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男人之争(四)等待/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会。

人来人往,高贵奢侈。

商业宴会比一般的上流宴会还要死板还要无趣,不是因为利益所趋,她也不原来参加,所以她其实完全理解古歆此刻看着她突然离开时,气得跺脚的感受。

她身走向后花园。

后花园,远离了宴会大厅中的喧嚣,难得有一片清新之地。

陆漫漫刚走出去,身后,翟安也走了出来。

两个人刚刚在宴会现场,一个眼神,似乎就有了彼此的默契。

“漫漫。”翟安叫她。

陆漫漫回头,两个人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露天的后花园在文城的夜风下有些冷,陆漫漫抱了抱身体。

“需要衣服吗?”翟安指了指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

“不用了,就几句话。”陆漫漫说。

“嗯。”翟安笑了一下。

“这段时间我们的战略合作,我听秘书说,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进展?”陆漫漫询问。

“暂时,是这样。”

“是因为翟奕?”不用想也知道,但终究还是想要确认。

“确实是因为他。”翟安说,不温不热的运气显得有些淡薄,“翟奕这段时间在公司一直针对我,他在翟氏很多年了,有了自己的亲信有了自己的势力,且大多数人的职位都不低,甚至董事会成员也坚决支持他的,我被他压得很死。不仅如此,他除了在公司内部做些手脚外,还会用外界媒体来报道我的一些负面新闻,比如,当初和古歆的婚姻,你知道我一直是属于很卑鄙的角色。我形象不好,导致公司更多的人,偏向翟奕。”

“需要帮忙吗?”陆漫漫问翟安。

翟安沉默了一下。

翟奕对他的举措现在可以说是春风得意,但应该好景不长,不管怎么说,翟奕手上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原始股份,更多的百分之四十三在他父亲手上,还有百分之三十七分布其他董事身上,一时之间,翟奕应该没有那个能耐收购得了百分之二十三以上的股份,所以不可能成为得了翟氏最大的股东,相对的,他不是最大股东,他父亲翟弘作为董事长,在翟奕这样气势汹汹的情况下,肯定会不停打打压他的嚣张,而依照翟奕现在的能耐,应该还不是他父亲的对手。

只是这样僵持的局面会有多长时间?!

陆漫漫应该等不了这么长。

现在陆漫漫的手机市场销售基本处于稳定上升阶段,发展不说爆表,但基本应该是达到了陆氏的要求,而这份稳定发展,是基于在陆氏自己的营销策略以及翟氏的软件支撑下,才会有的结果。

陆氏将一大半的希望放在了翟氏身上,2个多月过去,翟氏在新的软件开发商没有发布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或许现在还能够勉强渡过,再过2个月、3个月,陆氏很容易面临危机。

翟安沉默的想了些事情说道,“漫漫,你不是说,你多活了7年吗?”

“所以……”陆漫漫扬眉。

“未来7年软件业的一个发展你应该知道吧。”

陆漫漫嘴角一笑,“你想我帮你做什么?”

“引领潮流。”翟安一字一句。

陆漫漫毫不犹豫的点头,“我本来打算申请陆氏自己的专利然后来威胁翟氏的,想象这样的方式有点耽搁我时间且,我申请了软件理念,如果要找一支专业的团队来开发,有些天方夜谭,毕竟,我不懂里面的所有,只有一个大体概念。你要,我就送给你。”

“当然要。”翟安说,“可以少用我很多脑细胞。”

“明天我整理好了,给你送过来。”

“不,如果方便,我过来找你。”

“为什么?”陆漫漫蹙眉。

“总觉得,翟氏到处都是翟奕的眼线。”

“嗯,也可以。”陆漫漫点头。

翟安也微点了点头,说道,“我还有事儿,要先进去了。”

陆漫漫本来想要问问私事儿的,但终究忍了忍,有时候甚至是相信翟安,有他自己理智的决定。

她看着他的背影,转身也准备回到宴会大厅。

古歆这个时候估计已经问候了她祖宗十八代了。

她提着裙摆,正准备进去的时候。

突然看到唐夭夭从宴会厅出来,出来的时候看到陆漫漫有些吃惊,然后下一秒就吐了……

捂着嘴唇,明显的在呕吐。

她趴在垃圾桶上面,吐得有些撕心裂肺。

陆漫漫蹙眉看着她。

对她而言,她就有这么恶心。

唐夭夭吐的时间还有些长,好久一会儿,她才直立起身体,用矿泉水漱了漱口,擦了擦嘴唇,笑着面对她,“陆总,不好意思,胃里面有些不舒服。让你恶心了。”

唐夭夭这个女人在娱乐圈也混了大半年了,渐渐被很多人都知道了,名气也有了一些,但是对人的态度,依然恭敬,礼貌。

这大概就是唐夭夭为什么可以在众多新人中,脱颖而出的一方面。

当然还有一方面是,潜规则做得不错。

她上下打量着她,看着她今晚穿的礼服,礼服上身是精致深V,下身却是比较夸张的蓬松长裙,脚上的高跟鞋,也比平时一般艺人出现喜欢穿的恨天高,矮了几分。

“你怀孕了?”陆漫漫询问。

唐夭夭一怔。

很明显吗?!

她这样的打扮,已经很委婉了,一般的人应该都看不出来的。

她对陆总的佩服,有时候甚至是,根深蒂固的。

犹豫了两秒,终究还是点头,“嗯。”

“叶恒的?”陆漫漫继续问。

唐夭夭觉得陆漫漫料事如神,佩服得五体投地的那一秒。转眸一想,也或者陆漫漫和叶恒关系很好,叶恒告诉了她。

她显得淡然了些,“嗯,我会生下来。”

“你肚子看得出来了了?”

“有点突出了。”唐夭夭说,“不过穿宽松的衣服,暂时还看不出来。”

“几个月了?”

“快4个月了。”

“好好生下来吧,是个儿子。”陆漫漫直白道。

“……”如果说之前的事情是叶恒告诉她的,那么之后的事情,陆漫漫这般笃定的口吻,是为什么?!

她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一笑,“我会看孕相。”

“真的吗?”唐夭夭有些不相信。

“我骗你的,随口说的,反正你好好对待这个孩子,叶恒不会亏待你的。”

“哦。”唐夭夭点头。

“我还有事儿,你随意。”说完,陆漫漫就走进了宴会大厅。

唐夭夭看着陆漫漫的背影,总觉得她总是这么雷厉风行,让她真的有些崇拜。

她其实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商人,帅气而霸气的商业成功女强人,显然,理想和现实差的太远。

她回神,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小腹,感受着已微凸的肚子,那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觉。

今晚经纪人给了她一张邀请函让她来参加商业宴会,主要是给她机会在这么多企业家之间露露面,以便可以得到更多青睐,接到更多的代言以及,一些角色。其实她今天本来想要拒绝的,想了想,拒绝了阿伟哥肯定会给江南,而她,就算没有那份害人之心,但也没有那好心到,助人为乐。

且,江南不值得她这么做。

所以她还是拿着那张邀请函来了。

宴会现场其实很大,怀孕的人却觉得有些闷得慌,刚开始还能够勉强在大厅中喜笑颜开的和一些达官贵人套着近乎,到刚刚那一秒,就真的忍不下去了,胃里面翻滚着的难受,大概是宝宝都在抗议。

她深呼吸。

其实她不太孕吐,偶尔只有早上刷牙的时候会有些干呕,其他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忙的原因,感觉不到孕反。

她还很庆幸。

而此刻,她刚刚吐完了之后,整个人也突然就没有了胃里面的不适,只是不想再回到宴会大厅而已。

她抿了抿唇。

叶公子给她的时间是4个月,4个月就要暂时息影,要是让阿伟哥知道她怀了孩子,估计会马上将她雪藏,以后没机会可以翻身,不管怎么说,她浪费了经纪人这段时间对她的明显偏袒式的培养。

唉。

她重重的叹气。

一切只得顺其自然,对比起经纪人能够给她的帮助,她现实的觉得,找到靠山,如叶公子这样的大金主,应该对她以后的发展,更好。

……

陆漫漫回到宴会大厅。

古歆在一个角落,无聊到吐血的模样。

她走过去。

古歆看着她的模样,睨了她一眼,没说话,表情不好。

陆漫漫笑了一下,“我就耽搁了不到10分钟。”

“最讨厌商人了,奸诈,出尔反尔。”

“翟奕也是商人。”陆漫漫抬头,看着不远处的翟奕。

古歆也看了过去,肯定道,“他不一样,他不会骗我。”

陆漫漫就这么笑了两下。

古歆皱眉,“你一脸不屑的表情几个意思?”

“你想是几个意思就是几个意思!”

“陆漫漫你够了!”古歆说,“丫的不喜欢我就算了,你别对我家翟奕带有色眼镜。”

“你家翟奕,婚都没结,你也不害臊。”

“你……”

陆漫漫又笑了一下,“算了,我们走吧。”

“离开?”

“不舍?”

“说什么笑话,我烦死了这样的宴会了。”古歆一脸厌恶,“下次让姐妹带你去参加真正好玩的上流宴会,这种一本一眼的,我真是不敢恭维。”

不敢恭维的,到底是谁的宴会?!

两个人一起往宴会大厅外走去。

一边走着,古歆一边贼兮兮的说着,“我还参加过一次海天盛筵。”

“在海边?”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上次她也参加了,叶恒组织。

想象,确实比这种宴会,舒服多了。

“不仅仅如此,所有人是全裸。”古歆说。

陆漫漫脸顿了顿。

古歆到底都背着她干了些什么?!

“遗憾的是我鼓起勇气却还是没那个胆量,围了一条浴巾进去,又围着那条浴巾出来了。”古歆说,“但当时的激动和兴奋,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陆漫漫有些无语。

古歆还在津津乐道。

古歆就是那种,被从小就宠坏了的小公主。所以经常做一些惊人的举动,很多上流教育中应该不会让她去接触的那些阴影,她都叛逆的去接触了,好在,不算太没心没肺,还知道分好坏,还知道害怕!

没把自己名声搞得太差!

两个人往宴会大门口走去。

刚好,碰到翟弘,翟奕,翟安在门口不远处和人聊天。

古歆脚步顿了顿。

她看着翟奕。

翟奕此刻似乎有些全神贯注的在对方的说话上,没有及时转头,反倒是翟安,往这边看了一眼。

一眼后,也这么淡淡的转了回去。

由始至终,整个宴会过程中,古歆的视线就一直在翟奕身上,他就在翟奕的旁边,但她没有看过他一秒。

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在听到对方叫自己名字的时候,翟安嘴角一笑,融入话题之中。

翟奕反倒是转头看了她一眼,给了他一个温和的笑容。

古歆也回以他一个笑容。

两个人甜蜜的气氛,就这么在翟安身边,就是忽视,还是这么明显。

明显到,他嘴角的笑容,有些僵。

好在。

陆漫漫很体贴,拉着古歆就走了出去。

古歆有些不悦,抱怨,“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我赶着回去。”陆漫漫随便找了个借口。

难得和少根筋的古歆多说。

古歆瘪了瘪嘴,跟着陆漫漫坐回到陆漫漫的小车内。

古歆话多,一路上都是她在说话,陆漫漫偶尔应付两声。

车子先将古歆送回家,然后陆漫漫才掉头离开。

她坐在座椅上,在想一些事情。

翟安要一些未来发展的软件业方向,她还得回去好好给他整理一份。

想事情想的有些出神。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她蹙眉,拿起手机,看着来电,眼眸一紧,接通,“翟奕。”

“陆漫漫,有空聊聊吗?”

“电话里?”

“不约个地方见个面。”

陆漫漫抿了抿唇,犹豫了两秒,“哪里?”

“你说。”

“我现在正好在华生街附件,这里有一个咖啡吧,我在里面等你。”

“十分钟后到。”

“嗯。”

陆漫漫挂断电话。

翟奕这个时候找她?!

她倒是,不觉得太诧异。

她放下电话对着秦傲说着,“在前面岔路口前停下,我去喝杯咖啡。”

秦傲点头。

“你陪同。”

“是。”

对于不信任的人,她得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经过上一世,经过文赟之前对她做过的种种,她自然而然,产生了极大的防备心理。

车子停好,陆漫漫带着秦傲进去,坐在一个包房内。

陆漫漫点了一杯咖啡,秦傲只是恭敬的站在她的旁边,显得很严肃。

翟奕说的十分钟,就真的是十分钟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抬头,看着秦傲。

陆漫漫说,“我私人保镖,对于他,你可以放一百个心。”

翟奕抿唇,那一刻瞬间就知道陆漫漫对她的防备。

“喝什么?”陆漫漫问。

“摩卡。”翟奕说。

陆漫漫让服务员松了摩卡进来。

翟奕喝了一口,直白道,“陆漫漫,想不想再合作一把?”

“怎么说?”

“你助我一臂之力,我保证让你们的手机在北夏国有一席之地,且若干年后,成为北夏国的龙头。”翟奕一字一句。

“怎么帮你?”陆漫漫询问。

“我需要大笔的资金,收购翟氏更多的股份。”翟奕说,“如果你愿意给我投资,我给你惊人的回报。”

陆漫漫搅拌着咖啡,淡淡的问道,“我才和翟安签了战略合作协议。”

“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不会只看眼前利益。”

“但是做人不能这么忘恩负义。翟安这次给了我帮助,我不能陷害他。”

“陆漫漫,我们都是商人。商场如战场,从来都不会讲什么情分人心,你的感情投入得越多,越容易遭人算计。这个道理,你不会不知道,而我想你应该清楚,我和翟安的实力悬殊。”翟奕说得自信无比。

那模样,是认定了她会因为利益而选择和她合作。

而她真的是很不喜欢那句“我和翟安的实力悬殊”。

在翟奕的心目中,翟安有多无能?!

她抿了抿唇,喝了一杯咖啡,“翟奕,之所以今天愿意和你坐在这里,不是想要和你合作,准确说,不管你给我多大的利润回报,我都不会和你合作。仅仅只是因为,难得有机会,能够让你主动找我,而我顺便可以给你说一些事情。”

翟奕脸色一黑。

“古歆很单纯,如果你还有点良知,我劝你别把她拉近你的纷争阴谋之中,否则你会悔恨一辈子。”陆漫漫一字一句。

上一世。

翟奕逼死了古歆。

而后,翟奕发展得很快。

惊人的速度,很快将翟氏全部纳入了自己手心之中,且翟氏的发展,赶超没落的陆氏,成为了四大家族之首,应该算是完美逆袭,而翟奕在商业上的地位,极高。

但是。

从那以后,她还真的没见过翟奕笑过。

偶尔会遇到那个男人,一本一眼,和现在的他差不多,且终究还是有些不一样。

她会经常去墓地看古歆。

有时候就会碰到翟奕。

翟奕一坐,很多时候就是一天一夜。

所以,这个男人,曾经也为自己的利益付出过惨痛的代价。

即使如此,她也很清楚,如果再给翟奕一次机会,他依然会选择这条道路,就算牺牲古歆,就算再也不会爱上其他女人,孤独一生,也会毅然选择。

翟奕的脸色不见好转。

陆漫漫又说道,“这是我对你的忠告,其他,我不多说。”

“陆漫漫!”翟奕说,叫着她准备离开的身影,“你就不想和我一起,联合对付文赟?”

陆漫漫眼眸一紧。

“你这么聪明,早就料到,陆氏上次的手机危机,是因为文赟也参了一手。”翟奕说得直白。

陆漫漫抿唇。

一切,果然如此。

她看着翟奕,看着他冷绷的模样。

翟奕说,“文赟想要将陆氏一网打尽,你就不想报复他?!”

“想。”陆漫漫毫不犹豫的回答,“但是,不是和你。”

翟奕脸色一黑,狠狠的说着,“我手上有一些对他不利的证据,我们合作,我可以给你!”

“我从来不和轻易背叛的人一起合作,我怕有一天会被他反咬一口。”陆漫漫说得讽刺,对于他口中说的,毫无兴趣。

翟奕的脸色黑得彻底。

“而我,也不会给人算计我的机会。”陆漫漫冷冷的脸色,带着冷冰冰的声音,“比如,也或许这就是你和文赟设计,让我往坑里跳。”

翟奕咬牙。

陆漫漫从椅子上站起来,嘴角一笑,“不早了,我先走了。”

紧捏着拳头的翟奕,就这么看着陆漫漫,高傲的离开。

陆漫漫的蜕变,让人惊叹。

这个女人,这个以前和古歆一样,只会在象牙塔下,只会依附于男人的女人,突然之间,为什么就能够如此大的变化?!

他狠狠的看着她的背影。

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没错。

他只是在算计陆漫漫。

和文赟一起,唯一能够想到,能够最快最便捷的方式,利用陆氏的财力作为依靠将翟氏纳为己有,与此同时,他在和文赟暗中勾结,让陆氏也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显然。

陆漫漫比他们想的要聪明。

她不冒险。

用金钱利益引诱不了,就算用仇恨也勾引不了。

陆漫漫太理智了,理智到他有些不能接受。

他第一次觉得,他好像真的遇到了对手。

遇到了陆漫漫这样的,对手。

心里忍着,翟奕拿起电话,直接拨打,“失败了。”

“陆漫漫拒绝?”文赟口吻也不太好。

“嗯,引诱不了她,我甚至没有深入说计划,她就直白的拒绝了。”

“用我做诱饵了吗?”

“做了,没用。”翟奕说。

文赟沉默了半响。

陆漫漫不是恨他吗?这样的机会摆在她面前,她无动于衷。

“再想其他。”翟奕说,“你现在在竞选,或许等你过了风头再说!”

“嗯。”文赟点头。

暂时也只能这样。

两个人挂断电话。

文赟拿着电话,脸色真的是剧烈在变化。

陆漫漫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不受控制,甚至,强大得让人,惊恐!

翟奕也这么默默的将电话放下。

不能让陆漫漫帮她一起得到翟氏,找不到一个大的企业大的机构作为他的后备军,光和文赟的合作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一举拿下翟氏,除非文赟已经发展到了惊人的地步,一声令下就可以让企业震动三尺,否则,还得靠自己。

以前他还不用那么着急,慢慢来,总会纳为己有。

但是现在,翟安的出现,让他真的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他不怕翟安这个人,他从不觉得一个只会玩相机的人会有多大的能耐!他担心的只是翟弘太偏向翟安,他怕翟弘一个冲动,将所有全部给了翟安!

不!

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心里的情绪一直在起伏,思想也在快速的转变。

直到。

一个电话响起。

他看着来电,深呼吸,好久,接通,“小歆,还没睡?”

“你宴会活动完了吗?”

“嗯,差不多了。”

“今晚还会过来吗?”

“明天有个重要的会要开,暂时不过来了。”翟奕说,“你早点休息,身体重要。”

“我身体其实已经养得很好了。”古歆的话,很明显在暗示。

翟奕喉咙微动,“别引诱我。”

“我就引诱你了。”古歆说,笑声浮现。

“乖,别调皮了。”翟安说,“早点休息。”

“你也别累坏了自己。”古歆体贴道。

“嗯,晚安。”

“晚安。”

翟奕将电话挂断。

挂断那一秒,脸色变化得更加明显了。

他猛地一下将手机直接给扔了出去,安静的房间响起剧烈的声音。

愤怒毫不掩饰!

他真的受够了翟弘对他的种种!

因为一纸协议,他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不能碰!

他咬牙,脸上的狰狞,越老越阴森。

……

陆漫漫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空荡荡的房间,莫修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她洗漱完毕,躺在大床上。

没有他,感觉世界都少了点什么。

她翻身,起床,忍不住,还是给莫修远打电话。

现在才晚上10点不到,应该不会太打扰到他休息吧。

电话接通。

那边低沉的嗓音,带着些磁性,“莫太太。”

“你在做什么?”

“准备上床睡觉。”

“我也是。”

“所以想我了?”

“是啊,就是想你。”陆漫漫直白。

“难得你这么诚实,恨不得可以长翅膀给飞回来。”莫修远说的坦然,这么肉麻的话,也不害臊。

陆漫漫有些受不了。

总觉得自己老是被这个男人调戏。

“虽然很想抱着你睡觉,但今晚真的无法赶回来,你早点休息。”莫修远开口道,“我还在和我的团队商量一些明天的演讲事宜。”

“哦,那我不打扰你忙了。”

“漫漫。”莫修远突然叫她。

总觉得,每次他叫她这两个字的时候,都暧昧到不行。

心里,还莫名会有些,小鹿乱跳。

从几何起,这个男人在她心里,起满了都是涟漪,一层一叠。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

“我爱你。”

陆漫漫心口一顿。

那一刻,太过强烈的心里触碰,让她突然有些哑然。

“晚安。”

那边,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她以前一直觉得,莫修远是花花大少,那些甜言蜜语信手拈来,还死不害臊,但此刻,却觉得这句“我爱你”,从莫修远的口中,很难得会说出。

她抱着手机,躺在被窝里面。

以后。

以后谁知道会怎样……

反正。现在就这样了。

……

翌日。

陆漫漫起床。

洗漱,上班。

坐到办公室。

张翠跟随其后,恭敬道,“陆总,今天上午有一个市场部A组的经分会,林总助邀请你参加……”

“张秘书,上午我所有的安排全部取消。”

“是。”

“给我泡一杯咖啡,没有特殊情况不要打扰我,如果翟氏的翟安经理过来找我,让他直接进来。”

“是。”

陆漫漫直接打开电脑,开始给翟安整理软件的一些未来理念。

在接下来发展的7年,互联网几乎已经成了生活所有必须产品,衣食住行甚至所有,都几乎被互联网所取缔,手机APP的应用使用率几乎是人们手机中必不可少的应用设备,而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几个APP软件,她开始一一列出,有些事翟氏自己开发的,也有些是国外当时的一些引用引进,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小公司的软件APP,各种她还能够记忆犹新的。

上午11点过。

翟安敲门而进。

陆漫漫看着他,“坐。”

“听秘书说,你推掉了所有的工作,等我?”翟安坐在她面前。

两个人之间,显得很随意。

“差不多。”陆漫漫从屏幕上移开视线,认真道,“在谈工作之前,我先给你说一下,昨天翟奕有单独找我。”

“找你合作?”翟安甚至没有想,脱口而出。

“是。说希望我助他一臂之力,然后得到翟氏。”

“他现在的行为举止很明显。”翟安点头,不足为奇。

“我有一种他现在在孤注一掷的感觉,或许他会做什么惊人的事情出来,你还要多留心。”

“我知道。”翟安淡淡一笑。

反正,翟奕想要杀他也不是一两次了。

“好吧,我就说到此。我现在给你看看我整理的一些我多生活7年后的一些互联网变化。”陆漫漫说。

翟安也严肃了起来。

“首先是APP的应用,其实你现在也应该可以预料到,按照现在各类衣食住行的APP退出之后,APP的运用成了以后的发展趋势,事实上果然如此,到我生活的那年,我所有的一切生活娱乐都是通过手机APP来实现。”陆漫漫说,看着翟安,“甚至于,多年后,传统通信业会被互联网所取缔。这就是为什么,陆氏现在一定要发展手机业的原因,手机成了以后使用最频繁的一个工具,市场很大。”

翟安点头。

这倒是,可以预料的未来。

“而在接下来的这几年,APP软件几乎是雨后春笋,发展的非常迅速,我现在给你拟定出来的就是未来7年最有竞争力的几个软件产品,包括你们现在一直致力于研究的聊天软件。这个软件在7年后的演变,可以直接用语音网络电话,也就是说,通过这个软件直接对接手机号码,只需要流量费则可以和对方通话,发送语音,发送短信,发送彩信,发送种种等,不再会产生通讯费。具体我不多说,我都已经给你列好,你按照这个目标去研发应该会有成效。另外,还有几个用的比较好的软件是手游。现在的手游处于发展阶段,手机的软件系统和本身出奇的手游技术不够达标,导致现在很多手游还处于低等阶段,实际上,7年后,手游的市场已经占据了PC端游戏市场的百分之七十,但是手游不是你们翟氏发展的方向,这点你可以提出来,不超过2年时间,会让你们翟氏的APP软件占有率提高百分之二十。”

“进而,还有一些关于基础生活如购物、如出行、如教育等APP应用软件,我都已经全部给你列了出来,你到时候可以根据这些,做一个对翟氏未来的市场规划,做详细一点,我想应该很容易得到董事层面的认可。借此机会,你就完全可以成立一个自己的专项组。”陆漫漫说,“架空其他人,自己来做。翟奕对你就没有办法。”

“当然,这些的应用前提都是你们的软件要过关,如果你们的手机系统软件达不到要求,所有的APP运用都会缓存,速度跟不上,用的人自然没有兴致。”陆漫漫严肃道,“我其实不太知道你们软件的开发,因为没有深入了解过,但据说当初翟氏引进过一个国外的先进技术,具体叫什么我记不清楚了,但貌似是一个名叫可米的国外公司,我刚刚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公司目前才新建,是一群搞科研的高材生毕业后自己独立创业的,没人想到有一天会火遍全球,在这之前,在他们还急需要人帮助之时,我觉得你有必要,将整个公司收购,融资。”

陆漫漫一口气说完。

她抬头看着翟安,“差不多就这些,我把文件打包发你邮箱里。”

“漫漫,你知道的会不会太多了点?!”翟安蹙眉,还是有些诧异。

终究而言,发生这种事情还是让人怎么都有些不太相信,甚至是,毛骨悚然。

陆漫漫反而显得谈定无比,她说,“我是用死的代价换的,要不你也可以试试。”

翟安不由得淡淡一笑。

陆漫漫此刻说得云淡风轻,也或许,在她的那一世,真的遭遇过非人的待遇,而在这一刻却能够这么坦然,是真的内心强大,还是说,也有被这一世的人人事事所温柔。

他抿笑,有些似乎是不言而喻的。

“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了。”翟安站起来。

“嗯。”陆漫漫点头。

这顿时间,翟安应该真的会很忙。

忙点也好,忘记一些,自己不想去面对的事情。

陆漫漫看着翟安离开,沉默半响,又低头投入工作之中。

下午下班,陆漫漫回家。

莫修远不在。

问了问王管家,据说还没回来。

不是说,今天会回来吗?

总觉得眼皮跳的厉害。

她拿起电话,拨打,“莫修远,你在哪里?”

“我估计还有两天才会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担心,我只是想深入这边的乡镇上去看看,我没想到,离文城市区也就7、8个小时的车程,会有这么落后的村庄,所以想去看看那边的民生情况。”

“哦。”陆漫漫点头,“那你注意安全。”

“我会的。你也多注意,别加班太晚。”莫修远说。

“那我不扰你了。拜拜。”

“漫漫。”莫修远突然又这么暧昧的叫她。

她总是莫名的心跳加速。

中邪了都!

“听说乡镇里面是没有基站信号覆盖的,到时候如果你打不通我电话也别担心,我有信号了会主动给你联系。”莫修远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说道。

“好。”陆漫漫点头。

是不是意味着,她这几天不仅看不到人,连电话也打不通了?

“我先挂了,拜拜。”

“拜拜。”

挂断电话,陆漫漫沉默了半秒。

好久,打起精神。

反正,她也习惯等待了。

就像以前没日没夜的等文赟一样……

但她期望,这次的等待,不会,无疾而终!

让月票君沸腾起来吧,我的小天使们!

啵啵。

另外,推荐好友古幸铃的新文《契约夫》。

简介如下:

闻人笑,神秘组织五帝堂的五帝之首,绰号“百变阎罗”,传言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名,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是老是少,没有几个人知道……总之他就是个披着人皮的腹黑狼。调查他?女人,你胆子不小啊!

……

推荐好友蝶乱飞的《黑老大霸宠替身妻》

简介:“怎么样才知道喜欢上一个女人?”

“想睡她。”

炎少不喜欢女人近身,但第一次见到杨小凝,就想睡她。

但,事实难料。再见杨小凝时,她躺在冰冷棺材里。

……

温柔是一把利剑,爱情是一场背叛,婚姻是一场阴谋。

当杨小凝知道一切,还未来得及揭穿,被至爱的人推入滚滚车轮之中。

再次眨眼,已经是三年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