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谁他妈说的死在半路上了(犒劳)/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昏的文城,到处都被笼罩在一片温暖之中,让这座川流不息到物质不堪的城市,似乎有了那么些亲切。

陆漫漫下班,坐在小车内,看着文城街道。

熟悉的街道,在自己的眼底一点点闪逝。

现已到了深秋,窗外已经有了些寒气。

她眼眸微动,想起自己上一世,死在了一片寒冷之中……

所以,冬天不是一个好将息的季节。

车子开开停停,到达目的地。

尊士高级牛排餐厅。

陆漫漫下车。

服务员上前迎接,恭敬道,“陆小姐,所有都给你准备好了。”

“谢谢。”陆漫漫嘴角一笑,微点头。

服务员带着她走进偌大的西餐厅。

西餐厅空无一人。

今晚,她为了莫修远,包场了。

她看着西餐厅优雅的环境布置,听着耳边动听的钢琴声音,伴随着小溪流水的声音,掺杂着一些自然的浪漫,她走在光亮的地板上,看着天花板上的星光闪闪映衬在自己的脚下,那不太明亮的灯光,以及桌子上的红色蜡烛,点缀着整个房间,更加唯美如画。

陆漫漫其实是一个唯美主义者。

她喜欢很多漂亮的东西,会忍不住追求一些生命中的浪漫色彩。

上一世因为文赟尴尬的身份,所以总是克制自己不要去追求那些无谓的东西,总是甘于平静的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过着循规蹈矩又其实并非那么太平的生活。

她总是安慰自己,平凡才是真。

然后,总是默默的忽视甚至是压抑自己的天性。

她深呼吸,不想把过去和现在混为一谈。

她跟着服务员走进一个临时搭建的换衣间。

这样的环境,自然得配上,礼服。

工作人员已经在换衣间等候。

今晚是一件丝柔的长摆银色晚礼服,在如此浪漫唯美的餐厅内,银色的光芒让她散发着更加迷人的光彩,加上她奥妙的身姿,她的美丽,总是来得如此的震撼。

工作人员帮她换上礼服,简单换装。

陆漫漫看着临时的穿衣镜前,美得像个精灵一般的女人,而美得不仅仅是外貌,还有从嘴角散发到眼底的,笑。

有时候,幸福就是这么措手可及。

她提着裙摆,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出去。

餐厅里,那个挺拔的身影已经站在了不远处。

他薄唇轻抿,眉头微皱,似乎是在默默的打量今天的一切。

然后,就这么被眼前的女人,美得说不出一个字。

清脆的高跟鞋触碰着地板的声音,一点一点,越来越近。

陆漫漫站在莫修远的面前。

他还是这么高。

今晚,她分明穿了一双超乎自己平时的高跟鞋,站在他面前,还是矮了那么多。

“美吗?”陆漫漫问他。

“很美。”莫修远说,声音暗哑而磁性。

“过来。”陆漫漫伸手,主动拉着他的手。

莫修远将她的手心包裹在自己的大手内,手心间,都是彼此熟悉的触感,但就是,那一刻让人有些,心跳加速。

两个人走向偌大的西餐桌面前。

一个穿着衬衣马甲的服务员,优雅的站在那里,准备为他们上菜。

莫修远绅士的为陆漫漫拉开椅子,待她坐定之后,才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红色的蜡烛在他们之间燃烧,两个人的视线在彼此的之间,从未移开。

服务员一点一点将他们今晚高贵的西餐一一上在他们面前。

“请慢用。”

陆漫漫和莫修远均微点头,显出那般高雅的上流礼节。

服务员离开。

陆漫漫拿起刀叉。

莫修远也这般。

安静的房间,耳边一直都是,动听无比的钢琴之声,加上唯美的环境,让这顿饭显得如此的如梦如幻。

“这就是莫太太,在冷落了为夫将近一个月的,回报。”莫修远为她。

“不是。”陆漫漫笑着说。

笑容,让她整个人更加的生动,美得像一只勾人的小妖精。

“还在后面。”小声的声音,带着些微红。

莫修远抿唇一笑,“为夫真是,很期待。”

陆漫漫的小脸蛋,更加红润了。

一顿饭。

吃了一半。

莫修远突然优雅的站起来,走向陆漫漫,“可否邀请夫人跳一支舞?”

陆漫漫擦了擦嘴角,欣然的将自己的纤纤玉手放在他的手心。

两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脚下的舞步,在醉人的环境下,一点点融化……

“莫修远。”陆漫漫叫他。

“嗯?”莫修远的嘴角靠在她的耳旁,热热的呼吸,让她身体有些,微微的燥热。

“服务员都在。”陆漫漫说。

都在角落,恭敬的站在那里。

“是吗?”莫修远嘴角一笑,身体站直了些,那双不规矩的大手也规矩的落在了她的腰间,两个人的距离,还是这般亲密到,暧昧不清。

一曲完毕。

陆漫漫脸红心跳的回到餐桌边。

本来今晚都是她在做主导,但是明显的莫修远这货,分明在反客为主。

真有点不是滋味。

她吃了几口牛排,突然从餐椅上站起来。

莫修远看着她,有些诧异。

陆漫漫一步一步走向他。

莫修远嘴角微笑,就这么看着她的身影,很坦然的接受她的靠近。

陆漫漫停在他的面前,微蹲下身体。

本来就是低胸的礼服设计,这样的举动,分明是让自己胸前的澎湃,更加的明显,还更加的让人,勾魂。

莫修远喉咙微动,笑容越发的深意。

陆漫漫的唇靠在莫修远的耳边,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一直在他的身体内流淌,但是意料中的吻,并没有落下来,而似乎是挑逗一般的,离开了。

莫修远微呼了口气,看着陆漫漫摇曳着她的身姿,走向了一边的钢琴。

陆漫漫似乎和钢琴师说了两句。

钢琴师点头,优雅的欠身,离开。

陆漫漫坐在钢琴旁边。

一道微弱的灯光打在她绝美的脸颊上,那条银色的裙子反射着耀眼的光芒,莫修远觉得自己那一刻,应该看到了人世间最美的天使,而那个天使一般的女人,只在自己的眼底,绽放……

心里,流过一丝说不出来的暖流,就这么不停地在自己内心发酵。

所以……

有些等待,恰逢花开。

耳边,唯美的钢琴声,从她纤细的手指间,如魔法一般的布满了整个房间。

陆漫漫嘴角带着浅笑,那般认真的模样,优雅而恬静。

莫修远站起来,走向钢琴边。

陆漫漫感觉到他的身影,感觉到他整个人弯腰将她楼抱在怀里。

音符,漏了两个。

但,依然,动听得天花烂坠。

莫修远将她楼抱在怀抱里,弯腰,双手放在了她的手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压在她的手指上,然后,两个人一起,弹奏着悦耳的篇章,如此,毫无违和感。

陆漫漫一惊。

她不觉得莫修远会钢琴。

但他的手法和节奏,就是那么的,明显。

好久。

两个人的演奏,完毕。

耳边响起服务员一致的掌声,陆漫漫转头。

整个人本来就桎梏在莫修远的怀抱里,这么一转身,就看到莫修远的脸颊,和自己那么近的距离。

“莫太太。”陆漫漫还未开口说话,莫修远却开口了。

“嗯?”

“没办法隐忍了。”

“嗯……唔。”一道薄凉的唇,带着霸道的滋味,就这么印在了陆漫漫的唇瓣上。

唇齿相容,唇舌交织。

如胶似漆的一幕,就在别人的瞩目下,肆无忌惮。

陆漫漫刚开始的排斥,也在他霸道的温柔下,完全妥协,身体软绵绵的靠在他的身上,感受着彼此那个,用心的吻,久久在心底,满是涟漪。

那顿饭,不知道吃了多久。

应该,时间也不长。

某些人说,想回家。

回家。

陆漫漫脸蛋,更红了。

莫修远搂抱着陆漫漫,往餐厅外走去。

刚走到餐厅前台,似乎就听到一个有些吵闹带着熟悉的女人声音,“不知道是哪个暴发户,居然包场了,今天真是诸多不顺!”

莫修远和陆漫漫就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女人不满的脸色。

女人似乎是感觉到身后有人,转头随意的瞄了一眼,那一眼,一下就让她整个人更加火冒三丈了,“我就说是谁,这不是陆漫漫吗?!”

文妍有些尖锐的声音,声调说得尤其的讽刺。

陆漫漫转眸,看着文妍身边的文赟。

还真是冤家路窄。

“很巧。”陆漫漫有些冷冷冰冰的声音,身体这般娇小的在莫修远的怀抱里,怎么都觉得,甜蜜得让人刺眼。

文赟的眼神一直在陆漫漫的身上,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在如此性感的礼服下,分明美得耀人。

莫修远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的外套西装拖了下来,就这么轻轻的搭在了陆漫漫的肩膀上,将她整个人包裹了起来,这样的霸道和这样的占有欲让文赟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不就是,他文赟都不屑的女人而已!

他根本就不在乎!

莫修远搂抱着陆漫漫,也没有给他们打招呼,带着她就往外走。

“陆漫漫。”文妍看着她,“你现在倒是幸福得很?”

陆漫漫停了停脚步。

莫修远搂抱着她,也跟着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陆漫漫回头,对着文妍说着,“上天其实很长眼的,好人好报。”

“你什么意思?!”文妍狠狠的看着她。

陆漫漫嘴角一笑,“字面意思。”

“你……”

“文赟,你应该懂的。”陆漫漫突然转头对着文赟。

文赟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总是。

会被这个女人气得,连他习惯了20多年的伪装,瞬间崩溃。

他咬牙,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狠狠的看着陆漫漫得意无比的样子。

自从陆漫漫很完美的将陆氏企业从危机中营救出来后,这个女人的出现,就会分分钟刺激到他的神经,让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狠狠的撕烂,亦或者,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

他真的从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要让这个女人,城府在自己的脚下,让她后悔一辈子!

可是。

每次,似乎都会被这个女人给逃走。

每次,都会被她化险为夷,不管,他觉得自己的胜算有多大!

他脸色的愤怒毫不掩饰。

陆漫漫却显得非常的淡定,淡定自若的拉着莫修远,一步一步的往餐厅大门外走去。

门口有些凉风。

莫修远自然的将陆漫漫楼抱得更紧,甜蜜指数,完全是破表。

这和跟在他们身后冷清的文赟以及文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意外的是。

四个人刚走出餐厅门口,就突然有闪光灯咔嚓了几声。

陆漫漫蹙眉。

莫修远保护性的将陆漫漫抱在怀抱里,看着不远处的几个狗仔,似乎被他们发现,根本就是掉头就跑了。

文赟和文妍看着狗仔,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个时候拍摄到他们在一起的画面,不用想也不可能对他们有利!

莫修远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依然紧搂着陆漫漫,将她带进小车内。

文赟和文妍站在大门口,看着两个人扬长而去。

文妍忍不住跺脚,真是很想尖叫,她就是看不惯陆漫漫这般模样,这般分明幸福得可以甩了他们几条街的模样,她抱怨着,“哥,当初为什么你就没有把陆漫漫娶进门,娶了她,我们怎么折磨她都行,现在也不至于看她趾高气昂的样子,真是憋疯我了!”

文赟的脸色也不好。

当初,怎么就让陆漫漫溜走了。

他似乎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陆漫漫摇身一变,似乎就和他形成了敌对。

陆漫漫之前对他的感情,分明不是伪装的!

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咬牙。

拳头紧捏。

不管到底什么原因,但是他真的见不得陆漫漫此刻的模样,甚至,他根本不愿意承认,刚刚在看到陆漫漫穿着银色晚礼服柔软的身段时,那一刻的心动……

……

小车内。

陆漫漫回头看了一眼文赟,看着他脸色恨到极致的模样。

她嘴角冷冷一笑。

想当初,自己眼睁睁看着他和江伊遥上床的画面,耳边听到他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说“我不爱你陆漫漫……”,那一幕一幕,到现在为止,都让她恨得咬牙切齿,而那份冰冷与无力感,她会让文赟,一点一点的,体会。

深切的体会到,曾经她心里的所有崩溃。

“在看什么?”耳边,突然响起莫修远低沉的声音。

“看,文赟的狼狈。”陆漫漫笑,说得直白。

莫修远腾出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心。

陆漫漫一怔,“就算如此,我也不想你将视线放在其他男人身上。”

“占有欲真强。”

“嗯,就是占有欲很强。”莫修远突然拐进一个僻静的巷口,一个刹车。

陆漫漫看着他此刻的模样。

巷口很黑,所以,她那一刻似乎只能够看到他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看着她,分明,满是情欲。

“莫修远……”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的。”莫修远抽调安全带,俯身。

陆漫漫一怔,感觉到自己的座椅在一点点往下。

“等等。”陆漫漫说,“我在家里准备了更好的给你。”

“我知道。”莫修远说。

然后,陆漫漫就看到自己那套情趣内衣,不知道莫修远在藏在了什么地方,反正此刻,在她的眼前晃荡。

“你,你发现了……”

“下次藏好一点。”莫修远说,说着,嘴角的笑容越发的邪恶。

陆漫漫嘟嘴,“莫修远你这么聪明,一点都不好玩……”

“谁说不好玩……”莫修远已经从驾驶室爬进了副驾驶室。

逼近的距离,让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

“别紧张。”莫修远说,“这里不会有人。”

“你怎么知道?”陆漫漫问。

虽然很偏僻,但,毕竟也是市区,指不定会有人路过。

“相信我,不会有人经过。”

“一定要在外面吗?”陆漫漫问,感觉到自己脆弱的小礼服,都已经摇摇欲坠了。

“嗯。”

因为,实在忍不住了。

陆漫漫就感觉到莫修远的身体,就这么靠近着自己她,然后。

小车的气息,火热中,就持续不下。

巷口处。

一辆黑色轿车。

两个男人坐在轿车内,抽烟。

烟雾很大,似乎是抽得有些猛。

叶恒突然有些暴躁,“他妈的,我堂堂叶氏公子爷,我他妈的居然在这里给那个打野战的男人放风,传出去劳资还怎么在外面混了,卧槽!”

秦傲看着叶恒憋屈的样子,不知道说什么,就只会沉默。

“你就半点意见都没有吗?”叶恒看着他。

秦傲不说话。

他其实不是没有意见,而是……

他觉得只要是莫先生,什么事情都行。

叶恒将还未抽完的眼底熄灭,忍不住仰天长叹,估计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做这种事情的男人,除了莫修远,就他妈的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他分明觉得憋屈得要死,但还是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认命了!

天色晚了些。

小车内依然火热无比。

不知道多久。

两个人都有些累的坐在后座,歇气。

陆漫漫真的不知道她怎么从前座发展到了后座的。

反正,当完事之后,她就这么靠在后座的椅子上,一身都软绵绵的。

而那个用尽精力的男人,似乎此刻也不想动。

安静的小车内。

陆漫漫突然幽幽的说道,“莫修远,你觉得避孕套好用吗?”

莫修远转头看着她。

这是有打算让他不用避孕套了吗?!

他其实是怕她会因为没有避孕套拒绝,所以专程从家里带出来两个。

陆漫漫嘴角邪恶一笑,“某天我去超市买大姨妈巾,看到超市在做避孕套的促销活动,虽然和我们平时用的一个品牌,但是据说这个是新推出来的,比之前的更轻薄更好用,你有没有发现?我其实感觉不太出来。”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

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

“不好用吗?”陆漫漫有些诧异。

“你多久换的?”莫修远问她。

“额,好像是我们第一次用避孕套那啥那啥之后,不久,我就换了。”陆漫漫回忆,说。

然后,一直忘了告诉他。

每次都因为两个人太过激烈,到后来她累的根本没有力气说话,平时,又总是记不到……

莫修远脸色急剧变化。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

她说错了什么话吗?

干嘛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莫修远那一刻真的……气得吐血!

谁他妈说的做得太勤失去活力都他妈的死在路上了,这分明是,就从来没有走在路上过!

……

“啊切……”叶恒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这又没有降温,是谁突然在骂他吗?!

他揉了揉鼻子。

转头看着巷子里面的那辆轿车。

都这么久了,这货还没完吗?!

这耐力,也真够让人嫉妒的!

叶恒看了看时间,对着秦傲说着,“应该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真的可以走了?”

“嗯,走吧。”

秦傲点头,开车。

车子往外走去。

叶恒觉得有些无聊。

今晚这么收了别人上床,总觉得自己好像差点什么。

嗯。

他是有多久没有找小姐一起,活动活动了。

这么想着,他翻着自己的手机电话本,看看谁比较合适。

雯雯?

算了,这妞叫床的声音太夸张了。

甜甜?

这妞身材倒是不错,就是太懒了点,爷还得自己动。

芳芳?

不行,这妞前几天据说做了流产手术,他还没有这么丧尽天良。

叶恒这么无所事事的翻阅着电话本,一边翻阅一边调戏着秦傲,“老秦,你也一把岁数了,不找个妹子帮你解决一下身体需求,你尽管说,哥们这边货色很多。”

“我不用。”秦傲连忙摇头。

“怎么着,害羞?”

“不是,我没这方面的需求。”

“男人都有的,除非是同性恋。不对,同性恋也有这方面需求的,只是对象不同,你别害羞了,你说,公的母的,你要哪种?”

秦傲的脸更红了。

什么公的母的,这么多年,他是真的没有遇到过自己喜欢的!而且因为特种兵出生,被训练得一本一眼,对自己的身体除了锻炼就是加强锻炼,从来没有想过,要解决什么生理需求……

“你就别害羞了啊哥们,你这么禁欲,我会觉得我会怪物。”叶恒一直调戏着,说得还很正经的样子,他翻出一个号码,点开头像正准备拿给秦傲看这妞合适不,就看到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屏幕上显示的“唐夭夭”。

叶恒心里陡然一动。

这妞,还真是会找时间。

想想从那之后,也有一个多月了吧,两个人就没有见面过,自然肯定没有做床上运动,想来,都过了一个多月了,这妞的床上技巧应该有所长进吧。

心情还挺美的,叶恒接通电话,“夭夭。”

“叶公子。”唐夭夭声音有些小。

“怎么突然想起哥哥了?”

“额,有点事儿想要找你。”唐夭夭说。

“正好,哥哥也有事情找你。你现在马上到皇家5星级大酒店开个房等着哥哥,哥哥十分钟后就到。”

“……哦,好。”那边有些犹豫的,点头答应。

叶恒挂断电话,转头看着秦傲,“别怪哥们没有和你分享,是你自己不要的,哥们今晚风流快活去了。”

“……”秦傲直接无语。

叶恒一路调侃着秦傲,到达皇家大酒店。

下车,刚走进大厅,就看到唐夭夭高挑的身材站在前台正在开房。

他走过去,自然的将她楼抱在怀抱里。

前台服务员抬头看着唐夭夭,又看着叶恒。

唐夭夭现在在娱乐圈也有了些名声,自然也算是一个公众人物了。

叶恒眉头一紧,“你眼睛往哪里看了,你敢说出去半个字,小心爷强奸你。”

前台服务员惊吓到不行,“叶公子,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才乖。”叶恒拿过房卡,和唐夭夭一起走向楼梯。

唐夭夭有些拘束。

跟上次一样。

叶恒都在怀疑,这一个多月时间,这妞有没有交到新的男朋友或者,床伴。

不过娱乐圈的人,自然都很开放。

当然,也很会演戏。

而且他这种只需要满足身体需求的人,从来不会用感情去衡量,所以管她心思如何,他玩自己的就行。

电梯到达,两个人走向豪华套房。

刚走进去,叶恒就抱着唐夭夭,吻就铺天盖地的印了下来。

今晚肯定是被莫修远那厮给引诱的,搞得他这么一个身经百战的男人,都有些把持不住的,急切了起来。

唐夭夭似乎是被叶恒突然惊吓到,整个人就突然发愣了,就感觉到叶恒的唇在她的唇瓣上,然后手很不规矩的在她身体内游走,身体还不被她半抱着,两个人倒在了酒店柔软的大床上……

叶恒开始拉扯着她的衣服。

唐夭夭此刻似乎才反应过来,有些排斥。

“叶公子,你等等……”

“做了再说。”叶恒直白道。

不就是想要点什么东西,反正,他觉得自己应该能够满足。

“不是,叶公子,你等等,我真的有事情给你说……”唐夭夭抵触着他的攻击,有些紧张的反抗着。

叶恒也不喜欢强迫人。

毕竟上床就应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他停了一下。

该死的身体反应真的很明显。

他说,“嗯,你说吧,我就给你2分钟,2分钟后,爷就不放过你了。”

唐夭夭深呼吸了一口大气,说道,“我怀孕了。”

“……”叶恒那一刻有些懵逼。

唐夭夭看着他的模样,声音小了些,“我怀孕了,上个月我们上床之后,好像就怀上了,这个月月经一直没来,然后买了早孕试纸,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叶恒觉得自己那一刻还是有些懵逼。

他觉得他得理理思路。

意思是上次他们在游船上他给她开苞,然后还他妈的留下了一颗种子?!

“对不起啊,叶公子。”唐夭夭有些愧疚,“我本来就是准备给你打电话说一声的,结果你让我到酒店来,我想当面给你说一声也好。”

“哦,哦。”叶恒点头,“我知道了。”

所以,然后呢?!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你,大眼对小眼。

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好久。

唐夭夭开口道,“没什么,我就是问你要不要这个孩子,如果不要我明天就去做人流了。”

叶恒突然叹了一口气,“夭夭,也是我不好。”

“嗯?”唐夭夭看着他,看着他似乎真的有些内疚的样子。

“你第一次上床,肯定不知道避孕的,我身边女人多,有时候我不戴套子什么的,那些女人知道吃避孕药。是我忘了告诉你。”叶恒懊恼着,“都教你上床了,居然忘了最重要的一步!”

唐夭夭看着他的模样,突然笑了一下,说道,“嗯,我现在知道了。”

“让你身体受苦了。”叶恒说,“我也还是第一次让女人怀上我的孩子,这样吧,明天我陪你去人流。”

“那,麻烦你了。”唐夭夭点头。

她其实一个人也会害怕。

其实她知道叶恒不会要这个孩子,而且自己也没打算要,也没有勇气做单亲妈妈,特别还在自己的事业上升期,只是觉得,既然都已经怀上了,既然都已经对熬了这个地步,反正都要人流,也或许还能够从叶恒身上得到点补偿。

她不是一定要算计谁,她只拿自己觉得应该的。

“对了夭夭,你想要点什么东西?”叶恒说,该弥补的,他还是会弥补。

不知道女人会有多伤身体,但既然伤了,他就用物质交换。

“我想要一个主角的角色。”唐夭夭直白道,“不是一定要大剧组,一般的小剧组也可以,经纪人说我现在火候还行,如果能够主演一部电视剧,将自己拉入主角的行列中,容易往上发展。”

“那我回头帮你问问。”

“谢谢。”唐夭夭释然一笑。

“没什么,你应该得的。”叶恒说。

唐夭夭也不矫情的多说什么。

反正,两个人从一开始就建立在交易上的。

“那今晚上……”唐夭夭看着他,看着他上身都已经裸露了,虽然他现在身体反应没有了,但刚刚明显是急切得很。

“哦,哦。”叶恒反应过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我不耽搁你今晚了,明早我给你打电话。”唐夭夭连忙说着。

叶恒看着她的模样。

唐夭夭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衣服被他弄得皱巴巴的,她整理了好一会儿。

“那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

叶恒就看着唐夭夭这么离开了。

他躺在床上,心里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第一次搞大女人的肚子,还真是让他有些接受不过来。

算了。

他从床上起来,走出房间。

明天打了就好了,凡是都有第一次。

话说他自己的第一次到底给了谁……

麻痹的全完了!

他双手揣在西装裤兜里面,潇洒的往酒店外走去。

走在大厅,他突然转眸,看着大厅中前台服务员看着他,眼神分明……

他整个人一下就不爽了,“你脑袋瓜里面想什么呢,爷是这么快的人吗?今晚爷是没兴趣!”

服务员完全傻眼了。

她又什么都没说……

……

翌日一早。

叶恒难得早起的,送唐夭夭去医院。

唐夭夭做着流产前的一系列检查。

叶恒带唐夭夭去的是私立医院私人医生,毕竟唐夭夭是娱乐圈的人,要是被记者发现了,以后的前程估计就毁了,所以叶恒给她预约了私人医生。

这点,唐夭夭其实还很感激。

以她现在在娱乐圈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个待遇,让这么大一层楼里面,就只有她一个病人的身影!

两个人安静的坐在VIP休息区等待检查结果。

叶恒莫名的觉得手心有些发凉,他拿出一支烟准备点燃。

唐夭夭叫着他,“叶公子,这里禁止吸烟,你去那边吸烟区吧。”

叶恒转头看着她,看着这个女人,也就20来岁吧,显然比他还镇静些。

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叶恒回头,拿起烟和打火机就往那边走去。

唐夭夭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整个人的伪装才稍微放松了些,手掌摊开,早就水润了一片,连身体也有些发抖。

没有做过这种手术,而且……

从没想过,自己会做这样残忍的事情。

她确实完全忘记了,和叶恒上床后,要避孕。

其实也不知道不知道上床后要避孕的,只是那晚上回去后有些晚了,第二天又出通告,接着又接到通知去片场拍戏,这么一路忙下来,早就忘记了还有这回事儿,当自己反应过来时,早孕试纸上面就已经出现了两扛了!

她深呼吸,在默默儿调整自己的情绪!

这次,也算是一个教训了。

她搂抱着自己的身体,看着一个护士走过来。

她知道肯定是轮到她了。

她咬牙,默默的在给自己打气,刚准备站起来。

一道黑色身影站在她面前。

她抬头望着那个人,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心里一阵紧张。

男人有些僵硬的声音冷绷着脸问道,“你叫唐夭夭?”

“我认识你吗?”

“你不认识我,但是有人要见你。”

“谁?”

“你跟我走……”

“我要做手术了,我……唔。”嘴已经被男人用大手捂住,下一秒,整个人就被那个黑色西装桎梏着抱走了。

她发布出来声音,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叶恒在一道玻璃门里面,疯狂的吸烟,但是眼神明显没有往这边看,她只能憋着委屈憋着眼泪,跟着这个黑衣人离开。

护士其实也傻眼了。

刚刚是绑架吗?!

是绑架吗?!

“啊!”终于,那一秒反应了过来,整个人在VIP休息室尖叫。

叶恒似乎听到女人的声音,猛地抬头看着休息室,没有看到唐夭夭的人影,连忙将烟蒂熄灭,从吸烟区跑了过去,左右看了看,看到护士脸都吓黑了的模样,大声吼着,“发生什么事情了?唐夭夭呢?!”

护士回神,看着叶恒。

“叶公子,唐小姐被人绑架了?”

“什么?”

“刚刚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把唐小姐绑走了,我,我不知道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回神过来,人就不见了……”护士还未说完。

叶恒就已经跟着跑了出去。

他脚步很快,电梯一直按着,心里一紧,立刻往楼梯跑了下去。

刚走出医院大厅,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开走了。

叶恒连忙跑到停车场,开着自己的车,疯狂的追了出去。

前面的那辆车子似乎看到叶恒跟了上来,速度又快了些。

两辆轿车在文城的街上,不停的违反着交通规则。

直到,车子一直开向郊区。

然后,听到了一栋熟悉的别墅面前。

叶恒将车子挺好,整个人就这么看着“叶家别墅”的字样!

麻痹。

这是要闹哪样?!

唐夭夭这是被他家老头子给绑架了?!

我滴个去!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脚底心冒了出来!

原谅宅。

且,亲们赶紧适应吧。

一到放假,小宅就是这么懒惰的。

小宅……

疯狂的爱着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