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谁说套子可以阻止他的孩子出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和古歆一起离开宴会现场。

古歆坐在她的车上,看上去有些郁郁寡欢的样子。

“怎么了?”陆漫漫问道。

古歆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她,缓缓将头转向窗外,叹气的说道,“古歆,如果你可以多活一世该多好。”

这样,她就会知道所有的经过,就会知道,什么人可以爱,什么人是真的不能爱的。

“什么?”古歆诧异,看着她的侧脸。

漫漫的侧脸也很好看。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喜欢陆漫漫,从来没有把一个朋友放在自己人生中,这么重要的位置。

陆漫漫回头,笑了笑,“没什么,我就无病呻吟。”

古歆也没有在意,幽幽的说道,“漫漫,我是真的很喜欢翟奕。”

“嗯。”不用重复了,她其实知道。

她其实知道,她很喜欢翟奕。

越是这般没有得到,越是会喜欢。

古歆说,“你知道我的人生都是一帆风顺的,几乎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我没有你这么懂事,知道给家里人分担压力,知道心疼父母,我总是只是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耀武扬威。我真的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变成这样,变得这么的力不从心,你不知道,我每次回到有翟安的那个家,心里是什么滋味。我总是不停地期盼着,期盼着翟安突然有一天就奇迹般的看得到了,然后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和他离婚。可是……总是失望。总是看着翟安什么都不到的模样,心里一阵阵难受。有时候甚至分不清楚,是在惋惜在案的眼睛,还是在悲哀自己的婚姻。”

陆漫漫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古歆说话。

在23岁之前的古歆,从来不会说这么多力不从心的话语,从来不会让自己的思绪变得这么复杂,也从来不会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的人生,总是活得很潇洒,很执着。

她想,每个人都会学着长大。

古歆漫漫也会如此。

她主动拉着古歆的手,“先别想这么多了,顺其自然吧。”

古歆点头。

除了点头还能够怎样,遇到这种事情,没有谁可以帮她。

车子一路到达古歆的小区。

古歆下车,对陆漫漫说着再见,走进去。

还不算太晚,小区还有些人在散步。

古歆真的从来不觉得,自己属于这个小区。

她从来没有让自己找到过,归属感。

走进入户电梯。

电梯门打开,走进客厅。

客厅中,翟安在房间听电视,一直很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小琴似乎是忙完了家务,抱着翟安的电脑,似乎还在学习电脑,此刻正在用聊天软件和人交流着,心情很好,有时候遇到什么问题,就会问翟安,而翟安会很耐心的回答她,教她,一遍一遍,不会厌烦。

古歆突然想起一起读书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翟安教她写作业也是如此,一道题可以给她讲10遍都不会嫌累,那个时候她一直觉得翟安就是一个老好人,现在更加肯定,他确实是一个好人,一个对谁都可以很好的人。

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感受,她换鞋,走进客厅。

小琴一抬头,就看到古歆。

她似乎玩电脑玩得很开心,没有恭敬的站起来,反而是坐在沙发上随口叫了一声,“古小姐回来了。”

翟安身体似乎微怔了一下,然后没有转头,就算看不到,也没有寻着方向看她。

其实从那晚上,漫漫的生日宴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比较微妙了。

那晚上翟安比她提前回来,而她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小琴在帮他用膏药擦拭他被文妍那疯女人抓伤的痕迹,而她就默默的站在他房门口看着,没有说话。

从那以后,两个人说话的时间真的很少。

她这段时间在这里的时间还很多,因为上次去夜场的事情让她有了些阴影,这段时间几乎都没有去过了,她本来打算出去旅游的,回来后,又陡然的不想出去,她总觉得自己有时候很矛盾。

分明,很不喜欢和翟安待在一个屋檐下,却还是,这么相安无事的相处在一起。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觉得有些心累。

她想她是大概理解为什么漫漫一天会觉得累了,她就是这么一丁点的事情,也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更别说现在漫漫一直在商场上,运筹帷幄了!

她躺进浴缸里面,洗着泡泡浴,然后开启按摩功能,想着让自己缓解缓解。

其实,她现在已经挤不太清楚,当初是怎么就爱上翟奕的了。

在遇到翟奕之前,她觉得自己是有那么一丁点喜欢翟安的,要不然,也不会在看着他那么美好的一瞬间,有些不受控制的,主动亲吻他。

那是他们的初吻,回到家后,她还满身心的甜蜜,原来小说书中说的接吻的滋味,真的这么美好。

她一直以为,她或许会和翟安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却没想到,有一天翟奕就这么出现了。

那是她跟着她爸去参加的一个商业宴会。

从上高中之后,她就喜欢去各种各样的宴会游走,穿着漂亮的礼服裙,游走在花花绿绿的世界里,因为家里的关系,身边的明星很多,那些在外人觉得可望而不可及的明星们,都会主动的讨好她,她虚荣心的觉得这种感觉很棒,有时候班里的同学想要谁的签名照她都可以分分钟搞定,觉得自己很牛掰。

所以,越发的喜欢混迹在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晚宴。

那晚上,她其实觉得有些无聊。

商业晚宴,怎么都没有娱乐圈内的一些宴会好玩,没有几个认识的人,也没有那些帅帅的明星围着自己转,她觉得无趣极了,但是他老爸一直在应酬,她又不能自己一个人走了,她爸警告过她,如果她参加宴会不听话,下次就不带她来了。

她就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坐在后花园的秋千上,将高跟鞋脱在自己的脚边,赤着双脚,摇摆着秋千,吹着秋风。

“一个人吗?”头顶上,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古歆抬头,看着他。

她认识的,翟安的哥哥翟奕。

翟奕和翟安同父异母,两个人感情一直不太好,翟奕比较冷漠,有时候她和漫漫去翟家找翟安玩,撞见翟奕的时候,也会自动退避,觉得这个男人就是那么不容易靠近,冷冷漠漠的,和翟安的亲和完全是天壤之别。

“嗯,我爸在应酬。”古歆低着头,继续垫着脚尖摇摆秋千。

她真的觉得无聊死了。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男人,承载着秋千的弧度,摇摆着。

古歆转头,看着翟奕突然坐在她的身边。

以前的翟奕,从来都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现在突然靠近她,让她真的很诧异。

翟奕却表现得很自然,他穿的黑色燕尾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手上拿着一杯香槟,月色下,真的觉得挺帅的,不是那种传统的帅,是小女孩很喜欢的那种,酷酷冷冷的感觉。

“你有男朋友了吗?”翟奕突然开口。

古歆更加诧异了。

她有没有男朋友管他什么事情啊?

何况,他平时真没有这么多话的。

古歆没有回答。

翟奕看着她的样子,似乎没有半点不悦,反而又说道,“我差个女朋友,你有兴趣吗?”

古歆真的差点没有让自己从秋千上掉下来。

她听到了什么,惊人的东西吗?

他这是在像她表白。

说真的。

她长得还是不错的,身材也还好,身边朋友多,人缘好,但是长这么大以来,她还真的没有,一次都没有被人表白过,她总结自己是没有男人缘,所以男人都不喜欢她,只喜欢和她玩。

这是第一次。

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都不正常了。

而且她总觉得,此刻的翟奕很帅啊,一直冷冷冰冰的,突然说这么一句出人意料的话,真的让她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这种难以掩饰的情绪,让她整个人很是紧张,紧张到不知道说什么。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翟奕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突然主动拉着她的手。

古歆更紧张了,紧张到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我送你回家。”翟奕说。

古歆摇头,她得等她父亲。

但是,此刻的翟奕已经蹲下身体,帮个穿她扔在一边的高跟鞋。

他修长的大手轻轻的拖着她的脚掌,很认真的在帮她穿鞋子。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奕认真的模样,心里的触动,在不停的发酵,膨胀。

那一刻她突然觉得。

当初对翟安的好感,或许就是一瞬间的心血来潮,周围的同学都在谈恋爱了,她也有这份期待,所以才会有意识的将自己的情绪放在翟安身上,而此刻,此刻,好像不是那么云淡风轻,有一种,她真的控制不住的,心灵悸动!

翟奕帮她穿好鞋子,伸手自然的将她从秋千上拉起来。

她没有答应过做他女朋友,他却很自然的搂着她的腰间,抱着她走进宴会大厅。

他说,“你等我一会儿。”

古歆就这么听话的在大厅等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真的顺从他的安排。

她看着翟奕走向他父亲那边,很尊敬很有礼貌的和他父亲说着什么,一举一动,显得如此的成熟而稳重,她记得翟奕比他们也大不了多少的,但就是,看上去比他们成熟好多。

而这份成熟,真的很容易吸引,像她这么大的,女孩。

翟奕从她父亲那里回来,站在她面前,“已经给你父亲请示过了,我现在送你回去。”

古歆看着他,还是处于有些呆萌的状态。

“不是很无聊吗?所以我先送你回去。”翟奕补充。

古歆觉得,认识翟奕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到他说了这么多话,而自己,却第一次跟哑了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翟奕直接搂抱着古歆,走出宴会大厅。

拉着她,坐进了她的小车内。

车内,很静谧很狭窄的空间,两个人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古歆只觉得自己一直在跳,不停的波动。

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给过她的,如此强烈的感受。

车子到达古家别墅。

翟奕绅士的为她拉开车门。

古歆下车,礼节的说了一声,“谢谢。”

翟奕一笑。

笑着,突然靠近她的脸庞。

古歆就这么怔怔的看着他,因为他的笑容,让她整个人都懵逼的,完全不知所措。

她真的很少很少,看到翟奕这般的笑容。

这般的让她,心生涟漪。

而接下来……

他的唇,就,落在了她的唇瓣上。

唇齿相贴。

古歆剧烈的心跳不停的在胸口处跳动,一直不停的跳动。

她就感觉到翟奕的唇,辗转在她的唇瓣上,带着些霸道的味道。

她想。

她终究就是在那一刻沦陷的。

那一刻因为和翟奕的亲吻,忘却了,曾经和翟安的感受。

这份激烈,才叫爱吧。

和翟安的一切,只能说喜欢。

因为只是喜欢,所以不需要负责人,不需要有什么解释。

第二天,她没心没肺的给翟安还有漫漫宣布了,她已经恋爱的事实。

宣布的时候,她没有看翟安的脸色。

她不知道他什么感受,而翟安,也没有说。

就一直沉默,无限的沉默。

而漫漫也沉默着,最后,倒向了她这一边,选择放弃了翟安。

她和翟安的距离,就在无形中拉远了。

在感情的路上,她不觉得对他有所亏欠,但因为曾经两个人那不言而喻的一个亲吻,让彼此的身份,变得尴尬了起来,所以翟安高中毕业后,就去了国外留学。

他走的时候,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有通知任何人,自己就出国了。

走了很多年,在她人生中很长一段时间,她几乎忘记了翟安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他突然的回国……

又突然发生了这么多,始料不及的事情!

古歆久久,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她看着头顶上的玻璃天花板,看着自己的模样,就这么映衬在镜子里面……

为什么,翟安不再晚两年回来。

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和翟奕,结婚了!

总是很容易眼眶红润。

她长这么大,从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多愁善感过,总觉得人生中,存在着很多自己都捋不清的遗憾。

深呼吸。

她不愿意再多想,清洗往自己的身体,从浴缸里面起来。

刚起来那一瞬间,透亮的灯光瞬间熄灭。

整个世界全部都黑暗了。

古歆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她惊吓着,猛地一下又跌回了浴缸。

眼前什么的都看不到,她最怕黑了。

晚上睡觉都会开一盏浅灯,她怕鬼!

她疯狂的大叫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古歆!”浴室门口,突然听到翟安在叫她。

古歆一怔,连忙大声叫着,“翟安,我在浴缸这边。”

翟安大步走向浴缸。

自然的伸手去摸她。

然后,摸到了她光裸的身体。

此刻的古歆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一下子就扑进了他的怀抱里,满身湿润就这么紧挨着他,身体害怕的抱得很紧,“怎么突然就黑了?”

“我让小琴联系物管了。”翟安说,“我先抱你出去。”

“嗯。”古歆点头。

翟安抱着古歆走出浴室。

对于有着光明的人而言,黑暗是无限空间的,但对于翟安而言,他的世界本来就是一片黑暗。

只是。

只是。

这段时间,会有些光亮晃动。

刚刚那一秒,小琴突然惊呼了一声,说停电了。

然后,就听到了古歆突然尖叫的声音。

他知道,她怕黑。

所以不顾所以的,就冲了进来。

古歆一直紧紧的抓着翟安,翟安将她放在床上,随手帮她盖好被子。

她全身什么都没穿,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手感一直都在。

而他很小心的,在避开她的关键部位,不想引起她的反感。

“你睡一会儿,我去问问小琴,是什么情况?”

“翟安。”古歆突然伸手拉着他,“你别走了,我怕鬼。”

翟安有些沉默。

现在整个文城的半边城都黑暗了,应该不只是小区物管的问题,大概是文城的电网出了问题。

“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感觉到翟安的沉默,古歆又小声的说道。

她其实没有什么资格要求翟安的。

理智上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去依赖他。

“你睡吧,我陪你。”翟安突然开口道。

古歆咬着唇。

翟安就坐在她的床头。

古歆闭着眼睛,在尽量的让自己睡着。

小琴突然从门外摸索着进来,说道,“翟先生,我刚刚问了物管了,说是小区发了通知的,可能我们没有注意到。今天晚上9点半之后就会停电,文城的电路在整修,大概早上6点钟会来电。小区现在的公共场合小区有供电的,比如健身房,物管中心和电梯,不会影响公共出行。”

“嗯,我知道了。”翟安点头。

古歆也听到了。

意思是这个晚上都会停电了!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家里有蜡烛吗?”翟安问道。

“好像没有,下次我提醒一下吴妈,让她准备点家用蜡烛或者电筒什么的也好,现在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小琴说。

“那你早点休息吧。”翟安开口道。

“翟先生要不要也回房休息?”

“古歆怕黑,我陪陪她。”翟安说道。

小琴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么大了还拍黑啊,要是在我们农村,一到晚上就漆黑一片的,那不是会被吓死。我们家后门还有几个坟墓呢,有一个还是新埋的,一到晚上我就觉得阴嗖嗖的,不过也不怕,总觉得鬼也是怕人的……”

“你不说了不行吗?!”古歆实在忍不住,怒吼着。

她就是怕黑,她就是怕鬼!

她没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小琴被古歆吼住,好半响说着,“那我先去睡了,翟先生,古小姐晚安。”

古歆不爽的翻身,将被子盖过了头。

翟安就坐在她的床头,沉默的陪着她。

古歆一向睡眠很好的,今晚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一边想着翟安赶紧离开自己的身边,一边又担心要是他走了,这么漆黑黑的一个人,肯定会被吓疯!

这么一直辗转难眠。

古歆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坐起来,想着干脆自己找个有电的地方呆一晚上,或者,去酒店睡一晚上也行。

她正想开口说话。

忽然就感觉到身边似乎传来了一个均匀的呼吸声。

靠在床头,就这么睡着了。

近距离下,透过窗外月光的一丝光亮,还是能够看清楚,翟安的脸颊,看着他闭着眼睛,就这么睡了过去。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看了很久。

缓缓,她突然又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绪,让她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

她又将被子盖过头,然后,很久很久,终于睡了过去。

……

陆漫漫送走了古歆,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别墅中,莫修远在客厅看电视,看着她回来,嘴角一笑,“莫太太辛苦了。”

陆漫漫睨了他一眼,直接上楼。

莫修远也不在乎。

陆漫漫习惯性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推开房门看着光秃秃的一切,认命的又走向了莫修远的房间,将手上的包放在衣帽间,想着,又将包里的避孕套直接扔在了床头,走进浴室洗澡,休息。

她洗了的时间不长。

因为想早点睡觉。

走出浴室,就看到莫修远坐在床上,优雅的靠在床头,大长腿交叉着,看上去整个人很长,一只手交错在后脑勺,一只手,握着她刚刚扔在床头的一盒避孕套。

“这是什么意思啊?莫太太?”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从他手上一把拿过来,脸有些微红的说着,“经常吃避孕药,对身体不好。”

“意思是这两次,莫太太都吃药了?”

陆漫漫将避孕套放进床头柜里面,直白道,“现在我不想要孩子。”

“原来。”莫修远就这么淡淡的应了一声,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陆漫漫直接爬上床,躺在他身边。

睡觉。

莫修远看着她背对着自己的模样。

正时。

灯光突然熄灭。

陆漫漫一怔,转身对着黑暗的莫修远说道,“你关灯了?”

“停电了。”

“文城也会停电。”

“电路老化了,是我提议,对整个文城的电路进行维修的,被领导采纳了。”莫修远说,说得直白,“放心,一会儿王管家会发电的,不超过五分钟。”

“哦。”陆漫漫点头。

然后,房间有些沉默。

直到,灯光又这么亮了起来。

“为什么不想要孩子?”莫修远突然开口道。

“觉得不是时候。”陆漫漫回答。

莫修远沉默。

陆漫漫从床上坐起来,转头看着他,“没说一辈子不要孩子,等我们都稳定了,再说孩子的事情。”

“怎么才叫稳定?”莫修远问她。

“我也不知道。”陆漫漫摇了摇头,说,“大概,等我自己心安的时候吧。”

莫修远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亲了过去。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

她体会不到莫修远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但是她觉得,莫修远会尊重她。

毕竟,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所以应该互相,谦让。

陆漫漫主动回应着莫修远的亲热。

两个人交织在一起。

如此春光乍现的大床上,陆漫漫气喘吁吁的说着,“莫修远,套子……”

莫修远怔了一下。

陆漫漫光溜溜的身体从他身上爬了出去,然后拉开柜子,将那盒套子递给他。

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

谁说,套子就可以阻止他的孩子出生的!

他结果陆漫漫的东西……

整个房间,风光无限!

……

翌日。

古歆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着窗外已经透亮的天色。

昨晚上她是怎么睡着的,几点睡着的,她完全忘记了。

醒来后,只觉得昨晚睡得还很好。

她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环顾四周看了看。

翟安已经不在她的房间了,昨晚是多久离开的?

而她记忆中,他应该是靠在床头就睡着了的,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她起身。

从衣柜里面找出家居服穿上,然后走进浴室,洗漱。

打开房间门,翟安在客厅坐着。

小琴在大嫂房间。

翟安总是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她在想,什么都看不到了,他到底是靠什么样的内心世界,支撑着自己这么云淡风轻的生活下去。

“古小姐,你醒了?!”小琴开口道。

古歆点头,“有早饭吗?”

“有的,我马上去帮你准备。”小琴说着,就去了厨房。

古歆直接坐在沙发上,将茶几上的遥控板拿过来,换台。

看自己喜欢的电视。

反正翟安也看不到,只能这么听听电视声音。

对于古歆的举动,翟安也没有说话。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走向了外阳台。

古歆看着翟安的背影。

是不爽她靠近,还是不爽她换台。

她难得搭理,就看自己想喜欢看的娱乐新闻。

看了一会儿,小琴就让她去饭厅吃早饭。

她放下遥控板,走向饭厅。

吃得不快不慢,也很是无趣。

一个人吃饭真的无聊,很无聊。

翟安这个是也从外阳台离开了,走进了他的房间。

没有一会儿,他换了一套衣服,明显是外出服,从房间里面出来。

小琴看着翟安,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在自己的围群上擦了擦手,自然的上前,帮他细心的整理衣服。

古歆有时候觉得,小琴更像她现在的角色。

而她,分明就是一个摆设。

整理妥当之后,翟安往大门口走去。

“你去哪里?”古歆突然叫着他。

“以前的摄影工作室还有些事情,我去处理一下。”

“你一个人去?”

“司机在楼下等我。”翟安说。

而他真的很能干,可以自由的穿梭在这个家,甚至现在还能够自若的去楼下车库。

古歆放下筷子,突然说道,“你看不到,我陪你吧。”

“……”翟安沉默。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古歆直白道。

翟安似乎是犹豫了一秒,才点头,“那我等你。”

古歆连忙从饭厅跑向自己的卧室,换了一条修身的裙子,挑选了一双高跟鞋和一个包,简单的给自己画了一个妆,大概花了半个小时时间。

“走吧。”她对着沙发上等候她的翟安说道。

翟安起身,两个人一起出门。

小琴就这么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

古小姐总是这么心血来潮。

古歆觉得自己真的是心血来潮,头还被门夹了,她干嘛跟着翟安出门,她自己又不是不能自己玩?!

深呼吸,她坐在车后座。

翟安坐在她旁边,一直很淡定,也不太说话。

古歆也不知道翟安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不爱说话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都是沉默,沉默。

车子很快到达工作室。

翟安下车。

不太熟悉的地方,总是不能自己行走。

古歆突然扶着他,“走吧。”

翟安抿着唇,就让古歆这么扶着他走进工作室。

两个人出现,所有人都很礼貌的叫着翟安翟总监,地位貌似很高。

想了想。

这个工作室是翟弘给翟安开的,也就意味着这个工作室的老板是翟安,当然地位高了。

只不过,为什么就没人给她打招呼。

这种感觉真不好。

古歆将翟安扶进他的办公室。

翟安坐在位子上,说道,“古歆你有事儿就先走吧,我会耽搁一会儿,秘书会帮我。”

古歆就这么看着他。

他那只眼睛看到她要离开的?!

不对。

他都看不到,肯定不能用眼睛看了。

她不爽的说着,“我今天很闲,可以陪你,我就坐在沙发上等你就是。”

翟安是真的不知道古歆今天为什么,会这般异常。

他这么愣了几秒钟,也没有纠结,反正对于古歆而言,她想干嘛就干嘛,突然离开也不会顾及他的感受。

他拿起旁边的电话,说道,“卢秘书,你进来一下。”

“好的。”

房门外,一个美女秘书出现在翟安面前。

古歆就这么看了一眼。

身材高挑,脸蛋漂亮,打扮得还很时尚。

想了想,这种工作室,应该也都是些比较洋气的人才是。

卢雯丽站在翟安面前,恭敬道,“总监,你找我什么事情?”

“半个小时后,开个员工会,出外景的摄影室和助理就算了,到时候你做好记录通知他们就行。你让财务部将这段时间公司的一个收支情况给我做一个汇报,同时,让营销策划部将下个月的中秋活动给我说一下现在的准备进度。”

“好的,总监。”卢雯丽恭敬道。

“另外,帮我准备点点心和咖啡。”

“总监喜欢什么口味的?”卢雯丽询问,毕竟以前,总监从来不吃典型,也不太喝咖啡。

“一样都来点。放在她那边。”

“哦,是。”卢雯丽恍然大悟,原来是给这位翟太太吃的。

想来,翟总监自从失明后来公司的时间很少,但每次都是司机陪着,难得翟太太亲自来。

她转身走出去,通知开会,同时准备餐点和咖啡。

半个小时后,翟安去了会议室。

古歆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点心,无聊的吃着。

翟安开会是要开多久?!

他什么都看不到,怎么开会?!

而且,她一直以为翟安就只会摄影的,不会管理公司,但是刚刚那一秒,看着他如此严肃冷静有成熟的给秘书交代工作的时候,分明就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她一直以为翟安没有这份魄力。

所以,一直以为生活在象牙塔下,什么都不懂的人,就只有她了。

想到这里,心情更不好了。

她站起来,走向翟安办公室的落地窗,看了一会儿,又觉得无聊,在偌大的办公室转悠着,东看看西看看,然后看到了连着翟安办公室的一个小门,是洗手间,还是临时休息间,亦或者……

她好奇的推开。

里面,是一个展览室。

挂满了都是画,很多。

有些挂在墙壁上,有些放在地上,但是很整齐,也很干净。

她就这么欣赏着里面的作品。

有些是摄影的,有些是用画笔画的,全部都表了起来。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都是翟安的作品,她真的很佩服,翟安的摄影和绘画能力,这完全是天才才会有的能耐,可是,现在却因为失明,什么都没有了!

她脚步停在一个画作面前。

那是一种逆光的摄影画,那个穿着校服笑得一脸灿烂的女人,就是16岁还是17岁的自己。

她其实记得那张照片。

读高中的时候,翟安就习惯性的在自己的背包里面背上了自己的照相机,有一次古歆觉得无聊,看着翟安就在校园里面这样照那样照,忍不住让他拍拍她。

当时拍是拍了。

但照片从来没有给过她。

现在,却在这里看到了。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了很久。

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有些幼稚的脸上,从来都是这般的,没心没肺!

“翟太太。”门外,突然响起秘书的声音。

古歆转头,看着卢雯丽。

翟太太这个称呼……

她实在不是很喜欢。

“总监说,他的会议可能会持续2个多小时,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叫我。”卢雯丽恭敬道。

“这里面的都是翟安拍摄和绘画的?”

“是的。”卢雯丽走进去,说道,“翟总监的作品很多,不过集中的地方就在这里了。以前翟总监一般都在时尚界拍摄一些商业照片,其实拍风景和人物情感的照片也很出色。这一副画在全球最出名的国际艾维斯摄影展览厅里面展展览过,当时有人出价到了9位数,翟总监没有卖。说是,要送给谁的,不知道为什么,还在这里。”

古歆看着那副画。

一副风景画。

她不懂什么色彩色调,但就是看着里面光影交错的感觉,很好。

她恍惚记得小时候说过,说翟安,你这么喜欢拍照,等你以后出名了,到我结婚的时候,你就把你最贵的照片送给我当结婚礼物吧!

想来。

是准备送给她的。

没想到,发展成了这样,就送不出来了。

卢雯丽又给她介绍着其他作品,在她的解说中,她才知道,原来翟安在国际上已经这么出名了,怪不得他的工作室才开不久,生意好到就已经让人惊叹的地步,她还一直以为,是翟弘在暗中帮忙。

欣赏完了所有的画作,古歆和卢雯丽坐在翟安的沙发上,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喝着咖啡聊天。

卢雯丽从来没觉得自己工作可以这般轻松。

而且还是总监钦点。

她突然很希望翟太太经常来。

“翟安平时严肃吗?”古歆问道。

“不严肃,但是对待工作很认真。”卢雯丽说,“还很有人格魅力。”

“人格魅力?”

“是啊,翟总监有时候会帮一些比较大牌的明星或者知名人士拍摄私人宣传照,我见过几次客人对着总监放电了,在摄影间里面,各种搔首弄姿。”卢雯丽一边说一边笑,“可惜我们翟总监坐怀不乱,拍完就走人,可是没给任何人靠近的机会。哎,不是因为和你突然结婚,我们还以为翟总监是同性恋呢!长得又帅又嫩又白,大家私底下都说他是小受。”

古歆没想到秘书这么八卦。

还这么的肆无忌惮。

而她就喜欢和这样的人聊天,更何况,她和漫漫以前也觉得翟安是小受,分明话题一拍即合。

“对了翟太太,翟总监和你那方面,还OK吗?他怎么样?”卢雯丽更加八卦了。

所有公司女同事都想知道,总监在床上行不行!

总是不能接受,总监不是同性恋的事实!

“那方面……”古歆回忆。

回忆着,脸陡然一红。

卢雯丽就这么好奇的眼巴巴看着她。

她说,“翟安在床上还挺厉害的!”

话音落。

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推开。

古歆就看到,翟安走了进来。

显然,听到了。

亲爱的亲们。

第二阶段的月票活动结束。

宅随后统计,大概周一公布。

第二阶段活动开始了!

亲们群么么哒!

小宅闪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