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男人之争(五)出危险/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走了5天。

5天时间,果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陆漫漫偶尔也给莫修远打电话。

却如他说,乡村子内没有信号,她打过去,基本都转为了全时通,电话被转至了语音信箱里面。

陆漫漫其实终究也有些担心。

一去,相当于就去了一个星期。

这个星期,文城的投票选举,文赟的人气有些旺,似乎是文赟趁着莫修远不在的这个星期,做了很多功课,他的团队策划了很多他正面形象的游街宣传,甚至于动了大量人员,挨家挨户的投放文赟的宣传材料,在文城很多居民中,产生了不小的化学反应。

而文赟的预选票数上去了,自然,莫修远的票数就被他甩在了身后。

陆漫漫其实有些搞不明白,莫修远在这个关键时刻,为什么要在那里待这么久,尽管那个地方的民生生活情况让莫修远看不下去,但她并不觉得莫修远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她甚至觉得,他可能有些变态的理智。

此刻。

到底为什么会如此。

莫修远带着些担忧,就算莫修远执意留下来,他的团队也如此吗?

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跟着莫修远去巡城竞选演讲,其他留在文城的人,难道看不到现在文赟的超越得有些不受控制吗?!

陆漫漫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正坐在陆氏大厦的办公室内。

文城这两天开始降温了。

陡降。

一周的气温温差值达到了15度,寒冷似乎一瞬间就弥漫了文城的大街小巷,而且练满不断的雨,也下了将近一个星期。

陆漫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才下午4点多就已经阴得不像话的天,沉得吓人。

这样的天气,晚上又会下大雨了。

连续几天的大雨小雨,将文城都下得冷漠了些。

她叹气。

回到座位上。

张翠敲门而进,“陆总,有一个董事会议,让你现在马上去参加。”

陆漫漫点头。

她起身走向董事会议室。

会议室内,所有董事都在。

陆漫漫坐在自己的位置,坐定。

“今天本来是我们董事层的一个内部会,谈到我们手机营销方面,有问题及事情需要你给董事会解释,同时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陆子山看着自己的女儿,用会议该有的严肃语气说道。

“嗯。”陆漫漫点头。

“这段时间我们手机销量基本和科睿手机销量持平,市场占比也从原先几乎没有到了现在有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终究而言,我们的手机在各个方面的性能而言,比科睿差了一些。当时我们为了加大营销,是承诺用户2年内可以免费换机的,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多月了,软件系统开发上似乎并没有传来任何消息,按照常规而言,8个月时间我们就应该推出新机,都已经过了3个月了,现在却没有任何动静,对我们而言不是什么好事儿,如果我们在接下来的2个月内,还没有任何宣传打出去,销量绝对应该会大幅度缩水,而在8个月内我们如果没有顺利推出新款手机,我们的名声就不说了,但我可以肯定,我们在手机市场再也不会有翻身之地。”陆子山说。

陆漫漫点头,“我知道,董事长。目前翟氏企业那边我一直跟进着进度,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传送回来。”

“现在我们不是担心那边是不是有进度这么肤浅的事情了,我听说,翟氏目前负责我们项目的是翟安,翟董事长的二儿子,才进入翟氏上班,新人。而目前翟氏企业当权者且一向能力超越的翟奕总经理却被孤立了这个项目,翟奕和翟安传闻一直不和,翟奕在翟氏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我们现在开始怀疑,翟安没有那个能力能够处理好我们陆氏的相关需求,从目前毫无进度的项目上就可以明显,所以,我建议,我们公司发函,要求让翟氏企业更换项目负责人,由翟奕来负责。”魏国庆说,说得很绝对。

陆漫漫眼眸一紧。

她刚刚还真的以为就是一个简单的项目跟踪而已,也确实觉得,这段时间翟氏没有传来什么可怕的消息让人有些人心惶惶,其实她也担心,不是不相信翟安,而是有点怕翟氏的内斗真的影响到了陆氏的正常运作,翟奕那个人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现在,陆漫漫似乎突然明白,也许翟奕故意放出了些什么风声出去,让陆氏董事会对翟安产生质疑,从而给予翟氏压力,打击翟安,当初找上她她没有同意,现在直接通过董事会来,不仅给翟安压力,也在给她压力。

翟奕真的,还不是省油的灯,能够想到的,能够有的策略绝对不会逊色于很多人,包括她,如果不是自己多活了一世,也不觉得会是翟奕的对手,毕竟她不会知道这个人心狠手辣,也就不会思考那么多,更深层次的东西。

她深呼吸,从座位上站起来,“和翟氏的软件开发合作,我一直和翟安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我对翟安很有信心。至于翟奕,我承认他确实很有能力,也觉得如果和他能够合作肯定会更好。但有一点我希望各位董事不要忘记了,当初我们陆氏在手机市场上发生危机的时候,翟奕并没有挺身而出,不仅如此,我还调查到,翟氏和科睿集团有着软件方面的深入合作合同,合同中明确写着翟氏的软件APP和科睿手机的深入捆绑营销,这个合同案据说,是在我们已经和翟氏签订合同后,翟奕和对方签订的,我不能肯定说翟奕和对方有没有什么私下勾当对我们陆氏会有不利,但我至少知道,翟奕在关键时刻没有站出来,当时发生事情的时候翟奕没有给我们陆氏任何回复,甚至是有些,袖手旁观。而在那个时候,还是我找私人关系找到翟安,翟安才通过翟氏这个平台助了我们一臂之力。”

“当然,我尊重董事会的意见,我只是表达我个人的观点,我依然觉得陆氏和翟氏的合作项目应该由翟安来全权负责,不说其他,人品上翟安绝对没有问题,对于企业而言,诚信很重要,不想要重蹈覆辙,我建议大家给翟安点时间,翟安是新人,但是不笨,我和他在商业上也接触过,而且从小一起长大,我知道那个人的能力在什么地方,他的智商甚至是天才之列,这样一个聪明的人,只要给他一个平台,他能够创造奇迹。”

董事会显得有些安静。

陆漫漫这次没有咄咄逼人,而是以退为进。

这段时间市场稍微有了些稳定,但确实如董事会担心的一样,市场如果没有突破,会跌得更加厉害。她都考虑了所有最坏的事情,但她觉得,那些事情不可能发生,尽管,她现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以说服大家,而就是因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以说服大家,她不能强势的说一定要和翟安合作,这样的结果反而会让董事会的人觉得她私心太重,更加不会偏袒了去,既然翟奕能够想到利用董事会来压她,肯定就传出过什么她和翟安私交甚好的事情让董事会对她用有色眼镜看待。

她只需要分析所有的利弊关系,让董事会自己选择。

这段时间她商业才能显现,在将陆氏企业推向更好的发展同时,也得到外界的一直高评,董事会对她也是越发的信任,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了那么箭弩拔张,自然,大家更愿意听从她的意见。

“算了,想听你的。”魏国庆突然表态。

曾经对她最有意见的人,一遇到事件也最激动的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倒是产生了绝对信任。

陆漫漫对他一笑,“感谢魏董事。”

其他董事也这么深思熟虑了一下,点了点头,表示先支持她的决定。

“既然大家意见统一,我也不多说。不过有一点,陆漫漫你不得不注意。”陆子山做总结,表情很严肃的说道,“陆氏的手机市场半点都不能有所闪失,我们陆氏可以再给翟安两个月时间,如果接下来这两个月内,依然没有任何起色,不管如何,我们陆氏都要发正式的函电去要求翟氏更换项目主管,我们陆氏融资额度不低,我觉得这点,翟氏应该不会反对,就算反对,也会给我们合理的一个解释,不至于让我们显得这么的惶惶不安。”

“好,就两个月时间,如果两个月翟安还没有真正发展起来,我也不会拿我们陆氏给他做后盾。我知道权衡孰轻孰重。”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很认真。

“嗯。”陆子山重重的点头,“今天的董事会议就到处结束,陆漫漫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其他人散会。”

说着,陆子山想离开了会议室。

其他人陆续离开。

陆漫漫大步跟着她爸,走进董事长办公室。

陆子山看着陆漫漫,说道,“你现在在陆氏的呼声越来越高,看来爸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退休了。”

半年时间,陆漫漫的实力,让陆氏所有高层和董事折服,这份能耐,果真是让他止不住的,有些骄傲。

陆漫漫微微一笑,“爸这是在夸奖我?”

“看你,还跟小孩子似的,有点夸奖就喜笑颜开。”陆子山有些宠溺的说着。

陆漫漫笑得更好看了,“其他人不重要,爸对我而言,鼓励很大。”

陆子山认可的点了点头,“陆氏手机项目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分寸,今天不是董事情绪有些激烈,我也不会直接让你来参加这个会。倒是,现在我还比较关心,修远竞选的事情。”

陆漫漫看着陆子山,有些诧异。

陆子山说,“前段时间我看修远人气还不错,这一个星期怎么没有了点动静,文赟倒是一路往上,走得有些快,这样下去,修远的竞争力就越来越低了,我个人私心还是希望修远能够竞选上,如果能够将文赟打压下去,这还真的能够给我们陆家争不少光,想当初没你嫁给远修的时候虽然舆论都觉得你的选择是对的,但是大部分稍微年龄大一点的,比如跟爸差不多的一些老匹夫觉得咱们陆家是亏了半个北夏国,现在爸想起都还觉得一肚子火气发不出,如果修远这次踩着文赟上去了,也算是给我们陆家出了口气!”

陆漫漫听着,忍不住笑了笑,“没想到爸瞒着我还有这么多小心思。”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陆子山故意责备道。

陆漫漫说,“爸,你放心吧,莫修远从来都不是外人想的那么无能,他能力很强,绝对在文赟之上。以后要碾压文赟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只不过我们起点低,莫修远在市政上没有什么关系,现在会举步维艰一点,但后面会发展得很顺。这次的竞选……”

陆漫漫沉默了两秒。

上一世,竞选没有来的这么快,而且当初文赟和她结婚后就去了帝都发展,所以相当于莫修远避开了文赟自己在文城发展,发展很快,当然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引起过他们的注意,当真的注意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在文城市政里面就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现在想来,倒是自己,阻碍了他的前期发展。

暗自叹了叹气,继续说道,“这次竞选我不知道他胜算有多大,但是我愿意相信他。”

“你这么说,爸也不多问了,当然,也没有给你们压力的意思。”陆子山说,“不管如何,发生了什么事情,爸还是觉得,你们平平安安的就最好。”

平平安安。

这四个字突然有些触动她。

她不知道上一世她的突然离世,对她父亲以及她母亲,会是一个怎样的打击。

她点头,重重的点头,“爸,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嗯。”陆子山慈祥的笑着,“去忙吧,注意也别累坏了自己。”

“好。”

陆漫漫起身离开。

回到办公室,都已经过了下午5点半了。

她看着陆陆续续的员工开始下班,自己却坐在办公室里面,没有多少下班的动力,自从莫修远一周不在之后,那个别墅似乎就显得冷清了很多。

深呼吸,让自己从感情的拘泥中抽身出来,拿出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漫漫。”

“翟安,还在加班吗?”

“嗯,在赶一个给董事会汇报的材料。”翟安说,也不隐瞒什么。

“今天陆氏的董事会给我施压,要求我们以陆氏的身份给你们公司发函,换这次手机软件项目合作的负责人,说直白一点就是,让把你替换了,换成翟奕。”陆漫漫一字一句。

翟安沉默了一下。

“我给你争取了2个月时间。”陆漫漫说,也没有安慰翟安。

商人在面对工作的时候,都是这般的严肃,甚至,不带任何私人感情。

“谢谢。”

“翟安,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及时提出来,我能够帮你的都会竭尽全力。”陆漫漫说,“翟奕这个人心思很重,而且在翟氏这么久以来都有了自己的势力,想要打压你不是难事儿。”

“嗯,我知道,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加班加点的做我手上的工作,放心吧漫漫,我不会让你为难。”

“不,翟安,反而是我要谢谢你,让你掺入了这样的是非之中。”

“不是因为你,我自己的决定。”翟安直白道。

“不管是因为谁,因为我,因为莫修远,甚至说因为古歆……但终究,让你这么干净又有着艺术气息的人,染上了商人的铜臭味,很是过意不去。”陆漫漫说得很认真。

翟安笑了笑,“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干净,也有很多,心里的龌龊。如果当初没有那份私心抱着或许可以让古歆喜欢我和我在一起的念头,或许争取一下也可以拥有的念头,也不会导致现在,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

“是古歆不知道你的好。”

“爱情里面,大概没有好坏,只有爱或者不爱。”翟安说得淡漠,似乎还低笑了一下。

笑得,应该有些落寞和孤独。

陆漫漫总是能够想到,上一世古歆因为翟奕自杀后,翟安的表情,很淡,很轻,没有大哭大闹,看着古歆惨烈的尸体的时候,很平静,惊人的平静,那之后,翟安离开了北夏国,去了哪里,好多年,她都不知道。

她只是很久都忘不了翟安当时空洞的表情,忘不了他离开时,那抽离的背影。

哀莫大于心死。

那一刻,大概心再也暖不起来了。

她说,“翟安,别等古歆了,有可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或者喜欢自己的女人,好好的过自己的下半辈子。”

“嗯。”翟安应了一声。

陆漫漫似乎也不知道还能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翟安也放下电话,顺便看了看时间。

已经过了5点半了。

落地窗外的文城已经黑透了,这几天下雨,下的到处都湿润一片。

他转动着办公椅,想着刚刚陆漫漫说得那句话。

说,别等古歆了。

作为一直站在他立场,一直鼓励他不要放弃古歆的陆漫漫,也终究看不下去了。

也终究看清楚了,他和古歆,不会再有未来。

他薄唇微扬。

本来,就不应该拥有。

他回到办公桌前,继续认真工作。

这样没日没夜,也已经有段时间了。

渐渐发现,日子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难过。

……

陆漫漫下班。

她坐在秦傲的车上,看着文城一直下得湿润不堪的接到,看着路灯下,飘着的雨,越来越大。

车子快得很慢。

又是上下班时间,路滑雨大,到处都是车,到处都在堵塞。

陆漫漫莫名觉得有些烦躁不安。

她对着秦傲说道,“你放点歌来听。”

她觉得她需要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秦傲点头,按下车载按钮。

按钮一按下,是调频新闻。

应该是秦傲有时候无聊听得一个车载频道,频道内一个女性嗓音的播报员好听的声音严肃的说着,“持续一周的阴雨天气,到这两天的大雨,文城西道县城稻谷子乡出现泥石流,山体滑坡……”

“秦傲,你别换。”陆漫漫整个人一怔,连忙叫住正准备按下音乐按钮键的秦傲。

秦傲一怔,将手方案。

新闻中持续播报道,“稻谷子乡在文城西部,那里山体围绕,常住人口日渐稀少,目前大部分都是老人和留守儿童,是文城最偏远的一个乡村,经济落后。现在据前方报道,出现了大面积的山体滑坡,因雨势越来越大,救援队无法深入其中,暂时不知道目前村子里面伤势情况,其他最新情况,将会持续跟踪报告。”

稻谷子乡。

她如果没有记错,莫修远在的地方就是那里。

现在出现泥石流……

她猛地拿出电话,疯了一般的拨打莫修远的号码。

怎么拨打,依然是一个,温柔却觉得无比冷漠的女性嗓音说着,“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秦傲似乎发现了陆漫漫的异常,连忙问道,“莫太太,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莫修远在稻谷子乡,已经一周了。现在出现泥石流……”陆漫漫不敢想象。

但越是这般逼着自己不去想象,也是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好事情会发生,越是怕,真的会发生。

她咬牙,在控制情绪,在让自己保持冷静,她说,“秦傲,我们现在动身去西道县稻谷子乡。”

“去找莫先生?”

“是。”

“但是……”秦傲有些为难。

但脸色,明显也有着担忧。

“没什么好犹豫的,我们现在就走。”陆漫漫说,我给王忠打电话说一声,你直接用导航往那边开。

秦傲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下一秒点头,“好。”

陆漫漫拿出电话,先给王忠说了声。

而后,有个翟安打电话。

翟安还在加班,“漫漫。”

“翟安,现在我要离开几天,可能你暂时联系不上我,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你给我秘书张翠说,电话号码我等会儿发给你,她会尽全力帮你。”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去找莫修远。”

“他去哪里了?”翟安语气也有些微变。

“在稻谷子乡,听新闻说那边发生了泥石流。”

“漫漫,你别去!”翟安说。

“不用劝我翟安。”陆漫漫直言道,“我想要看看情况,那边没有信号,莫修远接不到电话。”

“你要相信我表哥,你去或许更危险。”翟安劝阻。

“翟安,如果古歆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你是什么感受?”陆漫漫很平静,尽量平静的,问他。

翟安哑然。

很多事情,其实是理智控制不了的。

翟安毫不犹豫的开口道,“我陪你去。”

“不用,你忙你的工作,现在是关键时刻,你走了,前面的辛苦就都功亏一篑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翟安沉默半秒,“我让叶恒陪着你,别拒绝。”

说完,翟安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不知道为什么翟安会这么的保护她,她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也没有机会拒绝,对她而言,现在莫修远的安慰是她最关心的事情。

她又给她父亲打了电话,说有事儿出去几天,当然没有给告诉他们什么事情,因为不想他们担心。

而后,又给张翠吩咐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这段时间的天气一直很恶劣,她不知道自己会在那边守多久才会出来。

情绪上此刻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但是理智的还是把自己该要做的事情全部都做完了。

弄好一切。

叶恒的电话打了进来,“陆慢慢现在走到哪里了?”

披头而来的一句话,显然是准备来追他们的。

陆漫漫看了看周围的路牌,“我准备上文城到西道县城的高速了。”

“你在高速路上停一下,我马上到。”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想着不急于一时,点了点头,“好。”

陆慢慢让秦傲停在一边等候叶恒。

不出十分钟,叶恒的车就开了过来。

叶恒冒雨下车,直接走向他们的车打开车门,对着前排批头就说,“秦傲,掉头,送陆漫漫回去!”

陆漫漫眼眸一紧。

叶恒根本就没有多做解释,口吻笃定。

秦傲一顿,看着叶恒。

陆漫漫也看着叶恒。

她真没想到,叶恒让她等他,是为了阻止她离开?!

今天晚更,抱歉抱歉!

更新有点少,小宅尽量在今天晚上上传二更。

二更哦,但估计有点晚。

亲们别一直等哦!

如果今晚没有二更,明天小宅也会二更弥补的!

谢谢亲们一如既往的支持,顺便,求月票。

感谢。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