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阴谋交锋之战(七)一波又起/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别墅会议室。

所有人都显得特别的紧张。

这个时间点突然被叫回来紧急加班,不知情的人都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陆漫漫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很严肃,直白道,“刚刚接到通知,负责提供我们芯片硬件的吴氏电子企业目前处于缺货状态,也就意味着,我们今天下午商讨的所有计划和实施方案,全部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说直白一点就是,在接下来不知道多长的一段时间内,手机会处于一直缺货状态。”

话一出。

所有人都开始面面相觑。

陆漫漫看着他们的模样,估计其他任何时候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本来这段时间的突然爆发式营销给了他们极大的鼓励,也真的以为陆氏的手机市场已经在北夏国全面打开,现在面对如此窘迫,大概是这么多年没有哪个企业会出现的事情,不知道算不算,自己的失误。

陆漫漫看着他们。

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惆怅,目前需要做的,是在缺货这段时间如何加大影响稳定营销。

她显得很沉着,真的没有旁边这些,所谓在商场上经历过很多高层们那般激动,她说,总是很有说服力也很坚定的语气说道,“我们现在来想应对措施。”

所有人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没有给他们太多消化和惆怅这件事情的时间,将工作进行安排,“林总助。”

“是。”林初辰恭敬道。

“从现在开始,我们之前的对这个手机营销的方案要进行全部的停止,而你现在需要做一个紧急应对方案,而且是持续性应对方案,在利用我们现在还剩下为数不多的手机存库下,做持续性营销。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不要量的爆发,要口碑效应。”陆漫漫看着他,“我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我知道。”林初辰点头。

“因为时间紧迫,今晚就麻烦你加班了,明天上午9点前,我希望你能够有一个初步的营销方向。”

“我尽量。”

陆漫漫点头,转头对着吴然,“吴总监,刚刚让你整理的其他电子硬件厂商的结果如何?”

“所有北夏国有竞争力度的电子硬件厂商我都已经整理出来了。”说着,吴然将资料亲自放在她的面前,“经过对比,吴氏电子企业明显占有绝对优势,一方面是他们本来技术成熟,另一方面是,他们和我们合作很多年了,我们的东西都是私人订制,其他厂商目前并不觉得具备这么成熟的条件。”

陆漫漫微点头。

果然,和她想的一样。

从最开始,陆氏就没有给自己在这条路上留下后路。

这也算是,吃一蛰长一智。

她对着吴然说道,“刚刚董事长给我电话,说他已经和吴峰其联系上了,那边承诺会给我们尽快解决缺货的情况。你随时跟进那边的动态,一有情况就立即告诉我。”

“是。”

“负责各大媒体宣传和现场活动宣传的同事。所有的宣传方式都要进行更改,以配合接下来的营销模式,目前先和各大媒体渠道进行提前沟通,预约我们的宣传板块和时间,最新的宣传在本周内重新发布。”

“是。”

“售后依然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但要增加前台的专业人员,对目前陆氏手机缺货做正确引导,不要以讹传讹。”

“是。”

“其他部门的所有同事,随时配合林总助的新营销方案。在此,希望大家打起12分精神,我一直相信人定胜天,只要努力的,结果怎么都会是好的。”

“是。”全场响起坚定的声音。

“在结束会议之前,我提醒一下各位,陆氏现在面临的具体情况我不希望从在做的谁口中流出去,也同时给自己手下的员工进行叮嘱。这个时候希望大家站在公司的立场上,一起奋斗。”陆漫漫一字一句,开口道,“大家散会。”

说完,率先离开。

张翠跟随其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会议室。

陆漫漫一屁股坐在办公室内。

原本以为自己能下个下早班。

她看着华灯初上的街道,嘴角一笑,仿若只是一个自然的表情动作,没有任何其他情绪。

她转眸,思绪微动。

之前一直觉得这个项目不会是想象中这么顺利,现在突然发生了点什么事情,似乎也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所以她不会像其他人那么不淡定,反而是,好像就是在等待。

既然避不过,早来晚来都一样。

她抿唇,拿起电话,“林总助。”

“陆总。”

“时间紧迫,你到我办公室来,方案我们一起来写。”

“好。”

陆漫漫挂断电话。

这个时候让林初辰一个人来写,不是说他写不出来,而是因为,时间真的很紧。

没多久,林初辰抱着他的笔记本走进她办公室。

两个人坐在她办公室内的一个小型会议桌,将方案进行大屏幕的投放,两个人埋入工作之中。

加班一夜。

天破晓。

一丝亮光从远方渐渐照明。

林初辰伸懒腰,方案写了一个整夜,完全是用尽了自己所有能用的脑细胞,不停的深入不停的修改,一直到现在,基本成型。他转头,看着趴在会议桌上的陆漫漫,看着她此刻安静的睡着了,眉头微皱,脸上的疲倦显而易见。

他抿了抿唇,看着办公桌上,那么多的咖啡,都是他们熬夜喝的。

他起身,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轻轻的搭在陆漫漫的身上。

刚搭上去,房门被人推开。

张翠端着第五杯咖啡,进来。

林初辰给她比划了一个嘘的动作。

张翠点头,小心翼翼的走进陆漫漫的办公室,将咖啡轻轻的放在了他们的面前,小声问道,“林总助,方案是都完成了吗?”

“差不多了。”

张翠是真的觉得,这两个人就是战斗机。

而且经过这次的手机上市营销项目,不得不佩服,两个人之间的默契,林初辰果然能够成为,陆总的最大得力助手。

“林总助现在要不要吃早餐,我让食堂的工作人员帮你送过来?”

“你让他们准备起吧,等陆总醒了,一起吃。”

“好的,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张翠离开。

林初辰看着她的背影,转头,又看了一眼陆漫漫,看着这个女人似乎睡得很熟。

不得不说,陆漫漫真的比他想象的,更让他欣赏。

天越发的亮了。

陆漫漫觉得全身有些酸痛的睁开了眼睛。

手掌都已经睡麻了,她揉着自己的手心,抬头。

身上的衣服差点滑落。

她一把拉住,看着那件黑色西装,左右环顾,看到不远处沙发上躺在的那个修长的男人。

似乎是睡着了。

她将黑色西装外套从身上拿下来,走到沙发上轻轻的搭在了林初辰的身上。

刚放上去,林初辰就睁开了眼睛。

“陆总。”林初辰叫着她,口齿清晰,完全没有熟睡的人该有的懵懂感。

陆漫漫一笑,“打扰到你休息了?”

“我睡眠一直很浅。”林初辰说,说着,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可以再休息一会儿,还早。”

“不用了,加班熬夜对我而言不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倒是陆总,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林初辰说。

陆漫漫一笑,“一会儿就好了,我们先吃早餐吧。”

“我让张秘书准备了。”

陆漫漫点头。

两个人去茶水间吃过食堂送来的早餐,吃过早饭之后,陆漫漫让林初辰将方案再进行一些细节的完善,10点前给她最终的定稿,自己则坐在办公室里面,看陆氏的一个股票变化。

显然。

陆氏遇到的窘迫已经开始在股市上体现了出现。

一开盘,就在往下跌,虽然跌的弧度不是太大,但终究,不是什么好现象。

陆漫漫抿唇,让自己保持绝对的冷静。

上午10点,她带着林初辰提交的方案,去董事会会议室。

董事会严肃了些,这比昨天的气氛明显不同,昨天虽然有些箭弩拔张,但绝对没有这般,窒息。

陆漫漫深呼吸,“事情就是我刚刚所说的那样,我们现在的手机产品因为吴氏电子企业的芯片缺货,导致我们没有办法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实施,说直白点就是,我们那预计生产的13万台手机,不知道何时才能够面世,而我也想过用其他企业来代替吴氏电子企业的产品,很显然,不是一个有效的途径,我们陆氏对吴氏电子企业的依赖性太强了。”

董事们表情都很严肃,没有谁在这个时候,还能够让气氛好起来。

陆漫漫看着他们,也没有半点畏惧。

“现在你说怎么办?”魏国庆按耐不住的问道。

“董事长现在正在积极联系吴氏电子企业,很显然我们现在最大的希望还是在他的身上,希望他可以在我们合作了这么多年的份上,将缺货的事情进行解决。而经过这一次事故发生后,也提醒我们,对任何一个我们需要的产品,都不能进行单一来源的采购。”陆漫漫一字一句。

其他董事当然是赞同。

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当初的考虑不周,倒是和陆漫漫没有什么绝对大的影响。

“昨晚上我和林总助彻夜加班,写了一个这段时间应对缺货的方案,现在我给各位董事汇报一下,如果你们觉得没有问题,我会立刻进行实施。”陆漫漫说,将大屏幕上的方案进行了讲解,“之前的所有营销方案我们现在都不能在使用,而现在我们想到的一个营销策略叫做,竞争性营销。不是企业的竞争性销售,而是用户的竞争性购买。顾名思义,就是我们要选择我们觉得可以的用户进行销售,也就是从乙方的立场,转变到甲方的立场上去。”

“什么意思?”陆子山询问。

这倒是,前所未闻。

“其实宗旨很简单,就是要在一定程度上大量的控制我们的手机销售,让我们陆氏的手机市场至少不会突然一下子就崩塌,出现传统的缺货无力状态,我们要化被动为主动,也就是,我们控制我们手机的销售量,我们选择我们觉得可以的用户进行销售。其实这样的案例,在我们能够看到的营销案例并不是没有见到过。而我们借鉴的理念是,高端奢侈品定制限量版。比如,国际贵族品牌卡其斯非多的勋章。这个勋章并非卡其斯非多的最高端产品,相对而言,价格其实只是中游,但就是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只是因为他只销售给他们核定有身份附和资格的人,而卡其斯非多在这么多国际奢侈品中能够成为贵族佼佼者,不得不说,和他的竞争性购买有着极大的关系。”陆漫漫讲解。

其他董事似乎也饶有兴趣。

从来没有想到过,国外的销售案例,能够这么实际的用在国内的销售上。

“卡其斯非多的成功我就不在这里做详细的阐述,我现在就我们的产品做一个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汇报。”陆漫漫回到主题,“之前我们手机市场已经打下了一定的销售基础,且口碑也已经传开,目前而言,负面新闻不多。现在,我们接着这股东风,将我们的手机进行转变,这批次的手机,5万台,截止。而剩下的1万台左右,则由我们来选择用户,现在的人喜欢与人与众不同,我有那个把握,可以将这款手机炒得更热,而我们也会根据时间进度规划用户购买的台数,这样至少可以让我们的手机市场进行一个持续性的发展。当然,我们现在做的所有应对政策,都不会有什么盈利可言,甚至或许会因为媒体和人力等费用,在这段时间会处于亏损状态,而换来的价值是,让口碑效应发展到最极致。”

董事会上的人不得不点头。

一个晚上,居然想出了如此完美的方案,而且按照现在的一个市场情况,实施起来,并不是难事。

陆漫漫看着他们,又说道,“刚刚我说到的5台截止,也就是说我们第一批上市的5万台手机不再相同生产,我会让技术部将外观进行细微改变设计,将某些软件进行细微的调整,以让这5万台用户真的处于一个特殊的位置上,让他们感受到优越感,否则如果我们后期持续推出一样的手机大批量销售,不仅不能够得到市场占有率,还容易引起民愤,反而适得其反。”

“而综上所有,都只是一个而竞争应对政策,想要让陆氏盈利发展,以最快的速度生产出手机,是根深蒂固唯一的解决方法,所以还希望董事长能够尽快对吴氏电子企业进行沟通施压,我们这样的营销坚持不了太长时间,毕竟我们不像奢侈品一样专做嘘头营销,我们是消耗品,更新换代极快,越到后期就会越没有竞争力。”

“嗯,好。”陆子山点头,“会议结束后,我会亲自去吴峰其的医院,将事情落实。”

“谢谢董事长。”陆漫漫点头。

随后,陆漫漫又将这段时间预估会用的金额给董事进行汇报,一直到上午12点,会议才结束。

结束后,下午1点钟,还未上班就开始召开市场部落地实施会议,一直到下午4点半结束,完全是高强度的工作中!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看着陆氏的股市,起起伏伏,很不稳定。

总觉得,有些让人心惊。

她转头,看着身边的响起的手机,接通,“爸。”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好。”

陆漫漫挂断电话。

她爸亲自给她打电话去,这个项目肯定有新的进展情况。

她走出办公室,走向陆子山的办公室,敲门而入。

陆子山说,“刚刚我去找了吴峰其面谈,将这次事故对我们陆氏严重性很严肃的告诉了对方,现在得到的解决结果是,因为目前他们厂家缺货铜芯,完全不能生产我们的芯片产品,而他们在之前就通过政府的关系,在国外正在引进一批最先进的芯片,经过和技术部测试,可以完全使用在我们的手机上,而且性能更高。”

陆漫漫沉默。

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但是价格偏贵,在我们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百分之十的费用。”陆子山一字一句。

“这是不是变相的在给我们加价?”陆漫漫扬眉。

变相的加价她还能够接受,大不了就是企业的一个破灭式营销手段,逼着他们用高价钱购买而他获取最大利益,解决了这次的燃眉之急,接下来他们可以选择不和他们合作,也没有多大损失。

但如果不是……

不是的话,也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已经越来越复杂,复杂到,他们完全是在被对方算计着,一步一步往坑里面跳。

“吴峰其我和他很多年的老朋友了,他不会是为了赚钱在这个时候掉链子,而且他在商场上也很多年了,不会这么没有远见,明知道我们这段时间的手机势头好而放弃了我们这块大肥肉!”陆子山很肯定。

“万一有更大的肥肉啊?”陆漫漫脱口而出。

陆子山皱眉,“你想到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陆漫漫整个人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她暂时不让自己纠结,直言道,“爸,你和吴峰其现在谈的结果是什么?”

“我准备购买这批国外进口芯片。不得不说个,国外的先进技术确实比我们国内发达,既然我们陆氏已经全身心的投入手机市场这块工作,要做我希望能够做到更好,花费在硬件上的钱我从来不觉得浪费。所以我可以接受手机的成本价提升,而得到用户的真实好反应。”陆子山将自己的观点表达。

而目前,也似乎是最快能够解决的现在困境的最好的方式。

“吴峰其说芯片好久能够到货?”

“因为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所以按照之前的进度起码要3个月,而我给了他的最低限是1个月之内,他表示会尽力。这1个月,根据你上午的营销策划,市场应该是能够坚持下来。”

坚持倒是没有问题。

她只怕变数很多。

她说,“这无疑是目前能够想到解决的最好方式,但是爸,我现在突然觉得,我们不用一次性生产13万台了。”

“嗯?”陆子山扬眉。

“第一,节约我们的市场成本,芯片涨价我们成本就用得越多,本来现在资金链就有些紧绷了,我觉得应该留足够的空间,以应对其他接下来发生的突发事件。第二,这个新引进的芯片只是在理论上觉得可以,但没有用户真正实践过,不知道到底效果如何,不能冒险大批量生产,后又进行淘汰,亏的是我们自己。第三,鉴于吴氏电子企业对我们公司造成的影响,我们完全可以以此要求他存足大量的货源,而不需要我们来垫资,而我们需要的时候,也能够第一时间使用。”

陆漫漫考虑得很周全。

但是陆子山摇了摇头,“因为我加快了他们的时间进度,吴峰其希望我们一次性进20万台的芯片产品,否则他们现在花费的大人力在如此短时间完成我们的要求,会亏损严重。毕竟是国外的产品,他们需要的费用和运作,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你答应了?”陆漫漫询问。

“所以在找你商量。”

“不能答应。”陆漫漫一字一句,“20万台,我们风险也很大,不能因为避免了他们的风险,就让我们的风险系数达到这么高的地步!爸,商场上不能有人道主义。”

“我当然知道。可是现在我们依赖于对方公司的产品,等事情过去,接下来我会对供应商选择标准进行重新修订,绝对不允许此类事情的发生。”陆子山严肃无比。

“爸,我们现在能够承受的最大限度采购芯片是10万。不能再高,这是我们的极限,再高就会容易我们营销失衡。你和对方公司再商量一下,而且就算采购了10万,我现在也不介意全部生产,我会根据市场情况,进行分批量的投产,减少我们的成本风险。”

“漫漫,你有些太保守了。”

“爸,我只是觉得这不是一件单纯的商业竞争而已。”陆漫漫解释。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上一世就知道,居心叵测的人太多。

这一世,不得不不防。

当然,他父亲不知道,所以会对她产生质疑,她也并不觉得有他父亲有什么决策性的失误。

陆子山叹了口气,“漫漫,现在的情况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对方说了算。不管之后我们会怎样,现在只能暂时妥协。现在的选择无非就是两种,要么趁着现在的势头发展市场顶着风险,要么停下来,从新来过。”

陆漫漫抿唇。

“我尽量和对方公司谈成本的问题,你负责其他市场营销。”陆子山说,“到时候有什么进展,我再给你说。”

“爸,我不阻止你的任何决定,毕竟你有对陆氏的一个整体策划和方向,我没有你这个立场,也可能考虑不到你的周全,但是我希望爸你一定不要感情用事,我们没有被逼到真的无法挽救的地步,至少我能够保证我们在这一个月时间,还有竞争力去和对方谈条件。”陆漫漫说,说得很诚恳。

就算她现在说得太多,最后下决定都是她父亲。

她不想因为这些导致两父女之间,有隔阂。

“嗯,我知道。”陆子山点头,笑了笑。

陆漫漫也会以一笑,“那我先出去忙了。”

“嗯。”

陆漫漫离开。

她若有所思的走进电梯。

说真的,越发的觉得,他们的立场越来越被动,仿若是被谁一直牵着鼻子在走。

陆漫漫咬牙,尽量让自己自己慌了阵脚。

反正,她一直坚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事情!

……

翟氏总经理办公室。

翟奕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文城繁华的大街小巷。

嘴角的笑容,越来越邪恶。

他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一个女性嗓音,接通,口吻不好,“什么事儿?”

“告诉你哥一声,我们的计划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了!那百分之二十,陆漫漫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儿,也阻止不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因为在所有企业面前,放在自己嘴边的肥肉,没有不咬的道理。”

“你们那些阴谋算计尔虞我诈我半点兴趣都没有!”文妍狠狠的说着。

“我只是让你转告给文赟。”

文妍脸色不好,“行了,我知道了!倒是。”

文妍欲言又止。

翟奕眼眸一紧。

“我是不是该提醒你一句,古歆的孩子3个月了,孩子越大对流产对女人的身体越有影响。你是准备拖到最后要生的那一刻,还是说等古歆生下来然后把孩子给弄死!”文妍说得讽刺无比。

翟奕的脸色瞬间黑透,难看无比,“我知道怎么处理。”

“知道?”文妍说,“我当然不担心你会对你最爱的女人下不了手,反正你这种心狠手辣的人,也不是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我只是告诉你,我心急,我没有你这么有城府,可以忍受很多不能忍受的事情,我现在只要一想起古歆怀了翟安的孩子,我就恨不得把古歆那女人碎尸万段!你还不行动,我怕我会坚持不住。到时候,可别怪我破坏了你们的计划。”

“文妍,你最好是别轻举妄动!”

“谁知道我会不会突然哪天噩梦醒来,就做了极端的事情,所以翟奕我只是提醒你,我真的有可能分分钟被刺激!”

“我知道!”翟奕说,“不会太久了。”

“是吗?”文妍冷冷一笑,挂断电话。

翟奕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确实。

古歆肚子里面的孩子,太久了。

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暗地里和陆漫漫斗智斗勇,所以耽搁了他太多时间。

而就如古歆所说,他也真的接受不了,古歆怀了其他人的孩子。

更何况……

如果古歆没有了孩子,陆漫漫会不会因此,分散了注意力?

恶毒的笑容再次在嘴边浮现。

他似乎能够提前感受到,那种由衷的成就感,和极大的报复感。

……

深夜。

陆漫漫终究,从公司离开,回到了别墅。

昨晚的彻夜加班,今天的高强度工作,让她整个人都已经快到崩溃的地步。

她拖着疲倦的身体,走进别墅大厅。

虽然已经完全安静的别墅,依然留着一盏浅灯,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回来。

她上楼。

轻轻的推开房门的门。

现在已经很晚了,她实在不想打扰到莫修远。

她甚至没有开灯,摸索着,走进浴室,然后将浴室的门关过来。

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她洗澡的动静,在外面听来不会太大。

因为实在太累,她也没有想过泡澡,就这么淋浴着洗,洗得很快。

洗漱完毕,她穿着睡衣出来。

房间内,已经明亮了。

那个原本已经熟睡的男人,此刻坐在床头,似乎是在等她。

她看着他的模样。

那一刻反而觉得,有些模糊了。

其实,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久没有见面。

“回来了?”他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

陆漫漫点头,点头,直接走向他,靠在他的怀抱里。

他顺势将她抱进去,整个脸挨着她的脸颊,两个人看上去很亲密。

他说,“你头发都没有吹干。”

“我太困了。”

莫修远似乎是笑了一下,“干嘛这么辛苦?”

“因为没办法坐视不管。”

“真是好孩子。”莫修远说,揉着她半干的长发,搂抱着她的身体,“那睡觉吧。”

“嗯。”

两个人睡进一个被窝。

睡在一个枕头上,紧紧相贴。

陆漫漫说,“莫修远,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的女人,不适合持家?”

“不会。”莫修远亲吻着她的秀发,“娶你就没想过,你会成为什么样的女人,做你自己就好。”

陆漫漫会心一笑,“给我点时间,我会好好的做一个贤妻的。”

“不,还有良母。”

“……”

夜色,更深。

陆漫漫睡得很快。

睡梦中,只感觉到耳边似乎有细微嗡嗡的声音,然后一双温热的大手,一直靠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都觉得无比的安心。

……

翌日。

陆漫漫醒来。

她看了看窗外,已经透亮的天空,让她本能的就觉得,肯定上班迟到了。

她猛的拿起床头上的手机。

整个人都有些懵逼了。

已经中午12点了。

她从来没有睡过头这么长时间,准确说,她习惯性的7点早起。

她不相信的再次看了看时间,真的是12点。

她能说她真的很想尖叫吗?!

正时。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陆漫漫抬头,看着莫修远。

看着这货居然也没有去上班,还穿着非常休闲的衣服,这么的神清气爽。

“莫太太你醒了?”

“你怎么没有去上班?”

“莫太太你果然是忙晕了吧。”莫修远走过去摸着她的头,“今天周末。”

“什么?!”陆漫漫大叫。

她已经完全忙到,根本不记得今天是星期几了。

“不过倒是,你睡得可好?”

太好了!

陆漫漫揉着自己的神经,“我果然是太紧绷了。”

“所以,应该多休息。”

“可是我平时很少睡过头的。”

“我给你点了一片熏香,说是可以帮助睡眠,看来是有作用的!”

“……”陆漫漫看着他。

“别太感谢我,作为你的丈夫,关心你的身体,应该的。”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感谢了!

陆漫漫翻白眼,“我去洗漱了。”

“等你下来吃饭。”

说着,莫修远转身走出了卧室。

陆漫漫去浴室洗漱,一边拿过电脑,一边下楼。

她点开新闻。

现在媒体上又在大篇幅的宣传他们手机新营销方式,全面选择用户进行销售,引起莫大的嘘头,一时之间,好几个板块都在争相报道,甚至还有专题报道,很是风靡。

她微松了口气,好在,就算她没有上班,该有的工作进展,还是在进行。

她将手机放下,捉摸着,吃过午饭之后,带点小礼品去公司问候。

她下楼,眼眸一转。

尹兰旖。

尹兰旖也这么看着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陆漫漫整个人都不好了。

尹兰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尹兰旖这么看了她一会,突然笑了,笑得很灿烂,很无邪。

然后,还有些,说不出来的,痴傻。

“兰旖。”身边,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里斯。

莫里斯将尹兰旖楼抱在怀里。

尹兰旖倒是温顺,没有半点反抗。

莫里斯对着陆漫漫笑了笑,微点头,“我明天带她出国了。”

陆漫漫抿唇。

所以,莫里斯是准备再次带尹兰旖来见见他的家人,然后就带她出国了?

她点头。

然后,有些无话可说。

毕竟,以前的纠葛太深。

她转眸,看着远远的莫修远。

莫修远也从那边走过来,说道,“忘了给你说了,今天中午阿斯和尹兰旖在家里吃饭。”

“哦。”陆漫漫点头。

点头的一瞬间,给了他一记白眼。

这么大的事情,也好意思忘记!

“吃饭了。”王忠突然开口。

四个人一起坐在饭厅饭桌边。

陆漫漫的眼神有意无意的一直放在尹兰旖的身上。

尹兰旖看上去尤其的单纯,莫里斯给她夹什么菜,她就吃什么,半点都不会有任何的推脱,而且,她和莫里斯的互动也显得很有爱,感觉就像真的一对情侣一般,恍惚也看不出来尹兰旖的异样,当然,前提是不认识之前的尹兰旖。

莫修远夹了一块菜放在她碗里,“别只顾着看了,多吃点。”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

她反而显得淡定无比。

陆漫漫瘪嘴,默默的吃饭。

吃过午饭之后,四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尹兰旖一直靠着莫里斯,似乎对这个男人依赖性很强。

陆漫漫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起身上楼,换套衣服,准备上班。

下楼的时候,发现整个大厅中,只有尹兰旖一个人乖巧的坐在沙发上。

莫修远和莫里斯都不在。

两个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陆漫漫左右看了看,都没有看到任何人。

她蹙眉。

也没有多想,准备出门。

“陆漫漫。”身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

陆漫漫转头。

尹兰旖对着她冷冷一笑。

这样的笑容,哪里和痴呆有什么相同?

这样的痴呆,分明就是,原来的尹兰旖。

所以,这个女人疯了?!

装的吧!

“陆漫漫,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装疯卖傻吗?”尹兰旖问她。

她没兴趣知道。

对于他们的事情,她都没有兴趣知道。

“为了,活着再见到你。”尹兰旖一字一句。

陆漫漫眉头一紧。

“然后一字一句告诉你,莫修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尹兰旖狠狠地说着。

整个人,脸色狰狞无比!

61儿童节快乐!

今天宅尽量把月票的获奖亲们统计出来。

然后,妥妥的,亲们很棒!

然后。

6月份请继续为宅加油!

月票,等着你的到来!

么么哒!

6月月票活动,正在拟定中,相信你会拭目以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