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古歆的上一世真相(必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走廊上。

陆漫漫就这么被死死的桎梏在莫修远的怀抱里。

对视的眼眸中,她看到他嗜血的味道,那么明显,那么……狰狞。

仿若天地万物都没有了声音。

陆漫漫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撞击着自己的胸口。

一种,如死一般的气息,从内心深处散发,带着如地狱般的寒意,毛骨悚然。

她脑海里面突然响起尹兰旖给她说的那句话。

说莫修远是杀人狂魔。

心里,又倏然狠狠一动,强烈的心跳撞击让她此刻不敢说一个字。

只感觉到冰凉的气息在自己周围,还有如此陌生的秦修远在自己眼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

莫修远的眼眸突然一紧。

陆漫漫就感觉到自己的唇,在他的唇瓣下,撕咬。

分明是咬。

她感觉到疼痛,但是她没有叫。

她只是不停的在控制自己的心跳频率,一声一声,难以控制。

嘴角,似乎有了血腥的味道。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好看的那张脸,看着他隐约有些墨绿色的眼眸在她的眼底下,已经恢复了她曾经看到的那份熟悉。

她依然木讷的,没有说话。

莫修远的唇角却笑了,在他原本冷硬的脸上,绽放着魅惑不清的笑容,帅气逼人。

可是。

那一刻,她却觉得,心口有些冷。

冷冷的,就是怎么就暖不过来。

莫修远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嘴角,恍惚有些咬破血的痕迹,他说,“要走了吗?”

低沉沙哑,依然满是磁性的嗓音。

所以。

莫修远不作任何解释。

不做任何,那一刻她恍惚觉得,自己会死在他身上的任何解释了?!

她抿唇,在让自己的情绪平息。

而此刻,莫修远也将她从他怀抱里抱正了起来,然后拉着她,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往医院外走去。

陆漫漫看着彼此牵着彼此的手,手心间还有他们的温度,在互相传递。

她有些暗哑的声音,轻轻的问道,“莫修远,会不会有一天,你会杀了我?”

“不会。”莫修远毫不犹豫的话,干脆无比。

“是吗?”

“我不会骗你。”

“那为什么你要隐瞒我?!”陆漫漫突然有些激动。

她狠狠地将莫修远的手甩开。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

两个人有些距离。

陆漫漫故意,避开了几步。

她不知道莫修远是谁。

当她以为,她可以好好的爱这个男人的时候,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而她还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就死在他的手上。

她退了几步,然后越过他的身体,突然大跑步离开,那一刻就好像,在逃离危险一样,走得很快。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的背影,看着她疯狂一般的按着电梯,离开。

离开的时候,对他的排斥和恐惧,明显到根本就没办法忽视。

他拳头紧捏。

……

陆漫漫一口气跑出医院,招揽着出租车。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文城的阳光也铺洒在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以及,她惨白到不行的脸颊上。

她坐在出租车的后座,在不停的呼吸。

不停的,让自己平静。

不能慌。

就算刚刚那一秒,感受到了上一世临近死亡时的感受,但是,也不能慌。

莫修远不会杀她。

他说过。

所以,她不会像上一世那样,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她也不允许自己就这样就死了!

她要报复上一世欺负她的人!

她要为自己觉得重要的人活下去。

她要为自己,活下去!

手心都是冷汗。

陆漫漫将车窗玻璃按下,让文城清晨的风吹拂着和她此刻思绪有些混乱的脑袋。

她在告诉自己,别怕。

什么都别怕。

深呼吸。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无人接通。

她再次拨打,依然是一个机械的女性嗓音说着“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陆漫漫放下电话,对着司机说道,“去中南路桂苑小区。”

司机点头。

陆漫漫靠在车椅子上,慢慢让自己得到缓解。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现在,还有很多事情去做,所以,不能胡思乱想。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付钱,直接走进小区。

翟安和古歆居住的小区。

她不用深想太多,但就是知道,翟安肯定在这里。

她走进入户电梯,如果没有记错,3344。

她按下密码,感觉到电梯往上。

现在这个时候,她想唯一拯救古歆和翟安关键点,就是将上一世古歆的一切告诉翟安。

她真的没有想过,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血腥不说,并不见得对翟安是好事儿。

但是现在,她却想要赌一把。

她不想古歆重蹈覆辙,不想古歆,再次死得,那么不值。

电梯到达,陆漫漫直接走进客厅。

客厅内,翟安坐在沙发上,房间中还有些酒精的味道。

陆漫漫看着翟安。

翟安也这么看着她。

听说,翟安是看得到了,她不惊奇,因为上一世也复明了。

她走进去。

翟安没有说话,就是这么让了一下。

陆漫漫坐在他的旁边。

翟安的脸色其实很平静,也没有酒醉的模样,但是整个房间,就是充斥着酒精的味道。

翟安似乎是看出来了陆漫漫的疑惑,说道,“我擦了点消毒酒精。”

“你受伤了。”

“小伤。”翟安说,声音很轻,很淡。

“古歆流产了。”陆漫漫直蹦主题。

翟安笑了一下,“嗯。”

“你是不是很心寒?”

翟安只是无语。

“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是,我想告诉你,上一世的事情。”陆漫漫一字一句。

翟安看着她。

上一世?!

哪一世?

人生,有几世?!

“说了你可能不相信,不过事实就是如此。我曾经,于7年后,突然死去。然后死去的那一刻,莫名醒来后,就来到了这样一个我已经经历过的时间里,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帝在开玩笑,我只能蓦然的接受,然后报复那些曾经陷害我的所有人!”陆漫漫一字一句,“而你应该也觉得,我变了是不是?莫名其妙就变了是不是?”

翟安就这么看着她,为她说的莫名其妙的话语。

但就是……让人有些信服。

“没有谁会在一夜之间突然改变,除非,遇到了奇迹。而我,就是那个奇迹的存在。”陆漫漫说得严肃,“我不想给你解释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么奇怪的事情,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遇到,我归结于是上帝觉得我死的太惨。所以让我重新活过,重新开始我的人生,而我真的很庆幸,有这么一个重新开始。”

“翟安。”陆漫漫叫着他,“我不说我的过去,但是我想告诉你,古歆的过去。”

翟安脸色沉默。

他就是这么安静,不动声色。

“古歆。上一世自杀了。”陆漫漫看着翟安的脸色,看着他似乎有些微变的模样,“因为,翟奕。”

翟安喉咙微动。

所以,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都是因为翟奕。

而她在她的人生中,到底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我以为,让我知道了上一世的所有经历后,我会让这些经历改变,但是现在这一刻,我却觉得,或许我只是把经过改变了,结果还却不知道!所以,我需要人帮我。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莫修远,包括我父母,包括古歆,但是,我想把这一切告诉你。”

翟安薄唇紧抿,似乎是在渐渐的消化陆漫漫说的一切。

“上一世,你们依然结婚,但是在结婚前夕,古歆就怀孕了,孩子是翟奕的。时间就是在那晚,你出车祸的那晚,古歆和翟奕发生了关系。这一世,我把古歆带走了,我想这样的经过没有了,那么,古歆的人生轨迹应该也得到了改变。就如,古歆这一世怀上了你的孩子,我真的以为,我有那个能耐,让古歆的悲剧不会在这一世发生,却没想到,孩子终究,没有了。就跟上一世一样,孩子终究,没有了。”

“上一世,是因为什么没有的?”翟安问道。

“无缘无故就没有了。”陆漫漫说,“当时我以为是自然流产,因为古歆怀孕太不规矩了,总是东蹦西跳,指不定就是被她伤了,而且她流产的时候孩子也才2个月,那个时候本来也是孩子最危险的时候,所以,谁都没有多想。现在……我却不觉得,那个流产是自然的,那应该是,翟奕帮她打的,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因为上一世,我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可我觉得,想要一个孩子没有了,很简单,比如打胎药。而翟奕不要那个孩子,肯定有他的考虑,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打掉他自己的孩子,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翟奕并不是我们看到的这么爱她,准确说,翟奕在利益面前,会选择利益!”

翟安抿唇。

这点,他并不质疑。

他说,“我想,我知道你的疑惑。”

“嗯?”陆漫漫扬眉。

“你不是说不知道翟奕为什么会打掉自己的亲生孩子吗?”翟安说,“或许,就跟翟奕答应让古歆嫁给我是一样的。”

陆漫漫蹙眉。

“翟奕之所以愿意放弃古歆,就是因为我爸给了翟奕一笔翟氏股份,而那个孩子,我想我爸应该会用同样的方式,只是为了让翟奕和古歆恩断义绝!而按照翟奕的性格,他不会拒绝!”

“那么似乎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了。但我还有一个地方不明白。”陆漫漫突然想到什么,“上次你们发生关系的时候,那晚上古歆被人下药了,我清楚的知道翟奕和古歆在一起,可最后,翟奕没有和古歆上床,而是离开了,任何一个男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应该不会拒绝的,你不觉得奇怪吗?”

“任何商人在写下合同的时候都会写下对自己有利的附加条件,我想我爸只是加了一个条件而已,我没有看到那个股份合同,但是我猜想,且通过那次下药的事故,我爸应该的合同里面规定了,翟奕不能和古歆发生关系。”翟安说,虽然是猜测,但是很肯定。

这样。

似乎什么都说得通了。

翟奕因为想要发展自己的事业,所以放弃了古歆,而翟弘这么老谋深算的人,肯定为了保证自己最大的利益,会附加对自己而言最好的条件。

陆漫漫抬眸看着翟安。

翟安其实,真的比很多人想的还要聪明。

“古歆为什么要自杀?”翟安突然认真的问道。

陆漫漫抿唇,很久。

似乎很久,才会愿意去回忆,古歆曾经遭遇的一切。

“因为,翟奕害死了她的父亲。”陆漫漫说。

翟安脸色似乎是沉了一下。

“你知道,古歆从小和他父亲相依为命,他父亲这一辈子为了她,没有再娶,没有重新组建家庭,将所有的爱全部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古歆虽然看上去和他父亲关系不和,但这个世界上唯一让她牵绊唯一可以为了他而活着的人,只有她父亲。翟奕,逼死了她父亲。为了得到,古家财产。”陆漫漫看着翟安,“四大家族,从几百年来,守护自己的家族企业,就是守护自己的命脉。当年,翟奕联合你爸,也或许还有文家,一起将古家进行了收购,重组,古家的股份全部都落在了翟奕的手上。古正英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在古氏企业的大楼上个,跳楼身亡。”

翟安听到这里,脸色似乎有些隐忍。

“古歆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害的。因为当年,翟奕一直在利用古歆取得古正英的信任,古歆当年一股筋的偏向翟奕,而她也不懂商业上的所有,所以无条件的帮翟奕做了嫁衣,当自己发现的时候,什么都晚了,他父亲死了,死在了自己好不容易传承下来的企业大楼上,死的很悲壮。而这样的打击,古歆接受不了。上一世我也预感过,可是我无能为力,古歆死的时候就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短信中说:生无可恋,只想给翟安说声对不起。”陆漫漫看着翟安,“然后,从她父亲跳楼的地方,跳了下去!”

翟安抿紧的唇瓣,似乎是在控制情绪。

陆漫漫说,“上一世,这就是古歆的结局。”

两个人似乎都沉默了。

沉默了很久。

有些悲伤的事情,总是很容易让自己的情绪不受控制。

两个人都在调整。

缓缓。

翟安开口道,“漫漫,你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要强迫古歆和我结婚吗?”

陆漫漫看着他。

上一世,因为两个人渐行渐远的关系,从来不会有什么时间,说彼此的心声。

“因为,那晚上我听到我父亲和我哥的谈话,他们说,3年内,利用古歆,收购古氏企业。”

陆漫漫不惊讶。

似乎,只有这个答案。

她就知道,翟安的突然异常,并不会是他的心血来潮。

“我以为我强迫了和古歆结婚,这一切就不会发生,至少,不会那么快的发生。”翟安看着陆漫漫,“显然,我对古歆的影响力,比我想的还要低。”

否则,上一世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如果他有那个能耐让古歆和他在一起,翟奕就没有那个能力,从古歆的手上,将古家企业收购。

“翟安。你不能这么想。上一世古歆死的时候,最后一个提到的名字是你,这就意味着,你在她心目中,并不是那么的没有地位,或许,她已经……”喜欢上你。

“她只是内疚而已。我们都知道,古歆心底不坏。我的付出,她只是觉得,内疚而已。”翟安说,勉强的笑着,“而她爱的那个人……”

翟安不多说。

大家心里,不言而喻。

“其实,翟奕也是喜欢古歆的。”翟安又说道,“只是,牵扯了太多的利益。而我有时候觉得,翟奕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和我大概是脱不了关系,如果不是我的突然进入他的家庭,他的心里也不会极恨到这个地步,也不会因为我曾经对古歆的爱意而导致他将注意力放在古歆身上,想来,或许一切的悲剧都是源于我的发生。”

“翟安。”

“我没有否认我自己什么,我只是在分析这个事实。”翟安说,说得有些苦涩。

陆漫漫看着他,“就算所有悲剧都是来自你,我们也不能就这么任其自然发展,更应该避免这场悲剧的发生。现在还早,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重新挽救这一切!”

翟安摇头。

他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能力。

在古歆的身上,他总是无能为力。

“翟安,别放弃古歆。就算是我自私也好,我真的不想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上一世的一切。我希望你可以助我一臂之力!”陆漫漫说,说得诚恳。

翟安没有点头。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

也没有强迫。

翟安冷冷清清的声音说着,“古歆,原本就不属于我。”

“翟安……”

“你给我说的这一切,我知道了。”翟安看着陆漫漫,“而我,也不知道我会坚持多久。或许就像你说的,我们能够改变得了过程,但是改变不了结果。”

“试试总是好的。”

翟安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他只说,“漫漫,让我静静。”

陆漫漫还想说的话,就这么咽在了喉咙里。

任何人听到这些消息,大概都不会这么冷静,翟安能够这般沉着,其实早就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抿唇,转身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突然想到什么,她说,“翟安,你和莫修远熟吗?”

翟安看着她。

“对比我和我,和古歆,你和莫修远更熟吗?”陆漫漫询问。

翟安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终究,点了点头。

陆漫漫咬唇。

果然。

她转身欲走。

“漫漫,我表哥他不会害你。”翟安一字一句。

陆漫漫整个身体一怔。

莫修远身边的人,每一个人,似乎都可以无形中,看穿她所有的心思。

而她觉得,很恐惧。

似乎自己在一个自己完全没办法掌控的空间里面,行走不安。

她回头,对着翟安,“莫修远是你表哥?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们都不知道。”

“除了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为什么?”

“因为你值得信任。”

陆漫漫却突然笑了一下。

笑得,有些讽刺。

她大步离开了。

她不觉得自己值得信任,大概是,没能力威胁。

她走向小区,依然招揽着出租车,去陆氏大厦。

此刻,已经过了上班时间。

陆氏大厦的所有员工,都是匆匆忙忙的身影。

她走进办公室。

张翠跟随其后。

陆漫漫直白道,“帮我约的董事会,什么开始?”

“陆总,刚刚董事长的秘书给我打来电话,说董事会议不召开,手机项目的事宜就按照原定计划执行,不需要做任何改变,让你继续跟进项目,有什么突然事件再找他们汇报就行。”

陆漫漫咬牙。

她直接拿起电话,拨打。

陆子山接通。“漫漫。”

“爸爸,你为什么要下同时生产20万台的手机的决定,我说过,资金流太大,对我们公司风险就越高的。”

“漫漫你别激动。”陆子山说,“我们现在还有那个资本去生产20万台用于市场销售,就要放手去做,现在手机市场的风靡程度不允许我们畏手畏脚,我知道你的考虑,也没有处理过如此大的项目,会有所不自信,但是你放心好了,按照你现在的经营方式,20万台,不是什么难事。”

“爸。”

“行了,什么都不说了,既然都已经决定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过多忧虑了,人都是往前看的,加油。”

陆漫漫抿唇。

她挂点电话,又拨打另外一个号码,“吴总监,20万台手机已经启动投产了吗?”

“今天董事长专门打电话来吩咐,说全部投产,陆总,我已经让工厂开始制作了,现在估计让停下来,损失也不小了。我建议,陆总就听听董事会的意思,公司都有规定的,最终一切决定,都是来自董事会。”吴然劝慰道。

不能听从又能怎么样!

现在都成这个样子了!

她现在只有祈祷,千万别给出什么幺蛾子!

她把电话挂断。

沉默着,开始盘算着20万台手机的投产,会牵扯到陆氏企业多少资金流。

眼眸微动。

陆漫漫给张翠打电话,“张秘书,你让林总助到我办公室来,顺便帮我泡两杯咖啡。”

“是。”

陆漫漫让自己保持冷静。

这几天似乎发生了太多事情,让自己的情绪完全是暴躁不安。

古歆的突然流产,一阵一阵上一世的悲剧,持续在她脑海里面萦绕,原本以为渐渐从上一世的世界中脱离出来,现在却更加的惴惴不安。

莫修远的诡异,和突然散发和的陌生气息,让她对这个男人不知道该报以什么样的态度,甚至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突然,就死在了他的手上!

加上,这段时间让她总觉得不太保险的手机项目……几乎让她整个人有些崩溃。

她深呼吸。

抬眸,“进来。”

“陆总,你找我。”

“坐,我们谈谈接下来的项目营销策划。”

“是。”林初辰点头。

陆漫漫直白道,“20万台手机已全部投产。预计,一周时间可以上市销售,目前我们现在还有的市场限量版手机销量不超过8千台,这一个星期之内,我建议全部处理完全。”

“陆总的意思就是降低我们对购买用户的要求,将8000台在一个星期之内全部售罄?”

“嗯。”

“好,我知道了,我会更吴总监协助,加大销售力度。”

“与此同时,我们将继续开展我们接下来的20万台手机销售工作,按照原来的方式,必须加大营销。20万台的手机成本已经超过我了我的预估,只能在最快的时间回本,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方式,所以,加大代理商的进货量,促使他们加大力度营销,同时,将代理商的利润增加百分之三,这应该比给客户的优惠增加更容易拉动手机的销售。”

“是。”林初辰点头。

两个人又这么商量了很久。

方案修改了一遍又一遍,而整个方案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手机最快的速度销售出去。

一个上午过去。

方案基本定稿。

林初辰看着陆漫漫,终究说道,“陆总没有让董事会同意,分批生产?”

“没有。”陆漫漫说。

林初辰摇了摇头,“董事会那帮人,永远都是看眼前利益,从来不知道我们的市场压力有多大。”

陆漫漫摇头,“市场压力还好,我就怕,夜长梦多。”

“什么意思?”林初辰询问。

“没什么,按照我们刚刚讨论的,把所有的工作进行布置和落地,遇到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不希望这个项目,因为我们本身的失误而耽搁了什么。”

“是。”

林初辰离开,陆漫漫将手上的签字笔放下。

她狠狠地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有一种,头都要爆炸了的感觉!

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有一天,脑子会用不过来!

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狠狠的将面前的黑咖啡一干二净,苦涩的味道,让她整个人似乎清醒了些,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迷迷糊糊的接通,“莫太太。”

“叶恒,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信任你,但是我觉得你应该不会骗我。”

“你在说什么啊,莫太太,遭什么刺激了?!”叶恒有些无语。

这女人,一大早上。

嗯,好吧,一大中午的扰他午梦。

“你帮我查查古歆的那场车祸,昨天晚上凌晨发生的,在津南路发生的一起车祸,我想知道,是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那场车祸的肇事者司机。”

“好,我尽量帮你查查。”

陆漫漫点头。

正准备挂断电话的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什么,又猛然说道,“顺便帮我查查来急救的那辆救护车,以及救护车上的医生护士,甚至于,古歆做清宫手术的医生护士。”

“需要这些吗?”

“很需要。”

“好。”叶恒点头。

陆漫漫挂断电话。

不知道能不能够找到破绽,但是她并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翟奕会犯罪的机会!

……

市中心私立医院。

古歆出院。

古歆出院前,去看了看翟奕。

翟奕的医生告诉他,翟奕伤得比较严重,估计还要住院一周。

而且昨晚上本来不应该下床的,强迫下床导致,才接好的骨头,又有些扭曲。

古歆有些自责。

翟奕只是笑了笑,“没什么,养一周出院,靠着拐杖,也能够自由行走。”

古歆觉得翟奕的安慰,让她更加自责了。

但她那一刻,却没有多说,就耽搁了几分钟,就和她父亲一起出院了。

文城今天的天气很好。

她坐在家里的车后座,看着文城的天。

天空很蓝,艳阳高照。

她爸这一天从早上醒来之后就一直在叹气,不停的叹气。

古歆听得,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终究忍不住吼着,“你就不能去上班吗?”

“我陪陪你。”

“我不要你陪,你赶紧去上班吧。”古歆烦躁的说着。

古正英就这么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古歆真的想要发毛。

她就不明白,她在她爸爸这么多年的扭曲下,怎么就没疯!

车子一路开到古家别墅。

古歆在小琴的搀扶下,走进大厅。

大厅中佣人都在各自忙碌。

古歆左右看了看,眼神中有点莫名的失落。

“姑爷呢?”古正英似乎也这么看了几眼,没有看到翟安的人影,随口问着一个佣人。

佣人连忙回答道,“今天早上一早就没有见着姑爷,我们都以为姑爷是却陪小姐了,我们也没有看到。”

古正英皱眉,“这个时候了,翟安去了哪里?”

古歆不爽的说着,“管他去了哪里,我现在要回房间睡觉了。”

说着,古歆就走进了房间。

似乎有些火大的将房门关了过去。

小琴看着古小姐的模样,嘀咕着,“医生都说了坐小月子也应该像坐月子一样的,不能用大力气,古小姐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古正英看了看自己女儿房门的方向,转身走到一边打电话。

那边接通,“爸。”

“翟安,你到哪里去了?小歆都出院了。”口吻中有些责备,但也没有过多的不满,经过昨晚上的事情,虽然没有人给他说什么,但终究是知道了大概,大概就是,古歆为了翟奕出门然后车祸才发生了流产的事情。

翟安有情绪,似乎也理所当然。

“我在医院,检查一下视力。”那边的声音,不温不热。

“对了,你看得到了?”

“嗯。”

“那你好好检查,检查完了再回来。”

“嗯。”

挂断电话,翟安沉默了一下。

他转头对着医生说着,“继续吧。”

医生点头。

仪器一直在翟安的身上做着检查,包括视力测试。

几个小时过去。

翟安坐在医生的办公室里面。

“恭喜你,翟先生,你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视力,比你以前的视力稍微有些诧异,但不碍事,按照你现在的恢复进度,应该不久就能够全部恢复。”

“谢谢,那我现在还需要再注意点什么吗?”

“不用,你就按照你平常的方式就行了。但注意尽量别太用眼,最好是让眼睛得到充分的休息。”

“好的,谢谢。”

“不客气。”

翟安从眼科出去。

往医院外走去。

脚步,突然停了停。

面前的人,坐着轮椅,也这么看着他。

两个人彼此沉默了一会儿。

倒是后面推着翟奕的佣人,恭敬的开口叫了声“二少爷”,才让打破两个人的寂静。

翟奕看着他的模样,冷笑了一下,“看得到了?”

“看得到了。”翟安说,很淡很平静。

“上帝对你还真是很仁慈。”

翟安说,“或许是的。”

翟奕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佣人推他离开。

翟安对着他离开的背影说道,“其实,上帝对你也很仁慈。”

翟奕停了一下。

“要不然,如此严重的车祸,还能够这么精神。”

翟奕脸色一沉。

转头。

翟安已经大步的走出了医院。

翟奕眼眸一紧,狠捏着拳头,

总是,见不得翟安任何一丁点的好!

翟安开着自己的轿车,离开。

他的视力,基本上已经不影响他的日常生活。

从他恢复视力那一刻开始,就总是隐隐不安,现在,反而坦然了。

他将车子开到翟家别墅。

别墅中,她母亲在。

温情不知道他恢复了视力,还在诧异他为什么自己就回来了,就听到翟安说着,“嗯,我看得到了。”

温情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

“半个月前就看得到了,抱歉没有告诉你。”翟安直接走过去。

然后,轻轻的抱着自己的母亲。

温情有些生气,责骂了两声。

但更多的确实心安。

眼眶都有些红。

翟安笑了一下,“妈你不是这么感性的。”

“谁让你总是让我担心。”

“以后不会了。”翟安说。

温情皱眉看着他。

“爸什么时候回来?”翟安询问。

“你找你爸?”温情有些诧异。

“嗯。”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翟安一字一句。

“翟安,你是我儿子,你有什么,我不会不知道。”

“我只是突然觉得妈说的是对的。”翟安看着她,“你说,就算是我们抢了翟奕的一切,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无限制的妥协。”

“你想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翟安说,“只是,不让自己一味妥协而已。”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温情有些着急。

她总觉得,他儿子那一刻,好像变了。

“古歆流产了。”

“什么?!”温情惊呼。

“没什么。”翟安笑了笑,反而安慰,“这或许是我们最好的结果。对我,对她,还有那个……孩子。”

“翟安……”

“爸要晚上才会下班回来吗?”翟安直接转移话题。

“嗯。”

“那我回房间等等他。”

温情就这么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

翟安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然后听了陆漫漫给他说的所有之后,他似乎觉得,一切就应该如此。

上一世,古歆的世界就只有翟奕。

这一世,也会是如此。

他们,改变不了命运,也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内心。

他从床上起来,转身走进自己的书房。

脚步停在一个书架面前,他抽出那个日记本,看着里面泛黄的字迹,然后,将那本日子,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

晚上。

很晚。

古歆从睡梦中惊醒。

从昨晚到今晚,仿若一直不停的在做恶梦。

梦中,总是血腥一片,让她清醒之后,依然恐惧到,放声大哭。

不。

哭声,真的很崩溃。

她真的不是,故意不要那个孩子。

真的不是。

她抱着自己的头,缩在床头上,将自己埋在两个膝盖之间,似乎在不停的给自己安全感。

她不想去回忆刚刚梦境中的一切,真的不想。

卧室灯,突然打亮。

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开口道,“喝点水。”

古歆怔住。

她记得,翟安不在的。

白天,到晚上,到她睡着,翟安都不在。

她抬头,看着翟安。

看着他还穿着外出服,连睡衣都没有换,似乎是刚回来的样子。

她沉默着,看着翟安白皙而平静的脸颊。

翟安将水杯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床头柜上,“如果想喝就喝吧。”

说完,就转身,冷漠的背影,走向临时改造的那个衣帽间里面。

他走进去后,就将衣帽间的滑门关了过来。

门里面,透着些昏黄的光线。

古歆抿唇,似乎这一刻才从噩梦中回神过来,她从床上起来,走进浴室。

她全身都是汗水,额头上,脸上,身上。

她拿起毛巾,狠狠的擦拭着自己脸颊,似乎在借此,平息自己刚刚的噩梦连连。

好久。

古歆从浴室出来。

一出来,就看到翟安也从衣帽间出来,手上提着一个大箱子。

古歆眼眸微动,脱口而出,“你要搬走?”

翟安看了她一眼,没有多做解释,“嗯。”

“你这是在怪我,没有保护好肚子里面的孩子?”古歆讽刺的问他。

所以。

翟安说的不怪……都是骗她的。

怎么可能不怪。

都是她的原因,才会让孩子流产。

这一刻,她却觉得翟安的行为很幼稚。

幼稚到她真的很火大。

“我只是觉得,我们这段时间可以先分开。”翟安说得平静。

“分开?”古歆狠狠的说道,“倒不如,离婚如何?”

翟安似乎是沉默了一下。

“当初的婚姻,不也是建立在你失明的情况下,现在你恢复了正常,正好,我也没有保护你的孩子,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了,离婚不是更好?”古歆一字一句的问道。

“如果你觉得是这样,那就这样吧。”翟安根本没有挽留,也没有做任何解释,直白无比。

古歆咬唇,狠狠的看着他。

那一刻,反倒是她说不出来一个字。

翟安似乎是没有再听到古歆的声音,提着行李箱准备离开。

“翟安,你别这么卑鄙!”古歆突然怒吼,整个人完全是不受控制!

结婚也是他说了算!

离婚,也是吗?!

她受够了!

凭什么,她的一切都要他来主宰,凭什么!

她受够了!

真的,受够了!

房间里面传来的吵闹声,似乎是惊动了别墅的其他人。

小琴最先起床,跑到他们的房间。

因为没有锁门,所以小琴就这么把房间推开了。

推开,就看到翟先生和古小姐,两个人箭弩拔张的样子。

不多久,其他佣人也起来了,古正英也从二楼上下来,就看着他们“两口子”似乎是在吵架。

古歆火大,“你们都给我出去!”

佣人惊吓着,离开。

古正英走进来,狠狠的看着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古歆没有说话。

翟安也没有说话。

古正英看着翟安手上的行李箱,“翟安,你这是要做什么?”

翟安说,“暂时想静静。”

“翟安,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小歆做得不好,但小歆自己也不想的,你们夫妻还年轻,以后要孩子,多的是机会,别因为这样,伤了你们夫妻感情。”

“我们夫妻没感情!”古歆突然说道,声音很大,说得很坚决!

翟安转头看了一眼古歆。

就这么云淡风轻的看了一眼,说道,“嗯,我们夫妻之间,没感情。”

一到周末,小宅就懒惰。

呜呜呜呜呜!

亲们原谅么么哒。

话说,宅突然发现宅在月票榜上面了。

心情美美的。

另外。

推荐肥妈向善的《官门暖婚》

简介如下:

官门暖婚

每个人都说,宋随意真是随意,宋家每个人都不敢要的乡下跛子,宋随意居然这么随便的嫁过去。

三个月后,当官家的少爷杜玉清来到宋家,宋家女儿们趋之若鹜,对方却说:“我是来接我的妻子宋随意回家的。”

没有惊天动地,只有天荒地老。

PS:暖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