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翟安的崛起/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氏大厦。

翟奕办公室。

翟安西装革履的站在那里。

翟奕就这么冷冷的一直看着他,脸色阴沉。

翟安却反而没有半点情绪,直言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院了,现在有一个会议,如果你有空,麻烦你参加一下。”

说完。

翟安转身欲走。

“翟安。”翟奕看着他,“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还不明显吗?”翟安反问他。

翟奕的眼神,猛地又紧了一下。

翟安离开。

翟氏会议室内。

翟安坐在会议室的正中间偏右的位置,翟奕坐在正中间,其他各部门经理,按照自己的位置,坐在会议室里面,很严肃的气氛。

翟奕就这么看着翟安,看着他淡定自若,沉着无比的模样,似乎并非第一天到翟氏上班。

他站起来,对着偌大的投影直白说道,“科睿引进国外手机软件系统版本,和我们等同的水平,很显然,优势比我们明显。前期翟总经理虽然通过和科睿的合作将我们的一些APP软件植入他们的手机之中,将使用我们APP的用户群不断提升,现在我们软件使用的市场份额显然已经明显的超过其他所有同行业软件公司的应用设备。尽管在科睿的手机上我们获得了我们的利益,但终究而言,我们是以开发手机软件系统为准,对于科睿从外引进且垄断经营国外系统版本的模式,并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翟奕看着翟安。

看着翟安主持着这次的会议。

翟安似乎依然没有注意到翟奕的神情,依然自若,“现在媒体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和科睿竞争最大的陆氏集团,并没有将矛头指向我们翟氏,但我觉得,媒体这个敏锐的团体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的存在,毕竟,这次的竞争,根深蒂固,是我们翟氏的产品失败,倒是让陆氏集团给我们背了这个黑锅。”

所有人现场都保持着安静。

翟安将这次陆氏的惨败归根结底在他们翟氏身上,这样故意的引导和意图,让翟奕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所以,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提升我们自身的产品,进行软件升级,优化,创新。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我并不反对,但要全部应用于我们的产品,成为我们自己的东西,这是一个比较艰难的过程。在此,我将对我们翟氏总研发公司的各部门做一个相应的工作分工。从技术部开始……”

“翟安。”翟奕突然开口。

原本秩序和谐的会议室,因为翟奕,而突然停顿了下来。

翟安转眸,“翟总有何吩咐?”

“你现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翟奕问,直白,毫不给面子,让现场其他部门经理,无不汗颜。

从来没有看到他们两兄弟同框的画面,现在这么一看,原来,不和。

很显然不和。

翟安对着翟奕,“在你住院这几天,董事长让我代替你,负责和陆氏合作的这个相关项目,包括后期的一个软件开发和营销。”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在你住院的这一周。”对于翟奕的咄咄逼人,翟安显得很平静,半点没有因为翟奕的故意,而有半点难堪,反而显得无比的稳重。

“所以现在我回来了,是不是就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翟奕一字一句,说得那个直白。

所有人都保持着安静,不敢吱声,就怕殃及鱼池。

但又有一部分人,似乎是有些看热闹,倒显得这个会议,无比的滑稽。

翟安这么抿了抿唇,“我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说,在你回来后,我就应该退出这个项目。”

翟奕脸色瞬间黑头。

所以这是当着所有部门经理的面,在驳他的面子,在驳他作为翟氏总经理的面子。

翟奕狠狠的看着翟安。

突然,拄着拐杖狠狠的离开了会议室,同样的,没有给翟安半点面子。

这个会议本来就是由翟安主持,现在,说走,就这么走了,表达的情绪异常明显。

会议室须臾一片。

翟安倒显得平静,似乎连半点缓解的时间都没有留个自己,对着所有的部门经理直白道,“我们继续。”

部门经理就这么望着他。

完全不懂,现在是处于什么情况。

翟安说,“技术部,在开发最新的手机软件之前,我会和董事长汇报,安排你们的专业人员去国外进行精修交流学习,授人鱼不如授人渔,我们要的是技术而不是产品。作为国内最大的软件研发公司,我们需要的创新国内的知识产权,不应该因为国外的产品比我们更优秀就打退堂鼓,要相信,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是。”技术部经理连忙点头。

“外联部。”翟安开口,“我需要我们翟氏的一个全系统的关系网络,包括对公的政府,对商的企业以及私底下原本和我们集团和董事长关系极好的个别人,明天下班前,我需要你们整理一个详细的人脉网络关系图给我,要清晰明了,我希望我把大多时间花费在寻找人缘身上。”

“是。”

“营销部。”翟安转头,“你把和陆氏的相关合同全部拿给我,我需要好好研究,接下来我们和陆氏以怎样的方式,合作下去!”

“是。”

“其他部门,按照自己的职责配合开展营销工作,散会。”

翟安离开。

率先离开会议室。

虽然布置了一大片的工作,但是会议室里面的各个部门经理,依然一脸不知所措。

会不会一不小心,站错了位置。

翟安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经过翟奕的办公室,顿了顿足。

就站在外面,就能够听到里面翟奕发脾气的声音,似乎是在对着秘书发脾气。

翟安走进去。

翟奕的办公室,到处都是纸张,落了一地。

大概是秘书拿文件给他汇报工作,被他全部都推在了地上,显得办公室凌乱不堪,此刻的秘书站在那里,瑟瑟发抖,就这么含着眼泪委屈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别骂她了。”翟安直白道,“是我怕打扰到你养病,所以让她别通知你我上班的事情。”

翟奕青筋暴露,狠狠的看着翟安。

他阴冷的声音特别大声的吼着秘书,“你给我滚出去。”

秘书连忙转身离开。

根本就不敢多待一秒。

翟安看着秘书的背影,转眸看着翟奕。

看着他阴森无比的模样,嗜血的眼神就这么狠狠的放在翟安的身上,冷冷的口吻狠狠地说着,“翟安,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个地方?”

“爸让我来的!”翟安的平静和翟奕的极端,形成了两个强烈的对比。

那句“爸让我来的”完全是触碰到了翟奕的底线。

这一刻,翟奕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限。

甚至于,有人想要敲门汇报工作,都自动的,退后离开,如此强大的气息,根本不敢靠近。

翟安却似乎半点没有反应,他说,“不打扰你了。”

转身,就这么云淡风轻的准备离开。

身后,突然一道身影,猛地一下从他后面强势的将他推倒在墙壁上。

力度很大,整个人自然就被他狠狠压在强上,翟奕的手肘桎梏在他的脖子上,有那么一刻,翟安觉得呼吸有些受阻,但是整个人,就是这般平静的,看着盛怒的翟奕,看着他此刻眼神中的熊熊火焰,恨不得杀了他!

“翟安,你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翟奕逼近,一字一句威胁。

手肘上的力度越来越大。

翟安就这么感受着自己的喉咙,被他用力的抵制着,那种带着痛的窒息感。

“翟奕。”翟安说,“没有什么地方不是我不能出现的,只是,我愿不愿意。”

翟奕眼眸一冷。

翟安对视着他,半点没有闪烁的眼神,那一刻却陡然一紧,带着说不出来的逼人气息,就这么,一点一点在翟奕的身边扩大。

他说,一字一句,“人,总是会有一个极限。”

“你在威胁我?!”

“我只是在表达我自己的情绪。”翟安一个用力。

翟奕整个人猛地一下被他推了出去。

力度,让翟奕整个人有些愣怔。

而且这个方式的桎梏,一般人,分明不可能这么一用力,就将人给推差点飞了出去。

翟奕后退了好几步,在最后一秒,停了下来,不注意,摔得狼狈。

他的眼神,就这么不停地放在翟安身上,这个他一直忽视了几十年,到这一刻,他却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他一点也不熟悉!

翟安看着他,就这么漠视着他的眼神,没有做半点解释,他说,“这么快,身体就恢复了?”

翟奕一怔。

才发现,刚刚那一秒,他全然已经是一个正常人。

翟安的眼神就这么看了他一眼,那般冷淡的眼神,仿若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也似乎根本没兴趣知道他的身体情况,那样的感觉,让翟奕反而觉得,在翟安的眼里,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算!

心口的怒火,在不停的燃烧。

被人第一次这么轻视!

还是,他一向看不起的翟安。

紧捏的拳头,用力到骨节都在发白。

翟安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笔直的西装,然后转身,淡定自若的往翟奕的办公室门外走去。

走了两步。

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翟弘脸色而严肃的出现在门口。

翟安恭敬道,“董事长。”

翟弘微点头,转眸,看着办公室内的翟奕,看着满室的狼藉,眼神陡然一紧,“翟安,把房门关过来,跟着我进来。”

“是。”

翟安上前,直接将翟奕办公室的房门给关了过去。

翟奕看着翟弘,冷冷的看着他。

翟弘直接坐在翟奕的办公椅上,看着他们,“几十岁的人了,当着下属的面吵架?这是翟氏领导人应该有的风范?!”

口吻严厉,气势吓人。

翟奕紧抿着唇瓣,一言不发。

翟安也没有说话。

三个人的空间,突然安静无比!

还带着些窒息的味道。

“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有什么放不开,在翟氏这个办公楼里面,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任何不和的画面,也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你们的议论纷纷!”翟弘严肃的模样,终究有作为集团董事长的逼人气息,带着震撼力,继续道,“否则,我会按照你们个人原因,对你们进行该有的处罚!包括,极限到我会让你们之中的谁,离开这里!”

冷冷的语气,一直在办公室回荡。

翟安脸色陡然一紧,狠狠地问道,“翟安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儿!”

翟弘看着翟奕。

翟奕的眼眶似乎都带着血丝,明显的气急攻心强力压制。

“翟安是我儿子,出现在翟氏企业再正常不过!”翟弘说,根本就是故意的偏袒,“既然他愿意来公司上班,我没有道理拒绝!”

“他什么都不懂,你让他当这次软件开发的项目经理,且驾驭其他部门经理之上?!你把我安排在什么位置!”翟奕狠狠的逼问,一字一句,情绪表露无遗!

“突然出现陆氏这种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我们翟氏也必须要有应对方案,你在住院,翟安主动请缨,我没理由拒绝,而且经过这一周翟安的表现,我并不觉得他什么都不懂,你应该给翟安机会,给他点时间。”翟弘说,“而现在,既然你回来了,你可以协助翟安一起,将这个项目完美的拉下帷幕!”

协助翟安?!

翟奕的脸色瞬间又难看了!

他好不容易这么多年,从上大学开始就一直在翟氏上班,从最开始到公司最底层实习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总经理的位置,让他协助翟安完成这次的软件开发项目……

真是,做得够绝的!

“翟安毕竟是你弟弟,你们兄弟俩应该互相支持,而不是这般敌对。以后公司都要靠你们两个人,我相信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翟弘补充说明。

越是这些话语,似乎越是刺激翟奕的排斥。

他狠狠的看了一眼翟安,看着他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到头来,所有的一切,不管他做了多少,最终结果就是,只要翟安想要,什么都可以?!

可笑!

还真的当他还是曾经那个,毫无反抗之力的破小孩了?!

突然沉默的空间。

三个人似乎都,各怀心思。

僵持了至少2分钟,翟弘又开口道,“翟安你先出去,我和你哥有话要说。”

“是。”

翟安看不出来半点情绪,就这么转身离开,给他们带上房门。

办公室内。

翟弘和翟奕两个人,依然,紧绷的气氛。

翟弘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对着翟奕一字一句道,“这次的手机软件项目你是不是背着我和文家人在做?”

翟奕一怔。

“别问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告诉你,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第二次!”翟弘说,冷冷的说,“我最不能容忍的是什么,你应该清楚!”

话音落,翟弘就离开了。

房间,就剩下翟奕一个人。

到现在的地步,到什么都已经水到渠成只要再加把火力就能够成功的计谋,就这样,惨死在这个节骨眼上!

翟奕的眼眶越来越红,越来越嗜血!

……

翟安回到办公室。

自己单独的一个独立办公室。

他现在的职位很特殊,但他并不觉得尴尬。

真正尴尬的是翟奕。

翟奕,这个完全不能忍受他半点的,男人。

那天,古歆流产,第二天,陆漫漫找他,说了一大堆。

然后,他回到翟家别墅,等他父亲下班。

那晚上,他给他父亲明说了,想要进公司的打算。

他父亲从小偏爱他,只因为他是他和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所以这份偏爱自然从小就流露,导致,翟奕对他的越发偏见。

而他告诉他父亲他要在公司上班,他父亲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一口答应。

所以,他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来到翟氏,成为了软件开发项目的负责人,没有什么特殊的职位,以前翟氏也没有这个职位,但是,就是所有待遇,和翟奕齐肩,这样的对待方式,会让翟奕,直接崩溃。

他的目的也很简单。

不想再这么一直委屈下去。

他委屈了很多年,也没觉得自己真的欠了翟奕什么,如果说有什么亏欠,那也是上一辈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他不用对翟奕觉得有任何内疚,所以,他真的没有必要顾及任何人。

而他其实也真的不笨,从小智商就在平凡人之上天才之列,也学过很多,超过他本身应该学习的东西,所以在商业上这一块,就算陌生,但绝对不难适应,短短一个星期时间,他几乎已经完全能够接受所有种种,而且以前就算没有进翟氏,他也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室人不多,但管理其实是大同小异。

当然。

他进公司,就有了他自己的目的。

所以,他直白的告诉了他父亲,翟奕暗地里和文赟的勾当。

不需要为翟奕掩饰什么。

他们从很久开始就不在一个友好的界面上,所以对于彼此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局面,只会让他,无所顾虑的将翟奕狠狠的往脚下踩去!

他虽然没有接触过翟氏,但是隐约也知道,他父亲其实和翟奕暗地里斗得很厉害。

翟奕一心想要得到翟氏企业,不仅在自己成为翟氏总经理后大换血,换成自己的忠心手下,还对外在给自己找支撑,这样的局势,他父亲其实是早就,有些容忍不过!

所以,这件事情也会成为他父亲对翟奕的一个隔阂!

而他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为他表哥莫修远。

他不知道莫修远为什么会知道,他想,应该是在乎一个人,就会将她所有的事情全部知道,然后默默的帮她解决。

他其实一直都觉得莫修远不会有一个好的归宿,现在却觉得,自己真的是多虑。

陆漫漫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有那个资格,站在莫修远的身边,并肩而行。

眼眸微转。

或许是想的有些多了。

他垂眸,看着手机上的屏幕显示,接通,“漫漫。”

“翟安,听说你在翟氏上班了。”陆漫漫说,直白的问道。

“是。”

“有空吗,我想约你谈谈。”

“随时。”

“明天上午,我到你办公室来找你。”

“好。”

挂断电话。

翟安突然又这么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办公桌上他之前在会议上要求的陆氏合作案,他翻开,看着里面的合作调侃,以及陆氏竞标书中的一些宏图规划,不得不说,这个规划其实很有想象力,能够给翟氏带来无限可能!

他抿唇,认真的研究着各种。

他现在一边负责整个项目,一边在打量补充一些,他不知道的很多关于公司的方方面面。

一坐就是一个上午。

他揉着有些痛的太阳穴,眼前的字有些昏花。

医生说,不能用眼太长,对他现在的恢复期,没有好处。

他想了想,从办公椅上起来,转身看着窗外文城进入中秋后的,萧条景色。

他慢慢的在让眼睛放松。

好久,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走出办公室。

门外,临时加的一个秘书间,秘书恭敬的站起来,“翟主管。”

“我出去一会儿,有事儿打我私人电话。”

“是。”

翟安走出翟氏大厦,走向地下室,开车。

车子直接看向他的工作室。

工作室依然如火如荼,从他失明后,后续工作几乎都是他找人在全权负责。

现在他突然出现,突然这么一个人,自若的出现,倒是让工作室的所有人都特别的惊讶,完全是反应不过来的默默看着他。

翟安直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诧异的进来,好半响,弱弱的问道,“翟总监,你眼睛恢复了?”

“嗯。”翟安显得有些冷漠。

秘书总觉得翟总监好像变得严肃了些。

“十分钟后,通知所以小组长回来开会,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十分钟,所有?”秘书有些不解。

“对,包括在外拍摄的,事情很紧急,给你客户做好解释工作。”

“是。”

秘书马不停蹄的开始疯狂的通知。

偌大的会议室内,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很多人。

十分钟,将近半个小时时间,才似乎全部到齐。

其实,这都已经超出了翟安的预算时间。

他不多说,直白道,“从现在开始,我将退出摄影界。”

话音一落,一片哗然。

翟安没有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工作室我当然不会说转让或者关闭,我只是以股东的身份出现在,从此以后,工作室的所有大小运作我都不再参与,之前我让张毅总监代理暂时负责整个工作室运作,从现在开始,我正式聘请张毅作为工作室的执行总监,全权负责所有工作室的工作,定期汇报工作业绩和财务情况给我,其他一切运作方面的营销策划和人员招聘等公司管理制度,我将不再做任何参与。”

“翟总……”张毅有话要说。

翟安直接打断,“没有拒绝的理由,也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现在宣布的所有,就是之后会执行的全部。”

张毅只得沉默。

“从今以后,工作室的一切就全部交给在座的各位,希望你们能够在张总监的带领下,更创辉煌。”翟安说,毫无预兆的消息让大部分人都是懵逼的。

而他,却没有做多余解释,直接说道,“耽搁大家时间了,散会。”

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翟安离开后很久,似乎会议室都还一直保持着安静,然后,好久,才有人开口道,“翟总监会不会是在梦游……”

“梦你个大头鬼!”一个人狠狠地说着。

工作室本来就比较活跃,和其他公司不一样,大多数都是搞艺术摄影的,多少不会那么死板,所以工作人真是认真,平时开会什么的,也不太严肃,大家彼此也没有那么深的职位阶级感,说话自然就没有了拘束。

“我的翟大男神,这是要弃我们而去的节奏吗?!”

一群妹子,欲哭无泪!

翟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在简单的收拾自己的东西。

秘书敲门。

“进来。”翟安应了一声。

秘书推开房门,站在翟安旁边,“翟总监,以后你都不来工作室了吗?”

秘书看着他一直在收拾东西,问道。

“大概。”

“为什么走的这么突然,大家都舍不得你……”

“有些私事。”翟安放下手上的东西,对着秘书说着,“或许以后还会有机会一起共事。”

“意思是你还会回来?”

“谁知道。世事难料。”翟安就这么淡淡的笑了笑。

这一刻,秘书似乎才找到点,翟总监熟悉的感觉。

总觉得刚刚那个人,不是翟总监,好像被什么附体了一般,完全不是他们温和的大男生,感觉冷冰冰的。

翟安又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收拾的不多,他一边收拾一边说,“到时候让张毅搬进我办公室,其他东西,你看他要的就留下来,不要的就处理了。”

“是。”秘书点头,点头的一瞬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翟总监,那你内屋里面的那些成品呢?”

翟安一怔。

收拾着东西的双手就这么停了一会儿,“帮我联系一家展览馆,售卖了。”

“什么?!”秘书惊呼。

那里面的作品,可都是好多千金都难买的。

而且都是他这么多年的心血,让售卖了……

“总监,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家里出事儿了,急需要钱啊?”秘书关心的问道。

“我家里情况很好,只是不打算再接触这一行了,所以留着也没用。”翟安说,“联系好了打我是私人电话,然后将所有的东西拿去售卖了。”

“是所有吗?”秘书确认。

不是有几幅,是他爱得不得了的吗?!

“嗯,所有。”翟安收拾完东西,抱着纸箱子就准备离开。

刚将箱子抱起来。

张毅推开房门。

秘书还处于震撼之中,但还是识趣的离开。

“翟安。”张毅和翟安私交不错,两个人又都在国外一起留学发展,翟安成立工作室就邀请他一起来做,他也二话没说的从国外回来一直帮他,所以两个人也都随便了些,也就直呼其名。

“嗯?”翟安看着他。

“怎么决定这么突然?”

“有些私事。”翟安说,“抱歉,暂时不想给任何人说。”

张毅耸肩,完全是理解的。

他说,“只是大家共事这么久,兄弟姐妹些是真的很舍不得你离开,刚刚在外面,临时有人起义说给你搞一场欢送会,不要拒绝,今晚魅色酒吧,豪华包房都给你定好了。”

翟安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好。”

“晚上6点半,先到对面的特色菜吃饭。不见不散。”

“嗯。”

张毅拍了拍翟安的肩膀,“兄弟,保重。”

大家也不多说。

反正有些情义,根本不需要言语。

翟安点头,也拍了拍张毅,“以后这里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张毅肯定的说道,看着他忙碌的样子,“不耽搁你了,晚上见。”

“晚上见。”

翟安看着张毅离开,低头又看了看自己的办公桌。

他拿起办公桌上面的一个相框,是一个风景画,他以前在国外的时候随手拍的,用手机拍的,觉得效果不错就打印了出来,回国后就让秘书框成了一个小相框,他抿唇,将相框打开,里面隔层中,有一张古歆的照片,都是她曾经没心没肺的那些照片,他偷拍的,然后自己洗了出来。

他将那张照片抽离出来,就这么留在了办公桌上,然后将那副风景相框拿走了。

很多时候,就是要在潜行默化中告诉自己,有些东西,真的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他抱着自己的纸箱子,离开。

所有人都对他依依不舍。

终究,也会有点感动。

他将东西直接带去了翟氏大厦,拿回自己的办公室,让秘书帮他整理,他看了看时间,6点钟准时下班。

下班有些堵车。

翟安到达欢送会现场的时候,所有人都坐的规规矩矩的在等他。

翟安自然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坐在主席位上,说道,“大家不用弄得这么生死离别,以后有这样的聚会,也可以邀请我参加?”

“真的吗?”活跃的女同事激动的问道。

“当然,毕竟我还是工作室的大股东不是!”翟安开着玩笑。

“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我的男神了。”女同事欢呼。

其他人也这么就突然活跃了起来。

以前翟安基本不喝酒的。

但是抵不过今晚大家的热情,在饭桌上就喝多了,胃里面根本来不及吃什么,一杯一杯的,干了不少。

到魅色的时候,他就几乎已经撑不住了。

那一刻,却莫名的又不想离开。

难得,这么放纵自己一次。

他很少会放纵自己。

从小,就不太喜欢这些场合,有段时间在国外,也试图的去接触古歆喜欢的世界,很显然,他不适合,一个人安静的看着一群人的狂欢。终究是,最后让自己,让自己在国外忘却古歆的那段时间,还是用摄影和绘画来麻痹,过了那么多年……

现在。

他看着纸醉金迷的房间,看着大家的热情。

也或许,他其实可以同流。

“翟安。”张毅突然坐在他身边,把这他的肩膀。

翟安看着他。

明显的,这个人已经醉的不清。

“在国外的时候就知道你喜欢古歆,这么多年,兄弟都还没有好好恭喜你。当时你结婚的时候眼睛看不到,总觉得婚礼都有些让人压抑,貌似以前国外这么多兄弟你就请了我,现在,也总算是待着机会好好的敬你一下了,恭喜你,如愿以偿。”张毅说,说得有些酒醉不清,但意思表达得很清楚。

翟安和张毅干了一杯。

没有解释之前婚礼上的事情,也没有解释,现在他婚姻里的事情。

就这么和张毅干了。

很多事情,他已经不愿意再解释,也不愿意再提起。

张毅已经彻底喝醉了,后来,又陆陆续续其他很多同事来敬酒,翟安几乎来者不拒。

结果就是。

真的喝醉了。

醉的很严重。

他都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魅色的,貌似是被人送回去的。

他有些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入户电梯了。

秘书看着他有些醒了,连忙说着,“翟总监,就快到家了,你好点了没?”

翟安觉得自己一说话,就会吐得一地,所以只是这么点了点头,任由秘书这么搀扶着他。

秘书按下电梯,嘀咕着,“密码是多少啊?”

“3344。”翟安让自己保持冷静。

尽量不在外人面前,现场直播。

秘书输入密码。

电梯往上。

秘书一直搀扶着翟安,翟安毕竟这么大一个人,有些重,她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而且很明显,翟安此刻的所有重量几乎都压在了她的身上,电梯到达后,两个人走进客厅,几乎是举步维艰。

况且,这个时候客厅又有些黑。

秘书不熟悉环境,扶着翟安两个人东碰西撞。

不知道是谁突然绊倒了什么,两个人猛地一下往地上摔了下去。

秘书摔在地板上,痛得她两眼冒金星,下一秒,翟安的重量又全部压在了她的身上,她真的痛的想要大叫!

下次,下次她再也不送酒醉的人回家了。

太太太忒么的痛苦了!

心里正抱怨着挣扎起来。

客厅的灯突然亮了。

秘书一怔,转头,就看着高高在上的站着一个女人,还穿着睡衣,头发有些凌乱,似乎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情况。

秘书看着古歆,整个人一下就激动了。

“翟太太,翟总监喝醉了,你帮帮我。”秘书大声求救。

古歆蹙眉就这么看着地上的两个人。

她睡梦中被外面的响动惊醒,一推开门,就看到翟安和一个女人,暧昧不清的睡在地上,这一刻,似乎才看清楚,那个女人是翟安的秘书,上次在翟安的办公室,两个人八卦了很多。

谈得还算愉快。

她转眸,看着翟安。

翟安此刻整个人压在秘书的身上,一动不动,分明是喝得大醉的节奏。

她犹豫了一下,上前,蹲下身体去拉扯翟安。

手还没有碰到翟安,翟安冷静的声音,就这么突然开口道,“我可以自己起来。”

古歆的手就这么尴尬的扬在那里。

秘书似乎也有些惊讶。

都已经醉成这个样子了,在自己老婆面前,还需要这么的死要面子吗?!

而翟安说了那句话之后,还真的,自己站了起来。

没有任何人帮助,站起来的那一刻,分明显得无比的挺拔。

秘书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总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奇怪。

她左右看了看,连忙开口道,“既然翟总已经到家了,我就先离开了。翟总再见,翟太太再见!”

说完,秘书就匆匆忙忙的跑了。

速度之快。

房间中,瞬间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在灯光下,对立而站……

重大通知!

请获得月票奖励的亲,一定要进群(群号见评论区)找爵爷。

明天之前,否则宅没办法给你寄送和奖励礼品了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请获得月票奖励的亲,一定要进群(群号见评论区)找爵爷。

明天之前,否则宅没办法给你寄送和奖励礼品了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请获得月票奖励的亲,一定要进群(群号见评论区)找爵爷。

明天之前,否则宅没办法给你寄送和奖励礼品了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已联系过的亲们请忽视)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