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陆漫漫qi修远兮/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喝酒,我可以开车送你!”文妍说,一字一句,说得很坚决。

翟安摆手,“不用了。”

“翟安。”文妍狠狠的将他拉住,就是不让他离开,“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不需要这么拒人千里吧。”

翟安抿了抿唇。

文妍根本就不给翟安多余的时间考虑,她拉着翟安,直接走向大门口的泊车小厮。

小厮看着他们,连忙送上翟安的钥匙。

文妍直接把钥匙接了过来,拉着翟安,将翟安扶进副驾驶室,自己坐在了驾驶室内。

翟安的头转向窗外,眼神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文妍看了他好几眼,才启动车子离开。

车内很安静。

封闭的空间,只有翟安身上散发着的淡淡酒香味。

文妍觉得,可能自己不说话,翟安是怎么都不会开口的,她太了解这个人的个性的,以前在国外就是,她追了他很多年,到头来,他对她,还是这么平平淡淡,甚至依然生疏而有礼。

“翟安。”文妍开口,叫他。

“嗯。”翟安应了一声。

“还记得我们在国外读书的日子吗?”文妍说,说着,似乎有些感叹,“那个时候虽然你也是这般不易让人靠近,但总觉得,没有现在这么无奈,你那个时候至少还有你追求的摄影,现在,你快乐吗?”

快乐吗?

翟安平静的脸颊上,没有什么起伏的情绪。

但是心里,有那么一刻其实是空的。

他此刻头依然有些眩晕,胃里面有些难受,酒醉的感觉,确实不太好受。

他说,“有时候,人生不一定要追求快乐。”

“但至少,应该有成就感和满足感吧。”文妍认真的开车,认真无比的说着,“翟安,我知道你和古歆离婚了。”

翟安抿唇。

一会儿功夫而已,就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了吗?!

“你和古歆本来就不合适。我知道你喜欢她很多年了,但是她呢?她不爱你。”文妍一字一句,说得其实有些难受,是真的为翟安感到难受,“古歆一直爱着的是翟奕,你早就应该对她放弃了。”

是啊。

他其实早该放弃。

就是那么阴错阳差的一个念起,就做了,这种伤人伤己的事情。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淡淡的说道,“文妍,很多事情,我不想说了,到此结束吧。”

文妍点头。

她并不笨,看得出来翟安在古歆的事情上已经开始产生了排斥,她知道这或许是他不能触碰的软骨,但终究而言,翟安的言语说明,他已经开始默默地在放弃古歆,既然可以这般和平的选择离婚,那么,翟安就一定会选择和平的放下。

追了这么多年,她太了解翟安了。

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心里太纯粹了,整个人太美好了,他从来不会用自己去威胁任何人,也不会因为自己内心的一些情绪而影响到任何人,他总是默默的选择,或者封闭或者放下!

放不下,也不会让外人知道。

而她,也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车子开得不快。

但文妍还是觉得,很快就到了翟安小区的地下车库。

车子挺好。

翟安礼貌的对着文妍一笑,“谢谢。”

然后,文妍就看着翟安下了车。

总是这么,保持着生疏的距离。

文妍咬唇,从驾驶室下来。

她把车钥匙递给翟安,问道,“能自己回去吗?”

“嗯。”翟安点头。

然后,根本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进了入户电梯。

文妍就这么看着他的身影,看着他修长的身体,以及有些错乱不堪的脚步……

她咬牙,在电梯关过来那一瞬间,文妍走了进去。

翟安看着她。

“我不放心,我送你到家才会安心。”文妍说,就是这么坚定。

翟安抿了抿唇,好久,还是按下了电梯以及密码。

其实。

那一刻,不是不可以把文妍撵走。

他只是突然有一刻的感动,也许是想起了自己对古歆单方面的感情,觉得,其实这样的人,真的很悲。

文妍在他身上,也悲惨了很多年。

电梯一路向上。

文妍将翟安扶进了他的家门。

翟安重重的坐在客厅沙发上。

文妍去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翟安,你喝点水。”

翟安点头。

真个人就这么靠在沙发上,微闭上眼睛,有些天旋地幻。

他觉得他稍微再动静大一点,或许就会吐得天翻地覆。

他隐忍着胃里面的不适,说道,“文妍,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文妍突然笑了一下,笑出了声音。

翟安睁开眼睛,看着她。

文妍灿烂的笑容在嘴角扬得很明显。

恍惚。

翟安觉得好像很久没有看到谁,笑得这么,由心了。

不由得,他嘴角也微微上扬,“你笑什么?”

“我只是突然想起在国外求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去你的宿舍,你总是给我说,文妍,很晚了,你快回去吧。”文妍说,“每次听这句话都觉得撕心裂肺的难受,但是今晚,却莫名觉得很亲切。”

仔细一想。

好像确实是。

那个时候文妍追她,几乎满校皆知。

可最后,他依然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翟安,这么久了,我也看着你结婚了,看着你离婚了,看着你不顾所有的去追求了你的幸福,看着你从失明到再次复明,看着你的人生发生了如此多的变革,看着你这般,又这样回到了原点……”文妍说得很温柔很认真,“我们从原点,重新开始行吗?”

文妍的声音,就这么轻轻扬扬在整个房间内,飘荡。

我们重新开始行吗?

脑海里面似乎想起了古歆说的那句,翟安,我和翟奕重新开始了。

他嘴角的笑容渐渐地隐退了下去。

文妍看着翟安的模样,分明刚开始她觉得翟安让人亲近了些,但是此刻,却又似乎觉得,疏远了很多。

就好像,整个人一下子就变了似的。

她其实有些恐慌。

尽管现在表现得很淡定很平静,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有了说不出来的情绪,这样的情绪让她证人有些慌乱。

她咬着唇。

在狠狠的控制情绪。

她说,“翟安,我不强迫你一定要喜欢我,我只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最后的结果不好没有关系,我22岁了,我只是希望可以谈一场恋爱,但是我发现,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找不到其他人去好好恋爱。我试过了,在你结婚的那段时间也试着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很显然,我放不下。”

翟安看着文妍。

这份感情,和自己当初对古歆,如此相似。

因为不想要将就,所以,没办法接受,其他任何人。

“翟安……”文妍说,说着说着,眼眶陡然就红了。

这么多年。

隐忍了这么多年。

如果到这一刻,到自己没有任何尊严的请求和他交往的时候他还是选择拒绝,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

她喉咙微动,身体有些颤抖。

“别拒绝我好吗?”文妍有些哭泣的声音,就这么,生生切切的在翟安的眼底,就这么挥之不去。

如果换成平时,他真的会义无反顾的拒绝。

但是这一刻。

他承认,有那么一秒的心软。

感同身受的感觉,让他对文妍有了些怜悯。

是的,其实只是怜悯。

他摇头。

终究还是摇了摇头,“文妍,你值得更好的。”

“这句话,真的好打击人。”文妍说,眼泪就这么噼里啪啦的流了出来。

翟安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哭得伤心的模样。

其实,他不是不可以尝试和文妍交往,但是,他不想害了她。

文妍不停地哭,不停的擦着眼泪,她抽泣的声音哽咽的说,“就算是当一个备胎都不可以吗?我真的没有想过要从你身上得到任何种种汇报,我只希望,我转头就能够看到你,就这点要求,都不行吗?你就当收留一只迷路的小猫都不行吗?”

翟安喉咙上下起伏。

说道这个地步,他真的被感化了。

他不心狠。

从来都不。

很多时候总是会习惯性的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去思考事情,所以他完全能够理解,文妍此刻的难受和此刻的,无助。

他的大手捂着自己的脸。

有这么一刻,他觉得他是不能拒绝的。

但是内心,又疯了一般的在排斥,这样的煎熬,其实让他也很难受。

他沉默着,在压抑自己的情绪。

沉默着,其实在想好好好的捋一捋自己的情绪。

好久。

房间安静了好久。

文妍也没有说话,耳边也没有她哭泣的声音,大家都选择了平静。

他放开双手,抬头。

眼眸突然一顿。

他看到文妍白皙的身体,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面前。

他就这么看着,看着她脸上还有泪痕,但身体,就是这么白净。

“翟安。”文妍说,“我已经找不到更好的理由让你和我交往,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够说什么,才能够打动你坚强得完全不能融化的心房,我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让我们在一起,别拒绝我,求你,别拒绝我……”

说着……

文妍就这么靠近了他。

翟安眼眸微动。

喉咙微动。

文妍走在他的面前,停在他的面前,弯腰,捧着翟安帅气而干净的脸颊,一个吻,印了下去。

一秒……

二秒……

三秒……

翟安感觉到唇瓣,一滴一滴眼泪不停的滑落。

隐忍得这么辛苦,值得吗?!

文妍。

他眼眸微紧,手指微动。

那一刻。

他还未有任何反应,却感觉到入户电梯的大门,突然打开。

然后。

一个人出现在门口,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一切。

真的是,有一秒的愣怔。

古歆有那么一刻,甚至是准备转身就走了,情不自禁的举动,让她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

她其实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眼睁睁的撞到这一幕。

她只不过回来,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收拾完而已。

她当时气呼呼的从这里离开,还有很多东西其实是留在了这个地方,但既然都离婚了,肯定得收拾干净,所以今晚上和翟奕一起吃过晚饭后,她说想把自己的东西收完,翟奕就送她过来了。

现在翟奕在楼下停车库等她。

早知道,她应该答应翟奕陪她一起上来。

但总觉得,这个地方是曾经她和翟安生活的地方,她怕翟奕,看到难受,毕竟,他们在这里发生过关系!

而她也觉得自己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她东西本来也不是太多。

万万没想到。

自己就撞到了,可能自己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撞见的事情。

生活就是这么狗血。

狗血的洒了一地。

“如胶似漆”的两个人,似乎都发现了古歆的存在。

文妍离开翟安的唇瓣,转头,就看到古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然后看到她的实现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她,又这么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似乎也看着古歆。

两个人有一秒的眼神相撞,似乎都很自然的,避开了。

沉默如斯。

没有人主动说话,仿若这个时候,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客厅内。

翟安突然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然后轻轻的搭在了裸露的文妍身上。

文妍一怔。

她没想到,现在翟安还会为她做这样的举动。

心里,一阵感动,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让她有些激动。

古歆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

翟安这么温暖的举动,这明显带着保护欲望的举动,总觉得那一秒其实是有些刺眼的。

她抿了抿嘴角,说道,“我将我的东西拿走,没想到会打扰到你们。”

到此刻,翟安不用多想也知道,古歆是回来拿东西的。

房间里面还有些她的东西,他们既然离婚了,她应该分分钟都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东西还留在他的房间。

他微点头,“你去收拾吧。”

运气平静,整个人也很平静。

古歆却觉得自己那一刻,有些迈不开脚步。

她转头看了一眼文妍,看着她娇小的躲在翟安温暖的西装外套里面……

“如果不方便,我明天再来。”古歆直白道。

“不用了,你先去收拾。”翟安说。

他说的是,你先去收拾。

先去……

那么等她收拾完了呢?!

她咬牙。

大步的走向自己曾经睡过的那个房间。

房间还是那么干净,她住过的模样,那是一点都没有变化。

所以,这个房间应该是没有其他人住过。

想来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就算是有女人过来,也不会睡这个房间,她觉得自己想的真的有些多……

而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手心在出汗,收拾东西的手,有些慌乱。

她其实真的不擅长整理房间收拾东西,所以整个房间被她拉扯得乱七八糟,有一种被鬼子扫荡了的感觉,而她以为自己只喜欢几分钟的时间,却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有余。

翟奕给她打了两通电话,她也觉得自己,有时候是真的很笨。

她提着行李箱,走出房门。

客厅外,翟安和文妍依然坐在那里。

文妍依然没有穿衣服,依然躲在翟安的黑色西装内,就这么安静的靠在翟安的身上,似乎都在等待她快点离开。

两个人看着她出来,视线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直接走向大门口。

反正,也没有谁说话。

反正,在这么尴尬的时候,确实没有人会说话。

古歆终究觉得自己沉不住气,所以终究还是停了停脚步开口道,“翟安,看来我对你的担心有点多余。”

她说,让他找一个人好好过日子,别这么孤独下去。

想来,是真的有些多余。

翟安身边从来都不缺乏追求者。

而文妍就是典型之一。

翟安抿唇。

古歆说,“祝你幸福。”

翟安脸色隐动,不发一语。

古歆走进入户电梯。

电梯门关了过来,整个世界在那一刻,似乎也关了过来。

翟安就这么看着门口很久。

很久。

很久很久,感觉到身边的人,轻轻的抱着他。

他回神。

总是这般,看不出来任何情绪的模样。

那一刻,文妍却觉得,翟安整个人给人的气息,又疏远了。

她有些怕,怕刚刚分明有一秒的靠近,就这般,被他拒之千里。

“翟安,我……”

“文妍,你走吧。”翟安说,说着,已经疏远的站了起来。

文妍看着他的模样,眼眶在那一刻,又红了。

“不管试不试,我都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翟安说得冷血,“你保重。”

“翟安!”文妍有些崩溃。

不。

如果不是古歆刚刚那一秒突然闯进来,也许很多事情都已经顺理成章的发展了下去。

是古歆!

是古歆那个贱人,深深的打断了她的幸福。

她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

黑色西装在她身上滑落。

刚刚分明还细心还温柔的给她盖住她的裸露的身体,现在,却这么拒人千里,她受不了!

她上前狠狠的将翟安搂抱着。

翟安眼眸一紧。

文妍疯了一般的,亲吻着翟安。

因为身高距离,文妍的吻,只能落在他的脖子上。

有时候甚至是撕咬的,很怕被推开。

很怕……

还是会发生。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时候,真的哭了。

哭得难过无比。

为什么就这么难。

为什么古歆都不要了的东西,她靠近都会觉得这么难!

为什么古歆那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可以得到翟安如此坚定的喜欢,如此坚不可摧!

翟安看着文妍的模样,刚刚推开她的力气有些大。

她应该很痛。

更痛的,或许是心。

他不是不无动于衷。

但就是,接受不了。

刚刚就算古歆不出现,他们也发展不下去。

他转身,没有再说一个字,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将房门反锁。

这样的举动,太过明显。

明显到文妍疯了一般的尖叫!

她真的被逼疯了,真的被这段感情,逼疯了……

……

文妍提着行李下去。

翟奕在地下车库吸烟,看着他下来,连忙将烟蒂熄灭。

“下来了?”

“嗯。”文妍说。

翟奕接过她的行李,帮她放进后备箱,然后绅士有礼的为她打开副驾驶室的门,待古歆坐进去之后,翟奕才回到驾驶室,开着车离开。

离开,这个大概她永远都不可能回到的家里。

她突然觉得那个地方,其实有些脏。

被文妍那个女人,弄脏了。

嘴角轻轻的抿了抿。

她想她只是接受不了,文妍这个女人爬上翟安的床,她只是觉得文妍单纯的不喜欢文妍这个女人,如果换成其他人,她不会这么不爽!

她看着窗外,显得有些沉默。

翟奕似乎也发现了古歆的异样,温柔的嗓音开口道,“怎么了?上去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人,心情不是很好。”古歆说。

翟奕理解成了翟安。

他嘴角淡笑,“以后,就会很少看到了。”

“嗯。”古歆微点头。

翟奕腾出一只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手心,是情侣间很平常的举动。

才一碰到她的手,就感觉到她有些紧捏的手心有些湿润,眼眸微紧,声音却依然温柔,“怎么手心都在冒汗?”

古歆似乎才注意到,忍不住离开翟奕的手,用纸巾擦了擦,“可能刚刚搬运行李太用力了。”

翟奕笑一下,没多说。

眼底,却有些冷。

车子一路平稳,停到古歆住的小区。

翟奕帮古歆提着行李,一起走进家门。

翟奕没有进客厅,而是将行李放在玄关处说道,“很晚了,你早点休息。”

“嗯。”古歆点头。

翟奕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欲走。

“翟奕。”古歆叫着他,

翟奕回头看着她。

“能不走吗?”古歆说。

翟奕一怔。

“我是说,既然我们都确定关系了,你就住在这里不行吗?”古歆问他。

每晚,一到时间他就会离开。

今晚不是因为她去翟安那里收拾东西,他应该也早就走了。

但是,此刻,她却第一次的很想他留下来。

翟奕微微一笑,笑得很好看,他说,“傻瓜,你才做了手术,至少有一两个月才会恢复。”

古歆看着他。

“我们以后的日子还长,不急于一时,我不会让你的身体受到伤害。”

“就只是单纯的住在一起不可以吗?”

“你太高估一个男人的自控能力了。我不想伤害你。”翟奕说,说着,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什么都别想,早点睡。”

古歆不多说。

翟奕挥手,轻轻的为她关上了房门。

男人的自控能力,会弱到什么程度……

至少翟安,从来不会失控。

从来不会失控的人,也在文妍的勾引下,沦陷了吧。

她将行李推进自己的房间。

没心情收拾。

也不想收拾。

她就躺在那张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脑袋瓜里面全部都是文妍白花花的肉,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眼前闪逝。

身材应该没她好吧。

胸部也不够大。

腰不够细,屁股不够翘。

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女!

这样一个女人,肯定不是了。

不过翟安也不是处男了。

两个人应该不算吃亏。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整个人莫名有些崩溃。

翟安和文妍上床管她屁事啊!

她在这里分析什么啊分析,当初她和翟安上床的时候,翟安都还看不到,现在看着这么柔软的女性身体的时候,自然是把持不住的,何况翟安在床上的能力也还行……

她咬牙。

猛地走进浴室,洗澡。

她真是疯了才会一直去想翟安,去想起他们发生关系的那晚上,尽管自己被下药下的迷糊不清,却隐约好像也看到了,翟安在高chao时,那一秒隐忍着的性感……

麻痹的。

她疯狂的冲洗自己的身体。

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平静,努力的去想一些其他的事情,来分散此刻的注意力。

洗漱完毕。

她擦干头发,回到床上。

她想睡觉了。

分明很困了,但就是睡不着。

反正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面,让她有些崩溃!

她猛地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有些迷糊的声音,“古歆?”

“你这么早就睡了?”

“11点了。”陆漫漫有些抱怨。

11点,早吗?

“我睡不着。”古歆说,有些难受。

“怎么了?”

“我和翟安离婚了。”古歆直白。

“所以难受了?”

“不是,是突然就觉得,好像完成了什么大事情一般,有时候人太高兴,静下来后就会觉得难受,这叫喜极生悲。”

“所以你打电话给我是想要我安慰你什么?”陆漫漫终究从床头坐了起来。

她转眸,看着那个也才从外面潇洒回来的男人,满身酒气的,走进了浴室。

浴室内,响起洗澡的声音。

“你不是很激动我和翟安的事情吗?怎么这次我说离婚了,你这么淡定。”古歆询问。

“怎么,我淡定了你还不爽了?你不是也最讨厌被人要求你这样要求你那样吗?!”陆漫漫一字一句。

“只是不习惯。”古歆嘟嘴。

陆漫漫笑了一下,懒懒的声音说道,“我只是觉得你们早晚会离婚,所以做好了心理准备,你现在说,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是吗?”古歆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原来在他人眼中,他们也是理所当然会离婚的。

“你知道吗?我今天去翟安那里收拾我最后的东西,然后撞见了活生生的一幕。”古歆决定和陆漫漫分享。

反正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秘密。

“别告诉我,你看到翟安和别的女人上床了?”陆漫漫倒是饶有兴趣。

“是真的。”古歆说,一本正经,“翟安真的和文妍在上床。而我也很不幸的就给撞见了。”

“原来你今晚的不爽来自于这里,我就说,你不是盼着离婚盼得要命嘛!”陆漫漫倒是淡定,还有些打趣的口吻。

“你别这么幸灾乐祸不行吗?”古歆瘪嘴,“我都快涨针眼了。你说文妍那女人的身材也不是那么好,怎么就能够那么自信呢,在翟安面前脱得光溜溜的……”

“话说你上床的时候,不是脱得光溜溜的吗?”陆漫漫忍不住笑道。

古歆被呛得说不出话。

“我说陆漫漫,你倒是真的故意来气我的是吧。你丫的就没觉得,我和翟安才离婚,他当天晚上就找女人回去过夜,有些不妥当吗?”古歆忍不住咆哮。

“你们都离婚了,你管他这样做妥不妥。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婚都没有离就和翟奕一直暧昧不清的,你有什么不妥?”

古歆咬牙。

陆漫漫这妞即使上帝派来气她的。

她火冒三丈,“我他妈的不是不爱翟安吗?!翟安不是一直标榜着自己爱我爱得要死吗?这么强烈的爱,真他妈的说没就没了,我他妈的就是觉得有些不是滋味!果然我真的太看得起翟安了!”

古歆吵闹的声音,在陆慢慢的耳边一直叽叽喳喳个不停。

陆漫漫平静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古歆。爱情经不住折腾的,一个转身的功夫,有可能就会消失不见。”

古歆一怔。

“你知道吗?在爱情的世界里,心寒很可怕。”陆漫漫说得深沉。

古歆那一刻,也莫名的沉默了。

两个人拿着手机好久。

好久,都没有说话。

陆漫漫说,“古歆,既然你现在选择了这条路,以后的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慢慢走下去!没有人能够帮你,快不快乐,都是冷暖自知。”

古歆咬唇。

那一刻,突然真的觉得有些难受。

“我挂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电话挂断。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裸露着上身站在自己面前,身上还有沐浴露的味道,有时候她觉得,那是麝香的味道,带着催情的成分。

“莫修远。”陆漫漫叫他。

“嗯?”莫修远薄唇微动,低沉的嗓音,很有磁性。

此刻,他掀开被子,坐上了大床,和她在一个被窝下,暧昧不清。

“翟安和古歆离婚了。”

“我知道。”他将她抱在怀抱里。

她躺在他坚挺的胸肌上。

“我们会离婚吗?”

“不会。”莫修远一字一句,生生切切。

陆漫漫笑了一下。

不管以后如何,这一刻,她至少是心安的。

她转身,搂抱着他的脖子,两个人对视的眼眸,分明就是,激情四射的前奏。

莫修远压下陆漫漫的头,两个人滚进了床单里。

如胶似漆的夜晚。

在关键时刻,总会想起陆漫漫急促的声音,“莫修远,套……”

莫修远身体一紧。

陆漫漫却很坚决。

“莫太太,真的不想要孩子吗?”莫修远问她。

耍了很多小花样,虽然每次都阴错阳差的错过,但终究而言,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今晚叶恒有些小激动。

因为他要当爸爸了。

虽然叶恒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早当爸爸,但即将为人父的喜悦,不言而喻。

他甚至有些,嫉妒。

可嫉妒之后,却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如果这个孩子单方面只是他一个人期待,陆漫漫会觉得委屈吗?!

应该会很委屈。

他甚至能够想象,当她无意的知道自己有了孩子时,那欲哭无泪的小脸蛋。

嘴角,拉出一抹释然的笑容。

他起身,拿出一个套子。

陆漫漫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在他是身下沦陷。

深邃的夜,更加的沉了下去。

……

翌日一早。

陆漫漫起床。

全身酸痛不已。

她不应该引诱男人的。

真的不应该。

要不然此刻,也不会难受得,真的脚趾母都不想动了。

好在。

今天周末。

不用上班的周末,真的是神清气爽。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依然还在沉睡。

这个男人,难得睡得这么晚。

她心情突然有些好的转头看着他,看着他的头发就这么软趴趴的模样,平时都是梳得规规矩矩的,还用发胶往上固定成型,现在这个模样,分明就是,软软的,很无害。

她用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头发这么顺。

真是让人嫉妒。

她嘟嘴,又摸了摸莫修远的剑眉。

眉形长得这么好,不用修眉也这么好看,不公平。

她纤细的手指轻轻的触碰着他长长的睫毛。

太没天理了。

睫毛这么长这么翘。

她手指往下,指尖触碰着他的鼻尖。

如此坚挺的鼻梁如此好看的鼻型。

上帝在造就这个男人的似乎,何其的偏西。

特别是。

她抿了抿唇,那一刻似乎不自觉得舔了舔舌头。

特别是,鼻子下,这张完美的嘴唇。

有些薄凉的弧度,但是就是觉得很性感,唇瓣的颜色有些浅,但摸着很润,尽管,有些微凉,但触感很好。

她脸有些红。

想起唇瓣间的温度,想起唇,给她带来的身体喜悦……

心,有些一弄。

手指一直在他的唇瓣上,轻抚着。

突然。

指尖一痛。

那张唇突然张开,一口咬着她的手指。

不算用力,反而,有些情欲的成分。

她看着他。

看着他狭长的眼线睁开,那双深邃的眼眸分明带着,挑逗的笑。

这货。

这货是早就醒了吧。

所以刚刚她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楚明了了!

“放开我!”陆漫漫皱眉,动着手指。

莫修远却反而用舌头舔了一下。

湿湿润润的感觉……

身上瞬间起满鸡皮疙瘩,一种酥麻的感觉,让她有些心动。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嘴角一笑,放开她的手指。

陆漫漫看上去无比厌恶的,在他身上擦口水,“脏死了。”

“那你干嘛还要吃?”

“我……”陆漫漫脸爆红。

莫修远总是三两句话,就可以让陆漫漫气得跳脚。

莫修远从床上半坐了起来。

上半身一丝不挂。

其实下半身,也什么都没穿。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抱着被子的模样,问道,“我还令你满意吗?”

“什么?”

“不是刚刚一直在看我吗?”莫修远说。

陆漫漫翻白眼。

她就知道这货早就醒了。

“我只是无聊而已,你别这么自恋了行吗?”陆漫漫忍不住大叫着。

“你知道你这个样子会让我忍不住,又想要侵犯你。不诚实的小妖精。”莫修远说着,还靠近了她一些。

如此没有安全感的距离。

加上被子下,如此带着侵犯力的身体。

“莫修远,我腿软,真的腿软了。”陆慢慢说,真的有些欲哭无泪。

男人的精神会好到这个地步吗?!

昨晚上不才,疯狂了那么久。

“我知道,所以我不打算让你下床了。”说着,莫修远就坐在了陆漫漫的身上。

陆漫漫瞪大眼睛看着他。

莫修远说,“你要不要应景一下我们的名字。”

“啊?”陆漫漫一怔。

“应景一下我们的名字。”莫修远说。

“啊?”陆漫漫还是懵逼状态。

莫修远一个翻身,让陆漫漫坐在了他的身上,两人四目相对。

陆漫漫脸一下就红了。

莫修远这货……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而此刻……

她分明看到,他的眼神,在变化。

如此的,毫不掩饰。

明天上福利!

亲们准备好月票,狠狠的鞭笞宅吧。

啊哈哈哈!

小宅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