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男人之争(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家别墅。

唐夭夭突然从医院被带到这个地方,整个人完全是懵逼的。

她看着偌大的客厅,古色古香,和印象中的别墅装潢天壤之别,分明有一种四合大院的感觉,却不难看出,每一次精雕细琢,价值连城。

而此刻,站在她面前,周围人都毕恭毕敬对着的,是一个中老年人,约50来岁,头发却已经花白了,但脸上的皱纹不多,神态显得也不苍老,下巴有些胡须,胡须间夹杂着一些花白。他身上穿着白色的古式大褂子,脚上一双黑色布鞋,整个人给人一种有些严肃但又觉得不是那么难以靠近。

“唐夭夭是吗?”对面的人开口,很有震慑力的声音。

唐夭夭一怔,就这么看着对面的人,不害怕其实都是骗人的,她紧捏着手心,“你好,我是唐夭夭。”

她表现得无比恭敬。

看身边这么齐丫丫的一片黑色西装都如此尊敬,她也知道这个人肯定来头不小,不敢得罪。

“我是叶恒的父亲。”他说,说得,那般的漫不经心。

唐夭夭又懵逼了。

她脑袋瓜里面有一瞬间甚至是空白的。

她其实也没有做什么,她不敢招惹黑道的。

她不停的捏着手指,不停的在让自己看上去很冷静,“伯父你好,我和叶公子没有什么关系,你放心,我不会缠着叶公子的。”

一般大家族的人都是这样,灰姑娘怎么可能进得了家门,她一直都很清楚像他们这种在外人眼中就是戏子的其实一直被人所看不起,为了避免遭受不必要的讽刺和奚落,她觉得她应该主动解释,并撇清关系。

说真的,她其实也真的没有动过这方面的心思。

她这个人不贪心,该自己得的就是自己的,不该自己得的,她不会强迫着要。

“你别紧张,坐下来我们聊聊。”叶恒的父亲说,声音不高不低,但就是让人不寒而栗。

唐夭夭有些惊吓。

她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好聊聊的。

这么小心翼翼般,还是坐在了叶恒父亲对面的沙发上,正襟危坐。

“你怀了叶恒的孩子?”叶恒父亲直白道。

“那是一次意外。伯父,刚刚前一秒叶公子正陪着我去把这个孩子处理掉,我没有想过母凭子贵的把戏。”唐夭夭一直很努力的解释,她真的不想被人误会,然后遭遇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叶恒的父亲就这么抬头看了她一眼。

唐夭夭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手指一直在打结,总觉得心跳已经快要跳出心脏了,完全不能负荷的节奏。

好久。

久到唐夭夭都有些呼吸不顺畅了,叶恒的父亲又说道,“你可以母凭子贵。”

“啊?”唐夭夭整个人一惊。

她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她直直的看着叶恒的父亲。

叶恒的父亲似乎被唐夭夭盯得有些发毛,“我说你可以母凭子贵。孩子你生下来,名分我让叶恒给你。”

“我,我……”

“不行!”别墅大厅,叶恒突然怒火冲天的从外面走进来,说,“我这辈子都是你在说东说西的,你烦不烦!”

唐夭夭看着叶恒发怒的模样,情不自禁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整个人完全是小心翼翼的站在那里,就怕一不小心,自己嗝屁了,她还没活够!

“我给你算过了。”叶恒的父亲说。

“你除了会算命你还会什么!”叶恒怒吼。

每次他的人生大事儿,他开场白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听着就让人鬼火冒。

“你给我闭嘴!”叶恒的父亲发威。

叶恒不爽的抿了下唇,没说话。

“唐夭夭和你八字很和,你火太重,她正好多水……”

“水火不容。”

“你听我说完!”叶恒的父亲声音又大了些。

叶恒瘪嘴。

“你们两个人的结婚,正好互相弥补,天作之合。加上我又算了算唐夭夭肚子里面的胎儿,胎儿正旺你,生下他,我们一家都会顺。”叶恒的父亲一字一句说道。

“我们家挺顺的。”意思是不要这个胎儿也顺。

“叶恒我不和你多说,你找个时间和唐夭夭把证拿了,婚礼办了,孩子必须得给我生下来。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样风流快活,一旦关乎着我孙子的事情,我不会和你妥协。大义灭亲的事情我也做得出来。”叶恒的父亲字字句句,分明是在威胁。

叶恒气得脸都红了。

他狠狠地说着,“叶老头子,你也天是闲的发慌吧。我才25岁,你让我现在就结婚生孩子,你是神仙水喝多了吧!”

“我没和你商量,就是在给你下达命令。”叶恒的父亲说,“你别把我惹毛了。”

“我说你……”叶恒火大。

“就这样。”叶恒的父亲根本就不和他商量,也不多说,“我要去拜观音菩萨了,你们按照我说的,自己办吧。”

然后,就踩着他稳健的脚步,上楼了。

上楼了。

真的,留下唐夭夭完全是一脸懵逼。

刚刚是什么情况?!

她无语的看着叶恒父亲的背影,然后转头看着叶恒气得发抖的样子。

周围依然很多黑色西装,都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一动不动。

现在,应该怎么办?!

唐夭夭咬唇,不敢出声。

“唐夭夭。”叶恒突然叫她的名字。

唐夭夭整个人一抖,看着他此刻显然比刚刚更加冷静的样子,却莫名觉得有些害怕,她低垂着头,声音很小,“对不起啊,叶公子。”

“你嫁我吗?”叶恒说。

唐夭夭垂下的眼眸一下子抬了起来,猛地睁得很大,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也是反抗吧,叶公子的意思是……妥协?!

“我老头子决定的事情我也改变不了,我也不想和他对着干,浪费我的时间,反正……”最后都是老头胜。

活了25年,都习惯了。

“那,叶公子的意思是,我们结婚吗?”

“你愿意吗?”

“我,我不知道。”唐夭夭摇头。

他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

彼此都知道,真的没有感情。

只不过因为年轻人互需而这么阴错阳差的在一起,其实也就一次而已。

“你也别犹豫了,我家老头也可以多种方法逼你嫁给我。”叶恒说得冷静,“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你想想你要些什么东西,回头我们就把婚结了。”

“哦。”唐夭夭点头。

“你还不高兴?”叶恒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不爽的问她。

到底谁该不高兴啊!

“不,不是。”唐夭夭连忙摇头。

“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就算咱们离婚了以后你也得有好大一笔钱的。”叶恒直言道。

“哦。”唐夭夭抿了抿唇,此刻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你坐下来。”叶恒突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唐夭夭默默的坐在他旁边。

“我们还是把话说活明白。”叶恒点了一支烟,开口道,“结婚不是我情缘,所以你别想我对你身体负责。我这个人不可能在一个人身上委屈的,到时候你发现我和别的女人上床,别搞什么一哭二闹,否则我会让你直接三上吊。”

“哦。”唐夭夭连忙点头。

“我这个人也不自私,我既然在外面可以三三四四,你也没必要给我守身如玉,但别做得太明显,传出去我叶公子被人戴了绿帽子我面子也过不去。”

“哦。”

“结婚后我会给你买一套房子,名义上是我们搬出去自己住,实际上我给你买的单人房,我基本不会过来,你当成我给你的聘礼就行了。”叶恒说,“你不用给我客气,毕竟你还得给我生一个大胖小子,虽然我真的一点都不想要。”

唐夭夭默默的点头。

“都是我在说,你有什么想说的?”叶恒问她。

觉得一个人说真是无趣得很。

唐夭夭看着他,终究开口道,“我们能不举行婚礼吗?”

“什么?!”叶恒大声了些。

唐夭夭一下子就焉气了点。

“你再说一次。”叶恒一字一句道。

“我说,我说我们就先把结婚证办了,不举行婚礼。也就是传说中的,隐婚可以吗?”唐夭夭鼓起勇气,再次开口道。

叶恒这么沉默了两秒。

这点,他怎么没有想到。

就算不得不结婚,他也用不着昭告天下啊。

这样,大家以后也能够好聚好散。

这么一想。

叶恒突然拍了一下掌。

唐夭夭惊吓的看着他莫名其妙的举动。

“唐夭夭,就这么说定了,咱们这婚就这么隐了。”叶恒心情陡然又似乎好了点,“我去给老爷子说,你等在楼下等我一会儿,等会儿我送你回家。”

“哦。”唐夭夭点头。

有时候真的觉得叶公子,神叨叨的。

她表示,她对他的一举一动,很不理解。

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候。

周围占了好多人,每个人看上去都很恐怖,她只得低着头,尽量把自己缩进自己的世界里,恨不得所有人都看不到她。

她其实就没想明白,她不久搞一个潜规则吗?

怎么就搞出来了这么多事儿!

整个人其实也有些崩溃。

她的手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自从知道自己怀孕后,她就不敢摸这里,怕太过残忍的东西让自己会忍不住崩溃,却没想到,阴错阳差的,他就又这么的留下来了。

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就这么顺其自然吧。

安静的在客厅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叶恒一脸神清气爽的从楼上下来,嘴里还吹着胜利的口哨。

唐夭夭总觉得这个男人,一会儿一个样。

叶恒走下楼,对着唐夭夭说道,“走吧,哥送你回家。”

“哦。”

唐夭夭点头,跟在叶恒的身后,一起走出别墅大门。

叶恒坐在驾驶室,唐夭夭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叶恒踩着油门,一跃而出。

唐夭夭被突然的推背感弄得整个人心跳都快跳了出来,叶恒似乎半点都感觉不到,依然开得很自我。

“刚刚给老爷子说好了,酒席就不办了,我们搬出来住。还是老方法,我买套房子你住,我自己住我自己的地方。”叶恒一边开车开得随意,一边说着。

唐夭夭单手一直抓着扶手,点了点头,“好。”

“你还继续演戏不?”叶恒问她。

“嗯。”

“孩子4个月前应该是看不出来的是吧。”叶恒问她。

“差不多吧。”

“那4个月后你想办法停产,生了孩子再出去演戏。否则到时候别人问起也不好交代。”

“哦。”

“你放心。”叶恒一只手开车,另外一只手潇洒的放在门上,开得那个漫不经心,“你既然生了我的孩子,我就不会亏待你,以后你想大红大紫,我捧你。”

“谢谢你啊,叶公子。”唐夭夭连忙说着。

“这段时间自己吃好点,别亏待了我儿子。我平时可能看你时间少,但我会定期给你打钱,一个月一万块差不多吧。”叶恒问她。

唐夭夭点头,“嗯。”

“我先送你回去,明天准备好户口本,我们去把证领了,顺便给你把钥匙送过来。”叶恒说,突然又很严肃的一字一句强调,“既然我们是隐婚,我们的关系,你就谁都不能说!”

“是。”唐夭夭连忙点头。

叶恒看唐夭夭还挺老实,以后离婚应该也不难,心情又稍微好了点。

不就是多一个调皮捣蛋的小鬼而已,反正送他老头子那里去自生自灭,他还是能风流快活。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唐夭夭下车,很礼貌,“叶公子再见。”

“嗯,早点回去吧。”叶恒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唐夭夭挥手。

叶恒车子扬长而去。

唐夭夭转身走向公司租的集体公寓。

莫名其妙就把自己陷入了这样的困境之中,也不知道对自己而言是好是差!

她推开公寓大门。

江南趴在外阳台上,转头看着唐夭夭,热情的说着,“夭夭,刚看到豪车送你回来,玛法拉蒂?!还是限量版的。认识了哪个土豪啊?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唐夭夭笑了笑,“也就是顺路,其实我也不太熟。”

“是吗?”江南也不多说。

两个人表面上看上去感情很好,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刚开始她还能够以为可以骗骗唐夭夭和她假装很好,这么久也知道,唐夭夭这个女人,也不是这么容易上当受骗,自然,不是想的那么笨。

“晚上我还有一个节目要录,我洗澡睡觉了。”

“对了夭夭。”江南从外阳台走进来,开口道,“我在厕所看到早孕试纸,还是双杠,我们三有人怀孕了?”

唐夭夭脸色微变。

“应该不是你吧。”江南说。

唐夭夭抿了抿唇,“不是。”

“哦,那就好,我猜想也应该是那个安洁小婊子,看着家境还不错,谁知道暗地里又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做了就做了吧,还不会保护自己,我都难得去提醒她。”江南有些毒舌的说着。

唐夭夭淡笑了一下,“江南,我真的累了,我去洗澡了。”

江南没多说,又趴在阳台上,似乎是在背台词。

唐夭夭走进浴室。

整个人靠在门上,那一刻是真的有些紧张。

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环境里面,真的不能允许自己出半点错误。

……

叶恒送走了唐夭夭,有这么哼着小曲,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

“少爷。”

“帮我买一套房子,地段好点的,面积大点的,贵点的精装房,明天一早我就要钥匙。”

“是。”

叶恒将电话挂断。

心情还真莫名有些不错,就好像自己完成了什么人生大事一样。

他又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

电话中,传来莫修远有些低沉的嗓音,“叶恒。”

“阿修,给你说一声,我要当爸爸了。”叶恒说,说得那个直白。

“……”然后,那边的人死一般的沉默了。

“你干嘛不说话?”

“恭喜!”咬牙起床的两个字,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那倒不必,其实也就是阴错阳差……”叶恒噼里啪啦的将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最后总结道,“反正,还是不会影响我的正常生活的。”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其实,兴趣真的不大。

“对了阿修,你和陆漫漫还没想过要孩子吗?”叶恒问。

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有意见?”莫修远声音一沉。

叶恒也不笨,自然知道莫修远有些发脾气,连忙说着,“我那啥还有事儿,祝你好孕,怀孕的孕。”

说完,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莫修远捏着手机,脸色有些黑。

无心插柳柳成荫!

叶恒这小子是撞什么狗屎运了!

他放下电话,整理着自己办公桌上的资料。

文城副市长蒋川的秘书突然走过来,在他耳边小声道,“蒋市长有找。”

莫修远抬头。

秘书一笑,有些意味深长。

莫修远抿了抿唇,起身走向了副市长办公室。

办公室内,蒋川在审批文件,看着他出现,示意他关上房门。

莫修远将房门关了过去,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蒋市长找我有事儿?”

“这里有一份重点人才培养后备人员申请表,你拿回去好好填填。申请过了之后,下个月有一个区县级副区长的评选,我们文城的所有评选制度都是按照人气投票来的,尽管你资历不长,不过这段时间在政府的业绩不错,而且目前政府正在重点培优政群青年,这次的政选人员都不会超过30岁,你还是有希望的,我会大力推荐你。”蒋川开口。

莫修远点头,“谢谢蒋市长。”

“你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文赟,自己好好准备。”蒋市长提醒。

莫修远微微一笑,“好,我知道了。”

“出去忙吧。”

“是。”

莫修远离开。

他手上拿着那份申请表,脸色显得有些严肃。

文赟进入市政这么久以来,一直没有机会挣脱出来,总是在政府一个不轻不重的岗位上,本来因为文家的关系,为了避嫌文赟的身份就很尴尬,很多时候本来按照平常,文赟早该有所发展,但为了让市民觉得文家的大公无私,反而怠慢了文赟的发展,而上一次本来和陆漫漫的婚姻之后,就应该是一个升迁的机会,没想到爆出来这么大丑闻,导致,一直搁浅。

沉寂了这么久,文赟现在碰到这么一个机会,肯定不可能放手。

而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能够优先于他……

他抿唇,沉思。

很显然,虽然文家在文城势力很大,但明显也有不忠于文家的人,比如,蒋川。

蒋川是从帝都空降过来的,一直管理文城的经济方面,文城最大的发展潜力就是经济,帝都的考虑文家人不可能不知道,而蒋川大力支持他去竞选,明显的,帝都那边的人更喜欢他能够抵制文家的发展。

想来。

自己还在一颗棋子上。

也不见得,不是好事儿!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开始认真的填写申请表。

他其实也在等这么一个机会,显然,这个机会来得比他想的还稍微快了点。

……

陆氏大厦。

陆漫漫今天身体觉得有些酸。

昨晚上的莫修远,太没有节制了。

车上那一次之后,根本就没办法满足他,回去之后,又是数次!

不就是一个来月没有做过吗?

需要她今天早上起来,双腿都在发软吗?!

她抿着唇,坐在办公室看这段时间的一个市场报表。

自从承诺陆氏同型号手机以旧换新之后,销量的发展也已经开始渐渐回升,科睿集团的手机得到抵制,两家形成了非常明显的竞争形势,几乎是要霸占手机市场的节奏。

陆氏成功拓展手机市场,媒体争相报道,陆氏的风头再次横扫整个北夏帝国,陆氏股市炙手可热。

陆漫漫深呼吸。

她伸了伸懒腰。

刚刚和财务部核算了一下陆氏现在的资金,基本上再过几日,就可以将莫氏的那2000万还上,想来,自己也不想借人家东西借得太久。

而现在,难得的有些清闲。

陆漫漫离开办公桌。

她真的很想爆粗口。

双腿真的很酸。

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站起来,走向落地窗。

手上拿着手机,在看着一些八卦新闻。

然后看到了昨天晚上,媒体拍摄到的她和莫修远以及文家两兄妹的新闻,标题写的是“莫氏夫妇甜蜜晚餐,偶遇情敌,分外眼红”,标题就让人,看到了各种矛盾,媒体就是最会制造话题的群体,内容其实很简单,只是简单阐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评论永远都是亮点。

陆漫漫随意的翻阅,看到评论各种,最多的就是,“谁说前段时间文赟和陆漫漫会旧情复燃的,还说陆漫漫吃回头草,想要找文赟帮她度过难关,陆漫漫这么强大的女人,需要吗?”

“拜托,谁说陆漫漫要重新和文渣男在一起的?没看到人陆漫漫骑修远兮,骑得这般甜蜜吗?”

“小编你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莫氏夫妻秀恩爱,别把文渣男弄进去,毁了美感。”

文赟,依然很难甩掉,渣男形象。

尽管现在,一直致力于自己在政坛发展,也在默默的做着一些政坛方面的贡献,但始终,年轻一点不那么关心政事的人,也不觉得他有什么重大改变,况且了,八卦的人多半都是年轻人,文赟想要把自己洗白,还真的有一段路要走。

其实最快捷的方式大家都知道。

比如,让她突然吃回头草,这样,所有人都会将仇恨值放在她的身上,文赟成功获救。

可惜。

文赟想的太简单。

他一直在低估,她的能耐。

放下电话,陆漫漫看着文城窗外的景色。

秋天就要过了,城市有些萧条,带着些寒气。

她一点都不喜欢冬天,但冬天,还是来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拿起电话。

“莫太太。”那边传来莫修远,低沉好听的声音。

“忙吗?”

“晚上有惊喜?”

“你别一脑子黄色思想。”陆漫漫不爽。

莫修远低低的笑了两声,说道,“今晚或许会加班。”

“这么忙?”

“嗯,在做一个申报材料,竞选。”

“这么快,竞选?”陆漫漫诧异。

莫修远才进市政工作,应该就3个多月的时间,这么快,就能有资格竞选了?!

“嗯,是不是很佩服为夫的能耐?”

“你什么能耐?!”陆漫漫瘪嘴。

真是自恋到不行她都情不自禁的想要打击他膨胀的自信心。

“昨晚没有感觉到?”莫修远说得严肃。

陆漫漫脸猛地一下就红了,她说,“你正经点。”

“嗯,正经的听着你说话。”

陆漫漫崩溃。

她真的很想很想爆粗口。

她忘记了她给他电话来,是要说什么来着了!

这货,就是故意分散她的注意力是吧。

陆漫漫气得呕血,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拿着电话好半响,好半响陆漫漫都说不出一个字。

她努力回想。

莫修远似乎也察觉到陆漫漫忘事儿了,淡淡的笑了笑提醒道,“你问我忙不忙?我说我要加班……”

“哦。”陆漫漫突然想到,“我刚刚看到我们的八卦新闻,我怀疑狗仔是你找的?”

“不开心了?”变相的,承认了。

“还真的是你。”怪不得所有人一股脑的全部都偏向莫修远。

“上次文赟找狗仔写你说你想要吃回头草,我心里想着,也不能就让他这么占了便宜。”莫修远说得云淡风轻。

“我就在想,文赟怎么会是你的对手!”陆漫漫忍不住感叹。

这人,报复心真的很强。

“借你吉言了。”莫修远说,“晚上不能准时回来陪你,你早点休息。”

“好。”陆漫漫还算比较理解。

毕竟自己忙起来的时候,也是天翻地覆的。

挂断电话。

陆漫漫忍不住叹了口气。

当自己不那么忙的似乎,莫修远又这么忙了起来。

他们是不是,默契不够啊!

她拖着酸软的腿,回到办公椅上。

然后开始盯着电脑,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一直到下班时刻。

陆漫漫接到古歆的电话。

“漫漫,晚上有空吗?”那边传来古歆有些淡淡然的声音。

“怎么了?”

“一起吃个饭如何。”古歆问。

陆漫漫没有犹豫,“在哪里?”

“老地方吧。”

“我马上到。”

陆漫漫直接让秦傲开车送她去了目的地。

推开包房的门,古歆已经在那里了。

显然刚到,还没点菜。

陆漫漫放下自己的包,直接拿起菜单开始给服务员点菜,所有菜系都是清淡型的,为的就是迎合古歆的口味,毕竟,她流产了。

古歆有些没有精神,就这么趴在餐桌上,也不说话。

陆漫漫点完餐,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不知道,就是觉得好像很不开心,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那就在家多休息。”陆漫漫提议。

“在家都快闷死了。”古歆说,“都开发霉了。”

“翟安呢?”陆漫漫随口问道。

这段时间他上班,应该有些忙,没时间管辖她。

“他?”古歆讽刺的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你们还在分居?”陆漫漫询问。

“一直分居中,就没有同居过。除了那晚上,我他妈的被人下药。”古歆说着,整个人都在冒烟。

“行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以后和翟安好好过。”

“别提他了,我都准备和他离婚了。”

“古歆!”陆漫漫有些厉声。

“你吼我也没用,翟安也是这么想的。”

“怎么会?!”陆漫漫皱眉。

“是真的,你别把翟安想的太好,他其实也很自私。”古歆说,“从我流产后,翟安就对我爱理不理……算了,我也习惯了,反正我对他也是如此。只是没找到好的时间去民政局离婚而已。”

“古歆,你真的决定和翟安离婚了?”

“有什么不能决定的,说直白点,我就没想过和他结婚。你也别劝我了,我和翟安走到现在这个地步,连朋友都做不成,反而还成了敌人,我当是命了!”古歆说得有些无奈。

陆漫漫却觉得很诧异。

翟安明知道上一世古歆的遭遇,怎么这一世,还选择和她离婚!

不应该,好好的将她保护起来吗?!

心里想着些事情,服务员陆陆续续的上菜,两个人似乎都有心思,聊天倒不是很多。

古歆吃得也没什么胃口,她习惯吃重口味的东西,这段时间都吃清淡的,吃得嘴都没味了。

她放下筷子,“不吃了,你慢慢吃。”

“你多吃点。”陆漫漫劝道。

“不想吃了,吃不下。”古歆说,“可能过段时间,我身体稍微恢复好点了,我就去国外散散心,回来就会好点。”

陆漫漫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对了,和翟安离婚后,我就打算和翟奕在一起了。”

“什么?!”陆漫漫又激动了。

她看着古歆,整个脸色都不太好了,“你那天不是哭着给我说,你和翟奕分手了嘛!”

在古歆怀孕期间,某天晚上打电话哭诉,说自己这么多年的爱情,终于画上了句话。

现在什么情况。

“翟奕说她不在乎我的一切,希望和我重新开始,我拒绝不了。”古歆说,很认真,“毕竟,真的是自己用心爱着的人,尽管觉得对不起他,但是还是希望和他好好发展未来。”

“你没有对不起翟奕!”陆漫漫一字一句。

古歆耸肩,“知道你对翟奕有偏见,但事实就是,我真的很爱翟奕,我希望可以和他有未来。”

“那你现在这么沮丧是因为什么?”陆漫漫问她,有些激动。

古歆一怔。

她也不知道。

好半响,她说,“被人甩了都会觉得不心甘,我一直以为是我甩翟安,回神过来,居然是他甩我。怎么都想不通!”

“古歆,我劝你别和翟奕在一起!”

“漫漫。”古歆看着她。

陆漫漫突然大口扒饭,将饭吃完,说道,“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去。”

“喂,你突然这么赶时间……”

陆漫漫已经离开了。

古歆看着她的背影,整个人心情更不好了。

出来就是想要和她聊聊天的,现在反而又是自己一个人。

她叫来服务员买单,离开。

出车祸后,她就不开车了,她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去。

翟奕给她新买了一套公寓,不大,60、70个平方的豪华精装单人公寓,够她折腾了,她回到小区,走进电梯,按下密码。

房间内,翟奕在。

难得的,翟奕今天这么早会来看她。

她笑了一下,“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给我打电话,害我还和漫漫出去吃饭,早知道,就和你一起吃了。”

“没什么,我就是过来坐坐,看看你情况,等会儿还要回去加班。”翟奕笑着。

古歆自然的坐在翟奕的身边,靠在他的肩膀上,忍不住抱怨,“怎么还是这么忙?不是说,翟安现在在忙你手上的工作吗?”

“所以,才要更加努力。”

古歆当然知道翟奕的意思。

她其实不想去深入了解翟奕和翟安的尔虞我诈,所以她总是自然的跳过这个环节,说道,“今天和漫漫吃饭,吃得一点都不开心。”

“怎么了?和陆漫漫吵架了。”

“不知道,就是觉得她太偏向翟安了,有些不是滋味。”

“其实……”翟奕说,“翟安这次帮了陆漫漫很大的忙,所以,陆漫漫帮他,也很理解。”

“不是这样的。”古歆一口咬定,“漫漫对我,不会有商业利益。”

翟奕抿了抿唇,冷笑了一下。

看来,想要离间古歆和陆漫漫,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过无妨,反正时间还长。

他多的是时间和陆漫漫周转。

这个世界上就从来不会有那个人,那个算计他还能够活得很幸福的人存在!

翟安,陆漫漫。

这两个人,他谁都不会放过!

“翟奕,你说我们能坚持吗?”古歆问他。

越来越对自己这段感情,没有了安全感。

“我能坚持。”翟奕一字一句。

古歆心里终究有些被暖到。

每次翟奕在对待她的时候,总是这么坚决的口气。

她深呼吸,笑了一下,“嗯,那我明天找翟安去离婚。”

“我陪你。”

“不用了,你忙你的,我能自己处理。”

翟奕点头,“我会好好对你的。”

“我知道。”古歆心安一笑,笑着,靠近了翟奕的怀抱里。

就当,曾经和翟安的那段婚姻不存在吧。

她要重新开始本就属于自己的幸福!

翟奕在家里坐了半个多小时就离开了。

其实很多天晚上都是如此,翟奕也不越界,两个人最大的亲密程度也就是,互相依靠一下,翟奕不做更深入的事情,翟奕对她,总是很规矩。

对于他的体贴,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感动的。

而且,现在发生关系,不说流产不能做,就算不流产,自己还是婚内出轨,对翟奕始终不公平。

她拿起电话,拨打。

响了几声。

那边接通。

熟悉的嗓音,不温不热的语气,只发了一个单音词,“嗯。”

“明天我们去离婚吧。”

明天上班,小宅会正式恢复更新的!

各位亲们么么哒。

袁雨新文《暖婚之如妻而至》连载中,推荐阅读:

温润如玉的少年翻译官,遇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他们之间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夏千语,利益场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投资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唐宁,前途美好的首席翻译官,高贵美好得让人自惭形秽;

她见他的时候,一脸不屑: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就算了,拽着好几国语言谈笑风声的样子,实在是欠揍;

他见她的时候,眼底的厌恶被掩饰得刚刚好:一个女人抽烟喝酒赌博玩女人,真是太过堕落;

直到那天—

财务卷款逃跑、老父跳楼自杀、合作商上门逼债、他揣着父亲的帐本一家家收款而被轰出来……

他从此知道世态炎凉、人情淡薄,自此跟随她一起踏入商业的漩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