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阴谋交锋之战(13)大获全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大厦。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放下电话。

她抿唇。

莫修远身边的人,深藏不漏外加无可限量!

她习以为常了。

她表示她可以无比淡定,重新拿起电话,“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是。”

张翠推开房门。

“明天上午去签订和翟氏的合作,同时联系国际茂盛商厦,确定场地,下午三点召开陆氏新闻手机新闻发布会。”陆漫漫吩咐,“你和各个部门联系,确定职责。”

“是。”张翠点头。

“出去忙。”

张翠离开。

陆漫漫抿唇一笑。

她总觉得,很多事情都是人可以解决的事情,没有什么,真的解决不了!

……

翟氏大厦。

总经理办公室。

翟奕坐在办公室里面,脸色铁青。

翟安在董事会上如此不给他面子,翟弘又明显的偏袒于翟安让他此刻真的恨得杀人。

他咬牙。

拿起电话。

“怎么了?”文赟蹙眉。

翟奕这么谨慎的人,很少会直接给他电话,这两天倒是有些频繁。

“收购陆氏集团的方案,现在要泡汤了!”翟奕一字一句。

“为什么?”文赟狠狠的说着,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

“翟安到公司上班,这次手机软件合作项目全权由他负责!”翟奕说,说着,整个脸色自然又难看了些。

“怎么会这样?翟安不是一向对翟氏企业都毫无兴趣吗?”

翟奕沉默了一下。

文赟似乎也突然想到什么,“翟奕,你就是死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你别乱说!”翟奕整个人有些暴躁。

“不是古歆,你现在怎么可能落到这个地步!”文赟口中冷漠无比,“古歆的孩子你让她顺气自然的生下来,你别去管这个女人,翟安不会动怒,翟安也不会想着让自己到翟氏去上班和你敌对,你现在面对的一切,全部都是你的妇人之仁!”

翟奕狠狠握着手机。

“如果我是你,我会想着杀了古歆!”文赟说得冷血无比。

“我和你不一样文赟!”翟奕说得直接,“我就是通知你一声,翟安现在在和陆氏合作,他们决定签订一个2年的战略合同,对陆氏而言这是挽救他们现在窘迫很好的方式,这段时间陆漫漫一直在稳定陆氏股市,不是时机下手,如果合同一签订,陆氏股市回升,就更下不了手了!”

“所以……”文赟冷冷的问他,“我们计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就玩完了!”

翟奕沉默。

“翟奕,我真的是太看得起你了!你太让我失望了!”文赟猛地一下把电话挂断。

挂断后,直接将手机给扔了出去!

扔在办公室,响起剧烈的声音。

他整个身体都在发抖,都在气得发抖。

分明,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陆漫漫一步一步跳进他的坑,被他算计到现在,他以为他马上就可以看到陆漫漫跪在他地上求饶的样子,现在,什么都又回到了起点!

他脸色铁青,青筋暴露!

陆漫漫你到底有多少能耐!

……

翟奕将手机握在手上。

他此刻的脸色也并不比文赟好得到哪里去。

得到陆氏集团,他想要彻底掌控翟氏几乎轻而易举,现在,突然什么都没有了!

因为翟安,什么都没有了!

从小他就不待见翟安,现在,更没办法和他和平相处。

脸色一冷。

他拿起电话,狠狠的说着,“给我杀了翟安!”

眼眸中的嗜血,狰狞的浮现。

……

下午6点。

翟安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电脑桌上的东西,下班。

和陆氏的合作案和以后的一些合作规划,翟安基本都已经拟定整理,今天不用加班。

他从翟氏离开,开车回去。

此刻上下班时间,比平时,稍微堵车了些。

好在,他不是一个急性子的人,这么走走停停,他倒也显得平静。

前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交通事故,怪不得今天比平时堵得太多。

他抿唇,很淡定的打开音频,一边等待,一边听歌。

很多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是这般走了过来,他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这么等了一会儿。

车流似乎还是没有怎么走动。

翟安抿唇,淡淡的左右看了看。

眼眸陡然一紧。

他似乎看到一辆黑色摩托车从拥挤的车流中开了过来。

开车的人头戴黑色安全帽,包裹得特别严实,深秋明显不太冷,但是他穿的似乎比一般人多了些。他眼眸微动,透过后视镜看着那个人似乎有意无意的在摸着自己的腰间,这般复杂的环境,一般人应该也是会双手放在方向上,全身警惕的开车以防摔倒,但是这个人,显然分心了些,眼眸还这么有意无意的,一直看着他的小车。

翟安保持冷静。

他左右看了看,在确定熟悉路线。

现在想要开车离开肯定不可能,前后左右全部已经堵死。

如果自己从车上离开,然后步行,怎么能够最快的没入人群之中……

他悄然的打开安全带,打开车门。

挪向副驾驶室,打开副驾驶室的门,让自己从摩托车的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他利用小车隐藏自己,然后一个轿车一个轿车,身手矫捷的,离开了自己的小车。

他躲在不远处。

眼眸看着那辆黑色摩托车。

摩托车已经停在了他的车驾驶室旁,他眼眸紧紧的看着那个骑着摩托车的人,从他腰间隐蔽的地方拿出了一把黑色手枪,似乎是装了消音器,直接对准了他的玻璃。

在他准备开枪的那一刻,似乎才发现驾驶室里面根本空无一人。

那个人明显慌张了一秒,左右环视,从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来的弧度有些大。

好久。

似乎真的没有发现车上的人,此刻,车流又开始在流动。

后面的车一直不停的催促着喇叭。

摩托车的人惊吓了一秒,然后默默的将手枪收回,骑着摩托车离开了。

翟安看着那个人的方向。

转身,直接坐进了一辆拥堵着的出租车里面。

里面有客人。

翟安抿唇一笑,“不好意思我赶时间,可以想送你们,我付钱。”

乘客是两个老年人,没有拒绝。

翟安就这么坐在出租车内离开。

车流畅通。

那辆摩托车似乎一直在不远处,看着他停在那里的轿车,在等待。

翟安坐着出租车到了小区门口。

刚下车,接到警察的电话,说他的小车在车公路中间,让他自己来取。

他说他今天遇到点事情,麻烦警察将车子拖到警局。

警察莫名其妙,

翟安今天肯定不可能回去开车的,一般雇佣者都会尽可能的让自己完成任务,所以在他不确定安全的情况下,不会让自己去冒险。

而他其实不用猜疑,也知道是谁在暗中做这种事情。

他走进小区,直接走向入户电梯。

回到家。

家里客厅中,响起电视的声音。

那一刻翟安似乎才想起,古歆昨晚回来了。

他抿唇,就这么看着古歆坐在沙发上,眼眸看了一眼翟安。

两个人四目相对。

翟安低头,换下拖鞋。

小琴从厨房出来,看着翟安显得热情了很多,“翟先生你回来了,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嗯。”翟安点头。

古歆转眸看了一眼他们的模样,睨了一眼没有说话。

翟安回到家里,就直接进了房间。

客厅中就只有她一个人。

以前这样的情况分明是反着的,以前都是翟安在客厅,而她在房间,所以她知道,翟安这样的举动,就是不想看到她,就像她之前,也不想这么看着在翟安一样。

心里说不出来的不爽,但是她没有发泄,就这么忍了忍,继续看一些无聊的电视节目。

20来分钟。

小琴敲门让翟安吃晚饭。

翟安打开房门,已经换了一套家居服,跟着小琴去了饭厅。

小琴又热情的叫着古歆。

古歆也坐了过去,两个人的饭桌,总觉得什么都不顺,连空气都有些阻碍呼吸。

“小琴,你坐下来一起吃。”翟安开口,对着小琴温和道。

小琴也没有推脱,和他们也比较熟了,不会太过拘束。

三个人,似乎稍微好了点。

古歆就一直在吃她喜欢吃的酱炒鸭,就这次那一样菜。

小琴似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说道,“古小姐,你吃点蔬菜吧,营养要均衡。”

“不用你管。”古歆没好气的说着。

小琴嘟嘴,转眸看了一眼翟先生。

翟先生吃得很优雅,怎么都觉得好帅。

那一刻似乎有些被迷住。

古歆一抬头就看到小琴这般恶心的模样,心情很不好,口气也很大,“小琴你不会好好的吃饭吗?!”

小琴一怔,连忙回神,一向不喜欢藏话的说道,“就是觉得翟先生很帅。”

古歆不屑的白了她一眼。

小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脸蛋红红。

翟安抿了抿唇,擦了擦嘴角说道,“小琴。”

“是,翟先生。”小琴转头看着他。

“如果把你辞退了,你现在会去哪里?”翟安直白道。

小琴一惊,完全没想到,翟先生会说这样的话。

古歆似乎也惊讶了。

小琴好好的,虽然她偶尔也有点看不惯她,但不至于辞退吧。

这个小佣人,不是挺机灵的嘛?!

“翟先生,我做错了什么?我马上改可以吗?求你别辞退我,我家里面还有弟弟妹妹要上学,我爸妈年龄大了,种地赚不了多少钱,现在一家人的重担都在我的身上,如果我没有了经济来源,我们家就什么都没有了。”小琴一边说,一边哭,那个伤心。

古歆看着小琴的模样,都觉得翟安那一刻有些过分。

“我现在眼睛看得到了,不需要人伺候。”翟安说,“你明天收拾东西回去吧,我会给你一笔遣送费。”

“翟先生。”小琴哭得要断气了,“我,我不需要遣送费,求你别辞退我了,我会好好干的,我,我……我……”

小琴已经激动到口齿不清,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留下来,眼泪疯了一般的往下掉,整个人那一刻有些绝望。

其他人不会理解她们这种穷人家的孩子,是有如何渴望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

“你别哭了,我说让你留下来。”古歆突然开口,虽然口气很不好。

小琴不相信的看着古歆。

古小姐不是一直都很讨厌她吗?

为什么现在突然还要给她说好话!

翟安声音有些冷,也没有看古歆,对着小琴说道,“明天就离开。”

“翟先生……”小琴可怜巴西的看着他。

翟安不动声色。

古歆从小脾气就倔强,越是有人和她反着干她越是遭受不住,整个人脾气一下就上来了,怒吼着,“小琴是我聘用的,我说不让她离开就不让她离开,你有什么资格辞退我的佣人!”

翟安抿唇,好半响转头看着古歆。

古歆眼睛都气红了,愤怒的一直瞪着他。

两个人对视。

翟安放下筷子,起身准备离开。

“翟先生,古小姐,你们别为我吵架了,如果翟先生觉得我不适合在这里,我明天就走。”小琴看着他们此刻箭弩拔张的样子,连忙说着,“你们本来关系就不好,不要因为我,更不好……”

“你闭嘴!”古歆对着小琴吼着,“我说不让你走就不让你!”

小琴嘟嘴。

她是真的不想他们吵架。

这么久,就真的没有看他们真的好过。

前段时间古小姐怀孕,两个人偶尔还能说上几句话,现在,根本是一开口就吵架。

翟安没有说一句话,直接离开的饭厅。

古歆看着他的背影,整个人也火大得很,筷子一下摔在餐桌上,怒气根本是没办法控制。

小琴看着古小姐气呼呼的样子,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

反正她说什么,古小姐似乎都会不开心。

一直僵持的空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也没有人再继续吃饭。

不知道过了多久。

小琴突然开口,惊呼道,“翟先生你要去哪里?”

古歆听到声音,猛地转头。

一转头,就看到翟安搬着行李箱准备离开。

古歆整个人脾气一下子就升了上来,从餐椅上猛地一下站起来,狠狠的说着,“翟安你什么意思!”

翟安拉着行李箱,没有说话,直接往外走去。

古歆跑过去,一下靠在大门上,阻止翟安开门,她大声地吼着,“你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们需要彼此冷静!”

“你不就是不想我回来是吧!看到我回来你不爽了,所以拿小琴出气!”古歆狠狠的说着,“翟安你有什么把话说明白,我古歆不会巴结着你!”

翟安喉咙微动,他就这么看着古歆,看着她怒气十足的模样,他说,“古歆,这段时间我想要一个人静静。”

“是这段时间,还是以后的所有时间?!”古歆问他。

翟安抿唇。

“是想和我离婚是吧!”古歆问他,“你以为我真的很想回来吗?很想出现在这里,很想和你在一个屋檐下,我他妈也是被我爸逼的!”

翟安沉默。

一直沉默。

“这个房子本来也不是我的,我本来也不应该住进来,我走!”古歆说!

翟安看着她的模样。

古歆突然就转身大步离开,走进她的房间,然后就听到她房间里面响起剧烈的声音,似乎是在收拾东西。

也没收拾多久,古歆提着她的行李箱出来。

小琴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这么哭着看着他们,一直不敢出声。

古歆提着行李就往外走。

刚走了几步,她转头说,“翟安,你不就是怪我没有把你孩子生下来是吧!我当时真的因为这个孩子也伤心过,我承认我行李对你真的有内疚,毕竟你很期待!但是现在我反而觉得,没有了也好,免得到时候有了孩子,还离婚,受罪的是我们三个人!”

翟安不说话,就是不说话。

只是一直抓着行李箱的手,在不停的而用力用力。

古歆大声吼着,“翟安我们找个时间去把婚离了,这日子我也过够了!”

说完,就走进了入户电梯。

翟安就这么平静的看着电梯关了过来。

他将行李放下,整个人就这么靠在大门上,看不出来脸色,但整个人的气势,就是那么不易靠近,甚至是,不敢靠近。

小琴小心翼翼的站在那里,看着翟先生,不敢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好像世界都静了一般。

翟安突然弯腰,将行李提起来。

小琴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提着心里走回了房间。

小琴跟着走了进去。

“翟先生,我来帮你收拾吧。”小琴说。

“不用了。”翟安声音很轻,很淡,“小琴,明天你还是离开吧。”

小琴沉默,“嗯。”

虽然,真的很不舍,但是也不想真的为难了翟安。

“我会给你一笔钱,别不好意思接受。”翟安说,“然后,拿着这笔钱,一部分给你们家,给弟弟妹妹上学,另一部分,留着给自己去学点东西,别做这行做一辈子。”

“嗯。”小琴点头。

“去吃饭吧。”翟安说。

“翟先生。”小琴鼓起勇气,“其实古小姐也不是那么坏的,她这段时间在家里面晚上经常睡不着,甚至半夜半夜的因为噩梦清醒,古小姐脾气怪,有些倔强,一直不愿意承认,但其实这个孩子的失去,对她而言也有很大的打击,很多时候我都看到古小姐在哭,看到一些婴儿的广告,看到一些小朋友的东西,就这么莫名其妙就哭了……”

翟安一直在整理自己的东西,没有说话,只是喉咙这么动了动,在隐忍。

“昨天古小姐收拾行李回来,虽然是古老爷一直在说古小姐让她回来和你好好过,虽然古小姐一直表现的是不想听到她父亲念叨才收拾东西回来的,但其实如果古小姐真的不回来,古老爷也真的逼不了她的。我想,既然古小姐自己回来了,肯定也想过和你好好过。你这么喜欢古小姐,我以为你们会重新开始,没想到,却还是吵架。你们还都年轻,都才23岁,我们农村,37、8岁都还在生孩子呢,孩子没有了,没什么的。”小琴在小声的劝说。

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翟先生就像是突然变一样,以前一直在等着古小姐,现在古小姐分明已经勇敢的在往前踏步,为什么他就突然拒绝了呢?!

翟安将行李箱放进衣橱里面,他说,“小琴,我和古歆真的是不可能了。”

“嗯?”

“内疚的感情,这么可能过一辈子。”翟安说,嘴角似乎还这么笑了一下,“别担心我们了,你还小,好好学习,以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给弟弟妹妹树好榜样,我的电话号码不会变,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我能够帮你的,会尽量帮你。”

“翟先生……”

“去忙自己的吧,我休息一会儿。”

“嗯。”小琴只得点头。

小琴离开,为翟安将房门关了过来。

翟安看着小琴的背影,就这么坐在了自己的床上,整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沉默着,觉得周围全部都是安静的。

安静到有一刻,觉得世界好像都剩下了他自己一个人。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

古歆离开小区。

因为车祸,她这段时间对车子有些恐惧。

所以提着偌大的行李,就这么站在小区门口,眼前的一切模糊了又清醒,清醒了又模糊。

好在天色已经晚了,也没有人能够看到她此刻眼眶都红肿的样子。

她深呼吸,好久,才走出小区,去招揽出租车。

不能回到古家别墅,她不想听到他爸嘀嘀咕咕,而且感觉自己是被撵出来的,回去多没有面子!

这么想着,她决定去开房,然后自己去买一套精装房,或者租一套先住着。

一辆出租车停下,古歆坐进去,说了一个酒店地址。

电话响起。

古歆摸出自己的手机,看着来电显示,好久,“奕。”

“怎么样?心情好点了没?”

“嗯,好多了。”

“在家吗?”翟奕问她。

“没有,在外面的。”古歆说,声音其实有些隐忍。

“你哭了?”翟奕总是这么细心。

古歆说,“没什么。”

“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翟安……”翟奕小声的问道。

“没什么,奕,我一个人静静。”

“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不用了。”

“小歆,别拒绝我。”翟奕说,“我也有很多心事想要告诉你。”

古歆喉咙动了动。

“你在哪里,我已经出门了。”翟奕没有给古歆拒绝的时间,直接说道。

古歆沉默了很久,半响才说道,“我去尊皇大酒店开房,你过来吧。”

“好,我马上就到。”

古歆将电话挂断。

电话挂断,她就这么一直看着窗外,看文城的夜景,总是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憋着一股气,在心口处,怎么都发泄不出来!

车子到达尊皇大酒店的大门口。

翟奕已经在那里等她了,他还拄着拐杖,脸上都是担忧的神情。

古歆看着他的身影,看着他这么器宇轩昂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拉动了她敏感的情绪,那一秒一下就哭了出来。

翟奕连忙大步走过去,搂抱着她,“怎么了?”

古歆忍着眼泪,摇头。

“先别哭了,我们进去。”

古歆点头。

翟奕搂抱着古歆,翟奕去帮古歆开了房间,两个人一起走进去。

翟奕给古歆倒了一杯温开水,安慰道,“别哭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古歆点头,但是眼泪就是有些控制不住。

就是很委屈,就是觉得在翟安那里,受尽了委屈。

她这辈子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哭那么多次,每次似乎都是翟安,不管是逼着她结婚逼着她生孩子还是现在,都是为他在哭,都是因为他!

翟奕温柔的帮她擦拭着眼泪,“给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哭得这么难受。”

古歆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的声音说着,“和翟安吵架了。”

翟奕眼眸一紧。

转瞬即逝的嗜血,一闪而过。

“所以你因为翟安哭了?”翟奕问她,声音很轻,但明显,有些不是滋味。

古歆看着他,说,“是被气的。”

“我当然知道。”翟奕嘴角一笑,“别哭了,翟安这段时间是有些变了,不只是对你。”

“嗯?”古歆蹙眉。

“你知道翟安上班了吗?”翟奕问。

“你是说在他的工作室?”

“看来你不知道。”翟奕说,“他在翟氏上班了,才上班没几天,不过已经弄得整个翟氏都鸡飞狗跳了,甚至于,一直在和我作对。我想他大概是很恨,当初因为我,你出车祸,然后孩子没有了,我其实也不想和他计较。没想到,他还这么来气你……”

翟奕说得有些无奈。

古歆听着,心里也莫名很不是滋味。

“好了别说他了,每个人都有情绪,或许过段时间就好了。”翟奕安慰道,有些话,点到即止。

说多了,反而会引起反感。

古歆咬着唇,擦了擦眼泪,“我准备和翟安离婚了?”

“决定了吗?”翟奕问她。

“嗯,本来我们结婚就是因为翟安的眼睛,现在他也没有理由不离婚了,而且……”古歆抿唇,“他也想和我离婚了。”

翟奕看着她,好久说道,“当我自私吧,我希望你和他离婚,如果是你们都自愿的情况下。翟安真的不太适合你。”

古歆点头。

“累了吧,早点洗澡休息。”

“嗯。”古歆点头,“奕,你也先回去吧,我没事儿,过两天就好了。”

“小歆。”翟奕看着她,“你和翟安离婚了,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古歆一怔。

她不知道。

她现在都不完整了,她……不知道。

“我不逼你,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考虑考虑。”翟奕说,“我曾经就说过,我愿意一直等你。”

“可是我现在已经……”

“我不在乎。”翟奕看着她,“我知道一切都是你不情愿被逼的,我理解你,以前的事情,我会当做不知道,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古歆咬唇,没办法拒绝。

翟奕这么这么好,她真的拒绝不了。

而且,她应该还是爱着翟奕的。

这么久的感情,肯定是一直爱着她。

“好了,我不说了,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翟奕说,离开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什么,连忙问道,“小歆,你突然搬出来,你准备一直住酒店吗?要不要,我明天去帮你看看房子,给你买一套?”

古歆看着翟奕,总觉得自己想要什么他都知道。

心里游戏感动,她点头,“嗯,我想买套房子,或者租一套自己住。”

“明天我早点下班,下班过来接你去看房子。”

“谢谢你。”

“傻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翟奕温柔无比。

古歆觉得心口,突然暖了很多。

“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翟奕开门离开,古歆看着他,看着他脸上温柔的笑。

翟奕不太喜欢笑,但为了她,总是很温柔。

房门关过来。

翟奕脸色陡变。

整个脸瞬间就沉了下来。

他本来刚刚给古歆打电话是准备打听翟安的事情,今天叫去的人,给他的回复是,翟安给逃走了,让人真的很诧异,一般人,怎么可能就这么逃走了!本来想要打听翟安在什么地方,敏感的听到了古歆哭泣的声音,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管怎样,古歆和翟安离婚是好事儿!

翟安不能再有古家来帮他,这样,他的优势就更加的不明显了。

而他,还可以利用古歆,来得到古家,重新他原来的计划。

眼眸陡然一紧。

这次当翟安运气好,下次,就没这么好命了!

……

翌日。

上午,陆漫漫一早就到翟安的办公室,两个人签订了合作协议。

下午时刻,陆氏记者招待会,翟安一同出席。

陆漫漫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陆子山没有出面,一切全权都交给陆漫漫在处理。

现场记者很多。

陆漫漫开口道,“大家好,我是陆漫漫,很感谢各位能够在第一时间来参加陆氏的记者招待会。”

现场难得的保持着安静,就这么全部看着陆漫漫,伴随着卡门声和闪光灯。

“如你们所想,本次招待会,主要是因为陆氏着段时间的手机销售。大家可能也都知道,我们陆氏近段时间的手机销量已经趋于史无前例的低迷,在对比前段时间的火爆完全形成了天壤之别的差距!”陆漫漫说,嘴角微微一笑,“我现在不说我们的营销是否是因为有心人故意为之,我现在能够想到的就是,怎么更好的对自己的手机进行营销。”

“陆总不是准备讨伐对方,全全复制你们的营销,并故意捅刀吗?”一个记者大方的问道。

所有人都以为,经过了一周多的时间,陆氏终究安奈不住,开始发表声明,应该是要和对方叫板,没想到,陆漫漫根本就不计较这些。

她说,“不是。商场如战场,他们有那个能耐将我们打压下去,那是他们的本事儿,不管手段如何,至少可以证明他们成功了,而我们陆氏,也没有自暴自弃的那个时间,只能争取时间,为自己的市场做自己的营销。所以,我今天邀请大家过来,只是将陆氏接下来的销售理念和想法,通过你们,传递给大众。”

现场记者都很安静,都很期待,陆氏能够给予一个震惊的答案。

“从即刻开始,所有购买陆氏手机的用户,均可在两年内免费更换陆氏手机,意思就是,在这两年时间,陆氏的所有生产出来的手机,用户都可以凭自己的需求以旧换新,陆氏承诺不给予任何多余的费用,当然,前提是在一个型号上更新,如果存在不同型号的价格,只需要补价格差即可领取新手机。”陆漫漫说。

说出来,所有人确实震惊了。

果然陆氏,大手笔了。

“当然,或许很多用户很担心陆氏在接下来的2年是不是会开发出来好的手机软件系统,好的优质手机,我想此刻陆氏单方面说根本不会得到大众的认可,所以陆氏用实际行动证明。”陆漫漫抿唇一笑,“今天上午,我们陆氏和翟氏签订了2年战略合作协议,力求在2年时间,将北夏国的手机市场推向新高。顺便,隆重的给你们大家介绍一下,翟氏集团二公子翟安,他全权负责本次和陆氏的相关项目。我想他应该也有一些话需要给大家讲。”

记者些看到这个貌似有些陌生,又带着熟悉的面孔。

翟安站起来,很有礼节的鞠躬,“大家好,第一次以翟氏工作人员的身份和大家见面,我是翟安,将会在接下来的2年时间和陆氏一起,为北夏国手机市场的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这次陆氏遇到的瓶颈,不得不说,我们翟氏有一定的责任,且陆氏的遭遇也确实给了我们翟氏极大的影响。国外的软件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优于我们翟氏,我们翟氏不应该沾沾自喜在自己目前的成就上,接下来的2年时间,翟氏会给北夏国所有手机用户一个承诺,承诺和陆氏一起,将手机软件的应用达到国外先进水平。还希望大家相信自有品牌,同时相信我们陆氏和翟氏的诚意,你们的支持,或许会带动一个历史的发展!”

“翟氏的意思是,会在后期权利研发手机软件吗?”

“是的,现在已经安排了专业人员在国外进修,同时,也在寻找北夏国的能人,我相信,人的智慧,没有不可能,只有,无限可能!”翟安一字一句。

记者不仅有些认可。

翟安抿唇一笑,鞠躬,坐下来。

陆漫漫对着翟安感激一笑。

本来没有想过要翟氏一起开记者招待会的,翟安主动提出来,确实让她有些感激不尽。

这个时候,翟安真的是从火堆中在推她一把。

如果这个时候,翟氏选择和其他手机厂商合作,陆氏的手机市场可以说,就这样死得爬都爬不起来,陆氏依靠通信业,不过几年时间就会一蹶不振,当年,陆氏就是这般,就被文赟给弄了下去。

想了些不高兴的事情。

陆漫漫让自己回神,正准备开口说话。

一个记者突然眼尖的发现,“翟先生,你是不是就是‘时光’工作室的翟安!你拍摄那么厉害,现在不拍了吗?”

翟安一笑,“嗯,暂时不拍了。”

“多可惜,我女儿还打算找你拍婚纱照。”一个记者突然拉起了家常,“给你们工作室预约了很久了,不过他们说你不方便,还说你不拍摄婚纱照,主要拍摄时尚杂志,现在终于知道,你都不做了。你在国际上得了这么多奖,放弃了多可惜!”

翟安微微一笑,“还好,人的成长阶段,总会有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自然,就有不得不放弃的事情。”

“真是遗憾。”记者说着,很惋惜的样子。

陆漫漫开口道,“嗯嗯,好像偏题了。”

记者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抱歉。”

其他记者都笑了笑,气氛难得很好。

记者招待会很成功。

开完招待会之后,陆氏安排了一场手机走秀活动,以及对以后营销活动的一个流程演示,吸引了商厦中很多人的围观,当天,在活动现场,就销售了将近1000台手机。

效果明显。

接下来的一周内,陆氏的手机市场明显就开始不停的翻牌。

陆氏的手机不差,只是手机系统功能稍微比科睿稳定下差一点,但其实真的用起来,不太影响使用,只是心理上自然会追求更好的,但是陆氏现在推出的手机优惠,自然让很多在观望的用户,下定决心购买,反超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而科睿不敢随波逐流的发布2年免费换机的新闻。

第一,他们实力和资金不够,不能做这么大胆的承诺。

第二,他们没有软件系统公司的支持,发布了,也没有说服力。

渐渐。

陆氏企业的手机市场,持续上升,虽然达不到当初的销量,但资金慢慢得到了回流,陆氏的股份也在此开始稳定,有细微上升趋势,算是,将这次的难关平稳度过。

陆漫漫终于松了点气。

她看着时间。

今晚约了莫修远。

约了他吃饭。

不管如何,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帮助……

所以。

她要犒劳他!

用独特的方式!

抱歉,非常抱歉!

因为今天粽子节,所以回娘家,然后就耽搁了!

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么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