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阴谋交锋之战(十)阴谋爆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我们夫妻之间,没感情。”翟安说,说得很轻薄。

一方的感情,不足以维持什么。

古歆就这么看着他。

古正英也看着他。

他脸色平静,继续说道,“我先搬出去,而后,你可以提前通知我。”

而后……

而后如果离婚,你提前通知我是吧!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离开。

拖着一个行李箱,走得很坚决,没有流量。

她咬唇。

唇瓣咬得很紧。

她只是很气。

说不出来的愤怒,就这么积压在胸口处,发泄不出来,也无处发泄。

古正英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她眼眶都急红了的模样,忍了忍安慰道,“给翟安点时间,他太期待那个孩子了,所以接受不过来很正常,你现在还在做小月子,别伤了自己身体。”

古歆就这么看着她爸。

看着看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就哭了出来。

古正英看着她的模样,整个人就有些惊慌失措了,连忙帮她擦着眼泪,“小歆,你别哭了,回头爸去和翟安好好谈谈……”

“不用了。”古歆说,说得有些哽咽,“我本来就是要和翟安离婚的,我只是不喜欢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

“怎么能说离婚呢!夫妻之间的小矛盾,过段时间就好了。”

“不是的,我和他之间,永远都好不了。”古歆哭泣着说。

永远都没办法好。

他们之间,从来都走不进彼此的心里。

她现在的哭泣,只是因为,只是自己觉得是因为,她讨厌自己被翟安耍得团团转。

说结婚,说生孩子,说离婚!

真是够了!

古正英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女儿,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想了,很晚了早点休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再不济,你还有你老爸我在。爸爸会一直陪着你的。”

古歆点头。

狠狠的点头。

古正英看了眼女儿,给她轻轻的带上房门,离开。

古歆就这么看着她爸因为让他们回来住而改造的大房间,从来没觉得这个房间大到,这么的空旷……

她咬唇,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瓣。

强忍着自己,不哭。

……

翟安从古家别墅离开。

他将行李放在车后备箱,走进驾驶室。

坐在驾驶室,双手抓着方向盘,却始终没有点火。

耳边一直萦绕着古歆一字一句说的,“我们夫妻之间没感情”!

他喉咙微动,在一直隐忍。

隐忍着,不表露任何情绪。

他转头,看着已经几乎黑暗的别墅,缓缓,启动车子离开。

就如上一世一样。

他从来都不是她的终点。

车子,一跃而出,身后的别墅,在夜色下,越来越晚。

……

陆氏大厦。

市场部总经理办公室。

夜色已经黑尽,整个城市都已经陷入了一片安宁之中。

而她,还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这个城市所有的一切。

她没有回去。

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却没有回去。

给自己一点时间,冷静一下,冷静一下,也许就好了。

她其实不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

……

一周之后。

陆氏新手机全新上市。

宣传到处可见,火热程度,似乎无人能及。

但是销量,却出乎意料的,在第一天,在上市的第一天,比前期的手机销售份额降低了百分之六十,这个数字,完全是让人惊讶到不能接受的数字。

陆漫漫接到销售部的通知的时候,也愣怔了半天,那一刻突然脑袋一片空白!

整个陆氏大厦全部都沸腾了。

按照市场销售趋势,应该不至于,就算是没有了当初才推出时的新鲜感,也不至于,一下子缩水这么严重!

而且当天,在手机上市的时候陆氏股票破天荒的在下跌,不算严重,但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陆漫漫就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

当天下午。

科睿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

科睿全新智能手机上市,按照他以前模式,嘘头依然是,超性价比高智能!

而退出的手机软件引用的国外最新的软件系统,等同于陆氏企业目前的系统软件版本,但因为是国外引进,稳定性和流畅性自然较国内更有优势,且,同样性能的产品,一个国外一个国内,一个价格更优,很显然,科睿对陆氏的冲击力,史无前例。

而科睿选择陆氏新手机上市销售的当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无疑,就是故意在这一天给陆氏,当头一棒!

陆漫漫就这么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科睿发布会火爆现场。

营销模式几乎是按照陆氏的营销模式进行开展,包括,挑选部分限量版机型对客户进行选择,几乎是复制了他们的模式,而在市场销售方面,不可能对营销方式申请专利,从未有过的先例,所以着就算是抄袭,也不能引起任何法律效应。

陆漫漫那一刻似乎突然明白过来了!

果然是吃一蛰长一智。

上一次文赟和克兰集团提前盗取他们的商业销售模式,被轨迹于商业犯罪,这次,文赟倒是将什么都考虑得周全,也就可以说明,为什么文赟会让他们陆氏先火爆一段时间,第一个目的大概就是为了让他们自信心膨胀,投产超乎自己承载力的手机进行销售,从而让他们陆氏的经济得到前所未有的紧张。第二个目的大概就是为了借鉴他们的销售模式,用他们的销售模式,来优化打压他们的销售,这样一举两得还几乎完胜的计谋策划,不得不说,文赟的聪明还真的上了好大一个台阶。

准确说,应该是翟奕让他的聪明更上一层楼。

不用怀疑也不用确认,这次的阴谋,绝对是文赟和翟奕联手的结果。

她眼眸微动,在尽量的让自己冷静。

这一刻,反而没有了刚开始的慌张,反正,该来的,总算来了。

她拿起电话,直接给林初辰拨打,“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

林初辰推开陆漫漫办公室的门。

陆漫漫示意他坐下,然后将笔记本转向,给他看现在科睿集团的新闻发布会。

林初辰点头,“我刚刚也在看。”

“现在的结果就是,我们的手机销售会逐渐被科睿取缔。原因很明显,第一,科睿是专做手机,这么多年,在手机市场有他的市场份额和市场地位,他推出的产品会被用户很自然的所接纳。第二,科睿现在宣传的手机软件系统来源于国外更先进的技术,就算是同样一个系统,很多人也会不自觉得选择国外,不是说全部都崇洋媚外,归根结底,国内的产品就是逊色于国外。第三,科睿的营销方式借鉴于我们却又高于我们,至少价格定位比我们低了百分之五,用户自然会更倾向于性价比更高的产品,无可厚非。”陆漫漫说得沉着冷静,不缓不急的语气,三言两语把对方公司的情况一一分析。

林初辰点头,有那么一瞬间似乎是想不通的,“当初我记得我们去翟氏拿下他们的软件的时候,科睿也在现场,也就意味着着当时他们是没有引进国外的软件系统,但是现在突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引进并上市……你不是说过,在北夏国引进国外的产品,报关什么的各种手续特别麻烦,还不一定能够顺利,更别说时间了,现在为什么科睿能够做到?!”

陆慢慢的当然理解林初辰此刻的情绪。

因为当初他一直建议她引进国外的系统,而她都给否定了。

她说,“因为,我们后台没人。”

“什么?”林初辰说。

国外的产品引进,不用多想,肯定是文家人在后面推波助澜,她不知道这个产品的引进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但她可以肯定,在她决定甚至是有倾向和翟氏合作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被算计其中,而且依照惯例,如果引进什么先进科技,北夏国的新闻媒体会优先报道,但是现在没有,没有也就意味着,这件事情被有心人强制的打压了下来,从而让这件事情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始料不及。

陆漫漫说,“现在我们的关注重点已经不在这上面了,我只会告诉你,这是有心人为之,我们也避免不了,早点来,对我们而言或许还是好的。”

林初辰蹙眉。

“现在想想怎么应对和解决。”陆漫漫说。

一个手机项目能够这么一二三再而三的搞得他们鸡犬不宁,她还真的不能小瞧了文赟。

至少他自己不够聪明的时候,他知道怎么利用身边的人,这样的人,依然不好对付!

陆漫漫深呼吸,开口道,“目前我们的窘迫在于,我们现在已经生产出了20万台手机,现在我们自己库存积压有8万台,各地其他地方分布了12万台,这12万台无处销售的时候,代理商的资金和我们的资金都被这么狠狠的牵扯着,加上我们之间做的宣传,各部门的人力等等,我初步预算了一下,我们的损失大概在五亿,加上,股市的震荡,让我们陆氏轻轻松松损失十亿不是什么难的事情。而这十亿不说能够让我们陆氏倾家荡产,但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在手机市场爬不起来。何况,如果这个时候银行再雪上加霜的不给我们贷款,那我们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被有心人算计,破产也有可能。”

林初辰沉默着,听着陆漫漫的分析,做着最坏打算的分析,他说,“按照陆氏的资产,应该还不至于破产。”

“那是平常情况,处于我们这样的状况就很难说了。”陆漫漫一字一句,“这次的打压只是一个引线而已,还有更多的东西或许就在隐藏之中,比如……”

陆漫漫突然一紧,想到了什么,连忙拿起电话,“吴总监,你进来一下。”

“是。”

吴然匆匆忙忙的推门而进。

现在的销售情况,已经让他整个人忙得根本就是停不下来,对上,董事会再问他为什么现在销量这么差,对下,代理商又在全部组团的要求退货。

他几乎已经快要崩溃。

陆漫漫说,“你现在去看看,科睿集团推出的手机,是不是植入了翟氏的相关APP软件。”

“现在吗?”

“对,很急很重要!”陆漫漫一字一句。

吴然连忙点头。

也不多说,直接就走了出去。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

这直接关系到,翟氏企业是不是已经开始有想法取缔陆氏的传统通信市场,如果是,那么陆氏的危机,才真的来了!

她抿唇,看着林初辰,“你觉得通信业在北夏国的市场还有多久?”

“不好预估。”林初辰说,“被全部取缔应该不可能,但至少,会跟着时代的进步而逐渐减少,以前我在国外看到一个对未来科技的预告宣传片,当时那个宣传片的理念就是,网络时代的逐渐发展会全部取缔现在我们的所有衣食住行,在未来的时代里面,我们将看不到任何有关实质性的东西存在,网络这个渠道会成为唯一的生活渠道。我记得有一个点提到过现在最普遍使用的电话语音拨打,未来科技中,不会再有纯语音通信,APP软件的进步,会取缔传统通话!而很显然,APP软件现在不是通信业在做,是软件公司在开发。所以,我觉得语音的通话终究有一天或许会消失。”

是的。

7年后,陆氏企业的通信产品就已经不再是主宰了。

要不然,文赟和翟奕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让陆氏倾家荡产。

陆漫漫咬牙,暂时不去深想之后会发生的事情,目前眼前的一切,才是无比棘手,且她暂时真的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让她觉得完全可以避开这次危机的发生。

“林总助……”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董事长。”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陆子山询问,“科睿什么时候引进了国外手机软件?”

显然,有些激动。

但陆漫漫知道不是针对她。

“我也是才知道,没有人透露过一点风声。”

“现在我们的情况怎么解决?”

“我现在正在想办法。”陆漫漫说,“爸,但你最好做最坏的打算,我不能保证我能够做好。”

陆子山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终究,爸老了,不是我的决策失误,现在也不至于出现这么大的商业漏洞!”

“爸,这事儿其实不怪你,我们也避不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什么意思?”

“回头我再给你解释,现在我在和林总助商量应对方案。”

“好,那我不耽搁你们时间。”

“嗯。”

陆漫漫挂断电话。

刚挂断,电话又打了进来。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魏董事。”

“陆总,现在是什么情况,刚刚给吴然打电话,他说也说不明白,现在为什么我们销量跌到这个地步?!”

“科睿公司推出了新的手机,对我们有极大的抵制。”

“那赶紧将我们的产品进行优化啊!”

“这需要时间。”

“现在市场这么差,你就不能急一点吗?!”魏国庆有些冒火。

“我也不想。”陆漫漫说,口气也大了些,“我现在正在解决,但是你们一直不停的给我打电话,我也没办法好好商量对策。”

魏国庆顿了一下,“反正,你得把这事情解决好了!”

说完,就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手机,有些冒火。

然后接二连三的电话,都是董事打进来询问情况的,有硬的有软的。

反正,不管做得好和坏,只要一出现问题,所有都是她的责任。

她有些冒火,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林初辰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一笑,“第一次看到陆总发这么大的脾气。”

“我也是人。”

“当然。”林初辰耸肩。

陆漫漫说,回到主题,“我们一步一步来解决,你帮我把张秘书叫进来,做记录”

“嗯。”林初辰点头。

张翠跟着林初辰进来。

三个人很严肃。

“第一,现在代理商肯定吵着退货,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强压,肯定不可能,会导致代理商对我们失去信心,所以我建议,在明天开一个全代理商的电视电话会议,就这次的事情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根据他们手上的囤货量,我们按照标准进行回收,让他们至少信任我们,知道我们不会弃他们不顾。”陆漫漫说。

“嗯,我赞成。”林初辰点头,第一时间给予解释,第一时间给予帮助,这是一个企业的信用,而这种口碑,后有时会比盈利更重要。

“第二,明显我们现在的产品比不过科睿集团,手机的销售量肯定不会增加,就算我们用最低的价格,也不见得能有多少回转之地,反而让我们低贱了我们的产品,也同时在降低我们自己的身份,得不尝失,所以我在想,应该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让用户购买我们的手机,会觉得更值。”

林初辰沉默,似乎也在苦想。

对于一个没有竞争力的产品,如何让用户有更大的吸引力?!

“这个先暂且搁置在这里,我们都好好想想。”陆漫漫先放弃,不能因为一个点就把自己困死在里面。她继续说道,“第三,我们现在需要大量的资金,这点需要银行的贷款,没有资金根本没有办法做任何其他营销,特别是现在需要保全我们陆氏的股份不要动荡得太厉害,否则会直接让有心人趁虚而入。我会把这块工作交给综合部处理。张翠,你等会儿单独找综合部经理汇报,我暂时没时间管辖,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张翠点头。

“现在我们解决的全部都是内患,即使我们自己能够最大限度给自己解决的问题,但是对外的竞争上,目前是一个极大的bug,林总助,你先想想对策,不要怕不好实施,任何一个点子都有可能激发灵感。”

“好的,我知道。”林初辰说。

“先就这样。你们出去忙。”

“是。”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对于此刻面临的情况,作了全面分析,却找不到突破口,确实让她有些,烦躁。

正时。

门外响起敲门声。

陆漫漫开口,“进来。”

“陆总。”吴然走进来,“这是科睿集团的手机,我从内部人那里弄到的一个,里面直接植入了翟氏集团的聊天APP软件以及其他购物美食软件,看来,翟氏和科睿集团也有深度合作。”

果然,不出所料。

陆漫漫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

“对了,刚刚和林总助过了一下应对方案,你去找他,明天有关于代理商的电视电话会议,你们把会议加班准备妥当,明天给代理商一个积极向上的解释。”

“是。”吴然点头。

陆漫漫看着科睿的新产品。

不仅手机外形和陆氏的极度相似,打开里面的软件陈列也差不多,但是软件系统,就是比陆氏的更有竞争力。

陆漫漫将手机放在一边。

自己靠在椅子上,有些快要疯了的节奏。

她安静着,慢慢将手机开机。

开机,跳出一些来电提示。

她蓦然的看着,然后,看到了文赟的手机号码。

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

陆漫漫扬眉,终究,回拨了过去。

那边接通,声音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陆漫漫,是找你的人太多吗?所以连手机都不敢开。”

“你想太多了,只是关机了而已。”陆漫漫口吻淡薄,“你突然找我,什么事儿?”

“就是关心一下你,听说你们陆氏新手机的销售,大跳水。”

“难得文大少这么关心我。”

“毕竟大家情侣一场,做不了情人,还可以做朋友。”

“那真是让我受宠若惊。”陆漫漫讽刺一笑。

“其实很多时候,你可以主动来找我,指不定我可以帮你什么。”文赟说得隐晦。

但是大家都懂。

“这么好心?”陆漫漫扬眉。

“何尝不是。”文赟说,“一直对你都念着旧情,我可没你这么心狠。”

“那我真是亏欠了你。”陆漫漫说得讽刺。

“你别这么傲,陆漫漫。”文赟也知道陆慢慢的讽刺,狠狠的说着,“人低点头,吃不了什么亏。现在能够帮你的人只有我,陆漫漫,你想清楚了。”

陆漫漫拿着手机,“所以文大少是想要我做什么?”

“晚上一起吃个饭,如何?”

“就我们两个人?”

“要不然,你想要有谁?”文赟询问。

陆漫漫沉默,似乎在犹豫,“既然文大少盛情相邀,我当然不会拒绝,什么地方?”

“文星阁。晚上7点,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陆漫漫将电话挂断。

她可不觉得文赟有这么好心。

不过。

倒是可以……

做点文章!

……

下午,下班。

陆漫漫按照时间约定,去了文星阁。

秦傲跟着她一起。

陆漫漫下车的时候说,“我等会进去会发信息给你我是哪一个包房,你大概在十分钟后,在门口等我,如果里面有什么动静,什么都不要管,冲进来。”

“是。”秦傲点头。

陆漫漫下车。

对于文赟这种有着不良记录的人,她半点都不可能信任。

这也是对自己的保护。

她抿唇,踩着高跟鞋,在服务员的安排下,进去。

推开房门。

文赟坐在西式餐厅的面前,穿着黑色西装,面前是浪漫的红酒鲜花,以及各式各样的考究的餐盘,房间被布置了一下,光线有些微暗,西餐厅上蜡烛,显得很有情调。

陆漫漫眼眸微动。

服务员恭敬的离开,问他们关上了房门。

陆漫漫走过去,坐在文赟的对面。

她看着他,“文大少破费了。”

“你喜欢就好。”文赟说。

陆漫漫淡淡一笑。

她自然的拿出手机,在编辑短信。

文赟看着她,“这么离不开手机?”

“不是,只是给人说一声,我在什么地方?”陆漫漫说得直白。

“所以你是在防备我?”

“你说笑了。”陆漫漫将手机放在一边,不承认,只是这么灿烂的笑了一下。

陆漫漫是真的长得很漂亮,在如此浪漫的气氛下,她精致的脸庞更人一直触目的冲击,嘴角绽放的笑容,如此的倾国倾城,让文远在那一刻似乎有些失神。

以前,真的没有觉得陆漫漫美得,这么动人。

仿若以前自觉地陆漫漫很漂亮,漂亮得有些,单薄。

而现在的陆漫漫,却让他,稍微心动了一下。

陆漫漫似乎没有特别注意文赟的神情,她低头,拿起刀叉,吃着上好的牛排。

文赟这么呆滞了两秒钟,也吃了起来。

饭席间,两个人倒显得很安静。

偶尔只有刀叉触碰的声音,很轻很淡。

“不说点什么吗?”文赟擦了擦嘴角,举着酒杯。

陆漫漫也这么优雅的将嘴角擦拭了一下,端起自己的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笑着说道,“你想我说什么?”

“比如,你公司的事情。”

“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说的?”陆漫漫笑了一下,“不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文赟笑了一下,那一刻绝对带着些得意的成分。

“其实你当初如果选择嫁给我,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文赟看着她。

陆漫漫冷笑了一下。

她当然不可能相信文赟的话。

她抬眸,看着他英俊的脸颊,想着当年自己到底怎么被他所迷惑的,开口道,“所以你现在会帮我了?”

文赟看着她笑了一下。

似乎是不受控制的笑着,“你觉得呢,陆漫漫?”

“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

“现在我们又是什么关系?”文赟问道。

“所以……”陆漫漫看着他,“你是想要和我有关系?”

文赟嘴角冷冷一笑,“陆漫漫你倒是现实。”

“人都是现实的。”

“我凭什么帮你?”

“你想要什么?”陆漫漫询问。

“想要你。”文赟一字一句。

陆漫漫拿着叉子的手顿了一下,她看着文赟,就这么淡淡然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还会要吗?不是说,不要二手货吗?”

“男人是个很奇怪的生物,对没有得到的东西,总会满是遗憾。”

“那你怎么帮我?”陆漫漫询问,“不可能让科睿集团突然就不卖手机了吧。”

“我有我的办法。”

“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相信。”陆漫漫看着他,很认真。

文赟也这么看着陆漫漫,两个人打量着彼此。

他说,“陆漫漫你想打听点什么?”

“我只是好奇而已。”

“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好欺骗吗?”文赟说,说着,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文赟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她抿唇,很淡定。

文赟的脚步停在她面前,“你想知道我的计划,然后,一一击破?你觉得我会傻到告诉你。”

陆漫漫微垂下眼眸,不说话。

文赟用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对着自己。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

“你现在没有任何选择!陆漫漫,主动爬上我的床,我还能让你们陆氏有活下去的机会,否则……”恶毒的嘴角在文赟白净而帅气的脸上,狰狞的浮现。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文赟。

看着这个,以前爱的死心塌地的男人。

终究。

一切都是过往云烟。

陆漫漫说,“你就不怕我在床上害死你。”

“你没这个能耐。”

陆漫漫冷笑了一下,她从座位上站起来,避开文赟的触碰。

文赟看着她的模样,脸色一沉。

“文赟,你太看得起自己了。”陆漫漫说,一字一句,“从来没有想过,会让你来帮我!”

“陆漫漫!”文赟紧捏拳头,脸色狰狞。

“你现在能把我逼到这个程度我承认你确实跌破了我对你的看法,但是文赟。谁笑到最后还说不一定,现在只是开始而已,结局怎么样,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

陆漫漫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提包,转身就走。

文赟猛地一下上前,狠狠的将她桎梏,同时猛地用力将她压在墙壁上,两个人离得很近。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文赟。

文赟也这么怒视着陆漫漫,“你就不怕后悔吗陆漫漫!我给你的机会,已经够多了!”

“文赟我不是在威胁你,你如果不放开我,后果绝对不是你想要看到的!”陆漫漫狠狠的说着。

“陆漫漫!”文赟咬牙切齿,整个脸几乎已经贴在了她的脸上。

陆漫漫咬牙,“一,二……”

文赟猛地放开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他。

文赟不敢在她身上冒险。

曾经,交手过无数,彼此知道彼此的能耐在什么地方。

陆漫漫就这么冷冷的看着文赟。

转身。

“陆漫漫,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现在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你未来的报应!”文赟说得残忍,心里面的气氛自然是没有掩饰。

大概,真的受够了,陆漫漫现在的模样,现在,他完全没办法控制的,气势!

陆漫漫脚步停了一下话,没有回头,淡淡的说着,“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

陆漫漫猛地拉开房门。

秦傲在门口等她,看着她突然出现,整个脸色似乎都有些发白的样子。

“莫太太。”

“我没事儿。”陆漫漫说,那一刻似乎暗地里,松了一口大气。

以为可以从文赟身上打听到点什么,显然。

不太可能。

而她从没想过,委屈在他的身下!

终究觉得这个男人,带着危险。

她大步离开。

文星阁门口,几个狗仔在不远处。

陆漫漫看了一眼,和秦傲坐着轿车,离开。

车子行驶在文城的街道上,陆漫漫看着窗外的夜景,有些发呆。

男人的本性,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要得到。

现在文赟是恨不得让她跪在地上,对他各种臣服!

从悔婚到嫁给莫修远开始,就意味着,她和文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莫太太,去哪里?”秦傲开了一会儿,在一个岔路口问道。

陆漫漫一怔。

按理,现在应该回家了。

可是一周了,她没有回去过。

导致,秦傲已经不知道她要去什么地方。

而一周时间,莫修远也没有给她打电话,两个人之间,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分居了一周。

她抿唇,淡淡的说道,“回别墅。”

“是。”

车子往莫修远的别墅开去。

终究。

也不能逃避一辈子。

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下车。

别墅大厅,开着大灯。

莫修远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看一些政治内节目。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也这么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上楼洗澡。”

莫修远没有说话。

陆漫漫就这么直接上了二楼。

莫修远转眸,抿唇继续看电视。

陆漫漫走进房间,坐在沙发上,有些沉默。

是这几天无形中有的距离,还是彼此之间本来就没有走近过?!

她深呼吸,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拿着睡衣走进浴室。

洗漱完毕。

陆漫漫躺在大床上,本来已经很困了,却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

她强迫自己睡觉。

闭上眼睛,数着绵羊。

房门似乎突然被人推开,动作很轻,然后缓缓,听到了浴室洗澡的声音,接着,就感觉到一个人,躺在了子身边。

陆漫漫尽量让自己睡得平稳。

一只修长的大手这么将她自然的环抱在怀抱里,然后感觉到一个热热的呼吸,轻轻的吻在她的颈脖之间。

她抿唇,不动。

带着些凉意的唇瓣,从她的颈脖处离开,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半撑起,然后整个人面对着她压了下来,靠近她的脸庞。

在彼此即将吻在一起的时候。

陆漫漫终究睁开了眼睛,将手放在他的唇瓣上,阻止两个人更亲密的举动,“莫修远,我困了。”

如此明显的拒绝。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满脸的防备。

他嘴角蓦然一笑,笑着说,“原来只有这样才能够叫醒你。”

陆漫漫蹙眉。

“我有事情对你说。”莫修远显得有些严肃。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一言不发。

“这么不想听?”莫修远再次询问。

陆漫漫依然如此,就是不说话。

莫修远笑了一下说,“那睡吧。”

陆漫漫咬唇。

莫修远躺下来,躺在她的身边。

两个人还是这么紧挨着彼此,但就是……无形中似乎有了隔阂。

陆漫漫睡得有些僵硬,整个人也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她猛地一下从床上蹦起来。

莫修远看着她的异样。

“莫修远,我不想和你之间有太多的隔阂,我承认我因为不知道你到底是谁而感觉到恐惧,但是我想,既然我们结婚了,我就应该相信你,相信你不会害我。”陆漫漫一股脑的说着。

莫修远嘴角一笑,“所以……”

“你有什么就说吧,我听着。”陆漫漫一字一句,“反正我猜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莫修远笑得很深沉了,她摸了摸他的头发,抽你的说道,“那你做好准备了!”

文中提到的通信业的发展和未来科技的替换什么的,纯属小宅脑洞,亲们千万勿要较真。

群么么哒!

另外,5月月票奖励的亲们,今天小宅可能忙不过来奖励,明天会一一和你们联系,你们尽快加入小宅的验证群(群号见评论区),加入之后记得找爵爷,后期寄送和兑换潇湘币,我们会及时和你联系的,么么哒。

6月月票活动还在继续,亲们干净的,疯狂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