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周末沙滩party,甜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家别墅。

古歆回来后,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出去一趟真的很折腾她。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窗外,想起自己这么喜欢在外面浪的女人,现在就这么,疯了一般的躺在床上,出门跟要命似的,越想越觉得自己很悲剧。

翟安在给古正英交代了一下古歆的情况,推开房门进来。

古歆感觉到翟安出现,不爽的一句话都不说。

以前读书的时候,漫漫很喜欢开玩笑说她就是翟安的克星,因为那个时候,她调皮,而翟安就一直受她牵连,被老师惩罚什么的,每次都有翟安陪着她。现在她终于知道老天爷是公平的了,分明翟安才是她的克星,因为他,她的一生变得如此不顺!

心里各种不舒服,睡得也很毛躁。

不就怀个孕嘛?!

她为什么就会辛苦成这个样子!

狂躁无比的从床上坐起来。

翟安以为古歆睡着了,突然感觉到古歆的举动,整个人猛地一下怔住了,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古歆,眼神迷茫不清。

古歆也这么看着翟安,看着他突然惊吓的模样。

麻痹!

她怎么突然这么想笑。

分明是恨死他了,而她看着他此刻傻乎乎的模样,又忍不住想笑。

她觉得她的面目一定是狰狞的,因为哭笑不得。

两个人这么沉默了很久。

翟安开口道,“古歆,你如果睡不着,要不要去后花园走走。”

“不去。”古歆将自己又重新捂在被子里面。

总觉得两个人的相处,从来就没有真的和谐过,单独在一起的空间,满室的尴尬。

翟安总是,很习惯性的避开两个人单独相处的空间,除非是一方睡着了。

他转身走出房间。

古歆看着翟安离开的背影,心里各种崩溃,但就是找不到什么发泄途径。

她捂着被子,努力睡觉。

睡着后,不会有呕吐感,所以她能够睡的时候,觉得不清醒着。

而她也真的很容易嗜睡,今天去医院折腾了半上午,更能够促进她的睡眠。

所以迷迷糊糊中,她就真的睡着了。

睡着后,总觉得有双温热的大手一直轻轻地覆盖在她的小腹上,让她觉得很温暖,身体会忍不住,往那个温暖的地方靠近,这样,她想她睡得应该更香。

翟安就这么默默的抱着她依然纤瘦的身体,大手一直放在她的小腹上。

他其实真的很感动,感动于自己可以安抚那个孩子有一个小气泡的小家伙。

他轻轻的抚摸着古歆的小腹,嘴角笑得好看,他说,“小家伙你要安静点,别让妈妈这么辛苦知道吗?”

当然,回应他的,不会有任动静。

而他却莫名的,很感动。

说不出来的滋味,但每每想起,就会忍不住,心里一阵悸动,心口暖得无懈可击……

……

周末的阳光正好。

莫修远和陆漫漫在别墅捣腾着,因为要去参加叶恒阻止的沙滩party。

陆漫漫找自己的泳衣。

莫修远就这么站在化妆间,修长的手臂环着自己的胸,这么漫不经心的看着她。

陆漫漫找了一套性感的比基尼,比划了一下。

“不行。”莫修远说。

陆漫漫透过大镜子看着他,眉头紧皱。

她放下比基尼,又换了一套后背几乎全漏的连体泳衣,下身设计也非常性感。

“不行。”莫修远直白。

陆漫漫瞪了他一眼。

她又翻出一套,会露出小蛮腰……

“不行。”

陆漫漫皱眉。

“不行。”

“不行。”

“不行。”

“莫修远,你是在捣乱的吗?你给我出去!”陆漫漫实在受不了了,她怒吼着莫修远。

莫修远上前,将她那一堆泳衣拿出来,很自若的翻找。

陆漫漫看着他如此模样,气得她身体都在发抖。

“这套不错。”莫修远说。

最最普通的,深绿色学生时期连体保守游泳衣,那是陆漫漫放箱底,绝对绝对不会拿出来穿的。

莫修远是来搞笑的。

“不要。”陆漫漫说,赌气。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她才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处女。

“莫太太,你要知道你是有夫之妇。”莫修远很严肃。

“我又没有说要去沾花惹草。”

“所以这套衣服最合适。”

“莫修远!”陆漫漫气得火大,“你再逼我,我不去了,你要去自己去吧!”

莫修远看着她。

看着她小脸蛋都气红了。

原来陆漫漫也会有这么在乎的,一件小事儿。

他突然弯腰,低头亲吻她。

每次都会被这么可爱的莫太太勾引……

“不要。”陆漫漫脸一侧,现在她气得要命,他还这么来挑逗她?!

她实在理解不了男人的身体构架。

莫修远的唇就这么印在了她粉嫩的脸蛋上,嘴角似乎还上扬着弧度说道,“莫太太你想穿哪件?”

陆漫漫翻找。

“比基尼你想都别想。”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又找另外一件。

“露胸露腰露背深度露大腿的,你也别想。”莫修远再次重复。

陆漫漫真的很想找件泳衣将这货的嘴给使命堵住。

“这套。”陆漫漫拿着手上一件黑色泳衣。

泳衣是比基尼,但是面上可以套一件漂移的泳纱,看上去性感,却又不会露刚刚莫修远说的那所有。

莫修远这么似乎很认真的打量了一番。

终于,默许了。

陆漫漫瘪嘴,将泳衣戴上了。

时间刚刚好,两个人一起走出别墅。

莫修远自己开车,陆漫漫坐在他的副驾驶。

这么想来,从两个人结婚后,似乎从来都没有过一起出去玩,结婚后她就一直忙碌着上班,莫修远也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导致两个人除了在床上,其他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而这段时间因为莫修远突然不碰她,让她……

说不出来的,莫名其妙。

车子开了不到半个小时,莫修远将小车停靠在一片私人沙滩前。

现在已经很多人了。

陆漫漫也不知道叶恒都邀请了些谁,但是明显看得出来,他的社交网络还是很广。

车子停好,两个人下车。

已经有穿着比基尼姣好身材的迎宾美女上前,热情的带着他们先去更衣室换衣服。

陆漫漫看了看美女一眼,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嘴角一笑,眼神似乎并没有乱看。

装。

陆漫漫心里嘀咕着,两个人分别去了男宾区和女宾区。

都是单独的奢华更衣室,看上去是临时搭建的,却显得很有规模!

这群败家子弟,果然会享受!

陆漫漫换上泳衣。

相对而言,真是保守到不行。

其实泳衣的泳纱还带着些隐隐约约的透,但在这么一群几乎一眼望去都是比基尼的美女面前,自己这套分明就叫做过度保守了。

陆漫漫走出女宾区。

莫修远已经站在那里等她了。

他下身一条半长的黑色泳裤,倒是和她的黑色泳衣很配。

他上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工字背心,背心很紧,贴合着他的肌肉,有型的肌肉线条感十足,今天他的头发没有刻意打理,零碎的短发显得很是随意,整个人给人一种即慵懒,又满是魅惑。

所以,周围很多女人从他身边走过,明显眼珠子都放他身上了。

莫修远却当做没有看到一般,抬头看着陆漫漫从女宾区出来。

他将她自然楼抱在怀抱里,两个人显得很亲密。

那些看他的美女瘪嘴离开。

来参加这种party的女人,一些是上流社会的富家小姐,但大多数,却是一心想要紧进上流社会的外围女,或者一些想要出名的小明星。

而来这里的目的,自然就不言而喻。

陆漫漫默默的打量着周围的人,开口道,“你们经常搞这种活动?”

“叶恒经常。”

“所以你经常参加。”

“盛情难拒。”

说得好听。

陆漫漫脸色很不好。

以前就听说过这种party,第一次来参加,还真的开了眼界。

这么多男男女女,穿得如此清凉的玩耍,不发生点什么,都奇了怪了。

两个人走向大沙滩人群最多的地方。

叶恒在里面玩得很嗨,看着他们出现,连忙从人群中抽离出来,走向他们,笑着说道,“难得你们俩一起来参加我的party,真是荣幸之至。特别是莫太太,我以为你不喜欢这样的活动。”

“所以你本来是打算只邀请莫修远的了?”陆漫漫扬眉。

“当然不是。”

“口是心非。”陆漫漫不悦的说着。

“对了,莫太太,我其实邀请了一个你的熟人。”叶恒突然想到什么,说道。

“嗯?谁?”陆漫漫皱眉。

别告诉她是尹兰旖,她现在对那个女人有阴影,不管她现在发展成了什么情况,她都不想再见到那个女人!

叶恒说,“唐夭夭。”

“哦。”陆漫漫微松了口气。

“不过没来,说是今天有一个视镜她要去参加,完了就过来。”叶恒说。

对于叶恒现在这么屁颠屁颠的去勾引唐夭夭,她倒是半点意见都没有,到头来,指不定是谁遭殃。

“我们去游艇上坐坐。”莫修远说,似乎感觉到陆漫漫对这种party并不太喜欢。

“嗯。”陆漫漫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向游艇。

此刻大家都在下面沙滩玩,游艇反而显得安静。

他们一起走向最高的那个甲板上,莫修远给她拿了一杯鸡尾酒,两个人浅酌着。

不得不说,这个私人沙滩确实很壮观,沙滩很细腻,海水很清澈,而且一望无际,看着让人很舒畅,此刻海面上还有些人在开着摩托艇,玩着帆船等,不亦乐乎。

“偶尔需要放松。”莫修远说。

陆漫漫看着他。

阳光下,这个男人帅得几乎可以发亮。

“想不想要出海看看。”

“嗯?”陆漫漫诧异。

“我去开快艇,我们出海,找海豚。”

“有吗?”

“运气好,就会有。”莫修远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起身走向游艇驾驶室。

陆漫漫趴在甲板的护栏上,看着莫修远很熟练的驾驶着游艇,往海中央开去。

文城的夏天虽然炎热,但风吹过,就会觉得特别凉爽,陆漫漫站在甲板上,感受着细腻的暖风,看着海平面越来越广,海水越来越清澈,而回头看着沙滩,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转眸,看着莫修远从驾驶室出来。

此刻,他们的游艇在海平面上,孤立。

陆漫漫以前没有怎么坐过船,顶多就是在跟着她父母去船上吃过奢华大餐,还真的没有这么出过海。

而海水波澜着,有些摇晃,她其实有些害怕。

好在这样的感觉很舒服,所以也能够接受。

而且确实如莫修远所说,这段时间自己太压抑了,工作把自己憋得太紧,她需要放松。

“你说我们能够召唤出海豚吗?”莫修远问她。

“召唤?”你当自己是什么了!

“海豚喜欢尖叫声,你声音这么尖,试试。”

“你声音才尖!”陆漫漫瘪嘴,什么时候听她尖叫了。

“床上的时候。”莫修远似乎看透陆漫漫在想什么,直白无比。

陆漫漫脸有些红,不爽的拍打着他性感而有型的胸肌,“你闭嘴。”

“所以让你叫,来试试。”莫修远引导。

陆漫漫其实是真的不太相信海豚就会这么的出来,她扬着嗓子,“啊……”

没有任何动静。

“啊……啊……啊……”陆漫漫此起彼伏的尖叫。

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回事?!

陆漫漫转头,就看着莫修远笑得一脸邪恶。

响起刚刚的叫声,陆漫漫真的很想掐死这货。

“挺好听的,继续。”莫修远说,“指不定海豚睡着了没有听到。”

“莫修远,你就是故意逗我玩的是不是?”陆漫漫恶狠狠的说着。

“我说的是真的。”

“但是现在你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耸肩一笑,表示无所谓。

陆漫漫就这么狠狠的瞪着莫修远。

总是被他玩,莫名其妙就被她玩的团团转。

她突然放下手上的高脚杯,靠近莫修远。

莫修远眉头一皱,带着审视。

陆漫漫嘴角笑得尤其的好看,她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的照耀,柔顺的长发在微风下,显得格外的漂移,还很妩媚,身上那件薄薄的泳纱,也因为微风的吹拂,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这般模样的陆漫漫,让莫修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此刻的动作,笑得更加灿烂了,她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垫着脚尖。

因为赤脚,所以莫修远高到她真的要很费力很费力,通过拉压他的脖子,才能够这么亲吻到他。

唇瓣上,还有彼此刚刚喝过的鸡尾酒味道,让这个吻,更加的动人心扉。

莫修远就这么感受着陆漫漫难得主动。

而在这么一个特定的环境下,也似乎会刺激到某些霍尔蒙的产生。

两具身体,越来越近。

莫修远分明有些拒绝,但在陆漫漫的主动下,又不忍心推开。

而她的衣服,分明就是在引他犯罪。

面上那层薄纱,里面就是那么性感的比基尼……

两个人第一次,这般大胆的,大胆的在外,毫无顾忌。

莫修远总觉得,陆漫漫是提前就预谋的,否则,避孕套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

视镜现场。

唐夭夭看了看时间。

还没有轮到自己。

她其实有些着急。

昨天晚上她接到了叶恒的电话。

叶恒,她还有点记忆,以前陆漫漫给她介绍过,当时没有怎么注意,也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她被公司安排着去参加一个酒宴,然后就碰到了叶恒,叶恒周围很多美女围绕,她顺口问了问一起参加这个酒宴的安洁,安洁说叶恒是文城出了名的公子哥,家里虽然是黑道出生,但又经营着很多正道生意,和政府关系铁石,算得上是黑白两道通吃,势力很大。

怪不得,这么多女人围着他转。

这个社会就是如此,在娱乐圈尤其的明显。

反正做什么时候可以有利可图,就会不顾一切的去做。

而她没想到,昨晚上会接到叶恒的电话,让她去参加她的一个沙滩party。

她也很现实。

这个圈子里面的人,都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

所以她答应了,然后就收到了叶恒的二维码邀请函。

她握着手机,一直在等待。

好久。

一起来参加视镜的江南从里面出来。

江南显得有些落魄。

唐夭夭看着她。

江南说,“夭夭,我肯定过不了了,我太紧张了,有几个地方连台词都被错了。”

唐夭夭笑着安慰道,“别担心,导演能够看到你是失误,只要你演技好,就有可能。”

江南有些难受,摇着头。

她刚刚看到导演对她分明是摇头的,这样的后果,她不用想也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唐夭夭,该你了。”场助叫着她。

唐夭夭连忙答应着,“你别难过了,我先进去了。”

“你演技这么好,肯定可以过的。”江南说,看上去在打起精神,“加油。”

“谢谢。”

唐夭夭转身走向房间视镜。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表面上,谁都可以很友好。

视镜现场一共有3个人,中间坐着的是制片人,旁边是导演。

这是一部青春剧,女二的角色很讨喜。

阿伟哥费了些功夫才拿到的两个视镜名额,一个给了她,一个给了江南。

其实这段时间她的曝光率真的不好,也没有江南这么火,唐夭夭觉得,自己还能够得到阿伟哥的厚待,可能就是因为,一直还是陆氏集团代言人的关系。

她深呼吸,让自己保持冷静。

助理给了她一个表扬场景。

唐夭夭很快的调整自己的情绪,直接就进入了状态。

她经常自己一个人学习,一有时间就不停的表扬,很多时候看过的电影或者电视剧,就会对着镜子,自己表演,她的演技其实真的很好,但是这个圈子,有时候演技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表演完毕。

导演对她评价很高。

但最后也是,回去等结果。

她从里面出来,江南还没有走。

看着唐夭夭,连忙上前,“怎么样?”

“不知道,回去等消息。”

“我刚刚在外面,听到有提前出来的助理和其他人聊天时说,这么多新人,你表现得最好。”江南笑着,由衷的恭喜道,“你肯定会被选上,恭喜你了。”

唐夭夭笑了笑,“但愿吧。”

江南拉着唐夭夭离开,“反正我们姐妹,我没上你能够上,我也会为你高兴的,而且上次那个模特的事情,我还一直耿耿于怀,觉得很对不起你。”

“都过去了,没什么的。”唐夭夭应付着。

两个人走到马路边,唐夭夭看了看时间,说道,“江南,我有点事情不能和你一起回宿舍。”

“什么事情?”

“一些私事,我可能会晚点回来。”

“哦,好。那我帮你留门。”

“谢谢。”唐夭夭招来一辆出租车,“那我先走了。”

“嗯,拜拜。”江南友好的笑着,挥手。

唐夭夭坐着出租车离开,她现在得先去买泳衣,然后再去叶恒的party现场。

她急急忙忙的去商场买一套自己几乎要吐血的昂贵泳衣,走出商厦,招揽出租车,准备离开。

她眼眸陡然一紧。

整个人连忙靠在一根柱子后。

她恍惚看到江南带着墨镜,挽着刚刚视镜的导演,往旁边一个5星级酒店走去……

她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背影。

好久。

唐夭夭招揽着出租车,离开。

她其实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的,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朋友。

一路到达party现场。

唐夭夭出事邀请二维码,扫描,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换好泳衣,其实是有些胆小的走在人群中,她没有参加过这样的party,一个人,怎么都有些,无措。

身边有男人给她吹口哨,她当做没有听到。

这种地方,大概也不会有人用强。

她眼神一直在寻找叶恒,尽量不让自己的紧张表现出来。

好一会儿,她才看到叶恒坐在沙滩上,周围几个比基尼美女围着他,她此刻拿着望远镜,似乎在看什么新奇的东西。

唐夭夭走过去,声音有些小,“叶公子。”

叶恒转头,就看着唐夭夭出现在他面前。

穿的泳衣跟其他女人差不多,典型的比基尼,胸部很丰满,蛮腰很细,腿很长很直,皮肤很白。

这么上下打量了一番。

叶恒从沙滩上站起来,“你来了。”

“嗯。”唐夭夭一笑。

“你认识陆漫漫是吧?!”叶恒询问。

“嗯,认识。”她的大雇主大恩人,当然认识。

“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叶恒很自然的搂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到自己身边。

唐夭夭有些僵硬,但终究没有反抗。

身边其他几个女人看着叶恒对唐夭夭如此,脸一下就变了,上下打量着唐夭夭,似乎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有什么能耐。

不过就是,身材好点而已。

唐夭夭接过叶恒的望远镜,纳闷的往前方看着。

脸猛地一下就红了。

远远的地方,陆小姐分明和一个男人……在XXOO。

虽然看不清楚,但两个人紧贴的身子,分明就是在上床。

她猛地将望远镜取了下来。

都说,非礼勿视。

叶恒看着唐夭夭的模样,嘴角笑得更好看了,他说,“以前没觉得陆漫漫这么会open啊……”

唐夭夭脸红润无比。

陆小姐一直是她心中的偶像,就算刚刚她看到的那一秒XXOO,也觉得她好性感,好美!

叶恒拉着唐夭夭,“我带你出海玩。”

“哦。”

两个人单独离开。

其他几个美女看着他们的背影,只得跺脚。

“你想不想去游艇上看他们?”叶恒带着唐夭夭坐上一辆游艇,将里面原本有的一些人给撵了下去,自己开着游艇,突然问道。

“啊?”唐夭夭一怔。

“看陆漫漫。”

“不,不了……”唐夭夭连忙拒绝,她会不好意思。

叶恒笑着,将游艇往另外一个方向开走。

唐夭夭其实一直很拘束的坐在叶恒的旁边,她其实不太知道,叶恒为什么会突然邀请她来参加这个party,而且明显对她,还比较好。

叶恒将游艇停在海平面一个地方,任由游艇随浪飘动。

“喝不喝点东西?”

“啊?”唐夭夭有些紧张,点头,“嗯。”

叶恒给她倒了一杯红酒,自己也倒了一杯,他带着唐夭夭到甲板上,说,“你是第一次参加这种party?”

“嗯。”

“你别紧张。大家都是年轻人。”叶恒说。

“嗯。”唐夭夭点头。

叶恒笑了一下,其实他习惯了被人主动,不管是小姐还是其他想要攀上他关系的一些外围女,明星,很少需要他这么主动的去和一个女人说话,昨天也是心血来潮突然想起了有过几面之缘觉得还挺符合他审美的唐夭夭,就托人要了她的号码,今天看到她,却觉得这个女人,没有自己想象的有趣,他一直觉得,娱乐圈的人,终究还是有些会玩的。

他将手上的红酒一干二净,说,“我们回去吧。”

“叶公子。”唐夭夭叫着他。

她虽然拘谨,但是也不笨,而且在娱乐圈也有过一段时间,看人脸色还是会,她也看出了叶恒对她似乎是失去了兴趣。

“嗯?”

“你会不会上处女?”唐夭夭突然问道。

叶恒扬眉。

倒是让他,有些饶有兴趣。

“我还是处女,可能技巧不太好。”唐夭夭说的,太明显不过。

叶恒嘴角扬得更加好看了,“唐小姐的意思是,想要和我上床了?”

“嗯。”

“什么条件?”叶恒已经习惯了,这些女人主动靠近的物质需求。

“我今天上午去视镜了一个角色,可能选不上了,我希望……”

“就是让我送你一个角色是不是?”叶恒立马就懂了。

来主动勾引他的艺人,还真的挺多是为了这个目的。

好在,他在娱乐圈也有自己的一个关系网,一两个无关紧要的角色,不难。

“什么剧组?”

“魏峰导演的戏,制作方是奇人影视。”

“那很好办。”叶恒嘴角一笑。

奇人影视还欠他们家高利贷。

想要一个角色,分分钟的事情。

“谢谢叶公子。”唐夭夭嘴角一笑,将红酒杯放在一边的吧台上。

叶恒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突然就开始脱自己本来就很清凉的衣服。

“你是真的第一次?”叶恒询问。

“我知道叶公子并不在乎女人是不是第一次,所以没想过因为是第一次而让你另眼相看,我只是怕自己技巧不好,让叶公子扫兴。”唐夭夭直白道。

进入这个圈子后,就没有想过,会冰清玉洁。

给谁,都是给。

有时候,甚至是找不到机会给。

叶恒坐在甲板上的高级沙发上,就这么看着唐夭夭这么靠近他。

好吧。

他也是第一次上处女。

不说期待,但也不会太排斥!

反正,他一如既往的,来者不拒。

……

另一个游艇上。

陆漫漫被莫修远狠狠的抱在怀抱里。

此刻,两个人已经穿上了衣服。

陆漫漫觉得自己双腿都在大颤。

“我说,尖叫声可以引来海豚吧。”身后,是莫修远低沉而好听的嗓音。

陆漫漫真是欲哭无泪。

分明刚开始是她主动,到后来,就变成了,他的天下了。

而两个人气喘吁吁之后,就看到海豚不知道何时,已经嚷着尖叫的声音,不停的从海平面跳跃出来,似乎是欢快无比,她打死也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刚刚叫得太厉害。

“要不要回去了?”莫修远询问道。

“不要,我很累。”她现在不想动。

莫修远笑着,“谁让你这么没有节制。”

没有节制的人,到底是谁?!

她咬牙切齿。

难得和这二货计较。

莫修远这么抱着陆漫漫好一会儿。

两个人懒洋洋的躺在高级沙发上,看着海平面的海豚,在他们身边翻滚。

陆漫漫很久没有这么轻松地享受过闲暇时光,此刻,确真的很想时间能够停止,她总觉得,这般美好的下午,不会经常发生在,他们之间。

两个人亲密的依靠在一起。

两颗心的距离,此刻很近。

近到,似乎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心跳,渐渐融合。

就这样,就好。

什么都不想,让自己放松下来,幸福着,就好……

天色越来越暗。

海平面上,夕阳已经渐渐要落了下去。

莫修远开着游艇带着陆漫漫回到沙滩。

野望的沙滩,更加的纸醉金迷,玩的也越渐的疯狂。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在沙滩上走了一圈,看着叶恒被一群女人围着玩的不亦乐乎。

叶恒看着他们回来,又从美女群中冲了出来,笑得特别邪恶,“游艇上的沙发上,还够你们施展吗?”

陆漫漫脸一下就红了。

那么远,叶恒怎么知道。

“我这个人喜欢看望远镜,一不小心就……没想到莫太太身材这么好,这么妖娆……”叶恒口无遮拦。

猛地看着莫修远黑透的脸,连忙开口道,“阿修,其实什么都看不到,真的,真的都看不到。不信你问南那边的唐夭夭,她也看了,太远了,什么都看不清楚的。”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唐夭夭,看着她其实不是特别自在的,在那么一群人之中。

“叶恒,你对夭夭好点。”

“啊?”叶恒一怔,“你也看到我们上床了?”

“你们上床了?”陆漫漫惊呼。

“……”

“不早了,我们回去了。”莫修远搂过陆漫漫,转身离开。

叶恒看着他们的背影。

这两口子,越看越配。

只是……

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

他不喜欢深想,反正阿修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比如,今晚这个沙滩party。

就是故意,让人觉得,他们依然,放荡不羁!

莫修远搂抱着陆漫漫往沙滩外走去。

陆漫漫突然顿了顿脚步,“那是翟奕?”

莫修远转头,“叶恒习惯请所有人,他能够想到的,都会请。”

“翟奕会来这种party,也真是奇怪。”陆慢慢说。

莫修远表示无所谓。

陆漫漫真的不觉得像翟奕这种人,会这么形影单只的出现在这个地方,这种环境,从来都不是他喜欢参加的,他会参加的宴会只会是,能够对他有用的商业宴会。

眼眸转动,总觉得有些诧异。

薄唇紧抿,似乎看不到了不远处的文妍。

文妍参加这样的party她不奇怪,只是两个人同时出现!

翟奕和文妍……

会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可不会单纯的觉得,叶恒当时给她说的,文妍前段时间和翟奕在酒吧里面频繁见面,是偶遇。

翟奕会不会通过文妍,和文赟。

心里一紧。

正时,翟奕似乎也往她那边看了一眼。

两个人四目相对。

然后,礼节性的点头一笑。

陆漫漫回头,在莫修远的楼抱下,越走越远。

翟奕的眼神,越来越冷。

文妍似乎也看到陆漫漫离开了,才看似无意的走向翟奕说道,“陆漫漫到底什么能耐,让你和我哥都这么防她?”

“就是不知道能耐有多高,所以才会这么防备。”要是知道陆漫漫的能耐在什么地方,他们也不用做到如此小心翼翼的地步。

“你今晚叫我出来到底什么事儿?我现在不喜欢参加这些乱七八糟的派对,拉低了我自己的身份。”文妍有些嫌弃的说着。

看着周围这些男人对她的无事献殷情,就恶心无比。

“你知道,古歆怀孕了吗?”翟奕突然一字一句。

“你说什么?!”文妍整个人一下就激动了。

“你声音小点。”翟奕呵斥。

“孩子是谁的?”

“你说呢?”翟奕冷笑。

文妍脸色一下就变了,压抑着的情绪,让她脸色变得狰狞无比。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不想古歆这个孩子生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文妍一字一句。

“我找人一直在跟踪翟安和古歆,前几天,看到古歆去了妇产科,一打听就知道,原来怀孕了。”翟奕说,说得云淡风轻,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其实,当自己收到那个消息的时候,完全是晴天霹雳的。

他只是接受不了,古歆真的怀了其他男人的孩子。而他现在真的还爱着古歆,他可以压抑着自己默许古歆和其他男人上床,他想过,如果以后有机会,等他得到了所有之后,他会重新和古歆在一起,他可以不计前嫌的和她结婚,因为自己也不是那么干净!可是,如果古歆生下了翟安的孩子,他不会伟大到一点都不建议,他甚至觉得,到时候他会做更极端的事情去伤害古歆!

所以,他不能让这个孩子留下来!

当然,他也真的见不得翟安好,见不得翟安,凭什么可以享受这种幸福。

心里压抑着,但不能轻举妄动。

因为爱着古歆,因为现在还可以利用古歆,所以不能让她发现什么。

而他也有些介意。

为什么,到现在,古歆没有给他说过。

古歆,不应该,瞒着他……

眼眸陡然一紧。

他说,“文妍,要不要古歆的孩子留下来,看你!”

啊啊啊~

亲们,小宅已经月票榜落在11名了。

亲们加油!

月票活动还在继续哦,最后4天了!

另外,你们其实懂的~

加入宅验证群进入正版群,明天有好东西,一起分享!

PS:加入验证群方式见评论区,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