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承诺,我会干干净净和你一辈子/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先生,听说你这次进山将所有村民都救了出来,能谈谈你的感受吗?你当时面对危险的时候,是怎么克服你的心里了,能简单给我们说说吗?”记者有些激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莫修远看了一眼陆漫漫,回头看着记者,看着他们期待无比的眼神。

他能够想到的,陆漫漫似乎都能够想到。

他扫了一眼记者,声音显得很平静,“我只是恰好在这里,然后做了我想每个人都会选择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多说了,而我现在有点事情要赶回文城,还希望你们可以让让。”

记者看着莫修远。

一改平时的高调,这次反而这般低调行事。

莫修远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记者,又说道,“目前稻谷子乡的泥石流依然严重,虽然村民都安全出来了,没有人员的伤亡,但接下来稻谷子乡的一些需要重建工作依然很具体,我需要回去给市政领导汇报相关工作。在这段时间,也真心希望你们可以多播报一些关于稻谷子乡百年难遇的泥石流,让社会更多的人关注到稻谷子乡,希望都能够给他们伸出援助之手,具体情况,你们可以咨询我朋友叶恒,他将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直到稻谷子乡的工作全部完成。”

说完。

莫修远伸手,拉着陆漫漫直接走了出去。

记者没有再阻挠,仿若很少看到莫修远这般严肃的模样,不难看出他对待这件事情认真的态度,也就没有耽搁他离开的脚步。

黄岩镇因为稻谷子乡的泥石流道路也是中断的,外面的车进来不到,但有些被困在稻谷子乡的车子还在,莫修远找了一个当地的车辆送他们出去,乡镇路不好走,在连续大雨大风的冲洗下,加上细微的山体滑坡,更是让乡镇道路有好多断都是毁了的,开的有些艰辛,但好在车子慢慢的也能够勉强走好长一段,他们下车的时候,离西道县就不远了。

三个人有这么不行了不到一个小时,到达了西道县城。

随便吃了点东西,补充了体力,秦傲开着他们停在县城的车,载着他们一起,往文城方向开去。

重新回到这辆小车上。

陆漫漫才似乎深切的感受到,自己真的从那个山沟沟里面出来了,真的从那个危险的地方脱险了,这几天的经历,比她上辈子经历所有灾难都还要多,当然,除了上辈子死的那一刻,那一刻,她其实觉得不算危险,因为那是,不可避免的谋杀。

她靠在小车上,整个人放松了些。

莫修远转头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其实脸色也有些苍白的模样,身上的伤口应该很多,大大小小,严重的不严重的,再加上一夜未眠还走了一晚上的山路,整个人更加憔悴。但陆漫漫由始至终都没有抱怨没有拖后腿,还真的让他对这个女人的毅力感觉到一丝惊讶。

而现在,他赶着回文城。之所以这么急,第一个原因确实是因为手上有些当地政府领导的犯罪证据,他得拿回去,将某些人绳之以法。这是他到这边来,调查过民情后就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不过是因为泥石流耽搁了点时间。第二个原因,文赟既然已经派了人想要杀他们,那么他们待在黄岩镇并非一个安全之举,那个地方毕竟山高皇帝远,文赟再做些什么极端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无论如何得把陆漫漫送回去,不能让她陪着自己冒险。综上,他没有耽搁时间的就带着他们离开了,他的团队还留在黄岩镇,因为需要一些材料要他们在当地整理,而他没有处理陆漫漫身上的伤口除了时间不允许外,也是因为,当地的医疗设备有限,处理不好,对身体更有损害。

陆漫漫似乎感觉到莫修远的视线,回头看着他。

莫修远淡淡一笑,“先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就突然睡不着了。”陆漫漫说,说得有些无奈。

本来困得要命,本来身体都已经要虚脱了一般,但现在突然安定和放松下来,又怎么都睡不着。

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其实熬不住的,但精神又出奇的,亢奋。

“又说自己睡不着。”莫修远笑着,笑得还有些夸张,“那晚上也说自己睡不着,结果我吻着吻着,某些人就开始打呼噜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接吻就给接睡着的……话说我的吻技是有多差?!”

陆漫漫一怔。

恍惚想起那晚上在山洞里面的事情。

当时,她的记忆确实停留在他们接吻的时候,没想到,还真的在那个时候自己就睡着了。

脸有些红。

她瞪了一眼莫修远,不说话。

莫修远也不多说,转头看着窗外,看着越往文城开去,越是,雨势小了些。

“莫太太。”莫修远低沉的声音开口道,“这几天辛苦你了。”

没有对着她说,但是语气,说得很认真。

她摇了摇头,“我想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也会义无反顾的。”

“我也是。”莫修远说,回头,“再来一次,我依然会选择进稻谷子乡,你知道原因的是吗?”

“嗯。”陆漫漫点头。

莫修远想到的,她也想到了。

“我当时来到西道县城做拉票竞演,然后碰到当地稻谷子乡的村民,说起了稻谷子乡的事情。那个村民你们应该也认识,就是你们进去稻谷子乡遇到的第一户人家的那个老伯。”莫修远说,“他似乎是在刻意的等待一个机会,举报当地政府的一些恶劣行为。而他,原本就是稻谷子乡的村长,因为没办法和当地政府某些人同流合污,就给随便安了一个头衔给降职处理了,然后一直住在村尾的地方,等待机会举报当地政府,他其实很聪明,没有贸贸然的将自己手上的证据交给西道县城,或者自己去文城,有时候一些投诉渠道并不是我们想象的外界看到的那么简单,很有可能他手上有利的证据就会被有心人扣押了下来,然后所有的呕心沥血都会功亏一篑,所以他一直在等待。”

“当天,我竞演完后,就跟着他进了稻谷子乡,然后在他家住了几晚。他把他这些年在稻谷子乡收到的一些证据给了我,有一些非法的砍伐记录,非法的收支记录还有一些政府官员的行贿记录,甚至还有一些政府和当地地痞的一些勾结从而默许保护费收取的证据,他带着我去稻谷子乡,去看了看里面的情况,你去了也看到了,稻谷子乡虽然看上去还有些树木,但大片面积的山都已经有些光秃了,老伯担心稻谷子乡的泥石流会越来越严重,所以希望有人能够出面,帮他们稻谷子乡给重建起来。没想到,当我准备拿着这些证据离开的那天晚上就下起了暴雨,稻谷子乡的泥石流就这么出现了,我当时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选择了进山。”

陆漫漫抿唇,听着莫修远的解释。

“我陪着老伯去稻谷子乡山里头看情况的时候,村民很热情也很淳朴,其实让我有些感动。老伯说泥石流的时候,当地救援团队是根本不会在危险的时候进来的,真的进去的时候,该死的该伤的该重建什么都已经好了,不过就是政府补贴点吃的用的,随便把他们打发了就是,也没想过怎么避免泥石流的发生或者将村民搬迁至安全的地方,就这么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这些年他们都习惯了,但就是不知道,这么严重的山体滑坡,会死多少人。”

“其实当时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英雄主义情怀,在我下定决心进山的时候想的最多还是我得利用这次机会,竞选成功。你也说过,文赟现在的人气很旺,他有背景,背景还很深,那天又撞见他和南氏一族的人有所联系,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必须竞选成功的打算,文赟真的认真起来,真的联合他的背景认真起来,我的胜算不大。”莫修远一字一句,“这个时候,除了让自己立功人尽皆知之外,我别无任何优势,不管我的竞演有多成功,也只能被小部分人所认可。”

是的。

陆漫漫也想到了,莫修远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做出成绩,惊动全国。

显然,稻谷子乡的泥石流会成为他的一个平台。

而他似乎也料想到,她会帮他做好一切的善后工作,比如想方设法的找到市最先进的救援团队进来营救,找到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前来报道当地最新的情况,而他的事迹一瞬间就会扩散了出去,得到群众的大力支持。

陆漫漫抿了抿唇,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被他算计得死死的。

仿若她会做的什么,他都能够了如指掌。

莫修远也这么看着她,又说道,“当我真的走进稻谷子乡的时候,看着的泥石流催婚的村庄以及手上无助的人时,我突然觉得,我就算为了权利和利益,我的选择也是对的。其实,我心很淡很冷,不会因为眼前看到的灾难而有所动容,甚至是可以漠视,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袖手旁观而觉得内疚不堪,我不会有太多的情绪,但是在面对稻谷子乡的村名的时候我想我应该有了一丝说不出来的隐忍,当时有个强烈的想法就是,这一刻把一定要把他们全部都安全的救出去。所以我陪着他们一起找到了山洞避难,将伤员全部都转移出去,同时和村民一起在废墟中将能够吃的食物找出来,因为不知道我们会在里面多久,不知道天气会恶劣多长时间,只能先自保,然后等候。”

陆漫漫咬唇。

莫修远说的这些,她其实都真的想到了。

她知道他是为了利益和权利进去,也知道,这个男人会被,莫名的感动。

她伸手,看着他的手心。

莫修远看着她。

陆漫漫看着他白净的手。

脑海里面还能够恍惚想起,他用这只手,杀人的模样。

她喉咙微动,有些低低的声音说道,“莫修远,我知道你是好人。”

似乎是在安慰自己,当初他的杀人举动。

莫修远笑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很淡很轻,“不需要在我面前掩饰什么,我知道你不会理解一个人手上为什么会染满了都是血腥。但是陆漫漫……”

莫修远突然反手抓着她。

“陆漫漫,总有一天,我会干干净净的,和你过一辈子。”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心里一紧。

很容易,就是会被莫修远这么认真的承诺而感动。

她不知道莫修远做什么的,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的杀人,显然他已经不是她看到的那个莫修远,那个在文城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她甚至有时候到希望,他就这么坏坏的无作为的下去,至少,她不会紧张不会害怕不会担心,他会不会突然面对危险突然就会……死去。

而她也真的不知道这样一个身份负责的人为什么会选择从政这条路。

太多疑问,她都不知道,但是这一刻,她却愿意相信,愿意接受,愿意等待。

等待莫修远说,干干净净和她过一辈子。

车内的暖气很足。

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没有说话。

那些不好的话题,他们跳过了,谁也不提,也或许会成为彼此的一个阴影点,但,这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而她很清楚,她对莫修远的感情。

她靠在他身上,有些昏昏欲睡。

身体几乎都已经到了极限,此刻其实最需要的就是睡眠,而就在她即将熟睡的前一秒,整个人突然就顿了一下,猛地坐直了身体。

“怎么了?”莫修远似乎也在昏睡的前一秒,被陆漫漫弄得莫名其妙。

“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陆漫漫说,连忙低头拿着手机,手机这几天没用,手机电量还有和百分之十,完全够她打电话了,她连忙掏出来,拨打。

那边好久才接通,迷迷糊糊到,“陆漫漫……”

“叶恒,我答应过虎娃邀请他吃大餐的,你睡醒了单独带虎娃大吃一顿知道吗?我不能食言而肥。”陆漫漫一字一句交代,她走得太急了,根本当时没有想到。

那边沉默了很久。

久到以为那个人已经再次深睡过去。

叶恒拿着手机说,咬牙切齿的说道,“就这事儿?”

“嗯。”

“你丫的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下一秒,哐的一声将电话给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手机,颤颤的笑了一下。

她也不是故意要打扰他休息的。

莫修远看着她有些内疚的模样,终究忍不住一笑,笑着说,“叶恒这个人总是捉弄别人,你为民除害,也算是做了公道的事情,别想太多。”

是吗?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

她此刻是真的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他们现在的身体情况,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休息。

而她却真的打扰到了叶恒。

只是,说起休息……

秦傲却能够这么在如此情况下,继续开车,难道不是疲劳驾驶吗?

“相信他,他的耐力惊人。”莫修远似乎看出来她的担心,直白道。

相信。

莫修远周围的人,她真的全部都很相信。

相信他们能力非凡。

“对了莫修远。”陆漫漫突然想到一件事儿。

莫修远扬眉。

“你是不是答应要娶谁了?”那个老伯的孙女说要等着莫修远去娶她呢!

莫修远脸色顿了顿。

“你也不怕天打雷劈吗?这么小的小姑娘你好意思说出口吗?!”陆漫漫质问。

莫修远摸了摸鼻子,靠在椅子上,说道,“给孩子一点童话幻想。”

“得了吧,等她长大了,就不是童话是噩梦了。想着这么大一个猥琐大叔说娶她,我要长大了我也会毛骨悚然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脸色有些微变。

“我给了小女孩5000多块钱。”陆漫漫又说道。

“嗯,我知道。我们出来的时候,老伯死活要还给我,我说当我给他孙女的聘礼了……”

“莫修远!”陆漫漫怒吼。

莫修远却笑得更灿烂。

这货。

这货就是故意让她不得好过吧!

她全身都痛,身体也疲倦到要命,还这么的来折腾她,是故意让她死了算了是吧!

她赌气的靠在一边,睡觉。

莫修远也没有去讨好她,就是这么看着她,然后笑得动容。

陆漫漫以为自己会气死,却没想到,就这么沉睡了过去。

睡过去后,就感觉到一个温暖的身体,轻轻的抱着她,熟悉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暖。

莫修远低头看着陆漫漫熟睡的模样,温情的脸上微严肃了些,对着秦傲说道,“到了文城先把陆漫漫送进医院,我赶着去一趟帝都,时间很紧,你联系那边找人过来接我。”

“是。”

莫修远看着高速路上的空无人烟。

这次竞选,只许成不许失败。

车子。

开了很久。

陆漫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到处都已经白茫茫的一片,她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医生,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身边的护士温柔的说道,“陆小姐,现在我们在帮你清理伤口,你身上的伤很多,需要包扎,否则很容易留下伤疤,一会儿就好。”

“莫修远呢?”

“莫先生送你过来后,就已经离开了,说你醒了可以给他打电话,他24小时待机。”护士说。

因为是私人医院,他们都是超级VIP,自然医生护士都知道他们的额身份。

陆漫漫咬牙,感受着身体上的疼痛,心里一遍一遍的暗骂莫修远那二货,又把她给丢下了。

虽然她知道,莫修远去做什么了!

包扎完了之后,医生护士为她转移到高级病房。

病房很奢华,她躺在病床上,也没觉得自己需要住院的地步,而且她身上最严重也不过就是手心和大腿,说是严重,也没有到不能自理的地步,她捉摸着过两天就出院,一个人在病房,得多憋屈。

不对,也不是一个人,还有秦傲。

也是一身绷带的在病房沙发上,休息。

她能说,有秦傲在身边,跟她一个人也没什么区别!

刚这么想着。

房门突然被人蛮力的推开。

陆漫漫转头,看着古歆眼眶红肿的出现在她病房,看着她那一秒,“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面前这个失控的女人。

完全失控。

秦傲本来在眯着眼睛睡觉,也被这突然撕心裂肺的声音给惊吓了,他猛地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古歆,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是想不明白,古歆现在这么哭得像陆漫漫死了的模样,到底是为什么!

古歆边哭边坐在陆漫漫的病床边,一直嚎啕中,分明是停不下来的节奏。

人也不说话,就对着她哭。

更哭丧似的。

陆漫漫有些遭受不住。

眼眸一转,看着门口处,翟安似乎也推门准备进来,脚步停了一秒,大概是看到古歆在里面,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陆漫漫回眸,看着古歆,“你哭够了没?我还没死呢!”

“你要死了我就不哭了!”古歆擦着眼泪,一直有些抽泣的说道,“我他妈的直接找个坑把你给埋了,免得让人担心得心脏都受不了了,你他妈的是不知道泥石流有多恐怖是吧,我这两天看了看泥石流的介绍,我特么的以为你真的会死在里面,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会好好的爱惜自己呢!”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那你挺医院做什么啊,你出院啊,又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去!”古歆说得咬牙切齿的。

陆漫漫实在不想和这女人斗嘴,反正,她比谁都会闹腾。

声音温和了些,说道,“古歆,我没事儿。”

“哼。”古歆似乎还在生气,大哭后,整个人还在不由自主的抽泣,样子很滑稽,还很可爱,鼻子红红的眼眶红红的。

她笑了笑,“这次的报道谢了,我看新闻里面到处都是稻谷子乡的报道。”

“你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吗?”古歆无比崩溃的说道。

知道。

但是,装作不知道。

她说,“怎么了?”

“我他妈的被我爸危险去上班了,我特么的每天都要上班都要坐办公室了,我现在出来见你,还专程给我爸请假,不请假我在上班时间还不能出公司的大门,我都快要被我爸给逼死了!”古歆狠狠的说着。

“……”有这么严重吗?

“你都不安慰我几句吗?”古歆看陆漫漫无动于衷,有些不悦。

“其实你帮帮你爸也不见得是坏事儿。”陆漫漫说。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算了,我也难得和你计较了。倒是……怎么没见到莫修远?他不会死了吧!”古歆左右看了看,口无遮拦的说着。

“滚,怎么说话的真是!”陆漫漫轻打了一下古歆,“他忙着呢。”

“我就说,我刚刚还看新闻,看到莫修远上镜呢,在那个破黄岩镇的一个酒店招待所门口,那货还是那么帅,妈的真应该脱去娱乐圈拍偶像剧!不对,身材丫的这么好,床上技巧这么了得,不去拍A片都可惜了!”古歆一本正经的说着。

陆漫漫都不想和她多说了。

也不知道古歆的跳跃性思维怎么就能够这般的活跃。

“那你好久能够出院?”古歆又突然严肃。

如果不是和她很熟,她真的遭不住她变化莫测的个性。

“就这两天,伤口没有感染就会出院。”

“哦。”古歆点头,“那我现在陪陪你,反正我也无聊,不想回去上班。”

陆漫漫往门口看了看,说道,“古歆,去帮我削一个水果吧。”

古歆一怔,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这么大个人了,削个苹果都不会?”

“行了,你病人你该指使我!”古歆认命的走向一边,拿起一个苹果,坑坑洼洼的削了起来。

陆漫漫转眸对着病房门口说道,“翟安。”

古歆削水果的手顿了一下。

她没有转头,表现得很淡定。

翟安推开房门,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古歆也显得很淡定,直接走向她身边,说道,“听说你住院了,没事儿吧?”

“听谁说的?”

“你知道是谁的。”翟安笑了一下。

莫修远那个大嘴巴。

估计古歆也是他让人通风报信的。

“我还好,没什么大事儿。不过他……”陆漫漫声音小了些,尽量不让一边的古歆听到,她压低声音说道,“他受了枪伤。”

“嗯,我知道。放心吧,枪伤其实好得很快。”翟安也小声说道。

古歆就这么看着两个人说着悄悄话。

怎么就这么碍眼呢。

她麻痹的就是外人的话说了吗?!

他们把她当外人了吗这么对她!

很咬着牙,削水果也削的乱七八糟,极度不开心!

“你现在公司情况如何?”陆漫漫问他。

“还好,你别担心。”翟安说,“好好养伤,我会处理好的。”

“嗯。”

两个人又闲聊了些工作上的事情。

古歆觉得自己完全被他们所遗忘,所以大小姐心情更不好了,她将苹果削完,不爽的走过来,粗鲁的递给陆漫漫,“给你!噎死你!”

陆漫漫看着那个面目全非的苹果。

还好,至少没有只剩下苹果核。

她接过来,咬了两口。

古歆看着陆漫漫,似乎又转头看了一眼翟安,看着他和以前其实差不多的模样,想来从离婚后,在文城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他们也有两个多月没有见面了,只知道他在忙工作,好像很忙,而她当然基本上也不会太想起他,只是偶尔会听到翟奕说他上班的事情,就这么听听而已。

现在见面了,两个人倒是也不太尴尬。

至少翟安表现得很自然。

而她,反而有些不自在。

她想了想,突然开口道,“我先走了。”

“你好好休息,我先……”

异口同声的,后面这个是翟安说的。

古歆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也转头看着古歆。

这个病房,两个人似乎是第一次眼神交错。

那一刻似乎有些尴尬。

古歆没说话。

倒是翟安很淡定的笑了笑,“漫漫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有什么给我打电话。”

“嗯,你去忙。”

翟安点头。

转身欲走。

“古歆你还站这里干什么,不是要走吗?”陆漫漫说,直白无比。

古歆最经不住人急了,她跺脚,“陆漫漫你个白眼狼。”

说完,大步就往外走了。

翟安似乎是停了一下脚步,也走了出去。

房间瞬间冷清了。

陆漫漫深呼吸,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

不知道最后会怎样,现在,就这样吧。

她有些困的躺在病床上,很快就沉沉入睡,她觉得她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这种深度睡眠了。

……

医院走廊。

古歆和翟安,一前一后的往电梯走去。

两个人脚步一起停在电梯口,等待电梯。

没有谁主动说话,两个人就像陌生一样,站在那里,单纯的等电梯而已。

电梯莫名的在一个楼层停了很久,古歆有些暴躁。

她脾气一向不好,等待这种事情,一向都不会好好心情。

翟安似乎是看了她一眼,终究也没有说话。

正时。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过来,看着翟安,自然的上前打着招呼,“翟先生。”

翟安转头,微微一笑,礼貌的点头。

这是他治疗眼睛时候的专治医生。

“你眼睛怎么样了,现在视力恢复如何,很久没有来例行检查了,还是要来看看。”医生问道,又在提醒。

“嗯,我现在眼睛恢复得挺好,有时间我会过来看看的。”翟安温和的说道。

“还是那句话,这段时间别太用眼过度,要给眼睛充分的恢复休息时间。”

“嗯。”翟安点头。

电梯到达。

电梯停留了半响,这个时候倒是空无一人,好在医生跟着一起进去,也避免了她和古歆待在一个空间里的尴尬。

“上次我劝你做手术,国外那边技术先进,手术成功率算是很高的。现在想来还是你的决定是对的,虽然耽搁了一两个月提前恢复的时间,但至少,你现在自然恢复也不用承担那个手术风险。”医生由衷的说着。

刚开始还很惋惜他不选择手术治疗,现在倒是觉得很心安。

翟安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

电梯很快到达。

医生和翟安寒暄了几句,离开了。

翟安也转身往大门外走去。

“翟安。”古歆突然叫他。

翟安的脚步顿了一下,他转身,看着古歆。

“你之前是可以手术让眼睛复明的吗?”古歆问他。

翟安看着她。

有时候其实是不需要解释的,也没必要解释。

他说,“嗯,医生有建议,但是我拒绝了。”

“为什么?”古歆问他。

早一点复明,他们之间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不太好的事情!

“我害怕,万一手术不成功我就真的瞎了。”翟安说。

“我不相信。”古歆一字一句,“你是不想复明是吧!”

翟安抿了抿唇。

当是吧。

对于翟安的沉默,古歆其实是真的有些火大。

她说不出来心里什么滋味,就这么狠狠的看着翟安。

翟安也这么看着她,显得平静了很多。

两个人的对视和停留,好久,翟安开口道,“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转身,就大步的离开了。

古歆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就是觉得很压抑。

莫名其妙的压抑得很想要抓狂。

她咬牙,好不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走出医院大门口,招揽出租车。

因为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所以不习惯开车了。

因为翟安,所以习惯了不开车。

如果当初如医生说的,提前2个月恢复,那个时候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才1个多月,如果那个时候翟安恢复了光明,她或许会提前和他离婚,那个孩子也就会不会在3个月后没有了,也不会丢失得这么惨烈!

她心里情绪有些波动,转眸看着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自己面前。

窗户摇下。

她看到了翟安,看着他对她说,“要不要我送你?”

很平静很淡薄的语气。

古歆如果摇头,翟安就会走,走得毫无留恋。

而她也知道,翟安如此举动也只是因为,他从小良好的教养所致,其实和是不是她这个人根本没什么关系,换成任何他认识的他他都会如此礼貌的询问。

她咬牙,突然拉开副驾驶室,坐了进去。

车子缓缓开出去。

“去哪里?”

“我家公司。”古歆说。

“在上班了吗?”

“嗯。”古歆依然,爱理不理。

翟安也没多说。

其实古歆会上他的车,他就觉得很神奇了,如果再会好好和他说话,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因为不是上下班时间,也不堵车,所以到达目的地时,也没有耽搁多少时间。

古歆打开车门就准备下车。

“古歆。”翟安突然叫她。

古歆顿了顿脚步。

恍惚觉得,他好像很久没有喊过她名字了。

从两个人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之后,他们彼此的距离,就生疏到跟陌生人一般。

她转头,很冷漠的问道,“什么事儿?”

“你的手机。”翟安说。

古歆低头,看着自己刚刚上车不注意将手机落在了座位上。

她抿唇。

翟安还是那般,淡淡而疏远。

她将手机拿起来,有些粗鲁的下车,门关的还有些用力。

翟安就看着她有些气呼呼的模样走进辉煌的大厅,然后缓缓,开车离开。

这么久,其实该淡定的事情,都已经淡定了。

他习惯很好的隐藏自己,所有的情绪。

……

陆漫漫一觉醒来,天都已经黑了。

她看着窗外,回头看着秦傲,看着他似乎也已经养精蓄锐,整个人精神好了很多。

她有些饿了。

秦傲让护工给他们送饭过来。

在等饭的时候,陆漫漫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莫太太是休息好了吗?”

“刚睡醒。”

“甚好。”莫修远说,“别让为夫担心。”

“你现在在哪里?”

“回文城的飞机上。”

“你去了哪里?”陆漫漫一惊,以为莫修远只是在文城忙碌。

“帝都,有些事情过来一趟,现在回来。”

“你是不要命了吧莫修远,你不知道自己身体情况吗?”

“我知道,放心,为夫死不了。”

“死了才好呢!”陆漫漫气氛的讲电话挂断。

这货,真是半点都不会爱惜自己的吗?!

她不爽。

秦傲看她发脾气,也不说话。

陆漫漫看着秦傲也莫名有些来气,“你知道他到处跑吧?”

秦傲点头。

“你都不能阻止他吗?”

秦傲摇头。

“真是受不了那二货了!”陆漫漫不悦。

秦傲觉得自己的立场有些尴尬,而他也不会说话,就这么杵在那里。

正时。

房门突然别人敲开。

陆漫漫以为是送饭的护工来了,一转头,却看到了文赟。

这个时候……

真是,是黄鼠狼给拜年了?!

达拉达拉。

月票来吧来吧。

欧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