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阴谋交锋之战(三)/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氏大厦,高级会议室中。

十个企业公司都坐在会议室里面,安静无比的等待着翟奕的评分。

陆漫漫也这么安静的等待着,看着翟奕一丝不苟的样子。

翟奕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一一将所有的投标书拆封,然后和评分委员一起,根据维度进行打分,当着十个企业的面,显得无比的公平公正。

陆漫漫其实是真的有些紧张的。

她转头看着其他企业公司,似乎是在分散注意力。

根据自己多活了7年的经验,在坐的企业和公司似乎在之后的7年都有所发展,她当时对商场这一块并不太熟悉,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亲身踏入这个地方,只隐约知道,陆氏其实在手机市场这一块的营销占比并不高,反而是其他很多手机公司占领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按理,陆氏有着雄厚的资金以及庞大的通信用户基础,发展手机并非一件太难的事情,但就是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现在想来,大概就是和之后文赟勾结翟奕合作有关。

也或许,陆氏的最终破产就是在手机市场上的发展而引起。

陆氏当年在通信市场如日中天的时候,开辟了手机发展这条道路,整体而言,这是一个好的产品链条发展,对于通信这个稳定市场而言,没有什么更多的发展市场,而手机业则有着一个极快更新换代的市场环境,是企业的发展和增收的重要途径,陆氏其实是找准了一个更好地发展路径,但在这条路上走得并不顺利。

想着,他父亲当年应该是没有考虑到翟氏企业的互联网和陆氏企业的通信业两个原本不存在竞争关系的企业,其实在之后的发展中,已经有了竞争关系,所以他父亲当年在手机市场上太依赖于翟氏企业,导致最后被翟氏取而代之。

陆漫漫抿唇。

虽然不知道上一世最后这几个家族企业的发展,但按照现在的轨迹而言,自己的猜想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陆总。”耳边,突然响起一个严肃的男性嗓音。

陆漫漫回神,看着翟奕,抿唇一笑,“翟总。”

“看了你们的投标方案,对你们所以为的互联网和通信业的合作规划宏图有着兴趣,但也存在一丝不解,能否请陆总在此单独阐述一下。”翟奕表情严肃,对着她一字一句。

“当然。”陆漫漫从座位上站起来。

翟奕将陆漫漫的投标方案投放在了偌大的投影上,当着是个企业和公司的面,陆漫漫做投标书的阐述。

陆漫漫这么出现在公众场合的事情不多,里面的企业和公司,大多是第一次和陆漫漫有所交集,以前只听说陆漫漫的能耐,在文城被炒作得特别厉害,没有人知道,陆漫漫到底是炒作还是实力,现在突然出现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也让其他企业和公司对她抱着极大的兴趣,会议室里面似乎更加安静,安静的看着陆漫漫走向会议室中间的位置,结果手上的投影遥控器。

“翟总,各位其他老总你们好,我是陆漫漫,陆氏企业市场总监。很高兴能够在这个地方,当着各位老总以及翟总的面,将陆氏企业以后手机市场的发展做一个讲解,还希望和各位老总一起探讨学习,共同发展。”陆漫漫说着开场白,沉着稳重,丝毫没有因为面对这么多大型公司而有所胆怯,这让其他公司对这个24岁初涉商场就取得成就的女人更加有兴趣。

陆漫漫也不废话,直奔主题,说道,“陆氏企业,以通信业为主,现在渐渐过渡到其他附属产品的发展,目前陆氏对手机业的有着浓厚的兴趣,准备对这一块进行大力发展,同时有着对未来的系列规划。而总所周知,手机市场依赖互联网软件而发展。纵观北夏国,翟氏企业目前以互联网经营业务为主,开发的各种软件在互联网上有着先进的技术,是目前北夏国所有软件公司中,无人能及,也就是为什么,陆氏和其他在座等各位手机企业一样,迫切的想要和翟氏合作。而陆氏不说在手机市场上会有多大优势,毕竟在手机的占有率上陆氏并没有在座很多其他公司占比,但陆氏的优势就在于,陆氏有一个通信业基础,目前的通信用户达到了将近百分之八十的占有率,陆氏将会对这部分用户进行精细化的手机细分市场管理,从而通过通信业务的融合促销,加大手机市场的销售工作。”

“翟总刚刚提到的通信业和互谅网合作的宏图,我在这里做一个简要阐述。”陆漫漫继续道,“互联网产品已经渐渐的普及化,这样的发展轨迹会和当初通信业的发展一样,从最初大家不会使用到不能不使用。而互联网作为现在发展的一个趋势,陆氏企业作为有着一个成熟的庞大用户群体,翟氏想要在互联网上面有所发展,如果选择和陆氏合作,陆氏愿意将此部分用户用来给翟氏做互谅网普及营销和宣传,这样的合作方式,只会是互利共赢,翟氏能够通过陆氏企业很快的将你所有的软件产品进行体验营销和传播,而陆氏企业依靠翟氏的软件产品加大手机的竞争力度,从而让手机市场份额得到提升。而我想,企业合作最根本的价值就在于,双方有着共同的发展目标和共同的盈利结果,我不说目前我们陆氏是最最适合翟氏软件发展的公司,毕竟我们的手机市场占有率并不理想,但我能够肯定,陆氏是翟氏时候发展最有潜力的集团。我们的诚意,会在翟总你选择和我们陆氏合作后,更加的明显!”

翟奕就这么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而看着陆慢慢的阐述。

陆漫漫。

这个在记忆中和古歆一直是要好朋友的女人,虽然被文承认标榜得厉害,但他以前是真的从来没有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有时候甚至觉得还没有古歆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有个性,也就让很多男人对她失去了兴趣。

而文赟选择和陆漫漫在一起,他其实一早就觉得,文赟对陆漫漫应该不是所谓的真感情,文家在政权上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如果想要稳定或者有那么点心思往上爬,就会选择大财阀做他的后盾支撑,而整个文城,最大的财阀家族集团,无非就是四大家族之首的陆氏集团,能够得到陆氏,文家的力量不可厚非的又稳固了些。

只是文赟这么千方算计,文家人这么呕心沥血,居然在半途中,被江伊遥这个女人给搅和了,他当时其实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因为当初的时候,他也会担心,文家人会依靠陆氏企业以及自己的政权从而对经济进行绝对掌控,那样,翟氏也会跟着受到牵连。

他倒是没有想到,文赟会选择和他合作。

和文赟合作,他并不觉得是一个非常稳当的事情。

从整观而言,文家人的势力太过强,和文家人合作,极有可能,在帮文家人实现了他们的目的后,翟氏企业也会跟着成为了文家人的囊中之物,就像以前文赟算计陆氏企业一样。

而他决定和文赟合作,只是因为不想要受制于他父亲翟弘。

他现在手上有翟氏企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想要彻底的从他父亲手上得到翟氏并非那么容易,如果有文家人的支撑,他父亲就不得不将翟氏的经营大权全部交给他来管理,这是一步险棋,走好了,什么都有了,走错了,什么都完了。

但他愿意这么一搏。

他一直相信,对于一个手握重权的执政官员而言,不可能没有把柄,而他可以在和文赟的合作中,将这些把柄牢牢的窝在手心之中,而且他相信,只有自己够强大,也并非那么容易说倒就倒。

这么想着,他走出了这样一步棋子。

而和文赟的合作交谈中,知道之前文赟遭遇丑闻而悔婚的事情内幕,文赟说悔婚或许是陆漫漫一手策划,他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算来算去,反而被陆谩骂算计,当然文赟不会这么无聊的告诉他这些所谓的私事,只是在提醒他,陆漫漫真的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也不要以为这段时间陆漫漫的风光只是因为炒作,陆漫漫爆发出来惊人的能力,得重视。

他抬眸,看着陆漫漫,微点头道,“陆氏企业的规划对我们翟氏有着极大的影响,这点,我们也做过市场调查和研究,却没有想到,你们的这点理念不约而同的我们达成了一致,听了刚刚你的阐述,让我对我们以后的合作有着一定的信心。陆总,你先请坐。”

陆漫漫一笑,“谢谢翟总对我们陆氏的肯定。”

翟奕点头,有投身在下面一个竞标合同上。

陆漫漫回到自己的位置,看着翟奕,嘴角一勾。

上一世她父亲和翟氏的合作,就是倾尽自己所有的在帮翟氏发展互联网业务,以为这是互利共赢的方式,从未想过有一天互联网业务能够这么充分的取代传统的通信行业,还一味的加大马力不停的在大力发展自己的手机市场,手机市场是有所提升,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手机市场本来就是依赖于翟氏发展的市场,翟氏如果翻脸,市场说没有就没有,到最后,丢了手机市场不说,自己的老本行也被取缔,得不尝失到最后,倾家荡产!

好在,她真的多经历了一世。

虽然真的没有关注过商场,但因为多活的那7年,也对经济和潮流的发展有个初印象,在经过这般的深入了解和对翟奕这个人的深沉剖析后,能够得到这样的答案并不难,而认清楚了所有的一切,她觉得,以后的陆氏发展,不可能再会,重蹈覆辙。

翟氏高级会议室,所有人都这么安静的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整整一个下午,持续到我,晚上9点钟的会议。

中途甚至翟氏还安排了高级晚宴,经过这么马不停蹄的投标会之后,在此刻,终于开始公布最终的答案。

陆漫漫一直默默的看着翟氏给出的评判维度,心里一直在盘算着自己的总分成绩。

翟奕似乎和翟氏的其他工作人员一起进行了最后商量后,回到办公室现场,进行了最后的中标公告。

这个时候,不得不说,陆漫漫也是有些紧张的。

她看着翟奕。

这个手机软件项目,会成为他们手机市场开辟的一个重要合作项目,所以不管后续翟氏企业会怎么窥视陆氏的通讯市场,但这个项目按照现在市场的一个发展局势,必须势在必得,否则陆氏集团想要追赶上手机的市场发展存在极大的困难,也意味着,陆氏会被竞争企业拉下好长一段距离,这对田径选手而言,输在了起跑线,就很容易输掉着整个全场。

翟奕站在会议室中间,珍重的说道,“在此,我再次感谢各位老总亲自参与本次翟氏集团的手机软件投标,经过一个下午到现在的紧密会议,整整7个小时的冗长会议,我们翟氏根据你们的投标书并同时通过你们的现场阐述后,最终确定中标名单。”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翟奕。

翟奕依然严肃,一字一句道,“翟氏决定,本次手机软件版本8。0系统最终中标公司为陆氏集团。恭喜陆氏集团以2500万的价格最后拿到翟氏的手机软件系统独家授权。”

陆漫漫心口一怔。

那一刻,整个人难免有些激动。

第一次,这么明白的感受着,这一瞬间,成功的滋味。

几家欢喜几家忧。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陆漫漫,看着这个年轻的女人,有带着嫉妒也有带着佩服的。

陆漫漫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翟奕。

翟奕主动伸手,陆漫漫也有礼的回握着。

“恭喜你,陆总。”翟奕就连此刻笑着,也显得很是严谨。

陆漫漫回以一笑,“谢谢翟总,谢谢翟氏对我们陆氏的信任,我想在今后的合作中,我们一定能够互利共赢,创造辉煌,谢谢。同时谢谢这么多公司一起参与本次陪标会,也让我学到了很多其他企业的先进营销理念和方式,谢谢大家。”

尽管,对本次落标有些不悦。

但其他公司企业也都是来的老总级别,也都是些在商场上见过世面的人,表面上还是会显得很友好,对陆氏拍掌表示恭喜。

“谢谢在座的所有公司的参与,翟氏将会在之后一直致力于互联网软件的开发和应用,坚持做好本国产品的扩大化及国际化发展,争取在这个行业做到世界领先地位。当然,之后的发展肯定也离不开各位的支撑,未来路途还长,希望能够和在座都有合作。本次招标会结束,感谢大家。”翟奕做着最后的总结呈词。

其他公司的人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陆续离开。

陆漫漫也让吴然和林初成在会议室外等候,她和翟奕单独在谈一些事情。

翟奕对工作真的是认真无比。

合作刚确定,就和陆漫漫在商量接下来的一个合作发展情况。

陆漫漫也没有推脱,和翟奕就这么简单的聊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晚上十点过,陆漫漫才和翟奕一起离开会议室。

“要不要一起吃个宵夜?”陆漫漫看了看时间,作为礼节询问道。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时间太晚,明天对于我们和你们的合作,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给董事会汇报。”翟奕直接拒绝。

“嗯,那我也不耽搁你休息的时间了,再次感谢你选择和我们合作,谢谢。”

“你的实力所在。希望以后的合作,真的不会让我失望。”

“当然。”

两个人说着些客套的话。

其实以前私底下也有些交集,但是站在商场的角度上,彼此都用了最冠冕堂皇的一套方式。

陆漫漫带着其他人离开翟氏,回到小车上,这么紧绷了一天,多少是有些累的。

他靠在后座上,喘气的看着窗外的文城夜景。

吴然显然是心情有些好的,这个软件拿下来了,对他手机市场的业绩发展显然是有极大的好处,他忍不住说道,“陆总,我就知道,因为有你的参与,这个项目果然中标在了我们的身上,我有预感,我们这次研发的手机销售结合我们的通讯市场,绝对会创下新高的。”

陆漫漫却觉得,不尽然。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中标的那一刻喜悦,在现在反而不那么兴奋了。

总觉得,一切不会是自己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隐约觉得,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而她真的不知道,翟奕是真的在和她合作还是,只是一个陷阱。

翟奕城府太深,她其实有些捉摸不透。

“翟氏看中的使我们庞大的通讯用户群体,翟氏是希望通过我们的用户从而实现他互谅网业务的普及。所以他今天会特别的在乎我们的发展理念宏图。翟氏想要的应该不是我们想的这么肤浅,不过不得不说,这次软件中标在我们陆氏,我们的手机市场自然是有了一定的竞争优势,值得庆祝。”林初辰认可的说道。

陆漫漫转眸看着林初辰,开口道,“你觉得翟氏只是为了利用我们的通信业发展他的软件市场?”

“否则,单看手机市场的一个占有率和发展前景而言,我们陆氏也不占据绝对优势,而我们的2500万,也并不是最高的投标金额,翟总这个人,想的看的,比一边人长远。”林初辰说,“我在国外准备回国的那一段时间,就对文城的四大家族进行了研究,不得不说,在没有看到陆总你之前,我觉得最有能力的人应该是翟奕。而我私心不想选择翟氏集团,也是不想一直在他的强势下,我觉得这会阻碍我的发展。当然,那是在我还没有接触到四大家族的人之前的一些主观认知,现在我反而觉得,陆总你的能力,也很不一般!”

陆漫漫嘴角蓦然一笑。

林初辰对市场的敏感程度就在于他愿意花大把的时间去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从而知道怎么更好的发展自己。

她深呼吸一口气。

还是那句话,比不过来降低水来土掩。

这一次拿到了翟氏开发的最新手机软件产品,不管翟奕在盘算什么,不管他是否和文家人有所见不得人的勾当,却也如林初辰索索,终究我们拿到了一个在手机市场有着竞争力的软件,值得庆祝,她对着吴然一字一句说道,“明天和翟氏技术人员对接,将手机软件开发融入其中,大量投产。这一次,我们在手机市场的营销上,应该做足功课加大马力。”

“是的,陆总。”吴然志气昂扬。

陆漫漫点头,又对着林初辰说道,“既然这个项目你已经插足其中,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继续参与这个项目的发展。”

“陆总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我会全力以赴。”林初辰对待工作,真的是没有半点推脱。

“市场部A组为了抱有用户会用到这个手机产品,而怎么保有如何保有这需要一个详细的营销方案和保障措施,而我希望,你在写通信用户保有的措施同时,主稿整个手机营销的方案。其实说直白点就是,你负责整个手机营销的销售策划,不仅仅局限于通信用户的保有上,通过你这段时间的一些功课,我相信你会非常顺利的写下这次的营销方案。当然,这有些超出了你的职权范围内,我会给董事会单独汇报,你不要有任何负担的,做好这份工作就行。”

“谢谢陆总对我的重视,我会竭尽全力。”

“陈秘书。”陆漫漫继续道。

“是,陆总。”

“明天开始,我将成立手机市场营销专项小组,我负责牵头,其他各部门经理配合分工,除了吴总监和林总助的分工之外,其他人根据他们的职位职责进行一个分工协作,你负责通知张秘书在明天下午2点前将专项小组的文件拟定出来拿给我过目,我会在明天下午4点前邀请董事会进行评定发文。时间紧迫,大家不要耽搁了进度。”

“是。”

陆漫漫嘴角一笑。

这次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手机营销市场,做好本次营销工作,陆氏在手机业的发展,会得到前所未有的突进,而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发展陆氏让陆氏更加强大的机会!

……

翟奕送走了陆漫漫,看着车尾灯离开的方向,嘴角邪恶一笑。

他眼眸微转。

这段时间,身边肯定有人在对他进行监控,从古歆上一次的事情后,就不可厚非,所以这段时间他格外的注意,不会主动和谁碰面也会在网络下留下自己的痕迹,他和文赟的合作,都是在暗地里,不为人知的进行着。

他坐进自己的小车内,自己开车。

他上下班基本不会让别人开车,习惯了什么都主导在自己的手上。

他开车,挂上蓝牙。

那边接通,“翟奕!”

口吻,并不太好。

翟奕也不在乎,直白道,“给你哥说一声,鱼儿上钩了!”

文妍瘪嘴,“以后不要用我来当传话筒行吗?”

“因为你比较安全。”

文妍愤怒的准备将电话挂断。

翟奕也不在乎,因为文妍和上次发生过关系之后,他也有了掌握她的把柄,所以文妍不管怎么样,都不敢对他违抗,他一直觉得,一个关系能够持久,都是因为,互相要么存在利益,要么存在,苟且。

他嘴角邪恶一笑,开车往翟家别墅开去。

这几天,翟安不在别墅了,听佣人说,回去了。

脸上的笑容,在此刻,渐渐地有些隐退。

他一直以为,因为自己的关系,翟安和古歆的关系应该会越来越差,从翟安一直在翟家别墅就知道两个人大概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他觉得很爽,他气愤甚至子憎恶翟安可以用这么恶劣的方式将古歆从他手上带走,而他发誓,绝对不会让翟安如愿,不管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他都不可能让翟安,真的拥有了古歆。

就算哪一天自己不能得到,翟安也不能!

他宁愿毁了,也不会让翟安如愿!

而他那天故意将温情从别墅二楼上撞下去,也只是在给翟安教训和提醒而已。

提醒他,被逼他到极限!

翟安虽然不在乎,但不笨。

听说智商是长人类,所以他能够想到的事情,翟安不可能想不到。

而他给他的无声提醒似乎翟安也确实懂起了,才会在翟家别墅一直住了那么长时间。

现在,反而回去了。

回到了古歆身边?!

心里压抑着愤怒,想起那晚上古歆的药物发作居然便宜了翟安,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隐忍着发抖,他将车子开快了些,很快到达翟家别墅。

别墅此刻已经安静无比,灯光都显得柔和了很多。

翟奕下车,走进别墅大厅。

他已经记不得在他母亲还在的时候,回到这个家的温度,以及现在,面对着这么冷冰冰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滋味,他曾经和古歆在一起只是因为,想要拿走翟安所有喜欢的东西,而且古歆的家世完全附和他的要求标准,却真的没想到,那个调皮捣蛋活泼可爱的古歆就这么不着痕迹的撞进了他的心里,他会在她身上感觉到温暖。

越是这般。

越是让他,有些不受控制的愤怒。

翟安是不是习惯了,抢走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家人,还有他的女人?!

嘴角冷漠一笑。

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让翟安这么的在他的生命中为所欲为。

走进大厅的脚步,眼眸陡然一紧。

他看着吴妈,无比诧异,“吴妈,你怎么还在这里?”

吴妈收拾着大厅的东西说道,“哦,今天小薇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回去了,让我帮她收拾一下别墅,我就留下帮她顶班了。”

吴妈以为,大少爷问她的是,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她在翟家工作了很多年了,从自己很年轻的时候就一直在翟家,刚开始是负责整个别墅的佣人工作,后来翟安来到这个别墅后,就一直照顾他长大,不过她一向安分守己,但也不会引起谁的不满,就连翟奕这么不喜欢翟安,也不会把怒气发泄在吴妈身上,而她因为这么多年在翟家工作,翟弘对她就格外的好了些,允许她不用住在翟家别墅,每天都可以回家,以便照顾自己家庭。

“我是说,你不是应该跟着翟安去他那边吗?”翟奕一字一句。

吴妈恍然,笑着恭敬道,“大少爷,是这样的,二少爷和古小姐去了古家别墅居住,暂时不会单独住在外面,另外一个佣人小琴跟着他们过去了,我不用跟着,就回到这边来帮忙做事儿。”

翟奕眉头一紧。

好端端的,翟安为什么会和古歆去古家别墅。

“他们怎么想起搬过去住?”翟奕询问。

吴妈脱口而出的话,突然停了一下,“不知道,是古老爷突然让他们回去的。”

二少爷在离开的时候给她交代过,古歆怀孕的事情,暂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而她不知道为什么不让她说出来,但既然是主人的意思,她也不敢违背。

“是吗?”翟奕眼眸一沉,显然不太相信。

吴妈点了点头。

翟奕转身,冷冷的看了一眼吴妈,转身上楼。

回到自己的房间。

终究觉得事情很蹊跷。

不可能没有原因的,翟安和古歆搬回了古家别墅去。

他拿起电话,拨打,“帮我调查一下,这段时间翟安和古歆的动静,有什么第一时间给我汇报。”

“是。”

挂断电话,嘴角邪恶一笑。

最好是被让他发现什么,古歆和翟安之间,旧情复燃……

旧情?

大概,不是他,他们或者真的会有一段情。

如果现在有了。

他真的会不折手段!

……

陆漫漫送走了其他人,终于回到了莫修远的别墅。

她拖着疲倦的身体,走进大厅。

大厅中。

分明王管家都已经睡了,莫修远还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她。

每晚都是如此。

她其实是有些感动的。

她走过去,直接走进他的怀抱里,就这么靠在他的肩膀上,真的一动都不想动。

“又是这么晚?加班?”

“没,去参加了一个翟氏的竞标项目,中标了,然后又和翟奕聊了会儿,现在已经累得连大脚趾都不想动了,莫修远,你抱我回房间吧。”

莫修远嘴角一笑,直接将她公主抱起。

莫修远力气真的很大。

就这么坐着,也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将她托起来。

其实她不轻,因为身高在1米68,就算看上去很瘦,也过了100斤,他却可以这般毫不费力。

“莫修远。”陆漫漫躺在他的怀抱里,一边用手指戳着他充满弹性的胸肌,一边叫着他的名字。

“嗯?”

“你什么时候去健身房的?”陆漫漫问他。

这么好看的肌肉,应该也需要一段时间才锻炼出来的。

“所以莫太太是很满意我的身材了?”莫修远没有回答他,反而用这种调侃的语气转移她的话题。

“还行。”陆漫漫一本正经的回到。

比文赟好点。

文赟其实不太喜欢运动,身材倒不说不好,但绝对没有这么性感的肌肉,一块一块,就跟刀削了似的。

“比文赟好?”莫修远扬眉问她。

陆漫漫一怔。

这个男人似乎很喜欢揣摩她的心思,而且,很准。

陆漫漫笑了笑,“莫先生是在吃醋了?”

“怎么会?!”莫修远说,很自信的模样。

“自恋。”

莫修远也笑了,抱着陆漫漫回到房间,两个人双双倒在大床上。

莫修远的身体就这么压了下来。

陆漫漫有些抵触,“不要,我很累……”

每晚上的缠绵,她真的不知道,莫修远怎么精神能够好得到这个地步。

而且每晚还能够那么的激烈和疯狂。

她抱怨着,“我今晚不想要。”

“我亲一下就好了。”莫修远说,低沉而磁性的嗓音,说着这般露骨的话语,也好听到要命。

陆漫漫总是被男人引诱。

所以她闭上眼睛,主动将红唇送上。

两个人由浅而深,缠绵悱恻。

“莫修远,不是说就只是亲一下吗?”

“是啊,就亲一下……”

“可是……”

“嘘,你躺着就好了。”

陆漫漫真是欲哭无泪!

她终于知道,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就连标点符合都不能相信!

一室春光无限。

陆漫漫疲倦到根本一动不动,不知道莫修远什么时候帮她清洗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莫修远看着她熟睡的侧脸。

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

如此的触碰,她动都没有的动一下,完全是深度沉睡。

他掀开被子,随手拿着身边的浴巾将自己的下身挡住,随手拿起放在床头的烟和手机,走向外阳台。

他坐在阳台上,准备点烟。

犹豫了一下,又默默的放下了。

直接拿起手机拨打,“叶恒。”

“阿修,这么晚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叶恒询问。

“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你帮我多找点人跟在陆漫漫的身边,给秦傲说一声,但不要让陆漫漫知道。”

“怎么了?”叶恒有些诧异。

“我觉得有人盯上了陆漫漫。”

“谁?”

“暂时不知道。”莫修远说,“但没想过陆漫漫因为我来冒险。”

“好,我知道了,我会加派人手跟着陆漫漫的。”叶恒一口答应。

“对了。”莫修远说,“尹兰旖送去国外了吗?”

“没有。说起这个,我就是真的有些鬼火冒。”叶恒说,“我这两天就准备将尹兰旖送去国外,医院都联系好了,但是莫里斯死活都阻止我送走,我就不明白了,不就炮友关系吗?需要这么在乎吗?何况我们现在的情况莫里斯又不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尹兰旖质疑的留在北夏,完全是让人匪夷所思,我决定明天和他再好好谈谈。不就是个女人嘛,他想要的话,哥给他找一堆,一个月不重复都行。”

“你先别找莫里斯了,我明天找他谈。”

“也好,反正他就听你的。”

“嗯,不早了,早点休息。”

“你也是。”

电话挂断,莫修远看着窗外黑暗的天空,有些若有所思。

他起身,回到房间。

陆漫漫依然睡得很熟,他掀开被子,靠在她的身边,搂抱着她的身体。

陆漫漫似乎是习惯了莫修远的靠近,身体反而不由自主的往他怀抱里靠,整个人就这么恬静的倦在他的怀抱里,呼吸均匀。

莫修远嘴角一笑,眼眸看着她绝美的脸颊。

有些自私。

但因为从来没有想过放手,所以会按照自己的欲望,一直下去!

月票君,小宅呼唤着你!

群么么哒!

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