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入山寻找,莫修远我在这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岩县下着大雨,陆漫漫、叶恒还有秦傲三个人吃过饭之后,就往稻谷子乡走去。

稻谷子乡在文城最西边,上一世陆漫漫也很少听到过这边的消息,果真是山高皇帝远,几乎没有人管辖到这个死角,如果不是莫修远这次阴错阳差来到这里,还不知道这个地方会被遗忘多久。

他们三人一路询问一路往稻谷子乡深处走去,路上的行人无不劝他们不要进去,现在还在大雨,那里依然泥石流严重,有可能走到一半就被掩埋了,也有说就算运气好进去了,也会被困着出不来,救援队不知道多久才会进去,饿都会饿死在里面!

终于,三个人走到了稻谷子乡的入口处,一个有些腐朽的路牌写着“稻谷子乡”。

陆漫漫突然停下脚步,将手套从手上拿开。

寒冷气息,让手指几乎都快僵硬了。

她对着叶恒说道,“叶恒,你帮我挡一下雨水。”

因为拿伞比较不方便,他们都是穿的冲锋衣,面上还套着雨衣,她现在要打电话,怕手机进水。

听莫修远说,稻谷子乡里面是没有信号的,她不知道里面多深没有了信号,现在打电话应该是最保险的。

叶恒看着她的模样,有些诧异,还是整个人用雨衣将她挡了起来。

陆漫漫僵硬的手指呼吸着冷空气拨打,她其实整个脸都有些冻僵了,好在一直在运动,没有感觉到特别寒冷。

那边接通电话,有些懒洋洋的语气,“漫漫,什么事儿?”

“古歆,我现在很严肃,你听好了,一定要帮我做到知道吗?”陆漫漫说,一字一句。

古歆有些莫名其妙,突然这么严肃,让她有些紧张。

“我现在在稻谷子乡,就是在文城最西边的一个小村庄里面……”

“你去那里做什么啊!”古歆一下就激动了。

“你先安静,听我说完。”陆漫漫口吻更加严肃了些,“现在这边泥石流,雨也下的大,里面的村民全部都困住了,莫修远也困在里面。稻谷子乡的救援设备落伍,没办法进去,我现在要和叶恒他们一起进去找莫修远。而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你马上去找你父亲,帮我动员文城最大的几家媒体播报现在稻谷子乡的情况,不要道听途说,让他们到离稻谷子乡最近的黄岩镇去现场了解,同时委派直升机到稻谷子乡去做现场拍摄,如果雨太大直升机没办法安全行驶,也要让他们想办法进稻谷子乡拍一些现场图片。播报的内容主要是要将这个新闻影响力加大,也就是说,你要让这则新闻人尽皆知,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这边政府为了规避责任会将泥石流弱小化处理,你就是要让这件事情严重化,引起大众的共鸣,同时给压力给市政府,让他们出动市政救援队到稻谷子乡进行营救。”

“但是我没有做过,我怕……”古歆听着陆漫漫说的,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实在不敢恭维。

“我相信你做得到。”陆漫漫说,“如果你做不到,我有可能就困死在稻谷子乡里面了。”

“你就不能不去吗?”古歆忍不住问道。

“不能。”

“陆漫漫,你真是……”古歆真的是担心得都要哭了。

明知道这么危险还要进去,这女人真是不想活了。

“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就按照我刚刚给你说的做。提醒你一点,这边的政府估计会对你们外来的记者有排斥,你让那些记住注意保证自己的安全,最好是能够多找些人跟着,我怕县级市的地痞故意找茬影响报道情况。”陆漫漫说,“对了,稻谷子乡里面没有信号,打不通我电话也不要着急。”

古歆只得,点头。

每次陆漫漫严肃的时候,她都是乖乖的听话。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陆漫漫可以懂这么多,了解这么多。

连一边的叶恒也对陆漫漫有些刮目相看。

在上流社会待久了的人,应该不会知道一般民众的生活习性吧,她连乡镇政府一般都会和地方地痞勾搭的事情,都清楚。

陆漫漫将电话挂断的那一刻,又快速的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古伯父,我是漫漫。”

“漫漫,有什么事情吗?”古正英口吻慈祥。

“我刚刚有让古歆来求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够答应。”陆漫漫说,很诚恳的语气。

“漫漫你和古伯父还客气什么,有什么事情你找我就行了,你和古歆从小一起长大,不用找古歆,我一向把你当自己女儿对待。”古正英说着,还带着些责备的语气。

“不是的伯父,我知道你肯定会帮我,我只是希望你通过这次和古歆谈条件让他进公司帮你打理,古歆不小了,我觉得你应该给她机会锻炼一下自己,古歆为了帮我一定会一口答应的,你别再宠着她了,总有一天你也会老去,总得让古歆学会独当一面。”

古正英似乎还怔了一下,好久才笑着说道,“漫漫,还是你真的对古歆好,伯父实在没有想这么多,我知道怎么做,你放心吧。”

“谢谢伯父,我这边有些紧急的事情就不说了,伯父拜拜。”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

叶恒就这么一脸深沉的看着她。

陆漫漫抬眸,看着叶恒的眼神。

叶恒笑了一下,将视线移开。

他只是觉得陆漫漫真的比他想的理智很多,似乎做任何事情,都会将一切考虑周到。

他刚刚从吃饭老板处打听到一些负面新闻,心里其实是有些愤怒到没有想过怎么去解决,一颗心只想要早点进去找到阿修,而陆漫漫在跟着他们走了半个小时后,就有了这么多的深思熟虑,将事情一一安排,且还会联想到其他她想要借此做的事情。

以前只是觉得阿修喜欢陆漫漫,所以对她多了些另眼相看。

现在倒是觉得,这个女人确实有那个能耐,让阿修这么喜欢着。

他说,“你刚刚说怕这边的地痞阻止媒体播报新闻,我让人过来一些,提前做好保护。”

“那最好不过。”陆漫漫点头。

如果有叶恒的人在暗中保护着,也没有谁敢轻举妄动了。

叶恒点头,拿起电话交待了一番。

三个人再次看了看路牌,走了进去。

稻谷子乡山体缠绕,有着山间公路,但公路很窄,很多地方几乎是不能会车的,且公路很陡峭,以前貌似是石油路面,现在早就被车子压坏,坑坑洼洼的,又因为一些山体滑坡,导致道路很多时候就被中断,越往上走,山路越高,身下,越是悬崖陡壁,一不下心踩下去,就会万劫不复。

陆漫漫走得有些慢。

她耽搁了三个人的进程,很明显。

但是叶恒和秦傲半点都没有露出不耐烦,让她走在中间,保护着她一起往深山里面走去。

走了一天。

到了晚上9点多,雨似乎是小了些,三个人都有些精疲力尽了,到现在似乎也没有看到里面有人居住,而且到了夜晚,前面的路更是看不清,即使有军用手电筒,也依然举步维艰。

“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叶恒说。

陆漫漫摇头,“虽然我没有这么亲身面临过这些,也知道今晚这么寒冷的天,如果不找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我们可能会被冻死,还有万一山体又滑坡,会不会就将我们埋了,我们还是往前,去找有没有人居住吧,顺便还能够打听一些消息。”

“嗯。”叶恒也不多说。

他考虑的休息,也是考虑她的身体情况。

既然她开口说继续,他也就不需要说其他。

三个人走得更慢了些,路滑,尽管穿着登山鞋也依然并不好走,陆漫漫甚至不敢去看身下,因为黑暗,她也不知道身下现在的山到底又多高。

几个人一直往前走。

秦傲突然开口道,“前方好像有灯光。”

其他两个人连忙抬头。

果然,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小房子,房子里面闪烁着极其微弱的灯光,灯光若隐若现,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到。

“我们过去看看。”叶恒说。

三个人直接往小房子走去。

房子使用石头切成的,房子不大,而且周围都没有其他人家,看上去有些孤立。

叶恒上前敲门。

门好久才打开,一道蜡烛灯光点亮,一个50多岁的老汉打开大门,诧异的看着他们,“你们找谁?”

“老伯你好,我们是从文城来的,我朋友困在你们村庄了,今天才进村子想要找人,但是现在天黑了,我们没办法走进去,所以还想到你这里留宿一晚,你放心,我们就打地铺睡就行了,会给你们住宿费用的。”叶恒难得的这么低声下气的说话。

老汉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好久才说,“进来吧。你们小声点,我老伴儿和孙女都睡了。”

“好的。”叶恒连忙点头,给其他两个人脸色。

老汉让他们进来后,将大门关了过来。

客厅不大,一盏蜡烛就能够将所有全部点亮,陆漫漫看到极其简约的一个房间,甚至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就是一张吃饭的桌子,还有几张长板凳。

老汉将蜡烛放在桌子上,“泥石流不知道是不是把电线压断了,停电好几天了。”

说着,起身去另外一个房间给他们倒了热水回来,又说道,“外面天冷,你们先烫烫手脚。”

“谢谢你,老伯。”陆漫漫开口道,村民真的比一般的城市人,淳朴多了。

不由得,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动。

“还有女人。”老汉听到陆漫漫的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里面这么危险,女人来做什么?”

“我来找我老公。”陆漫漫说,“她被困在里面了,我放心不下。”

老汉摇了摇头,叹气道,“这次稻谷子乡的泥石流百年难遇,里面不知道都成了什么样子了。”

“里面,还有更里面吗?”

“泥石流严重的不是我们这边,是更里面点,如果你们真要去,还得穿过一个村庄,再往深处去,那里就没有公路了,现在也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山路不知道还能不能走。”老汉说,“你朋老公是不是叫莫修远的年轻小伙子。”

“老伯你知道他?”陆漫漫激动了。

其他人也激动了。

“哪里可能不知道。”老汉说,“他到稻谷子乡来,就住宿在我家。本来在泥石流当天是准备离开的,听说山里面泥石流严重,山体滑落,他就带着他的团队进去了,这一去也有2、3天了,现在没出来,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他又不是当地人,根本不懂当地的环境,我说跟着他一起,他非不让我去,等了几天了,半点消息都没。”

“这里离进山还有多远?”叶恒询问。

“平时也就2个小时,但是现在泥石流,也不知道路怎么样,不好说。”老汉预估着,“你们要真的想进去,我明天陪你们一道,我也想进去看看情况。”

“那就麻烦你了。”

“对了,家里没有多余的床,但是莫修远来的时候有几张便利床放在了这里,我给你们拿出来,你们晚上睡,这里夜间冷,你们多盖点被子。”

“谢谢你了老伯。”叶恒感激道。

老汉点头,将床搬了出来,给他们两床被子,大概也没有多余的了。

叶恒给陆漫漫铺好,两床被子都给了她。

他和秦傲睡在一个睡袋里面。

这一晚就这么将就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老汉的家人就醒了。

陆漫漫他们也跟着起床。

老汉的老伴给他们煮了鸡蛋和稀饭,让他们吃饱之后才上路。

老汉的孙女今年才5岁,很活泼,对外来人很好奇,一大早就围着陆漫漫转,陆漫漫现在真是有些后悔,没有给小孩子买点什么小东西,弄得自己很不好意思。

“大姐姐,你是不是就是大哥哥的老婆啊?大哥哥说他有好漂亮一个老婆,你们还会生一堆好可爱的小弟弟小妹妹。”小女孩口无遮拦的说着,脸上其实不太干净,但就是黑黑的眼眸充满灵性。

“……”陆漫漫无语。

她什么时候说过摇要生一堆的。

这货当她是猪吗?!

“大姐姐,你等会儿是要跟着去找大哥哥吗?”

“嗯。”陆漫漫点头。

“那你一定要把大哥哥找回来哦,他还说会娶我呢。”小女孩一脸认真。

“……”陆漫漫彻底哑然了。

莫修远是到哪里都喜欢招蜂引蝶吗?!

5岁小女孩都不放过。

陆漫漫颤颤的笑了笑,“我会尽力。”

“大姐姐我好喜欢你,就跟喜欢大哥哥一样。”小女孩往她身上蹭。

陆漫漫抱着小女孩,从来没有和小孩子这么亲近过,这一刻,却突然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动。

吃过早饭之后,叶恒和秦傲准备好东西,陆漫漫换好衣服,跟着老汉一起出了门。

离开的时候,陆漫漫回头看了一眼,看着老汉的老板和孙女在门口看着他们,没有说一些关心的话,也没有城里人的礼节挥手说着再见,但那一刻,那默默观望的两道声影,就是让人很感动。

能够这样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一辈子,真的很好。

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幸福。

他们往深处走去。

有些地方都道路都中断了,不是老汉熟悉道路让他们走了另外一条路,他们可能过都过不去了。

而且越深入,才发现山体滑坡真的很严重,有些地方公路根本就已经埋死,而且雨大路滑,一班的救援团队是真的进来不了。

走了又是将近6个小时。他们到了一个村庄密集的地方,里面有了很多房子,现在天有些暗,倒是还没有黑,所以看能够看到一些炊烟,老汉带着他们走进了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看着老汉,热情的招呼着,又问了问情况,才知道他们是来找莫修远的。

那户人家的男人叹了口气,“虽然泥石流挡住了很多路,但是这次村庄还好,没有被掩埋到,大雨和大风就让几家人的房子垮了点,好在也没人受伤,等过了这段时间村民合伙再给他们砌上就行,只是山里头还有两户人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莫修远当天晚上来到这里确定了情况后就把他的团队留了下来,自己进山去了。”

“他一个人进去了?”

“是啊,他一个人进去了。”男人说道,“都不让团队陪着,村里还几个年轻人要陪他也不让,说里面危险,他一个人进去看看。”

陆漫漫咬唇。

莫修远这二货,总是做些让人生气到想哭到又没办法责备的事情。

男人让自己的女人去通风报信,没多久,莫修远的团队几个人就赶紧跑了过来,“莫太太。”

莫修远的男秘书看着她,很激动,“你怎么进来了?”

“我来找莫修远。”

“他进去几天了,我们也不知道情况,现在这里电停了,手机信号也没有,大家就只有苦等,听村民说,一般泥石流过了天气放弃后至少一个星期才会有救援团队进来,也不知道这个时间过去,里面还好不好!我真该劝他回去的。”秘书懊恼不已。

陆漫漫却摇头。

能够劝莫修远回去,就不是莫修远了。

她看了看时间,对着村民问道,“我们现在进去,行吗?”

“这两天又下了大雨,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我们在这里熟悉地形的人都不敢轻易冒险……”男人摇头道。

陆漫漫看着叶恒。

叶恒直接说道,“你如果方便能够帮我们画一个地理图吗?我们进去看看。”

“唉,里面到处都是泥石流,山体又高,我劝你们还是尽量不要冒险。”

“不找到莫修远我们也不能放心。还麻烦你们了。”叶恒很肯定。

男人摇了摇头,也只得点了点头。

陆漫漫拉着送他们来的老汉,说道,“老伯,谢谢你送我们到这里来,里面的路我们就自己进去了,你老伴和孙女还在等着你,你别跟着我们冒险了。”

“那怎么行……”

“这里有点小东西是我送给你孙女的,我很喜欢她,你也别拒绝了。都是些小孩子的小玩意,我怕到时候如果没有出来,也没办法给她了。”陆漫漫将一个小口袋,塞进了老汉的手心。

老汉看着,有些想要拒绝,抵不过陆漫漫的坚持。

其实,陆漫漫里面装了些钱,身上现金不多,就差不多又5000来块,她塞进了一个小钱包里面,钱包上有卡通图片,老汉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估计以为就是小孩子的玩意儿。

早上他们离开的时候叶恒拿钱给老汉和他老伴都没要。

这样,倒是让他们更加的过意不去。

所以陆漫漫想到了这个方法。

要是真的出来不到,也至少,不欠了这份人情。

“老伯,还有就是,我进来的时候又让我朋友叫救援队进来,如果有人赶到,你到时候帮他们指指路线,莫修远这么久没有出来,要么是……”陆漫漫沉默了一下,乜有说出来,“要么就是因为某些原因困在里面需要人支援,还麻烦你帮他们尽快进来。”

“放心吧,我会在村口守着,有人来我就将他们带进来。”

“谢谢你。”陆漫漫交代完。

叶恒也已经和村民了解了整个山体情况,没耽搁,三个人就又上路了。

山体很滑。

陆漫漫每一步都要拄着登山棒,走得很慢。

叶恒和秦傲也走得很小心,好在到了下午3点多钟,雨就停了下来,让他们不至于踩着雨水往前走。

山路,果然是纯山路。

公路已经没有了,面前就是一个高高的山脉,而根据村民给的信息,莫修远去的地方,应该就是这个山脉下,现在山脉下还有泥石流一直在动,到处都是黄色的一片,树木也很多跟着泥石流被推倒在地上,下面看上去,情况真的好。

甚至那一刻有一种,凶多吉少的感觉!

陆漫漫心惊。

她尽量在控制情绪。

叶恒和秦傲都左右看了看地形,叶恒说道,“只有往这里下去了,我听说有绳子可以往下的,应该在这边,平时下面的村民要上来都是顺着绳子爬上来的,但也不能排斥,泥石流将绳子也一起冲走了。秦傲你再看看周围,有没有?”

“嗯。”秦傲点头,又四处看了看。

陆漫漫就这么一直看着高高的山下,看着泥土黄色一片,在尽量让自己平静。

“叶公子,找到了。”秦傲突然开口。

叶恒一听,人本来就在山沿边看情况,似乎是有些激动,一个脚步大步过去,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那一块软土,脚下踩空,猛地一下这个人往下滑。

“叶恒!”陆漫漫惊呼。

秦傲也紧张的看着叶恒。

叶恒整个人瞬间就掉了下去。

身边响起剧烈的擦碰声音,一直往下。

陆漫漫心都揪了起来,一阵说不出来的惊恐,让她整个人完全是崩溃的。

好久。

周围似乎安静了。

安静到,没有一点点声音。

空旷的山体间,什么都没有。连鸟叫的声音也没有。

秦傲和陆漫漫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山下,看着突然,寂静的山下。

秦傲喉咙隐动,似乎一直在控制情绪。

陆漫漫甚至不敢说话,不敢出声,怕自己放声大哭。

“我还活着!”突然,山体间传来叶恒大叫的声音。

陆漫漫眼眶那一下,猛地就红了。

很红。

秦傲那么一个严肃的老男人,那一刻似乎也红了眼眶,他说,“你在哪里?”

“我在下面一点,手上拽着蔓藤,你们小心点下来,我在半山腰的地方等你们。”

“那你坚持住,我马上下来救你。”

“你不要急秦傲,保护好陆漫漫。”叶恒大声的说着,几乎是用了全力在吼。

保护好陆漫漫。

陆漫漫咬牙,对着秦傲说道,“我们下去。”

“嗯,你小心过来。”秦傲说。

陆漫漫点头。

秦傲拿出一根绳子,将陆漫漫的腰间捆住,然后挂着自己身上,这样如果陆漫漫掉了下去,他还能拽着她。

陆漫漫也没有拒绝。

在这个时候,不需要纠结也不需要逞能。

秦傲教陆漫漫抓着山间的绳子,一点点往下。

山体很滑,几乎脚踩上去就滑落,根本没有落脚点,这样一来,所有的力气全部都在手臂上,为了让手臂能够更好的抓稳绳子,秦傲然给她把厚手套脱了下来,换上了专用的登山手套,手套薄了很多,手心间传来一阵子一阵的疼痛,她坚持着,也不叫,手臂几乎已经酸软,但却一直在努力,努力着,不让自己松手,因为一松手,自己就会掉下去,就算秦傲拉着她,她也会成为负担。

两个人下了一半。

看到了半山腰拽着藤蔓的叶恒。

叶恒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擦破了,头上的帽子也掉了,手套也掉了,脸上还有些擦痕,冒出血渍,显得有些狰狞。

“叶公子,我过来拉你。”

“你先把陆漫漫送下去。”

“你手上的藤蔓不牢固,看天气马上又要下去了,万一又出现山体滑坡你就会掉下去,但是这根绳子我检查过,村民埋得很深,不容易脱轨。”

叶恒有些犹豫。

“叶恒,我还能支撑,秦傲先过来救你。”陆漫漫说。

“好。”点头。

秦傲将挂在陆漫漫是身上的绳子取了下来。

这个时候如果陆漫漫掉下去,就会掉下去。

秦傲说,“莫太太你坚持住,我会把绳子扔给叶恒,叶恒拉着绳子就会反跳回来,那个时候绳子会起到很重的冲击力,你要狠狠的抓紧不能松手,一松手就掉下去了。而我这个时候只得全力将绳子拉住以防我和叶恒都掉下去,没办法保护到你,你一定要用力。”

“嗯,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秦傲僵硬的脸上,很明显的带着些担忧的神色,下一秒也没耽搁时间,将绳子扔给叶恒,试了两次,叶恒就接住了,腾出一只手,狠狠地过捆在自己身上,又用那只手狠狠的抓住绳子,给了秦傲一个眼神。

两个人眼神对视,默数了三下。

叶恒将手一松,两手狠狠的抓着绳子,秦傲一只手抓着山体绳,一只手抓着营救叶恒的绳子,那一瞬间,强烈的冲击让山体绳猛地震动,陆漫漫狠狠的抓住,身体在绳子上摇摆,身体似乎多次蹦到了一边的岩石上,她咬牙,脑海里只是一直想着,不能放松,不能放松,不敢多痛都不能放松。

好半响。

绳子终于停止了剧烈摆动。

叶恒成功营救,将绳子解开,自己抓着山绳。

秦傲爬上来,看着陆漫漫,看着她隐忍着涨红的脸,嘴唇却已经发青。“莫太太,你怎么样?”

“还好。”

“我现在将绳子给你套上,然后我们往下走,要在天黑前到达山下,所以要加快点,你能支撑吗?”

“嗯。”陆漫漫点头。

秦傲也不多说,帮她填好了之后,三个人一路往下。

一直下了将近40分钟。

三个人成功落地。

陆漫漫手臂酸痛得无力,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在歇气。

其他两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陆漫漫那一刻觉得自己累的连手臂也抬不起来了。

歇了一会儿,吃了点东西,补充了点水分,就又开始上路了。

泥石流已经没路了,他们只能靠摸索,叶恒手腕上带着一个追踪器,如果有活人的气息就会发出警报。据说叶恒一直随身携带,这次,倒是帮上了大用处,毕竟在县城肯定不可能买得到这么高科技的东西。

他们忙碌的寻找着。

天色晚了很多。

路又看不清楚了,天空似乎又开始下雨了,夜晚又冷了起来。

叶恒身上的衣服都被擦坏了,寒冷让他也忍不住有些颤抖,再这样下去,山间零下十来度的天气,很容易就会把人冻死。

陆漫漫跟着他们,默默的在加快速度。

她知道,其实他们都在配合她。

但是,怎么配合都似乎都没用,她的速度有限,经过这几天的劳累,根本就没办法跟上。

而此刻,天色几乎已经黑尽。

陆漫漫咬牙,“叶恒,秦傲,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去找莫修远。”

“怎么能行!”叶恒说,“你一个人在这里,山间什么东西都用,万一发生事情怎么办,而且泥石流说来就来,猛的时候跟洪水一样,你一下就会冲得没影了!”

“我走不动了。”陆漫漫说,“只会耽搁你们的时间,我找个岩石上面去坐着等你们,我不走,就等着你们回来。”

“陆漫漫!”叶恒声音有些严厉。

“不是想要看我能不能配得上莫修远吗?既然莫修远都敢一个人进来,我为什么不能一个人等你们,你们不要担心我,你们快去。”

“不行。”

“叶恒,我不会死,就像你说的,如果泥石流出现了,你们在我也会被冲走,我们都会被冲走,你们在我身边也没用,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如果一个晚上你们还没有回来,我就顺着原路回去,我不会冒险自己进去找你们,我去找救援团队。”陆漫漫一字一句。

叶恒咬牙。

无疑,这是最好的方式。

陆漫漫的体力跟不上,他们会刻意的配合她,天色晚了,夜间的气温会越来越低,如果再找不到莫修远,他们也可能会冻死在这里,特别是他现在身上的的衣服都已经破烂,根本没办法御寒。

叶恒下定决心,“秦傲,你给陆漫漫放一个装备在这里,我们快速的给她撑好帐篷,然后我们进去找莫修远。”

“好。”秦傲点头。

他们打着军用电筒,在一块相对较高的平地上,给陆漫漫驻扎了一个帐篷,放下睡袋及一些生活必须的食物和淡水,还给了一个陆漫漫易燃的火把,“如果遇到什么动物,你就点燃火把,动物一般怕火。”

“好。”

“陆漫漫,我和秦傲会最快速度去找,如果实在找不到不会耽搁就会出来,不管莫修远还活着没有活着,你都必要给莫修远好好活着!”

“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叶恒没再多说,带着秦傲就走了。

两道声影在军用电筒下,越走越远。

突然就剩下一个人。

一个人的山间,安静的让人窒息。

没有人烟,空旷得,仿若就只有她一个人,亦或者,会冒出来一些,不知道什么的动物。

她坐在帐篷里面。

也不敢一直开着灯,怕电量不够。

她手上一直握着那个易燃火把,套在睡袋,肯定是睡不着的。

外面,似乎又下起了大雨。

她听着雨声,倒觉得世界没有这么安静了。

她躺着穿上,就这么听着雨声,就这么默默的等着。

夜晚越来越深。

叶恒他们还没有回来。

陆漫漫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不过看村民给他们的信息,这个山间主人的地方,应该不多,凭他们的速度,应该不会太晚找到,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紧紧的抓着火把,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她整个人一怔,本来就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惊吓了,她连忙打开帐篷,看着前方的山上。

很显然不是动物发出的声音,而是身体泥石流,往下冲的声音。

叶恒说,泥石流会将她整个人一下子冲得没了人影……

……

叶恒和秦傲加速往里走。

泥石流几乎将面前的村庄淹没了,到处都是房子倒塌的痕迹。

叶恒和秦傲检查了一下,没哟看到尸体,也没有看到莫修远。

他们又往前走。

走了很久,山里看地图不大,世界上很深,而且因为不好走,时间花费很长。

突然。

叶恒的寻踪器突然响了一下。

两个人都猛地有些激动。

叶恒看着信号灯亮着的方向,对着秦傲说道,“前方,不到2公里,有活人。”

秦傲连忙点头。

两个人的步伐又快了些。

走着,突然耳边似乎听到什么东西。

两个人转头,看着远远那边,有什么东西从山上冲了下来。

“秦傲,往树上爬!”叶恒一声大叫。

秦傲一个反应,猛地一下抓住一边的大树,直接往大树上跳爬了上去。

与此同时,叶恒也爬上了身边的一颗大树。

树很宏大,一般的泥石流应该不会推倒。

两个人爬到顶端,看着泥石流渐渐地靠近他们,大树在泥石流的冲击下,动了几下,似乎好久才平息下来,然后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泥石流往更深的下面划去,山间很安静。

泥石流过后,安静得吓人。

秦傲突然说,“叶公子,泥石流是从莫太太那边冲下来的吗?”

“……”叶恒咬唇。

是。

从那边冲过来的。

如果陆漫漫没有躲过,那么……

她刚刚或许就被泥石流冲走了……

也许。

或许,连人影都看不到。

沉默的彼此,不知道过了多久。

泥石流已过,两个人却还是抱着大树,没有人动身下去!

身边,似乎突然有道声音,“那边是不是有人?”

熟悉的声音。

熟悉无比的声音。

叶恒大声回应,“莫修远,我在这里!”

达拉达拉。

今天还算更新比较早吧,对于周末而言。

小宅又骄傲了。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