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男人之争(六)胜利在望/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市中心私立医院。

陆漫漫看着文赟,看着这个男人,就这么唐突的出现在自己的病房里。

秦傲也转头看着文赟,脸色很严肃。

文赟站在陆漫漫面前,白纸灯光下,倒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他现在隐忍的情绪。

她眉头一扬,“文大少是走错地方了吗?”

文赟阴冷的笑了一下,冷冰冰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陆漫漫,你命可真大。”

陆漫漫耸肩,嘴里带着些讽刺,“还不是托了你文大少福。”

意思是,不是你的杀手太无能,她也早就死了。

心怀鬼胎的人,都知道大家的话中之意。

文赟狠狠的看着陆漫漫,看着她身上有些绷带但真的还这么完整的模样,心里的愤怒,几乎是不言而喻的,他真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漫漫的能耐大到了这个地步,商场不说了,陆漫漫一向聪明,只是以前的时候没有发挥出来,但他并不觉得他能干到,能够一次又一次只的躲过他对她的暗杀。

当今天上午的消息传出来,传出来莫修远和陆漫漫平安无事的走出稻谷子乡时,他当时的愤怒真的无法言喻,就好像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被陆漫漫这个女人扇了耳光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栽在她的手上。

到现在,他也没有给杀手那边取得联系,不知道杀手出了什么事情,到底中间发生了什么,电话打不通,这个关键点也不可能派人去稻谷子乡里面寻找,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暴露了,所以他只得到医院来看看陆漫漫。

看到陆漫漫,真的还活得这么好的样子。

他拳头紧捏,眼神中带着阴鸷,毫不掩饰。

陆漫漫看着文赟此刻的模样,嘴角又拉出了一抹笑,笑得何其得意,笑容在文赟的视线下越来越明显,甚至是,碍眼的。

文赟咬牙狠狠的说道,“陆漫漫你可别得意的太早。”

“我没得意。”陆漫漫说,“只是为自己的命大点个小小的赞而已。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文大少你觉得呢?”

文赟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我祝你必有后福!”

“多谢。”

文赟转身就走。

陆漫漫的声音在他身后说道,“文赟,人走多了夜路终究是会撞鬼的,你别把自己撞死了。”

文赟身体在隐忍着,愤怒的情绪让他此刻在不停地发抖。

陆漫漫似乎知道他所有的一切,这种滋味,让他真的恨不得分分钟杀了陆漫漫。

杀了这个女人,以发泄心里的压抑无比的情绪。

他咬牙,大步走出病房。

陆漫漫看着他忍得都在发抖的身体,脸上冷冷一笑。

激怒敌人的后果就是……

要么自己被他弄死,要么就是,他自乱正脚被她抓住把柄。

总觉得,文赟的下场不远了。

而她觉得自己等那一天,似乎等得有些久了。

……

莫修远从帝都回到文城。

一下飞机,就直接奔到了陆漫漫的病房。

陆漫漫躺在病床上看电视,看这段时间大大小小的新闻频道,专题报道稻谷子乡这起泥石流发生,目前已经完美的引起了所有社会其他各种人士对稻谷子乡的大力关注。

她眼眸微顿,看着一个记者在采访虎娃。

虎娃对着镜头有些紧张,对于记者回答问题时,双手一直在交错,他说,“是莫大哥哥救了我们整个全村子的人,从来没有人在我们村子发生泥石流的时候进来,只有莫大哥哥,还有后来进来的陆姐姐。莫大哥哥是第一时间就到了我们村子的,当时村子都被泥石流冲垮了,所有人都很难受,还有人受伤了,莫大哥哥带着我们去了山洞避难,还带着人去找了食物让我们吃,然后一直安慰我们说一定会有人进来救援的,让我们不要担心。他真的是个好人。现在他离开了这里,我也没有看到他,如果你们看到了,能不能帮我说一声谢谢。”

“当然是可以的。”记者连忙说着。

“还有陆姐姐,你告诉陆姐姐一声,我吃到了她请我的大餐,我吃了很多,以后会长得壮壮的,和莫大哥哥一样,做一个大英雄。”虎娃对着摄像头,似乎对那个东西有些好奇,也有些不自在,这般有些蠢蠢傻傻的模样,倒是让人觉得很可爱。

“你觉得莫修远是个英雄吗?”记者问他。

“嗯,是大英雄。”虎娃童言无忌的说着。

新闻频道的尽头切换,又切换到了主播画面,主播很严肃的说道,“经过今天的跟踪报道,稻谷子乡所有村名在莫修远的营救下,全部成功离开稻谷子乡,没有人员死亡,部分受伤者,也都全部安顿在各个大小医院进行治疗,稻谷子乡的村民全部妥善的安排在了黄岩镇,所有人基本脱离危险。接下来几天,文城大多数地方将会晴朗起来,稻谷子乡也不例外,本次稻谷子乡遭遇的百年泥石流就告一段路,但这次事迹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莫修远惊人的举动,让稻谷子乡甚至全国的人都记住了他,他的精神值得被发扬……”

陆漫漫嘴角抿笑。

曾经被人拿来做八卦新闻的男人,现在就在卫视台这么严肃的节目中得到深度表扬,所以很多人很多事儿,真的难以预料。

她转头,转头,看着真正的莫修远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陆漫漫看着他,“你还舍得回来了?”

莫修远嘴角一笑,笑着,直接躺进了陆漫漫的病床。

陆漫漫的病床很大,套件双人大床。

莫修远躺进来,也一点不会觉得拥挤,她挪了挪自己的位置,让他靠得更舒服一些。

“秦傲,你去门口看看,肖尘到了没有。”莫修远吩咐。

“是。”秦傲点头。

秦傲离开。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这货脸色分明很不好,但就是给人一种,怎么都不会倒还很强壮的模样。

这是强忍的,假装给她看的吗?

莫修远回视着她的视线,左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突然靠近她的脸庞。

陆漫漫一怔。

莫修远的唇就印在她的唇瓣上。

“唔。”陆漫漫发出低吟的声音,是真的很诧异。

他带着些微凉的唇瓣就这么浅浅深深的在她唇瓣上纠缠,舌头坳开她的唇齿,寻找她的舌尖,如胶似漆。

两个人吻得有些投入。

直到。

一个男人的咳嗽声音,似乎是有些饶有兴趣的,响了起来。

两个人放开彼此。

陆漫漫低垂着头,脸红透了。

倒是莫修远,显得很淡定,淡定的回头,看着肖尘,以及已经尴尬到脸都红透的了秦傲。

他说,“过来帮我看看吧。”

肖尘上前,显得很淡定,淡定的眼神意味深长的看了一下莫修远,以及陆漫漫。

陆漫漫觉得自己此刻真的尴尬得很想要钻地洞。

莫修远这货,随时随地都在发骚。

肖尘打开他的手臂,看着枪伤,表情瞬间变得严肃,眉头皱了皱,“秦傲帮你取得子弹?”

“嗯。”

“手法还有待提升。”肖尘说。

秦傲站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

“总算,虽然及时取了出来,不至于让手臂肌肉坏死,但现在明显有些发炎了,我帮你消毒再清理一下。”

“嗯。”莫修远点头。

肖尘认真的帮莫修远清理伤口。

莫修远手指微捏,自然是在隐忍消毒水的疼痛。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主动的拉着他的手。

莫修远回头,看着陆漫漫,看着陆漫漫的举动,嘴角笑了一下。

伤口清理时间不长,肖尘熟练的帮他包扎,对着他说,“注意别沾水,感染了。”

莫修远点头。

那一刻似乎隐忍着,没有发出声音。

“也别做床上运动。”肖尘直白的提醒。

陆漫漫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脸已经红透。

上一次莫修远受枪伤的时候,肖尘似乎也这么提醒过。

“除了,女上位的姿势。”肖尘已经将他的东西收拾妥当,站在病房中央,“我先走了。”

莫修远点头。

肖尘离开。

莫修远躺在床头上,似乎是在默默的休息。

陆漫漫吃过晚饭了,刚刚吃过,正准备看看新闻走动一下睡觉,明天不能耽搁的,还有很多事情得完善。

莫修远在接下来的时间也会特别忙。

不仅忙着竞选,还得忙着,处理很多稻谷子乡的善后工作,有始有终,才能够让自己的形象更加深入民心。

“你吃饭了吗?”陆漫漫问莫修远。

莫修远摇头。

“我让护工帮你弄点饭菜吃。”

莫修远点头。

这一刻,似乎才真的感受到,躺在自己身边的人,满身的疲倦。

陆漫漫几乎没有看到莫修远这样的表情。

就在前一秒似乎也没有看到,这一刻,突然安静下来的这一刻,这般明显。

她从床上起来,走向门口,对守在门口的护工交代了一番,护工去买晚饭。

她转身回到床上,一低头,就看到莫修远半躺在床头上,睡着了。

很均匀的呼吸,睡得很平稳。

陆漫漫抿唇,那一刻心似乎突然就软了。

不管莫修远做了多少她觉得黑暗到无法接受的事情,但看着他这般在自己面前,这般无害的在自己面前熟睡的时候,她整个人真的会被他牵动着,心口在微微的颤抖。

她手指轻轻的放在他棱角分明的脸颊上。

刚一碰到他,他身体那一刻似乎就突然动了一下。

真的很容易惊醒的一个男人。

她嘴唇靠近他的耳朵,“我陪着你,你安心睡。”

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莫修远继续熟睡了过去。

她帮他从床头上,扶着睡在了枕头上,拧了拧被子。

莫修远传来的有些低沉的呼噜声,声音不大,但知道,他真的累了。

在稻谷子乡这么多天,他肯定没有休息好,但却要保持最好的状态,一直在保持,回来后,却没有第一时间选择休息,而是去了其他地方处理自己的事情,她不知道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不顾自己的身体一秒钟都不能耽搁,但她就是,可以理解他的所有举动。

轻轻的一个吻印在他的额头上,陆慢慢爬上床,躺在他的身边。

两个人相拥着,沉沉入睡。

本来下午就觉得自己已经睡够了,却还是一夜无梦,睡得舒坦。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就看到文城突然放晴的天空,阳光透过窗帘照耀在病房里面,让满室充满了都是阳光,难得这般好天气,陆漫漫心情似乎也顿时好了些。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从病房的洗手间出来。

整个人已经神清气爽,甚至还换了一套衣服。

她转眸,看着王忠不知何时也在这个病房了,似乎还带了饭菜过来,莫修远洗漱完毕之后,就去餐桌上吃早餐。

陆漫漫从被窝中出来。

王忠将一套干净的衣服包括内衣裤都递给了陆漫漫。

陆漫漫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王忠这么一个大男人。

她拿着衣服和内衣,走进浴室,洗漱。

门外,莫修远在不缓不急的吃早餐,表情显得有些严肃。

陆漫漫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出来后,也坐在了饭桌前,看着就是早饭而已,也做得这般的丰富无比。

“你胃痛吗?”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微点头。

他其实表现得不明显,但就是被陆漫漫一眼就看穿了。

陆漫漫看着他有些隐忍的模样。

在稻谷子乡应该也没有按时的好好吃饭,昨晚回来后提前睡了,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起来进食,现在这模样,显然胃已经被他给糟蹋了。她有些担心的说道,“要不要吃点药?”

“我吃点东西,半个小时后吃胃药。”莫修远说。

其实莫修远是一个很爱惜自己身体的人,她有时候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会生活,从来不会让自己的身体受到委屈,分明的享乐主义者,但靠近后,越是深入了解越是发现,他这么爱惜自己的身体,并不是为了享乐,而是为了,不至于那么早死……

她喉咙微动,不想想更多的事情。

两个人吃过早饭。

医生例行检查,表示陆漫漫的伤口无大碍。

上午时刻,王忠帮陆漫漫办理着出院手续,一行人离开医院。

刚走到医院门口。

不知道多久就潜伏在医院门口的记者,一涌而出。

这个架势,比起在黄岩县的招待所门口,简直是天壤之别,现在记者完全是把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卡门声,闪光灯不停。

陆漫漫自然的挽着莫修远的右手,两个人表现得很亲密。

“莫先生,你和莫太太都是因为在稻谷子乡的泥石流中受伤在住院治疗吗?你们伤势严不严重?”记者激动的问道。

“你们看到了,我们只是些皮外伤,身体很好。”莫修远说,显得很温和,“谢谢关心。”

“你看到新闻了吗?稻谷子乡有个小孩说你是他们的英雄,对于这样的称号,你有什么想要说的?”

“我做的都是我自己份内的事情,小孩子只是觉得我给了他们帮助,所以会有这样的情节,我不拒绝。只要是给他们正面的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我觉得这是好事情,没有必要刻意的谦虚或者说,刻意的在意这件事情。”莫修远一字一句,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稳重很成熟。

从什么时候开始,印象中那个花花公子的形象一瞬间就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么有魅力这么沉着一个男人。

“对于以后稻谷子乡的重建工作,莫先生还会参与吗?”记者询问。

“当然,这是我给稻谷子乡的人承诺。而且这次泥石流很严重,涉及到的事情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这和当地的政府以及一些官员也有着极大的联系,具体,我们会通过市政公开渠道公布,暂时不能从我口中流出,我只会告诉大家,稻谷子乡的事情我们政府会妥善处理,不可能再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经历泥石流的事情。而经过这次在稻谷子乡的事情也给了今后我在为人民做事情的这条道路上有了新的启发。这一刻似乎才感受到,不是我们亲眼所见,真的不能想象,会有些什么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过着怎样的生活。”

记者均点头,对莫修远此刻的话语以及认真的态度表示肯定。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莫修远无疑,取得了大众所有人的认可,以至于媒体新闻会不由自主的偏向他,他的一言一行都会被记者吹捧着,莫修远算是真的把自己彻底的洗白。陆漫漫甚至觉得,就算是莫修远当初动机不纯的走进稻谷子乡营救村民,但他现在取的的所有都是他应得的,毕竟,没有几个人敢用命去换!

记者又问了莫修远一些关于稻谷子乡的具体情况,突然一个记者转头,看着陆漫漫,“莫太太,听说你为了莫先生,也冒险去了稻谷子乡,能说说,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吗?很多人都为你的勇敢表示惊讶。”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听说稻谷子乡发生百年难遇的泥石流,联想到莫修远还在那里,电话信号也没有,心里有些害怕和慌张,就连夜敢去了西道县,在当地问了问稻谷子乡的情况,知道里面的严重性后就更加按耐不住的,进去了。好在命还挺大,几次从鬼门关出来,还算平安的回来了。”陆漫漫笑着说道,口吻中多少还是有些心惊。

“莫先生看到莫太太那一刻,有没有很感动?”记者八卦的问道。

莫修远回头看了一眼陆漫漫,说,“当时差点吓死,没来得及感动。”

“啊?”记者看着他。

“我找到她的时候,刚好在稻谷子乡山沟里又发生了一起重大泥石流,到处都被冲洗了一遍,我在山沟里面找了她一个多小时好,然后在一个峭壁上找到她爬在那里,身体都动硬了,连声音都吼不出来的模样。我找到她的时候,手心都在发抖,还来不及感动,没有被她吓死算是万幸。”莫修远说,此刻轻松的语气,还显得很是幽默。

记者忍不住笑了笑。

陆漫漫嘟嘴,抱怨。“我还不是为了谁!”

“我知道。”莫修远说,分明温柔到让人宠溺到不行的模样。

记者都能够感受到,他们之间不言而喻的那份甜蜜。

“对了。”陆漫漫突然开口,有而严肃的对着记者说道,“这次去稻谷子乡,也让我感触良多。我觉得我们陆氏,作为企业而言,也应该承担一部分我们陆氏对社会的责任。稻谷子乡的山沟深处信号中断,应该是没有建设基站,这是我们陆氏通讯业的一个漏洞,我将会在回去之后,了解具体的基站建设情况,之后会一一排斥,对除了稻谷子乡之外其他地方都做地毯式覆盖,力图将北夏国所有地方全覆盖,再也不允许出现稻谷子乡没有信号的情况,也不至于不深入所有人就不会知道稻谷子乡里面具体情况。”

“莫太太的意思是,会对稻谷子乡已经其他偏远地方进行基站建设。”记者询问。

“嗯。”陆漫漫说,“不管对我们盈利的企业而言会亏损多少,但对我们企业而言,我们应该做到我们的本分,应该为社会做出我们的贡献。”

记者均点头。

对于莫氏夫妇两人的回答,给予了极大的评价。

新闻一出,他们的形象将会更加深入民心。

两个人从记者中离开,坐在小车上。

莫修远说,“我要去市政厅,将稻谷子乡的具体工作落实下去。你呢?”

“我回公司。”陆漫漫说,“正如我刚刚所说,我要回去处理一些基站的事情,将所有没有覆盖的地方,进行全覆盖。”

莫修远点头。

“希望我的举动能够给你的竞选带来一定的帮助。”陆漫漫说。

“帮助会很大。”莫修远很肯定。

陆漫漫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接下来或许会很忙了,但是答应我,别再受伤了,我怕我会很心疼。”

“嗯。”莫修远点头,一个吻印在她的额头上,“你也别太累。”

两个人相拥着,知道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应该都会在彼此的忙碌中度过。

所以车子到达市政厅的时候,陆漫漫其实是有些依依不舍的。

莫修远摸了摸她的头发,下车离开了。

陆漫漫就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看上去那么挺拔的身子,知道人影消失不见,才让秦傲开车离开。

目前他们都还在发展期,所以聚少离多,所以各自忙碌,她应该要习惯。

车子听到陆氏大厦。

她走进大厅。

所有人看到她的出现,都不是顿足,一怔,然后恭敬的叫着她,“陆总好。”

分明,带着些钦佩的眼神。

陆漫漫表现得很淡定,她走进电梯,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张翠紧跟其后。

陆漫漫今天的穿衣打扮有些休闲,很少能够看到陆漫漫这般模样,平时一般都是时尚的职业套装。

张翠就这么看着她。

陆漫漫头都没有抬,径直的打开电脑说道,“身体有些小伤,穿职业装不方便。”

“哦。”张翠回神,“我不是诧异陆总你穿什么衣服,我只是真的很佩服你,我没想到你这么勇敢,居然可以去稻谷子乡这么危险的地方,我一直以为像你们这种富贵家庭出生的人都是娇生惯养不能吃苦的,你真的让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你,就是由衷的儿很佩服,然后刚刚那一秒,就看得有些失神了。”

“越来越会拍马屁了。”陆漫漫嘴角一笑,抬头看着张翠。

“不是马屁,我说的都是真的。现在全公司的人,不对,全文城甚至全国的人都知道你和你先生的英雄事迹,好多人都不相信你们居然会做这么多让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特别是你先生,我们大家都觉得他好厉害。我想这次真的不用拉票了,很多人应该都会直接选你先生竞选的。”张翠很肯定地说道。

却若张翠所说,莫修远因为稻谷子乡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再拉选票,竞选的可能性极大。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能耐。

在她都开始担心都觉得莫修远有可能在这次竞选中会被文赟给碾压了下去,没想到,就这么奇迹般的一幕发生了,应该不是运气,就算稻谷子乡的突发事件是天意,但她总觉得,就算没有这次天意,莫修远也能够,赢得这次竞选。

就是这么肯定。

她抿唇,直白道,“帮我约董事会的人,下午3点,我需要给他们汇报工作,在此之前,你帮我让网络部的人提供一份全面的基站覆盖清单给我,需要明确基站覆盖的位置到底有哪些,不能有遗漏,同时让网络部的人准备好了之后,第一时间给我汇报。3点钟我需要这份文件,让他们抓紧。”

“是。”

“出去吧,顺便帮我泡杯咖啡。”

“是。

陆漫漫低头,打开电脑,投入工作之中。

这几天没有来上班,OA办公系统中,又堆积了太多的工作事项需要她审核。

她抿唇,很严肃。

私人电话在此刻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接通,“爸。”

“你来上班了?”

“嗯。”

“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陆漫漫看着密密麻麻的文件,“爸,如果只是想要知道我是不是健康安全的,我会告诉你我很好,但我现在有些工作要处理。”

“那我下来看你。”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有些无奈的耸肩。

她爸之前是不知道她去的稻谷子乡,后来应该是看了新闻,依照他爸的个性,大概是担心死了吧,之前在医院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有收到消息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有来看她,此刻应该是按耐不住的。

她嘴角淡笑着。

一会儿,他爸就出现在了她的办公室。

她嘴角甜甜一笑,“爸,我很好。”

“很好,你想过你爸和你妈的感受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像我们两老怎么过?!”陆子山严厉的口吻,分明是很激动。

陆漫漫依然笑得很甜,“我知道,但是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漫漫,你以后别再这样吓唬爸妈,要知道看到你的新闻我和你妈差点没有被吓死,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是修远接的,说你们正在安全的从西道县回文城的高速上,你睡着了。然后安慰了我们两老几句,我也责备了他几句,虽然知道你怎么冒险的举动和他没有关系,但当时我火气大,也就说重了些。”

“放心吧,他不会计较的。”

“计较我也还是会说。你们两个人年轻,不知道生命的重要性,不知道家人会多担心你们的身体,你妈整天整天的心神不灵,还高血压犯了,在家里养着,要不然,我昨天照顾了她一天,她头晕得厉害,要不然早就去医院看你了。”

“妈怎么样了?”陆漫漫有些激动。

“老毛病,医生说主要是心焦虑引起的,不严重,休息两天就好了。”

“我今天下班回家看看她。”

“还算有点良心。”陆子山说,说着又看了看陆漫漫,“你起来爸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陆漫漫欣然的站起来。

是有些地方受伤了,不过都包裹在衣服里面,手上有白色绷带,但其实不是特别严重,吃饭,打电脑洗漱什么都不是问题。

陆子山这么上下打量了一番,才终于松了口大气,“你这几天好好休息,不用急着来公司。”

“我有点事情需要给董事会汇报,所以就赶着来了。”

“也不知道你这样勤奋到底好不好。”

“当然是好事儿。”陆漫漫微微一笑,“爸你赶紧回你的办公室吧,别耽搁我工作时间了,否则今天不能正常下班,我妈又得骂你。”

陆子山忍不住笑了笑,又嘱托了两句才离开。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觉得很暖。

有人牵绊着,真的很好。

上一世自己意外去世,她难以想象他们会怎样,这一世,她会额外的珍惜,这份上天给予的亲情。

重新回到办公椅上,陆漫漫又将视线放在电脑上,工作。

一直到中途,网络建维中心经理给她汇报目前陆氏企业一些基站覆盖情况,作了详细的电子报表和模拟化卫星地图,下午三点钟,陆慢慢带着他一起,出现在董事会会议室。

这次董事会难得的没有那般严肃,股东些看着陆漫漫,第一句话不是问公司情况,而是关心她的情况,问她受伤没有,陆漫漫还第一次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礼貌的一一回应了之后,陆漫漫显得严肃了些说道,“我在稻谷子乡山沟里面戴了整整2天,2天时间,我多次拿出我的手机,均没有接收到任何信号,问了问当地的居民,说稻谷子乡里面长年都没有信号,而我刚刚让网络中心的同事将网络基站拿出来核对,证实了稻谷子乡里面没有基站,而离稻谷子乡最近的黄岩镇基站覆盖不完全,部分地方也会出现基站盲区。”

所有股东看着她。

“所以,我有个想法,现在起,陆氏全面启动建设北夏国所有偏远地区的基站。达到全国建站百分之百的覆盖率。”陆漫漫字字句句说道。

股东没有表态。

陆漫漫又说道,“我知道这些基站的建设基本不会盈利,不仅如此,亏本还比较大,基站建设费,维护费,人工费等等,但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发展趋势。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甚至是倾向去未开发的景区,驴友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在不知名的地方遇难,因为没有信号而导致人员伤亡不能及时得到营救,这次泥石流的情况就不得不说,如果里面有信号,救援工作不会这么困难。而我们这次的举措赚取的不是金钱而是信誉。”

“一个企业的名声很重要,我们现在手机市场正在发展,公益形象会带动我们其他业务的营销,现在稻谷子乡被广泛关注,我们这个时候伸出援手,且第一时间伸出援手会容易被人记住,而且我敢肯定,现在很多企业都应该在蠢蠢欲动,蠢蠢欲动的准备捐款事项,能不能被人们率先记住,能不能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这就是一个我们需要考虑的策略方式和时间争夺,我希望你们能够现场回复我。”陆漫漫先得很严肃。

其他董事互相看着彼此,似乎是有些犹豫。

陆子山突然开口道,“我赞同陆漫漫的观点,这么多年,陆氏一直标榜着做公益,这个时候如果不伸出援手,就是在自己打脸,而且仅仅捐款个几百万,也只是在众多企业中的其中一个而已,得不到大众的特别关注,建设偏远区域基站保证人身安全,这个噱头比什么都足,我持赞同意见。”

其他董事也这么各自商量着。

然后一致通过。

陆漫漫感激的一笑,“谢谢。”

“建站建设项目的全盘开展陆漫漫你交给网络中心经理全权负责。这个事情你不用来亲力亲为,我相信张经理应该能够做得很好。”陆子山说。

网络中心经理张进连忙点头道,“我会尽全力进行基站建设,按照时间进度保证完成。”

陆子山点了点头,对着陆漫漫又说道,“你现在还是将全部精力用在和翟氏的手机系统项目上,这个项目不能耽搁了进度,我们要随时关注到对方情况,如果有必须,翟氏项目负责人要换就一定得换,不能因为人文主义而真的耽搁了企业的发展,这不是对你我的责任,而是对整个公司的责任。”

陆漫漫点头。

其实是知道,她爸在给她施加压力了。

大概董事会的容忍度也不会太长。

毕竟,这不是小事儿,关乎着陆氏的生死存活。

陆漫漫严肃道,“嗯,董事长我知道,这两天我会抓紧对翟氏合作案的跟进,尽快给董事会一个明确的答复。”

“好。”陆子山说,“没其他事情,大家散会。”

所有人起身离开。

陆漫漫回到座位上,先召集了网络中心的人开会,将基站建设规划和理念进行了宣贯和布置,并明确了时间进度及各方面责任分工,会议结束后,又起身去综合部和综合部经理商量企业宣传等方面事情,同时对外发布新闻公告,以最利于企业发展的方式,对稻谷子乡进行公益捐款及全国性公益基站建设。

在把所有手上的工作做完之后,陆漫漫看时间都已经下午6点了。

5点半下班的点,很多人都走了。

而她也赶着回陆家,她答应要回去看看她妈的。

这么想着,她一边收拾东西下班,以便给翟安打电话。

翟安显然还在加班,“漫漫。”

“明天我到你公司来找你,你准备好你现在手上的关于这个项目的所有进度,我需要详细了解,目前我没办法压下我们董事会想要更换你的蠢蠢欲动,我想看看我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助你的。”陆漫漫直言。

“嗯。”翟安没有犹豫。

尽管陆漫漫的口吻中带着些对他的不信任,但他觉得有些事情应该给她说清楚,她有她的立场以及她的压力。

“不打扰你了,拜拜。”陆漫漫将电话挂断。

她深呼吸一口气。

总觉得,后面的日子会真的越来越忙。

有点晚点。

小宅鞠躬么么哒。

今天出6月上半月月票榜公示,亲们注意看公告。

同时,再接再厉加油加油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