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男人之争(二)口舌之争,威胁/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真是孽缘。

陆漫漫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文赟。

以前不都是和文妍在一起吃饭吗?今天貌似就他一个人。

她抿唇。

文赟看着他们,脸色也变得彻底。

“还真是很巧。”文赟说,说得咬牙切齿。

“何尝不是。”陆漫漫还未开口,莫修远开口道,搂着陆漫漫身体的手,分明用力了些,那样坦然自若的亲密举动,显得那么故意。

文赟脸色又难看了一分,却故意隐忍着,表现得不那么明显。

“听说你今天的竞选演讲也是选择的文城大学,可惜,被我捷足先登。其实我不介意,我们在一个学校演讲的。”莫修远继续道,语气依然,不缓不急,如此的云淡风轻。

文赟冷冷的看着莫修远,满嘴的讽刺,“我根本不屑和你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光靠哗众取宠的方式赢得女人的青睐,这份能耐,我真是不敢恭维。”

“文先生的意思就是,女人在你心目中就那么一文不值了?”莫修远说得淡然,“文城乃至北夏国甚至全球,女性同胞占了百分之四十六,从政的女性同胞在男性同胞的占比也几乎达到百分之三十左右,而且纵观全球193个国家,女性领导者32个,占比百分之十七,并在根据历史的发展逐年递增……”

文赟脸色很黑。

莫修远突然笑了笑,“女人顶起半边天这不是儿戏,而我并不觉得我的演讲我的竞选对女人的吸引就是一件很可笑的时候,反而,我很荣幸能够得到她们的大力支持。”

“你别曲解我的意思。”文赟狠狠的说着。

“文先生什么意思,我半点兴趣都没有。倒是……”莫修远说,嘴角微扬,那一刻将陆漫漫楼抱在怀里,“我的意思很简单,别靠近我身边的人,你还没有那根能耐。”

一字一句。

一字一句,说得不轻不重。

但就是,深深切切。

文赟狠狠的看着莫修远和陆漫漫,看着他们亲密的模样。

内心在极具的隐忍。

第一次,似乎是第一次,真的被莫修远这般威胁。

他从不看好莫修远,尽管这段时间他的人气很高,但他总觉得这样一个玩世不恭的男人,根本就不可能在政坛有所发展,不管是不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他从心里就瞧不起莫修远,从读书的时候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就算娶了陆漫漫又能怎样,商业上在呼风唤雨,在政治上也不能说明什么,而且待他哪一天掌握了重权,再大的企业,他也能一夜之间,让它倒闭!

他咬牙,狠狠的看着他们。

这次的竞选,他胜券在握。

不管怎样,他也觉得和他一起竞选的其他三个人在他身边毫无竞争力。

从各个方面,都没有竞争力。

而莫修远的预选票数一直不停的追赶靠近他,这让他心里其实是有些发毛。

他从小就喜欢遥遥领先,就喜欢一个人,高高在上。

这种突然把他和莫修远相提并论在一个平台上,他心里各种不爽,甚至是,刺眼。

所以原本他的计划安排也是在今天下午去文城大学竞选演讲,却因为莫修远的行程和他几乎一致他选择了放弃,他不意气用事,在演讲方面,莫修远确实比他更有心意,更有现场感染力,他忍着不爽还是看完了莫修远每一场演讲,尽管很不屑他这种不够严肃的演讲方式,但不得不说,每次的演讲气氛都会被他推向高chao,且层出不穷。

所以,他不想在现场被人作比对,每次的行程安排他的团队都会刻意和莫修远去的地方避开,甚至是避开几天,免得落人口舌,而这样的方式,显然很好的避免了他们的演讲被人作对比的情况,倒是其他两个人的团队似乎并也而并没有想到这么多,甚至说,其他两个人的团队也不够有实力,导致一直在步入莫修远的阴影和对比之中。

票选自然,被拉得很远。

而对于文赟而言,他心里不屑莫修远,认定自己一定会成功一回事,但看着如此多莫修远的相拥者,显然也不能容忍。

今天下午,他的团队就策划了一起交通堵塞事件,本来想要借此大做文章,抹黑莫修远。

不管怎么说,因为演讲而阻碍了正常的交通环境,影响到公民的正常生活,这份负面新闻,对于从政竞选的人而言,本来就是一大黑点,且还涉及到高等院校的交通环境,在北夏国的所有公民心目中,教育显得那般重要,如果有人触碰到教育的表现,几乎在北夏国的容忍度为零。

万事俱备。

却突然,被人阻止。

他还专程找人给交通部门隐晦的打了招呼。

政坛上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轻描淡写的一两句话,对方就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就算当时很多人报警,交警也会选择,以最慢的方式到达,而且到了之后,还会故意指导交通,让其更加混乱。

却真的没有想到,突然冒出一批量的协警,很快的将交通疏散了。

他没空查实那些协勤是不是正规的公职人员,因为就算查清楚不是,也不能因此而能够做什么,毕竟他们将交通疏散,目前得到大众的一致好评,同时,本来交警人员来得就晚,此刻再去追究协勤人员的责任,分明在自己打脸!

他心里忍着怒气。

然后有人说,当时陆漫漫在现场。

所以根本不需要多想,帮莫修远解决这起交通堵塞的肯定是陆漫漫。

陆漫漫从来就不笨,能够在商业上如此的叱咤风云,本来就不是简单的角色,能够这么快的击破他的阴谋并不足为奇,只是,心里有些压抑和愤怒而已!

原本。

陆漫漫是准备和他结婚的。

从和他大学恋爱开始,装了这么多年专情的男人,到最后,居然被陆漫漫算计。

居然陆漫漫嫁给了莫修远。

让他想都想象不到的可能,就这么发生在他面前。

他甚至有种错觉,觉得陆漫漫在故意报复他。

刚开始他以为只是为了报复他出轨,心里其实是爱着他的,到现在他反而觉得的,陆漫漫不是在报复他的感情,而是在报复他整个人,充满敌意。

他还真的不觉得,除了背着陆漫漫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外,他做过什么对她伤天害理的事情,让他对她的仇恨,拉得这么强烈。

文赟脸色紧绷,隐忍。

视线在莫修远和陆漫漫身上再次一扫而过,转身,大步的走了进去。

莫修远显得很淡漠,嘴角还一直扬着好看的笑容,楼抱着陆漫漫,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也走了进去。

他们坐在靠窗边的一个位置。

西餐厅环境优雅,落地窗外就是文城的护城河,傍晚的护城河在昏黄的阳光下,显得美丽。

“想吃什么?”两个人坐定之后,莫修远拿着点菜单,问道。

陆漫漫微微一笑,“你点什么我吃什么。”

“这么好讲究?”莫修远没有抬头,眼神还放在菜单上,语气带着笑。

“不是好讲究。”陆漫漫笑得更灿烂了,“而是考验你是不是知道我的口吻。”

莫修远忍不住笑了一下,“小心思还真多。”

“你才多。”陆漫漫不悦。

莫修远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那模样,分明就是带着宠溺。

陆漫漫瘪嘴。

总觉得这货动不动把她当宠物一样的安慰。

莫修远自若的放开陆漫漫,转头对着恭敬站在他身边服务员开口道,“来两份皇家顶级小牛排,一分加蘑菇汁。”

“是。”

“开一瓶82的拉菲。”

“是。”

“配一份意大利鹅肝。”

“是。”

莫修远将点菜单优雅的递给服务员,“就这些。”

“两位请稍等。”

莫修远微点头。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梳得规规矩矩的头发。

很少有人看到,他头发软下来时,那柔柔顺顺的模样吧。

而她觉得那模样,分明很好看。

“如果没有记错,莫太太喜欢吃蘑菇汁配顶级小牛排。”莫修远说。

陆漫漫点头。

是,她喜欢吃蘑菇汁,喜欢那种带着酸酸的味道。

“你喜欢喝白葡萄酒,尤其钟爱西班牙口味的尊士。”莫修远说,“可惜,这里没有,但是我想82年的拉菲,应该也能满足你的口感。”

陆漫漫抿唇,就这么笑着。

“至于鹅肝。”莫修远说,“纯属我个人喜欢。”

陆漫漫白了一眼莫修远。

和这个人在一起,仿若很不容易尴尬,这和古歆的感觉又不一样,古歆是一个逗逼,有些吵吵闹闹,一向就是大大咧咧的人来疯,仿若是用她活泼的氛围来感染周遭,而莫修远完全不是,他的那种感觉仿若从内心深处发散出来的底蕴,给人一种,莫名其妙就很想要和他一起相处,会自然被他的幽默和魅力所吸引。

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对莫修远的认可,越来越高。

两个人简单闲聊着。

服务员一一上菜。

完毕,恭敬的离开。

两个人优雅的吃着晚餐。

陆漫漫眼眸微动了一下。

莫修远顺着他的方向,看着另外一边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文赟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恭敬晚餐。

不是文妍。

这倒是有些奇怪。

这段时间文赟一向都洁身自好,暗地里怎样她不知道,但是表面上,他依然单身一人,为了自己的形象和前程,应该在两年内不会传出他和任何人交往的消息,他得一直标榜着自己还很深情甚至是苦情的爱着陆漫漫,毕竟一个专情的男人,总是很容易引起大众的怜悯。

而此刻。

倒是真的,有些诧异。

那个女人她承认她没有见过,恍惚又觉得有些眼熟。

具体是谁,她一时没有了印象。

莫修远优雅的放下刀叉,拿起酒杯。

“莫太太。”

陆漫漫回神,看着莫修远。

“你看得太认真的,为夫吃醋了。”莫修远举起杯子。

陆漫漫有些无语,她也放下刀叉,举着杯子和他轻碰了一下。

两个人都抿了一口,放下。

陆漫漫说,“我只是觉得文赟这个时候和一个陌生女人吃饭有些奇怪,那个女人绝不是莫修远身边的朋友亲戚,具体是谁,我不知道。”

“我貌似知道。”莫修远说。

“嗯?”

“一个低调的官二代。”莫修远一字一句。

“谁?”陆漫漫询问。

“护国大将军南氏一族,后裔。”莫修远说,“当然,我还不完全肯定,因为只有一两面之缘。”

“你知道的好像比我还多。”陆漫漫说。

莫修远耸肩,“只是运气好。”

陆漫漫才不相信,但她不深究,她只说自己能够想到的,“文赟既然能够找到这么大权力的官二代一起共进晚餐,那就意味着,文赟现在肯定在走政坛关系,想要让自己这次的竞选成功,莫修远,你的竞选,似乎越来越棘手了。”

“何尝不是?”莫修远自顾自的又喝了几口拉菲,说道,“谁让我们没有一个官二代的身份,想要在政坛上往上爬,就真的是有些天举步维艰。”

“你会放弃吗?”陆慢慢问他。

“当然不会。”莫修远说,“我是这么容易退缩的人吗?反而,越战越勇。”

“我会支持你的。”陆漫漫很肯定。

“有这句话就够了。”

“还有一些不知道对你而言是不是有用的消息。”陆漫漫说,“文家人心大,你之前也给我说过,我也不妨告诉你,文家人想要往更高处甚至是最高处发展,他们现在正在找各种机会拉拢国防,你知道北夏国本来是三角关系,帝都皇族,文城文家,南市国防。文城负责经济,从文城延伸到整个北夏国。国防负责军事,人在帝都,军权重握。皇族,显然就是我们现在的统帅者,管理着经济和军事以及其他,国内所有。而纵观全球,还依然实施继承制的国家少之可怜,在时代的发展下,越来越多的能人能士涌现,而皇族的后裔并非个个优秀,这导致很多职权辅助者比统帅更有能力,这就意味着,很多有能力者想要取而代之,文家人就是其中之一。”

莫修远抿唇,表情很淡,但就是看得出来,他的认真。

陆漫漫知道的事情,果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他说,“文家人现在一直在和帝都相关势力勾结,且在近几年应该是他的巅峰时期,尽管表面上看上去似乎会帝都压制着,实际上其实只是在掩人耳目。这或许就是你说的,帝都已经派人在监视着文家人的一举一动,文家人在这个时候不敢大胆的做事情,但相应的,帝都以为自己可以压制文家人,却不知文家人就是在利用帝都的这种心理,趁机和其他人暗度陈仓,而文家人最想要得到的势力,无非就是国防。国防在后期,会有一部人会被文家人真的收复,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势必拥护皇权的忠诚之士,这样的结果就会出现国防的内患。而那个时候,如果你有能力拉拢另外一部分国防重要人员,你就有一席竞争之力。”

“莫太太是有多看得起我。”莫修远突然笑了一下。

以他现在一个下虾米的身份,他还能用那个能力接触到国防,重要官员?!

“我原本也很看不起你。”陆漫漫一字一句,“但很显然,我确实低估了你的势力,才会让你在我的眼皮底下,不停的翻浪。”

“嗯?”

“我是说,以后的事情。”陆漫漫微微一笑。

“看来,莫太太可以纵观天象,可以料到未来的事情。还真是三国诸葛亮的附体。”

“不。”陆漫漫直言,“诸葛亮一生成就不大,无非就是被人吹嘘得厉害。终究没有帮助刘备实现大国统治,而我……”

而我,曾经想过,为文赟实现一统天下。

没错。

曾经,她在帮着文赟叛国。

那样的,义无反顾。

现在想来,真是可悲。

到她毫无利用价值的时候,就被他彻底踢开。

她其实到现在不明白,文赟为什么会选择先把陆氏纳为己有,对他而言,她应该比翟奕更好掌控,为何,联合翟奕来让她们陆家倒闭?!而不是,先利用陆家,来吞并其他几大家族,再利用她的关系,将陆氏抓在自己手心?!

太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她想终究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她抿唇,回神的一瞬间,看着莫修远直直的眼神,分明带着打量的成分。

分明是在一点一点审视着她,似乎那一刻,在重新看待她的全部。

陆漫漫皱眉。

莫修远嘴角拉出一抹笑,“莫太太,我是不是从你口中听到了什么,雄心壮志。”

陆漫漫摇头,“今生,我只想做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

莫修远修长的大手拉着她,“我实现你的愿望。”

陆漫漫一笑。

反正不知道莫修远这么一个还区区在底层发展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魄力和笃定,但是,她那一刻就是信了。

信了莫修远会给她安定的一生。

两个人吃完晚餐。

陆漫漫赶时间去参加商业宴会,还得去换礼服,所以两个人没有再多停留,结账走出餐厅。

走出餐厅的时候,文赟还在,和他对面的女人似乎相谈甚欢。

陆漫漫瞄了一眼。

这个女人,到底在哪里见过?!

上一世,还是这一世?!

分明,有那么一丝的眼熟,而她对人的长相,又有着独特的分辨力,却始终,印象不深。

他们离开的背影,文赟似乎在那一刻,也抬头看了一眼。

一眼。

她对面的女人笑了一下,“不是陆漫漫吗?”

“现在只是陌生人。”

“你可真够现实的。”女人笑得无邪。

看似无邪。

文赟耸肩,“毕竟,我和她本来就没有感情,你早就知道的。”

“谁知道?”女人说,说得那么的意味深长,“我只知道,你不碰她而已。你说,无味。”

文赟笑了一下,那一刻显得有些勉强。

当时是真的不碰。

现在却突然,有些可惜了!

显然,他不愿意轻易承认这个事实。

……

莫修远将陆漫漫送去商厦换礼服。

车上,两个人亲了亲,依依不舍的离开。

其实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反而搞得看起很惨的样子。

陆漫漫下车。

走进了商厦,莫修远才让司机离开。

离开之后,莫修远脸色微变,他拿起电话,“叶恒。”

“嗯?”

“多注意陆漫漫这段时间的安危。”

“怎么了?你怀疑会有人对陆漫漫下手?”叶恒说。

“我只是不希望有什么不必要的事情发生,特别是非常时期,有心人或许没办法对我做什么,容易找我身边的人。”

“好,我知道,我会全力保证陆漫漫的安全,你放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在严肃的事情上,叶恒一向不会吊儿郎当。

“嗯。”

“对了。”叶恒说,“陆漫漫之前让我查过一起车祸事故。”

“古歆的车祸?”

“对。”叶恒点头,“费了点时间,因为对方做事情比较干净利索,肇事者司机早就被人遣送了出去,而且有心人故意为之将车祸归结为普通交通事故,以至于肇事者能够轻松的离开文城。不好我耳目众多,还是找到了当事人,用了些手段问了些事情出来,然后追查下去,大概将这个事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了。”

“怎么回事儿?”莫修远说。

“事故是翟奕和文妍策划的。”

“那两个人……”莫修远蹙眉。

那两个人合作,显然也很正常。

一个恨翟奕。

一个恨古歆。

一个爱翟安。

一个爱古歆。

两个人的目的这么明确,要是不合作,都显得可惜了。

他抿唇,“你继续。”

叶恒点头,说道,“我现在手上的证据只有文妍和肇事者司机的上头的上头联系人的一些银行流水,至于翟奕,我只是听那个当事人说起有这个人的存在,但他做事情干净利索,不会让任何人抓住他的把柄,他利用文妍,完美的实现了车祸事故。当然,我也顺便做了翟奕车祸事故的调查,那个人确实太心思缜密了,路段发生地在交通监视视频根本就没有办法查询的地方,那个时候又是深夜,没有目击证人,不知道车祸现场情况是,所以不能判断那个车祸是不是真的有发生。当然,我也想过找翟奕的医生,但有时候你知道,容易打草惊蛇,在没有必要的时候我不想轻举妄动,让对方更加起了戒心。”

“所以说,现在是没有拿到翟奕的证据了?”莫修远扬眉。

“是。不仅车祸的发生没有拿到,就连后面,古歆的流产手术,我也查了,比如救护车上的医生护士,手术的医生护士,但确实看上去和翟奕没有关系,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就是,古歆的孩子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保住,如果她坚持一点,其实是可以留下来的。”叶恒说着,还叹了口气,“可惜了翟安,就这么被古歆这个女人伤得这么严重。”

莫修远抿唇。

“现在怎么做?将拿到的东西给陆漫漫吗?”

“暂时先不要。”莫修远直白道,“你把你收到的信息给翟安。问问翟安怎么解决这个事情。”

“为什么?是陆漫漫要求调查的?”叶恒不理解。

“但是整个事情都围绕着翟安,而且翟安有他自己的决定和打算。我们不要破坏了他的计划。”莫修远一字一句。

“嗯。”叶恒点头。

在爱情和亲情甚至兄弟情义上,莫修远从来不偏袒了谁。

分明这段时间觉得莫修远爱陆漫漫爱到要死,但大是大非面前,他的表现,很理智。

这个男人就是有那个魅力,让人,誓死追随。

至少,他会。

……

陆漫漫走进礼服区。

今天一个人参加宴会,还真是有些无聊。

她选了一套低调的淡紫色晚礼服,坐在化妆镜面前,让化妆师化妆。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对于刚刚莫修远的离开,终究有些心痒痒的不舍。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莫修远在她心中就这么到了难以离开的地步。

她想要是有一天被莫修远那货给抛弃,她估计得去撞墙!

大概,永辈子都不会再相信爱情了!

这么无聊的看着自己上妆。

突然眼眸一动。

她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古歆联系了,这妞在做什么?!

反正,古歆的父亲肯定也收到了邀请函,让古歆跟着一起去,陪陪她也好。

她连忙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懒洋洋的声音,似乎是有些有气无力,“漫漫。”

“你在做什么?”

“在家窝着看电视。”古歆说,“我这段时间已经无聊到,把所有的狗血偶像剧都看了个遍,我看得自己都要吐血了。你找我什么事儿?话说,你丫的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之前还很平和的语气,越说,就莫名的激动了。

陆漫漫揉了揉自己的耳膜,总是突然就莫名的大叫。

她真是受不了。

她说,“晚上让你爸给你邀请函,来参加商业宴会吧,我一个人,你陪陪我。”

“你明知道我最讨厌参加你们那种假面晚会了。”

“你就不能当陪我吗?”

“呵呵哒。”古歆冷笑两声,“你们家莫先生现在忙着没空搭理你,你现在想起我了?!我他妈的就成了你的备胎了是吧?!”

“得了吧,我性取向正常得很。”

“所以我连备胎都不如了?”古歆咬牙切齿。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古歆这女人,不管任何时候,仿若都是这么逗逼到没心没肺。

“小姐,麻烦你不要有面部表情。”化妆师小声提醒。

陆漫漫保持严肃说道,“古歆,你赶快过来,我茂盛国际商厦礼服区等你,时间紧迫,快点!”

说完,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反正,他就是知道古歆会来。

古歆缺少会来,她咬牙,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小的时候大人们都说,说她生来就是祸害陆漫漫的,因为她的调皮,老是连累陆漫漫和翟安一起受伤,现在想来,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虐谁,陆漫漫那女人天生就是扮猪吃老虎。

她还被她吃得死死的那种。

三两下从沙发上蹦起来,换了一套衣服,急急忙忙的出门,打车,赶到礼服区。

陆漫漫还在上妆。

古歆风风火火的挑选了一套礼服,换上,坐在陆漫漫的身边,一股子气呼呼的样子。

“小姐你放松表情,否则化出来的妆容会有些不自然。”化妆师温柔的提醒。

“所以我现在连发脾气的权利都没有了?”古歆咬牙。

陆漫漫实在似乎古歆逗得笑容满面。

化妆师也只得停手,等待陆漫漫笑完。

古歆睨了一眼陆漫漫,表情淡薄。

气氛恢复平常。

两个化妆师继续上妆。

“你现在和翟奕还好吧。”陆漫漫开口,询问。

“将就吧。”古歆说得随便。

“真是从你口中听到说,你对翟奕的感觉将就。”

“我没说我们感情将就,我说我们的相处,毕竟他很忙,忙得也没那么多时间陪我。”古歆解释。

“忙什么?”陆漫漫看似随意的问道。

“他公司的事情呗,我从来不过问。”古歆说。

陆漫漫抿了抿唇,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两个人随意聊着天,直到装扮结束。

古歆站在镜子面前,多待了几分钟。

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怎么了,不满意?”

其实,淡蓝色的晚礼服,带着些烂片,让她真个人看上去特别的白净,碧玉。

古歆不算大美女,但绝对,会让男人产生不由自主的感觉。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觉。

俗称,荷尔蒙。

有些女人,就是很有男人缘。

古歆可能自己都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曾经围着她身边的那些男生,其实对她,都是有好感的。

“不是。”古歆说,在镜子中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回神,看着她。

“只是觉得这里,变得好平。”古歆摸着自己的小腹,声音很轻。

也很淡。

“别想了,都过去了。”

“是啊,一切都过去了。”古歆说,“只是平时在家穿惯了宽松的衣服,没太注意,现在这么一看才真的发现,果然,没有了。”

陆漫漫抿了抿唇。

古歆看着她有些隐忍的模样,“我其实没事儿,但是文艺青年都会无病呻吟,我学学。”

“你滚。”陆漫漫热不住爆粗口。

其实也知道,古歆只是在故意转移话题。

古歆邪恶一笑,“陆漫漫,我也就几天没见到你,你居然说脏话了你!老实说,是不是被莫修远那货给……弄的。”

表情,尤其的意味深长。

陆漫漫觉得她在古歆的脸上就看到两个字,“淫荡”。

“难得搭理你。”陆漫漫脸有些微红,转身就走了。

古歆连忙追上。

两个人坐在陆漫漫的小车内,秦傲开车去现场。

古歆还这么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陆漫漫被她盯得发毛,“你到底要干嘛?”

“就是看看你。这么一看就发现你面色红润,气色极好,分明就是被人滋润得风光无限的样子,话说……”古歆嘴角一勾,“你们很和吧。”

“什么很和?”

“床上啊!”古歆说得直白。

陆漫漫真是很烦古歆的口无遮拦。

“哎呀,你别卖关子了,我很想知道啊。话说莫修远技术好不好,你有没有经常那啥……”完全是勾起了古歆好奇宝宝的极大兴致,古歆不屈不饶的问道,“说啦说啦!”

陆漫漫无语,直接说到,“挺好的。”

“我一看莫修远那伙就是床上功夫了得的人,果不其然。”古歆一脸了然的样子。

“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火眼晶晶啊!”古歆得意洋洋。

“那翟安呢?”陆漫漫询问。

古歆一怔,“你别动不动就提起他好吧,我忘了。”

忘了感觉了。

“哦,是吗?你不是用你的火眼晶晶看看就行吗?怎么会忘?”陆漫漫说得故意。

古歆不爽,“女人你很烦!”

“好吧,我不说了。”陆漫漫决定放过她。

反正翟安是她的雷区,一触及,就会疯了一般的抗拒。

“不过倒是……”陆漫漫突然想到什么,脸更红了,她看了一眼驾驶室的秦傲,将古歆拉过来一些,神神秘秘的样子,用极小极小的声音在古歆耳边说话。

话一出。

古歆整个人完全不受控制的“噗”的大笑了出来。

陆漫漫蹙眉。

笑什么笑。

莫修远当时也笑。

“陆漫漫啊陆漫漫,亏你一向聪明睿智,终究也有了你的短板!”古歆欢呼长叹,“当年让你陪我看小A片你不看,现在我就偏不告诉你怎么回事儿!”

陆漫漫瞪眼看她。

“求我也没用。”古歆笑的淫荡,忍不住又嘀咕着,“麻痹的没想到莫修远这货,还真的很强!”

陆漫漫更加懵逼了。

正时,车子到达宴会现场。

两个人一起步入宴会大厅。

古歆一边挽着陆漫漫一边说着,“你丫的敢把我丢一边自己去应酬的话,下次再也没机会让我陪你了。”

“放心吧,今晚我就出出面,不应酬。”

“最受不了你们这些,商业、成功、女强人了。”

一口气,给陆漫漫安了三个头衔。

“古歆,你也快24岁了吧。”陆漫漫突然转移话题。

“嗯?”古歆诧异,她多大她还不知道?!

“有没有想过,去自己家公司上班?”

“没有。不想去。”古歆说,“我还没玩够。”

“你准备让你爸累到多少岁?”

“等我和翟奕结婚了,翟奕会帮我爸管理的。”古歆说得没心没肺。

陆漫漫忍不住心里一紧。

上一世,就是这般毫无防备,才会让翟奕那么轻而易举的将他们的家产纳为己有,以至于,她父亲惭愧自杀,导致,更多悲剧的发生。

她说,“古歆,如果你还有点孝心,我劝你自己来管理。以前我也和你一样单纯,觉得会有人帮我管理家业,会有人让我们家的家业继续发扬光大,一代代留存,后来我才知道,自己的事情只能自己做,别人做了,就是别人的了!”

古歆皱眉,“你能说直白点吗?”

“自己体会,你不会不懂。”陆漫漫一字一句。

然后眼眸微动,看着前方,“翟奕在那边。”

古歆连忙转头,看向那边。

意外的,还看到了翟安。

以及翟安的父亲,翟弘。

难得,这么三个人同时出现在这样一个场合。

当然,陆漫漫一眼就知道为什么。

翟弘肯定是想要借此给翟安介绍出去,而翟奕肯定不希望翟安抢了他的风头,自然,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外人看上去和谐,其实有心人会发现无比尴尬的画面。

她转头对着古歆说道,“记住我刚刚说的话,我现在离开一会儿。”

古歆跺脚。

麻痹的,刚刚不是才说了,不会商业应酬吗?!

商人的话,果然连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只是……

漫漫刚刚的话中有话是什么意思?!

她忍不住转头看着翟奕,看着他,熟悉又陡然觉得,有些陌生。

恍惚,好像在什么时候看到过翟奕,冷血的脸。

心那一刻被刺痛了一下。

很激烈的痛感,完全不能忽视。

是什么时候,体会过这种感受吗?!

唉唉唉今天晚了点,小宅深表歉意。

月票增长很快,知道是亲们的功劳。

谢谢亲们。

本月第一阶段的月票活动,估计会在下周出炉,亲们耐心等待哦!

5月月票活动已开始陆续准备发货,爱你们么么哒!

让月票继续疯狂起来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