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阴谋交锋之战(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回忆着,脸陡然一红,说,“翟安在床上还挺厉害的。”

然后。

那一秒,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翟安在助理的帮助下,走了进来。

很显然,听到了。

古歆脸猛的一下爆红。

她看了一眼翟安,那一刻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卢雯丽看着总监出现,也规矩了很多,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恭敬道,“总监。”

其实心里已经在暗自窃喜,总觉得打听到很多有价值的内幕消息,又可以到处八卦了!

翟安走向自己的办公椅。

一直沉默的脸上,仔细发现,会看到他已经有些红得不自在的脸色。

古歆咬牙。

尽量让自己恢复淡定。

反正,她也没有乱说。

那晚上尽管她在药物下变得有些不同寻常,但是感觉确实真的。

第一次不太顺利,后面几次,她至少在如此强烈的药物下,等到了深沉的满足。

满足……

她抿紧唇瓣,觉得自己不应该深想下去。

因为很多画面,其实她不想再回忆起,因为一回忆,就会想起翟奕,想起,就会全身心都是亏欠,就会很想和翟安离婚,很想好好弥补翟奕。

微叹了口气。

她保持着沉默,喝着咖啡。

卢雯丽此刻已经找了借口离开。

翟安的助理一直在翟安的面前,恭敬的站着,然后听着翟安交代的一些事情。

翟安在刚刚那一秒的尴尬和羞涩后,此时已经恢复了他的沉着和稳重,即使什么也看不到,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一点都不会觉得他少了点什么,反而还是如一个IE正常人一般,严肃认真的交代着工作上的相关事宜。

听翟安说话的口吻,他大概是很久都不会出现在公司,所以很多工作分工和交际,交给了其他他认为可以信赖的人。

这么将近20分钟的时间,翟安似乎是交代完毕。

助理先走出了办公室。

古歆也吃饱喝足,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玩手机打发时间。

“古歆。”翟安突然开口。

“嗯。”古歆一边玩手机,一边应了一声。

“我工作处理完了,走吧。”

“哦。”古歆将手机放在包里,起身走向翟安,然后自然的弯腰去搀扶着他的手臂。

翟安保持着沉默,隐约觉得身体也有些不太自在。

两个人一起走出办公室,离开他的工作室,坐在轿车后座。

古歆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翟安安静的模样,他一个人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带着疏远又带着孤独的感觉,特别是现在突然失明,会让人莫名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情绪,似乎是隐忍着心疼。

翟安总是这么一个人,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很多,却从来不说出来。

而她,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什么不开心都会统统的口无遮拦,他们两个人的性格分明是天壤之别,而她其实不太明白,翟安为什么会喜欢上她,总觉得,漫漫比她优秀太多,翟安要喜欢,也应该是喜欢漫漫的!

想不明白,一直若有所思中。

翟安突然开口道,“古歆,你要不要去逛逛?”

“逛什么?”古歆诧异。

“逛商场,你要不要买衣服,或者,我想买几件衣服。”翟安说。

其实理由很烂。

古歆就这么看着他,没有答应。

翟安又说道,“很久没有在外面吃饭了,我们中午在外面吃吧。你想吃什么?”

古歆还是这么看着他,半响不说话。

翟安总是很有耐心的,一直等待。

古歆转眸看着窗外的街道,看着在眼底闪逝的风景,说道,“翟安,你别想多了。”

翟安一怔,茫然的眼神,看向她。

古歆没有回头,就这么冷冷的说着,“我今天陪你来上班,只是为了感谢你昨天晚上陪我睡觉。我不喜欢欠你什么,如果这段有限的婚姻能够让我弥补我对你的亏欠,我会尽量做到最好。”

翟安沉默着,沉默着,淡淡的笑了一下。

有限的婚礼来弥补她对自己的亏欠。

原来,如此。

他总是会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些,小心翼翼的奢望。

还未有所欣喜,就会灰飞烟灭。

他想也是,古歆怎么可能会主动对他好,也不过是为了不想自己心里一直内疚而已。

而她想的应该是,总有一天他们会离婚。

这句话,他已经从她嘴里听到过几次了,想来,不是假话,也不是意气用事。

他转头,将视线放在窗外。

车内都保持着沉默。

他们单独在一起,总是会冷场,冷的,全身泛凉。

好久。

翟安突然开口道,“古歆,在这段有限的婚姻里面,你说你会尽量做到最好,包不包括,正常的夫妻生活?”

古歆转头瞪大眼睛看着翟安。

翟安看不到古歆的表情,但是知道,她在生气。

应该是很生气。

那晚上的所有一切的发生只是因为,她不受控制。

他说,“没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

古歆一直看着翟安,看着他平静的脸上,恍惚有些讽刺的意味。

刚刚听到翟安说正常的夫妻生活那一秒,她是真的很气,她觉得翟安很卑鄙,利用她的内疚,而逼迫她做一些不开心不愿意的事情,稍微冷静了几秒之后,也觉得翟安的要求其实并不过分。

男人都会有生理需求。

而她没有权利去阻止他释放自己的身体。

可是。

她确实不愿意。

她过不了心头那一关,她不能和自己不爱的男人,在一张床上,做着相爱的人才能够做的事情,那晚上的事情,她到现在想起都会后悔,不管当时的感觉多好,当时有多满足,第二天早上起来那一刻,她肠子都悔青了。

所以。

她是不会同意的。

嫁给他,她就没有想过,会和他同房。

所以当时在结婚的时候附加条件是,不要逼她生孩子,她不会生!

想着不会圆房,孩子自然没有。

她深呼吸,一字一句开口道,“翟安,如果你想要解决你的身体需求,有很多种方式可以帮你解决,但是,那种方法不包括用我的身体……”

“嗯。”翟安打断她的话。

后面的,他其实听不去了。

不用听完,也知道她会说什么。

与其让自己这么难受,干脆,就不要听了。

他说,“好,我知道了,我说了,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用当真,而我也不会逼你。”

古歆看着他有些淡漠的样子。

有些话,还是就这么咽了下去。

车子一路往小区开去。

车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古歆看着窗外,翟安也看着窗外,两个人保持着生疏的距离。

古歆总是在想,翟安有一天终究会厌烦。

“停车。”古歆突然开口。

翟安想,古歆应该也是受够了,和他坐在一辆车上,能够坚持到现在才让停车,他似乎觉得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她打开车门,下车。

古歆还未开口说话。

车门都没有关过来,翟安就直接对着司机说道,“开车。”

古歆目瞪口呆的看着翟安冷峻的侧脸。

司机转头看了一眼古歆。

古歆猛地一下将车门关了过来,力气很大,车门响起剧烈的声音,古歆转身就走了,走得很愤怒。

翟安就这么感觉到古歆离开的气息,又说道,“开车,回去。”

“是。”司机点头。

古歆走了几步,回头,就看着那辆黑色轿车已经离开好远了,分明是半点停留都没有。

她不过就是看到超市,想要去买点卫生棉而已!

平时吴妈有给她准备,但是不是她用的牌子,而她给吴妈说了之后,吴妈也没有找对她用的那一款,她本来打算着去买了那款然后拿个吴妈照着买,结果翟安就这么突然让司机开车走了,话都没让她说,等也没有等她一秒!

她踩着高跟鞋,怒火无比!

翟安平时分明看上去又好亲近又很温和,但有时的的脾气又真的大的出奇!

刚刚就是在发脾气吧!

无声的给她发脾气!

她咬牙,心里一直咒骂着翟安,一边往大超市里面走去。

她走自己卫生棉的专柜,从购物员手上拿过自己用的牌子型号,结账的时候,突然想着自己大姨妈似乎是晚了,她记得应该就是这几天啊,但好像一点迹象都没有?!

还是说,自己记错了!

也没想那么多,反正她一向大大咧咧,很多时候也会记错,就多买点备在家里。

结完账出来。

文城此刻的天气其实是有些热的。

是真的很热。

中午大概11点多,太阳很大。

她就站在公路边找出租车回家,越招越是心情不爽。

想起刚刚翟安冷漠的说开车,心情真是不爽透顶。

有什么了不起嘛!

姐又不是没有车!

她气呼呼的打着出租车,往小区开去。

下车结账。

她走进入户电梯,走进家门。

家里面,吴妈在厨房准备午餐,小琴在帮吴妈大下手,端着炒好的菜走向饭厅,而翟安坐在沙发上,就这么听着电视上的一些新闻信息,看上去已经休息很久了。

古歆一身都是汗的回来,心情很是不好。

谁被扔下心情会好!

她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狠狠的将房门关了过来。

小琴看着古歆的背影,有些颤颤然,转头看着翟安,问道,“翟先生,古小姐每次回来都气呼呼的,到底是谁招惹她了啊?”

翟安抿了抿唇。

吴妈从厨房出来,连忙拉住小琴,“不该问的就不要问,做好自己的本分。”

小琴嘟嘴,“我也只是关心翟先生和古小姐,总觉得他们不像正常的夫妻。”

“别说了。”吴妈使脸色,“以后多做事少说话,要不然说不定哪天就丢了工作,以后你也难得找到这么好的家务工作了!”

“哦。”小琴点头。

她其实是真的很想翟先生和古小姐好好相处的,古小姐虽然脾气大了点,但人也不坏,这么不喜欢自己,还是没有解雇她,而翟先生就更别说了,对她真的太好了,还教她电脑,她是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够在这里当保姆。

而她单纯的思想也只是希望,翟先生能够快乐一点。

而她虽然笨,但还是不难发现,翟先生的快乐,古小姐能够给的。

可是古小姐,为什么就这么不愿意?!

“好了,叫二少爷吃饭了。”吴妈催促着小琴,转身去厨房盛饭。

小琴点头,走向翟安,恭敬道,“翟先生吃饭了?要叫古小姐吗?”

“不用了,她不会吃。”

话音刚落。

古歆的房门就突然打开了。

然后就听到翟安说什么,不用叫她吃饭。

她看着整整一大桌菜,听着翟安那么明显的不待见声,火气又大了些,猛地又将房门关了过来。

小琴就这么看着古小姐火冒三丈的模样。

到底,都是怎么了!

古小姐应该也不是表面上看上去,对翟先生那么冷漠吧!

两个人的关系,怎么就能够发展得这么不好!

这么不好!

翟安显得却很淡定,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饭厅。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他接通。

不同的人他甚至了不同的铃声,所以来电他就会知道,是谁。

他接通电话,“爸。”

“翟安,你快回别墅来,你妈今天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现在腿摔骨折了。”

“什么?!”翟安有些激动。

“你快过来吧,不是特别严重,但你过来看看,刚给她从包扎完,让我别告诉你,怕你担心。”

“爸,我马上回来。”翟安连忙说道。

“嗯。”

翟安挂断电话,对着吴妈直言,“吴妈,先不吃饭了,我们回翟家别墅,我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哦,好的,好的。”吴妈也有些激动,连忙答应着。

两个人直接就走出了家门。

小琴看着他们急急忙忙的离开,看着满满一大桌子饭菜,就这么就走了。

她一个人哪里吃得完。

她拿起筷子,突然想起什么,放下筷子走向古歆的房门口,敲门。

古歆愤怒的拉开,“做什么?!”

不是不让她吃饭吗?!

现在敲门做什么。

小琴看着古小姐还没有消怒的脸色,弱弱的开口道,“古小姐你吃不吃饭?”

“翟安不是不想我吃嘛?”古歆讽刺无比。

“翟先生和吴妈走了,说是,翟先生的母亲从楼上摔了下来,两个人饭都没有吃就急急忙忙的敢了过去。”

“你说翟安的母亲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是啊。”小琴点头,“一大桌子饭菜,我一个人哪里吃得完。”

“你说你现在就知道吃,不知道严不严重!”古歆有些担忧的说着。

小琴倒是不知道严不严重,不过看翟先生的神情,应该不算轻吧。

“算了,你去吃吧!我睡一会儿。”古歆说完,就把门关了过来。

小琴就知道,自己在古小姐面前,只会吃闭门羹。

古歆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也不知道温情摔得严不严重。

翟安和他父亲关系其实一般,尽管他父亲其实对他很好,但是和他母亲温情的关系,就不言而喻了。小时候她和漫漫还打趣过他,说他恋母,而他那个时候只会涨红着脸,也不为自己辩解。

这么多年,翟安对她母亲一向很好,突然摔伤了,翟安应该也会很担心。

翻来覆去有些不是滋味。

就不明白,自己干嘛要去,瞎担心!

……

翟安坐着车,一路回到翟家别墅。

他自己走进他母亲的房间。

此刻,温情躺在床上,右腿脚踝处打着石膏,行动有些不太方面,手肘处还青肿很很大一片。

翟安其实是看不到的,所以整个人会更加的紧张。

“妈,你怎么样?”

“我没事儿。你怎么回来了。”温情看着翟安,诧异的问道。

“我给他打的电话,自己都摔成这样了,还不让儿子回来问候一声吗?”翟弘有些宠溺的责备道。

“都说不想让儿子担心了,你这老头子真是……”温情不悦。

“好了妈,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别瞒着我了。你越不说,当我知道了,我会越担心。”

“行了行了。”温情似乎是被说得头大,她看着房间里面围着的很多人,包括翟弘翟安,还有些佣人和护理人员,她其实不是一个太喜欢被这么伺候着,所以有些不耐烦的说着,“你们都散了吧,翟弘你也先出去,我和我儿子说说话。”

翟弘看了她一眼,对着翟安说着,“我刚刚听佣人说你妈从楼梯上摔下来,就从公司赶了回来,现在公司还有些事情,你照顾好你妈,我工作完了,早点回来。”

“好,爸你慢走。”翟安对翟弘,表现得很是恭敬。

翟弘点头,驱使着其他佣人也离开。

房间内就剩下他们两母子。

温情眼眸一紧,对着翟安轻声说道,“你去把房门关了。”

“嗯。”翟安摸索着,将房门关了过来,又摸索着坐在了温情的旁边。

“翟安。”温情声音严肃了很多,“你知道我是怎么摔下来的吗?”

“怎么了?”翟安表情一下就严肃了。

“是翟奕故意推了我一下。”

翟安脸色一下就变了。

“今天上午,翟奕突然回来,似乎是拿什么资料,我从楼上下来,他从我身边经过,然后,看似无意的推了我一下。”

“你给爸说了吗?”翟安脸色一冷。

“这点事情,我还不想给你爸说,而且你也知道,翟奕也没有能耐把我怎样,我既然能够从楼梯上摔下来,也是我自愿的,否则不至于右腿脚踝骨折。”温情说,脸上的表情,和一向给人随和的表情天壤之别,带着些凌厉,“而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要让你注意到翟奕。虽然我们来到这个家只是为了隐藏我们自己,带着些亏欠,但并不代表,就任由翟奕为所欲为。必要时刻,要学着自保。”

“嗯。”翟安点头。

他当然知道他母亲在说什么。

“翟家的财产,我们是不能偷窥的,这必定是翟家的家业,我们不能拿别人家的东西。但是翟安,除此之外,我们不需要太过忍让。”温情说着,口吻异常严肃。

“好,我知道了。”翟安点头,“我知道怎么保护好自己。而且现在翟奕还不会对我们怎样,因为我没有做任何威胁他的事情。”

“你和古歆结婚,你不觉得你威胁到他了?”温情提醒。

翟安摇头,“翟奕最喜欢的永远不会是女人,而是,他的事业。”

这点,温情倒是很认同。

“妈,不说其他了,我知道怎么做。从我们进入这个家开始,你就教过我太多了,成长过程中也和表哥学了很多东西。我之所以不想要踏入表哥以及你的世界是因为,我不喜欢那些尔虞我诈,和腥风血雨,但是我知道,我的人生价值在什么地方。而我也真的很感谢你和表哥对我的宽容。”翟安说的真诚。

“傻孩子!”温情揉了揉翟安柔顺的头发,“你是我亲儿子,我不疼你疼谁。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你不喜欢妈从来都不逼你,而且你表哥的能耐,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隐忍了很多年的事情就会成功。”

“嗯,我也相信他。”翟安认可的点头。

两母子又说了些话。

翟安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吃午饭,给他母亲说了一声,转身下楼。

一步一步,走得很小心。

身边,似乎感觉到一个人。

翟安突然停了下来。

他开口道,“哥。”

翟奕整个人一怔。

他这般小心翼翼,翟安怎么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

而他,分明还离他,至少两米的距离。

翟安似乎感觉到翟奕的疑惑,笑着说道,“失明后,其他感觉器官就会好了起来。”

“嗯。”翟奕应了一声。

然后,大步越过他,先下了楼。

翟安走向楼梯。

他不知道刚刚那一秒,翟奕会不会突然过来,将他从二楼上推下去。

他保持着平静,下楼,走向饭厅。

此刻,翟奕也似乎才吃午饭,和他坐在一个桌子上。

翟安的身边有佣人帮他夹菜。

两个人吃着,没有谁开口说话。

“你母亲脚伤怎么样?”翟奕突然开口问道。

“轻微骨折,不太严重,修养2、3个月就好。”翟安回答。

“让她以后小心点走路。”

“嗯。”

翟奕睨了一眼翟安,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他其实就不明白了,温情和翟安两母子,一直唯唯诺诺,对他从来不会大声说话,明显对他是纵容避让,他父亲怎么就会这么喜欢着两母子!

他突然摔下筷子,离开。

总有一天,他会让这家人,在他的脚底下,永远都翻不了身!

翟安感觉到翟奕的离开,他还是这么淡定自若的将午饭吃完。

吃完之后,对着吴妈说着,“你回去帮我收拾点常用的衣服过来,我在这边住几天,陪我妈。”

“好的二少爷。”

“如果古歆问起……”翟安突然欲言又止,淡淡的笑了笑,“她应该也不会问。你回去收拾吧。”

“好的。”

……

半个月过去!

陆氏大厦。

陆漫漫坐在自己的办公室。

翟奕没有给她明白的话语,让她对和翟氏的这个项目其实有了很大的担忧。

她想要拿下这个项目,这是她对自己很严格的要求,不太想要什么事情从自己手上失败。

但不得不说,她现在有些怕,怕翟奕和文赟提前练手,那样,她很有可能一个不留神,就被套进了他们的阴谋之中。而叶恒那边对翟奕的消息几乎为零,叶恒说或许翟奕是发现了有人在调查他,所以他更加谨慎了些。

也或许,就是因为古歆那晚上的事情被暴露了。

毕竟,聪明点的人都会知道,那晚上她那么精准快的找到古歆,并把她带走,肯定不是运气好。

而翟奕这样的男人,自然比其他人更心思慎密。

想着。

陆漫漫拿起电话,说道,“张秘书,你催促翟氏合作的项目投标书,下午4点我要看到最新的投标方案。”

“是。”

深呼吸,陆漫漫觉得,此刻也没有其他办法做更多的事情,只能见招拆招。

至于文赟。

她觉得她现在对他,是真的少了很多可以攻击的力度,文赟越是没有动静越是无法让他找到突破口,去攻破这个男人虚伪的面目!

她默默地调整自己的情绪,未来日子还长,她不需要这般急功近利。

抿唇。

又这么投身到工作之中。

下午4点。

会议室。

陆漫漫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市场部B组总监汇报项目情况,“我们现在预计的投标金额是2千万。是通过大数据分析翟氏近几年来对自己产品的一个定位以及更加现在物价和趋势发展,产品竞争力得出来的一个数据。我们重点关注最有竞争力的一家公司大环企业,他们因为去去年和我们的一次竞标中落下,今年应该会在此基础上增加投标金额,估计会在2千三百万左右,而我大胆的做了一个500万的投标金额浮动,也就意味着我们的投标金额是2千5百万。当然,只是我个人的预计,最终会通过你还有董事会的确定才能够进行最终的定价。”

一个手机软件,在2千5百万。

陆漫漫沉默,深思。

依照上一世,7年前的一个软件应用是在1千8百万左右,现在硬生生的高了7百万,对于商人而言,这确实是一笔有些无畏的开支,而且据她对上一世手机软件的了解,翟氏的软件在全国而言确实算得上顶尖,不和他合作,在手机市场就会越发的没有竞争力度。而且翟氏这些年一直致力于产品的开发和研究,没有没落和一直沾沾自喜在自己的成就上,以后的发展也是越来越顺,而她如果通过上一世自己对手机软件的一个发展知晓程度,是不是会提前走在翟氏的成果之前,她可以选择拿来!

通俗点就是,她先把翟氏未来7年发展的理念进行知识权的专利申请,那么翟氏的发展会不会从此受到阻碍。

整个人突然一怔。

那一秒完全是豁然开朗。

她似乎是找到了,控制翟氏更好的方式。

只是。

这是以后的事情,不能控制这个项目的一些突然事情发生。

现在的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她转眸,严肃道,“2千5百万这个数字,我会单独给董事会汇报,你说说这次投标书的具体内容。”

“是。”市场部B组总监点头,又说道,“我们为了拿下这次项目案,对翟氏进行了一个具体的诉求点分析。翟氏现在的手机软件在国内而言已经发展到了顶尖水平,技术到位,这个时候就需要市场的发展普及。我们陆氏的通讯用户现在几乎到了百分之八十左右,这个庞大的用户群完全是翟氏需求的重点,所以我在这个投标书里面,写下了如果翟氏选择和我们合作我们能够给翟氏带来的收益,包括如何对这个软件进行传播和发展。另外,在这个投标书里面,我们还写下了未来的合作事宜,包括我们持续十年来我们合作的一个理念,陆总你可以着重看看这个理念,通讯业和互联网的发展,以后肯定是密不可分的,如果我们两家一起合作,以后的局面完全不可预估!绝对会超出想象!”

陆漫漫看着那个理念宏图。

确实,会超出想象。

可这完全是理想状态。

没有哪个企业不愿意让自己发展得更好,谁能够垄断谁,才是以后发展的重要之举。

当然,她不说他们的理念有问题,没有多经历过一世的人不会知道,以后的发展是什么局面,因为她清楚,所以她知道两家合同共同受益的事情,绝非可能。

但她觉得,这个投标书写的很好。

她就是要让翟氏误以为,他们陆氏从来没有想过,在互联网的市场上有所发展,他们一直秉承的宗旨是,依赖翟氏的互联网产品。

嘴角一笑。

“嗯,方案写的不错,吴总监辛苦了。”陆漫漫由衷的说着。

“其实这个方案不只是我们部门的功劳,市场部A组也有出力。因为关系到他们中高端用户的一个保有和发展,他们迫切的需要依靠我们的终端产品,当时做政策和投标方案的时候,市场部A组林初辰总助一直在帮我们一起完善方案。”吴总监笑了笑,“果然是从国外回来的,站的高度和我们想的都有所不同,视野也开阔得多,方案大部分都是他在主稿,我们反而成了配合,真是羡慕章总有这么一个得力助手!”

林初辰主稿的方案?!

这点,倒是让她有些惊讶。

以前很少有跨部门这么的合作,想来,林初辰果然也是一个商业奇才。

她点了点头,“到时候项目拿了下来,两个部门一起庆祝。”

“谢谢陆总。”

“最终投标日期是多久?”

“还有5天。”吴然说道。

陆漫漫抿唇,突然严厉,“目前这个方案知道的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加上林初辰,大家做好保密工作,那些泄露商业机密的事情,我希望经过陆轩然的事情后,大家做好警惕,不要以为不知者就无罪,法律是无情的。”

“放心吧陆总。”吴然一口咬定。

陆漫漫点头,“那散会,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投标那天,我会亲自去。”

“好的。”

陆漫漫率先走出办公室。

她回到座位上,隐约还是有些不安。

方案是做得比较完善,如果是真的公平竞争,陆氏的竞争力度很大,但如果翟奕有所私心,那么很有可能,这个项目他们花费了大功率,到头来其实一无所获!

反而,或许还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陆漫漫有些头疼。

有时候觉得自己知道得太多,也不见得会是好事儿。

她正在处理一些公文,电话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晚上有空没,一起吃饭?”

“怎么突然想要其吃饭了?”陆漫漫询问。

“我无聊得都要发狂了,你再不出来见我,我就要崩溃了!”古歆怒吼。

“发生了什么事情,惹你大小姐这么不开心!”

“不说了,反正都是些一提起就火冒三丈的事情,晚上老地方见,你别给我加班啊,超过7点钟你还不来,我就杀到你公司去,到处宣扬我怀了你老公的孩子!看你还能不能在公司这么耀武扬威!”

说完,猛地就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无奈一笑。

反正古歆就是喜欢抽筋儿!

她放下电话,想了想,突然又拿起电话,“张秘书,你帮我通知一下林初辰,让他来见我一下。”

“是。”

很快。

房门外响起恭敬的敲门声。

“进来。”

“陆总,你找我。”林初辰出现在她面前。

“坐。”

“谢谢陆总。”

“听说这次的投标方案,是你主稿?”陆漫漫询问。

“因为考虑到和我们部门有着极其重要的关系,所以就主动参与了进来。陆总是觉得我有些太急功近利了吗?”林初辰直白的问道。

“不,我只是在想,我会不会太屈才。”陆漫漫摇头,一笑。

林初辰一怔,“陆总,我不在乎现在我的岗位在什么地方,成绩出来后,我会申请升职。”

“那好好干,我很看好你。”

“谢谢陆总。”

“出去忙吧。”

“陆总。”林初辰突然想到什么,叫着她。

“有什么你直说。”

“因为这段时间配合市场部B组写材料,所以对翟氏这个企业做了打量的数据分析和研究,通过我了解的情况发现,翟氏的软件产品在北夏国而言已经算得上是顶尖的企业,暂时无人能及。但纵观全球,陆总你会不会觉得,其实翟氏也不过如此,以前我在国外的公司里也因为办公系统接触过一个国外的软件公司,他们在国外的市场占有率已经很高,但北夏国这片净土还没有开垦过,如果我们不选择国内自有产品,从而大胆的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会不会对我们的企业发展更好?!”林初辰一字一句问道。

陆漫漫一顿。

林初辰观点确实很大胆,也很有创新意识。

国外的软件市场自然比国内的更加先进,但是北夏国在引进国外产品的这一关外贸易并不是一个很好走的流程,这需要的程序太多,审批太多,到真的可以引进国外软件的时候,可能他们需要的这个产品,已经过了迫在眉睫的时候,也就意味着,花费了大经历,其实落得一场空,得不尝失。

她抿唇,说道,“我会考虑你的建议,但现在不成熟,这个项目我们先按照这样的方式投标,其他的,后续再说。”

她不把事情说死,因为她觉得,以后或许会走这条路。

何况,她还觉得林初辰会成为她的一个得力助手,所以她不会打击了他的积极性。

林初辰也不多说,本来就只是一个建议,还没有深层次的想过具体实施的难度,自然不会纠结。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陆总,那我先出去忙了。”

“嗯。”

林初辰离开。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嘴角由衷一笑。

而离开的林初辰,确实眼眸一紧,心思诡异。

对不起亲们。

宅家宝贝今天进医院输水了,而这段时间小孩子生病太多,宅从上午就一直排队到下午才输完水回来,然后又照顾了宝贝一会儿,就这么更新晚了。

宅真的很抱歉。

小宅么么,别生气。

明天准时9点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