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毫无节制/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别墅。

整整一天。

陆漫漫就这么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莫修远这货越来越没有节制,越来越没有节制……

她觉得全身都软。

软的一点都不想动。

却也睡不着。

她就眼睁睁的躺在床上,就眼睁睁看着莫修远在房间转悠,分明,半点都不受影响。

为什么男人和女人的差距会这么大?!

为什么?!

莫修远将房间的窗帘打开。

一道刺眼的光芒,直接照耀在她的眼睛上,让躺在床上的陆漫漫不自觉得眯了眯眼睛。

莫修远转头。

阳光正好照耀在他的脸上……

真是日了狗了。

不是,是被狗日了!

刚刚如禽兽一般的男人,现在整个人无害得就跟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天使一般,完全想象不到,这张帅得过分的脸,有多邪恶不堪!

她闭眼。

干脆不去看他。

莫修远看着她如此模样,如此疲倦的脸上带着些倔强的模样,嘴角忍不住一笑。

从上午到下午。

陆漫漫总是用这种幽怨的眼神控诉他。

控诉他的不受控制。

可他,却乐在其中。

他将窗帘拉开后,钻进了她的被窝。

暖暖的,还有她软得不行的身体。

不管任何时候,仿若都是又软又温暖。

男人和女人身体的结构真的很怪,互补到,让人真的欲罢不能,所以才会,失了节制。

显然。

陆漫漫其实是有些招架不住的。

“莫太太……”他开口。

“你别说话。”陆漫漫口气不好。

莫修远笑了一下。

他不说了,修长的大手直接将她揽进怀抱里。

陆漫漫一怔,本能的身体惊吓感。

她看着莫修远,一万头草泥马就在头上不停地飘啊飘。

她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莫修远,你丫的再上我,我就死给你看。”

莫修远显得更加邪恶了,“莫太太,谁叫你让为夫禁欲太久,为夫也是……情非得已”

“我什么时候让你禁欲太久了,这几天不都是,没完没了吗?”说着,就一肚子委屈。

今天更是。

太淫荡了。

莫修远这个淫荡的男人。

“曾经。”莫修远的声音有些轻,但就是这么在她耳边深深的响起。

曾经?

哪个曾经?!

“累了就睡一会儿。”莫修远不做解释,将她再次楼抱紧了些。

两具身体紧贴。

温柔在彼此间传递。

其实这一刻,陆漫漫也会觉得自己的心,被他温暖了。

说不出来的感受,两个人这么赤裸相拥,暂时,仅仅是暂时没有了身体上的反应,让她有一种真的被他好好宠爱在怀里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心安。

她的脸挨着他的胸,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在耳边如此清晰明了。

“莫修远。”

“嗯?”莫修远抱着她。

累了一个上午……

他其实也有些精神透支。

所以,他此刻也在养精蓄锐,准确说开始进入浅睡状态。

“谢谢你。”陆漫漫突然的一句话,莫修远却似乎懂了。

他嘴角扬着一个好看的笑容,闭着眼睛,搂抱着软软的身体,将下巴放在她的头顶上,优雅的嗓音轻轻道,“不需要谢谢,好好爱我就行。”

不需要谢谢……

是的。

不需要对他说谢谢,不需要因为他的出现,而让她重新相信了还有爱情的存在,让她不至于因为上一世的遭遇而对这个冷漠的世界产生绝望,亦或者只是机器般的在报复。

她总觉得。

他,拯救了她的一切。

可是。

他说不需要谢谢。

只需要,爱。

她埋在他的胸口上。

嗯,莫修远,我爱你。

……

下午。

翟安在翟氏加班。

加班中,接到了古正英的电话。

他深呼吸一口气。

离婚的事情,他没有主动给任何人提起过,但终究,会很快被传遍大江南北。

当初,他们结婚就已经是文城的一个笑话了,现在,大概又已经被人津津乐道。

他拿起电话,按下接通键。

“翟安。”古正英叫他。

翟安有那么一刻,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终究,他叫了一声,“古叔叔。”

这一声,古正英就知道,新闻上传的,翟安和古歆离婚的事情,确实是真的,他还以为,只是媒体的八卦。

他叹了口气,“翟安,在电话里面我不多说,有空到别墅来一趟,有些话想对你说。”

翟安没有犹豫的点头,“嗯。”

挂断电话。

他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一些工作事项。

低头,点开手机新闻。

古正英能够知道他们离婚的消息,古歆肯定不会主动告知,要么就是他人,要么就是现在新闻已经出了。

果不其然。

新闻上已经挂上了头条。

可笑的一段婚礼,终于画上了句号。

文城媒体用“可笑”两个字来形容他的婚礼……

想来,大概很多很多年,应该也不会找到这么一个奇葩的婚礼,新郎在当天,说换就换!

而当时不被人看好,现在,自然,更加隐忍议论非非,大概都在佩服自己,如此的料事如神。

他简单的将新闻内容看了一遍。

到最后,他看到有人祝福古歆和翟奕,有情人终成眷属。

有情人……

他是无情之人吗?!

这篇新闻是谁曝光的,其实他不用猜也知道,除了翟奕,不会有第二个人,因为整个离婚事件中,受益最大的人就是他。

而他,不仅仅只是为了宣布古歆的单身,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她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是在给自己炒热身份。

依靠媒体的力量,炒作自己,在商业上有一席之地,让他在翟氏的发展,更加的举步维艰,至少董事会和公司高层、员工,对翟奕,更加相信翟奕。

他将手机随手放进西装口袋里,起身,离开办公室。

翟氏加班的人不多,除了个别值班的,机会没有人这个时候还在。

所以整个大厦显得都有些冷清。

他走向车库,开车,驶向古家别墅。

该面对的事情总要去面对,他不习惯让别人难受。

车子停在古家别墅。

刚下车。

恍惚,看到了前面扎着马尾的古歆。

古歆似乎一脸火气,走得有些雄纠纠气昂昂,似乎也是如他一样,被这么叫回了别墅。

他抿唇,踏起脚步也走了进去。

刚走进大厅,就听到古歆抱怨的声音,“爸,你叫我回来做什么?!你不是已经把我赶出别墅了吗?我告诉你,我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你的!”

声音,听着还是这般有活力。

所以昨晚上那个不太美好的插曲,从来都只是对他有影响而已。

他深呼吸,淡笑了一下,没有半点犹豫的往沙发那边走去。

古正英被古歆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头转了一下,看到翟安的出现。

古歆似乎也感觉到古正英的视线,顺着他的目光。

然后,他看到她的脸上,明显的,嫌弃,以及如此的,不待见。

他将眼眸微转,对着古正英礼节性的一笑,点头。

古正英示意他坐在一边的沙发上。

他也不推脱,坐了过去。

古歆看着他们的模样,气呼呼的坐在了离翟安最远的沙发一角,两个人保持着最深远的距离。

“离婚了?”古正英问他们。

古歆一怔。

他爸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不是。

他爸给她身边安排了眼线了吗?!

“你别乱猜了,我没那么无聊随时监控你。今天新闻一早就有了你们的新闻,我忍到现在才让你们回来,只是不想发臭脾气!”古正英说,说起来,也依然有些怒火攻心,气得简直分分钟呕血的节奏。

他就不明白了。

他们才离开别墅几天,就传出了离婚的消息!

这速度也太惊人了点!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这样!

早知道,他打死也不会让他们离开自己的视线。

果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沉默的大厅。

古歆低头,拿出手机在快速的翻阅。

整个八卦头版头条都是她离婚的消息。

看着内容和评论,甚至给人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分明所有人矛盾都全全的指向了翟安,比他们结婚时似乎更加轰动,翟安现在在外界的形象,果真不太好。

她抬眸,不自觉得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的平静,让她真的对这个男人有些莫名的抓狂。

而现在并非很寒冷的冬天,只是有些深秋之后的冷风而已,翟安却围了一条灰色的围巾,不说怪异,反而在冷色调的配搭下,让他原本就温暖而阳光的脸颊,更加的英俊帅气。

翟安其实真的真的不错。

当年她一直觉得她对他的青都初开就是因为,他这张脸。

相对的,翟奕的五官其实并没有翟安的突出,她却觉得,她对翟奕的心动,就是来自爱情。

不是,青春期的懵懂无知。

眼眸微动。

觉得此刻似乎不应该走神。

毕竟,她爸现在一脸怒气。

怒气的看着他们没有谁解释什么,没有说说一句话。

古正英是真的很气。

不停的压抑,不停的生气,他狠狠的说着,“为什么选择了离婚?”

“你不是知道吗?”古歆直接开口道,“我和他本来就没有感情,当初结婚也只是因为他的眼睛,现在他眼睛恢复了,我们也没有在一起的理由了!”

“对你们而言,婚姻是儿戏吗?!”古正英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古歆瘪嘴。

每次他爸真的发脾气,她就龟毛。

翟安轻声道,“对于这段婚姻,我很内疚。当初是我一时贪念,做了强迫古歆的事情,本来这段婚姻就不应该存在,造成了对您以及对古歆的伤害,我真的很抱歉。”

古正英看着翟安。

翟安说得很诚恳,“对不起。”

古正英忍不住,重重的一声叹气。

翟安可以平静的说出这些话,他就知道,离婚的事情是真的已经没办法挽回了。

如果只是古歆单方面的原因,他还有能力可以试着撮合一下,但此刻翟安已经明确了态度,他做什么都是白瞎。

只因为。

翟安是一个理智的人。

这样一个人,不会轻易的做不理智的举动。

既然选择了离婚,就应该没有想过,要去后悔。

古正英有些惋惜的说道,“既然你们的决定,我也无话可说。”

古歆抿了抿唇,心里嘀咕着,本来就不需要说什么。

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

那段短暂的婚姻,就让她随风而去,她会努力的选择遗忘。

“你父母知道了吗?”古正英问翟安。

翟安礼貌的回答道,“原本不知道,现在,大概都知道了。”

新闻上写的这么多。

所有人应该都知道了。

他没有主动告诉他们,其实只是想给自己多点时间静静,显然,他应该是静不了了。

他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6个。

全部来自于他母亲温情。

还有无数个语音,短信……

他微叹了叹气。

“好好和你父母解释一下,我们两家的关系,希望不会因此而有所间隙。”古正英说着大气的话语。

四大家族,有些时候是面和心不和。

现在陆氏和莫氏就不说了,两家联婚自然就是同仇敌忾,但在以往,大家其实都是,各怀心思,相对而言,古氏应该是和其他家族关系最好,利益链不是很强,加上古正英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所谓吃的亏打得堆,古氏算得上是四大家族最友好的一个,而显然,商人,从来都不谈及感情。

曾经,他父亲就和翟奕商议,将古氏吞并,然后一跃,发展成四大家族之后,甚至是,整个想要创建整个北夏国最大的商业帝国!

嘴角轻抿,他在微调整情绪。

“爸,你叫我回来就是问我结婚的事情是不是?”古歆有些不耐烦的情绪,“如果问完了我先走了,我还有事儿!”

“你有什么事儿!”古正英声音有些大,“都离婚了!”

“离婚了就不能有事儿吗?”古歆不爽,“离婚了,才好寻找第二春,你这个破老头子,不懂我们的爱情。”

“你说谁老头子了!”古正英厉声。

古歆瘪嘴。

古正英说,“你给我在家闭门思过一个星期,哪里也不能走!”

“你囚禁我!”古歆大叫,“你这是犯法的。”

“我就犯法了,你去告我吧。”古正英狠狠地说着。

翟安就这么淡淡的笑着,听着他们两父女,还跟两个孩子似的,争吵不休。

而自己,显然已经没有资格融入其中。

他起身。

默默的离开了。

这里,也不需要他的存在。

古正英转眸看了一眼翟安,转头看着自己还在大吵大闹的女儿。

摇了摇头。

失去了翟安,真的可惜了。

翟安走出大厅。

文城今天难得在这段时间阴沉的降温下,有了些灿烂的阳光。

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因为谁,而有半点悲哀。

他随手间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

留在脖子上的有些东西,他只是不想被人看到,不是怕误会什么,而是觉得,没有必要被误会。

他走向车门。

正准备拉开驾驶室时。

古歆从别墅里面跑了出来。

估计是,和他父亲吵得太凶,还是逃了出来。

其实,他父亲总是嘴硬,宠古歆的程度,已经让人发指。

所以古歆才会活得这般单纯。

古歆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也这么顿了一下,看着古歆。

古歆的视线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今天确实很明年。

文妍撕咬他的脖子,那牙齿印,带着淤青,根本不用解释,就已经浑浊一片了。

“要离开吗?”翟安问她。

此刻,反而很坦然。

坦然的,甚至没有摸一下他的脖子,就这么坦然的让她看着。

大概是不想去在乎了。

古歆抿了抿唇。

她没办法自己开车,一开车就会想起那天的恐惧。

而现在明显在这个地方,不会出租车。

肯定也不可能然司机送,司机估计早就接到了他爸的消息,她可不想去求那老头子。

微咬了咬牙。

她说,“翟安,我搭一下车。”

翟安点头,“上车吧。”

古歆拉开了他的副驾驶室。

翟安坐在驾驶室,点火,启动。

车子从古家别墅离开。

今天文城的天气很好,有阳光的地方,不算太冷。

小车内,两个人都很沉默。

古歆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色,很疏远的一个举动。

翟安也不翟奕,平静的开着车,问道,“还是去你上次回的那地方吗?”

“不。”古歆说,“你把我放在市区一个好打车的地方就行了。”

翟安薄唇微抿。

古歆只是想要将这段人烟稀少的郊区坐完而已。

他其实觉得还好。

这样,对大家都好。

不做朋友,就,不要做朋友。

“你和文妍在一起了吗?”古歆突然问道。

翟安不说话。

“文妍那个女人……”古歆说,“反正,你觉得好就好。”

翟安依然什么都不说,双手抓着方向盘,开得很稳。

又是沉默无比的空间。

翟安将车子停在了入城的一个公交车站。

不是上下班高峰期,所以不至于不好打车。

古歆看着车子停下。

有一秒甚至有些愣怔的,好久,才想起,她刚刚说过,让翟安停在一个好打车的地方,但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在入城,就停了下来。

她抽调安全带,下车。

关上车门后,翟安就开着车子离开了。

说不出来什么感觉……

就好像,被人遗弃了。

她嘴角莫名一笑。

觉得自己想的太多。

就算被遗弃,也不是被翟安,翟安还不至于在她心里,有着这么重要的地位。

翟安依然稳稳的开着车走向文城的繁华的街道上。

他没有透过后视镜看那个被她下在街边的人,他不想看到,她满不在乎的那张脸。

他看了看时间,将车子直接往翟家别墅开去。

一个城东一个城西,住得还真的很远。

他开了好半响,才将车子停靠在别墅停车库,然后起身走向家里客厅。

客厅中,温情在,明显脸色不太好。

看着翟安的出现,脸色更不好了,咬牙切齿的声音开口道,“你还知道回来?”

翟安抿唇一笑,“气坏了容易长皱纹。”

“你妈这么大把岁数了,还怕长皱纹了!”温情有些大声的说着。

翟安依然只是浅笑。

“你老实告诉我,怎么又和古歆离婚了?”

“眼睛看得到了,就离婚了。”翟安说得坦然。

“是不是因为古歆流产?”翟安一般是骗不过温情的。

她母亲在他身上,完全装有火眼金睛。

“不完全是。”翟安承认,“还有些其他别的原因。”

“你跟我上楼。”

“嗯。”翟安点头个,跟着温情上楼梯。

客厅真的不是一个很好交流的地方。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楼梯上。

二楼顶端,翟弘和翟奕出现在那里,两个人同时出现,应该也是谈过话的节奏。

翟奕看着翟安,脸色难看了一分。

他大步下楼,冷冷的越过他们的身体,和这么一个屋檐下的一家人,总是格格不入。

温情转头看了一眼翟奕的背影,回头看着翟弘。

翟弘叹了口气,将视线放在翟安身上,“回来了?”

“嗯。”翟安恭敬的答应着。

“和你妈聊了之后,到书房来找我,我有点事情和你说。”翟弘开口道。

“是。”

翟弘对着温情笑了一下,明显可以看出,翟弘对温情的好。

一如既往的好。

转身。

翟弘先离开。

翟安看着温情的脸色,似乎也带着些隐忍。

这么多年,相处一起几十年,应该也有被感化。

温情重新踏着脚步往上。

翟安依然跟随。

两个人坐在翟氏2楼的空中花园里,没有佣人,这里是温情的私人宅邸,里面的灌溉都是温情亲力亲为,除了必要,佣人几乎不会出现在这里,翟奕更是不可能走进来,翟弘和翟安,偶尔会陪着温情在这里坐坐。

此刻,翟安就这么坐在空中花园的软垫上,看着她母亲亲自给他泡着花茶,淡淡的声音,很平静的开口道,“听你表哥说,你决定帮他了?”

翟安点头,“嗯。”

“怎么突然想通的?”温情抬眸看着他。

“就是觉得,可以尽自己一臂之力。”

“你一向不喜欢这些你争我夺的,我和你表哥也不会要求你。”温情说。

自己的儿子什么秉性,她还是清楚得很!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就选择了一条自己不喜欢的路。

“是因为古歆?”

“妈。我没那么脆弱。”翟安忍不住,反驳道。

“我知道你不脆弱,不会寻死觅活,但你就是会隐忍着自己做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我没办法放心。”

“你以前没这么心思细腻的。”

“这么大把岁数了,还能大大咧咧不是?”温情无语。

翟安也附和笑了笑,“我的事情,从小就你就不会多过问,现在也不要担心我了,我会好好地生活着,你看到的,永远都会是一个健康而积极向上的儿子。”

“我不需要你的伪装。”

“我不会伪装,只是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这样活着。”翟安主动拉着温情的手,“爸刚找我肯定有事儿,我去找他。”

“翟安,你和翟奕在抢翟氏的经营权。”

“这也是爸的意思。”

“你注意点翟奕那个人。”

“他杀不了我。”

“暗箭难防。”温情担忧道。

翟安一笑,“我都知道。”

温情不再多说。

翟安起身,走向翟弘的书房,敲门而入。

翟弘看着翟安,示意他坐在他对面。

翟安恭敬的叫了声,“爸。”

“你和古歆离婚了?”翟弘问他。

“嗯。有些感情强求不来。”翟安直白。

“你能够想通,爸也不多说。”翟弘点头。

当初他为了让翟安高兴,用了百分之二十的公司股份换取了他的幸福,现在说离就离了,翟弘却没有半句责备。

翟弘一直觉得自己对温情和翟安有亏欠。

当初他因为商业联婚和翟奕的母亲结婚,两个人感情常年不好,翟奕的母亲也在这么多年的郁郁寡欢下,身体越来越差,直到查出癌症,而他当初因为和翟奕的母亲结婚才能够顺利的将翟氏从他父亲的手上接了过来。而其实在翟奕的母亲还没有死去之前,他在一起帝都的商业出差中,就一见钟情了当时在宴会上的温情。

温情的魅力和灵动让他那一刻惊为天人。

后来又在一次阴错阳差的饭局上,两个人有了更深的感情,甚至……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轨了,和温情发生了关系。

发生关系的时候,温情还并不知道他已婚。

而当她发现后,没有大哭大闹,这和其他女人真的不一样,让他对温情的感情,除了那份爱意外,还多了一份,怜惜。

不久后。

温情怀孕了,他让她生下来。

没办法给她名分,但是他愿意给她钱,抚养他们的孩子。

温情为了他,答应了。

生产的时候,他本来答应去陪=她的,但是当时被翟奕的母亲缠住,两个人在别墅吵架,翟奕的母亲也知道他在外面有人,逼死不让他离开,他当时还没有真的接手翟氏,还需要翟奕母亲娘家的关系助他一臂之力,所以不想惹出什么事端出来。

温情一个人在帝都,没有任何人陪伴,将他们的儿子生了出来。

据说,痛了一天一夜,几乎差点难产。

而当他一个星期赶过去之后,温情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温柔的给他说,“是个儿子,叫翟安。平安的安。”

他当时这么大一个男人,眼眶就湿了。

他发誓,以后一定会对温情母子,好一辈子。

所以才会在翟奕的母亲癌症去世之后,第一时间把温情和翟安接了回来,然后在翟奕母亲的病逝事件平息后,给了温情一个婚礼。

这多年。

两个人一直感情很好。

而且随着翟安的成长,翟弘对翟安又多了一份喜爱。

翟安的懂事翟安的聪明翟安的不争不抢,都让他对温情和他的这个儿子,充满的希望。

甚至当初就想过,将翟氏企业留给翟安。

可翟安最终决定选择摄影。

温情也劝他,说翟氏企业,理所应当长子继承,而且当初翟氏企业也有翟奕母亲的一份功劳,不能让翟奕委屈了。

这样的温情,让翟弘更加的爱不释手。

一个女人可以大度到这个地步,他完全是觉得自己上辈子拯救了地球才会娶到她。

从那以后,他是真的在重点培养翟奕。

而显然,翟奕对他,从来就没有打开过芥蒂,到现在翟奕在翟氏也有这么多年,一直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甚至开始攘外,就是想要他被迫不得不将翟氏企业拱手相让。

越是做得这般急切,确实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反感。

现在。

翟安突然说,想去公司,上上班。

翟安不明白说,翟弘在商场这么多年,自然会知道翟安现在想要将心思花在翟氏企业上。

不管是不是因为受到婚姻的打击还是其他,他终究是很欣慰翟安会有这份打算,不管他最后决定将翟氏给他们谁,但至少,翟安现在可以帮他,打压翟奕的气焰。

上次和陆氏的合作,就是很好的一个重击。

否则,现在翟奕和文家人的联手,指不定他现在的权利都已经被架空。

“爸找我什么事儿?”翟安的声音,成功的拉回翟弘的意识。

翟弘看着他,说道,“翟安,当初我和你哥签订了一份协议,在你和古歆结婚前,我给了他百分之二十的翟氏原始股,协议中有要求翟奕不得和古歆藕断丝连且发生性关系。现在,翟奕和古歆重新在一起了?”

当时,没想过翟氏企业不会传给翟奕,所以觉得早晚是翟奕的东西,还可以利用这点东西来实现翟安的幸福,并不觉得可惜,到现在,却想如果能拿回来,自然更好。

翟安抿唇。

他猜想没错,翟奕和翟弘的合同中,肯定有这么一条规定。

要不然,他应该早就被翟奕戴了无数绿帽子了。

想来,其实也有些可悲。

他抿了抿,“爸的意思是,你想利用翟奕和古歆的关系,将那百分之二十的合同股份拿回来?”

“有这个打算。”翟弘点头,“翟奕现在不受控制,我怕他会兴风作浪。”

“嗯。”翟安点头,“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嗯?”

“藕断丝连这个词语本来用得就有些空旷,定义具体是什么,法律上没办法一口咬定。所以现在就算翟奕和古歆出入成双成对,也不能明确就说他们是在藕断丝连,你要相信,律师的字眼钻得比我们深,模棱两可的东西不足以成为我们有效的砝码,除非……”翟安抿唇。

翟弘眼眸一紧,“翟奕和古歆真的发生关系。”

这种铁打的事实,可以用证据说话的东西,才会引起任何法律异议!

翟安点头。

是。

如果翟奕和古歆发生了关系,自然,合同就失效了。

翟弘皱眉,“怎么才能够知道翟奕和古歆是不是发生了关系?”

翟安沉默。

“你有办法吗?”翟弘说。

“暂时没有。只有顺其自然。”翟安说,“但我觉得,这一天应该也不会太难。”

“不一定。”翟弘却摇头,“翟奕这个人的城府和心思,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在他没有彻底得到翟氏之前,绝对不会轻易的让自己做任何有损他利益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他绝对不会和古歆上床。”

翟安抿唇。

那一刻。

反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为自己此刻还会有一秒的心安,而觉得讽刺。

翟弘深思,似乎是在想怎么实现。

眼眸陡然一紧。

他看着翟安,正欲开口。

翟安说,“爸,别把古歆拉扯进来了。”

翟弘眼眸一紧,“你还喜欢她?”

“无所谓喜欢不喜欢,只是不想牵扯进外人,没必要。何况……”翟安说,“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翟弘看着自己的儿子,看着他坚定的眼神。

好久。

终究点了点头,“嗯,我尊重你的选择。”

“谢谢爸。”

“对了,我看你离婚的新闻对你自身影响不太好,周一上班应该会有董事对你产生质疑,你做好心理准备,我会尽量护着你,但重要还是靠你自己。”

“我知道。”

“出去多陪陪你妈吧,知道你离婚后,她比谁都激动。”

“嗯。”

翟安起身,离开。

他深呼吸一口气……

有时候,就是这么身不由己的,就已经陷得这么深了!

大概也没有什么回头路可走!

……

莫修远别墅。

陆漫漫睡得模模糊糊的起床。

天空已经黑暗了。

所以她真的在家里睡了一天。

睡了一天……

她掀开被子起床。

酸痛的神经,真的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赤脚下地。

刚踩着准备起身。

腿一软,整个人就这么滑在了地上。

然后此刻,房门突然被人推开,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滑稽的一幕。

陆漫漫本来就火大。

看着莫修远这么笑容满脸的样子,更加火大了!

她气呼呼的样子,莫修远却觉得更是可爱。

他走进来,弯腰,将她从地上横抱了起来,又放在床上,好心说道,“都让你睡一天了,你起床做什么?”

“我要上厕所!”陆漫漫怒吼。

她都憋死了。

“我抱你去。”

“你都不会害臊的吗?”

“有什么地方为夫是没有看到过的?”莫修远眉头一扬。

陆漫漫咬牙切齿。

莫修远将她又从被窝里面捞了出来。

陆漫漫就没想明白,她也有100来斤的人,为什么莫修远抱她,就跟拎鸡一样的,这么轻松自如。

他将她放在马桶上。

陆漫漫瞪着他,“你先出去。”

莫修远眉头一扬。

“你快出去。”

莫修远嘴角淡笑。

“妈的莫修远,你……”陆漫漫真的被这个男人气得火大无比。

莫修远笑得更加开怀,还是转身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忍不住说道,“莫太太你上完厕所叫我,我帮你洗洗,然后抱你下楼吃饭。”

“滚!”陆漫漫怒吼。

谁让你洗。

谁还敢让你洗!

莫修远心情很好的走出浴室。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嘴角的笑容一下就隐退了下去,他抿唇,表情严肃,“叶恒。”

“阿修,现在有空没有,去一趟帝都。”

“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内讧,需要你亲自出面解决。”叶恒一字一句。

“好。”莫修远答应。

这段时间,太太平。

大概,得做些事情出来,才能够安抚一些骚动的心。

他抿唇。

转头,看着陆漫漫扶着浴室的门出来。

脸色红润,即使疲倦。

他走上前。

陆漫漫一脸警惕。

“莫太太,我要出门一趟?”

“嗯?”陆漫漫皱眉。

吃干抹净,就甩手走人了。

“会想你的。”莫修远说,然后一个吻印在她的唇瓣上。

“你要去很久?”

“大概,周一上班回来。”莫修远说,“遇到些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

陆漫漫看着他……

“放心,为夫不会死。”

“谁关心你死不死!”陆漫漫狠狠地说着,祸害都要活千年。

莫修远忍不住一笑,“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全部。”

说完。

转身离开了。

全部……

有多少?!

呜呜哇哇~

小宅接受不了这个打击!

小宅居然跌落到了13名之后!

小宅有点伤心。

不。

是很伤心。

希望亲们加把劲儿。

今天加群(见评论区,进入验证群后,找大管家们进入正版群),小宅有好东西,让你们有理由鞭笞宅。

另外。

说说剧情。

很多亲会说古歆的剧情有点多。

小宅承认,这段时间古歆剧情是有点多,因为正好发展到他们的感情上,而且宅很早之前就说过,这篇文和《长媳》一样,是双女主文,自然,古歆的戏份肯定是多的。

当然,现在基本也稍微停歇了些。

接下来将会是漫漫和阿修的剧情。

小宅一直,狠狠的爱着你们。

希望亲们再接再厉,拉回我们的月票榜单。

么么么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