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阴谋交锋之战(四)/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热闹的沙滩party。

翟奕和文妍,各怀心思的看着彼此。

灯光很璀璨,伴随着海滩此刻燃起的篝火,耳边劲爆的音乐以及男女尖叫而疯狂的声音,让这个party更加的火热,带着些纸醉金迷的味道。

翟奕说,“文妍,要不要古歆的孩子留下来,看你。”

文妍就这么看着翟奕。

冷冷的看着他。

文妍笑了一下,嘴角的弧度笑得很冷,“翟奕,我果然比我想的还要阴险。”

翟奕眉头一紧,脸色一黑。

“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见不得古歆的孩子出生,现在,却把这个罪名安在我的身上。被发现了,是我害死古歆的孩子,千古罪人,你还可以当那个好好先生安慰你的古歆,而我,大概是被翟安恨得要命,我和翟安的未来,在什么地方?”文妍讽刺的说着,真的觉得这个男人,比她能够想到的奸诈,多了几百倍。

她甚至现在都在后悔,当初为什么会主动找上翟奕。

其实翟奕这个如此狠辣如此城府之深的男人,或许早就看上了他们文家,只是她没有耐心而已,有些时候一步错,就是步步错,她讽刺无比的笑着,笑着有些心寒。

翟奕看着文妍的模样,脸色一转,“如果没有兴趣就算了。”

他从来不喜欢这么纠缠着一件事情,浪费他的时间。

“翟奕。”文妍叫住他,“你是算准了,我会死在你的手上是不是?”

翟奕冷然,“我和你是合作关系,我再奸诈,也不会对合作伙伴下手,这是商人的原则。”

文妍冷笑。

她从来不相信翟奕的话。

这个男人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她是看多了。

“我不会让古歆的孩子生下来。”文妍一字一句,明知道这样的结局或许就是让自己走向地狱,但是她还是一字一句说了出来,“古歆这个贱女人,根本就没有资格生下翟安的孩子!”

翟奕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文妍笑得疯狂,“怎么,我骂了古歆你不高兴了?翟奕,要我是你,这么能干,这么奸诈,这么多阴谋,我绝对不会喜欢上古歆那个白痴女,这个女人对你的事业,毫无帮助,只会毁了你的前程。你以后如果失败了,就是毁在这个女人身上!”

“我不需要你好心提醒。”翟奕狠狠地说着,“在我看来,翟安也一无是处,而你却愿意为了他飞蛾扑火。”

文妍这么讽刺的看了一眼翟奕,“我们走着瞧!”

翟奕紧紧的拿着手上的红酒杯,一言不发。

文妍转身离开。

眼眸越来越冷。

古歆,别怪我心狠手辣,怪只怪你,傻!

翟奕冷眯着眼看着文妍的背景,这个女人因为爱翟安已经爱到了有些疯狂的地步,明知道一些不能作为的事情却愿意这么的去疯狂,而他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女人偏执的性格完成一些,他不方便做的事情。

他狠狠的一笑。

报复的快感越来越明显。

……

陆漫漫坐在副驾驶室,莫修远驾车离开。

莫修远转头看着陆漫漫,感觉到她突然的沉默。

“怎么了?”莫修远顺口问道。

“不知道,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陆漫漫随口回答了一句。

脑海里面一直在反复重复的想着上一世发生的所有悲剧。

想着,心里带着些惊恐和不安。

她上一世因为太信任文赟,对他的暗地勾当几乎不太清楚,而她在死的那一刻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文赟的身体和心从来都没有属于过她,而他因为违背内心的娶了她,扮演了这么多年的好好先生,报复自己这么多年付出的方式就是让她亲眼看到他和其他女人上床,当着她的面上床,那个时候,文赟还告诉她说,说陆家会马上破产。其他,她一无所知。

她当时心死到,根本就没有问任何的来龙去脉,重生一世,很多时候只是对上一世的一个揣测,有些是准的,有些,或许就只是一个揣测。

抿着唇,陆漫漫在尽量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是说翟奕?”莫修远说。

陆漫漫点头,“嗯,我是觉得这个男人,总是让我有些心神不宁,我不知道是对我,还是对古歆。”

莫修远开着车,似乎是在环节她此刻突然压抑的情绪说道,“你现在就想想,你觉得翟奕现在最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

“啊?”陆漫漫蹙眉,看着他。

“你想好所有翟奕在下一刻会做的所有事情,挑选你觉得最有可能或者你受伤害程度最大的事情出来,然后你将这个事情提前做好你的储备措施,如果实在不能阻止事情的发生,至少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亦或者将反击放到最大。”莫修远说,嘴角一笑,“莫太太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这般云淡风轻的模样。

莫修远的意思是,让他提前预估翟奕接下来的行为,将自己觉得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事情筛选出来,然后千方百计的阻止事情的发生,如果到时候事情没办法控制,就应该提前想好,怎么处理发生的事情让影响力降到最低,同时,在知道自己没办法控制这件事情的发生时,最好是能够找到证据和漏洞,然后将给予对方致命一击,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陆漫漫抿唇。

相通一切后,她就这么有些审视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这个男人让真的看不透,她承认她以前小看了他的能力,她现在反而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看透过他真正的实力,他偶尔总是会给他一种突然爆发的惊人力,让她觉得,自己离他其实很远。

莫修远突然腾出一只手。

陆漫漫一怔,看着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手背,似乎是在给予安慰。

他说,“别臆想我,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

“可是你瞒着我的那些话呢?”陆漫漫一字一句问他。

“那些话,和你无关,和我们的关系无关。”

陆漫漫咬唇。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就这么一下撞进他的世界,埋进他的怀抱。

但她承认,她真的,很容易沦陷。

车子一路开到莫修远的别墅。

别墅中,王管家已经睡着了。

陆漫漫和莫修远一起回到房间,相继洗澡。

然后两个人相拥着彼此,睡在一张床上,彼此靠得很近。

陆漫漫听着莫修远有力的心跳上,在渐渐让自己入眠。

莫修远就这么将陆漫漫狠狠的抱在自己的怀抱里。

这个女人,其实缺乏安全感。

他嘴角一笑,笑着亲了亲她的头发,“晚安,莫太太。”

陆漫漫睡得模糊,微点了点头。

越晚越来越深,陆漫漫沉沉睡去。

睡梦中,似乎一直在做着不同的梦,上一世,这一世,一直交叉不停的在自己梦里面混乱不清,让她整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彻底的深度睡眠……

“啊!”陆漫漫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脑海里面狰狞的一幕一幕,一直不停的在自己脑海里面疯狂的闪逝,仿若让她再次经历了上一世的一切悲剧,她刚刚清醒那一秒,看到古歆的血,留了一地,她抱着她的身体,双手染上了古歆的鲜血,她怎么叫古歆,古歆都不能睁开眼睛,她怎么叫都叫不醒!

“陆漫漫!”身边,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声音还有些大。

陆漫漫恍然若失的转头看着这个熟悉的男人。

此刻,灯光已经亮了起来。

陆漫漫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莫修远,看到脸上的焦急,似乎是叫了她几声,她都没有回神,才会这般的突然大声叫着她的名字。

她咽了咽喉咙,额头上脸上身上,都是汗渍。

被惊吓着的冷汗。

莫修远温热的手心轻轻的帮她擦拭着汗水,说,“你做噩梦了。”

刚刚,一直在梦中挣扎,不知道什么梦,会让她恐惧到这个地步。

陆漫漫慢慢,慢慢,似乎静下了心。

刚刚,只是一个梦而已。

这一世,古歆不会再这样,她绝对不允许古歆再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深呼吸,说,“我没事儿了。”

“我去帮你倒一杯温开水。”

“嗯。”陆漫漫点头。

莫修远宠溺的亲了一下她的头发,起身去倒水。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拿着杯子在接温开水,他的身体,无形的在给她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很安心。

她深呼吸,突然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

莫修远看着她,“怎么了?”

“我现在要打一个电话。”

“给谁?”

“给古歆。”

“现在凌晨3点钟。”莫修远提醒。

“但是一分钟我都不想耽搁。”陆漫漫很肯定。

莫修远耸肩。

陆漫漫拿起电话,拨打着古歆的号码,往外阳台走去。

阳台上的冷风确实让她整个人清醒了些,也渐渐让自己不去回忆刚刚那个狰狞到甚至恐惧的梦境。

电话铃声一直响起,但是却没有听到那边接通的声音。

她连续打了很多个。

又给翟安打电话,回应她的,依然是冷漠的机械声音,“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后再拨。”

陆漫漫有些暴躁的看着手机。

身后,突然被人轻轻的抱着,一杯温开水放在她面前,“喝一点。”

陆漫漫看着那杯水,接过来,喝了两口。

莫修远就这么将她抱在自己怀抱里,两个人看着相拥着看着别墅的后花园,此刻后花园的灯光依然昏黄而隐约,后花园的景色很好,难得的在深夜时刻,这般的让人心醉。

“古歆怀孕了,晚上肯定会关静音睡觉的。”莫修远说,“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何况,当面交代更好。”

莫修远似乎总是能够猜透,她所有的心思。

她眉头一抬,转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好看的脸颊在背光下,显得更加的深邃而魅惑,他说,“你是不是死过一次?”

莫修远嘴角一笑。

“你是不是也是和我一样死过一次,才会知道得这么多?”陆漫漫问他,甚至在逼问他。

莫修远摸着她的头发,“我不太懂你的死过一次,是什么意思?”

陆漫漫审视着他的脸颊。

他那张完美的脸上,真的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她只是这么深深的看着他。

然后陡然的,又扑进了他的怀抱里。

似乎是没有谁,能够给她这么安心的怀抱,她抓着他的睡衣,说,“莫修远,我死过一次,所以这一世才会这么的难过。”

“这一世,我不会让你死在我的前面!”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身体一顿。

她狠狠地抱在他。

不知道是不是深夜会让人感性。

所以,那一刻,她真的很感动。

大概,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情话,比此刻更让她心动的了!

夜晚深邃。

莫修远将她抱在大床上,轻抚着她的后背,温柔的哄着她入眠……

那般,心安。

翌日。

天透亮。

陆漫漫因为昨晚上严重不足的睡眠,今天睡过了些头,好在也没有人吵她,今天也不用上班,自己睡得倒是安稳,却突然,听到了急促的手机铃声,一声一声在她耳边响个不停。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起床气很是严重。

而此刻,莫修远那个男人早就不在房间内。

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明显知道,他起床的时候,动作很轻。

心里的感动还未迸发,就一直听到那个急促的铃声在她耳边疯狂的叫着,她一把拿过手机,气急败坏的看着“古歆”的名字一直在屏幕上跳跃不停。

她按下接通键。

“陆漫漫,你丫的干嘛不接我电话!”那边,想起古歆中气十足的声音。

陆漫漫揉着自己的耳朵。

到底是谁不接谁的电话!

前几天问候古歆的时候,古歆还一副要死了的样子,说她肚子里面那个小东西就是一个小恶魔,折磨得她要死不活的,她整个人半点力气都没有,现在这会儿,又陡然这么有精神了!

“你丫的是不是出什么大事儿了,深更半夜给我打了十个电话,你说你是不是被莫修远给抛弃了,快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快说!”古歆大声质问着。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一下。

昨晚上自己的举动确实有些疯狂,她也真的没有像想到,自己做完不自觉中居然给她打了10个电话,是谁看到这个电话,也会被吓唬到,以为她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她说,“没有,我昨晚抽风来着。”

“陆漫漫,你丫的逗我玩呢!我丫的看到你的未接来电差点没有吓死,你说你抽风!”古歆怒吼,“从今以后,友尽!”

“别这样,你抽风的时间比我多太多了,我还不这么一直忍了下来。对了,我今天刚好没事儿,来看看你。现在还在你们家别墅吧。”陆漫漫转移话题,问道。

“你别又给我抽风!”古歆狠狠的挂断电话。

陆漫漫看着电话,眼眸陡然一紧。

莫修远说的没错,有些事情当面说,更好。

她准备掀开被子起床。

房门在此刻突然被推开,分明动作很轻,看着陆漫漫已经在床上坐起来了,有些诧异道,“醒了?我以为你一觉睡到中午。”

“被古歆那二货给吵醒的。”陆漫漫说道。

莫修远笑了笑,上下打量着她此刻的模样。

陆漫漫皱眉,“你看什么?”

“看你啊。”

“莫修远,你别露出这么色的表情行不行?”陆漫漫本能的拉过自己的睡衣,捂着自己的胸部。

莫修远笑着说,“我只是在看你的头发,真的,够时尚的。”

“什么?!”陆漫漫的猛地摸着自己的头发。

就感觉头发非常张扬在自己的头上……

脸色猛地有些红,还有些尴尬!

“莫修远你真无聊!”陆漫漫低骂着,转身冲进浴室。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一跳。

她的头发怎么可以爆炸成这个样子,睡衣也是这么懒懒散散的。

她的形象。

她的淑女形象!

她疯狂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然后洗漱,又上妆,又换了一套得体的衣服,镜子中的那个女人就跟今天早上那个不修边幅的女人天壤之别,谁说的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果然如此。

她踩着高跟鞋,扬着自信下楼。

此刻莫修远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报纸,一边听新闻,看着陆漫漫下楼,嘴角一笑,“莫太太,你果真是百变。”

陆漫漫脸色不好。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也没觉得他睡醒的时候有多帅……

好吧。

其实还会挺帅的。

她有些不爽。

觉得上帝有点不公平。

她踩着高跟鞋,直接走向玻璃餐厅。

王忠给她准备了早餐,她吃得不快不慢。

莫修远就这么看报纸,听新闻,顺便,看她。

陆漫漫吃完早餐,出门。

“去哪里?莫太太?”

“去找古歆。”

“早点回来,为夫会想你!”

尼奏凯!

陆漫漫翻白眼。

她坐进秦傲的轿车内,直白道,“去上河湾古家别墅。”

“是的,莫太太。”秦傲恭敬无比。

陆漫漫坐上车,整个人就严肃了很多。

她昨晚上想了很多,很多翟奕会做的各种阴谋算计,最终对她而言,古歆的那个孩子,才是她觉得,最最重要的事情。

仔细一想。

翟奕和文妍,不管昨晚是巧合还是预谋,有一点可以肯定都是,两个人都不会想要古歆的孩子顺利出生。

古歆这个对外人从来不会防备的女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她身边到底有多少人在算计着她,到底有多少人在暗地里害她。

她抿唇。

昨晚上古歆全身是血狰狞无比的样子在她脑海里不停的闪逝。

她调整情绪。

车子一直平稳的开着往古家别墅去。

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下车。

古家用人热情的招呼她进去。

此刻,大厅内,古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满脸都是不爽,似乎是谁欠了她八百万似的。

翟安坐在一边,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不说话,电视节目也不是翟安喜欢的,而且也看不到,大概就是为了陪着古歆。

古正英此刻在别墅外面的草地上打太极。

一家人的生活,比她想象的时候要和谐很多。

古歆抬头,看着陆漫漫,口吻明显很不好,“你现在还抽风吗?”

陆漫漫嘴角一笑,“没你这么记仇的。”

“老娘是孕妇,你丫的这么逗一个孕妇你好意思吗你!”古歆怒吼。

分明整个人气色并不太好,但就是,精力旺盛。

“孕妇不应该生气,会影响胎教。”

“什么破胎教,如果他真听得懂,就给我听好了,你面前这女人,成天逗你妈玩,你记得牙齿长锋利点,咬她去!”古歆一字一句,说得那个咬牙切齿。

翟安在旁边,无声的笑了笑。

古歆就是这么小孩子脾气。

陆漫漫也忍不住笑道,“古歆,你把你儿子当狗了。”

“你才是狗!”古歆整个脸上还是满脸不悦。

其实陆漫漫完全可以理解古歆的脾气。

是她如果接到半夜古歆的十个未接来电,估计也会疯。

她完全能够想到,古歆当时的心情。

她坐过去,坐在古歆的旁边,转移了话题问道,“这几天身体如何?”

“不如何。我肚子里面这货,就是恶魔之子。”古歆狠狠地说着。

陆漫漫无语。

哪里有人这么形容自己儿子的。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翟安,看着翟安的脸,都扭曲了。

翟安似乎知道陆漫漫和古歆有话要说,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我去后花园走走,你们慢慢聊。”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

翟安转身走出了大厅。

古歆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长叹,“漫漫,我真是要被憋疯了,你说我怎么就能这么倒霉,什么不好的事情都他妈的被我遇到了,我能不能有半点幸福指数啊!”

“你够幸福了,别嘚瑟了!”陆漫漫说。

“你这是故意在打击我的是吧,陆漫漫!”古歆瞪着他。

“翟安对你挺好的。”

“让你嫁一个不爱的男人,你会觉得好?”

“我之前也不爱莫修远。”陆漫漫直白。

古歆被陆漫漫堵得哑口无言。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或许你一直觉得你不喜欢的人,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其实很爱。”陆漫漫引导,引导古歆能够对翟安放下成见。

很显然。

一股筋的古歆,根本就无动于衷!

“好了。不说其他了,我今天过来找你有重要事情给你说。”陆漫漫显得很严肃。

古歆皱眉。

反正没事儿,就不会来找她玩。

她完全不能理解一个孕妇,一个孕反无比厉害的孕妇,一天在家是待着有多发霉。

“古歆,我给你说的或许你会不开心,但是你得听我的,不管我说的对不对,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绝对不能没有!”陆漫漫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段时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单独和翟奕见面知道吗?”

“为什么?”古歆看着她。

“我不想解释,但是,你就是得听我的。”陆漫漫说,“最好不要主动告诉翟奕,你怀孕的事情。”

“为什么?”古歆看着她,狠狠的问道。

“你不要十万个为什么行不行。反正,听我的就行了。”

“陆漫漫,你是让我防备翟奕了?”古歆满脸不悦。

所以,古歆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比谁都精儿。

陆漫漫咬牙,“是,我就是让你放着翟奕,不管翟奕处于什么立场,你想如果你怀孕了,他会怎样!”

“他不管怎么样,但是绝对不会做任何伤害我的事情。”古歆笃定无比。

“那是你没有触碰到他的底线。”陆漫漫口吻重了些。

“为什么你对翟奕这么有偏见!”古歆问她,很愤怒。

“不是偏见不偏见的问题,为了让你的孩子能够顺利的生下来,现在就算是你恨我,恨我们大家,你也得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做。就算翟奕很爱你,爱到不愿意伤害你,你防着他也不会碍着他什么!”

“陆漫漫,你不要老是逼我!”古歆火冒三丈,“妈的,从你被莫修远那货给撞了出车祸后,你他妈的就没有正常过一分钟!你是不是脑袋发热啊你!”

“古歆。”陆漫漫也有些着急,特别是想到昨天晚上的那个梦境,那个仿若活生生在自己眼前的发生的事情,让她心里不禁一阵阵冷汗流出,她说,压抑着自己的脾气说道,“古歆,孩子真的是无辜的,一个母亲有义务去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就算有时候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是为了孩子,都是应该的,这就是母爱的伟大之处。”

“你别给我洗脑,我不想听。”古歆任性的捂着自己的耳朵,“我不想听,不想听你说翟奕的坏话。”

陆漫漫拉下她捂着耳朵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别欺骗自己,之所以你会反弹得这么厉害,是因为你怕你自己都不够肯定会和翟奕重新在一起。”

“不是。”

“和翟安真的没有什么不好!”陆漫漫说,给她很坚定的眼神。

“我知道翟安很好,但是我就是接受不了他的所有一切,我不喜欢他,我不想和他这么将将就就的一辈子下去!”古歆眼眶通红,红得崩溃。

陆漫漫拉着她的手心。

古歆小孩子脾气的甩掉。

陆漫漫狠狠的握着她的手,“古歆,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想要保护一个人,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想要你好好的活着,开开心心没心没肺的活着,我真的没有想过把你拉入我们的纷争之中,我只希望,你活出你自己就好。而我,真的一直把你当成了我妹妹,比血缘关系更重要的妹妹,所以舍不得,你受到伤害。”

古歆这么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不是一个煽情的人,从来不会说这么肉麻的话。

但是,刚刚,她却似乎听到了陆漫漫由衷的,估计这辈子都听不到的话语,眼眶甚至都是有些红的,在拉着她,把她当成了最最好的朋友,一直放在心尖上的朋友。

分明,是真的很想让她过得更好。

她咬着唇,她总是很容易被感动。

不只是陆漫漫把她当成比血缘关系更重要的妹妹,她也早就把她当成了她唯一可以掏心掏肺的朋友。

两个人突然都有些沉默。

陆漫漫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其实说得太重了些,那些原本压抑在心里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出来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有时候说得太深入,反而会让两个人之间变得尴尬,变得不知所措。

她确实太激动了。

因为不想看到那些悲剧的发生,所以没受控制的,把什么感情就外露了出来。

她叹了口气,“古歆,既然已经决定了,好好把孩子生下来。”

古歆看着陆漫漫。

她从来没有给任何人说过,她内心的想法。

但是陆漫漫都知道。

知道,她虽然平时胆大包天,但是真的不敢杀生。

她咬唇。

好久。

她说,“漫漫,我总是心有不甘。”

终究把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说了出来。

其实,和翟安之间,不是不可以培养。

是心有不甘。

她从小顺风顺水,突然遭遇这样的事情,她接受不过来。

陆漫漫轻拍着她的手,说道,“我理解你所有的感受,我知道我现在说得越多,越会让你有反弹心里,我只想你现在沉下心来,别激动,也别这么快的做决定,顺其自然的过自己接下来的日子。”

古歆点头。

总是,会不由自主的选择听陆漫漫的话。

“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古歆你记住,不管我做了什么,不管最后我会做些什么,都不要恨我。我们的友情,不会因为任何外界的任何东西而改变。”陆漫漫说得很认真,也很严肃。

古歆点头。

她一直觉得,她和陆漫漫的感情,就算是海枯石烂也会一直这么坚固下去。

比,爱情更深。

气氛,渐渐得到缓解。

陆漫漫找了一些平常的话题,古歆也不是注重细节的人,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依然没心没肺的,和陆漫漫说着八卦,那些女人之间最喜欢的八卦。

中午陆漫漫抵不过古正英的盛情,就留在了古家别墅吃饭。

吃过午饭之后,古歆吐了一会儿,然后陆漫漫坐在床边,坐一会陪着她一起睡觉,直到她睡着为止。

陆漫漫觉得她应该多看看现在古歆活着的面容,以洗涤她脑海里面太多令人崩溃的画面。

房门外,突然被人推开。

陆漫漫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似乎是看了看大床。

陆漫漫说,“她睡着了。”

“嗯。”翟安微点头,问道,“今天吐得你厉害吗?”

“吐了几下,只是干呕,倒是没有真的把东西吐出来。”陆漫漫说。

翟安点头,似乎是在观察,她这段时间的孕反变化。

“那你也休息一会儿吧,我不打扰你们了。”翟安转身,准备离开。

“翟安。”陆漫漫叫着他。

翟安停下脚步。

“古歆也睡着了,你陪我去外面走一会儿吧。”

“嗯。”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古歆的卧室,两个人走向后花园。

此刻阳光正好,花园中的凉亭被风吹拂着,显得很惬意。

两个人坐在凉椅上,陆漫漫说,“翟安,我其实也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或者有什么更好的词语去鼓励你和古歆这段婚姻,但是我总觉得,这个孩子或许可以扭转你们的关系,扭转很多没必要的事情发生。古歆不是一个真的心狠的人,甚至比很多人都脆弱,她不是不会感动,而是,有些倔强的不想被感动,心里筑起的这个防线不会太坚固,总有一天会崩塌的。”

“嗯。”翟安点头,就这么安静的笑着。

笑得很美好。

陆漫漫恍惚觉得,翟安这一刻,似乎有些熟悉。

在谁的身上,也见到过这般神情。

一时半会,想不到。

也理解为,她和翟安本来认识了20多年,自然会很熟悉他任何一个表情。

“你眼睛怎么样?”陆漫漫询问。

“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我觉得没必要瞒着你。”翟安说,“我能够大概看到些影子了,深浅不一的影子,只是看不清楚具体形状。”

陆漫漫有些激动。

翟安说,“之前医生让我去国外做脑部手术,手术成功率很高,我拒绝了,因为我觉得,我或许不久能看得到,至少这段时间,一天一天,似乎更明朗了些。刚开始,完全是一片黑暗,接着会有些光影的交错,到现在,会有些模糊了影像。”

“这是一个好现象。”陆漫漫说。

上一世,翟安的眼睛是会完全康复的。

所以,她听着不算很激动,但终究,还是有些高兴。

“嗯。”翟安点头。

“以后,古歆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她。”陆漫漫很慎重的说着。

翟安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资格。

他不知道,让古歆生下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会改变他们的婚姻关系。

陆漫漫也没有再多说,她从凉亭上站起来,说道,“很多古歆的事情,我不想有一天不得不告诉你,但我希望,那一天不会到来!”

翟安不太懂陆漫漫的意思。

分明带着些,话中有话。

陆漫漫不多做解释,“回头给你古歆说一声,我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车在门口,有司机。”

“漫漫,总觉得你变了很多。”翟安由衷的说着。

说不出来的变化,让他觉得这样的陆漫漫,似乎更加理智,也更加强大了些。

“因为经历了很多,你们不曾能够想到的事情。”陆漫漫看着高旷的天空,“不说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知道自己该怎么过下去就好!”

翟安点头。

陆漫漫起身离开。

翟安就这么模糊不清的看着一个影子,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越来越觉得,陆漫漫真的活出了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表哥,而改变!

……

古歆睡得迷糊。

她睁开眼睛,空荡荡的房间。

陆漫漫这妞,走都不说一声。

她不悦的从床上坐起来,每次起床胃里面都会有些干呕。

古歆走进浴室,这么呕了好几声,似乎胃里面才稍微舒服了些。

她回到卧室,房间内突然响起手机的声音。

古歆走过去拿起电话,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奕”字,那一刻,却突然觉得,手机变得有些烫手。

她不知道,是不是该接这个电话。

而这个电话接了之后,她还能说什么?!

心口,真的有些隐痛。

她深呼吸。

深呼吸,好久。

按下接听键,“奕。”

号外号外。

加入宅正版群,你们想要看到的,都会有的!

加入方式见评论区,不懂可以评论区留言,会有管家们帮你的。

么么哒。

今天晚更,明天正常更新。

哦,对了。

应该习惯性的吼吼月票来着,哈哈!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