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是因为太频繁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一早。

陆漫漫缓缓睁开眼睛。

她觉得全身都软。

但又真的没有赖床的习惯,就这么醒了。

她看了看时间,也才7点过一点而已。

她挪动着身体。

身体,就跟千斤重似的,被身后的人,紧紧的楼抱着,挣扎不开。

她突然想起昨晚上的莫修远,想起这个说话不算话的男人。

分明说好了,就亲亲的,结果亲亲得这么深入!

想着,脸也莫名有些爆红。

特别是感觉到身后还有一个强硬的身体这儿紧挨着自己,分明让她都不敢动的太明显,她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成了囊中之物!

“醒了吗?”身后,响起莫修远磁性的男性嗓音。

陆漫漫不说话。

“还没醒?”

陆漫漫依然不说话。

“做做运动清醒得更快!”

“莫修远!”陆漫漫猛地一下转身。

总觉得背对着他身体的姿势,太不安全了。

莫修远就这么很淡然的看着陆漫漫,看着她一脸激动,还透着些红润的小脸。

他修长的手指就这么轻轻的摸在她的脸颊上,温柔的给她整理着发丝,嘴角轻抿着好看的笑容,在如是清晨的早上,帅得刺目。

她就知道,她总是很容易被这个男人的美貌所吸引。

所以当知己就有那么一秒钟的晃神之时,就感觉到他的唇瓣已经吻上了她的嘴唇,舌头轻轻的舔舐着她的嘴角,吻得很用心,那长长的睫毛就这么扑闪扑闪着,好看得要命!

她就这么被动的承受着他的主动,承受着他高超的吻技让她整个人渐渐在他的气息下,越来越软。

两个人的清晨,也能够这般的,春光千里。

“唔……”陆漫漫身体感觉到一丝凉意。

突然似乎才反应过来,她用手撑着他的胸膛,在抗拒,“莫修远,我还要上班。”

“我知道。”莫修远说。

“我今天还要过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合作具体方案……”陆漫漫就感觉到莫修远的身体变动,整个人就跟小白兔一样,柔软到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莫修远压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感受着她凹凸有致的绝美身材,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按压着她的嘴唇,看着她在他的拥吻下变得有些红肿,显得更加的粉嫩而诱惑,他好看的嘴角上扬着,说,“莫太太,起床吧。”

“那你放开我啊!”陆漫漫欲哭无泪。

她被他压得死死的,他倒是让她起来啊!

莫修远放开她的身体,一把从床上将她抱起来。

陆漫漫“啊”了一声,为莫修远这么出其不意的举动。

莫修远将她抱进浴室,放在马桶上。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就这么站在她面前。

“我要上厕所。”

“我陪你。”

“谁稀罕你陪啊,色狼,出去!”陆漫漫尖叫。

这个不知廉耻的男人!

莫修远笑得开朗无比,他弯腰轻轻地摸了摸陆漫漫的头发。

陆漫漫总觉得这货,动不动就把她当宠物在对待。

莫修远转身走了出去。

陆漫漫上完厕所,洗漱,然后有些软绵绵的化妆换衣服。

此刻的莫修远也已经整理完毕。

两个人一起下楼,坐在玻璃饭厅吃早餐。

陆漫漫觉得没有多少胃口,吃得不太多。

莫修远就看着她这么有些食不知味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总是吃不下。”

“你是在控诉我?”莫修远好看的剑眉一抬。

是啊!

她就是在控诉他的毫不节制。

“多吃点,万一……”莫修远欲言又止。

陆漫漫皱眉,总觉得这个男人话中有话。

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多少胃口,她其实很习惯吃王忠的早餐,每天几乎不重样,而且看得出来很有心思,但是今天,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些东西,就是半点胃口都没有。

陆漫漫吃的真的很少,很慢。

莫修远就这么看在眼里,似乎若有所思。

“我不吃了。”陆漫漫放下碗筷,她是真的吃不下。

其实每个月都有那么一两天,胃口很不好,她也不想逼自己。

王忠此刻走进饭厅,看着陆漫漫几乎没有吃多少的早餐,恭敬的问道,“莫太太是不喜欢吃三明治吗?”

“不是。只是今天没什么胃口而已。”陆漫漫解释。

毕竟王忠对他自己的厨艺是相当的满意。

“没有胃口,那我明天给你熬点养胃的粥吧。以前莫先生胃病严重的时候,我给他研究过一个比较养胃的食谱,前几天……”王忠似乎也这么停了一下,“据说还很有用的,你可以问问莫先生。”

“嗯,都可以,其实我也就今天感觉有些胃不适而已,或许明天就好了,不用太麻烦。”

“不麻烦,我喜欢烹饪。”

“那就谢谢了。”陆漫漫也不推脱,这么有礼的笑了一下。

莫修远还是这么若有所思的看着陆漫漫,突然开口问道,“古歆是怀孕了?”

“你怎么突然又想起了。”

“随口问问。”莫修远说,说着,嘴角似乎笑了一下,很明显。

“古歆怀孕了你干嘛这么高兴?!”陆漫漫蹙眉。

这个男人的笑点到底在什么地方!

“有吗?”莫修远问她。

有,而且很明显。

搞不懂莫修远到底在高兴什么!

莫修远不在乎的耸肩,很淡然的继续吃着早餐。

陆漫漫陪着他。

两个人已经习惯了一起吃睡出门。

想来,莫修远在政府工作也有一个多月了。

“你工作还顺利吧?”陆漫漫随口问道。

“嗯,还好。”莫修远点头。

“文赟没有为难你?”

“有啊,但是他能耐还不够。”莫修远说得云淡风轻。

“嗯?”陆漫漫蹙眉。

“这段时间我们部门在做一个经济园区的规划项目,等同于你上次想要做营销的园区市场,不过这个不是工厂,而是一些文城民间文化保护的小商品市场,主要用于经营一些传统名小吃,传统小作坊还有一些越来越少见的民间杂技等,目的是为了在文城打造一个文化长廊,一方面做历史文化财产的保护,一方面开房成一个小景点,促进文城的旅游业。”莫修远直白道。

两个人之间其实很少谈工作,但是谈起来,也没有谁会避讳。

“文城这段时间很缺钱吗?”陆漫漫直白道。

否则,怎么想到拉动旅游业来提升文城经济。

“不算缺钱,不经现在各大商业经济还是处于全国领先,人民的经济水平明显高于其他城市,帝都也不过如此。只不过,近几年,文城主要的发展还是在不停的扩大文城的经济和收入,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是打着各种公益的幌子,实际做着各种增收的目的。”莫修远笑了笑,“但不得不说,这样的方式也是双方两益的,人类的发展就注定了人是自私的,只有加大利益才能够让一个项目发展得更好,不过分就没什么不妥。”

“现在文城占全国的经济产出和收入的一个什么水平?”陆漫漫询问。

“产出在百分之二十八,营收在百分之二十三。”莫修远说,“一直处于引领地位。”

陆漫漫点头,“经济情况决定一个国家的生存命脉,莫修远,你得抓好了这条线,别让文赟占了便宜。”

“你这是在提醒我什么?”

“提醒你升官发财。”陆漫漫直白。

莫修远也这么笑了一下,“承你吉言。”

两个人吃完早餐,一起出门。

莫修远习惯性在陆漫漫上车的时候给陆漫漫一个火辣辣的湿吻,刚开始陆漫漫不习惯,现在就习以为常。

人总是不能堕落,一堕落,就容易沦陷。

莫修远似乎很满意陆漫漫的表现,笑着好看的说道,“晚上早点回家吃饭,我让王忠帮你准备一点养胃的饭菜,别累坏了。”

“嗯。”陆漫漫点头。

今天应该不用加班。

很多工作分配妥当按部就班就行。

她坐进秦傲的小车内。

这么久了,每次上车,陆漫漫都能够看到秦傲红透的耳朵。

陆漫漫真觉得莫修远那货就从来不会考虑观众的感受,而她却也越来越默许。

车子很稳的开在文城的大街上。

陆漫漫这么看着窗外的景色,总觉得今天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样,她皱眉,“秦傲,今天你身体不太好吗?”

“莫太太,我身体很好。”秦傲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那你开车比平时慢了点。”比平时至少会晚到5—8分钟。

“今天交通比较复杂。”秦傲似乎是找的一个借口。

因为一说谎的时候,脸都红了。

陆漫漫也不想去戳穿这么一个老男人。

车子还是这么稳稳摇晃到陆氏大厦。

还好她习惯提前出门,否则这是妥妥迟到的节奏。

直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跟随其后。

张翠的身体看上去好了很多,撤掉了石膏,看上去行动也没再这么笨拙。

“陈秘书给你说了今天我要的东西吗?”

“说了,我已经在拟定文件,正在和各部门确定各项工作的负责人,上午11点会给你过初稿。”张翠说道。

“嗯。”陆漫漫点头,“你帮我预约下午2点—3点的一个董事会,我需要给他们汇报一些工作。”

“是,我马上给董事会秘书室进行沟通。”

“帮我来一杯咖啡谢谢。”

“陆总这两天又感觉到疲惫了吗?”张翠关心的问道。

“有点。”陆慢慢说,“反正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提不起精神。”

“陆总可以吃点中药调理一下身体。”

“嗯。”陆漫漫随意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到底听到没又。

此刻她已经打开电脑,第一时间看陆氏的股市变动情况。

张翠走出办公室。

总觉得陆总的工作能力,不只是天分,还有勤劳。

很值得学习。

对于张翠的评价,陆漫漫当然不知道,而且她一旦投入工作,其他事情就不会在她的考虑之内,她看着陆氏的股市,这段时间整体趋于平稳,在接下来的几天应该会有明显的上升趋势,毕竟陆氏拿下了翟氏的独家手机软件产品,又是一个增加自身竞争力的手段。

她关掉股市,开始策划这次手机产出和营销策略。

昨天林初辰看似无意的一些话倒是提醒了她营销战略问题,以前的陆氏一直在按照自己的传统模式进行营销,就连上次的细分市场通讯营销方式也比较稳重和保守,不够有创新力度,这样的营销方式在现在还有所吸引力,但是在之后的发展中,几乎是不会引起市场多大的波澜。

互联网现在成了一个营销的发展趋势。

在现在很多手机成功销售经典案例中,很多人提到互联网营销这个模式。

林初辰说的饥饿营销,细分市场营销,目标群营销等,都和大数据处理和互联网的传播影响有着莫大的关系。

想到这里。

陆漫漫认真的翻阅竞争对手亦或者其他同类型行业的一些销售模式,在极力的给予自己最大的灵感!

一直工作到上午10点半左右,张翠将项目组的一个分工文件进行汇报,陆漫漫做相应的修改之后,下午2点半,出现在董事会办公室,做工作汇报。

陆漫漫现在在公司的成就,已经让很多对她不爽以及曾经极其不看好她的董事闭上了嘴,所以现在汇报工作,已经不像当初那么难了。

她说,“翟氏将手机最新软件版本独家授权给我们陆氏,也就意味着,我们陆氏现在拿到了全国最先进的手机软件系统来支撑我们手机市场的发展,在手机硬件上已经处于一个领先的地位,为了让这个优势发展下去,我们市场部将制定最新的营销方案,我的想法是打破传统营销方式,创新开拓互联网+的营销模式。”陆漫漫直白道,“所以,我将这次的营销工作进行了一个项目组的成立,对每一个部门详细到每一个人做了职责分工,所有人员的确定都是和各个部门总监进行了确定,各位董事可以过目一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请直接提出。”

董事一直在翻阅陆漫漫呈交的文件,看得仔细。

不得不说,陆漫漫现在的工作能力真的有些超乎他们的想象,她做任何事情都不拖沓,甚至是想到了他们之前,比如这次,拿下了翟氏集团的手机软件授权,今天下午,就能够给他们汇报最新的工作进度,并将接下来的工作进行了安排。

这份对工作的掌控力,已经让他们这帮老匹夫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林初辰主稿?”魏国庆蹙眉,看到关键点,“林初辰是市场部A组总监助理,而手机开发营销以及保修等都是市场部B组的主要责任,这样的安排,不会有所不妥?何况,如果我没有记错,林初辰是新员工,还在实习期的新员工,适合担当如此重任?”

“这里,我单独给各位董事解释一下我的考虑。”陆漫漫一本正经的说道,“林初辰在国外的工作能力我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我也不重复介绍他在国外的成就,我现在只是说说我对他在陆氏的一个看法。市场部A组现在需要市场部B组的手机营销进行用户保有和发展,在市场部B组制定翟氏投标书的时候,林初辰就主动参与主稿投标方案,算得上是一个对工作无比积极的人!然后方案我也给你们汇报过,挑不出什么毛病,而且他因为在国外的熏陶下,创新意识比较强,这就是我们这次赢得投标书的一个关键。”

“而且,据我对这段时间林初辰的一个了解,他现在对文城以及整个北夏的商业经济都有一个自己的理解力,对同行业的竞争对手做了深入的功课,包括营销模式,盈利方式和大大小小儿资产结构等,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会让他越级的来主稿这次营销策划案,我一直觉得,对于我们一直在国内的市场进行营销的人,需要一个国外的血液来进行大胆的创新,当然,我们专业的各部门营销策划人员会对市场的研究进行落地方案的实际性实施,这样的组合,在我看来,是完美的。”陆漫漫提出自己的意见。

魏国庆没有说话。

以前喜欢为难陆漫漫,单纯的觉得这个黄毛丫头根本就没有那份能耐承担陆氏的一切,现在经过陆氏这一些列质的发展和跳跃,如果他在故意刁难,就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也就对陆漫漫的解释,点了点头。

其他董事似乎也并不觉得有所不妥。

一个公司,制度固然重要,但是灵活运用,才是发展和管理之道。

整整2个小时的工作,陆漫漫汇报得非常顺利。

汇报完全后,陆子山签订了本次专项小组的文件,进行了签发。

这个项目的分工合作及时间进度就这么排在了目前陆氏最重要的位置上,因为牵头人是陆漫漫,所以一切都显得,如火如荼,有序不紊。

陆漫漫从董事会下来,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那一刻似乎才感觉到有身体深处传来的疲倦。

工作量太大了吗?!

平时也没见的自己这么不能坚持的。

她又让张翠给她煮了杯咖啡,养了养神,才投入自己的工作之中。

这次。

必须得全力的抓住手机这个营销市场,才能够奠定陆氏企业在手机业的基础,有了用户群,才是每行每业发展的第一要素!

陆漫漫强迫自己一直处于强工作状态,直到下午6点,她收到莫修远的提醒短信,让她早点回去。

她似乎才想起早上莫修远说她早点回家的事情,说王忠帮她煮了养身晚餐。

心口莫名有些暖。

总是会被莫修远这货这么无意的感动着,也没觉得他做了些什么,但就是在不知不觉中,能够很强烈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她分不清楚这样的情感和自己以前对文赟是不是一样的,但她没想过拒绝。

收拾桌子上的东西,陆漫漫下班。

秘书些看着陆漫漫这么早离开,都有些诧异。

也暗自庆幸,终于不用加班了。

陆漫漫坐在秦傲的小车内。

秦傲依然开得很慢,很稳。

陆漫漫也难得去问原因,反正不触碰她的底线,不涉及她的利益,她一般都可以,将就。

车子到达莫修远别墅。

莫修远上班的地方比她的稍微近一点,所以她准时下班回家,莫修远也已经到家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她。

陆漫漫很自觉地走过去,坐到他身边。

在他面前,她现在几乎不会掩饰自己的疲倦和情绪,偶尔还会和他抱怨工作太累,心理压力太大什么的,说出来后就不会觉得太压抑,会促进她的工作状态。

“是不是觉得今天特别累?”莫修远询问。

陆漫漫点头,“这两天特别明显,其实工作强度也不是最大的,心里压力也不是最大的,但就是觉得很累,还提不起什么精神,连胃口也变差了。”

“是吗?”莫修远笑了。

笑着,帮她轻轻捏着肩膀,在缓解她的疲倦。

陆漫漫觉得很舒服,就这么懒懒的趴在沙发上,任由莫修远帮她按摩着,然后缓缓地,就睡了过去。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熟睡的侧脸,嘴角一笑。

原来,还会嗜睡。

笑容似乎更加明显。

陆漫漫睡了好一会儿,睁开眼睛的时候,都已经过了晚上9点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不相信的看着时间,她觉得自己不过就眯了一会儿,怎么就过了一个多小时了。

她伸懒腰。

“醒了吗?”

“你怎么都不叫醒我?”陆漫漫询问,打着大哈欠。

“看你睡得这么香,不舍得。”

陆漫漫笑了一下,主动攀上莫修远的脖子,说,“有点饿了。”

“我也是。”莫修远邪恶一笑。

“今晚不行,今晚我……”陆漫漫拒绝。

她真是服了莫修远不知节制的男人了!

“我知道。”莫修远笑得好看,“今晚不会碰你。”

陆漫漫瘪嘴,反正她不相信莫修远的话。

两个人手牵手一起走进饭厅。

饭厅内,王忠一直保温着饭菜,今天的饭菜格外的清淡,她甚至都看不到一丝油荤,她能说她虽然胃不舒服,但也真的没有清心寡欲到这个地步,王忠这养生饭菜也做得太夸张了吧!

“以前我胃不太好的时候,就基本上吃的这些,慢慢胃就调理好了很多,前期可以就这么吃,虽然清淡,但都是营养搭配的。”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模样,解释道。

陆漫漫有些莫名其妙,但又觉得不好意思浪费王忠和莫修远的一片好心,只得昧着自己的胃一口一口的吃着。

味道,也不算难吃。

她吃了一碗,准备下桌。

“再吃点。”莫修远突然拉着她。

她平时都吃一碗饭的。

“再多吃点,你这段时间需要营养。”莫修远又说道。

陆漫漫更加莫名其妙了,她说,“可是我饱了。”

“你不能只顾你自己。”

“那我还要顾谁?”陆漫漫扬眉。

莫修远不说话,就是笑。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这二货的神经性错乱又发作了。

她也难得和他纠结,让王忠帮她盛了半碗粥,就这么忍受着,吃完。

“可以了吧。”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满意的点头,“以后不能挑食了。”

她什么时候挑食过?!

就是这两天胃口不好,所以吃得少而已。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还在吃,平时吃得挺快的,今天的晚饭,几乎帮她夹菜了,还很傻逼的一直看着她,然后笑,笑得她毛骨悚然,她放下碗筷说道,“你慢慢吃,我去看会儿电视。”

“嗯。”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转身走向客厅。

不知道是不是吃太多了,她觉得胃里面饱得难受。

她站起来在客厅走了几步,还是觉得有些消化不良,她都在怀疑莫修远这厮,是不是故意玩她的,哪里有人胃不舒服,还让人吃这么多的,现在胃胀气,难受死了。

她转身走向客厅的一个医药箱柜子里,找健胃消食片。

莫修远吃完之后下桌,就看到陆漫漫在翻箱倒柜。

他走过去,问道,“你做什么?”

“我找点健胃消食片吃,刚刚吃太多了,胃胀的不舒服。”陆漫漫一边说着额,一边找。

似乎突然找到了,她拿出一板,扣下来几颗,准备吞进肚子里。

药丸还未放进嘴里,就被莫修远一下自己抢了过去,还很紧张的大声说着,“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随便吃药!”

“……”她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莫修远。

这货今天到底发什么神经。

貌似从她回来开始,这货就一直处于不正常状态。

她忍不住伸手摸着他的额头。

没有发烧啊!

“反正不准备随便吃东西,你在客厅沙发上坐着,我让肖尘过来帮你看看。”莫修远很笃定的口吻。

就几颗健胃消食片可以搞定的事情?莫修远这货要不要这么兴师动众的让私人医生专程来一趟,她能说,她真的没有这么娇气吗?!

她看着莫修远,看着那货拿着电话走向一边,已经开始在拨打电话了。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的身影,看着她斜对着自己,嘴角那无法言喻的笑着。

她怎么就觉得,这么在乎她生活一点一滴的莫修远,这么让她毛骨悚然啊!

总觉得这货在算计她。

无事献殷情!

莫修远打完电话,回到沙发上,说道,“肖尘等会就到。”

陆漫漫翻白眼。

心想着肖尘估计祖宗十八代都被问了一遍了吧!

这么坐了几分钟,陆漫漫觉得身体还是有些不适,她挣脱开莫修远抱着她的怀抱,准备上楼。

“你去哪里?”莫修远一把拉住她,分明对她紧张得很。

“我去楼上,我不舒服。”陆漫漫浑身都不自在。

“我陪你。”

“不用了,你在楼下等着肖医生吧。”陆漫漫说,“而且我就上去换一下大姨妈巾,马上就下来。”

“哦。”莫修远点头。

点头的一瞬间,又觉得很不对劲,他猛地看着陆漫漫,“你说什么?”

“怎么了?”陆漫漫蹙眉。

“你说你上楼做什么?”

“换大姨妈巾啊!”

“你……来大姨妈了?”莫修远问她,那一刻分明有些打击过度。

陆漫漫皱眉,“很奇怪吗?今天上午来的,所以我才会觉得身体不适,很容易疲倦,然后胃口也不太好,女人这几天就是这样的。”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

陆漫漫被莫修远看得崩溃,她不爽的吼着,“你到底要做什么啊莫修远,你今天突然对我这样,你丫的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莫修远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然后将视线放在她的小腹上。

陆漫漫皱眉。

莫修远说,“你上去吧。”

陆漫漫咬牙,这个二货,又发什么神经,突然间又这么冷淡。

她转身气呼呼的上楼。

每次来大姨妈这两天总是不舒服透顶。

特别是第一天,全身都很僵硬,她只想洗澡早点睡觉。

而坐在楼下的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离开的背影,看着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谁谁他妈的说的,身体疲倦胃口不好容易嗜睡就是怀孕了?!

没他妈的说来大姨妈了这是这个症状啊!

他整个人就如石化了一般的坐在沙发上,处于完全崩溃的状态。

别墅内,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肖尘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走进来,看着莫修远坐在沙发上,连忙走过去说道,“莫太太在什么地方?我带了些孕妇可以吃的胃药过来,也拿了早孕试纸……”

“不用了。”莫修远说。

“啊?”肖尘莫名其妙,刚刚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还一脸春风得意吗?!

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吵架了?”

莫修远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突然就往外走。

肖尘更加莫名其妙了,“喂,阿修,都快要当爸爸的人了,脾气别这么大,有什么时候好好哄哄就好了……”

莫修远似乎火气更大了。

他突然停下来,对着肖尘说道,“没有当爸爸,谁说我要当爸爸了,你那些东西留着你自己用吧!”

说完,转身就走了。

肖尘完全是懵逼的,他招谁惹谁了?!

他转头,看着王忠。

王忠刚刚一直在客厅打扫清洁,所以当然知道整个经过,然后两个老男人就在一起八卦,还很有兴趣,然后笑得很疯狂。

陆漫漫上完厕所换完大姨妈巾从楼上下来,就看着两个老男人在那里嘀嘀咕咕。

这画面,这么都觉得,很污。

两个人似乎也注意到陆漫漫,那个神情收得之快,陆漫漫都以为,她刚刚是看走了眼。

“莫太太。”肖尘一笑,“听阿修说你身体不太好。”

“就是有些胃胀,大概是吃多了。”

“你过来,我帮你看看。”

“麻烦了。”

“别客气,应该的。”肖尘恢复他的内敛。

陆漫漫就觉得,莫修远身边的人都是些奇葩。

肖尘用手指在摸脉,表情严肃。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搞不懂她胃不好,干嘛来摸脉。

肖尘松手。

王忠站在陆漫漫的身后。

肖尘微摇了摇头,表示,真没怀孕。

王忠忍不住一笑。

陆漫漫蹙眉看着肖尘,看着他摇头,心里有些发寒。

肖尘淡淡的说着,“莫太太,应该只是一般的胃胀而已,吃点健胃消食片就好了。家里我应该有备货。”

陆漫漫真想翻白眼翻死。

她本来就准备吃两颗就是的,就是莫修远那货,神经病。

她四处张望,“莫修远呢?”

“莫先生出门了,大概是有些事情。”

陆漫漫窝着一口怒气。

这货刚刚还对她无微不至,这一秒人都不见了!

肖尘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说道,“莫太太,这段关键时期,我建议你不要太劳累,会影响一些生理上的反应,不适合……着床。”

什么着床?!

陆漫漫看着他。

肖尘也不多说,“莫太太你好好休息,有什么可以给我电话联系,我先走了。”

“哦,慢走。”

肖尘点头,离开。

陆漫漫真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一群人都莫名其妙,她看了看时间,不早了,自己也真的是乏困得很,起身上楼,睡觉。

……

莫修远开车直接到了魅色酒吧。

叶恒在里面玩乐,看着他出现,简直是瞪大了眼睛。

“不是说这段时间不抽烟不喝酒吗?你怎么突然又来了。”叶恒连忙问道。

“让他们都出去。”

“你们赶紧的,都出去。”叶恒招呼着。

音响关了,人也散了。

偌大的包房,就他们两个人,关键是莫修远还喝的白开水。

叶恒有一种,自己压根不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地方的错觉。

“你心情不好?”叶恒小心翼翼的问道。

莫修远不说话。

“是和莫太太吵架了?”

莫修远还是不说话。

“你一不说话我就还害怕,我胆子小。”叶恒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

莫修远喝着白开水,终究是一言不发。

叶恒有些无措。

他应该没有什么地方招惹到他吧。

而且尹兰旖的事情,也是莫修远在解决啊,没有解决好,和他没关系吧。

他一阵自我检讨之后,真没觉得他有什么错,又这么屁颠屁颠的拉开话题说道,“阿修,你还知道我这里的王牌甜甜不?”

当然不知道。

莫修远没搭理。

叶恒似乎就是为了无聊找话题,“这妞突然给我说怀孕了,我他妈的得少在她身上赚多少钱啊!”

听到怀孕两个字,莫修远的脸色更黑了。

叶恒似乎没有注意到,又说道,“今天就听着这些莺莺燕燕的小姐们在我耳边嘀咕,说怀孕这儿怀孕那儿的听得我茧子都出来了!你说这女人怀个孕就屁大个事儿,有什么好说的。”

“那你就别说了。”莫修远脸色一黑。

“我不是为了让你说话嘛。”叶恒笑了笑,突然想到什么的说道,“阿修,你和陆漫漫考虑生孩子不?”

莫修远狠狠的看着叶恒。

“没有,我就是今天听这些小姐说了太多生孩子的事情了,随口问问。不过我今天倒是听她们说,说什么做太频繁什么的,还不容易怀孕,说是精子质量不高,活力不够,容易死在半路上。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反正我也没有想过生孩子,不过看我这么高频率的上床,没让一个小姐怀孕,估计是有道理的……”

叶恒觉得莫修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他自己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啊,怎么今天就喝了这么点,就这么晕啊,果然是老了,身体不如以前了……”

然后,就飘走了。

莫修远一口将白开水喝干。

是他太频繁了……

是他的精子,死在了半路上……

这个月加上今天还有6天了!

时间过得真快!

亲们手上的月票赶紧清得了!

小宅的活动还在继续呢,么么哒!

推荐好友新文《回到远古嫁野人》霜溏见过在浴缸里穿越吗?没错,她就是这么悲催。听过悲催穿越到远古时代吗?你没听错,就是远古!届此,悲剧升华。尼玛,穿越后的落地点居然是片沼泽?好吧,有个土著救了这事也就过去了!卧槽,上有巨蛇下有狼兽又是几个意思?  小剧场:沙奕恶心狂吐,西伊手足无措,些微落寞。好像族里女人有娃娃时都这么吐……当夜,西伊抱着沙奕,大手在平滑小腹上按压。沙奕:“你干嘛?”听不懂,继续按。沙奕怒:“你到底要干嘛?”听不懂,继续用力按。丫再按大姨妈就被按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