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男人之争(二)激情竞演/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离开文城,离开别墅。

陆漫漫是真的在家睡了一个周末。

周日的晚上不知道多晚,莫修远回来了。

深更半夜,那个时候陆漫漫已经睡着。

她迷迷糊糊感觉到身边好像多了一个人,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莫修远你回来了?”

耳边似乎听到莫修远有些疲倦而好听的声音说着,“嗯,回来了。”

听到这几个字,那一刻莫名的就让人,心安了。

不得不承认,每次他这么突然离开自己,她总是会有所担心。

不知道他所有的一切,却从自己偶尔的臆想中感觉到,他在她所不知道的那个世界,应该满是血腥。

翻身。

她自然的将自己投进他的怀抱,靠在他胸口上沉睡。

莫修远顺势将陆漫漫抱进怀抱里。

这次去帝都,去了一天多,解决了一些内部矛盾,其实不算大的矛盾,所以解决起来并不麻烦,而他这么耽搁到现在才回来,仅仅只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去帝都的时间少了很多……所以,可以让自己多待了会儿。

他微呼吸,又将陆漫漫抱紧了些。

或许,真的应该找个很好的机会,让陆漫漫融入,他的一切!

……

翌日一早。

陆漫漫起床。

伸懒腰。

不知道是不是这周在家睡眠时间太长,总觉得到周一上班,自己还这么懒洋洋的。

“莫太太醒了?”耳边响起莫修远低沉的男性嗓音。

陆漫漫猛地转头。

她还以为昨天晚上莫修远和她的互动是因为她昨晚的梦。

没想到,他真的回来了。

不是说,周一回来吗?!

她以为至少莫修远会选择周一清晨的飞机,然后回到文城的时候,正好可以去上班。

“看来昨晚上是真的睡迷糊了。”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宠溺一笑。

陆漫漫翻白眼,“我要起床了。”

“我抱你起床。”

“不用。”陆漫漫拒绝,“我自己能起来。”

今天不是周末。

莫修远这个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总觉得分分钟,莫修远就跳出了她的思维,而她,对于这种自己完全无法掌控的事情,其实是有些心慌意乱。

她掀开被子起床。

掀开被子那一瞬间,感觉到一阵清凉。

文城过了深秋步入初冬,就开始有些寒冷了。

而现在这份凉意显然并非是因为外界的冷空气袭来,而是……

她低头。

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

分明,她没有裸睡的习惯。

但是为什么,她一丝不挂。

她猛地回到床上,又把被子盖上,转头瞪着莫修远。

莫修远耸肩一笑,笑得那般优雅的说道,“我也只是本能而已。”

“种马。”陆漫漫开口,说了两个字。

莫修远嘴角颤动了一下。

陆漫漫终究还是掀开被子,赤果果的身体在他的瞩目下,走进了浴室。

浴室内,大大的玻璃面前。

陆漫漫看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她觉得这两天她的生活有些糜烂,甚至叫做糜烂不堪。

而她真的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对床笫之事,这般享受。

她眼眸微动。

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上一世的事情。

上一世,身上绝对不会有这么多青青紫紫的痕迹,文赟对她很礼貌,在床上,更礼貌,两个人的夫妻之事就跟完成任务一般,尽管文赟显得温和,但仔细一想,其实没有兴趣。

没有兴趣挑逗她。

也没有兴趣,和她好好上床。

为的就是,完成任务,然后骗她。

骗取她的信任,最终让她走向死的道路。

眼眸陡然一紧。

总是会在一个不轻易间,想起文赟重重恶劣的行为。

她想如果不是真的将文赟绳之于法,她这辈子应该都会在他如此的阴影下,而这种滋味,真的不太好受。

她眼眸微转。

莫修远推门而入。

陆漫漫随手拿起身边的浴袍。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举动,又是忍不住一笑,他说,“莫太太你知道男人最喜欢就是半推半就,半遮半掩。”

陆漫漫瞪着他。

这两天的毫无节制,让她对他,满是哀怨。

从抱怨到哀怨。

想来,自己是真的有些纵欲过度。

他转眸,走向马桶。

然后就这么当着她的面,在尿尿。

尿尿的声音,在她耳边分明,色情得很。

一大早上,莫修远这货你就如此的不害臊。

她快速的将自己洗漱完毕,离开浴室。

走向衣帽间,换上得体的正装,换了一个简单的妆容,正准备离开时,莫修远进来,将她一下抱进怀抱里。

完全是熊抱。

陆漫漫挣扎不开。

“莫修远,今天周一,大家都要上班。”

“我知道。”莫修远将头埋在她的颈脖处。

陆漫漫会在上班的时候,喷一点点清雅的香水,香水的味道,尤其的好闻,但他却更喜欢她身上自带的体香,让他容易意乱情迷。

“放开我,我要下楼吃饭了。”陆漫漫催促。

“帮我挑选一天西装,今天有申请面试。”莫修远说。

陆漫漫一顿,抱怨道,“怎么不早说,你赶紧,别迟到了。”

莫修远笑了笑,站直了身体。

他爱死了陆漫漫焦急严肃的样子。

准确说,他爱死了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他眼眸一直放在她的身上,看着她走向衣柜,在认真仔细的帮他挑选西装,一边挑选一边沉思,然后,给他选择了一套黑色的正式西装,西装比他平时穿的稍微显得更加正式了一些,剪裁设计都偏向公式化,有些一本一眼。

陆漫漫拿出来后,突然又放了回去。

嘴里嘀咕着,“太严肃了,倒不会出类拔萃。”

莫修远嘴角笑着。

陆漫漫总是这般心细。

她又挑了一件黑色的西装,西装显得随意了些,却觉得不夸张。

陆漫漫之前看莫修远穿过这一套,分明很简单很平常的流线型剪裁,穿在他身上却器宇轩昂。

特别上配上这条,银灰色领带。

银灰色的领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驾驭得了。

一不留神就会穿出太过轻浮的感觉。

但是莫修远正好。

他的五官和气质,反倒在银灰色的领带下,显得尊贵。

她敲定,转身拿给莫修远,“穿这一套。”

莫修远欣然的接受。

陆漫漫帮莫修远一起换着西装,然后亲自给他打上领带,她说,“文赟肯定会选择最严肃的衣服,他会一本一眼的出现。”

口吻,何其肯定。

这种感觉就好似,她好像很了解文赟。

这份了解,恍惚持续了很多年。

莫修远抿唇,看着她认真的模样。

“而其他竞选者自然也会如此,千篇一律反而不会给面试官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以前一直以为政坛官员接受的只会是规规矩矩,但是后来在你身上……”陆漫漫突然手指微停了一下,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眉头一扬,似乎是等待她的欲言又止。

“总之,你总是很出乎人意料。”陆漫漫总结,不再多说。

上一世的事情,她不告诉莫修远。

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他。

她可以平静的给翟安讲,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会隐瞒莫修远。

莫修远抿唇。

不急。

有些她不愿意说的事情,他不急于让她说出来。

就如自己,很多事情,他也是不急于,告诉她。

双方都需要时间来沉淀。

有些事情,不管多有着多坚定的感情,也需要时间来巩固。

陆漫漫将他系上领带。

两个人这般亲密的模样……

陆漫漫有瞬间似乎是已经忘了,当初选择和莫修远结婚时,抱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而现在天翻地覆的变化,却早已,坦然接受,坦然面对。

镜子中。

莫修远挺拔的身体出现,他薄唇轻抿,似乎扬着淡淡的笑。

上一世的莫修远,渐渐在她的脑海里浮现。

就是这般不轻易的模样,在她眼底深入。

她一直以为曾经自己的视线总是在文赟身上,此刻,却觉得自己对莫修远的回忆,惊人的清晰。

这或许就是莫修远的魅力。

不刻意,却给人很深的印象。

两个人从衣帽间走出来,下楼去玻璃房吃早餐。

饭桌上,两个人还算安静,气氛总是泛着淡淡的温馨。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两个人的相处,会自然的流露出一份,不经意的甜蜜。

“你会紧张吗?”陆漫漫突然开口。

“还好。”莫修远一笑。

“今天只是申请面试吗?”

“嗯。”

“如果面试通过了会有什么安排?”陆漫漫询问。

“面试通过了,就代表着确定了有了竞选的资格,接下来就会参加各种市政阻止的演讲,还会现场做群选拉票竞演,北夏国除了统帅级别的部分继承制外,其他都是选拔制度,且都是民选为主。”莫修远说,“所以,我和文赟的竞选,不是没有优势,毕竟因为你把我洗的白白的,而文赟,却因为你,彻底黑化。所以对我而言,你是天使。”

“对文赟而言,我就是魔鬼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嘴角一笑,“我不在乎你对其他人而言是什么,但你的美好,只能属于我。”

“霸道。”陆漫漫嘀咕,却忍不住一笑。

喜欢的人对自己霸道,那是爱。

不喜欢的人对自己霸道,那是厌恶。

女人永远都是感情至上的一种动物。

莫修远擦了擦嘴唇,显得严肃了些的说着,“但是文赟还是很有竞争力的,毕竟文赟的爷爷,现在还管辖着整个文城。他跺一跺脚,有可能就会让文城市政厅,天翻地覆。大多数人终究不敢违逆他。”

“而且文家人在帝都还有靠山。”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蹙眉。

陆漫漫说,“我听你之前说,说文家人现在已经被帝都所盯上了,因为势力太大,我想这份势力应该不局限于文城,文城早就在文家人的百年来的管辖统治下成为了文家人主要的权谋地,但是光靠一个经济的发展,文家人想要得到更多是不太可能,当然,更不可能把文城独立出北夏国,文家人在军事方面,少了些力量。就因为军事力量薄弱,文家人在这么多年,到此刻才蠢蠢欲动,而这份蠢蠢欲动,毕竟也拉扯着什么后备力量军。”

“而这次,文赟选择站出来竞选,有可能那个后备军,会在暗中帮他。”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说得对。

文家人之所以在近好长一段时间渐渐地表现出了他的锐利,绝对是因为背后的力量开始在扩大。

眼眸一紧。

莫修远说,“你对文家人似乎了解过深。”

“很了解。”陆漫漫说。

因为曾经,他陪着文赟,在暗地里不停地帮他,出谋划策。

所以,她了解文家人所有的关系网络。

亦或者。

并不是自己想象的,全部知根知底。

毕竟文赟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真的靠她,真的和她走下去一辈子,自然,就有可能隐藏了很多,文赟觉得没必要让她知道的一些事情,而那些事情,应该会比她所了解的,对文家人而言更加重要。

她说,“我只能尽我所能的帮你。”

“嗯。”莫修远点头。

他不拒绝陆漫漫的帮忙。

反而是很期待,她能够给他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

不是利用。

而是想要让她,靠自己更近。

那顿早餐吃得不快不慢。

仿若,那是在之后几个月时间内,最最清闲的一个早晨。

那之后。

莫修远就开始忙了起来。

忙得天翻地覆。

第一次的面试很显然通过了。

既然蒋副市长愿意给他机会,自然就保证了他的竞选身份。

竞选成功之后,开始在各个场合做各种大大小小的演讲,为了拉动人气,还会在各个街头,号召群众。北夏国在竞选上,总是夸张得让人汗颜。

一晃。两个月之后。

竞选的周期很长,一般在三个月后。

三个月才会开始对群众进行投票选举。

现在只是一个预热的人气预选,是个竞选之中,莫修远和文赟的人气,不相上下。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

她是有多久没有见到莫修远了。

她就这么看着新闻。

文城现在大小媒体报道的都是这次的文城属下最大的一个区副区长竞选新闻,而且文城市政厅这次打出的口号是,史上颜值最高的区长候选人,如此不完全一本一眼的改革更符合人心,让一些不太关注政治的年轻人也因为这次市政厅比较亲民化的方式而自发的关注了起来,据说,这是文城竞选这么久以来,最最轰动的一次。

而这次的成功竞选营销策划,让北夏国其他城市甚至帝都,都欲于模仿。

视频新闻中。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专题报告,看着集合的视频,他的演讲出现在各个场合。

人群拥挤的商圈,街头,国企,私企,大型工厂,还有各类高校。

他的演讲严肃中,总是带着幽默。

那份仿若天生的魅力,让他的竞选视频点击率,远远地甩了其他几个人几条街,包括,竞争最大的文赟。

文赟的预选票数却和莫修远不相上下。

有时候甚至会赶超。

当然,并非说明文赟的数据有所作假,有可能,莫修远吸引的是20多岁到35岁之间的公民,而文赟吸引的是,却是其他以上的人群。

陆漫漫眼眸微动。

从视频的视线上转移,看着敲门而进的张翠。

张翠现在行动自如。

工作更是积极性极高。

“陆总。”

“嗯。”

“下午三点有一个部门会议,是对这段时间的一个手机市场销售的总结大会,市场部B组总监邀请您参加。”

陆漫漫微点头。

“晚上八点,有一个文城的商业聚会,董事长秘书刚刚打电话说,董事长让你代替他参加,邀请函在这里。”张翠恭敬的递上。

陆漫漫接过来,看了看。

都是些无聊但有时候又不得不出面的一些宴会。

她有些兴致缺缺的放在办公桌上,抬眸问道,“翟氏那边的手机系统开发,有新的进度反馈吗?”

张翠摇头,“我今天上午和翟安经理的秘书对接,那边说,还没有开发出一个更成熟更稳定的系统可以推广上市,现在翟氏正在积极研发阶段,有最新的进度会及时给我们做沟通汇报。”

两个月了。

半点动静都没有,自然,并不见得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当然不用想也会知道,到底是谁在从中作梗。

翟奕在翟氏这么多年,他绝对有那个能力让翟安在翟氏举步维艰。

而她不是对翟安不信任,翟安的聪明和能力绝对不容小窥,但毕竟,翟安之前一直没有接触过企业的管理和发展,想要在短短时间将势力拉拢过来,不会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有些沉默。

耳边突然响起莫修远视频中发出的演讲的声音。

她转眸,看着视频中的莫修远。

张翠似乎也发现了她笔记本电脑上的视频,由衷的说着,“陆总,你老公很帅。”

“是吗?”陆漫漫嘴角微扬。

“很多同事都说,会投一票给你老公。”

“这算是徇私吗?”陆漫漫忍不住一笑,将视频关了过来。

她现在能够看到她们口中说活得这个帅老公,居然也只是和他们一样,用视频或者电视新闻的方式。

“不是。”张翠很认真,“你老公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一大帮妙龄女青年。”

陆漫漫脸部有些抽搐。

张翠似乎并没有看到陆漫漫的神色变化,继续道,“好多人都说,莫先生是上下千百年,长得最英俊的男人,没有之一。”

陆漫漫抿唇。

这货,走哪都招蜂引蝶。

“我也觉得,很帅。”张翠直白道。

陆漫漫唇瓣抿了又抿,表情严肃了些,“你现在很闲吗?”

“啊?”张翠一怔。

“有时间这么八卦。”陆漫漫说。

张翠立刻更加严肃了,“陆总,我现在就出去工作,我还有好几个文件需要整理让你过目。”

“出去吧。”陆漫漫挥手。

张翠连忙离开。

伴君如伴虎。

张翠深知这个道理。

张翠离开后,陆漫漫又看了看莫修远的一些新闻页面。

莫修远的主页跟贴上,真的有人将莫修远比喻为,千年难遇超级美男。

这货。

是准备抢娱乐圈的风头吗?!

陆漫漫瘪嘴。

她长得也挺漂亮的。

怎么没人说她是千年难遇的超级美女!

心里有些不悦。

却还是忍不住,一直关注着莫修远这段时间的动态。

因为他很忙,回来的时间很晚。

第二天早上又离开得特别早。

除了文城城区,他的团队会一起到其他区域城市进行竞选,这次的竞选是整个文城全票的形势,并非竞选的那个固定区域的选票,只是竞选上岗区域的选票会一票顶两票而已。

她眼眸微动。

看着莫修远今天的行程安排。

他们的行程提前两天发布在各大媒体新闻界面上,现在文城的所有新闻版块,都会优先于这次的竞选,所以宣传做得真是非常到位,所以了解他的任何动态,并不难。

她看了看莫修远今天下午的安排。

文城大学演讲。

下午4点半。

正好。

她嘴角一笑,这么久以来,她似乎还没有现场看过莫修远的竞选演讲。

想来,总应该去助助威的。

下午3点。

陆漫漫参加市场部B组的手机销售阶段性总结会。

目前陆氏的手机市场在稳步往上发展,口碑也因为后勤的售后工作,前台的服务态度而得到了升华,现在在市场的手机占比和科睿手机几乎持平,一个原本优势并不明显的手机品牌,可以达到现在的地步,几乎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而陆漫漫在商业上的地位,渐渐明显。

加之陆漫漫年轻,这样的年轻企业家,更会是媒体追捧的对象。

所以这段时间,其实莫修远和陆漫漫都有些春风得意。

两夫妻现在几乎成了文城,最炙手可热的夫妻档,随随便便走出去的一个新闻,都比一般的大明星还会引人轰动。

总结会结束。

下午4点。

陆漫漫急匆匆的坐着秦傲的车敢去文城。

因为莫修远要去文城大学演讲,走文城的路,反而变得拥挤了起来。

陆漫漫有些着急。

她希望4点半之前能够赶到,不希望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去看他的演讲,却还是迟到。

秦傲也被陆漫漫催了几次,看车开得快了些。

奈何前方真的很堵。

到处都很拥堵。

几乎是举步维艰。

陆漫漫抿唇。

莫修远不至于火大这个地步吧。

她蹙眉,看着前方,好多人都焦急的,开始在按着喇叭,一声一声,分明也有些按耐不住。

那一刻,陆漫漫恍惚觉得,这样的效应对莫修远自身形象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儿。

很有可能,被人拿来做文章。

比如,莫修远的演讲阻碍了文城正常的交通。

这样的负面新闻,有时候分分钟会掉粉几十万。

她蹙眉,打开车门下去。

“莫太太,你去哪里?”

“我去前方看看。”陆漫漫说。

秦傲点头。

陆漫漫已经穿过拥挤的街道往前面走去。

前面交通堵塞路段,几辆大货车在会车,因为车流量极大,大货车完全阻止了车辆行驶的道路,几分钟时间,就导致后面堵了一路。

陆漫漫抿唇。

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堵塞多久。

她咬牙,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交警,让他们来执行现场。

接着,给叶恒打了一个电话。

叶恒一听,这事儿对莫修远的影响大,二话不说,就找了人来执行现场。

那些人还都穿着交警协勤的衣服,看上去还真不是黑社会。

所有人车辆在协勤的指挥下,不到五分钟,货车就挪动开了,车流量畅通,而当车流量畅通后,警察才慢条斯理的陆续赶到,陆漫漫觉得,她应该以路人甲的身份,对某些进行网络曝光。

文赟能够想到的下流手段,她也可以以牙还牙。

交通畅通。

秦傲开车将车子停在了陆慢慢的脚下。

陆漫漫打开车门,转头问着叶恒,“你要不要去看看?”

“什么?”

“莫修远的演讲。”

“不去。”叶恒说,“我怕起鸡皮疙瘩,受不了他西装革履一脸正经的模样。”

“……”

叶恒转身,走进一辆小车离开了。

陆漫漫蹙眉。

她回到小车内,坐在后座。

“秦傲。”

“是。”

“莫修远以前不穿西装吗?”陆漫漫说,“他和你们的相处比较吊儿郎当?”

“不。莫先生一直很稳重。”秦傲说,“不稳重的是叶公子。”

“……”

秦傲又说道,“莫先生穿什么都很帅。”

陆漫漫瞪大眼睛。

这货。

该不会是同性恋。

莫修远到底什么魅力,男女通吃。

车子很快听到文城大学。

大学内。

有些社团已经自发的给莫修远做了宣传,学校到处都可见,莫修远的宣传海报,还真是火得不要不要的,更甚至,还有经过的女生,看着他的海报尖叫。

矜持。

女人要矜持。

陆漫漫大步走向文城大礼堂。

大礼堂里面已经人山人海,有些是学生也有些社会人士,当然,肯定也会有一些托,挤得满满都是。

她好不容易找了一个位置,还是一个特别边远的位置坐下。

吵吵闹闹的大礼堂,在突然的光灯下,瞬间安静了。

又在突然的开灯下,一下子点燃的气氛,全场掌声欢呼。

陆漫漫就看着莫修远帅气的声音站在礼堂舞台上的讲台上,西装革履,修长挺拔,气质高贵。

他开口,声音磁性,“很高兴来到文城最高学府文城大学来进行我的竞选演讲,我是03号,莫修远。”

简单的开场白,已经让现场沸腾了。

陆漫漫真的被大学生的热情震慑住。

需要,如此夸张吗?!

她默默地看着莫修远,默默的感受着周遭火热的氛围。

莫修远演讲不是一本一眼的政治演讲,会根据面对的群体对演讲稿进行修饰,她在新闻上看过莫修远的每一场演讲,每一次的演讲稿都不一样,甚至差异性很大,这也是为什么莫修远的演讲视频会不停的被刷新,比起其他几个人的千篇一律,莫修远的自然更有看头,而陆漫漫也知道,这样的方式,显然更需要时间,而她总觉得,演讲稿并非全部出自于他的团队,他应该是主力。

整个演讲现场,都是莫修远磁性的声音,带着幽默。

好几次让现场的所有人,忍俊不禁。

从来没有觉得,政治演讲也可以这般的,让人欲罢不能。

半个小时候演讲结束。

提问互动环节。

一个大学生举手,问道,“莫先生,我们一直都知道你出生于富贵家庭,对于目前文城还是有一部分的贫困人民,你对他们的经济发展有什么规划吗?”

莫修远抿唇,说,“出生富贵家庭的人会更清楚,富贵给我们带来的不只是物质,更有精神上的升华,所以更清楚,经济带动社会发展的重要性,我之所弃商从政,也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平台来展示自己对未来的抱负,实现文城的经济大发展。”

“对于文城的经济,现在主要是龙头传统经济为主,比如文城出门的四大家族,不过渐渐,传统企业也已经开始在进行个企化过度。前段时间我负责规划的小型商业区的一些民间工坊,一房间是为了文城物质文化非遗产保留,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通过旅游景点带动文城的经济发展。当然,这样的举措只能解决一部分有技术的人才能人,或者周边的一些居民,商铺。其他更多的……”

莫修远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个人不赞同引进重工业来发展文城的经济市场,这对文城的污染太大,得不尝失!但部分相对条件较差的贫困人民,他们能够得到的收益基本上都是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和文化水平的工厂作业,这似乎已经是趋势。但很多人忽视了,农业。北夏国不是农业大国,大多数农业产品通过国外引进,这其实是国家一笔重要的开支,但按照现在的先进技术,发展农业,拉动国家经济,并不是难事儿。而我也觉得,这是带动低收入人群发展的一个重要手段。”

全场响起掌声。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

莫修远从容不迫。

时间即将结束。

最后一个问题,落在了一个带着眼镜的大学生身上,大学生拿着话筒,问道,“莫先生,我们一直都知道你很爱你的妻子,你们的婚姻也被很多人津津乐道,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我们文城大学最八卦的新闻没有之一。能不能谈谈你和你妻子之间的感情?亦或者,给我们讲讲,你妻子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话一出,全场哄笑。

陆漫漫那一刻,莫名有些脸红。

大学生果然真比较大胆。

刚开始她还佩服现在的大学生对文城政治经济的一个关注度远远超过他们当年,且明显带着些深度,现在这一刻……果然,最无聊的还是大学生。

莫修远双手放在讲台上,高贵的气质,优雅的举动,这么淡淡一笑的弧度,总觉得魅力无穷。

“最八卦的新闻没有之一?”莫修远重复刚刚女同学的话,运气,不轻不重。

分明声音还很好听。

现场又笑了。

和谐无比的氛围。

“大学生不都是应该以学业为主的吗?”莫修远嘴角一笑,“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好,很好!”全场大声吼着。

一副,你不说就不放你走的表情。

“好吧。”莫修远看着台下,“我和我妻子感情很好,我很庆幸,这辈子能够在有生之年和她一起度过。而她,很漂亮,很能干,有时候也会撒娇,有时候也会脆弱,但在我身边,我觉得很安心。”

全场安静。

一个男生突然大声吼着,“莫先生你太肉麻了!”

瞬间。

全场哄笑不止。

“允许你们秀恩爱就不允许我显摆了?”莫修远对着男生一字一句。

全场又是这么笑得活跃。

陆漫漫坐在角落。

真的因为莫修远的话,不好意思到极点。

还好,没人认识她。

还好,没有认出她。

她脸都已经烧红了一般。

那次演讲,在这般欢声笑语中度过。

有时候,说说自己家庭的事情,显得更有亲和力,不会那么遥不可及。

莫修远总是能够大气而自若的掌握,各种节奏。

各种气氛。

全场陆陆续续的离开。

陆漫漫怕被认出来,头低着,跟着人群。

好不容易,才从人潮拥挤中走了出来,走向学校大门。

秦傲呢?!

她蹙眉,到处看了看。

她拿起电话准备拨打。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的面前,一扇窗户摇下。

陆漫漫看了莫修远,刚刚还那么遥远在那个讲台上,现在就这么近距离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莫太太上车。”莫修远说。

陆漫漫一怔,拉开车门,坐在他身边。

一坐下就问道,“秦傲呢?”

“这么久没有看到为夫,你第一句话不应该是,我好想你吗?”莫修远说。

陆漫漫咬唇,这个二货。

驾驶室的司机,忍不住笑着。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更二了!

“秦傲我让他回去了,我送你。”莫修远说。

“你不忙吗?”

“但是夫人千里迢迢来支持我的竞演,又在半路中帮我摆平了交通堵塞,我舍不得丢下你。”

“你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她来现场了。

那么多人,他应该看不过来吧。

而且,她真的没有发现他的视线往她这边啊。

有,也是一扫而过。

还有就是,他则呢么知道她帮她摆平的交通堵塞。

“叶恒告诉我的。”莫修远说。

上台前,叶恒给他打了电话。

说不出来什么感受,心里有些暖。

这段时间太忙。

忙到,彼此见面的时间少得可怜。

而他回去的时候,也只是看到她熟睡的脸。

所以,上台那一刻,他看似无意的掩饰,其实一直在寻找她的身影。

怕她发现不自在,所以即使在上台那一秒几乎就确定了她的坐标,整个过程也没有刻意的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叶恒那个大嘴巴。”陆漫漫瘪嘴。

她想要当无名英雄的。

“晚上要吃什么,我陪你。”

“晚上我要参加晚宴。”陆漫漫说,“不过是8点,我们可以先吃饭,吃完饭我去换礼服,应该来得及。”

莫修远将她抱在怀抱里,“不像你这么累,但就是想要和你多待一会儿。今晚我会和我的团队一起去一个地方,因为是走比较偏远的区县,今晚大体是,晚上就得出发。”

“哦。”陆漫漫点头。

今晚又会是一个人了。

“为夫忙完了,会好好补偿你的。”莫修远的话,就在她耳边,响起。

那么暧昧。

还那么故意。

陆漫漫脸红,这个到处发骚的男人。

两个人打情骂俏。

司机都忍不住脸一阵一阵的红。

终于将车子停靠在一个高级西餐厅。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走进去。

两个人甜蜜的靠在一起,莫修远一直搂着她的腰间,亲密指数直接爆表。

而此刻。

两个人刚走进去。

就看到也在门口似乎正准备进去吃饭的文赟。

文赟看着他们,脸瞬间就难看了。

陆漫漫也觉得很惊奇的。

一旦她和莫修远吃饭,似乎就会撞见这个男人。

是缘啊?!

是孽缘!

小宅困死了。

小宅累死了。

抱怨一声。

小宅闪。

月票。

哦月票。

亲们不能忘了。

小宅现在的月票超级危险,亲们一定要加油哦!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