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阴谋交锋之战(八)古歆出事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的夜,无比的冷清,寂静。

在一道激烈的刹车声以及撞击声下,划破。

古歆被安全带狠狠的勒得难受,安全气囊在那一刻也猛地一下弹了出来。

肚子很痛。

她看着前方,感觉到一丝温热的液体从头顶上滑落了下来。

她其实有那么一瞬间眼前是漆黑一片的。

耳边,渐渐似乎有了救护车的声音。

其实,好像没有过多长时间。

救护车上的人,急急忙忙的赶到现场,将小车上的人急救了下来。

古歆眼神迷茫。

她其实真的很怕疼的一个人,但是这一刻,发生了这么大的交通事故后,却奇迹般不觉得那么疼了,她就是心里有些害怕,她怕肚子里面的宝宝,就这么,不在了……

真的不是特别期待的孩子,这一刻,却会给她无限的恐慌。

医生护士将她抬上担架。

他们在她耳边一直不停的问着她的情况。

她满手都是血的拉着医生的白色大褂,染上了鲜红的血渍,她很努力的说着,“我怀孕了,救我孩子……”

医生似乎是怔住了,安慰道,“我们会尽全力的。”

尽全力。

她闭上眼睛,就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很急促的一直加速往医院赶去。

她真的没有想到,在发生车祸后,她的理智可以这么清楚。

她的手可以那么坚定的,一直在自己的肚子上,而那里,真的很痛……

如果就没了……

没有了。

怎么办。

脑海里面突然浮现出一个男人的模样。

她的心,在那一刻,就这么痛了一下,很明显。

救护车很快到达目的地。

医院里面下来很多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推着她,直接走进了手术室。

透亮的手术室,她被刺眼的灯光不适应的眯了一下眼睛。

医生在帮她检查和处理伤口。

“我的孩子……”古歆说……

“我知道,我现在在帮你检查,你先别激动,保持冷静。”医生说道,耳边也有护士在安慰。

古歆就这么,一直清醒的,等待。

等待了很久。

一个护士突然拿出一个医疗本,说,“小姐对不起,你孩子没办法保住,麻烦你签个字。”

晴天霹雳一般的,在她耳边响了起来。

她咬牙。

她不签字。

她不想签字。

眼泪就这么无声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小姐,我们要马上给你做清宫手术。”护士说,在催促。

古歆摇头。

不停的摇头。

“我不,我想要留住我的孩子,求你们了……”

“我们已经尽力了,如果你再不签字,再多耽搁一些时间,你的生命也会受到威胁!”

“不。”古歆固执。

她怕签字。

怕签了字,孩子就真的……

不在了。

她真的没有想过,没有想过……

她其实对这个孩子真的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无动于衷。

她突然想起她父亲说得那句话,说不能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她现在真的很后悔,她不该说不爱他的。

现在,她告诉她,宝宝,我爱你,是不是太晚了。

她眼泪疯狂一般的往下掉。

护士将她的手放在手术签字栏上。

她闭着眼睛,眼泪疯了一般的往下掉。

然后。

还是签字了。

签字的那一刻,整个人世界都是崩溃的。

可是,如果不签字,自己也会死。

她死了,她父亲怎么办?!

从小,他们相依为命……

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没心没肺。

签字后。

医生还是给她打麻药。

她没有反抗。

因为,她真的接受了,让自己这么眼睁睁的感觉到,那个小生命,从自己身体里,剥离……

……

古家别墅。

翟安躺在床上。

今晚,古歆似乎在外面看电视的时间尤其的久。

他有些诧异。

按理,平时这个似乎应该找就回房间了。

他这么再等了几分钟,终究觉得有些不对劲,起床,走出房门。

房门外,没有古歆的影子。

他抿唇,紧绷的情绪,那一刻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他大步的在客厅环视。

到处都没有古歆的影子,心里的恐惧感在无限的扩大。

他猛地敲开小琴楼下已经熟睡的小琴的房门。

小琴迷迷糊糊,“翟先生?”

“古歆呢?”

“古小姐不是在客厅看电视吗?”小琴说道。

之前她还会陪她一起看,后来古小姐说她烦,她就自动的回避。

今晚,怎么了?

“你去楼上叫老爷,我去看监控!”翟安说得又快又急。

“哦!”小琴连忙答应,总觉得被翟安给吓住了。

只是,怎么都觉得,翟安刚刚说的话,有些不对劲。

到底是什么?

翟安也没有停留的,直接往别墅外的一个保安亭走去。

保安亭里面的保安一边看着监控,一边在看手机娱乐新闻,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出现在这里,顿时有些傻眼,连忙放开手机,规矩的站起来,“姑爷。”

“你帮我马上调所有的视频出来,半个小时前的。”

“是。”保安连忙点头。

保安其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情况,应该不是小事儿。

他将视频调出来。

翟安的眼神,就这么默默的放在屏幕上。

然后,在大厅中看到了古歆,古歆似乎是在接电话。

接完电话后,就急匆匆的从客厅走了出去,他敏锐的看着古歆随手拿起了茶几上的车钥匙,匆匆忙忙的走出大厅。

他眼眸微动,看着另外一个视频。

然后,就看到古歆直接上了家里地下车库的一辆轿车,启动,离开。

速度分明很快,似乎是急着想要去见谁。

他整个人猛地一惊。

他看着别墅大门口的监控,看着古歆大概行驶的方向,突然就离开了监控室。

保安看着姑爷的模样,有些莫名其妙,但又总觉得似乎是哪里有些不对劲,一时半会儿,没有想明白。

翟安一边拿出手机拨打,一边大步的往客厅走去。

那边接通,带着些无比吵闹的声音。

“翟安?”

“叶恒。”翟安一字一句,又快又急,能够听得出来,事情似乎有些严重,“你帮我马上看看,从古家别墅这边的交通视频往津南路方向所有沿路中,文A66888的轿车现在在什么地方?”

“发生了什么事情?”

“私事,对我而言很重要的私事。”

“我马上帮你查。”叶恒严肃的挂断电话。

翟安从来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他做事情,不是遇到了真的对他很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来找他。

打完电话。

翟安也已经走进了大厅。

大厅中,古正英从楼上下来,不太清楚情况,只知道古歆似乎是不在了,他焦虑的问道,“翟安,怎么回事?”

“古歆开着车离开了别墅,我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我出去找她。爸,你给古歆打电话,如果有她小心,第一时间联系我!”

说着,翟安根本没有多做解释,直接就从客厅专门放车钥匙的地方随手取了了一把钥匙,然后大步的出了门。

古正英和小琴都这么看着他。

总觉得。

翟安身上,好像有什么事不对劲的。

但又一时半会儿没有想到,哪里不对劲。

翟安的背影越来越远。

小琴突然大呼,“老爷,翟先生是看得到了吗?!”

否则,怎么可以自己开车出去。

话一出。

两个人似乎同时一惊。

原来。

翟安的不对劲儿是因为,他能看到了!

他确实能看得到了。

在某一天,在自己原本只能够看到光影交错的时候,就以惊人般的速度再回复,他也没有想到,他突然就能够这么清楚的看到这个世界,而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怕失去。

他车子开得很快。

他其实不知道古歆会去什么地方个,而他只是很清楚,古歆能够那么匆匆忙忙的突然跑出去,无非只会因为两个人,一个人是陆漫漫一个是翟奕。

陆漫漫不会这么深更半夜的让古歆出门,所以,只有翟奕。

他咬牙。

方向盘捏得更紧了些。

手机铃声,在如是安静而紧绷的小车内响起,翟安接起,“叶恒。”

“查到了。这辆车在津南路快到兰苑路的交叉的地方发生了车祸,应该是对方远光灯导致她突然急刹然后撞击到护栏,然后救护车已经将她送去了医院,目的地是,市中心私立医院。”

车子的速度,已经在翟安的脚下,疯狂。

叶恒听着对方没有声音,有些担忧道,“翟安?”

“嗯,我知道了。谢谢。”翟安说。

冷静的声音,仔细一听,能够听到一丝颤抖。

翟安将电话挂断。

他现在思维有些乱,脚上的速度,越来越快。

一路飙车到市中心私立医院。

然后一路询问,到了手术室前面。

他走向护士站,询问。

护士翻了翻手术签字单,此刻似乎正在做系统录入,她说,“你是说半个小时前出车祸的人吗?”

翟安点头。

“哦,找到了,现在还在里面做清宫手术。”护士拿起那个手术单,说道。

翟安抿唇。

心里在波动,他控制自己的情绪,冷静的问她,“大人怎么样?”

“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护士说道,说着抬头看了一眼翟安,“不过倒是,你太太都3个多月了,你怎么还让她自己开车,出你看现在出事了,多危险。”

翟安隐忍着,没有说话,他只是站在手术室外,很远的等候区,一直在等待。

不知道多久。

从手术室的走廊内,走出来一个护士。

护士还穿着手术服,直接走向护士站,对着他刚刚询问的那个护士说道,“哎,又杀生了,今晚我得回去烧柱香。”

“怎么了?”那个护士问道,“是大人不保了?”

“不是。是胎儿。拿下来的时候,还有生命气息的,如果孕妇再坚持一下,指不定可以保住。”护士感叹着,“算了,不和你说了,我进去准备将病人推出来了,你让把房间准备好。”

“哦,好。”

护士离开。

翟安就这么在他们身边,默默地听着她们的对话内容。

还有生命气息……

他的手,白净的手指,拿起放在护士站前面的那张手术签字单。

看着古歆有些歪歪倒倒的字,就这么在手术单上,还有这些鲜血的痕迹。

他就是这么看了看。

看了很久。

护士似乎是安排好了床位,走出来,就看着翟安在看那张手术单。

“先生?”护士看着他,似乎有些失神的样子。

翟安将手术单默默的放在护士的面前,然后等待。

等待着,古歆出来。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

古歆被推了出来。

然后有护士在叫家属。

其实,刚刚等待那几分钟,就有警察给他打了电话,说她太太出了车祸在医院,让他马上赶过去。

他说,他在。

那边反倒,有些奇怪,但也没说什么。

说车祸原因正在做进一步调查,如果有需要,会来找他们录口供。

其实,他听得都不太清楚。

他走过去,走到护士身边,说道,“嗯,我是。”

护士看了她一眼,说,“你太太麻药刚过,身体很虚弱,现在我们送她去病房。身上的伤口不是很重,有些皮外伤我们都包扎了,不过刚刚做了流产手术,小月子一定要坐好。”

翟安点头。

点头,陪着护士一起。

古歆眼皮很重。

她睁开眼睛,就这么看到了翟安。

第一眼看到了翟安。

她喉咙微动,想要说什么,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护士和翟安将她推进了一个普通病房,似乎没有谁在这个是提议说,一定要去VIP房间。

好在是单间,虽然简陋了点,但还算安静。

护士一一的在给翟安讲古歆的手上部位,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交代完毕,才离开。

翟安就这么坐在古歆的病房旁边。

古歆闭着眼睛。

脸色苍白无比。

她现在,不知道还能够给翟安说什么。

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肚子里面已经没有了孩子的事实。

两个人的房间倒是显得,尤其的安静。

安静到,其实有很多疑点,谁都没有说出来。

夜深。

麻药过了之后,身体上的疼痛,开始有了反应。

古歆忍着痛。

但睡得并不安稳。

准备说,从头到尾,她就没有睡着过。

她转头看了一眼翟安。

看着他安静的脸上,真的没有任何情绪。他只是这么坐在她的身边,沉默不语。

她终究有些急躁,没有他们那般沉得住气,她说,直白道,“翟安,孩子没有了。”

“嗯。”他知道。

刚刚就知道。

“我其实……”

“你不喜欢他不是吗?”翟安说,说得很轻很淡。

古歆在喉咙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翟安说,“早点休息,医生说小月子很重要。”

“你怪我吗?”古歆问他。

翟安笑了一下。

勉强的让自己笑了一下,他说,“不怪。”

只是,有些心寒而已。

古歆那一刻却说不出来的滋味。

突然尴尬的房间。

彼此又这么沉默了下来。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古歆往那边看了一下。

翟安却如一尊佛一般,一动不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都没办法引起他的波澜。

而那一刻,他只是眼眸动了动。

因为古歆突然很激动的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翟奕。”古歆叫他的名字。

翟安又这么淡淡的笑了一下。

“你伤得严重吗?”古歆问他。

翟奕摇头。

但是,此刻全身都是绷带,还拄着拐杖。分明,看上去不是小事故。

这么快,为什么他就下地了。

翟奕走进古歆的旁边。

那一刻,翟安似乎还让了一下,不太明显,但感觉得到,他的离开。

“你怎么会在这里?刚刚要不是听到家里的佣人说看到翟安出现在手术室旁边,我都不知道,你住院了。”翟奕有些激动的说着。

古歆抿唇,“我接到你出车祸的电话,就赶出来,然后也出了车祸,医生说是皮外伤,伤得不太严重,但是……”古歆说,声音很小,“孩子没有了。”

“……”翟奕就这么看着她,似乎不相信。

古歆垂下眼眸,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我不知道,谁给你打了电话。”翟奕激动无比。

“大概是路人或者司机。”古歆说,“我不怪你,你不要自责,是我自己,开车技术不好。”

“但终究是我……”

“你没事儿就好了,你没事儿就好。”古歆似乎不想再继续下去。

看着他还能够这么站在自己面前,就算伤得很严重,没有死就够了。

而她的难受。

她不想让翟奕知道。

也不想让翟安知道。

她其实怕,全世界都知道了,她其实很难过。

而她,也怕自己真的会崩溃到接受不过来。

所以,她尽量让自己伪装成这样。

翟安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他没有抬头看他们两个人,只是耳边听着他们的对话,听着古歆温柔的和翟奕的对话。

原来,是因为翟奕出了车祸,古歆才会如此焦急的开出去找他。

他从病床上站起来。

站起来,转身,默默的离开。

“翟安。”身后有人叫他,是翟奕。

他停了一下。

古歆也看着他的背影。

其实,她也想叫他,还未叫出来,翟奕开口了。

她又沉默了。

“你一个人,怎么来这里的?”翟奕一字一句问他,“我刚刚没看到有其他人的出现在。你眼睛看得到了?”

话一出。

古歆一阵吃惊。

她似乎才注意到,这个蹊跷的事情。

她根本没有想这么多,也没有问为什么翟安是一个人在这里。

“嗯,我能看到了。”翟安说,大方承认。

他转头,看着古歆说道,“半个月前,我就能看到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古歆突然有些生气,怒吼。

他没有回答。

他以为,她应该知道为什么。

他回头,大步离开了。

古歆生气的看着他的背影。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莫名觉得自己那一刻有些落寞。

翟奕一转头,就看着古歆如此的眼神。

眼眸一紧,转瞬即逝,他主动伸手拉着她,“古歆,我先陪着你。”

古歆回头看着翟奕。

“他应该舍不得那个孩子,每个人都有情绪。”翟奕说,看似安慰的话语,确实激起他们更深的矛盾。

古歆咬着唇。

舍不得孩子吗?

“只是,我都没想到,翟安瞒着所有人,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明知道大家都担心他的眼睛,他却……”翟奕看着古歆的脸色,很会知道分寸的不再多说下去,“你先休息,听说女人小月子,比坐月子更重要。否则,很容易落下病根。”

“嗯。”古歆应了一声。

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

满脑袋里面都是翟安,冷漠的背影。

一双大手,再次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别想太多,我会一直陪着你。”

古歆,点头。

隐忍着,点头。

……

翟安离开。

从私立医院离开。

他开着车,就这么平平静静的开着车,行驶在周围已经黑暗而冷清的街道上。

电话突然响起。

他拿起来,接通,“爸。”

“翟安,你们在哪里,我现在赶到了医院。”

“古歆在普通病房306房间。”翟安说。

“哦,怎么在普通病房……哎,我等会儿去衔接。倒是,孩子真的没有了吗?”古正英问道。

古歆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他就给古正英打了电话。

不管怎样,他还在担心着古歆的安危,而他有义务,去通知他。

“嗯,没有了。”

“翟安,你们还年轻,其实……”

“爸,我知道。但是现在,我不想说什么。”翟安说,在委婉的拒绝这个话题。

“嗯,爸知道你的感受,我马上就到了。”

“嗯。”

电话挂断。

翟安依然这么漫无目的的开着车,行驶在大街小巷。

他突然将车子停在了郊区外的海边。

此刻海滩上,也到处都安宁了,暗黑色的天空,跌宕起伏的海浪。

他下车,走向沙滩。

海浪有些凶猛的打在他的脚上。就这么湿了他的裤脚。

他很少发泄。

不喜欢将自己的情绪外漏,或许是因为家庭教育的原因。

他突然一屁股坐在沙滩上。

坐在那里,看着面前此起彼伏的海浪一深一浅的扑打过来。

这个地方,很适合发泄!

……

古正英带着小琴走进自己女儿的病房。

他环视。

看着翟奕,却没有看到翟安。

他直白道,“翟安呢?”

“他走了?”古歆说。

古正英又看了一眼翟奕。

翟奕这么多年,当然看别人脸色的能力很强,他站起来,很有礼貌的说着,“古叔叔,我先回病房了。小歆,你多休息。”

古歆点头。

这个时候,翟奕回避更好。

古正英也只是应了一声,看着翟奕离开,急忙走到古歆的病床边,关心的问道,“伤得严不严重。”

“不严重,医生说,明天再检查一下,就可以出院。”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古正英关心后,又忍不住的责备。

他真是心头都舍不得。

更何况翟安。

现在想起,都觉得心痛得受不了。

但又不敢在自己女儿面前露出太大的情绪,反而怕刺激到她。

显然,已经刺激到了。

古歆不说话,眼眶有些红。

古正英叹气,“算了,爸不说你了。你都不知道,刚刚一听说你离开了别墅,翟安就飞奔出去找你。现在……”

又是重重的一声叹息。

古歆其实不想听到更多。

现在,孩子就是没有了。

听到这些,只会让她更不好受。

“你真的亏欠翟安太多,以后别在发小孩子脾气了,好好过翟安过下去。反正你们都还年轻,孩子什么的,也会再有!”古正英劝说道。

古歆有些矛盾。

以后,好好过翟安过。

以后,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好好和翟安过。

这次事故,应该会成为彼此的一道阴影,怎么都解不开了。

而且。

她说过,翟安恢复了光明,她就要离婚。

她嫁给他只是因为,她让他失明了,赔的。

现在他好了,她犯不着再这么,让自己委屈。

想起来,心口却闷得发慌。

未来的路到底该往什么地方走,她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

VIP病房。

翟奕回到房间。

来照顾他的佣人,他把他们都驱走了。

翟弘和温情也来看过他,现在也都已经回去了。

他坐在病床上,开始一点一点扯开自己的绷带。

里面,没有什么伤口,都是,伪装的而已。

他嘴角冷冷一笑。

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会出车祸。

他一向对自己都是一丝不苟严谨无比的人,特别是在自己开之下,怎么可能出车祸!

不过一场戏而已,一场让古歆将孩子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掉的一场戏而已!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翟奕猛地一下被子盖过来,脸色一沉。

文妍看着他的模样,冷笑道,“怎么,不欢迎?”

翟奕看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将被子打开,将解开的绷带,又这么一点点缠上。

文妍走向他,讽刺无比的话语,“果然是为自己演了一出好戏!听说古歆已经成功的将孩子打掉了,翟奕,你真的再次刷新了我对你无耻卑鄙的下线,你怎么下得了手的,那毕竟是你最爱的女人,你居然用这种残忍的方式,让她的孩子流掉!听说,你让医生不管孩子在不在,只要古歆送来了,直接做清宫手术!你是不知道这对女人而言有多大伤害是吧?!”

翟奕脸色很冷,“不要得了便宜又卖乖!现在不是来见我的时候,小心被人撞见后,得不尝失!古歆可以好隐瞒,但是古歆身边的人呢?!你别忘了,她还有个最好的闺蜜陆漫漫,我和你哥练手,也没有十成把握!”

“陆漫漫!”文妍讽刺一笑,满脸不屑,“不是,已经进入你们的圈套了吗?大概要不了多久,就能看到陆氏企业倾家荡产,你说到时候,陆漫漫还能不能这么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媒体面前,每每看到她不要脸的出现在屏幕上我是真的很想撕了她那张脸,我怎么就觉得,只要是古歆身边的人,我都恨不得,不得好过!”

“你心理变态。”翟奕直白。

“比你,还差太远。”文妍说,说着,转身,“我只是来看看你到底会不会死,现在想来,我果然是多虑了!”

大步离开了。

翟奕狠狠的看着文妍的背影,脸色依旧,难看无比。

……

古歆换了病房。

其实,一向娇宠惯了的她,此刻反而不在乎住宿条件。

翟安离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夜晚其实很深了。

她让她父亲高级病房的客床,睡了。

两个房间是分开的。

本来高级套房,就是一个家用套房。

她睁着眼睛,就这么看着大阳台外,有些暗黄的灯光和暗黑的天空。

睡不着。

很多人说,麻药过了,就会嗜睡的。

但是她睡不着。

半分钟都睡不着。

她就这么睁着眼睛,一直看着窗外。

心口压抑得很难受。

她抿唇,对着谁在她旁边陪护床的小琴开口道,“你电话给我一下。”

小琴已经睡的迷迷糊糊。

她突然听到声音,身体动了一下,下一秒急忙说道,“古小姐,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马上去叫医生。”

“不是。”古歆说,“你把手机给我,继续睡你的觉。”

“哦。”小琴有些莫名其妙,还是照做。

递给她手机,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古歆拿起电话,按下熟悉的电话。

那边好几声后,才接通,“喂,古歆。”

“漫漫。”古歆说,“我流产了。”

“什么?”那边似乎有些激动。

“我出了车祸,流产了,现在在医院,你方便过来陪陪我吗?我想和你说说话。”古歆开口。

声音,有些哽咽。

不知道还能够给谁发泄情绪。

仿若,只有陆漫漫。

陆漫漫根本没有犹豫,“我马上过来,你在哪里?”

“市中心私立医院。”

“好。”

陆漫漫放下电话,连忙从床上起来。

莫修远一把拉住她,“莫太太去什么地方?”

“医院,古歆流产了。”陆漫漫说。

说出来,终究隐忍了一秒。

还是没有保住。

她深呼吸,掀开被子下地。

莫修远在此刻,也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跟她一起开始换衣服。

陆漫漫看着他。

“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心里终究有些暖暖的。

她点头。

两个人快速的穿好衣服,一起出门。

莫修远开车,陆漫漫坐在副驾驶室,脸上担忧的神情,毫不掩饰。

莫修远看了她一眼,将速度开快了些。

到达目的地,两个人一起走进医院,走向古歆的病房。

病房内,只有一盏浅灯。

古歆看着陆漫漫出现,眼眶一下就红了。

看着谁她都坚强的挺了过来,但是看着陆漫漫,她没办法控制一秒。

陆漫漫上前,“古歆,怎么了……”

古歆一把拽着她,扑进她的怀抱里,哭了出来。

她觉得很委屈。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好委屈。

心里的难受,没处发泄,她今晚忍得很辛苦。

小琴本来睡着了的,突然因为来人还有古小姐的哭声,从梦中惊醒。

她茫然的左右看了看。

然后看到好帅一个男人对着她说,“我们先出去。”

小琴还初一迷茫状态,就这么听话的跟着莫修远走出了病房。

而另外一个客房,因为是独立套房,隔音效果较好,古歆压抑的哭声,其实是听不到的。

陆漫漫就这么抱着她,很久。

眼泪就蹭在她的衣服上,她也不嫌弃,一直安抚着她的后背。

她就知道。

古歆口口声声说着不要孩子,但是真的失去了,会比谁都难受。

好久。

古歆才停下来。

陆漫漫故意逗趣道,“都多大了,还哭。看你哭起好丑。”

“还不是只给你看到。”古歆说,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看似没心没肺。

“怎么孩子会突然没有了?”陆漫漫坐在她身边,问道。

古歆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说着,越来越难受。

陆漫漫眼眸一紧。

她可不会如古歆那么觉得,这是一场巧合和意外。

但是,她不打算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打草惊蛇。

“翟安呢?”陆漫漫询问。

古歆唇瓣紧抿,好久才说道,“走了。”

“走了?”

“嗯,陪了我一会儿,翟奕来看过我后,就走了。”古歆说。

陆漫漫心里一紧。

一种不好的预感,让她很怕上一世的噩梦重复。

难道说。

不管她怎么努力,改变得了过程,却终究改变不了结果!

“漫漫。”

陆漫漫回神,看着她。

“翟安能看得到了。”古歆说,“但他却瞒着我。”

“现在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吗?”陆漫漫问她。

古歆就这么看着她。

“现在是翟安这么期待的一个孩子在你肚子里面消失了,你觉得,他能看到了没有告诉你,还重要吗?”陆漫漫一字一句,“你应该想想,这么弥补翟安,而不是去责怪他为什么看得到了不告诉你!何况,为什么,我们都知道!你确定你要真的去计较!”

“可是,我觉得翟安很卑鄙……逼我结婚,逼我生下孩子……现在还瞒我……”

“那对他而言呢?让他出车祸,让他失明,甚至上床,应该不是翟安主动的吧!现在,孩子没有了,他只是为了留住你,没有告诉你他看得见的事实,你就这么埋怨他。要埋怨,也应该是翟安埋怨你!”陆漫漫说得一字一句。

古歆眼眶通红,“你要这么来刺激一个刚流产的女人嘛?!”

“我不是刺激你,我只是告诉你,你别乱动心思。好好想着怎么和翟安过下去。”

古歆摇头。

她觉得,应该过不下去了。

现在什么逼着自己在他身边的理由都没有了。

翟安恢复了光明。

他们之间没有了孩子。

所以,没有理由再这么一直下去。

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狠狠地说着额,“你不能这么残忍,在这个时候和翟安提离婚。”

离婚两个人,却突然让古歆一紧。

仿若,并不是那么想要听到。

“否则,我们也别做姐妹了。”陆漫漫说得严肃。

古歆却觉得心口难受无比。

她真的不知道,她的世界为什么会乱成这个样子。

陆漫漫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太逼古歆,她的性格就是那样,有时候太过强势的让她做一件事情,反而会,适得其反。

她声音温和了些,说道,“你才流产,这对女人的伤害很大,你先睡下去,好好休息。别想了,没有什么是时间冲不走的事情。”

古歆点头。

她躺在床上。

陆漫漫帮她拧好被子。

“漫漫,你陪我睡着了再走好不好?”她有点怕,一个人。

“嗯。你睡吧。我会陪着你。”陆漫漫说。

其实,明天还有很多事情,但是在古歆的事情上,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古歆。

那晚上,古歆睡得并不安稳。

时不时的会被惊醒,甚至梦话连连。

有时候醒了就哭,哭着说看到了血,看到一个小孩全身都是血……

那样的恐惧,让她几乎崩溃。

这么整整折腾了一夜。

到了清晨天都破晓了,古歆似乎才睡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

她不过才23岁而已,还真的从来没有经历过,人生磨砺。

她起身,出门。

门口外,莫修远坐在走廊的椅子上,靠着,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那样的姿势,应该会很难受。

那个被莫修远叫走的小保姆,早就已经回到了病房,陪着古歆迷迷糊糊的睡着。

她心口有些暖暖的走向莫修远。

坐在他的身边,其实是想要陪他一会儿。

而她刚靠近。

整个人猛地一下就被莫修远拉了过去,力度大到她甚至很想尖叫。

而就在自己尖叫的那一瞬间,口就被他的大手捂住了。

那一刻,她看到他突然睁开的眼神中,带着狰狞,甚至是嗜血的味道,如火一般,越来越浓艳……

看到很多评论。

小宅就解释一下,这样的结果不是为了虐翟安,而是为了虐古歆。

往后,亲们就知道了。

另外,6月票活动今天会上传公告区,亲们疯狂起来吧。而5月月票最终结果也会公布,再次深深的谢谢亲们的支持。

推荐四四暮云遮《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他与她缠绵,激烈粗俗的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西装裤一穿,这男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装君子。

世人都道陈家四少陈漠北只钟情于一个女人,并为她守身如玉。

程诺咬着苹果哼哼,“没那金刚钻,自然揽不了瓷器活。”

这话落到陈漠北耳朵里,他眼底邪气四溢,简简单单四个字:“口是心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