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阴谋交锋之战(11)全面反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做好准备了!”莫修远摸了摸陆漫漫的头,宠溺的说道。

陆漫漫就这么保持着全身戒备的看着他。

他的笑容更加深邃了,说道,“陆氏是不是有危机了。”

陆漫漫一怔。

她没想到莫修远突然说这个。

眼眸一紧,“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有点小建议。”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那一刻却莫名觉得,莫修远的坚毅应该不会太小。

她整个人也变得严肃而认真了很多,“你说啊。”

“你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是,竞争对手完美的复制了你们的销售模式,同时,用更优于你们的产品抵制你们的销售,导致你们现在的销售急剧缩水,而这样的情况如果不缓解,陆氏的销售业绩也每况日下,你们在手机市场的份额越来越低,更甚至,你们的股市会在这一段时间动荡,导致陆氏企业的整个经济受到严重的阻碍。”莫修远将情况简单分析。

陆漫漫点头。

看来,莫修远有帮她狠狠的做功课。

“我这两天被你冷落后有些闲来无事,所以对你们这次的竞争情况做了简单的了解。”莫修远说,说得云淡风轻。

陆漫漫才不会相信他真的闲得蛋疼的多管闲事。

“按理,陆氏拿到翟氏企业的手机系统独家授权,在北夏国应该算是最有优势的一个手机开发商,本来无需质疑的就应该是现在的主流手机,依照你们完美的销售方案,陆氏的手机市场火爆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现在,突然说科睿拿到了国外的先进系统软件,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发出了最新的一款有着强大竞争力的手机,这其实就是一个疑点。第一,为什么科睿可以在这么短时间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国外的手机软件系统,据说,科睿和政府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第二,手机软件的引进一般都是软件公司的行为,政府一般不会直接答应给某一个手机厂商,这样会形成垄断式销售,弊大于利。第三,翟氏企业在得知科睿推出的新系统后,没有任何正面回应,对于专业做软件且在北夏国而言属于前锋的集团,不可能会就这么任由别人的东西这么打压自己的产品,他们的沉默,说明了什么?”莫修远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也这么看着他。

她没有告诉过她公司的任何事情,但是莫修远就是能够这么轻轻松松的,将所有的前因后果,分析得头头是道。

“而我得出的结论就是,政府联合翟氏一起,对陆氏企业进行打压。”莫修远一字一句肯定。

“所以我们陆氏应该在这个项目上必死无疑了?”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说,“不全然。这次的项目,说直白一点,就是文赟和翟奕在暗中操作。”

陆漫漫点头。

能够想到政府和翟氏练手,自然就能够想到文赟和翟奕,这点,无需质疑。

“文赟和翟奕两个人,一个从政一个从商,都是在各自的领域举足轻重,想要掌控一件事情不难,加上你们的需求,两个人让你们陆氏这么轻轻松松陷入困境,如果不是事情发生后,在发生前应该没有人能够预料,所以你们陆氏的遭遇我觉得是理所当然。但是,好在,我也从政,好在你也从商。”

“你是说我们可以联合做点什么?”

“不,这次我们靠的不是你我,是翟安。”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真的懵逼了。

莫修远说了那么大一串,她以为她会华丽丽的把自己引出来,却把所有转向了翟安。

“翟安可以帮我做什么?”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如果我们猜错,翟奕这次和文赟的合作,翟弘之前并不知道。翟奕一心想要得到翟氏企业,一直不停的在翟氏想要扩大自己的势力,现在在翟氏集团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亲信,也就是说,翟奕在暗地里一直和翟弘在对着干,这点,翟弘肯定也知道。而对于翟弘而言,翟氏企业其实早晚是要给翟奕的,毕竟翟安对此毫无兴趣,但翟奕对翟安和翟弘的偏见导致他对很多事情有些极端而偏执,你知道有时候一件东西原本是属于你的,但是用强的方式,多少让人有些不是滋味。”莫修远说,“翟弘虽然一直默认,只是因为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而且大概也在提醒自己,早晚一切都是翟奕的,就不需要太计较。而我们,就可以利用翟弘这点微妙的心思,让他对翟奕产生动摇。能够让翟弘产生动摇的方式,只有翟安。”

“你的意思是让翟安去翟氏上班?”陆漫漫瞬间明白。

但是,这不天方夜谭吗?!

以她这么多年对翟安的了解,翟安怎么可能去翟氏上班,他从小就不喜欢这些阴谋算计,尔虞我诈,而她也不会做强迫朋友的事情!

“你不用惊讶,翟安已经决定去翟氏上班了。”莫修远一字一句。

“你劝的?”陆漫漫询问。

“不,他自己决定的。”

“为什么?”

“我也很好奇为什么?”莫修远对着陆漫漫,“这就要问你,那天,对翟安说了什么。”

“那天?哪天?”陆漫漫一怔,随即想到。

但是,那天说的这么多事情,没有哪一件是让他要去上班的。

她说的,全部都只是让翟安好好的和古歆在一起,保护她,不让她重蹈覆辙!

“至于什么原因,翟安没有给我说,我也不会逼他告诉我,我们现在知道的结果就是,翟安现在要去翟氏上班,而我们有了翟安这个王牌,翟奕的计谋,还会长远吗?”莫修远问她。

“翟安会帮我吗?”商业上的正常竞争,并非儿女情长。

“但是他会帮我。”莫修远一字一句。

“翟安是你表弟。”

“亲表弟。”莫修远没有隐瞒,直白道,“温情是我姑妈。”

“所以你爸和温情是两兄妹了,可是你爸姓莫啊!”陆漫漫不解。

“我姑妈叫莫温情。为什么改名温情,个中缘由,我暂时先不做解释。但是早晚,你一定会知道。”莫修远说得很诚恳。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陆漫漫信了,就这么突然的原谅了他对自己的隐瞒,还会尽可能的去理解他。

“而你们陆氏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将你们手上的手机挤压的产品销售出去,在最短的时间内。否则你们的资金也会成为你们的一个短板。”莫修远说,“尽管,在之前,我已经给我父亲说好,如果在银行故意为难拖延贷款时间的情况下,我父亲会主动提供8千万的贷款现金流给你们做紧急应对。”

陆漫漫有些惊讶。

莫修远摸了摸她的头。

陆漫漫总是觉得,莫修远很喜欢把她当宠物对待。

“没办法,就是舍不得你受委屈。”莫修远说。

陆漫漫嘟嘴。

有些谢谢在嘴边,却就是没有说出来。

说出来,就显得,额外的见外。

“而你们将产品能够销售出去,且在竞争对手如此强制打压下成功销售出去的方法就是,给予你们手机一个强力的竞争优势,这个优势会让你们有所损失,至少在短时间内绝对是亏损的,但从长期而言,从解决你们现在目前的窘迫而言,这样的方式是赚的。”莫修远看着她,很认真的解释,“而所谓的竞争优势就是,给购买你们手机的用户一个承诺。承诺,购买手机后,2年内,以旧换新。”

陆漫漫惊叹。

她完全没有想到。

莫修远却显得淡然,“这样的方式,好处有两个。第一,可以最快的回本,解决你们的燃眉之急,不会让你们在这段时间被有心人控制,导致出现极大的经济漏洞,从而有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第二,给你们手机市场争取市场份额及营销时间,至少不会被对方公司的所有产品所取代,不得不说,这次你们的营销做得很完美,没道理把自己这么好的东西这么给了别人,谁都觉得不值。而这样的弊端就在于,这次的手机相当于是免费赠送给用户使用,当然,只是用户提前支付了费用而已。”

“这是最好的方式,没有之一。”陆漫漫没有做任何考虑,直接下了决定。

目前的情况,能够挽救陆氏现在的窘迫,只有这种方式。

而她,几乎没有想到。

她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也这么回视着她。

得到她的肯定,嘴角似乎扬着一个好看的笑容。

“不用太感谢我。”莫修远说,“谁让我这么无聊到,好管闲事。”

“莫修远。”对比起莫修远的吊儿郎当,陆漫漫却显得无比严肃。

莫修远眉头一扬。

“在今天晚上也就是刚刚之前,我对你都有着说不清的隔阂,我觉得我可能再也没有办法和你好好相处,但莫名其妙的,总是又在你的三言两语下被你说服,如果哪一天我死在了你的手上,应该也是,咎由自取吧。”陆漫漫说。

莫修远表情严肃,“你不会死在我手上。”

“翟安也说,你不会杀我。但是尹兰旖说,你是杀人狂魔。”陆漫漫看着他,“莫修远,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么脆弱,需要你隐瞒着很多事情,我其实可以接受你任何种种,从我说爱你那一刻开始!”

莫修远似乎是怔了一秒。

他有些紧绷的嘴角,好久,才微微的拉开一个弧度,“嗯,我知道。”

陆漫漫望着他。

“我知道你很勇敢,而不勇敢的那个人是我。”莫修远说。

陆漫漫不解,皱眉。

“再给我点时间,你会知道我的全部。”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点头。

她不急。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自己不愿意被人触碰的软骨。

所以,她愿意等待。

那晚上,两个人搂抱着彼此,沉沉睡去。

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是这一刻,她会选择相信!

……

翌日,一早。

陆漫漫醒来。

身边,莫修远抱着她,似乎也已经醒了。

两个人睁开眼睛彼此看着彼此。

好久。

“莫太太你再这么看我,我不保证我会不会早上就,兽性大发。”莫修远带着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

陆漫漫白了一眼莫修远,“神经病。”

莫修远淡淡一笑,从床上坐起来。

陆漫漫也从床上爬起来。

不得不说,回家睡觉的感觉果真比在办公室好了很多。

她一身难得的神清气爽,伸着懒腰。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将她楼抱在怀里。

“啊!”陆漫漫一惊,“莫修远你要做什么?”

“就是抱抱你。”

“我才不相信,放开我,我要去洗漱了。”陆漫漫挣扎。

两个人这么妞妞抱抱,似乎更加的暧昧不清了。

身体的反应,也老实得可怕。

“莫修远,我上班快迟到了!”陆漫漫欲哭无泪。

“我尽量快点。”

“你什么时候快了……”陆漫漫真的很想哭。

昨晚上那么规矩,昨晚上其实她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是莫修远却规矩得吓人,就一个晚上而已,就这样,这样,这样……

两个人本来就快一触即发。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两个人一怔。

王忠一般不会早上叫他们的啊。

房门外听到一个小声的女性嗓音,“哥,嫂嫂,你们起床了吗?”

莫璃。

几乎坦诚的两个人,就这么彼此看着彼此,陆漫漫分明看到莫修远眼中,那么明显的欲望,在得不到发泄时,又带着这么明显的,悲壮。

陆漫漫突然很想笑。

总觉得莫璃那小婊砸也不只是来祸害她的。

两个人从床上起来。

“你去开门。”陆漫漫说。

莫修远咬牙切齿,“你觉得我适合吗?”

“怎么不适合……”陆漫漫在看着莫修远有些黑的脸色时,瞬间就明白了。

某些人的某地地方,还精神得很。

怎么她就这么幸灾乐祸啊!

莫修远看着她的表情,脸色更不好了,转身就走进了浴室。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回神,深呼吸,整理了一下睡衣,打开房门。

房门外,莫璃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乖巧的出现在门口,看上去永远都是那般无害那般纯洁的模样。

陆漫漫嘴角一笑,“小璃,怎么这么早,突然过来了?”

“我和妈妈一起过来的,说是马上要过中秋了,给你们带了点月饼过来,是妈妈和我一起亲手做的。”莫璃看上去甜美得很,对着她也显得无比真诚。

陆漫漫倒是习惯了莫璃这般言不由衷,也习惯了和她演戏。

她笑着,“妈也过来了。”

“嗯,就在楼下,让我上来叫你们起床。”

“我洗漱了马上就下楼。”陆漫漫连忙说着。

不管如何,总得给婆婆面子。

只是……

莫修远说,温情是她姑妈,但是明显,温情和他父母似乎是没有什么来往。

这么有些沉思。

陆漫漫转身准备去浴室洗漱。

“嫂嫂。”莫璃突然又叫着她。

“嗯?”

“你锁骨这里红红的是什么?”莫璃看似单纯无比的问她。

陆漫漫有些诧异,用手摸了摸,好久,才反应过来,估计是莫修远的吻痕。

她笑了笑,“没什么,磕着碰着了。”

“哦,这样。”莫璃浅浅一笑,“那我不耽搁嫂嫂洗漱了,我下楼等你们。”

“嗯。”

陆漫漫点头。

莫璃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整个脸色瞬间就变了。

磕着碰着……

还真的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眼神中的冷血一闪而过。

陆漫漫回到浴室。

莫修远此刻已经洗漱完毕,也穿戴整齐。

陆漫漫一边漱口洗脸一脸对莫修远说着,“你妹和你妈专程过来给你送月饼,你完了就先下去,我马上就下来。”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出去。

陆漫漫洗漱完毕,看着自己锁骨处明显的吻痕。

想起刚刚两个人的干柴烈火……

莫璃那女人果然就是天生和他们犯冲了。

她换上衣服化妆下楼。

楼下,莫璃和姜雨烟坐在沙发上,莫修远配合他们似乎在聊天,看着她下楼,姜雨烟连忙招呼着,陆漫漫也这般热情的叫着妈妈说着感谢话,四个人一起去玻璃餐厅吃月饼早餐。

陆漫漫一个劲儿的说好吃。

姜雨烟自然是喜笑颜开,“现在的添加剂太多,我就带着小璃一起,材料什么的都是自己买的,做出来的,比外面你爸拿回来的那些高档月饼不知道健康了多少,我给你们多拿了些,漫漫,你有空给你父母也捎带点回去。”

“谢谢妈。”陆漫漫连忙说着。

“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说是这么说,姜雨烟却明显的高兴得很,“对了漫漫,你和阿修结婚时间也不短了,该考虑生孩子了。”

陆漫漫顿了一下。

这是,上一辈人都喜欢的话题吗?!

没恋爱催恋爱,恋爱了催结婚,结婚了催生孩子,生了一胎催生二胎……

“我们正在计划。”莫修远接嘴。

陆漫漫勉强的笑了笑,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妈盼着抱孙子。”姜雨烟笑了笑。

陆漫漫转头偷偷的看莫修远。

莫修远会以她一个不用谢的表情。

反正,他确实在造计划。

早饭吃完之后,陆漫漫和莫修远就赶着要去上班,姜雨烟和莫璃也只是来送月饼,就一起离开了,陆漫漫眼眸看着载着莫璃和姜雨烟的轿车,坐在秦傲的小车内,有些发呆。

总觉得自己,越来越理不清,莫修远的家庭了。

总在猜疑,莫修远会不会不是莫昆的亲生儿子,但又觉得,莫昆和姜雨烟对待莫修远的态度,分明就是亲生儿才会有的态度!

她深呼吸,打算,不去钻牛角尖,反正,莫修远说了,会告诉她!

车子一路往陆氏大厦开去。

这两天的陆氏分明压抑了很多,仿若空气就是紧张的。

陆漫漫直接走进办公室。

张翠跟随其后。

“代理商的电视电话会议几点开始?”

“吴总定的上午11点。”

“好,通知所有部门经理,半个小时后开紧急会议。”陆漫漫严肃认真。

昨天发生的经济危机,似乎半点都没有对她产生影响。

张翠就是觉得,好像什么事情都打不倒陆总!

不仅,自己也满是信心,即使这么无形中就收到了鼓励,她连忙点头,“是。”

张翠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又顿了顿脚步,“陆总。”

“嗯。”陆漫漫低头打开电脑,应了一声。

“今早有你的八卦新闻。”张翠说。

陆漫漫顿了一下,抬头看着张翠。

“就是一些娱乐八卦,也没什么……”张翠咽了咽喉咙。

陆漫漫微点头,“先出去忙吧。”

“是。”

陆漫漫放下手上的电脑笔记本,转眸将手机打开,放开新闻客户端。

八卦娱乐头条。

“陆漫漫密会文赟,似旧情复燃。”

想起昨晚上的狗仔。

陆漫漫嘴角笑了一下。

文赟还是这么幼稚。

她昨晚上之所以没有处理狗仔的事情,只是觉得,或许这些乱七八糟的娱乐八卦可以继续保持媒体对陆氏的曝光率,不至于突然间陆氏整个企业大跳水!同时,又能让人们减少对他们陆氏手机危机的关注。

现在,虽然觉得没太必要,但她也不想在这样的事情上,和文赟纠缠不清。

她难得理会,将注意力投入工作之中。

半个小时后,陆漫漫整理自己的东西准备召开会议。

正时。

电话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爸。”

“现在在董事会议室来,所有董事都在,上来开个会。”

“我现在要开市场部的会。”

“先上来。”陆子山说完,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抿唇,走出办公室。

张翠已经准备好了会议正准备提醒陆总开会,就看到她走了出来。

“陆总……”

“先跟着我去董事会议,让其他秘书给各部门经理通知一声,会议延迟,具体延迟时间,等我开完董事会议后,再决定。”陆漫漫吩咐完,就直接往电梯口走去。

张翠一边拨打电话将事情交代,一边跟着陆总上电梯。

好长一段时间,似乎都是忙的,马不停蹄。

陆漫漫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董事会里面,气氛严肃。

陆漫漫一走进去,就感觉到强烈的窒息感,所有人都显得尤其的紧绷。

她坐在指定的位置。

看着陆子山,“董事长,你这么急找我什么事情?”

“昨天一天,科睿集团的销量,比我们陆氏集团的手机销售多百分之五百!”陆子山说,一字一句。

“我知道。”陆漫漫没有看到数据,但基本上从昨天的形势来看,就大概知道。

“而刚刚陆氏的股市一开盘就在跌,跌得很严重。但是从银行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是,目前银行无力给我们更大金额的贷款,2千万对我们而言,根本起不了太大作用!”陆子山将情况说明。

其他几个董事的神色更加凝重了。

陆漫漫就知道,文赟既然都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肯定早就已经将他们陆氏的所有后路给提前斩断了。

她抿唇。

还未开口。

魏国庆直白道,“陆总,这个项目是你在负责,你可不能沉默,不管之前怎么样,但是现在面对陆氏这么大的危及,你得行动起来!”

陆漫漫看着魏国庆。

所以,反正到头来,都是她的事儿了!

这帮老匹夫。

“是的,陆总,现在我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陆氏这次被跳水严重,整个商业上的人可都是在看我们笑话,说我们有些过于自信膨胀,导致现在这种不可收拾的残局!”另外一个董事也附和着,“现在所有商业人士非商业人士都在看不起我们!搞得我们真的很难堪。”

“这件事情说直白点,也是领导决策的失误。”另外一个董事似乎是忍不住了有些口无遮拦的说着,“当时我其实就不赞成投产这么多,是陆董事长带头的还有魏董事几个大股东一起说姚投产这么多,现在闹到这个地步,我这种股份少的,确实承受不起,反正丑话说到前面,如果持续这样下去,我不保证我不把我自己手上的股份给卖掉!”

陆子山脸色微沉。

魏国庆就憋不住了,“你说什么话老张,又得盈利的时候看你比谁都积极的要股份,这才出了点事情就来推卸责任,当时集体投票的时候,你也没有反对。”

“那是你们说得好听,说现在得趁着形势大力发展,我也是听了你们的谗言。”

“你到底什么意思!”魏国庆整个人就火大了,“你想要买股份你马上卖,陆氏也不需要你这样的股东!”

“你这是威胁我了!”

“我就是威胁你,有本事你现在马上就卖了!陆氏也不需要你们这种只会打退堂鼓的老匹夫!”魏国庆狠狠地说着。

“你……”

“够了!”陆子山声音严厉了些。

魏国庆和张和兴都沉默了一秒,两个人互相看不惯的,瞪着彼此。

“都一把岁数了,在董事会议上吵架成何体统!现在陆氏是面临着危机,但是没有哪个企业会一直这么一帆风顺下去,陆氏能够支撑这么多年也算是运气!现在别因为一点点小挫折,就灭了自己的威风!”陆子山狠狠的说着。

两个人不再多说,但明显,一直脾气没有压下去。

“漫漫,你说说你这边有计划了没有?”陆子山稍微语气温和了些,对着陆漫漫开口道。

陆漫漫回神。

说真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公司董事之间的争吵,所以不免,有些失神。

她眼眸微动。

想来,这些人就是在给她压力传递了!

难道他们会真的觉得,她无动于衷吗?!

陆氏毕竟是陆家的企业,她爸占了绝大的股份,她有什么理由,打退堂鼓?!

“嗯,正在计划中。”陆漫漫回答,看上去胸有成竹。

“有方案了吗?”魏国庆激动的问道。

“有了方向了。”陆漫漫不明说,“细节正准备和市场部各部门总监经理过,具体的方案,原本是定于一个小时后拿出来给你们汇报,但是现在你们突然叫我上来,我们还没有讨论出来。”

陆漫漫说得很平静。

但是言语间,明显就是在讽刺,讽刺这些所谓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在面对危机时的不成熟不稳重!

所有人有些尴尬的面面相觑。

陆漫漫继续说道,“我能够想到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让我们这次的危机挺过去,不至于让科睿得了所有的好处,总得打压打压他们的销售气焰!而与此付出的代价就是,这次的手机销售,盈利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可以保证,2年时间,陆氏可以在手机市场的销售上,取得超过其他所有手机厂商的市场份额。”

“陆漫漫,你可不能说大话,来欺骗我们这帮老头子!”张中兴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我也要有那个能耐欺骗得了你才行!”陆漫漫有些讽刺,又说道,“刚刚董事会说银行不会给我们太多的贷款让我们保证我们的资金流顺畅,昨天我已经找莫氏集团,他们愿意无条件贷款给我们8千万进行周转,我预估了一下我们现在的财政情况,8千万至少可以维持我们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一个月内,我们应该可以通过手机的营销进行回本!”

董事成员正准备七嘴八舌。

陆漫漫直白道,“现在我不想耽搁太多时间来解释现在的一个经济情况,我需要时间和我的团队一起,商量应对方案,如果你们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我想我现在要申请,先提前离开。”

董事成员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这个23岁的黄毛丫头,逼人的气势。

陆子山开口道,“你先去忙。”

“谢谢董事长。”陆漫漫恭敬无比,“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说完,就带着张翠离开了。

张翠真的佩服陆总的霸气,那么多董事面前,所有人都不敢为难了她,真是威风到不行!

走进电梯。

陆漫漫直言,“让部门经理马上到会议室开会。”

“是。”张翠点头。

电梯到达,陆漫漫直接走向会议室。

不到5分钟,所有人全部到齐。

陆漫漫开门见山的说着,“这次的手机市场营销,我们没必要追究谁的责任谁的失误,我只会告诉你们,我们现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是不可避免,所以不要为此而丧失了大家的信心。当然,我今天的会议不只是为了鼓志气,而是根深蒂固的解决这次的危机。”

所有人认真严肃。

“目前我们手机的劣势我就不重复了,从现在开始,所有的营销模式全部不变,包括我们的定位,价格和营销渠道,营销方式等等。我们只需要加一个营销噱头,就是,购买陆氏手机,两年内,免费以旧换新。也就是说,2年内,陆氏用成本去购买手机市场的市场占有率,且同时为我们陆氏的手机销售争取有利的时间。不能在起点上,被竞争对手拉出如此远的一个距离!”陆漫漫直言道。

所有部门经理全部都震撼。

这样的模式,无疑是有些冒险的。

而且对于任何一个商业集团而言,都没有过的先例。

倒是林初辰在那一刻,表现出了认可和佩服。

他不得不说,能够在这段时间内,下定如此决心且想到如此方案,他不仅佩服陆漫漫的睿智,还佩服她的霸气和果断。

眼眸微动。

他就这么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认真严肃,听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林总助,你依然负责整个项目的总方案营销策划,吴总负责落地执行。其他各部门全力配合,在发生任何事情冲突的情况下,以林总助的营销方案为准。11点钟那个代理商电视电话会议,我亲自参加。”

“是。”所有人严肃点头。

“目前的方案知晓人只有我们几个人,我不希望任何人将现在的方案传播了出去,在我们的营销方案没有上市之前。商业犯罪的一些法律条款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

“是。”

“最后,我希望大家打起精神,陆氏不会亏待了各位。”陆漫漫说,“林总助,你跟着我去一下办公室,其他人散会。”

说完,陆漫漫大步离开。

张翠和林初辰跟随其后。

陆漫漫办公室内,陆漫漫直白的说道,“这个方案还有一个弊端。”

“嗯?”林初辰诧异。

“经过这起事情后,用户或许对我们的产品会产生质疑,也就是说,在2年内,我们会不会生产出更好的手机让满足他们的以旧换新。”陆漫漫直白。

林初辰恍然,“这是个大问题。”

“所以,你现在先把你的实施方案整理出来,我现在需要找翟氏谈战略合作协议。”

“但是翟氏在这件事情上不是捅了我们一刀吗?怎么可能,和我们继续合作。”

陆漫漫嘴角一笑,“或许就叫,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陆总总是让我刮目相看。”林初辰由衷的说着。

陆漫漫淡笑着,“分工合作,公司内部的事情就交由你劝劝负责,我负责对外。”

“是。”

“出去忙吧。”

“嗯。”

林初辰离开。

陆漫漫转眸,拿起手机,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怎么陆漫漫,昨晚上不是才说了那么斩钉截铁的话,今天又主动给我打电话是为什么?”

“只是突然看到了我们俩上头条的新闻。”

“怎么,你很在意?”那边邪恶一笑。

“都说是因为我们陆氏现在的经济危机,我想要重新巴结你。”

“那只是外界的一些揣测而已。”文赟冷冷一笑,“至于你要不要这么做,那你是的事情。”

陆漫漫说,“文赟,有时候人太得意,不见得是好事儿!”

“你是在提醒我?”文赟脸色一沉。

“我只是念在大家相识一场,如果不想最后你后悔得太难看,就找人把新闻撤除了,对你,真的没好处!”陆漫漫一字一句。

文赟不过就是想要借此,在媒体上都露面。

以前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可以的减少曝光率,现在大概是觉得自己又重新洗白了自己,想要多出现在媒体面前,而且,用这种方式最好不过,他完全可以把矛头指向,是她后悔了想要求和。

什么解释权,都在他的身上,而她现在面对的情况,也确实没有那个能耐去解释什么!

而她,之所以不想这条新闻这么一直发酵,只是因为她不想莫修远误会。

他们之间,不应该有这些无谓的误会。

“陆漫漫!我们走着瞧!”文赟猛地将电话挂断。

他狠狠的看着手机,似乎每次都会被陆漫漫气得火大,他拿起电话,直接拨打。

那边有些诧异,“怎么直接给我打电话?”

“你还没去上班?”文赟直白道。

“刚出院,正准备去。”翟奕说。

做戏,总得做足。

“加大对陆氏集团的收购力度!”

“放心,放在嘴边的肥肉,我不会不咬。”翟奕说,“我马上到公司,随即就筹备股份收购的相关事宜,按照原计划,互相配合。”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双方,挂断电话。

翟奕嘴角冷冷一笑。

借助文赟收购陆氏这个四大家族之首的集团,不得不说,比他想象的还有轻松。

他原本以为,至少要通过十年半载,毕竟想要让他们的软件产品大部分取缔通信业,这需要时间,也需要历史的推荐,当然,用一些阴险的手段,自然,事半功倍。

他住着拐杖,下车,走进翟氏。

翟氏大厦,所有人对着他依然恭敬无比。

他希望这种,高高在上的滋味。

而他,觉得这并不够。

走进电梯,走进自己办公室。

刚坐下,就看到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推开。

翟奕眼眸一紧。

他狠狠的看着翟安,看着他一身西装革履的出现在他面前,那么让人刺眼!

小宅今天详细统计月票活动的中奖名单及获得的奖品,以及需要兑换的潇湘币,请亲们注意加入小宅的验证群或者正版群,加群方式见评论,然后找管理爵爷,希望亲们快快配合,以方便宅早点将礼品寄出。

群么么哒。

6月月票活动,大家继续!

加油加油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