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脱险,你还敢知道我的一切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间的空气额外的清新。

特别是大雨之后,放晴的早上。

虽然寒冷气息一直都在,却因为这样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半空中的直升机一直在疯狂的摇摆着下面的树木,风特别的大,刚开始看稀奇的村民,有些就已经缩进了洞子里面,还剩下一下胆大的站在外面,一直好奇的看着直升机的方向。

山间没有直升机的落脚点,在上空不远处,直升机打开,放下软梯,接着,一个一个救生队员从上面爬了下来,直接在洞口处落地。

陆漫漫看着救生队,一共6个人。

他们装备齐全。

领头的救生队队长对着莫修远说,“你们好,我们是市政消防特训救生小组,因稻谷子乡发生泥石流,我们接到命令前来营救,请问谁是莫修远莫先生?”

“我是。”莫修远直白道。

“陆漫漫小姐?”

“嗯。”陆漫漫应了声。

“你们的朋友古歆小姐让我带信给你们,让你们一定要活着出去。”救生队长严肃的说着。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山间里面完全没有信号,她可以想象古歆都因为她被急成了什么样子。

救生队长转头又对莫修远说道,“莫先生,现在这里的情况怎么样?”

“山体泥石流滑坡,将村民的房子基本都已经冲垮了,但好在没有人员死亡,只是受了些伤。目前我们这里村民加上我们自己的人一共22个人,现在都在这个洞口避难。我们刚刚去出山口的地方看了看,昨晚的泥石流将道路封锁了,这里的村民除了伤员还有一些老妇人,年龄最大的有89岁,根本就没有能力走得出去。”莫修远很严肃,字字句句的说道,“今天虽然天气看上去不错,但这里天气陡变,很可能在夜间又会陡降大雨,待在这里并不安全,最好的方式就是能够趁着今天白天且天气晴朗的情况下,将村民全部转移出去。”

救生队队长点头,“我现在马上去你说的山口看看情况。”

“我陪你们去。”莫修远说。

“好。”

莫修远带着叶恒和一起跟着救生队队长以及带了两名救生队队员离开。

其他三个救生队队员留了下来,分别拿出来一些专业的救生用品,以及一些救生食品,一一分发着。

因为山出口处离山洞口并不近,一行人去了将近2个小时才回来。

回来后,救生队6个人就在开会说救生策略。

莫修远回到陆漫漫身边,说道,“我们等会儿就要出发。”

“嗯。”

“现在的方式是,会先让直升机载着伤员和老妇人一起离开,你跟着他们一起,先走。回头等直升机将他们安顿好了之后,看天气情况再反转回来营救其他人,因为不保证天气情况,所以其他人会先出发离开。”

陆漫漫看着他。

有些幽怨的眼神。

就这么想要把她支开吗?

莫修远摸了摸她的头发,很宠溺的笑着,“我会安全出来的。”

我知道。

可是……

陆漫漫瘪嘴,在这个时候也只得点头。

到了现在,她当然不想成为他们的负担。

莫修远再次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没有和她多待,直接又走向了救生队,一起在商量营救方案。

商讨的时间不长,救生队就开始有条不紊的安排人员爬软梯。

梯子很高。

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很难顺利爬上去。

救生队无比专业的将受伤人员以及没有体力支撑的老妇人背在身上,用背带固定,一步一步的爬上软梯。

救援的直升机加上驾驶员一起只能载客7个人。

陆漫漫数了数现场的人数。

伤员就有4个,7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6个,其中80岁一样的就有2个,如果她再上去占了名额……

犹豫了一下,走向莫修远,轻轻的勾着他的手心。

莫修远转头看着她,手心处痒痒的,嘴角忍不住拉出一抹好看的微笑。

“我留下来吧,我不能占了老年人的位置,我至少比他们体力更好。”陆漫漫说。

莫修远看了看村民,当时安排的是加上陆漫漫一起6个人上去,80岁的老年人上去2个,70岁的老妇人上去1个,伤员上去2个,剩下一些不能行走的,就由他们和救生队一起背着离开,但显然,如果陆漫漫留下一个位置,就能够减少一个救生队背人离开的负担,犹豫了两秒,温柔的嗓音说着,“听你的。”

陆漫漫嘴角一笑,笑着跑过去给一直在指挥的救生队队长说着他们的考虑。

救生队队长对她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安排了其他人上去。

所有人全部安全送上去。

直升机慢慢的开走了。

剩下来的其他人也已经准备完毕,有的背着伤员有的背着老人,没有耽搁的直接上路。

陆漫漫一直走在莫修远的前面。

莫修远背上背着一个60来岁的老人,脚受了伤,根本就没有办法下地。

莫修远在她身后,她却没有听到他半点的喘气声。

一行人走得有些慢。

救生队在堵塞不能前行的地方都停留下来开辟了一个窄小的路让大家可以稍微好走一点,不得不说,救援队比起一般人而言,专业太多,他们从山间走出来这条路并没有想象的难走。

走了好久,所有人又停在一个空地上休息,昨晚的泥石流让前方已经塌方,救生队正在寻找其他道路,显得有些吃力,好在还有些比较有体力又熟悉环境的村民一起,在寻找和开辟新的道路。

所有人都在休息。

陆漫漫也靠在莫修远的身上,果然如莫修远担心的一样,山间的天色又开始变了,刚刚还晴朗无比的天空,此刻说阴沉就阴沉了下去,本来刚开始的计划是直升机带着一批人先离开后,又回来接人,秉着能够先离开的就离开,后面在根据情况输送,现在这样的天色,直升机大概也是没办法冒险进来了。

莫修远看了看天色,起身走向救生团队,和队长在谈此刻的情况。

队长的意思是趁着现在应该把所有人都运送出去,不能耽搁救援时间,等直升飞机可能就浪费了时间,在这里面越久越不安全,莫修远也没有反对,无疑能够早点离开是最好不过。而且有专业团队,离开这里也不是难事儿。

救生队长带着自己的队员以及找了两个熟悉环境的村民去了另外一个方向寻找能够走的道路。

前面的路塌方,下面就是峭壁。

不说特别高,但摔下去,怎么也有个半残什么的,陆漫漫去看了一眼,有些心颤。

其他人留下来等待救援团队去考察路线回来,剩下的救援队的人在让所有人吃点他们之前分发的食品以及喝水不存水分,恢复体力。

时间等得有些长。

天色已经彻底的变了,风也大了些,大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落了下来。

陆漫漫身体有些不舒服。

她能说她想尿尿嘛。

早上吃的粥,刚刚又喝了点水,这都小半天了,实在憋不住了。

她走过去,拉着在一边似乎也在看情况的莫修远,小声说道,“我想上厕所。”

莫修远回头看着她。

陆漫漫脸有些红,“憋不住了。”

莫修远忍不住笑了一下,拉着她的手往一边走去。

山沟里,泥石流后有很多大型的岩石从上面滑下来,随便一个地方也能够避开视线。

陆漫漫实在不敢靠村民太近,拉着莫修远走远了些,她回头看了看和村民的距离,虽然这边比较危险,下面就是一个陡坡,但总比让村民听到她尿尿的声音好受。

莫修远有些好笑,就这么一直笑着对着她站在那里。

“你转个身不行吗?”陆漫漫翻白眼。

莫修远耸了耸肩,还是转了过去。

陆漫漫脱下裤子,第一次在野外解决,真是……

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刚上完,低着头穿裤子。

裤子刚拉上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猛地一下就感觉到被人推倒的冲力,然后身体被人抱着倒在了地上,下一秒就翻天覆地的滚下了陡坡,速度越来越快。

陆漫漫甚至来不及尖叫,只觉地天昏地转,身体摩擦着陡坡,全身都痛。

耳边都是呼啸的声音,恐惧感持续。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们的身体停了下来,那一刻,似乎被撞到什么,她身体被一个人保护着,但明显能够感觉到强烈的撞击。

她身体很痛,头很晕,半天都起不来。

而那个承载着她重力的男人,却突然一下子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熟悉的声音有些急切的说道,“还能走吗?”

陆漫漫咬牙,点头,“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两个人身体都已经被摩擦得到处都是伤。

陆漫漫觉得腿上似乎都在流血,痛得大腿几乎麻木。

“救援队里面有一个人想要杀我们。”莫修远看着上方,狠狠地说着。

陆漫漫一怔,惊恐的看着他。

“我也只是在怀疑,但是很显然,刚刚你去上厕所的时候,他趁着人少,就跟了过来,确切证实了我的猜疑。”莫修远说,“否则,按照一般情况,这么危险的救援,应该不会派新人来。所以,那个人有些紧张而显得生疏的救援不是新人就是心中有鬼,既然不是新人,肯定就另有所图。从他达到这里的整个过程中,他的视线大多时候就都放在我们身上,不难看出,对我们之中谁想要下手,有可能是你,有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我们两个。”

陆漫漫心惊。

怎么会这样。

她看着莫修远,那一秒一个激灵,突就肯定道,“是文赟。”

“也许。”莫修远点头。

“一定是他,这个时候肯定是他,因为这个时候是杀了我们最好的机会。可以说成是,意外,意外死在里面,以他文家的能力,掩人耳目的事情绝对做得出来,而且也只有文赟有这个能力让人换了救生队里面的人来这里!他肯定是不想我们走出去,你会和他竞争,而我,报复我曾经给他带来的打击。文赟的性格我清楚得很,瑕疵必报,从来不会心慈手软。”陆漫漫说得无比激动。

莫修远点头。

文赟的可能性最大。

他拉着陆漫漫,“我们先离开这里,刚刚你上厕所的时候,我看到他拿出了手枪,没多想就扑着你先下来了,他不敢开枪,枪声很大,怕惊扰到其他人,所以只会跟着跑下来追赶我们。”

陆漫漫点头。

身上的疼痛只要不致命都不重要,他被莫修远拉着一直往前方跑去。

阴沉的天,开始下起了下雨。

一步一步举步维艰。

陆漫漫走得不快,路滑,又不好走。

莫修远沉默了半响,看了看周遭的情况,当机立断的带着陆漫漫隐蔽在一个岩石后面,周围有些树木可以遮掩,几乎是看不到他们。

“我们在这里安静等待,半个小时内如果没有人来,我们就回去,如果有人出现……你继续保持安静就行。”

“嗯。”陆漫漫点头。

两个人蹲在岩石那里。

雨势似乎是稍微大了些,两个人冒着雨,山间的气温又在陡降。

但那一刻,似乎突然就感觉不到寒冷。

紧张的气氛让她整个人不敢松懈一秒。

可能就过了十来分钟。

突然,耳边似乎想起了脚步声,明显有些急促。

陆漫漫一惊。

莫修远给了他一个嘘的手势,让她别动。

陆漫漫点头,点头,保持着绝对的安静,即使身体已经忍不住有些颤抖。

昨天才经历过那么剧烈的自然灾难,以为自己要死了,好不容易劫后重生,现在又遇到人为杀害,她都不知道重生一世,到底是要多倒霉才够。

咬牙。

她保持冷静一直蹲在那里,不敢动一秒。

脚步声在他们周围,越来越近。

莫修远往外看了一眼,回头对着陆漫漫比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他要出去,让她别动。

陆漫漫一下猛拉着他,摇头。

不停的摇头。

不要去,不要去。

他不是说了,那个人手上有枪的吗?!

陆漫漫满脸惊吓,怎么都不放手。

莫修远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相信我。”

陆漫漫抿唇。

莫修远点头,整个人一跃,猛的一下跳了出去。

陆漫漫抓着他手臂的手,就这么在他的弹跳下,挣脱开,她的桎梏根本毫无作用!

外面,突然传来那个男人的“啊”的一声惊叫。

然后,似乎听到一些打斗的声音。

很剧烈。

陆漫漫抱着自己的身体,一直在瑟瑟发抖。

耳边,枪声开了两声。

她不知道有没有打到人,空寂的山间,特别的大声特别的恐惧。

她捂着自己的耳朵,分分钟觉得自己会崩溃。

但是莫修远让她不要出声,不要出去。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

身边的打斗声渐渐小了很多。

陆漫漫终究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将头伸了出去。

他看着莫修远满脸都是血,身上也都是血,不只是这次的打斗,刚刚从陡坡上滚下来,应该也受了不少伤,但此刻,明显他占了上风,他狠狠的将那个男人桎梏住,身体坐在他身上,手指狠狠的掐着那个男人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拿着那把原本不属于他的黑色手枪,对准了男人的头。

甚至没有犹豫一秒。

“砰”的一声。

子弹迸发而出,男人瞬间血肉模糊,狰狞的画面让陆漫漫整个人猛地一下,仿若被什么撞击了一般,那一刻发不出来任何声音,只得这么一直傻傻的看着,看着那血红脑浆烂了一地,还有好些,直接崩裂在了莫修远的脸上。

而那一瞬间,莫修远的脸,变得阴森而恐惧,准确说,开枪的那一刻,陆漫漫似乎就看到了一个,她从来都不认识的莫修远。

嗜血,狰狞,阴冷……陌生。

莫修远从容的从男人身上站起来。

很淡很淡薄的表情。

他转身,转身,看着陆漫漫,看着她也这么看着自己。

他僵硬的脸上,满脸血浆的脸上,动了动,没有过多的情绪,就这么看着陆漫漫。

雨其实下的很大了。

但是怎么冲洗,似乎都没有将他身上脸上的血冲走。

他手上还握着那把黑色手枪,就这么在他手上,毫无违和感。

她那一刻,迈不开脚步,发不出声音。

她告诉自己,莫修远只是在自保而已,所以才会杀人,这叫正当防卫,就算法律也不会判刑,顶多,也就是防卫过度,防卫过度,也就坐过几年牢就能出来,所以……这所有的一切的发生,都应该是理智上可以接受的。

可以接受。

可以……

她不停的在安慰自己。

安慰自己见到的一幕一幕,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没有什么值得怀疑也没有什么值得惊吓。

不过就是,莫修远杀人的时候很淡定而已,不过就是,杀人的时候,很熟练而已!

“过来。”莫修远突然开口。

声音很轻很淡。

还是那么熟悉,那么磁性的男性嗓音。

就跟和自己在床上时,说那些甜言蜜语时一模一样的声音,她总觉得那是她听到最动听的声音。

莫修远看着她一动不动,依然不动声色,再次说道,“过来。”

陆漫漫咬唇。

努力的咬唇控制情绪。

对的!

眼前的莫修远就是她认识的莫修远,不是什么杀人狂魔,不是什么尹兰旖懒女人说的杀人狂魔,他就是她丈夫,和她在床上抵死缠绵,无比合拍的一个普通的男人而已。

她从地上站起来。

双腿有些打颤。

因为大腿受了点伤,还不轻。

她迈着脚步,走向莫修远,一步一步,停在他面前。

地上,都是血。

染了一地的血,跟着水流,在不停的扩散。

她的手扬了扬,手指想要去触碰他的脸颊,想要帮他擦拭脸上的血浆,但是,就差那么0。01米的距离,她的手指在半空中僵硬。

僵硬着,不敢去触碰。

不敢去触碰,那原本熟悉的脸,被此刻染得都是血的模样。

“害怕吗?”莫修远问她。

声音清清淡淡的,很低,低的,似乎让人心都在发抖。

陆漫漫摇头。

“害怕吗?”莫修远又问她。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口是心非。

陆漫漫咬唇,咬唇,看着他此刻突然陌生而疏远的模样。

莫修远突然抬手。

陆漫漫保持着冷静,看着他冷冰的模样。

他将手枪举起来。

陆漫漫看着那把黑色的冰冷的手枪在自己面前,就这么直直的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莫修远说,“陆漫漫,还敢知道我的一切吗?”

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还有没有那个勇气,知道他的世界。

这一刻她只是深切的知道,他们的世界,原来真的这么不一样!

她低垂着头。

眼眸看着脚下。

看着血渍,从她的脚边流过去。

周围变得很安静,雨声似乎都没有了声音,就是不停地往下落,打湿了他们全身。

猛地,耳边似乎有了一阵风带过的很急。

她转头,看着那把黑色手枪从莫修远手上扔了出去,扔出了很远的距离。

“走吧。”莫修远说,没有表情也没有再纠结。

也,没有解释。

陆漫漫点头。

两个人突然,变得有些陌生。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可以在一瞬间,让彼此,这般的,难以靠近。

莫修远走在前面,没有拉她。

她跟在后面,尽量加快脚步,不想拖累他。

两个人顺着刚刚来的方向,往前走,往上走。

雨越下越大,天倒是明朗了些。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突然有些急切的脚步声。

她本能的一惊,忍不住主动拉着莫修远的手。

莫修远身体似乎是顿了一下。

陆漫漫的手拉着他的手,很用力,分明在寻找依靠。

莫修远说,“是秦傲和叶恒,他们没看到我们会第一时间来找我们。”

陆漫漫才稍微放宽了心。

她看着他们手指相碰的地方。

刚刚甚至只是本能的举动,本能的觉得,这个男人会保护自己。

而这个时候,她也不想放开。

过了一会儿。

果不其然。

叶恒和秦傲有些焦急的模样出现在他们面前。

两个人一看到莫修远满身是血的样子,都惊了一秒,但绝对不是陆漫漫脸上表现出来的恐惧,他们脚步快了些,走的是下坡路,甚至是滑落好几下,叶恒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救援队里面隐藏了一个杀手。”莫修远说得很平静。

叶恒脸色一沉。

“初步判定应该是文赟派来的。刚刚已经解决了。”莫修远说得平静。

叶恒和秦傲也听得平静,半点没有为之觉得诧异。

没有正常人应该表现出来的惊吓。

叶恒看着莫修远的脸,问道,“你受伤没有?”

莫修远点了点头。

陆漫漫猛地转头看着他。

仔细发现,除了他满脸的血渍,嘴唇已经发白,苍白着,很吓人。

她刚刚根本没有问他身体情况?!

她刚刚反而在质疑他,质疑他在杀人。

没有关心,他是不是受伤了。

“哪里?”叶恒紧张地问道。

“手臂,中了一枪。”莫修远说,然后放开陆漫漫的手,用左手将自己右手抬了起来,豁然的一个破洞,都是血。

陆漫漫看着自己的手,看着手心处,也都是血。

都是他的血。

为什么他不说?

为什么他都不告诉她?!

万一,他就这样死了呢?!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恍惚觉得刚刚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莫修远没有拉她,只是因为,他受伤了,而非,想要疏远她!

她咬唇,保持安静,看着秦傲突然蹲下身体,将背上的包放了下来。说道,“莫先生,你坐在地上。”

莫修远点头,席地而坐。

秦傲打开背包,拿出一个小型急救箱。

因为没料到会有枪伤,所以装备准备得并不齐全。

秦傲拿出一把剪刀,将莫修远厚厚的衣服剪掉,剪开之后,那枪伤的痕迹,就显得更加狰狞了。

叶恒配合着秦傲,显然是准备现场取子弹。

陆漫漫站在旁边,无措的站在旁边。

“你转过身去。”莫修远说。

陆漫漫看着他。

“转身。”莫修远狠狠地说着,那一刻似乎是费了全力。

“莫修远,我不怕!”陆漫漫大声地说着。

那一秒,叶恒似乎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下一秒又低下头帮秦傲准备。

“我知道。”莫修远说,“但是不想你看到我太难看的样子。”

“……”陆漫漫瞪大眼睛。

这个时候,要什么形象。

叶恒似乎那一秒也低低的笑了一下。

男人有时候自恋起来也很可怕。

“快点!”莫修远催促。

陆漫漫嘟着嘴,转身,背对着他们。

莫修远的眼眸看着她的手,看着她尽管在极力隐忍,却依然不停颤抖的手指。

他抿唇,回头,看着自己的狰狞而血红的伤口。

此刻,秦傲在用酒精给他消毒,疼痛感瞬间袭来,很猛。

莫修远忍得额头上都是汗水。

秦傲撕了一块布,将莫修远的上手臂狠狠的打了一个结,然后让叶恒抓着莫修远的手,保持一个最好的高度方便他取子弹,他拿起军刀,只能用消毒后的军刀直接深入手臂中,掏出来,没有钳子,动作会很粗鲁很深。

秦傲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点头。

秦傲低头,开始用刀进入他的手臂。

莫修远咬牙。

青筋暴露,脸色狰狞到几乎扭曲。

秦傲在加快速度,他能够体会这样撕心裂肺的痛。

叶恒也在努力地控制莫修远的力气,防止他太用力摇晃着而导致秦傲不能顺利取出子弹,耽搁更长的时间。

整整10分钟。

那颗铜金色的子弹被秦傲掏了出来。

莫修远那一刻脸色已经彻底苍白。

甚至有那么一秒,几乎晕了过去。

他闭着眼睛,头一直埋着,不能晃动,秦傲取出子弹后,将子弹周围的地方进行清理,缝了两针,上药包扎。

怕莫修远因为雨水感染,将身上的冲锋衣脱了下来,给莫修远换上。

整个过程,莫修远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叶恒和秦傲都这么看着他,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似乎在等待莫修远恢复。

好半响。

莫修远说,声音依然,“给我点水。”

叶恒连忙递上饮用水。

莫修远喝了一口。

然后捡起刚刚的碎布,到了点水在碎布上,开始擦拭自己的脸颊。

“这个时候,需要这么臭美吗?”叶恒忍不住一笑。

莫修远没有理他,自己在擦拭,擦了好一会儿,似乎觉得干净了,又示意叶恒给他擦了擦手,知道把他身上的血渍擦干净。

他从地上站起来。

陆漫漫还背对着他们。

她身体一直在发抖,努力控制着,还是在发抖。

听到他们的对话声音,也一直都没有转过头。

莫修远站在她身后,说,“你可以转身了。”

陆漫漫回头。

脸上都是水。

都是泪水。

莫修远看着她,看着她通红的眼眶。

所以隐忍的,只是因为她在哭泣,而并非,怕得无法控制。

“别哭了,我还没死。”莫修远说,手指轻轻的触碰着她的脸颊,在帮她擦拭眼泪。

陆漫漫咬着唇摇头。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

但就是,眼泪疯了一般的往下掉。

她真的不敢去回忆也不敢去想象,从她走进这个山沟里,发生的所有种种!

她低头,看着他的衣服,看着他原本那件满身是血的冲锋衣已经扔了,而此刻秦傲只是穿着一件薄羽绒服,显然是秦傲将自己的给了莫修远。

秦傲不会冷吗?

她甚至没有听到莫修远拒绝的声音。

他们的身份,仅仅只是雇佣关系吗?!

“走吧,我们去汇合大部队。”莫修远用左手拉着她。

陆漫漫回神,点头。

有了叶恒和秦傲,他们的速度明显快了些。

一路上,一边走着,叶恒一边说道,“因为下雨了,救援团队赶着离开,我就让他们先带着村民出去,我和秦傲负责来找你们和他们的那个救援队员,现在他们应该都走出很远了,剩下我们4个人,应该不难出去。”

“嗯。”莫修远点头。

叶恒声音低了些,“你杀了那个人队员?”

“嗯。”莫修远说,“留着会暴露我们的身份。”

“我猜想也是,回头我想办法让人进来将里面的尸体处理了,免得被人发现蛛丝马迹。”叶恒说。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听着他们的一言一句。

仿若没有刻意的避讳她,就这么在她耳边说。

说,杀人销尸的事情。

几个人很快爬上了陡坡,然后根据之前救生队找到了一条路一路往上,终于到了那个有着绳索的陡峭上,绳索还在,依然稳固。

爬过这个峭壁之后,上面的路就那么难走了。

叶恒看了看上头,转头对着莫修远,“阿修,你手臂受伤了,我和秦傲轮流背你。”

“不用。”莫修远说,“帮我看好陆漫漫。”

叶恒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被叶恒看得发毛,“我没想过拖你们后腿。”

“谁说我觉得你在拖后腿了。”叶恒翻白眼,“我只是觉得阿修你对好到我都吃醋了!”

“……”这货。

“我同性恋不行吗?!”叶恒说得坦然,还很理直气壮。

陆漫漫受不了,火大道,“唐夭夭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被狗日了的?!”

“陆漫漫你丫的骂谁是狗呢!”叶恒狠狠地说着,“我丫的双性恋不行吗?!”

陆漫漫瘪嘴。

叶恒也难得和女人斗嘴。

秦傲倒是忍不住笑了笑,估计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两个人还有心思骂架。

“我走最前面,陆慢慢走第二,阿修第三,秦傲你垫后。”叶恒分配。

“嗯。”秦傲点头。

四个人都休息了一会儿,因为陡坡并不低,需要补充体力和能量,这么大概休息了十分钟,秦傲拿出绳子将莫修远困在自己身上,叶恒将绳子困在陆漫漫身上,然后叶恒第一个开始往上爬,接着是陆漫漫,陆漫漫走了几步,回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忍得青筋暴露的样子,有些担忧……

“你转头,走你自己的。”莫修远有些眼里的声音说道。

陆漫漫回头,嘟嘴不悦。

为好不得好。

四个人,走得很慢,此刻正好下雨,路滑,脚没有多少支撑点,往下都已经够磨人了,往上,陆漫漫觉得完全是考验她的极限。

整整用了一个多小时,四个人全部安全爬上去。

累的,已经一动都不想动。

四个人喘气,坐在山坡上休息。

风雨很大,几个人累的说不出来一句话。

好久。

秦傲强迫着自己从地上站起来,半蹲着莫修远面前,问道,“莫先生,手臂怎么样?”

“没事儿,回去再包扎,时间不早了,天黑了就又不好走了,我们先离开。”

“好。”

然后,所有人又起身,往村外走去。

前面是那个她们问路的村庄,有人看着他们出来,都特别激动,他们在最近的一户农家落脚,那些被直升机救援队带走的人已经去了镇上,而那些跟着救援队出来的人,都分布村庄的在各家休息了。

莫修远他们到了那里之后,并没有休息,而是引导村民,离开。

稻谷子乡里面泥石流这么严重,看情况应该还会持续几天,待在这里终究不安全,救援队的人也觉得不应该耽搁,就疏散着群众,作了思想工作,连夜往村子外走去。

几乎走了一个通宵,早上刚亮,所有人就都到了镇上。

镇上。

早就已经逗留了很多叶恒的人。

莫修远让叶恒给所有村民安排了住宿,保证全部人都落脚在镇上的酒店里面,同时供应所有食物。

与此同时,莫修远和陆漫漫以及秦傲叶恒也下榻在酒店里面,四个人一个房间,因为房间很急,村名几乎住满了整个镇上。

一到酒店,秦傲就在帮莫修远处理伤口。

伤口在化脓,看上去很狰狞。

莫修远却很淡定,说道,“叶恒,你先留在这里几天,让你的人配合这一起安顿居民,我带着秦傲和陆漫漫等会吃过饭之后就会赶回文城,有些事情要处理。”

“把我一个人留下来?!”叶恒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最合适。”莫修远说,“我手上有些乡镇和区县政府一些隐瞒泥石流不报备及不合理砍伐稻谷子乡树木的一些有效证据,我要马上拿回去让政府来处理,村民这段时间的安危和吃住就交给你了。”

“……”叶恒真的是欲哭无泪。

但却,没有拒绝。

甚至没有为自己争取一句。

秦傲将莫修远的枪伤包扎完毕。

莫修远换了一套衣服,根本就没有耽搁,带着秦傲和陆漫漫就往外走。

其实身上还有大伤小伤无数,因为条件有限,都得等到回到文城后才会处理。

几个人刚走出酒店招待所。

突然咔喳的闪光灯,让莫修远三个人忍不住顿了顿脚步。

两家记者报道人员出现,很激动的说着,“莫先生,听说你这次进山将所有村民都救了出来,能谈谈你的感受吗?你当时面对危险的时候,是怎么克服你的心里了,能简单给我们说说吗?”

莫修远看着记者,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嘴角一笑。

正面的新闻,当然要放大,越大越好。

啊,居然又晚了一个小时。

让小宅去撞墙吧。

哦妈噶!

还能求月票吗?!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