到翟氏这般规模和用户数的,根本无人能及,所以暂时根本不能指望,其他软件产品会有竞争力度。

她有些暴躁的想着这些事情。

上一世,因为古歆的关系,或许还能够通过翟奕套点近乎,这一世,她根本就没有打算,让古歆和翟奕再有更深的交集。

她咬着唇,打消了自己走关系网的这个途径。

没有关系可走,只能寻找翟氏的诉求点。

对翟奕而言,翟氏只是想要让自己的软件更快的传播开来,这样的传播方式,靠陆氏是最好的,因为通信业的用户群体,早就已经到了几乎垄断地地步,如果他们陆氏没有得到这个软件的唯一性,从而进行极端的抵制,最后的结果无非就会有三种情况,第一是陆氏成功阻止了翟氏企业的软件传播,陆氏受益。第二是翟氏企业的软件成功的让陆氏的市场竞争力削弱,翟氏受益。第三就是,两个企业两败俱伤,得不尝失。

现在的翟奕,处于事业发展高峰期,他应该不会让第一种情况和第三种情况发生,所以,要么他就会选择陆氏合作,要么,没有选择陆氏,但是他有更好的平台宣传自己的软件。

如果找到了更好的平台,对陆氏而言,就是极大的威胁。

陆漫漫抿唇。

上一世翟奕和文赟的合作,是在这之后,应该没有这么快就狼狈为奸,这一世,因为不同的人生格局因为她的故意而遭到改变,她不知道,翟奕和文赟之间,会不会提前……

如果提前了。

那么,一切就真的棘手了!

她思索着,种种可能性。

直到,到了下班时间。

她简单收拾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对于拿下翟氏的软件项目,真的需要从长计议!

她走出办公室。

秘书递上她的包,她走向电梯。

看着电梯的数字一直不停的往下。

安静的空间,陆漫漫电话突然响起,她看着一个陌生的来电,皱眉接通,“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陆嫣然的家属或者朋友吗?”

“怎么了?”陆漫漫皱眉,本能的觉得,有什么事情发横了!

“你好,我是文城的交通民警张浩。陆嫣然在北街道口十字转弯处出了重大车祸,她自己开的那辆小轿车全部的撞到了十字转盘的围栏里面,车子已经重度变形,陆嫣然当场死亡。我们从她的包里面找打她的证件以及手机,手机上最后一个显示的短信记录是你,你能现在到北城街民警支队来一下吗?我们需要对死者做一份笔录,同时,希望能够通知她的家属,进行尸体认领……”

陆漫漫其实到后面,真的已经听不进去民警都说了些什么了。

她站在电梯里面。

电梯从上到下,其实上来了很多人。

电梯到达一楼大厅,所有人都恭敬的等着,等着她先下去。

而她,就跟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耳边似乎一直回荡着这个陌生声音说的那句,陆嫣然当场死亡。

陆嫣然见了她之后,就死了。

这是不是就代表着,陆嫣然其实就是抱着死的决心来见她。

所以才会给她说了那么多,她的真实感受。

可惜。

她并不理解,也没有给她半点安慰。

她甚至给了她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突然的的消息让她这一刻,真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

电梯已经响起了急促的铃声,预示着,电梯门已经开了很久了。

陆漫漫回神,回神,不动声色的走出去。

即使刚刚有一秒,眼眶是红润的,下一秒,却还是那般,金刚不如。

她直接坐进秦傲的轿车,直白道,“去北城街民警支队。”

“是。”秦傲不多话,一般只听吩咐。

陆漫漫看着窗外已经西斜却依然还明亮无比的天空,陆嫣然是自己选择的这条路,还是说,只是意外……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一接到她的电话,就抱着极大的粗口怒吼着,“陆漫漫,你这个时候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你这么没有人性,连畜生都不如,居然敢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说和我断绝关系,你还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我还真没有看出来,你比你爸都狠!你现在这么对我,终有一天你也会得到该有的下场,你别得意太久!”

陆漫漫听得很麻木。

她爷爷很激动,激动得恨不得想要杀了她一般。

这就是为什么,从记者招待会后,即使她爷爷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的原因,她没有那么好欺负到,忍受着他的故意咒骂。

此刻,不是因为发生的事情,她不会自己这样。

她说,“爷爷,陆嫣然出车祸,当场死亡了!”

“什么?!”陆勤政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听到的是这个消息。

“现在我去北城街民警支队,你通知二叔他们,赶过来吧。”

“陆漫漫你又在搞什么鬼?!你说,陆嫣然出车祸了!那个本来就该杀千刀的,出了车祸?!你在耍什么花样!”

陆漫漫真的觉得有些难受。

她眼眸一直看着窗外,以为可以看看宽广的东西,缓解自己压抑的情绪。

她和陆嫣然没什么交集,两个人从小就没有在一起玩耍过,更别提什么知心,可刚刚听到陆嫣然当场死亡的小溪时,她的心还是这么难受了一秒,只因为,是一条生命。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在上一世,面临死亡那前一秒的恐惧,和愤怒。

而陆勤政,那个和他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20年的孙女,他却半点不为她的死亡所动!

她没有表露过多的情绪,只说,“你们赶紧过来吧。”

“过来?!”陆勤政狠狠地说着,“死了活该……”

陆漫漫真的听不下去了。

到现在,到此刻,她恍惚觉得,陆嫣然就是自杀的。

而她之所以选择这条路,真的是生无可恋了。

爱文赟,却明白了,他只是在利用她,恨不起来,也不做任何反抗的举动,一方面是不敢,另一方面,不想自己弄得那么狼狈不堪。

而自己,站在了文赟那边,选择了去无底线的帮他,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众叛亲离,她未来的日子,只会在不停的屈辱中的度过。

所以。

没有了自己可以生存的空间,活着做什么?!

而死前,陆嫣然却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了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人身上,因为真的无可奈何到很无力的地步,她就这么卑微的,承认着自己的无能,然后希望可以有个人来帮她报复。

报复她遭遇的一切。

显然。

陆漫漫给她的回答,应该也让她崩溃。

她咬着唇,在不停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车子到达北街民警支队,走进警察局,对陆嫣然死前找她的事情,录一个笔录。

警方将陆嫣然的车祸初步断定为普通的交通事故,且没有任何车辆的撞击和威胁下,自己直接撞进了花台里面,车祸死亡。

陆漫漫一边做着笔录,一边了解陆嫣然的出事情况。

重重迹象,都验证了陆漫漫来时所想。

陆嫣然,是自杀。

她抿着唇,尽量让自己保持这平静。

二十多分钟,陆子川和兰小君来了。

陆勤政,果然没来!

两个人出现在警察局,兰小君的眼眶是红的,看着陆漫漫在警察局,整个人都像是疯了一样的,扑向陆漫漫,“陆漫漫,一定是你害死我们嫣然的是不是?你这个祸害精,怎么你不去死!”

陆漫漫往后退了几步。

民警眼疾手快的把兰小君桎梏住,才不至于发生太过失控的画面。

陆漫漫冷眼看着兰小君,冷冷的说着,“陆嫣然怎么死的,我想你们比我更加清楚。她今天下午来见我,来见我的时候全身是伤惨不忍睹。而她对我说的话,几乎是对这个世界所有的绝望。这些一切,到底是谁给她的?二婶,陆嫣然活到现在20岁了,你给过她一分温暖吗?你每天每天的去陪那个躺在病床上根本就没有了知觉的陆轩然,你到底有正眼看过陆嫣然一眼的吗?你们只知道,她出卖了你们,但从来没有想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兰小君被陆漫漫说得,狼狈不堪。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疯狂的尖叫着,“陆漫漫你给我闭嘴,你给我闭嘴,你这个贱人,你就是害得我家家破人亡的凶手!警察,你们快把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抓起来枪毙!”

又急又尖锐的话语,完全不顾任何形象,也没有任何逻辑。

陆漫漫就这么冷眼看着兰小君。

“二婶,陆嫣然是自杀的。”陆漫漫一字一句,“因为从小得不到爱,因为从希望得到你们的注意,所以选择了极端的方式,先让自己得到更多,但别人利用,无力翻身,更加深了你们对她的憎恨,所以她选择了自杀,她死的时候给我说,她嫉妒我的人生,因为我有一个爱我的父母。”

“你闭嘴!”兰小君几乎是嗓子都吼破了。

大概是无法承认,自己逼死自己女儿的这个事实。

很想,找个人来承担这个时候,让自己不会这么崩溃。

崩溃认清所有的真相。

陆漫漫冷漠无比。

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脆弱,这只会让有心人,更加的放肆,她将视线从兰小君身上转移,转移到陆子川的身上,一字一句问他,“二叔,这么多年,和我父亲争了这么多年,想尽办法想要得到陆家的产业,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值得吗?陆轩然这辈子都躺在了床上,变成了活死人。陆嫣然自杀身亡,阴阳相隔。你做了这么多,有价值吗?你就算是得到了陆家家业又能够怎样,陆轩然一定会醒过来吗?陆嫣然还能活过来吗?你们一家变成了这样,你就不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这一辈子做的这一切,是不是,人在做天在看!善恶终有报,会不会哪一天,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陆子川狠狠的看着陆漫漫,青筋暴露,那一刻却没说一个字。

耳边一直是兰小君的尖叫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尖叫声。

不管陆嫣然对他而言是多么不受待见的女儿,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落得这样的下场,多心狠的人,也会有那么一丝的怜悯和不仁。

陆漫漫就这么漠然的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看着两个人,一个极端发泄,一个痛苦忍受。

这真的就是报应。

陆漫漫转身离开。

本来以为,断绝了陆家大院的人关系网,就算是给他们极大的惩罚了。

看来,老天爷都觉得不够。

不够,解恨。

她刚走出警局大门。

门口处,突然涌现出记者。

不知道是谁把消息传播了出去,而她也不想深究,因为无关紧要,何况,她觉得文城的狗仔,真的无处不在。

她抿着唇,很淡漠的看着面前的记者朋友些。

看着他们,很是平静。

记者将她围困,问题蜂拥而至,“陆小姐,请问今天下午的那个交通事故,死的人真的是陆嫣然吗?”

“听说陆嫣然死之前最后来见了你,给你说了什么重要的遗言吗?”

“对于陆嫣然的死,你有什么看法?会不会觉得她是咎由自取,毕竟她曾主动陷害于你?”

“陆嫣然的车祸是自杀吗?”

陆漫漫有时候真的觉得,记者的逻辑和思维,其实当警察都绰绰有余了。

可惜了,用在这么八卦的事情上。

“今天下午的车祸,死的人确实是陆嫣然。”陆漫漫回答,一字一句,“陆嫣然的车子直接高速度撞击到花台上,当场死亡。警方断定为自然交通死亡,而我却觉得,这是自杀。”

记者哗然,即使知道这个答案,还是会忍不住一阵惊呼。

“陆嫣然死前来见我……给我说了一些她从小到大的事情。我们因为不生活在一起,感情不深,准确说,因为我爷爷的关系,我们一家人感情都平平淡淡,而陆嫣然来找我,我也很意外。当时我只觉得她很难受,说了些自己心里的悲伤情绪,我甚至看到她身上,破烂不堪的伤口,我想应该是被人故意抽的。”陆漫漫说。

说得有些难受。

“是被她父亲还是爷爷抽的?”

“我没问。”陆漫漫说,“因为想要给她留下面子。但是,我没想到,她今天下午来见我,已经抱着,想死的心,否则,我不会让她自己一个人开车回去。”

陆漫漫对着记者,眼眶红了。

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卑鄙。

到现在,还要用陆嫣然来提升,自己的正面形象。

“其他,我真的不想多说,也请你们给我们点空间,每个家里面面对死亡,都难以接受,我也是。何况,陆嫣然才20岁,正值,青春年华。”说完,陆漫漫就扒开记者,离开。

其实,没有用多大力度。

但是记者就这么让她离开了。

陆漫漫总是可以用三言两语,说服别人。

所有人看着陆漫漫坐进黑色轿车,然后离开。

离开的陆漫漫。

就这么一直看着车窗外已经泛黑的天空。

对于这种和自己没有直接关系的人死了,她都会有一些内疚,而文赟到底是这么做到,可以杀人不眨眼的?!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到底是有多大?!

她突然有些不明白,这个荒唐的世界!

她隐忍着情绪,拿起手机,拨打。

那边接通,“陆漫漫。”

“陆嫣然死了你知道吗?”陆漫漫说,说得很平静。

那边似乎沉默了几秒。

好久,“我不知道。”

“很快新闻就会出来了。”陆漫漫说。

“然后呢?”

“曾经和你躺在一个床上的女人就这么突然死了,对你而言,也就少了一个床伴而已,是吗?”

“陆漫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陆嫣然死前来见了我。”

“你想要说什么?!”文赟咬牙切齿。

“你放心,她就算给我说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你的,我也做不了什么,因为她没有给我任何证据,她只是在说一件事情而已,不是想要报复你对她的不仁不义。”

文赟一直紧握着手机,一言不发。

“不要以为每个女人都是傻子,陆嫣然愿意为你做那些事情,只是因为她很爱你。而我告诉你这些只是觉得,你或许会因为这些而有所动容。显然,我觉得我只是在多此一举。”

“陆漫漫,我听不懂也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我和陆嫣然不熟悉,即使因为你有过几次照面也没有到感情很深的地步,所以她的死对我而言,我不会有什么情绪,处于人文关怀,我会随份子礼。”文赟冷漠的声音,说得何其的坦然。

陆漫漫笑了一下。

真的是笑了一下。

所以她还怀疑什么,当年文赟的一举一动。

这个男人,就是冷血的,没有半点恻隐之心。

她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了,看着窗外挂在天空上的月牙。

陆嫣然,如果你知道你的死,文赟说处于人文关怀会随份子钱,你会怎样?!

也或许,你早就知道,自己是得到的只会是这样的答案。

她抿着唇,抿着唇,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别墅灯火通明。

看吧。

这个世界根本不会因为谁,而改变任何的发展。

刚刚在警察局的悲伤,和这里的奢华,形成了鲜明对比。

陆漫漫走进去,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走进去。

别墅大厅,莫修远坐在沙发上。

他低着头,在看手机,似乎是在看新闻。

抬头,看着陆漫漫回来。

看着她,其实还是那个陆漫漫,走了回来。

他说,“陆嫣然死了?”

所以,新闻来的真的很快。

她点头,“嗯,死了,我刚刚去警察局了。”

莫修远看着冷漠的样子,说,“过来。”

陆漫漫摇头,“我很累了,我想要休息。”

莫修远看着她。

陆漫漫没有去看莫修远的情绪,转身直接就往2楼上走去。

她此刻,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要回到房间,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

休息一下,明天就好了。

她现在倒是真的很羡慕古歆的没心没肺,看待事情一般简单明了,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大哭大闹,遇到开心的事情大说大笑,然后,不管天大的事情,都能够很快接受,面对和翟安的婚姻也是,满身的排斥,现在也一样,可以生活得很好,就算偶尔因为翟奕抽抽风,但也不会,让自己的情感变得纠结不堪。

而她。

从小就习惯隐忍情绪,习惯不停的东想西想,导致她现在,一遇到事情,就会放不开。

做不到那么洒脱。

她脱掉衣服,走进浴室,洗澡。

她躺在浴缸里面,木讷的望着天花板。

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反正,她不想再思考,陆嫣然的任何事情。

她就这么默默的躺在浴缸里面。

躺了不知道多久。

浴室的房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

陆漫漫眼眸微动,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径直的往她这边走过来。

莫修远今天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也懒得去问了。

她就看着他,一把将自己从浴缸里面揪出来,用浴巾包裹着她的身体,抱着走出浴室。

她没有反抗,很温顺的躺在他的怀抱里面。

莫修远将她放在大床上,帮她裹着浴巾的身体,盖上被子,转身欲走。

陆漫漫突然拉住莫修远。

莫修远转眸,看着她白净的手指。

陆漫漫从被窝里面出来,直接出来,坐在床上。

浴巾本来就松松懒懒的,这么坐起来,自然就滑落下了两肩,不着寸缕的肌肤,就这么在灯光下,曝光。

莫修远眼眸微动,喉咙起伏,“我去帮你那睡衣。”

“不用了。”陆漫漫说,“你坐下来。”

莫修远皱眉,缓缓,坐在她的身边。

陆漫漫柔软的身体就这么靠了过去,她裸露的手臂搂抱着莫修远的脖子,眼眸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说,“莫修远,陆嫣然的死,让我真的从未这么深切的感受到,生命的短暂,就连上次,我被尹兰旖这么绑架,我也不觉得,人生会很短。”

莫修远薄唇轻抿着,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今天,过于异常的举动。

“但是今天的陆嫣然,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我想有一天我会不会也突然就这么,突然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然后,我的人生依然留下很多遗憾,很多我没有办法去做到去完成去面对的事情。”

莫修远沉默着,知道她此刻,只是想要静静的说话,不需要安慰,只聆听就好。

“而我现在,不得不承认,莫修远,我真的没有办法拒绝你,甚至,开始主动想要靠近你。”陆漫漫说,“我爱你,莫修远。”

话音落。

陆漫漫主动吻上他的唇。

很主动,甚至带着,一些粗暴。

仿若想要将自己的所有,全部奉献人,然后寻找一丝心安。

莫修远被动的感受着陆漫漫的执着和热情。

他反手抱着她,将她狠狠的拥入怀抱。

两具身体,就这么纠缠着,在她的主动下,整个房间,春光无限,激情无限。

……

夜深。

大床上的两个人,搂抱着一起,入眠。

莫修远透过窗外的一丝月光,看着躺在自己身下,那个脆弱的娇媚的女人。

看着她疲倦的脸上,睡得并非那么安慰。

他听到她说。

莫修远,我爱你。

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温柔的帮她整理着她头发间的凌乱,眼神就这么细细的,一点一点打量着,她白皙的脸颊。

他靠近她的脸,轻吻着她粉嫩的唇瓣。

那个已经熟睡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

这么轻的举动,也能够让她身体为之一颤。

莫修远深深的看着她,看着平时看上去如此坚强的女人,在夜深人静后,卸下自己的伪装,也脆弱得让人心疼。

他将她抱进自己怀抱里,让她整个身体都贴在自己的身体上。

陆漫漫似乎感觉到温暖,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他的身体上靠近,就是在寻找那份安全感。

终于,安然入睡。

莫修远也缓缓地闭上眼睛,和她一同入眠。

其实,他也经常失眠。

很多不好的经历,让他的神经处于紧绷的状态,他甚至找过心理医生,除了药物,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而他不喜欢用药物来麻痹了自己的心境,所以就一直这么忍受着,忍受了很多年……

直到现在。

因为有她在身边,他开始睡得很好。

他嘴角淡淡一笑,如是安静的房间,一个男性嗓音,如是轻声的说着,“陆漫漫,我也是。”

今天19日了。

第二阶段的活动要结束了。

亲们,继续活跃起来吧。

宅等着月票,礼物等着你!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