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阴谋交锋之战(12)合作共赢/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安静的客厅。

翟安和古歆两个人,对立而站。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

看着他脸色潮红,明显,喝醉了的模样。

翟安酒量不好,他其实很少喝酒。

但是现在,却醉了。

尽管,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尽管,显得有些生疏。

她没想过回到这个地方的,从翟安离开古家别墅开始,古歆真的没有想过回到这里,她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她和翟安之间会老死不相往来,但是这一周时间,她爸每天不停地在她耳边念叨,那魔力真的让她可以崩溃。

她实在遭受不住,实在受够了,今天下午一气之下,脑门一个冲动,就搬了回来。

之前,也是这么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所以,她其实不觉得会有多尴尬。

但是现在此刻,她看到翟安,却莫名的,很尴尬。

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一刻反而有些陌生,不知道什么滋味,反正说不清道不明。

依然安静的房间,没有人说话。

翟安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淡薄的看了两眼。

真的,很轻。

正时。

一个房间的门打开,小琴迷迷糊糊的走出来。

今天下午古小姐突然就说让她收拾东西回来,她就跟着她回来了,刚刚听到客厅有动静,也看到点微弱的亮光,一打开房门,就看到翟先生和古小姐如此对峙的模样,她其实一直觉得古小姐绝对不可能再回到这个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妥协了。

但看两个人现在的样子,并不是那么友好。

从古小姐流产后,那晚上发生了争执后,翟先生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别墅。

小琴的出现,让两个人都将视线往旁边看了一眼。

小琴感觉到他们的视线,又觉得此刻自己出现在这里有些格格不入,连忙开口道,“没什么事情我先休息了。”

然后,就想转身关上房门,继续睡觉。

“小琴。”翟安突然叫她,声音有些低沉,但清楚明了。

小琴忙答应着,“嗯,翟先生。”

“你过来一下。”翟安说。

小琴怔了一下。

古歆也怔了一下。

翟安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

小琴还是没有多想,走过去,“翟先生,什么事儿?”

“扶我回房。”

“啊?”小琴完全是懵逼的。

翟安却突然拉过她,整个身体根本就是毫无预兆的,直接压在了小琴的身上。

小琴还因为突如其来的重量往后退了几步。

好几步,才努力的让彼此都稳定了下来。

她闻到翟先生身上很浓很浓的酒味,此刻如此模样,很明显是醉了。

她没想那么多,扶着翟安往他的卧室走去。

一边走一边小声问道,“翟先生你喝太多了,我等会儿去帮你泡点蜂蜜水……”

两个人,就这么在古歆的眼皮子地下,离开。

一步一步,举步维艰的离开。

古歆真的觉得没什么感觉,只是因为翟安的故意,眼前的画面有些碍眼而已。

她想起刚刚主动去拉他从地上起来,那一刻他说能够自己起来,她当时有些尴尬,但没有想太多,现在沉下来,却突然明白,翟安是在排斥她。

甚至,不想她碰他。

她嘴角突然有些讽刺。

翟安果然比她想象的还要现实。

她转身。

真的很平静的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反正,从刚开始他们结婚就是一见无比荒唐的事情,到现在,发展成这样,发展成不管怎样,似乎都理所当然!

古歆回到房间,关上房门时依然响起剧烈的声音。

此刻翟安正被小琴扶在床上,他甚至不敢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就会天翻地覆的想要吐,他只能这么安静的看着头顶上水晶吊灯此刻最暗的光芒。

他喝醉了,很醉。

醉到,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自己行走。

所以他让小琴扶他。

比起他一挪动脚步就突然倒在地上,他觉得让小琴帮他,至少可以自欺欺人的显得没有那么狼狈。

而他。

真的不想在古歆面前,再这么狼狈下去。

“翟先生,我将蜂蜜水放在你这边的床头柜上,你稍微喝点。垃圾桶我也给你放在了你床边,你想要吐的时候,就直接吐出来。”小琴说着。

翟安点头,隐忍了很久才开口道,“你去睡吧。”

“嗯,那你有什么直接叫我,我不关门睡觉。”

“嗯。”

小琴离开他的房间。

翟安就这么躺在床上,就这么,觉得整个人眼前的一切,眩晕到,天翻地覆。

……

翌日一早。

天透亮。

翟安起床。

今天,还有些宿醉,但明显比昨天好了很多,只是胃里面难受得厉害。

他漱口,漱口的那一刻,觉得胃更加不舒服了。

反而,还这么干呕了两下。

脑海里面自然就想起了当时古歆怀孕的时候,也是这般,干呕着。

心口,有些隐忍。

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他简单洗漱完毕。

镜子中的人,脸色已经不潮红了,反而显得很白,无比苍白。

他想,他还是不应该,这么去喝酒,毕竟,他酒量真的很差,伤的又是自己的身体。

这么默默的想着些事情,换了一套西装,走出房间。

客厅,小琴已经在做清洁了。

看着翟安起来,连忙说着,“翟先生早。”

“嗯。”

“翟先生这么早就起床了吗?你昨天酒醉这么严重,多睡一会儿吧。”

“不了,我要上班。”翟安直白道,现在这个点,还得稍微抓紧时间才不会迟到。

“上班?”小琴有些发愣,“你说你在上班了吗?”

“嗯。”翟安不多做解释,只是应了一下,“走了。”

“翟先生你不吃早饭吗?我给你专程熬了醒酒粥的。”

“不用了。”

话音落,翟安已经出了门。

小琴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嘀咕道,“翟先生变了啊。”

翟安离开家门,开车去翟氏大厦。

昨晚上因为知道要喝酒,所以并没有自己开车去。

他默默的控制自己胃里面的不适,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车子停到大门口。

专门为高层泊车的小厮,连忙上前接过钥匙。

他下车,下车的那一瞬间,正好看到翟奕也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

翟奕冷着脸,拄着拐杖走在前面。

翟安脸色平静的跟在翟奕身后。

整个翟氏大厦的大厅,路过的员工无比注目,挺足,“翟总早。”

一路的恭敬的问候。

翟奕就这么理所当然的穿过大厅,没有给任何人的回应,显得那般的高高在上。

翟奕直接走进电梯。

翟氏的电梯没有专门区分所谓的董事长电梯,总经理电梯,但就是,翟奕出现后,员工自然会回避和他坐一个电梯,很显然,翟安没有,他跟着翟奕的脚步,走进去。

翟奕转眸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仿若就只是安静的在等待电梯的开门,脸上一直没有什么情绪。

“翟安,你觉得你有能耐在这里待多久?”翟奕突然问他。

翟安看着电梯的数字淡淡的说着,“很久。”

“很久?”翟奕冷笑。

冷笑着,显得那般的讽刺。

翟安无动于衷。

电梯到达。

两个人仿若陌生人一般,没有交流,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翟安坐在办公室内。

秘书恭敬的走进来。

“帮我泡杯咖啡。”翟安说。

秘书点头,“是。”

“今天有什么会议行程安排没有?”

“暂时没有。”

“那上午的时间就给我腾出来,我有事儿。”

“好的。”秘书连忙点头。

其实,自己被莫名其妙分到这里当秘书,易薇还有些不是滋味,以前跟着总经理做事情,不管怎样,工资提成还有自己在公司的地位自然都不太一般,但是昨天听说翟奕将他的秘书骂的狗血淋头就突然很庆幸,还好当时没有脑袋灌水的去人力申请不离开,要不然昨天被痛骂的就是自己了。

而且很显然,翟安主管比翟奕总经理,脾气似乎更好一些。

转身,准备离开。

翟安突然又开口道,“如果不麻烦,泡咖啡之前,帮我去外面打包一份早餐,今天时间太赶,没时间吃早饭。”

“翟主管偏向于吃什么?”易薇连忙问道。

“蔬菜粥。”

“好的。我马上就出去给你打包。”

“麻烦了。”

“不客气。”秘书离开。

翟安打开电脑,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

他先看了看科睿集团的一个手机市场销售业绩,通过完美复制和自己产品的优化,不得不说,这次陆氏集团真的被陷害得很惨,换成其他人早就发飙早就不淡定了,但是陆漫漫很理智,此刻没有对媒体控诉科睿集团的抄袭,也没有为自己的产品辩解什么,这两天,科睿的手机销售,完全可以逼疯陆氏,陆氏却依然可以这般,不动声色。

他看了看陆氏的股票。

比他想象中,下跌的弧度好很多,想来,陆漫漫现在也在极力的调控自己的股票。

她似乎真的很明白,此刻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不能让有心人乘虚而入。

这么分析着当前的局面。

易欢没多久送来早餐,还送了一份牛奶,说道,“翟主管,一大早上喝咖啡对身体不太好,我给你换成了牛奶,半上午我再给你泡咖啡。”

“谢谢。”

“不客气的,翟主管。”

“出去忙吧。”

“是。”

翟安不急不缓的将粥吃完。

这么多年,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都没有那个习惯,糟蹋自己的身体。

吃完早饭之后,胃里面显然舒服了些。

上午十点,陆漫漫带着她的秘书出现在他办公室。

两个人这么对立而坐。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打量着翟安,脸色不动声色,但是满眼神的好奇。

翟安忍不住笑了一下,“奇怪吗?”

“嗯,很奇怪。”陆漫漫直言,“没想到有一天你会这么的坐在这样一间办公室里面,上一世也没有看到过,所以,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不得不说,你这样挺帅的。”

翟安又笑了笑,“曾某夸奖。”

陆漫漫也笑了一下。

翟安觉得陆漫漫的心里素质,真的比他显得强大了很多。

是真的比他们多经历7年?!

说真的,陆漫漫说“重生”这个词语的时候,他真的觉得都是天方夜谭根本不足为信,但就是,莫名其妙的还是信了,只是觉得,陆漫漫没有什么理由会去骗他什么,而他愿意相信这个朋友。

理由,就这么简单。

“翟安,我听说你现在全权的在负责翟氏目前的这个手机项目,从翟奕手上接了过来?”陆漫漫拉回主题。

“嗯,唯一负责的一个项目。”

“我需要我们的合作。”

“我知道,你说。”翟安也显得严肃。

在遇到严肃的事情时,不管关系到了何种地步,两个人都会选择最公式化的方式,商谈。

“陆氏的软件来源于你们翟氏,目前陆氏的销量在我们营销策略没有出问题的情况下,是你们软件产品的竞争力不强,我觉得你们翟氏有必要为此,负责。”陆漫漫一字一句。

“当然,我从未推卸过。”

“这是我们陆氏马上要推出的新的营销活动方案。”陆漫漫将手上的营销文件放到翟安的面前,“在最短的时间加班加点赶出来的,是目前能够挽救我们陆氏最好的方式,我希望翟氏可以配合陆氏营销。”

翟安抿唇,将营销活动打开,很认真的在看着活动内容。

陆漫漫就这么安静的等待,给翟安一定时间。

不多久。

翟安抬头,“嗯,比我想象的还要让我震撼。”

口吻虽然很淡,但明显听得出来,他的肯定。

“2年时间,我们承诺用户免费以旧换新我们的手机产品,但目前我们的手机劣势本来就在于我们的手机软件系统比对方公司的差了些,为了让用户对我们2年内的手机有信心,我们陆氏希望和翟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愿意出资,和翟氏一起研发手机软件系统,从而提升国内手机软件市场,提升我们陆氏在手机业的市场占比。”

“战略合作?”翟安看着陆漫漫,“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我们陆氏很希望在接下来的2年时间,签订和翟氏的软件开发独家合作协议,也就是说,2年内,翟氏的手机系统软件,陆氏直接全权购买,同时,在你们研发的过程中,陆氏可以融资,给予你们最大的支撑。另外,翟安你知道我比你们多活了7年,7年时间互联网软件市场发展得最为迅速,我可以给你提供7年后软件市场的一个情况,也许对你们的软件开发,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陆漫漫看着翟安,“本来,我打算自己申请专利的,但既然从翟奕换成了你,我想我没必要把自己搞得那么麻烦。”

翟安耸肩笑了一下。

总觉得每次陆漫漫说她自己多活了7年,他都有些想笑。

“你觉得如何?”陆漫漫很严肃的问他。

“其实就算你不给我们翟氏这么多的优惠条件,我也会无条件的帮你。”翟安说,“我表哥打过招呼了。”

陆漫漫抿了抿唇,没有多说。

“我会将你们的想法单独给董事会汇报,但前提是,你们得给我们一个最最完善的战略合作协议,我会尽最大努力说服董事会,和陆氏集团一起,互利合作。”

“合作协议正在拟定中,下午3点前我将会让人亲自送过来。”陆漫漫说,“翟安,时间紧迫,多耽搁一天,陆氏的危机就会多在一天,还希望你能够尽快给我一个肯定答复。”

“我尽量。”

“不打扰你了。”陆漫漫站起来。

翟安点头,“慢走。”

陆漫漫带着张翠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她突然顿了顿脚步,“张秘书,你先在门外等我。”

“是。”

张翠离开。

陆漫漫回头看着翟安,“问你一个私事?”

“嗯?”翟安本来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电脑上,听着陆漫漫的声音,又抬了抬头。

“你来上班,是为了古歆吗?”陆漫漫看着他。

翟安摇头,很淡定,没有半点伪装的说着,“不是。”

“不是?”陆漫漫蹙眉。

她真的找不到什么更好的理由,可以让翟安这么无条件的,到翟氏企业上班。

他一向不喜欢参与这些尔虞我诈。

“嗯,不是。”翟安再次坚定的点头。

翟安一般不说谎的。

陆漫漫抿唇,“那你现在和古歆的关系……”

“我选择顺其自然。”翟安说。

陆漫漫看着他。

翟安一笑,“我想上一世的事情应该不会那么悲剧的再次发生,你不用担心。”

“但愿。”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

始终觉得,翟安好像突然看开了很多。

就跟,上一世一样。

上一世,因为古歆的不停伤害,不得不选择了放手!

不再多说,陆漫漫转身,离开。

张翠在门口等她。

她带着她直接往电梯口走去。

走了几步。

面前看着翟奕。

看着他依然打着石膏,然后拄着拐杖。

陆漫漫的眼神就这么在他石膏的地方看了两眼,嘴角拉出一抹笑容,“很巧啊,翟总。”

“陆总大驾光临,找谁?”翟奕眼神一紧。

“找翟安。”

翟奕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听说现在你们翟氏的所有手机软件开发和后期的一些软件营销项目都是翟安在负责,所以,就找他了。”陆漫漫说,说得云淡风轻,显得还有些友好,“翟总你身体伤得这么严重,其实可以多休息两天,翟安能够帮你全全处理妥当的。”

“谢你关心。”说出这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陆漫漫笑着说,“我先走了,翟总保重。”

然后,带着张翠,高傲的离开。

翟奕就这么看着陆漫漫如此傲慢的模样。

本来,应该一败涂地的女人,此刻却可以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心里的怒火,让他整个人脸色难看无比。

所谓的保重。

到底,谁该保重!

对比起翟奕的愤怒,陆漫漫当然是,一派淡定自若。

她带着张翠走进电梯,回到小车上。

陆漫漫想起刚刚翟奕那一副吃了屎的样子,心情难得好了点。

翟奕真的应该受点教训,这是她觉得,翟安去公司上班,让她最为大快人心的地方。

车子到达目的地。

陆漫漫下车,一边走进陆氏大厦,一边吩咐道,“让林初辰到办公室来找我,你做好笔记,我们将最后的战略合作协议做最后的完善。”

“是。”张翠点头。

陆漫漫回到办公室。

这两天她一直很关注陆氏的股市情况,自己也做了些手脚调控,如果这个时候陆氏的股票再大跳水,陆氏大概要翻身就难了,所以陆漫漫将莫氏集团提供的那8千万加上银行的2千万,全部都用在了股市上,显然,效果还不错,尽管微跌,基本趋于平稳,不会太让人失去信心。

陆漫漫转头,看着张翠和林初辰推开她的房门,坐在她办公桌面前。

“战略合作协议,之前我们已经过了两稿了,现在是最后定稿,半个小时时间,检查一下是不是还有更需要优化的地方,如果没有,我将直接给董事会汇报,然后拿去翟氏,尽快的签订合同。”

“是。”林初辰和张翠都无比的认真。

三个人将注意力都全部放在了合同上,不停的商议着,因为之前已经过了两稿,且在陆漫漫和林初辰这么一丝不苟的人身上过了两稿,第三稿自然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改了点小细节,陆漫漫抱着合作方案,去了董事会。

董事会一直在等待陆漫漫的一个处理结果。

所有现在市场的情况,真的没有他们想象的那般糟糕,虽然,科睿集团的手机销售依然火爆而疯狂,但至少,没有让陆氏跌倒,不法不可收拾的地步,也就对陆漫漫,又多了些信心。

陆漫漫一字一句认真的无比的将自己的方案和计划汇报。

当然,也有不赞同的声音,但此刻因为是目前能够想到最好的方式,董事会决策层还是一致通过了她的方案。

下午,陆漫漫让张翠亲自将合作协议送到翟氏大厦去。

张翠到达翟氏大厦,直接走向翟安的办公室。

目前,去见翟安,还暂时没有见高层的那些条条款款,比如需要提前预约什么的,所以还不用去前台登记手续那么麻烦。

这么想着,张翠还未走到翟安办公室,一个女人走过来,问道,“你是陆氏陆总的秘书吗?”

张翠点头,看着来人。

“我是翟主管的秘书,你把合同给我就行了。”女人很强势,给人感觉没有半点不能半点拒绝。

张翠抿了抿唇,准备将合同递上。

女人眼眸一紧。

张翠突然收回自己的手,“我们总经理说了,要亲自送到你们翟主管的手上。”

“他现在很忙,在开会。”

“我可以等他。”

“你不需要浪费时间,莫非你对我还有防备了?!”女人一脸不爽,明显有些咄咄逼人。

张翠直白道,“是,我不认识你。”

“我说,你们现在陆氏巴结我们翟氏合作,你现在好意思给我端架子了?!”女人声音大了些。

不过这是高层的办公室,自然没有多少人,也就不会因为她的吵闹而有人围观。

张翠很冷静,“我只是做好我的本职工作,还希望你能谅解。”

“你!”女人狠狠的看着她,狠狠的看着她抱在怀里的文件。

咬牙。

眼前的女人猛地一下从张翠手上一把将文件拖了过去。

张翠一惊。

女人拿着文件,转身就走。

“喂。”张翠大步追上,“你做什么,还给我!”

“你送到就行了,自己离开吧。”女人将文件狠狠的抱在怀里,根本就不让张翠有机会抢回来。

张翠看着她的模样,本来也不习惯动手,但此刻似乎是按耐不住了,大步上前就准备和面前的女人干架。

耳边,突然听到一个严厉的声音,“做什么!”

两个女人都一怔,转头,看着翟奕。

“这里是你们吵吵闹闹的地方吗?”翟奕说。

张翠抿了抿唇,终究在别人的办公室门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有些自知理亏。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翟总,这是陆氏准备和我们翟氏的战略合作方案,您过目。”说着,女人就恭敬的准备递送给翟奕。

翟奕直接拿过去。

张翠跟着陆漫漫这么久,这个项目一直跟随在她身边,所有方案所有谈论从来不避讳她,她当然知道,翟奕和他们陆氏的瓜葛,肯定不可能让这么重要的协议直接让翟奕看到了,心里一阵紧张,真的很想上前就抢过来。

“翟总。”

正时。

翟奕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张翠看着翟安,真的像是看到了救星。

“这份文件应该是给我的。”翟安一字一句说道。

他刚从董事长办公室下来,提前将和陆氏的合作进行了汇报,他父亲当然是支撑他们继续和陆氏合作,毕竟,绝对不想让翟奕的如意三盘成功。

所以说服他父亲,一点不难。

而一下来,就看到这样的局面。

翟奕转头,冷眼看着翟安。

翟安走过去,走在翟奕的面前。

两个人不相上下的身高,彼此的气息似乎都很强烈。

张翠忍不住看着翟安。

总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是温文尔雅的,没想到,偶尔也会这般的,气势逼人。

“翟氏的任何合作合同,我都有资格过目!”翟奕狠狠的说着。

翟安却突然从他手上抽走。

翟奕没想到翟安会如此,眉头猛地紧皱。

“董事长说,现在这个项目全权由我负责,我可以不用给你汇报。”翟安说,说得直白。

翟奕的脸色猛地一黑。

翟安转头,似乎根本就没必要做再多的解释,对着张翠说,“辛苦了,我会将和你们陆氏的合作给董事会汇报后,亲自打电话给陆总回复。”

“谢谢你翟主管,那我先走了。”

“慢走。”

张翠恭敬的点头,离开。

刚刚真的是差点吓死了。

好在,化险为夷。

翟安看着张翠离开,自己也起身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翟奕就这么看着翟安的背影,紧捏的拳头,骨节都在吱吱作响。

秘书站在他旁边,吓得头都低了下去,不敢做声。

刚刚翟总恢复她去拿陆氏的合同,现在没有拿到,不知道又会将怎么样的脾气,发泄在她的身上,她真的是,怕了翟总了,以前也没觉得他脾气会暴躁到这个地步!

翟安回到办公室,没什么情绪,马不停蹄的就开始看陆漫漫的战略合作方案。

和他想的一样,没什么可挑剔。

他拿起电话,“易秘书,帮我约董事会的人,我有个很重要的合作,需要给他们汇报。”

“翟主管约什么时间?”

“越快越好。”

“是。”

翟安挂断电话。

他将合作方案再次进行了研究,默默的在组织自己等会儿去汇报工作的词语,既然答应了要帮陆氏,就不能食言而肥。

因为临时的董事会议,董事基本不上班,花了2个小时间等待,董事全部到齐。

翟安坐在董事会办公室,正准备汇报工作。

会议室的大门突然推开。

翟安转头,看着翟奕。

所有人都看着翟奕。

翟弘脸色微变,“没通知你参加,你可以不用参加。”

翟奕看了一眼翟弘,说,“据说是董事会议,所以我就来了。”

翟弘脸色一沉。

“我持有翟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算是股东之一,我觉得应该是有资格来参加董事会议的。”翟奕一边拄着拐杖坐进董事成员之中,一边自若的说道,“我应该行驶我的权利和义务。”

翟弘狠狠的看着翟奕。

那一刻,终究什么也没说。

当着这么多董事的面,也不好直接就扫了翟奕的面子。

翟弘微清了清喉咙,说道,“翟安你开始。”

“是。”翟安也就这么看了一眼翟奕,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又任何不适,他站起来,说道,“陆氏主动邀请我们合作,并将战略合作协议递交,我都复印了一份,放在各位董事面前。”

翟安说道,“各位董事可以看看,陆氏的诚意做得很足。”

“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和陆氏合作?现在的局势,我们大可以自己发展。不需要借助陆氏集团,我们也可以将我们的东西发展得更好。我们还有很多软件可以和多个手机厂商合作,我们的优势和潜力我不需要详细解释!而你这样的合作模式,不是让我们吊死在陆氏上?!而现在陆氏的手机市场份额在全国而言普及率不到百分之几,我们完全不需要对他们有任何幻想!”翟奕直白道,口吻中,分明是咄咄逼人。

翟安看着翟奕,表情很严肃,神情没有半点慌张,他说,“陆氏在目前而言,算是北夏国名列前茅的企业,资金雄厚,且有着强大的通信用户数,虽然我们大家都知道,陆氏的通信业正在走下坡路,但终究而言,他现在的用户群还是之最,而且这个时候陆氏一直在寻求新的创新,陆慢慢的统帅能力我向大家也无需质疑,所以我个人觉得,陆氏就是从现在开始利用好她的用户群,发展她的新方向,完全可以创造我们想象不到的奇迹。当然,这只是后期我预估的一个现象,大概不足以说明我们必须要和陆氏合作的理论点。我们单从最开始和陆氏的软件合作为前提。”

“陆氏和手机产品失败在我们的软件产品上,如果我们现在弃陆氏不顾,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承认了我们的产品就是不如别人,我们就应该默默的忍受着,国外的软件取缔我们中国的软件,从而,取缔我们翟氏的市场。”翟安说。

“取缔?我们现在也在研发,目前的技术,也有希望开发出比目前版本更稳定的软件系统……”

“翟总。”翟安看着他,“请给我点时间一次性说完,你再反驳可以吗?”

翟奕脸色微动。

此刻,他在控诉他了。

分明在说,他对他的不尊重。

所有人将视线还猛地全部放在他的身上。

翟安也没有得到翟奕的回复,对他说道,“谢谢。我继续。”

“翟氏愿意和陆氏继续合作,我想不仅仅只对陆氏有好处,对我们翟氏,也是互利共赢。第一,陆氏提供资金给我们研发,我们可以加大资金投入,各位董事都很清楚,翟氏在研发上最不少的就是资金,有些软件我们还需要学习和引进深化,更何况,北夏国其实从来都不缺乏人才,我有打算,后期将用高资金进行人才库培训,当然这是未来的一些计划,本次我暂时就不做汇报。第二,陆氏的手机毕竟是依赖我们的软件,这个时候翟氏愿意站出来和陆氏承担,我想这样的企业口碑效应,不需要我多做解释,大家应该都不会质疑。第三,刚刚翟总提到我们的产品被陆氏垄断,我反而觉得,这是好事儿。毕竟,如果我们不垄断对于未来有无限发展的大企业,到最后如果被排他,反而得不尝失!以上,是我们和陆氏合作的好处,而我现在暂时找不到和陆氏合作有什么弊端,在这种利大于弊的合作模式下,我们没必要拒绝陆氏的主动示好,这也是四大家族第一次正式的联盟,娱乐效应和市场效应,不言而喻。”翟安说得不缓不急。

“至于。翟总说得,我们可以靠自己也能够做更稳定的系统……”翟安看着翟奕,“我知道没有陆氏我们也可以做得更好,但我并不觉得有了陆氏之后会做得更差,而综合以上的好处,我还是觉得,合作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如此董事会上,翟安看似不骄不躁的性格,却处处都没有给他任何面子。

反而,还让他如此难堪。

他狠狠的看着翟安,一言不发。

翟安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翟总没有意见了,其他董事还有什么不解的地方,我都可以再做解释。”

其他董事面面相觑。

有董事提出质疑,但都是些不足为由的理由,所以最终大多数,还是一致通过了这个合作方案。

翟安的第一次重大决定,就这么轻松地,除了翟奕弃权,其他人全票通过。

不得不说,这让翟奕,完全是无法接受的事实。

会议结束。

翟安给陆漫漫打电话,“合作谈定,今天我们内部有一个审批系统,明天一早,麻烦你到我办公室来,签订协议。”

“谢了翟安。”

“主要是你自己的能耐,我只是一个搬运工外加演讲师。”

陆漫漫笑了一下,“明天见。”

“嗯,拜拜。”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其实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确定。

她眼眸微紧。

还能说什么……

反正……

莫修远身边的人,都是深藏不漏,且,无可限量!

再次通知。

亲们亲们亲们。

5月月票活动,获奖的亲们,今天之内务必找爵爷了!

否则,礼品没办法及时送到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三遍!

再次通知。

亲们亲们亲们。

5月月票活动,获奖的亲们,今天之内务必找爵爷了!

否则,礼品没办法及时送到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三遍!再次通知。

亲们亲们亲们。

5月月票活动,获奖的亲们,今天之内务必找爵爷了!

否则,礼品没办法及时送到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三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