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阴谋交锋之战(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

文城的天难得的下起了连绵细雨。

陆漫漫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灰茫茫的天空,听着,细细的雨滴声。

原来,有时候天色也会这么的应景。

陆漫漫翻身。

一转身,就看到躺在她身边的莫修远。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的,当自己醒来后,就感觉到,他的眼神默默的放在她的身上。

此刻。

两个人四目相对。

莫修远还是这般,带着深邃的视线,一直看着她,嘴角轻抿着好看的的弧度。

“醒了吗?”他问她。

陆漫漫点头。

“起床吗?”他继续问她。

陆漫漫点头。

莫修远修长的手指摸着她的脸颊,一点一点,顺着她的头发,“那我抱你起床。”

“莫修远。”陆漫漫抓着他的大手。

莫修远扬眉看着她。

“昨晚上我的话是真的。”

“哪一句?”莫修远问,如是好听的声音,满是磁性。

陆漫漫瞪着他,有些不开心的模样。

莫修远笑着,笑着将她的手抓在手心,“嗯,我说的话也是认真的。”

“哪一句?”陆漫漫学着莫修远的口吻。

莫修远说,“所有。”

陆漫漫一怔。

“今天要去上班吗?”莫修远问,转移话题。

“嗯。”天塌下来的时候,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

“那起床了。”莫修远从床上坐了起来,裸露的上身,就这么招摇的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眼眸闪烁。

其实,她身下并没有一丝不挂。

昨晚上分明做完了,她就睡了,没想到醒来后,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连身体似乎都被擦拭过,没有黏黏稠稠的感觉,这个男人,有时候分明心细得让人感动。

至少上一世的文赟,从来不会这么对她。

而她,也没有真的累到,在完事后就会睡着,大多时候都会自己去清洗干净。

想起莫修远昨晚上的举动,她脸有些微红。

莫修远下身也穿了一条睡裤,他下床,弯腰,将陆漫漫一下抱起。

“我自己可以起来。”陆漫漫已经,随即说道。

“趁你还轻的时候,我多抱抱你。”莫修远说得直白,抱着她走进浴室。

陆漫漫有些不满,“我什么时候重了?况且了,我长不胖!”

身材好到,就是怎么吃都长不胖,还很凹凸有致。

莫修远笑了,笑得很灿烂,“总有长胖的一天。”

“莫修远,我怎么觉得你藏着什么阴谋!”陆漫漫皱眉。

两个人的原本煽情而温暖的相处氛围,分分钟会被莫修远这二货给搅和了。

莫修远将她放在马桶上,“上厕所。”

对于莫修远回避她的问题,她有些不悦,但也不想去计较,她看着莫修远走出了浴室,似乎是让她先用。

不管如何,莫修远有时候,总是会人觉得,心安。

她上厕所,洗漱,然后走出浴室。

莫修远站在下着小雨的阳台上抽烟,看着陆漫漫出来,将烟蒂熄灭,然后走进浴室。

陆漫漫去衣帽间换洗衣服,化妆。

莫修远洗漱完毕,回到衣帽间穿衣服。

两个人几乎同时让自己打扮妥当的走出卧室。

从没有想过,他们之间可以这么的融洽,默契。

两个人一起下楼。

王忠已经在玻璃餐厅等候。

他们对立而坐,吃着早餐。

两个人之间的温馨气氛,就在不停的扩大,弥漫。

陆漫漫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会维持多久,但是她现在不想拒绝,陆嫣然的死让她突然想了很多,太过压抑自己的人生,到头来,或许剩下的全部都会是遗憾。

而她,不想在这一世留下遗憾,所以,愿意顺从自己的心,不去反抗。

吃过早饭之后,莫修远搂抱着陆漫漫出门。

秦傲已经在大门口恭候。

莫修远没有坐秦傲的轿车,难得,新买了一辆比较低调的小轿车,自己准备开车。

大概是,在政府机关上班,不想太张扬。

如果不是上一世知道他在政府工作,她真的难以想象,这么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怎么可能一本一眼的往仕途上发展。

她转身,走进秦傲的小车。

莫修远却一把拉住她。

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火辣辣的吻就印在她的唇瓣上。

“唔。”陆漫漫一怔,没想到莫修远突然就吻了过来。

莫修远吻她吻得如胶似漆,紧紧的将她抱在怀抱里,很久。

陆漫漫半推半就,就这么在门口和他深情相吻。

直到,彼此气喘吁吁。

莫修远嘴角一笑,手指摸着她有些微肿的嘴唇,“去上班吧。”

陆漫漫咬了咬唇瓣,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拉着她的手臂,给她打开车门。

陆漫漫坐进去。

莫修远笑了笑,关上车门,转身离开。

秦傲也开着车离开了,陆漫漫就看着莫修远的身影,这么在自己的身后越来越远的距离。

真的不知道为何会这般,越来越不舍。

她转头。

转头,其实脸蛋是有些红润。

而她从后面看着秦傲,看着秦傲的耳朵也是红的。

莫修远总是这么毫无预兆的坐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却又总是这么的理所当然。

她喉咙微动,开口道,“秦傲,先去药房。”

“是。”

秦傲将车子很快停在了她上次买药的地方,陆漫漫进去,又买了一颗避孕药,吃了。

现在,她并不觉得他们之间适合要孩子。

而她也并不觉得,莫修远会逼迫她要,总觉得那个男人,会尊重她的一切决定,所以,在买了避孕药的同时,她买了两盒避孕套,挑选了一下,选了一个适合莫修远的尺寸。

这么准备去付账,就又这么很巧合的碰到了林初辰。

陆漫漫看着营业员递给她的避孕套,她真的有一种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的尴尬。

林初辰倒是很淡定,很淡定看着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陆漫漫想,大概在国外生活久了的人,对这些东西其实是并不在乎,甚至是习以为常的。

她付钱,将避孕套随手放进自己的包里,转头对着林初辰,自然地开口道,“你又买药?”

“嗯,我有点胃病,胃药刚用完。”

“嗯。”陆漫漫点头。

也觉得此刻没有什么多说,她转身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林初辰突然说着,“陆总,如果你不介意,我能否搭你的车去上班?”

陆漫漫一怔,“公司不是给你们都配了车吗?”

“今天司机有事儿,请了假。我的驾照目前是国外的驾照,还没来得时间去考试变更为国内的。”林初辰说,“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打车也很快。”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在门口,你付完账就出来吧。”

“谢谢陆总。”林初辰感激的一笑。

陆漫漫也这么礼节性的笑了笑,先走出药房,坐在车后座。

半分钟后,林初辰坐进小车内,非常懂礼节的,坐在了前副驾驶室。

秦傲看了一眼林初辰,没太在意,开着车往陆氏大厦走去。

“在陆氏上班还习惯吗?”陆漫漫随口问道,似乎是为了打破,太过安静的气氛。

林初辰微转头,看着她,“嗯,在哪里工作都是工作,环境对我而言不太重要。”

“如果有什么需要,不要客气,都可以给我提出来。”

“对待工作我从来不会将就,谢谢陆总的关心。”林初辰说得很认真。

这个男人,一字一句一言一行似乎都在说明,他确实是典型的工作狂。

公司,很喜欢这种工作狂,因为能够在员工身上压榨到更大的价值。

两个人聊着一些浅浅的话题,一路到达陆氏大厦。

一同下车,走进大厅,上楼。

陆漫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张翠跟随其后。

每次陆漫漫看着张翠这样的模样,都觉得很滑稽,她说,“这段时间有什么工作汇报,可以让其他秘书先代替你,别这么拼命。”

“我只是不喜欢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发展自己的机会。”张翠说得认真。

陆漫漫耸肩一笑,“你说啊,今天的安排。”

张翠很恭敬,将今天的行程告知,“上午暂时没有安排,下午2点钟,市场部B组总监预约你一起过关于新研发手机产品及和翟氏合作的项目,有些关键环节,需要你来下决定。4点钟,陆氏收到一个时装秀的邀请函,是国外的一场国际时装展,董事长秘书那边传来的意思是,如果你时间上可以安排过来,代替他参加。参加完之后,有一个内部的时尚界聚餐,陆总可以选择是否参加。”

“帮我打听一下,翟氏集团是不是收到邀请函?具体谁会去参加?”陆漫漫说道。

“是。”

“准备一杯咖啡,谢谢。”

“是。”张翠出去。

陆漫漫将注意力放在打开的电脑上,习惯性的先会看看陆氏的股市,然后才会认真的上班。

一直到下午2点。

陆漫漫坐在大会议室里面,听着手机研发产品项目的进度。

市场部B组总监亲自对这个项目进行讲解,说道,“陆总,目前我们的手机研发基本已经完成,系统依然使用我们陆氏一贯使用并拥有的安软系统,目前已经升级到8。0版本,对于智能机的支撑是完全没有问题。而且目前,我们陆氏是唯一授权可使用这个系统的企业,其他研发公司,在三个月后才会拿到授权使用,这段时间是我们的一个营销契机。而手机的机身设计我们也经过了改良,在这款手机的基础上,除了将屏幕加大,细节感处理更强以外,增加了荧光绿,比较高挑绚丽的一个颜色,也算是一个大胆之举,借鉴于国外著名色彩大师前期在时尚杂志上发布的一期时尚秀,实物将会比我图片上更加的炫目。以上所有的设计,将会在30天—45天的时间内完成,现在我们的研发项目主要难题,还卡在翟氏的合作APP软件上,工程师给这个软件预留了位置,希望能够尽快谈妥。”

陆漫漫坐在会议室中间,就这么听着总监的汇报工作。

北夏国的通信市场已经算得上一个非常完整的市场竞争环境,语音业务已经达到饱和甚至已经到了最巅峰的时期,她父亲其实还是有眼光的,至少知道,不能全全的依靠通信业务一直立足于市场,毕竟这是一个稳定的市场,不能带给企业巨大的惊喜,所以新开了一个市场部门,配合语音做手机研发和销售。

手机的市场竞争力很大,手机属于消耗品,更新换代很快,平均使用率不超过2年,普遍在一年半左右,这个一直有着更新换代且有这莫大需求的市场,才是以后企业发展的潜力市场。

所以做好手机这一块的销售,自然很是重要。

陆漫漫沉默了半响,说道,“我看了你给我的那份合同书,有地方是需要修改的。私底下我对翟奕也有些了解,他这个人很稳重,不会轻易的对某个事情直接下决定,所以我们要迎合他的思维,重新制作,将他想要的每一个环节,重新梳理,至少让他看到我们的诚意。具体的一些修改工作,我会让秘书室传单给你。下午我有会去参加时装秀,刚刚听说,翟氏也会参加,具体是不是翟奕去我不知道,如果是他,我会和他先私底下谈谈。”

“陆总,有你在,我觉得我们这个项目的成功率提升了百分之八十了。”总监由衷的说着。

陆漫漫摇头。

她反而觉得,因为她,这个项目会有所搁浅。

但凡是。

做了再说。

见招拆招,兵来将挡。

她从会议室离开,回到办公室稍微整理了一下这个项目的一些情况,看了看时间,带着秘书陈琪琪一起去参加时装秀。

4点钟,陆漫漫坐在时装秀的会场内。

全场黑暗,只有中间一个舞台上,模特带着绚丽的灯光和应景的音乐缓缓而来。

陆漫漫其实都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参加时装秀了。

从上一世嫁给文赟开始,就对时装秀基本绝缘了,这种活动,文家人的口吻是,他们不适合参加。

但凡带着娱乐性质的活动,他们都不会出席。

她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古歆笑她的不懂时尚。

嘴角莫名的一笑,笑得有些讽刺。

这个年代还流行的这些衣服,其实在她上一世,早就过时了。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设计大师们一件一件夸张的造型,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来的时候就看过了,翟奕没有来。

没有来,她对这场时装秀,就更加的提不起兴趣了。

“陆总。”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小声的女性嗓音。

陆漫漫转头,一怔。

唐夭夭。

唐夭夭微微一笑,看着她旁边空着的位置,问道,“可以坐你旁边吗?”

陆漫漫表示毫不在意。

“你怎么在这里?”陆漫漫问道。

也没见到她的经纪人。

“本来是要来当模特的,不过被人捷足先登了。”唐夭夭笑了笑,似乎很看得开的模样,“但是既然来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参加这样的时尚秀,所以就干脆坐下来欣赏,没想到看到你也在这里。”

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

这段时间唐夭夭在荧屏上基本还是活跃的。

广告也有一些,电视剧电影以及综艺节目都能有她的身影,只不过现在终究没有发展到一线位置,大多是陪衬,以她目前的情况,在娱乐圈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

“怎么会被人捷足先登的?”陆漫漫随口问道。

是真的,了无生趣。

对于一个已经多活了7年,在自己印象中已经觉得这些都是过时了的产品而言,她确实提不起太多兴趣。

“之前大伟哥帮我牵线,让我来参加这个时装秀的本地模特挑选,我现在曝光率还好,但就是,有些不温不火,大伟哥说我欠点火候,让我在坚持一段时间,在增加一些在媒体上的曝光率,等接到一个稍微好点的角色,上去的可能性比较大。然后,我就来参加了模特的挑选,选是选上了,但今天遇到点事情,让舍友上了。”唐夭夭说得淡定无比。

“看来是被人有心为之?”陆漫漫笑了笑。

唐夭夭也笑了笑,“是啊,她说大伟哥给她打了电话让她转告我,时装秀改地方了,而匆匆忙忙我去那地方的时候,发现空无一人,拨打大伟哥的电话才知道,其实是没有改地方的,回来就发现,她穿上了我当时要穿的衣服。嗯,就是这套,你看。”

陆漫漫转眸,看着模特上的那个女人。

那套衣服还挺漂亮的,也很有特色,比较吸引人目光,周围的媒体咔擦咔擦的不停按下卡门键。

唐夭夭就这么淡定的看着,又说道,“一共三套衣服,这一套应该是最好看的。”

陆漫漫没有多说什么。

唐夭夭却转头对她很认真道,“陆总,是你给了我机会在娱乐圈发展,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当然不会。

因为她知道,唐夭夭会大红大紫。

嘴角淡淡的笑了笑,“嗯,相信你。”

唐夭夭笑得很真诚。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确定翟奕是不会来了,对着唐夭夭说道,“我有点事先走了,你慢慢欣赏。”

“我送你。”

“不用了,好好看看,怎么在娱乐圈生存吧。”陆漫漫说得意味深长。

唐夭夭其实,什么都懂。

她笑着说,“我会的。”

陆漫漫带着陈琪琪离开。

唐夭夭看着她的背影,从来没有这么欣赏过一个女人,包括现在大红大紫的大牌明星,她也觉得,没有半点陆漫漫的风范和气质。

她回头,看着原本应该自己穿的衣服,一套一套在舍友的身上,飘飘起舞。

她其实很淡定。

她知道娱乐圈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不管多好的朋友,其实都是,虚伪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心思,每一个机会,都有可能成为大红大紫的条件,谁都不会放弃,所有偶尔,就是这么奸诈了点。

她将这场时装秀看完,因为以前很少接触,多接触点,或许对自己以后再参加这样的活动,会更有经验。

对于明显而言,最怕的就是出丑。

所以凡是都得多学一点。

离开时装秀,她接到大伟哥的电话,质问她为什么没有去参加时装秀,还是江南帮她顶替的。

唐夭夭接着电话,承受着经纪人的怒吼。

想来,江南给经纪人的解释是,因为她不在,所以她被迫无奈才帮她顶替了。

她也不想解释,在这个负责的娱乐圈里面,吃亏时候经常的事情,她都习以为常了。

好久。

经纪人终于挂断了电话,唐夭夭深呼吸一口气,打了一个出租车回自己的寝室。

寝室内。

安洁坐在寝室的瑜伽垫上作瑜伽,看着唐夭夭回来,讽刺道,“哟,唐大明星这么快就参加了时装秀回来了,第一次当这么大活动的模特,了不起啊!”

唐夭夭嘴角一笑,表现得很友好,“我其实没有参加。”

安洁皱眉,“你没参加?你干什么去了?”

“江南替我参加了。”

“江南?!”安洁似乎是怔了一下,不过安洁从来心眼就多,一下子就明白了,忍不住幸灾乐祸道,“我就知道那个女人看上去毫无心机还总是为你打抱不平,就知道她比谁都有心思,现在被算计了吧,你活该!江南那女人,果然让人恶心无比!”

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又嫉妒江南,居然参加了如此大的时装秀。

唐夭夭淡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安洁。

她不太喜欢去参与这些无聊的话题。

反正,事情发生都发生了,说再多也没有用。

她回到床上,有些无聊的拿出笔记本看电视。

看她喜欢的明星拍的电影,能够在他们身上,学到一些演技。

房间没有什么声音,直到,房门被推开。

两个人都转头看了一眼江南。

江南还是那套浓妆艳抹,有些疲倦的模样,心情似乎很好。

安洁一看到江南回来,就阴阳怪气的说着,“江南,你不是最爱给唐夭夭打抱不平吗?怎么了?现在部位他打抱不平了,她可是连模特都没有当到,就回来了。”

江南看着安洁,听着她讽刺无比的话,转身直接走向唐夭夭。

唐夭夭看着她,没开口说话。

“夭夭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说着,江南眼眶就红了。

唐夭夭看着她哭红的眼眶,淡然道,“没什么。”

“我知道你其实心里肯定是怪我的,我比你和安洁年龄都大,算是我们这批学员中最大的了,但是我的发展在我们这批学员中,却是最差的,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就缺乏机会,才会突然想到,去参加这个时装秀的,夭夭,我知道是我不好,下次如果我有什么活动,我也让出来给你。”说着,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哭了,看上去受委屈的那个人还是她似的。

唐夭夭没有说话。

安洁倒是讽刺的说着,“又要卖娼又要立贞节牌坊。”

江南转头看着安洁,狠狠的看着,“你不就是嫉妒我参加了时装秀,你没有参加到!”

“是啊,我就是嫉妒,但是我再嫉妒,也没你这么卑鄙!”安洁哪里是能够忍受被人说的,直接就从瑜伽垫上面站起来,雄赳赳的说着,“江南你这种心机婊,也好意思给唐夭夭道歉!要我是你,要么就爽快的承认我就是嫉妒唐夭夭,我就是想要拿她的活动。好么你他妈的就给我闭嘴,听着都恶心死了!”

“安洁我忍你很久了,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家庭环境好点,有本事儿你靠自己本事去拿代言去接电视剧啊!你靠什么父母!”江南狠狠的说着。

“我有背景,管你屁事!你没本事儿出生好点,那是你上辈子做的孽!我不偷不抢的,我心安理得。”

江南生生的被安洁说得大哭一场。

唐夭夭看着她们,也这么置身事外。

反正,她其实一早就知道,娱乐圈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朋友。

而就在宿舍里面吵闹个不停的时候,江南的电话突然响了。

江南狠狠的擦着眼泪,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接通,“大伟哥。”

“江南,你今天在时装秀的表现不错,有一个导演看上了你,觉得你很有灵性,让你明天上午十点去片场视镜,角色比较好,你自己今晚准备一下,敷敷面膜,睡前别喝水,免得浮肿。”

“好的,好的,大伟哥,谢谢你,我明天一定会以最好的状态去视镜的,谢谢。”江南无比激动。

挂断电话。

江南似乎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批学院很多都开始接戏了,就她,还在打各种酱油,终于盼到了这么一天,喜悦完全是不能掩饰的,甚至忘记了刚刚和安洁的口角之争。

安洁听着她的电话,更加嫉妒了,声音更是尖锐,“江贱人,这么快就收到视镜邀请了?!”

江南看了一眼安洁,狠狠的说着,“这是我自己辛苦赚来的。”

“是啊,耍尽心思赚来的!”安洁讽刺无比。

“换成夭夭或许根本就没有导演看上,这是实力。”江南说,此刻似乎有了些底气,下一秒又觉得自己说得太过了,转身对着一直淡定的唐夭夭说着,“夭夭,我不是说你的实力不强,但是有时候,导演看中演员很多时候都是靠眼缘的,缘分这个东西谁都说不好,或许你去参加这个时装秀,也只是在媒体面前曝光一下,可能并没有导演看上。”

唐夭夭抿了抿唇,“你明天视镜,早点卸妆休息吧。”

江南也感觉到唐夭夭的一点排斥,没有多说,走进了洗手间。

安洁看着江南的背影,不爽的说着,“真是丑人多作怪,要是敢算计到我头上,老娘和她拼命!”

唐夭夭倒是很淡定自若。

她继续看着电视剧,当自己没有能力去拼命的时候,她不会去拼命,她知道,想要让自己真的好好的在这个圈子里面发展,得随时随地,安分于现状。

……

陆漫漫没有参加时尚界的聚餐,坐着车回了一趟陆氏。

很多时候,她习惯将自己的大多数时间用在工作上。

她其实是理解林初辰这样的工作狂的。

不知不觉,似乎过了下班时间。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起身离开办公室。

秘书会等到她下班后才会离开,她也明确说过,秘书得配合她的工作时间。

她走进电梯,就接到了古歆的电话。

那边声音有些大,“漫漫,我听说你参加了时装秀,怎么没有来参加聚餐?”

古歆大概就是,去参加聚餐了。

陆漫漫说,“工作有些累,暂时不不想参加。”

“怎么你老是叫累!”

陆漫漫笑了笑,是啊。

很长一段时间,她就觉得自己是心灵交瘁的。

“算了,你不来就算了。我看着翟奕了,也不指望你陪我了。”说着,那边就准备挂断电话。

“古歆。”陆漫漫突然叫着她。

“嗯?”

“你说翟奕在?”

“怎么了?”古歆诧异。

参加各种活动,四大家族的人出现,都很习以为常吧!

“我马上过来,你等我。”

“你不是累吗?”

“累也要工作。”

“……”古歆不明白。

为什么他们总是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

她瘪嘴,想不明白,也难得去想,她看着不远处的翟奕,看着他只身一人来参加宴会活动,看着他拿着酒杯,缓缓的往宴会外的花园中走去。

她根本没有停留,直接就追了过去。

翟奕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抿酒。

似乎是知道古歆会来一般,对着她,笑了一下。

古歆觉得,她真的很怀恋,翟奕这个不言苟笑的额男人,这么一丝,淡淡的笑容。

她自然的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其实两个人保持着距离。

就是有一段,小小的距离,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亲昵的依靠在一起。

“你一般不喜欢参加这种宴会的?”古歆说。

“知道你会来,就来了。”翟奕说。

古歆心里是暖的。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这段时间没有去夜场了?”

口吻中,分明还带着宠溺。

就跟他们以前一起的时候那般,两个人的相处,仿若一点都没有变化。

“没去了。”经过上次的事情后,她再也不想去了。

甚至是有阴影的。

好不容易走出了那个漩涡,现在不想重蹈覆辙。

“不去了也好,那里终究不安全,而且喝这么多酒,对女孩子的身体终究是不好的。”翟奕笑着说道,声音很暖很轻。

古歆乖巧的点头。

“翟安这段时间怎么样?”翟奕自然的问道。

古歆摇头,摇头说着,“好像还是那样!眼睛没有什么好转,还是看不到。”

“他平时会出门吗?”

“很少出门。”

翟奕微点了点头,“没什么古歆,我们不急,我们都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很多。”

“翟奕,你觉得我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吗?”

“为什么不可能?”翟奕说,“只要是你,任何时候都有可能。”

古歆看着他,眼眶都有些红的。

她真的很怕翟奕会突然说放弃。

就像她当初不想嫁给翟安的时候,他突然推开她时,那种天昏地暗的感觉。

她想哪个是的翟奕应该也是被逼的。

等大家都度过了那个极端时期,都会发现,彼此离不开彼此。

她嘴唇笑了笑,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手也自然的,去拉翟奕。

翟奕的手去陡然的,避开。

古歆的手,尴尬的放在半空中。

翟奕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陆漫漫来了。”

古歆转头,看着陆漫漫出现在门口的位置,似乎是看到了他们,大步的往这边走过来。

她其实心里有些失落。

她不知道,原来她的靠近,翟奕会这般的反应。

真的只是不想让陆漫漫看到,看似条件反射的,做了那个动作。翟奕明知道她和陆漫漫的关系,就算陆漫漫撞见他们上床了,陆漫漫也会给他们保守秘密!

她沉默着,沉默着,尽量不让自己多想。

陆漫漫走到古歆身边,看着两个人的模样。

她直白的说道,“古歆,我有点事情找翟奕,你回避一下可以吗?”

古歆点头。

难得的,这次这么听话。

陆漫漫看着她离开的模样,有些诧异。

“你找我什么事?”翟奕的声音,拉回她的意识。

她回头,看着翟奕,直白道,“翟奕,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和陆氏合作的那个APP项目。”

翟奕看着陆漫漫。

这段时间总是听说陆慢慢的风云业绩,现在,总算有了第一次交锋。

他倒是有些拭目以待!

他显得很淡定,重新坐在椅子上,说道,“你知道商业竞争都是一个公平的平台额,而我一向很遵守这个规则。”

意思就是在说,他不会念着私情。

“当然,我知道你的做事风格,不会让你偏向于我们陆氏,我只是想要提前告诉你,我们陆氏的诚意。”

“不用单独来给我说诚意。”翟奕直言,“合同上我可以知道,哪个企业比较适合我们翟氏的软件应用。”

排斥得很明显。

陆漫漫就知道,以翟奕的性格,走关系网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笑了笑,“陆氏的用户数绝对是其他任何一个企业都无法媲美的,软件需要得到应用,陆氏会提供最大的平台给你们传播,我现在不说一定要从你口中得到些什么信息,我还是那句话,只是想要让你感受到我们陆氏想要合作的决心。”

翟奕微点头,没有做其他回应。

陆漫漫看似急切,其实也只是为了打听翟奕的口风。

显然,根本打探不出来。

“当然,公事公办,我们职场上见。”陆漫漫直言。

翟奕依然点头,笑了一下,没有答应。

陆漫漫转身离开。

翟奕这个人做事情确实让人无法捉摸,有时候眼前的利益不一定能够吸引到他,而且不得不说,陆氏和翟氏,根深蒂固是存在竞争的,谁都不会轻易的让自己走出那一步,或许就是毁灭自己的棋子。

陆漫漫现在反而觉得,翟氏APP项目的问题不是根本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有更好的产品代替翟氏。

她想着些事情,走进大厅。

大厅中,古歆就站在门口不远处,看着陆漫漫出现,叫着她,“漫漫。”

陆漫漫是打算直接回去的。

她不喜欢这种毫无价值的时尚界晚宴。

看了看古歆,走过去,“怎么了?”

古歆说,“你要走了吗?”

“嗯。”

“我跟着你一起回去。”

“今天这么早?”陆漫漫询问。

“嗯,突然不想呆在这里,觉得很空。”

陆漫漫也没多说,“一起吧。”

古歆跟在陆漫漫的身后,走出宴会大厅。

身后。

翟奕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嘴角笑得越发的冷漠和邪恶。

鱼儿上钩,其实也不难!

呼呼呼呼。

今天第二期月票活动最后一天。

亲们加油!

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

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推荐推荐好友的军旅言情《军少强宠之地球的后裔》爱吃香瓜的女孩著。

陈少军捡到陈暖时,觉得“他”像妖怪,左脸上有块像鱼鳞的胎记。

长大后陈少军觉得他更像妖孽,长得比女孩还漂亮,且时时刻刻盯着他,似想把他吃了。

面对这个无比粘人的小男孩,身为三栖特战部队总教官的陈少军决定:把他训练成一个男子汉!

于是拔苗助长的辛酸历程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