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阴谋交锋之战(五)/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就这么拿着手机,狠狠的拽在手心里。

她听到电话里面,翟奕熟悉的嗓音。

他们没有经常电话联系,从她知道她自己怀孕后,没有联系过一次,所以她其实总是在自欺欺人。

漫漫刚刚让她不要给翟奕说,说她怀孕的事情。

其实,她潜意识里面就在逃避,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翟奕。

她真的不知道,在面对翟奕的似乎她该怎么办?

从嫁给翟安那一刻开始,她的世界似乎就在一直不停的错,不停的错!

“小歆,这段时间在忙什么?”

“没有忙什么。”古歆说,说出来的话,似乎都在微微颤抖。

她在压抑自己。

这样备受煎熬的感觉,让她真个人其实很难受。

她不善于说谎,现在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去骗翟奕。

“你有空吗?要不要出来坐坐。有些心烦气躁,希望和你说说。”翟奕直白道。

古歆整个人懵了一般。

翟奕邀请她出去。

她咬唇。

狠狠的将唇瓣咬在一起。

以前她是不会拒绝翟奕的,但是现在……

现在。

她说,“翟奕,我有事儿,不出来了。”

“是吗?”翟奕问她,声音依然温柔。

“嗯,对不起,翟奕。”

“没什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忙的事情。”翟奕说,笑着,仿若听到他口吻中的一丝落寞。他说,“今天其实是我母亲的忌日。”

古歆一怔。

这段时间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活得崩溃,已经完全忘记了,身边其他人的所有。

仔细一想,今天果然是翟奕母亲的额忌日。

以前的这一天,翟奕心情都会很不好,而她会很乖的陪在他身边。

她不想看到翟奕一个人那么孤独的样子。

“翟奕,你别想太多。”古歆不知道找什么词语去安慰他,说出来的话,也显得很是僵硬,“人死不能复生,你母亲希望你过得更快乐一些。”

“嗯,我知道。”翟奕点头。

点头,却没有想过姚挂电话。

两个人都这般沉默着,沉默着,似乎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身份发生了变化,相处方式也会发生变化。

古歆咬牙,好久说道,“翟奕,你节哀。我还有事儿,先挂了。”

“古歆。”翟奕叫着她。

古歆隐忍着情绪,“嗯。”

“古歆……”翟奕欲言又止。

古歆也这么一直捏着手机,手都在发抖。

“听说,你怀孕了。”翟奕的声音,一字一句,一字一句的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

那一刻,古歆觉得五雷轰顶。

原来。

翟奕是知道的,而自己却一直在隐瞒,觉得自己真的很滑稽。

她没有说话。

翟奕却说,“听文妍说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知道,昨天参加叶恒的沙滩party,我其实是以为你会去的,所以就去了,没想到,待了一个晚上,你不在。然后巧合的碰到了文妍,她说,你怀孕了。”

古歆想不了那么多。

所以她不知道,为什么文妍会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而她,也不会去深究。

她心在心口都痛得要命了,根本就不会想其他多余的事情。

她说,“对不起翟奕。”

“我其实以为你会主动告诉我的。”翟奕说。

古歆哑然,心口一直难受着,无处发泄。

她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很自私很卑鄙。

上次见面,还答应过,给彼此在一起的时间,现在,她却怀了别人的孩子。

不管多么伟大的男人,应该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可以想象,翟奕在知道她怀孕后,他的心情会如何。

“翟奕,真的对不起……”

“小歆,你今天给我说了很多次对不起了,而我,真的很怕从你口中听到这句话。”翟奕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他说,“我承认,在昨晚上知道你怀孕的事情后,我真的觉得晴天霹雳,有一刻甚至觉得眼前都是黑的,接受不过来这样的事实。但,很多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只能去接受。到此刻,经过一夜的沉淀,我想我最在意的不是你怀了翟安的孩子,而是,你选择瞒着我。我以为我们之间,不会这么对彼此。”

翟奕越这么说,古歆越是难受。

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翟奕,现在该如何面对翟奕。

她就是无声的哭,眼泪就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听说怀孕的女人,都会变得很不一样。”翟奕微微一笑,笑着,似乎在让彼此的距离不那么近。

“翟奕,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曾经以为我这般任性,我各方面都配不上这么优秀的你,但是我骄傲的以为,我可以将我所有一切的清白都留给你,这样至少,我们之间的差距不会太大。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古歆哭了,哭得很难受,她一字一句哽咽的说道,“翟奕,别等我了,找个其他女人,好好天恋爱好好结婚吧,而我,真的不值得了。”

说出来的话啊,那边沉默了。

沉默了很久。

古歆一直拿着手机。

她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真的做出这样的决定。

而她知道,当翟奕点头说好的那一刻,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彻底的,完了。

她以后再也不会在我安慰,总有一天,她会离开翟安,总有一天她会嫁给翟奕。

两个人握着手机,沉默一直在蔓延。

古歆准备挂断电话。

翟奕说,“小歆,我一直以为,不管发什么了什么事情,你都不会做这样的决定。”

古歆一怔。

“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已经不那么爱我了,或者说,你为了孩子,想要给他一个稳定的环境。我不会打扰你,也不会强迫你,但是我会等你。不知道会等多久,但会一直这么等下去,直到真的等不到你。你不用对我有任何内疚,真的不用,我以后也再也不会打扰你了,小歆……”

古歆心口,痛得撕裂。

她似乎第一次听到翟奕有些哽咽的声音,那么深切的叫她的名字。

“你幸福就好。”

你幸福就好。

那么你呢?!

翟奕。

你以后会不会幸福!

她咬唇,努力在控制自己崩溃的情绪,眼泪就疯了一般的不停往下掉。

不停地哭。

不知道好久,电话在彼此默默挂断。

古歆抱着手机。

整个人蹲坐在床下,缩成一团。

身体一直在抽搐,一直在哭,哭得很压抑。

她不想发泄出来,她怕她一发泄,会一发不可收拾。

身边,不知道多久,出现了一个脚步声。

古歆隐忍着的抽泣声,一直在房间,静静的响起。

翟安的脚步停在她面前。

他能够感觉到古歆的气息,就在他的脚边。

他其实很想提醒她,地上很凉,不要坐在地上,到此刻,却找不到任何话开口,而古歆大概也不想听到他的声音,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刚刚,他其实很早就已经在门口了,然后听到古歆压抑到崩溃的情绪,和翟奕通电话。

和最爱的人说分手。

这种滋味,他体会过。

他想,这个时候的古歆,不需要他的安慰,也不会需要他的靠近。

“翟安。”耳边,却突然听到古歆的声音,微带着哭腔,但很清楚的叫着他的名字。

翟安的脚步一顿,停下来。

“我想,我现在终于知道,当初你被我拒绝时,是什么感受了?”古歆一字一句的说着。

他看不到她的表情,所以她不知道,她脸上是不是带着讽刺,或者绝望。

“原来,这种如撕搅的感觉,就是这样。”古歆说。

眼泪,一直不停。

翟安紧抿着唇瓣,说不出一个字。

“果真,我想我这辈子,应该都没办法原谅你。”古歆狠狠地说着。

狠狠的,说着自己内心深处,最最诚实的想法。

翟安喉咙隐动。

他想。

他确实一直都在逼着古歆做一些,她不愿意的事情。

从结婚,到生孩子,到现在,她被迫和翟奕说分手。

每一件事情,都可以让古歆恨他恨得入骨。

他离开了。

不说一句话,离开了房间。

这两周多以来,因为怀孕,他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那本来就脆弱的感情,到此刻,似乎又被狠狠的戳破了。

而他突然不知道,还能有什么事情缓解。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的背影,看着他一步一步,离自己越来越远。

永远都不能成为正常的夫妻,也永远都不可能回到朋友的身份上。

她和翟安,注定会这么痛苦下去,一直这么痛苦下去!

……

翟奕放下手机。

脸色已经彻底的难看无比。

他没想到,古歆会给他说分手的事情。

他真的没有想到,古歆会为了那个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孩子,和他提出分手。

他狠狠的捏着手机,整个脸色甚至是狰狞的。

嘴角冷冷一笑,眼神中散发着嗜血的气息。

他怎么可能,让古歆肚子里面的孩子,安然无事!

他猛地拿起电话,拨打,“文妍。”

“这么快就想到了怎么让古歆孩子消失的办法?”文妍笑得讽刺无比。

翟奕脸色一沉,“文妍,你别这么幸灾乐祸。”

“从来没有幸灾乐祸。我等你着安排呢翟奕。”文妍说,依然讽刺,“反正和你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合作,我根本就不用动脑筋,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就行。”

对于文妍的讽刺,翟奕当做没有听到,他直白道,“接下来,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

文妍就这么一字一句的听到翟奕口口声声的交待着。

她原本是真的很恨古歆,恨古歆可以得到翟安的爱,恨古歆得到了翟安的爱,却不去好好珍惜,现在,她却觉得,古歆这个女人很悲哀,大概从来都不会想到,自己那么爱的一个男人,会如此的算计自己!

心里,莫名觉得痛快得很。

她很想看到古歆,当古歆知道了所有真相后,会是什么样的画面!

怎么想,怎么解恨!

……

陆漫漫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别墅中。

莫修远果然坐在沙发上等她,看着她回来,嘴角笑了笑。

陆漫漫走向莫修远,靠在他的肩膀上。

“莫太太这是怎么了?”莫修远说,“不是见闺蜜了吗?回来这么累?”

“心累而已。”陆漫漫说。

她其实不担心古歆不会听她的话。

虽然她没有告诉她原因,虽然古歆不认同她这么去防备翟奕,但是古歆会真的听她的,不会去和翟奕见面。

但她总是心神不宁。

总觉得,好像不管她做什么,总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她深呼吸,似乎是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莫修远,你想要孩子吗?”

莫修远此刻看着电视,左手搂抱着她的身体,右手拿着一杯茶,正抿了一口。

陆漫漫的话,让他整个人猛地一下激动。

那口茶就这么从他的喉咙处迸发出来,弄得他一阵咳嗽。

陆漫漫莫名其妙的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此刻因为被水呛着,脸色极具涨红的模样。

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莫修远干嘛那么激动。

陆漫漫帮他顺背,好半响,似乎才将莫修远的激动给平稳了下来。

“怎么这么大了还会被谁给呛了。”陆漫漫有些责备的说道。

莫修远抿唇。

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谁。

他做了那么多,现在这个女人居然云淡风轻的问他一句,想要孩子吗?!

他觉得这个话题,可以让他喷血。

“莫太太你这是在邀请我什么吗?”莫修远恢复他的原样,嘴角笑得邪恶,其实是在掩饰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陆漫漫瘪嘴,“我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也是事实。”莫修远将她狠狠的抱在怀抱里,“孩子可不是真的凭空就有的。”

“如果你想要孩子……”陆漫漫欲言又止。

莫修远看着她,那一刻突然有些激动。

“等我想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陆漫漫大方的说着,仿若还很慷慨。

“……”这和之前有什么区别吗?!

需要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来,让他空欢喜一场?!

他摸着陆漫漫的头发,有些粗鲁。

陆漫漫不爽。

头发都被他揉乱了。

她今天好不容易才弄好的。

这货,就喜欢把她当宠物一般的对待。

她瘪嘴。

但还是欣然的投进了他的怀抱里,两个人抱得很紧。

……

几日后。

陆氏大厦。

陆漫漫坐在会议室中间的位置。

她没想到,林初辰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将手机营销的方案做了出来,而手机研发部也会提前两周的时间完成手机最后的设计,到目前,已经有有了体验机,陆氏大厦高层领导人手一个,对体验机赞不绝口。

陆漫漫也使用了一个,不得不说,翟氏集团的软件确实让手机时代又革命了一步。

陆漫漫抿唇,一边在用着手机的功能,一边听着林初辰介绍他的方案。

“目前北夏国的手机其实一直处于一个极尽饱和的状态。但好在,手机是一个消耗品,现在的潮流和人们的意识,越来越觉得手机这个产品需要更新换代。手机的价格其实不算便宜,更新太快,甚至比奢侈品的使用价值更低!但没有人将手机纳入奢侈品就是因为,手机是日常大家都需要的,而这个日常需要的东西,有着莫大的市场潜力。”林初辰说,整个看上去特别的沉着冷静,“而我们这次方案的主题就叫做,挖掘一切不可能!”

“顾名思义,我们这次的目标群用户,自然就不只是我们传统的用户,不只是那一批即将要换手机的用户。而怎么挖掘,就是我这次要给陆总汇报的工作。”林初辰将PPT打开,说道,“现在传统的手机销售模式,实体渠道、电子渠道。宣传方式,线上线下。怎么打破传统,怎么让宣传的利用率更大,怎么让我们的目标群不停的扩散,现在流行一种销售模式叫做O2O,也就是通过一个人传播给另外一个人,然后像病毒一般,无限扩大。”

“我们现在能够有的目标群:首先,我们自身的中高端用户,这部分用户我们会降低手机的价格,做承诺消费进行低价赠送,这部分中高端用户大多是对手机要求较高的用户,这种优惠对他们刺激性很大,换机的几率自然很高。其次,时尚潮人,也就是所谓的学生用户,学生对手机的要求是最高的,我们推出目前最新的手机系统,学生自然会趋之若鹜。最后,就是一批准备换机的用户。这批用户或许因为机龄太长,或许因为手机损坏,即将准备换机又正在观望的状态。以上三种用户,会最终购机的用户,初步做的一个市场调研,占比不会超过百分之五,也就意味着,北夏国只有百分之五的人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我们的手机,远远达不到我们的要求。”

陆漫漫看着林初辰。

不得不承认,林初辰的营销方案,做得很全面。

总是会不缓不急的先分析这个市场的所有情况。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林初辰的成功,或许那一丝天分,加上更多的,比别人的努力!

“陆总。我现在将我们的目标群用户进行了深入挖掘分析。第一,陆氏通信业的中高端用户之前就有个数据显示,40岁以上的人占了百分之六十,而按照北夏国的最佳生育年龄估算,他们的孩子大概都在10岁到18岁之间,而锁定13岁到18岁的的目标用户,就是我们深挖掘出来的新的目标用户。但10—18岁的学生购买能力有限,父母不一定会给他们很高贵的手机,但如果我们通过捆绑式营销,沿用快餐店最喜欢的营销方式,叫做第一份全价第二份半价进行促销,效果会事半功倍。而第二个目标群,自然是大学学生,他们有购买力,也有需求。据不完全统计,北夏国的大学生占了整个北夏国人口的百分之五八,所以在大学这个潜力市场,这个最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的市场就应该退出你不一样的创新享受,解饿营销是一种,在此基础上应该升级,进行饥饿式噱头营销,也就是前一千名购买手机的用户应该和其他用户进行区别,我问过技术部了,开发一种新的造型更炫目的手机,不会太难,而现在正在做这部分的开发,相信应该是可以和手机同步上市,而这一步的销售方式,可以让我们的手机在第一时间退出来后占据大量市场,回流我们陆氏投入的大量资金。”

“而最后的目标群,这部分人的观望大多数都应该会换,但有时候价钱或许会成为他们选择我们手机的一个阻碍,我能够想到的就是,用户买手机,我们送手机充值卡以刺激用户的购买力,当然,不能让用户承诺消费,这和中高端用户不一样,这部分人群消费水平不高,直接会引起用户的反感,但要求他使用我们陆氏的号卡应该不难接受,这不仅可以提升我们手机的销量,无形中,也对我们的通信用户进行了扩张和保有,我觉得我们通信业应该给用户一种潜意识,叫做选择我们,处处都是福利!这比用实物的承诺更能够让用户从精神上得到深度捆绑!”

陆漫漫认真的,听着林初辰的汇报工作。

是真的,写的很好。

每一个点都考虑得非常周全,在营销上面,也绝对是北夏国现在这么多企业,都没有过的优秀营销方案。

陆漫漫点头,说道,“林总助,你现在可以大胆的预估一下我们的市场销量,就是这次手机的一个市场销量。”

“我个人觉得不会少于二十万台。”林初辰一字一句。

陆漫漫抿唇一笑。

身边还有很多其他市场总监。

听到这个数字,大家都笑了一下。

笑他的,自大轻狂。

陆氏现在的手机市场并不是像通信市场那边顺风顺水,因为前期仗着自己的通信用户,在没有考虑成熟的情况下,对一部分用户用不太那么好的手机进行过捆绑式营销,导致最后陆氏在手机市场的口碑不太好,现在虽然极力在挽回自己在手机市场的形象,但当时舆论太大,并非一时半会儿就可以改变人们根深蒂固的思想。

所以陆氏很想要通过这次手机产品证明自己,就算各方面的都策划得非常好,但想要达到20万台的销量,几乎是天方夜谭,目前手机厂商中在市场最大占比的企业,也不可能在退出一款手机后,会销售20万台简直是天方夜谭的数据。

会议室,有些细微的声音,让原本安静的环境,显得有些吵闹。

林初辰依然这般的淡定的接受者各个总监们不相信的眼神,估计觉得他果然是,年轻气盛。

陆漫漫却说,“嗯,借你吉言。”

那句话,分明就是认可了林初辰。

得到陆慢慢的肯定,林初辰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整个人看上去放松了些。

“谢谢你如此完美的方案,林总助你入座。”陆漫漫说。

林初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陆漫漫转眸,对着所有人,“在说方案之前,我先确定我们这次的任务目标值。20万台手机销量,完成,全体员工根据不同职位全体奖励,奖品将会在下周内,由综合部出文明确,如果未完成,总有高层领导,扣当月绩效10分!张秘书,你记得这件事情提前和综合部沟通,具体奖品采购,让综合按照最高的规格进行设定。”

“是。”张翠坐着笔录。

陆漫漫又说道,“方案就不需要更改二稿,就用林总助的方案,具体细节,各个部门分公司各你合作,权利配合。林初辰依然作为此次产品销售的总策划人,各个部门具体落实营销方案先汇报给林总助,林总助将所有工作整理完毕之后,再单独给我汇报。具体的一些工作流程和进度安排,我希望在下周二之前出来。”

“是。”所有总监连忙点头。

“方案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各部门召集各个分公司进行培训学习,要求他们全力配合销售此次手机产品。”

“是。”

“其他我不耽搁大家时间,我希望在下个月6号对手机进行上市发布,那个时候,所有的方案要全部落地执行,我不希望因为谁耽搁了进度!”陆漫漫一字一句。

说完,起身离开。

总是,很有气势。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坐在电脑前。

她不能肯定陆氏是否可以完成20万台的手机销量,但是这个数字,是她的一个目标值,她习惯给自己是设定一个无限可能!

抿唇,陆漫漫将林初臣的方案再次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她拿起电话,“张秘书,帮我约董事会的人,下午3点钟,我汇报手机销售项目的近期工作。”

“是。”

3点钟。

陆漫漫带着林初辰一起出现在董事会会议室。

陆漫漫亲自将林初辰的项目进行重复,最后说道,“各位董事,我们现在给我们公司设定的手机销售目标20万台。”

话一出,几个董事都有些哗然。

“你是说20万台?”陆子山询问。

“是,我们分析过,虽然数字有些大胆,但不是不可能!”陆漫漫一字一句,“而我希望,都可以批投产的手机,能够在10万台左右!”

“这需要多少成本,你算过吗?”终究,陆子山也坐不住了。

“任何一个企业都需要承担风险,董事长,我不能保证说我这10万台手机可以全部销售出去,但我不希望我应急的时候,因为手机的断货而营销到这个市场的发展。”

陆子山有些犹豫。

其他董事也很犹豫。

陆漫漫极力说服,“陆氏企业现在的手机市场占比可以说是,根本毫无竞争力,既然陆氏愿意将精力放在手机市场的开辟上,在最开始就不能畏手畏脚,也许一个不留神,就被其他竞争对手所替代,我们耽搁不起那个时间!”

“不要太急功近利。”陆子山说道,“先投产5万台,看后期效果,进行补加。我不相信,一个月时间能够销售5万台机器,而一个月时间,我们完全可以再生产出5万台。”

陆漫漫抿唇,“很多时候事实难料,一个零钱的缺货就会导致手机无法正常供货!”

“手机的零件厂商和陆氏都是有着多年合作关系,会第一时间保证我们的货源,在此,我们可以要求厂商必须保证。”

“如果保证不了呢?”

“陆漫漫,你要相信自己的合作伙伴,任何企业的成立都不可能依靠自己而发展壮大!”

陆漫漫看着陆子山。

陆子山直白道,“你缺乏市场经验,突然间就做这么大胆的决定,我不是否认你,而是给予你最保险的方式开掘市场,5万台手机首批投入市场。就这么决定了,这个方案就按照你们的方式执行。”

陆漫漫咬唇。

当着董事会的面,她肯定也不敢和她父亲作对。

而她当然可以理解他父亲的处理方式,5万台其实对陆氏而言就已经是极限了。

10万台的首批投产,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而她担心的只是,夜长梦多而已!

她不知道会不会有有心人,在她们的发展过程中,有所阻碍。

但不得不说,她在这个项目上,说不通董事会。

董事会议,不欢而散。

陆漫漫还未回到自己办公室,就被陆子山的秘书邀请她去他的办公室。

她气呼呼的坐在他的对面。

“不高兴了?”陆子山问道。

陆漫漫不说话。

“堂堂陆氏集团的市场总经理,还有小孩子脾气,传出去多不好!”陆子山在逗她。

陆漫漫看着他,“爸,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如果没有董事会的存在,爸就算倾家荡产也会支持你的决定。但是,漫漫,我们不能够这么一意孤行,总得估计其他人的感受,我愿意陪你冒险,其他人愿意吗?!陆氏集团的手机市场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难道你真的以为是爸的无能?!”

陆漫漫蹙眉。

“陆氏缺乏对其他市场开辟的决心,所以做得畏手畏脚,爸甚知这个道理。但是要改变现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我能够给你5万台的销量,且不允许你在董事慧上反驳,是怕这5万台都不能保证。能够速战速决,是最快最不会耽搁你发生的方式。其他你放心,首批投产销售好,爸会亲自对各个供应商进行沟通,保证我们需要的软件及时到位!”

陆漫漫瘪嘴。

她也不能真的为难了她父亲。

这毕竟是一个企业,不是一个家庭,不是她撒撒娇,他爸就可以毫无原则。

她点头,“嗯,我知道了。”

“好好干。”陆子山说,笑得和蔼,“以前真没觉得自己老了,也没觉得自己需要休息,现在看来,我或许是该想想,怎么陪你妈妈安度晚年了。”

“爸爸你别说自己老了。”陆漫漫皱了皱鼻子,“倒是你可以想象怎么陪妈妈。”

“你这孩子,出去忙吧。”

“嗯。”

陆漫漫走出陆子山的办公室。

没有什么能够给予父母最好的东西,但她希望,她可以凭自己的努力,让他们幸福就行。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陆漫漫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之中。

这段时间不得不说,真的忙得天翻地覆。

忙着做手机上市的前期宣传,忙着做手机销售的落地安排。

陆漫漫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天没有好好的在床上休息过了,在上市的前一个星期,几乎是在办公室过夜。

明天,就会是新闻发布会。

陆漫漫将所有细节和最后的落地方案进行了最后的确认,看了看时间。

下午5点。

下班的点。

她终于按时走出了办公室。

秘书室看着她离开,都瞪大了眼睛。

连续加班将近一个月时间,终于,陆总准时下班了。

何其感动的事情。

陆漫漫拿过的包,下楼。

陆漫漫觉得自己好像都很久没有见到过秦傲了,她嘴角一笑,“回别墅。”

“是。”

陆漫漫靠在座椅上。

明天新闻发布会后就会大批量进行销售。

第一批五万台,她觉得并不是难事儿。

她转眸,默默的看着文城的各大媒体广告平台上投放的陆氏本次手机的发布广告,大街小巷,无处不在。

车子很快到达莫修远的别墅。

她走进大厅。

大厅中,莫修远在。

在沙发上看电视。

转眸看着陆漫漫回来,嘴角笑了一下,“莫太太,真是好久不见!”

陆漫漫翻白眼。

这个男人就是故意讽刺她的。

她转身直接上楼。

虽然自己的办公室什么都齐全,浴室什么的都有,却总是有很多的不习惯。

人,果然不能太矫情。

她走进卧室,脱掉自己的衣服,直接躺进了按摩浴缸里面。

她闭着眼睛在享受。

似乎很久没有这办法放松过自己。

“舒服吗?”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陆漫漫一怔,转头。

莫修远坐在她的身后,手指在轻捏着她的肩膀。

这货,什么时候出现在的,完全没声音,她完全不知道。

“莫太太,你这么辛苦,为夫真是心疼。”莫修远靠在她的耳边,说得暧昧不清。

陆漫漫眉头一紧。

莫修远咬着她的耳垂,“我帮你多按摩按摩。”

“莫修远!”陆漫漫叫着他。

“嗯?”

“你这是按摩吗?”

“不是吗?”

“你……唔……”陆漫漫嘴唇已经被他封住。

她不要回来了!

不要回来了!

她累都累死了,这个男人还要这么折磨她。

不停的折磨她……

好久。

陆漫漫捂着被子,各种崩溃。

莫修远推开房门,看着她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笑了笑,“吃饭了,莫太太。”

“不吃,你把我这折磨死算了。”陆漫漫说,赌气的说着。

莫修远将方才放在一边,掀开她的被子。

陆漫漫幽怨的小眼神就这么看着他。

“好了,下次我节制。”

“你说了很多次了!刚刚也说了节制,但是你下一秒在干什么?”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通红的小脸蛋,忍不住亲了一口,“你也得体谅,为夫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碰你了……”

陆漫漫脸蛋有些微红。

“也不只是我想的。刚刚你还是很热情……”

“不许说了。”陆漫漫尖叫。

莫修远一笑。

“那吃饭吧。”莫修远端起一碗水果粥,“吃饱了,我陪你睡觉。”

“……”她不需要陪可以吗?!

两个人的房间。

莫修远一口一口喂陆漫漫吃稀饭,两个人很安静,也很和谐。

吃了一碗,又一碗。

陆漫漫觉得自己都已经鼓成一个全球了,抱怨道,“不吃了。”

“不吃了?”莫修远看着手上的半碗。

“嗯。”陆漫漫坚定的点头。

莫修远非常自若的,用她吃过的勺子,用她吃过的碗,吃了起来。

这货……

半点都不嫌弃吗?!

莫修远抬头一笑,“不嫌弃!”

“……”

果然,这货有第三只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