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谁说怀孕了就要同床共枕?!/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躺在床上。

为什么她爸这么快就会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是漫漫告诉他的,还是翟安?!

“古小姐。”房间门口,小琴又在叫她。

古歆眼眸一紧。

“古小姐,你的粥。翟先生吩咐你一定要吃的。”小琴小声的说着,她再笨,也能够感觉到,古小姐现在分明是欲与爆发的情绪。

古歆狠狠的看着小琴。

小琴被古歆的眼神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不敢对视,只得再次小声说道,“古小姐,翟先生对你真的很好,你不要浪费了他的一片苦心。我把粥放在你床头,你要是想吃就吃点吧。”

说着,小琴就硬着头皮的再次走进她的房间,将粥放在她的床头。

古歆气得已经说不出来一个字,就这么看着小琴,看着这个小保姆老是让她火冒三丈!

小琴放下粥准备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又陡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古小姐,我不知道你们城里人的夫妻是怎么样的,在我们乡下,女人都没有多少地位的,都是男人说了算。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谁家的夫妻,丈夫对妻子这么好,这么低声下气的,我觉得古小姐你应该学着珍惜翟先生,虽然他眼睛看不到,但他真的比好多好多男人都要好。”

“你出去!”古歆说,整个人本来情绪就不太好!

这个时候给她说这些,不是让她添堵吗?!

何况……

对,她承认,翟安是很好!

老好人一个,不管是对谁,都知书达理,温文尔雅。

对她的好,她其实并没有觉得有多特殊,她总觉得,翟安对她和对小琴,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立场不一样而已。

小琴被古歆给轰了出去。

她嘟着嘴,有些不悦的回到客厅坐着清洁。

翟安从房间出来。

小琴看着他,连忙热情的叫着他,“翟先生。”

翟安点头,“吴妈出去买东西去了吗?”

“是的。翟先生有什么事情吗?”小琴问道。

“你给吴妈说一声,让他以后做饭菜尽量做清淡一点。”翟安说道。

“为什么啊?”

“古歆怀孕了。”

“古小姐怀孕了?!”小琴惊呼,又嘀咕着,“怪不得脾气比以前还大,都说怀孕的女人情绪不好控制。”

“所以以后你尽量别去气她,多顺着她。”

“哦。”小琴点头,但是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故意去气过古小姐啊。

翟安又吩咐了些注意事项给小琴,把他能够想到的一些注意事项,说给她听。

小琴都一一点头,。

本来小琴就是一个比较灵性的小保姆,虽然有时候稍微不太会说话,也不太会看人脸色。

这么交代了一番。

突然响起门铃声。

小琴走向门口,打开房门。

房门外,古正英突然出现,他急急忙忙的走进来,看了一眼客厅沙发上的翟安,换下鞋子直接问道,“古歆呢?在房间里吧。”

“爸,你怎么来了?”翟安很有教养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恭敬的说道。

昨晚上知道古歆怀孕,今天一早,他就给古歆的父亲打了电话,他想,靠他没有办法说服古歆,他只有无力的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自私,但孩子的事情上,他不想妥协。

如果古歆没有怀孕,他这辈子都不会逼迫她给他生孩子。

意外怀孕了,他放不开手!

他其实也真的没有那么,伟大!

“我不来,指不定古歆会做些什么花样出来,她在哪个房间的?”古正英一边进来一边问道。

“在最右边那个。”

“那我先去看看她。”

“嗯。”

古正英走进古歆的房间。

房间内,古歆在吃粥,听到推门的声音,连忙将粥放在一边,就跟做了坏事似的。

一抬头,看着是自己老爸,莫名又松了一口大气,将还没有吃完的粥又端起来吃了起来,清清淡淡的,看似白米粥,又似乎觉得多了一个清爽的味道,让她原本有些干呕的胃,稍微得到了些缓解。

“你怎么来了?”古歆对着他爸,就是这么随意。

古正英坐在自己女儿旁边,看着她在吃东西,也放心了些,说道,“小歆,爸就是来看看你,好不容易怀孕了,你得好好的保养好知道吗?”

什么叫好不容易?!

她这叫好容易好不好!

一个晚上。

就同床了一个晚上而已,她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这么霉。

那电视上的不孕不育广告都是骗人的吧!

“你看你都瘦了。”古正英心疼的说着。

古歆睨了一眼他老爸,这老头子今天是准备走煽情牌了?!

“小歆,你妈去世得早,我一个人把你拉扯长大,现在看着你终于结婚,还有了孩子,爸是真的高兴。刚刚给你打完电话,我真是一秒钟都坐不住,想着自己要当外公了,心里那份激动完全是不受控制的,所以就放下所有工作来看你了。”古正英说得无比温和,又开口叮嘱道,“你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的注意身体,这样我也好给你妈有个交代了。”

“爸,你就别装了行吗?”古歆翻白眼,“谁告诉你的,我怀孕了。”

“你就别管是谁了……”

“是翟安是不是?!”古歆直白道,“他让你来劝我,别把孩子打了?!”

“你说你这孩子!是谁还重要吗?!”古正英叹气,“现在的事实就是,你怀了翟安的孩子,你们两个人以后就要好好地相处好好地在一起,然后好好地养大你们的下一代,其他事情你就别东想西想了,养胎最重要。”

“谁说我一定会要这个孩子了!”古歆反驳。

“你说什么话,当着孩子的面,不能说这些话。当年你妈妈怀你的时候也是呕吐不止,就说再不听话她就不要你了,你差点都不在了你知道吗?呸呸呸,以后别当着孩子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不好!”古正英很严肃的说着。

“爸,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你这么迷信你好意思吗?!”古歆不悦透顶,“你也别劝我让我养胎要孩子的事情了,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孩子我自己会考虑。”

“你就是不会考虑,也怪我真的太娇宠你了!”古正英自责,又无比严肃道,“小歆,你这次说什么都得听我的,以后你想要怎样那都是你的事情,但孩子这个事情,你别给我想东想西,你要是敢对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怎样,你以后也别想再见到你爸了!”

“爸!”古歆有些生气,眼眶都在泛红,“你为什么老是逼我,逼我和翟安结婚,还逼我给他生孩子,我不喜欢他我能怎么办,就算孩子生下来,两个人感情不好,总有一天离婚了,孩子不更加的受罪!你怎么就不站在我的角度上,为我考虑?!我嫁给翟安就已经够憋屈了,分分钟想要离婚,你现在还让我给他生孩子,你不是分分钟在逼死我吗?!”

怒吼的声音。

翟安站在门口外就这么听到了。

嫁给翟安就已经够别去了,分分钟想要离婚,你现在还让我给他生孩子,你不是分分钟在逼死我吗?!

他想。

这句话,真的可以完美的诠释,古歆对他的感情。

他转身,没有踏进去。

原本,他以为有古歆的父亲在,他可以借此,和古歆说两句话,不管说什么,至少让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要这么尴尬,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不管是谁估计都没办法缓解得了,他们的关系。

房间中,古正英看着自己女儿无比崩溃却又有些无能为力的模样,心里终究有些不忍,他说,“爸也不逼你了,但你真的不小了古歆,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妈都把你生了下来了。女人不能错过最佳的生育时期,而且听说,女人怀的第一个孩子都是最聪明,身体最好的,你别真的错过了。”

古歆不想说话,她将吃过的碗筷放在床头,猛地将自己狠狠的捂在被子里面。

不想再听,也不想和她父亲吵架。

古正英叹气,给古歆温柔的拧了拧被子,“你休息一会儿,爸去客厅坐坐。”

古歆赌气的不说话。

古正英看了古歆一眼,转身离开。

离开的的时候,帮她的房门轻轻的带了过来。

翟安听到声音,抬头。

古正英开口道,“翟安,是我。”

“爸,您坐。”翟安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我让小琴帮您泡了一杯绿茶。”

“翟安。”古正英也没有看茶一眼,对着翟安严肃了些,“古歆任性了点,还希望你对她多忍耐一些,她本性不坏。”

“嗯,我知道的。而且这段婚姻也是我强迫她嫁给自己的,本来就是我的不对。”

“结婚的事情,我们就不多说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你和古歆结婚在一起,有了孩子,就该想想,怎么将孩子好好的生下来,抚养长大。古歆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有时候反而很脆弱很敏感,有时候又会做一些出其不意的事情,我倒是有些担心,她突然一个想不通,就去医院将孩子给……”古正英说着都有些心惊,对着翟安认真道,“这段时间,至少前三个月时间,你和古歆搬到我别墅来住,你肯定是管不住古歆的,她闹起脾气来,跟头牛似的,拉都拉不回来,我不看着我心里不安。”

翟安有些沉默。

去古家别墅……

无疑,这个提议是好的。

他对古歆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说服的能力,有时候反而自己说得多,她越是反感。只是古歆愿意搬回去住吗?愿意他跟着一起吗?!

“翟安,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不爱跟着老年人一起住,但这关键时期,也就委屈你了。”

“爸,你别这么说,我不是不愿意去您那里住,我只是怕古歆不愿意。”

“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我生的女儿,不管我怎么娇惯她,但终究还是知道怎么对她的,交给我就行,你看你有什么想要收拾的,我下午让佣人过来帮你们搬东西。”

翟安犹豫了两秒,还是点了点头。

古正英看翟安同意了,连忙又转身走向了古歆的房间。

古歆这个时候也没有睡着,躺在床上,就瞪着天花板发呆。

她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挂满了都是悲剧!

她转眸,看着自己父亲,又把自己猛地捂在了被窝里面,以无声在抗议。

“小歆,你说你多大的孩子了,还和爸爸这么赌气。你是真不怕爸爸高血压发作,就这么去了。”古正英带着宠溺的口吻说道。

古歆放开被子,看着她父亲,“你不准乱说话!”

“是,爸不乱说,那你坐起来,爸有事儿和你商量。”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古歆一边嘀咕着,一边还是听话的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头。

“我刚刚和翟安商量了,你养胎的这段时间,就跟着我回别墅去住。别墅的佣人多,还有从小把你带到大的张嫂,地方也大,空气也比这里好,适合你养胎。”

“爸,我说了不养胎……”

“小歆。爸一般不逼你做什么事情的,你这么大以来,爸也就让你嫁给了翟安,和这次生孩子。你或许觉得爸真的不体谅你,但爸现在这把岁数了,是真的不想看到你再受到一点点伤害,孩子真的是无辜的,既然来了,也是上天的安排,你不能做刽子手。你想想你在黄泉下的妈妈,会有多失望。”古正英选择用柔情战术。

古歆翻白眼。

每次都是这样,一遇到她不听话的时候,就打感情牌。

她都听得起茧子了,但就是这么有效。

她不悦的瘪嘴,不想和她家老头子争吵了。

古正英看自己女儿沉默,似乎是在妥协,心情瞬间一下就豁然开朗,连忙说着,“我现在就叫佣人过来帮你们搬东西,你看看有什么姚收拾的。”

“你们?”古歆皱眉,“爸,除了我,还有谁?”

“翟安啊!”古正英说得理所当然。

“爸,我只答应我一个人跟你回去,没有说让翟安跟着一起。”

“但是翟安也答应了跟着我回去住!”

“我说爸,你该这儿算计自己亲生女儿吗?!”古歆冒火。

“注意胎教。”古正英笑着慈祥,“你休息一会儿,下午我们就搬回去。”

古歆就这么看着她老爸这么一脸得逞的走出去。

客厅中。

翟安在让小琴给他收拾一些简单的欢喜衣服,他的东西不多,也就是几套外出衣服,几套睡衣,和换洗的内衣裤,所以没多少功夫,就已经收拾完了,古正英此刻也在联系佣人过来帮他们搬东西,一切都是有条不紊。

到了中午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把翟安和古歆的东西打包妥当了。

然后他们围在一张桌子上,吃午饭。

吃完就去古家别墅。

古正英吃着吴妈做的饭菜,就夸奖说手艺不错,很好吃。

“你这么喜欢,你把吴妈娶回去啊!天天给你做饭吃。”古歆不爽的说着。

今天上午到现在,一直憋屈着,很憋屈。

而自己也确实没什么胃口,吃什么都不舒服。

所以有些暴躁。

古正英听着女儿的话,整个老脸有些尴尬,“小歆,你乱说什么。”

古歆瘪嘴,“我不吃了我没饿。”

“你怀了孩子,不吃怎么能行!”古正英拉着她,“不想吃也吃点,否则吐的时候吐不出来东西更难受,你妈以前也是这样的。”

“我就是不想吃了,爸你怎么就更老妈子似的。”古歆一脸不爽。

古正英微叹气,“是啊,又当爸爸又当妈妈,这些年,我也是给你操碎了心……”

“好了你别说了,我吃。”古歆重新拿起筷子,“真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古正英看着自己女儿的模样,笑得特别的奸诈。

吴妈和小琴都忍不住低低的笑着。

总算是一物克一物。

以前老觉得古小姐耀武扬威的,谁都不敢招惹,现在总算有人帮她们出气了。

反而是一边的翟安,显得沉默了些。

他只是在想,古歆会听她父亲的话,是不是代表着,这个孩子,或许她会要……

他抿着唇,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其实不敢抱太大希望。

古歆一直吃的郁郁寡欢,怀个孕而已,胃口怎么就能够差到这个地步,做女人真是受罪!她忍不住开口道,“吴妈,你跟着我们一起去我爸别墅吧。”

“啊?”吴妈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古小姐是说让我跟着你们一起去别墅吗?”

“嗯,你今天早上熬的粥味道还不错,这段时间我对其他东西都有些反胃,你今天早上的粥我还能吃点。”古歆直白的说到。

“早上的粥?今天早上的早餐我是让小琴做的,我出去买了点东西,家里面很多用的东西都不够了。”吴妈解释道。

“是小琴熬的?”她实在不想这个女人跟着她回去,一天叽叽咋咋个不停,她听着就烦!

“不是不是,不是我熬的。”小琴连忙说着,“准备说,不只是我熬的,粥的做法是翟先生教给我的,我只是负责煮而已,至于多少份量啊,要加哪些东西,都是翟先生教我的。”

古歆转头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似乎是感觉到古歆的视线,解释道,“我表哥胃一直不太好,当时他的私人医生就给他找了一个熬粥养胃的偏方,貌似是有效的,所以我问他要了一个,也问了,对孩子是没有影响的,主要是养胃和养身。”

“哦。”古歆应了一声。

也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她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问道,“你有表哥吗?”

“哦,远方表哥,来往不深,就是恰好想起。”翟安似乎并不热衷这个话题。

古歆也没觉得有什么多问的,她低头继续扒饭。

“翟先生。”安静的饭桌上,小琴又开口了。

“嗯。”翟安应了一声。

“我能跟着你们一起去古小姐家吗?我家里面还有两个弟弟要养,他们还要读书的,父母岁数也大了,做农活也不利索了,家里人就靠我支撑着,我不想失去这个工作。”小琴说得可怜巴西。

“你跟着一起吧。”翟安也没有多说,就答应了。

小琴一笑,连忙感激道,“谢谢你翟先生,谢谢你,我会好好照顾你和古小姐的,还有以后你们的孩子。”

你们的孩子……

古歆就知道,口无遮拦的小琴,就是给她添堵的。

但又因为小琴刚刚说的她家里面的情况而有些动容,所以即使不喜欢她,也没有阻止翟安的安排。

吃过午饭之后。

古家那边的佣人就陆续到了,给他们不停的搬着东西。

古歆和翟安也坐着古正英的轿车,一起去古家别墅。

别墅里面,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似乎都已经做完了大扫除,连房间都已经腾了出来。

楼下的一间客房。

古歆不爽,她才不要住客房。

她受不了自己嫁出去后,回来居然住客房。

“爸,我要住我自己的房间,谁要住这种外人住的地方!”古歆抱怨。

古正英安抚道,“谁说你是外人了,你的房间爸给你留着的,但是你现在怀孕了,翟安眼睛又不方便,楼上楼下的住着危险,你们来一起住一楼是最好的,房间里面爸让人打扫过,被单也是用的你喜欢的,你就别嫌弃了。”

“爸!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翟安住一个房间的。他可以住在这里,我要住我自己的房间!”古歆一口咬定。

她疯了才会和翟安睡一张床上。

“古歆,你这说的什么话!两个人结婚了,就没有分房睡的道理,而且你一个晚上睡着,万一有个什么,谁都不知道,多危险!”古正英也很严厉,“夫妻之间分房睡本来就不好,会影响家里的风水!”

“爸你就是在强词夺理,谁说夫妻就一定要睡在一张床上!我和翟安本来就不是正常的夫妻,我们一直分房睡……”

“一直分房睡,你肚子里面的孩子难道是观音菩萨送给你的?!”古正英狠狠的问着自己的女儿!

古歆被她爸堵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也很想这个孩子是观音菩萨送的,她也不会这么纠结了!

“不说了,我就让用人收拾了这么一个房间出来,东西什么的也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随时给佣人说就是。翟安,你别拘束,都是一家人,当自己家。”说着,古正英就把话锋转向了翟安那边,似乎是真的不想和古歆再这么说下去。

古歆气得火大,气呼呼的走进这个房间,猛地一下把房门关了过来,响起巨大的声音,预示着她的愤怒。

“这孩子,真是半点都没有快要当妈妈的觉悟。”古正英说着。

翟安笑了一下。

从小就这样,当妈了估计也是如此。

心里突然一暖。

他真的还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出生……

“不过我知道古歆会发脾气,所以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房间的钥匙。你拿着。”说着,古正英就把自己兜里面的钥匙递给了翟安,跟一个大小孩似的,一脸贼兮兮。

翟安将钥匙拿过来,笑着说道,“爸,我和古歆关系确实有些不太好,她也确实不喜欢和我睡在一张床上,我们还是分开睡吧,免得她不开心……”

“这怎么行!”古正英说,“我叫你们过来,肯定就是为了缓解你们的关系的。古歆的性格你不知道,你越是宠着她,她越是不知道你的重要性。凡是都不能太顺着她知道吗?我就在想当初古歆看上了翟奕,就是觉得翟奕比较不那么好控制,不像你,什么都对她百依百顺!”

翟安抿着唇,淡笑着,有些无言以对。

“你也别多想,感情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古正英拍了拍翟安的肩膀,又看了看时间说道,“公司里面还有些事情,趁现在还没有下班,我先去一趟,你别拘束,想要休息就休息,想走走就走走,家里的佣人你随便使唤。”

“嗯,爸你去忙吧。”

古正英应了一声,走出了别墅。

翟安手上拿着那把钥匙,心里真的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摸索着,走向客房,那专程为他们准备的房间。

然后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古歆躺在床上,一转头就看着翟安用钥匙开了门。

心情不悦,翻身,用屁股对着他。

翟安也很安静,不太会主动说什么话。

此刻小琴一直在和这边的佣人熟悉环境,没办法来帮他,翟安就只能迷茫的自己熟悉这个房间的一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黑暗中生活得太久,现在对于熟悉房间已经不会那么笨拙了。

他甚至很快找到了浴室,进去,然后洗脸洗脚,换上了佣人早就准备好的男式睡衣。

他中午有午休的习惯。

古歆就看着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靠近她的大床。

她裹着被子,睡在一边。

翟安其实是有些紧张的,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

他似乎是摸索到了大床,然后脱掉鞋子上去。

古歆看着他就这么理所当然的睡在了和她一张床上,靠在枕头上,在找被子。

古歆将被子全部抱在自己身上,根本没打算将被子给他。

翟安找了一会儿。

手指就这么,碰到了古歆的后背。

后背,传来一丝温暖。

他手动了一下。

古歆也不自在,觉得翟安指不定会乱摸到什么,将被子又给翟安扔了过去。

翟安一怔,随即,缓缓地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然后闭上眼睛睡觉。

古歆就这么感受着翟安渐渐平稳的呼吸。

她能说,她很不自在吗?!

她能说,她很想抗议吗?!

谁说怀孕了就要同床共枕的!

有这个男人在身边,她会失眠!

气呼呼的几乎躺在了床沿边上,古歆就是不说一句话,闷着一股怒气。

也不知道多久,反正是睡着了。

孕妇,果然是嗜睡的!

翟安眉头动了动。

刚刚,他没有睡着。

只是不想彼此尴尬,所以装着睡着了。

他起身,摸索着。

不需要看得到,他也能够知道,古歆把自己睡到了哪个边缘角落,指不定一翻身就会掉下去。

他轻轻的靠近她的身体,然后双手抱起她,将她放在了床中间的位置。

他突然呆立了两分钟。

手指,忍不住,想要靠近她的腹部。

他抿唇。

紧张的,似乎额头都在冒汗。

他温热的大手,终究还是放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

会有一个小生命孕育在这里面吗?!

他心颤到,真的有些感动!

好久。

他这么感受着这个其实根本感觉不到变化的小腹很久,才依依不舍的缓缓躺下来,躺下来,选择了背对着她的方式。

他其实很怕她醒来后,看到他的脸,而陡然心情不好。

他闭上眼睛,睡觉。

因为养成了午睡的习惯,所以睡意也来的特别快。

在自己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的人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然后一只脚还非常不规矩的直接搭在他的腰上,另一只手也这么环过他的胸膛,脸就这么靠在他的后背上,似乎睡得很熟。

而他,却全身僵硬无比。

他其实知道古歆睡相不太好。

而她软软的身体这么靠在自己身上,还有她淡淡的呼吸,让他整个人真的很紧绷。

他就这么石化了一般的,感受着古歆的一点一点,然后,熟睡了过去。

房间,难得的,这般和谐!

……

陆氏大厦。

陆漫漫低头看着这次的翟氏手机软件的合同竞标书。

今天下午要去翟氏投标,她反复将合同进行了两三次的细节修改,最终确定了这个合同版本。

她将竞标书放进牛皮封闭袋里面,让张翠拿去盖上了陆氏的宪章。

下午时刻,陆漫漫带着秘书陈琪琪和市场部B组总监吴然,最后想了想,将林初辰叫上了一起。

毕竟,这个合同的竞标书主稿是林初辰,她觉得有必要让这个男人跟着一起去进行投标。

四个人坐在一辆轿车里面。

车内保持着严肃。

吴然年龄比较大,也在商场上很多年,比较会调节气氛,也比较擅长于交集,主动开口道,“陆总是第一次亲自参加这样的竞标会吗?”

陆漫漫点头,“是啊,所以难免有些紧张。”

吴然笑着说,“我们的投标方案写的这么完善,价格也有所优势,应该不难中标的。”

“但愿吧。”陆漫漫嘴角一笑。

如果换成其他企业或许不用这么担心。

但因为是翟奕,说真的,她真的不知道翟奕现在处于一个什么立场,是敌是友亦或者,中间态度。

这次之后,大概就知道了。

几个人一路到达翟氏大厦,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走进翟氏的高级办公室。

此刻办公室内已经有将近8家公司坐在了会议室里面。

陆漫漫带着他们一行人坐在指定座牌的位置,等候。

陆陆续续,最后到场投标的公司一共十家,包括还有文城外的其他手机厂家。

一方面说明翟氏的软件开发果然已经成为了国内最炙手可热的产品,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说,手机市场的竞争力,确实已经到了比较水生火热的地步!

而这次软件的花落谁家,似乎都会直接关系到,手机市场的优越性胜利!

陆漫漫保持冷静。

她转头,对着身边的吴然说道,“这些公司你都熟悉吗?”

“文城内的都比较熟悉,有段时间文城政府大力发展手机市场,组织各个手机公司进行了交流学习。至于文城外的那两个公司,我确实不是特别了解,隐约听说过,比如科睿智能手机,主要就是性价比占优势,然后采用了现在网络比较火爆的饥饿营销,现在在手机市场的占有率也是大幅度在提升,另外那个VIPO爱智能手机,主攻情侣、家庭和朋友机,现在在市场上也有一定份额。”吴然说道。

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开口道,“陆总,其实很多小厂家的营销模式我们都是可以借鉴的,陆氏的营销方式有些太过保守,特别是对手机市场这一块,本来就是新生代产品,更需要大胆一些。手机的固件好是一方面,做好营销也是成功的手段之一。我这段时间因为配合写投标书,对北夏国所有大大小小的手机研发公司及手机代理销售公司都做了一个调查,这里面的公司,我全部熟悉他们所有的销售运作以及在各个细分市场占比。”

陆漫漫有些不相信,“都知道销售运作以及……细分市场占比。”

“比如刚刚吴总监说的科睿智能手机,在中学生市场份额较高,因为性价比及营销的先进性,让很多学生趋之若鹜,现在的市场占比达到百分之8,对于一个才兴起的手机品牌而言,已经算得上一个很惊人的数据了。”林初辰说道。

陆漫漫点头,不得不说,林初辰知道的东西,果然有些超出她的想象。

而她不得不说,林初辰能够选择在陆氏上班,确实是她的运气。

正时。

翟奕带着他的助理,出现在有些吵闹的会议室。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翟奕说道。

所有人都看着他。

翟奕一向成熟稳重,话不多言,给人感觉有些捉摸不透,但不得不说,能力超凡。

“在投标之前,我们翟氏准备了一个我们对软件是市场的未来规划理念,大家可以先欣赏一下,同时,我们翟氏的工作人员将一一的拿过你们未开封的投标书,现场进行开封,验证,并在第一时间给予中标答案。”翟奕说,“可能会耽搁大家一些时间,但翟氏的工作一向如此,不喜欢拖泥带水,还请大家多多体谅。”

说着,翟奕就让工作人员播放着宣传视频。

翟氏在软件市场的理念果然是很让人先进的,陆漫漫一边看着翟氏的视频,一边在回忆,之后的软件市场的一个发展情况,若有所思。

视频播放完毕。

全场响起掌声。

这样先进和引领着潮流的软件产品,无疑是让在座的企业和公司,对翟氏趋之若鹜。

工作人员此时,也将所有的投标书整整齐齐的放在了翟奕的面前,身后坐着几个评分委员。

翟奕做事情一般都是亲力亲为,所有投标方案,都是他一一审核。

他制定的投标维度,在大大的视频上现实,每一个投标方案看过之后,都会邀请对方的公司进行阐述他投标书的精髓,然后根据投标书内容,他将每个维度进行分数考核,整个会议室安静无比,显得尤其的严肃。

陆漫漫沉默着,看着翟奕的一丝不苟。

这个男人,确实是适合商场的,如果是朋友,合作盈利。

是敌人……

陆漫漫抿唇。

大概就是,你死我活了!

呼呼呼呼。

小宅就默默的飘过。

在飘过前就说一声,那啥,月票!

么么哒。

推荐雨凉力作《妖王的心尖宠妃》,独宠,一对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