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男人之争(七)完胜文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家别墅。

陆漫漫回去。

陆子山准时下班已经提前回到别墅,何秀雯也在客厅沙发上等候着她,看得出来,她脸色明显有些憔悴。

她大步走进去,坐在自己母亲身边,亲昵的拉着她,“妈,我没事儿。”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何秀雯重复着,似乎是看到自己女儿这一刻,才真的放宽了心。

陆漫漫觉得自己其实有些不孝。

进稻谷子乡的时候,真的没有半点犹豫,如果死在里面怎么办?!

她父母怎么办?!

心里一窒,以后一定不能这么贸贸然的冒险了。

“修远呢?”何秀雯问她。

“他在忙。”

“他没事儿吧。”何秀雯关心道。

“没什么,现在忙着做一些稻谷子乡的善后工作。”陆漫漫说,“谢谢妈关心。”

“傻孩子。”何秀雯宠溺的摸了摸陆漫漫的头,说道,“漫漫,你别怪妈多嘴,你真的该好好生个孩子了。”

“……”陆漫漫抿唇。

她以为这种情况她妈应该不会想着劝她。

这才说几句话,又回到了这里。

“这次之后,我更加觉得你应该有一个孩子了,漫漫。”何秀雯说,“你有了孩子,就不会这么冒险的去稻谷子乡这么危险的地方,惹到大家这么担心你。”

“妈,我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不会随便冒险的。”陆漫漫有些敷衍。

一说到生孩子的事情,就很敷衍。

“你看你又在应付我,妈说的是真的。”何秀雯显得很严肃,“你别拖了,早点把孩子生了,免得爸妈成天都担心你。”

“妈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陆漫漫瘪嘴。

“哎。”何秀雯叹气,有些无奈。

陆漫漫听着自己母亲叹气,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父母对子女的关怀,往往总是会被子女拒绝,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让人觉得有些心酸。

“妈,你别叹气了,叹气容易老,你看你都长皱纹了。”陆漫漫笑着,尽量活跃气氛。

何秀雯也这么勉强的笑了一下。

陆漫漫有些难受,她其实没想过这么让她父母来担心自己的。

上一世突然的死亡就对他们身怀内疚了,现在……

她抿唇,却真的不能松口说,怀孩子的事情。

她承认她现在和莫修远的感情很稳定,稳定于他们彼此的互相喜欢,但是,很多他们不可控的因素一直缠绕着他们。比如,莫修远到底是谁?莫修远是不是所谓的杀人狂魔?莫修远这样的身份,会活多久?莫修远会不会因为他不为人知的身份而威胁到他周围人的安全?如果会,那么生下孩子,是不是就会成为彼此的一种负担?!

何况,她自己也还有自己的抱负,自己也想在最短的时间拼尽全力报复文赟抱负文家,这个时候怀孕,会耽搁她很多原定计划。

突然有些安静的空间。

何秀雯反手主动拉着陆漫漫的手,说道,“漫漫你知道吗?昨天看到新闻说你去了稻谷子乡,我突然高血压病发,躺在床上基本不能动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到底还能够陪你多久,会不会人生就这么在自己一个闭眼的功夫,结束了……”

“妈。”陆漫漫叫着她,不允许她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何秀雯笑了笑,“你听妈说完。”

陆漫漫咬唇。

“我躺在床上就在想,我这辈子到底有没有什么遗憾。嫁给你父亲,无疑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我们恩爱如初这么多年,又有了你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现在在商业上崭露头角,帮你爸打理公司,由衷的觉得人生幸福圆满。但一想到,你还没有孩子,怎么都觉得欠缺了点什么,人到了一定年龄,就真的很想要有个稳定的家庭,就真的很想要有个小孩子能够在家里面蹦蹦跳跳,有时候看着朋友家的女儿儿子生孩子,都会无比的羡慕,是真羡慕。”何秀雯说得很轻,但是能够感觉到她心里的感受。

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就这么保持着沉默。

何秀雯又说道,“漫漫你知道吗?昨晚上其实我还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我梦到你出车祸了,满身是血。”

陆漫漫看着她。

“我现在都不敢去回忆梦里面的画面,只是看到你满身是血的样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面目全非。我从睡梦中醒了之后,整个脸都是湿的,你爸说我在梦中一直喊你的名字,把他给吓到了。”何秀雯笑了一下,又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大了,总是会莫名的患得患失。”

“妈。”陆漫漫叫着她,“我答应你,我会好好活着的。也答应你……我会尽量生孩子。”

何秀雯惊喜的看着她。

没想到她突然会妥协。

她女儿她很清楚,只要是答应的事情一般都会做到,从来不会撒谎,特别是对他们两老。

“等莫修远竞选完了,忙过了就生孩子。”陆漫漫说,“我保证你明年能够抱上外孙。”

“嗯。”何秀雯脸上的喜悦,根本就是难以掩饰。

陆漫漫也这么笑了笑。

她不知道下定决心生孩子这件事情是好是坏,但那一刻她却突然觉得,如果自己真的会遇到上一世的危险,也许孩子还能够成为两老生活下去的唯一寄托,总不至于像上一世那样,什么都没有了!

想到这一点,陆漫漫似乎豁然了些。

她陪着她母亲聊着天,大多都是何秀雯谈孩子的事情,很有兴致还很兴奋。

陆漫漫也不想再打击两老的热情,所以也就这么和他们谈了会儿。

谈男孩女孩,谈要像谁,谈以后怎么教育,谈很多,就好像,孩子已经在她肚子里面了一般……

一直谈着孩子的事情,她在家吃过晚饭。

又挨到晚上10点过,她父母才放她回去。

她坐在秦傲的小车内,看着文城纸醉金迷的夜色,突然想起黄岩镇,稻谷子乡的破败,有些自然而然的同情就这么流露了出来,但愿,莫修远能够真的将那个偏远的地方生活水平提升了起来。

这么突然想到莫修远。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漫漫。”

“你回家了没?”

“你还没回去?”那边反问。

显然,两个人都没有到家。

“我回去看了看我父母,现在回去。”

“嗯。”莫修远低低的嗓音应了一声,“我晚上会回来晚一点,你别等我,我还在市政加班。”

“你手上的伤口。”

“没什么大碍,我有助理在文城,需要动手的东西,我会让他们来做。”莫修远说。

“那你别累坏了。”

“我知道。”那边温柔一笑,嗓音似乎也温和了些。

两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互相对彼此的关系,已经这般明显。

陆漫漫准备挂电话那一秒,突然又开口道,“莫修远,你现在还想要个孩子吗?”

那边沉默了一下。

陆漫漫其实有些紧张。

她紧紧的捏着手机,看着车窗外。

“莫太太是在邀请我什么吗?”莫修远有些吊儿郎当的说道,口吻分明还带着调侃的意味。

“今天回家,我妈又说起让我生孩子的事情,我觉得他们也一把岁数了,想要抱外孙的愿望很强烈,我不想让他们失望……”陆漫漫说,然后又说,“更何况,我怕万一哪天我出事儿,我至少还给他们留了一个念想。”

“你不会出事儿。”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咬唇。

没有人可以肯定,这一辈子就不会出事儿。

也或者,自然灾难比如车祸,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免。

“不管如何,我想生个孩子,突然就很想生。”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说,“那我马上回来?”

“你能严肃点吗?”陆漫漫真是无语。

没看到她这么认真吗?!

莫修远笑了一下,“莫太太,说真,一点都不想听到你说你生孩子是为了你的父母。但是我愿意接受你的邀请,不管你的动机在什么地方,至少你愿意和我生孩子了,这点就够了。”

陆漫漫咬唇。

“我养好身体,忙完这段时间,我们造计划,雷打不动。”

“嗯。”陆漫漫点头,“那我先挂了。”

“拜拜,莫太太。”

“拜拜。”

莫修远看着电话,他现在在办公室和他的团队整理一些资料,接到陆漫漫的电话时,就起身走向了一边,此刻,嘴角明显的挂着,笑容。

只是,一直很期待,有一个长得和陆漫漫一模一样的孩子,出生。

陆漫漫回到别墅。

家里面很冷清,王忠也已经睡了。

她避开伤口擦拭着身体,然后躺在床上,休息。

一个人的大床,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

她转头看着平时莫修远睡觉的地方。

嘴角莫名一笑。

如果,生个孩子和莫修远长得一模一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总以为自己会很排斥的一件事情,当自己下定决心的时候,却突然觉得,如此的期待和美好。

……

翌日一早。

陆漫漫准时上班。

昨晚上莫修远似乎是一夜未归。

大概是真的在抓紧时间,为稻谷子乡相关工作做最快的处理。

她走进办公室,张翠跟随其后。

陆漫漫开口道,“张秘书,上午我有安排要出去,你现在帮我叫一声林总助,我有事儿和他说。”

“是。”

“让他将自己手上的工作停一下,早上他要跟着我出去一趟,你也是,大概十分钟后我们出发。”

“是。”

陆漫漫打开电脑,看一些文件。

林初辰推门而入,“陆总。”

“坐。等我十分钟处理文件,我们一起去翟氏。”陆漫漫直言。

“嗯。”林初辰点头。

陆漫漫快速的浏览着文件,处理一些OA请示流程,十分钟不到,陆漫漫关上电脑,起身,“让你久等了,走吧。”

“好。”林初辰跟在陆漫漫身后。

陆漫漫走出办公室,张翠也跟着一起离开。

三个人坐在去翟氏的车内。

陆漫漫直白道,“林总助,本来手机项目你应该是告一段落的,但是之前一直是你在跟进,而我很相信你的能力,所以还希望你能够在这件事情上善始善终。”

“嗯。”林初辰点头。

“目前翟氏的软件系统一直没有消息,我也不知道他们确切的进度在什么地方,而董事会那边对翟氏的软件开发持怀疑和不信任的态度,所以今天要去看看具体情况,了解到底他们的困难点在什么地方,以便这个项目的顺利开展。”陆漫漫说这次去翟氏的目的。

林初辰认真的听着。

陆漫漫叹了口气,“终究而言,陆氏在手机这个项目上有些被动,我们得想办法化被动为主动,才能够真的在市场上立足。”

“我不是拍马屁,但是我觉得,依照陆总你现在的能力,应该不久就会实现。”

“借你吉言吧。”陆漫漫说。

车子一直往翟氏开去。

聊完工作,车内突然有些沉默。

林初辰开口道,“你去稻谷子乡没有受伤吗?”

“小伤,不严重。”陆漫漫说,转头看着林初辰,“你也关系这些新闻。”

“大街小巷电视台各种地方都是稻谷子乡泥石流的播报,不想关注都难。”林初辰说,“以前自觉地你很有头脑,是一个能人,却没想到,你还这么勇敢。”

陆漫漫笑了一下。

她只是为了莫修远这个男人而已。

没有外界标榜的那么伟大。

“你先生也真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他这么一个养尊处优的人,怎么会有魄力一个人就去了那么危险的地方,还带领着村民避难营生。”林初辰看着陆漫漫,“莫先生的能耐,也真的让人惊讶。”

陆漫漫看着林初辰,总觉得他话中有话。

林初辰笑了一下,“现在全国人名都爱上莫修远了,陆总没有危机感吗?”

陆漫漫觉得林初辰其实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

但此刻,她又莫名的找不到什么去怀疑他的异样。

陆漫漫沉默而了一下,笑了笑说道,“男人,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我也只能随缘。”

“陆总这么想得开?”

“人生都是如此,谁又能预料谁的一辈子呢?!”陆漫漫说,“说不定哪一天,我也会发生意外提前不在了,总不能让莫修远守活寡一辈子。”

“陆总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林初辰蹙眉。

“大概是在稻谷子乡经历了生死一线,所以对人生看淡了些。”

林初辰看着她,看着她自若的笑。

陆漫漫也没有再多说。

车子到达翟氏大厦。

陆慢慢带着林初辰和张翠走进大厅,直接走向翟安的办公室。

翟安准备了一个小型会议室。

这次的见面是以对公的身份。

所以彼此显得很严肃。

翟安将自己的内容进行投影,说道,“目前翟氏所有的开发已经准备妥当,因为现在的软件开发是重新建立的项目组进行开发的,所以在人员上耽搁了些事件,导致这次软件开发对你们而言启动较晚,但好在,人员已经全部确定,从今天开始,会全部投身研发之中。这是我昨天加班加点给陆总做出来的一个我们这次开发软件的一个理念以及对比起我们上一个版本的优势,最大的突出点就是,和国际接轨,陆总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国内的软件唯一的弊端就是稳定性不如国外的产品,所以我们在研发的时候特别在国外应聘了一批在校的软件专业的大学生,他们对软件的研发和想法比我们想象的会大胆很多,目前正在和专业团队一起磨合。”

陆漫漫看着翟安的讲述,看着他所有工作的策划和规划。

其实比她想象的好了很多,当然不是这个项目方案完整性让她超乎想象,她知道翟安有这份能力将这个是项目规划好,而她只是一直以为,项目还处在翟安个人的计划中,并没有实施开展起来。

这么一看,翟安倒是走到了她的前面。

她是多虑了,说道,“项目组的人都是你挑选的?”

“嗯。”翟安说,“就是因为挑选人才,偶尔国内国外的到处飞,耽搁了研发进度,但既然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会不会有什么突变?”

“目前这个项目由我单独负责,其他人不能能插手。人也是我自己的,应该不会出现大的问题。”翟安说,“你担心的,暂时不会发生。”

“嗯,我相信你。”陆漫漫说道,又回到工作严肃中,“你们的方案和计划我觉得几乎没有什么问题,我就明确一下我们这边的需求。第一,我们需要一个你们这次的手机研发的准确时间,包括研发成功,测试,发布和使用,每一个时间节点我需要明确,同时,希望你们能够在第一时间到陆氏进行现场演示。”

“好。”翟安点头,示意身边的秘书作好记录。

“第二,我们陆氏提供了大量资金和你们做战略合作开发,我需要你们的一个开支情况,以便如果后期缺钱我们陆氏能够第一时间给予赞助和支持。”

“嗯。”

“第三,这个项目关乎着我们陆氏在手机市场的成败,因为依靠你们翟氏反而显得有些被动,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给你们董事会的人传达,新闻发布会是我们两个公司同时召开的,如果我们的手机没办法准时上市,你们的软件也没办法普及,你们的市场一样会受到牵连,甚至于,会面临和我们陆氏一样的危机。希望他们认清事态的严重性。”

“我知道。”翟安点头。

这点,他已经想好,在下午的董事会上,做工作汇报。

“其他我不多说,时间节点我希望今天之内反馈到我的秘书处,我要给董事会汇报最新进度。”

“可以。”

“至于其他……”陆漫漫转头,对着林初辰和张翠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

翟安也让他的秘书出去了。

会议室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陆漫漫直白道,“翟奕在这件事情上,真的没有从中做手脚。”

“有,在人才方面,把最资深的两个工程师辞退了。”

“他这么任性?”陆漫漫蹙眉。

“安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董事有一半都是他的人,也就默认他的举动。我父亲处在那个立场上也没办法多说,只能任由他如此。”翟安坐在陆慢慢的旁边,说道。

“那现在你没有了工程师,靠其他人可以吗?”

“应该问题不大。那两个工程师虽然很资深,但是创造性不强,有些循规蹈矩,丢失了是可惜,但不至于不能运作,我能够找到的能人,比翟奕想象的还要厉害。”翟安突然一笑。

陆漫漫蹙眉。

“也或许你见过那个人。”翟安说。

陆漫漫更加诧异了。

“给你留点惊喜吧。”

“……”陆漫漫蹙眉。

“不过倒是,现在翟奕在公司做得有些大肆,明摆着在和我父亲对着干,我父亲对他是有了必除之的打算。不过现在因为翟奕在公司的权利,不能随便让他就这么走了,他一走,相当于公司一半的人都不在了,人心会动荡得特别厉害!而这样的局面,很可能就会让翟氏给垮了下去。翟奕也就抱着自己这一点优势,所以到此刻敢这么为所欲为。”翟安说,“我现在没有什么实权,不能和他们做政治斗争,只能将和你们的项目给完成再说,做出了点成绩,我爸才能让我在公司名正言顺。”

“你是决定留在翟氏了吗?”陆漫漫一字一句问他。

“我表现得还不明显吗?”翟安说。

“总觉得糟蹋了。”陆漫漫叹息一笑。

翟安也笑了一下,“我其实也是一个满身都是铜臭味的商人。”

可是。

会有很多人怀恋,曾经那个翟安。

陆漫漫从会议室的椅子上站起来,“翟安,我不耽搁你工作了,今天麻烦了。”

翟安点头一笑。

“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给我说,我能够帮你的,会尽全力。”

“会有的。但不是现在。”翟安说,“你给我的那些信息让我觉得我的自身能力应该不难在翟氏立足,但是人心方面,我没有你在行,等项目完成之后,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

“好,那我等着。”

翟安点了点头。

陆漫漫没再多说,离开会议室。

会议室门口,林初辰和张翠在门口等她,礼貌的给翟安打了招呼后,就跟着陆漫漫离开。

离开的脚步,突然碰到迎面而来的翟奕。

翟安看了一眼不远处,转身走向了办公室。

翟奕看着翟安的背影,抬头看着陆漫漫,“陆总,很巧,又来找我们翟经理谈事情。”

“是啊。”陆漫漫笑了笑。

“陆总还真的是高人。”翟奕突然说,口吻分明有些讽刺。

“翟总何处此意?”

“大家都觉得翟安不够有能力,陆总却一直觉得他可以完成你的项目,你不是高人不同于常人的思想,我还能用什么形容你?”翟奕冷冷的说着。

那句愚蠢,似乎就在嘴边,因为上流社会的教养,所以不会说得这么直白。

陆漫漫倒是不在意,“翟总,其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可能不被你看起的人反而是潜力股也说不一定,你就这么看不起你的亲弟弟吗?”

“亲弟弟?”翟奕冷哼,“私生子而已。”

陆漫漫蹙眉。

“翟家唯一的嫡子嫡孙,是我,仅仅是我。”翟奕说完,抬着脚步就走。

刚走了两步,又回头道,“陆漫漫,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到头来因为押错了砝码得不尝失的时候,没有人会帮你。”

说得,很傲慢。

说完,就走了。

陆漫漫转头看了看翟奕的背影,冷冷一笑,直接走进翟氏电梯。

电梯一路往下。

陆漫漫带着他们坐上小车。

小车内,张翠突然有些愤愤不平,“以前没有觉得翟总这么狂妄,今天还真是见识了,他凭什么这么讽刺你,还这么看不起翟经理。”

陆漫漫转眸看了一眼张翠,没说话。

“在我看来,翟经理各方面都很好,以前我也以为翟经理在商业上没有什么能力,但是在这几次的沟通中,分明觉得他很聪明很有想法,做事情也很有自己的思路,凭什么翟总就能够这样看翟经理,真是为他觉得不值。”张翠继续嘀咕着,“不就是私生子吗?私生子又不是他能够选择的,翟总何必这么打击人。”

陆漫漫依然保持沉默。

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太早,等一切尘埃落定了才能够评价最后的结果。

张翠不服气的抱怨了一番,看都没有人回应她,也不再多说。

车子一路到达陆氏大厦。

陆漫漫让林初辰和张翠一起对接和整理今天在翟氏的会议内容,同时将这个项目的一些安排和计划进行梳理,协同陆氏的手机新款进行匹配翟氏手机软件系统,明确在预定时间,必须完成手机的上市以及以旧换新的活动,以达到市场最高销售占比。

工作交代完毕。

周转在董事会,翟氏软件项目,公司内部手机新款设计等一系列工作之中。

又是这么忙碌了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陆漫漫很忙。

莫修远也很忙。

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很少,莫修远这段时间因为忙着完善稻谷子乡的善后工作,经常两地跑,所以偶尔回家的时间也不多,很多时候都会在黄岩镇留宿,陆漫漫似乎已经习惯了莫修远时不时的不回来。

而这段时间,市政方面其实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从稻谷子乡出现泥石流后,莫修远回来就第一是将西道县城和黄岩镇的部分官员进行了证据曝光处理,将一些受贿、不经过正常报批手续而允许进稻谷子乡开发以及和一些地痞一起恶意收取保护费等一些列官员告上了法庭,通过一个月的取证调查,所有官员全部落马,判处相关刑罚。

这一举措,无意,又是一件让人大快人心的事情。

与此同时。

莫修远一直亲力亲为的对稻谷子乡进行重建工作,将稻谷子乡所有人居民从稻谷子山沟里面移了出来,在黄岩镇圈下一大块地基,建立还房,同时,将稻谷子乡进行树木的栽种,尽量预防山间泥石流的发生,还将会把稻谷子乡开发成一个生态旅游区,因为稻谷子乡的泥石流,现在名声大作,现在稻谷子乡的自然风光播报了出去,来旅游的人会逐渐增多,这样的方式会带动黄岩镇所有人的经济收入。

而在规划生态旅游区的时候,莫修远和联合陆氏集团一起对稻谷子乡的基站进行全覆盖,保证稻谷子乡的顺利通讯,避免不必要的意外发生。在此,陆氏集团还将免费给稻谷子乡所有村民提供免费手机,同时给予最便宜资费的号卡,尽量保证给予稻谷子乡最大的优惠提供。

综上所有的举措,全部都在给莫修远加分。

莫修远的形象,深入民心。

也就意味着,在这一个月后的正式选举上,文城5000万常住人口,其中18岁以上3500万人,有效票数3200万,莫修远获得了3000万,这样一个让人震撼的选票结果,在出来那一瞬间惊吓了全国,但在那一刻却也觉得理所当然。

文赟大概从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输得这么惨,输得这么狼狈。

而陆漫漫知道,文赟在这次的竞选上其实下了很大的功夫,他得靠着这次的竞选往上爬,如果丢失了这次机会,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名正言顺,当然,以他在文家的背景,想要出头也不是难事儿,文老头子随随便便给他找点关系他就能够往上爬,只是爬得不入人心,容易落人口舌容易,所以原本本来打算靠着这次竞选成为跳板往上走的时候,却被遭遇了这么致命的一击。

她完全可以想象,文赟此刻会有多崩溃。

万事俱备,一切都以为势在必得的时候,遭遇如此大的反差。

反差得还让人瞠目结舌。

文赟只获得了160万的票数,尽管已经狠狠的拉远了第三名第四名,但比起第一名,根本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这份耻辱,文赟咽不下去。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前,看新闻。

看新闻发布会。

莫修远成为了北夏国最年轻的副区长,年仅25岁,名副其实。

他西装革履的坐在那里,无比严肃的当着全国人民做着自己的工作报告,现场记者很多,整个过程很严肃,文城市市长甚至是文家老头都现场出席护航,帝都相关重要官员也在新闻发布会中,莫修远作为级别最低的那个人,却受到最高的关注,得到最高的荣誉。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

记忆中,不太记得这个男人这般的模样,当时一直在给文赟发展,那个时候文赟和莫修远发展的道路不一样,文赟当时一味地在帝都发展,而莫修远在文城的事情她考虑不多,也是压根没觉得莫修远能够捣腾出什么名堂,但真的觉得这个男人有些让人诧异的时候,他们互相博弈,就已经开始势均力敌了。

抿唇。

陆漫漫依然将视线放在莫修远的身上。

这般,万众瞩目。

有时候甚至觉得,有些遥不可及。

莫修远给人的感觉似乎在一瞬间就变了,那个花花公子,那个纨绔子弟,到底是谁?!

眼前的这个男人,分明是一本一眼,成熟稳重,年轻有为,还帅气逼人。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的新闻直播。

竞选终于成功了。

以这种高调的方式,以这种,根本让人阻止不了的架势。

只是。

莫修远成功了,就意味着,莫修远要去离文城最大的一个区县日照区工作,日照区离文城市区相对而言最近,但从文城到日照区区政府,高速也需要将近1个半小时,分明,就是让他们两地分居了,莫修远才去,为了做业绩,肯定不会经常回来,而她也不可能每天都去陪她,周末夫妻的字眼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面。

她觉得有些崩溃!

新闻直播结束,莫修远的风采席卷全国。

陆漫漫关上视频,回眸。

电话在此刻响起。

她看着来电,有些诧异。

这个时候,莫修远能有机会给她打电话吗?

她连忙接通。

那边传来他熟悉的声音,“莫太太,晚上给我时间,不能拒绝,我5点半准时到你公司楼下接你。”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分明是,忙中偷了一个闲来给她打电话。

陆漫漫放下手机,嘴角带着莫名的笑容。

正时。

张翠敲门而入,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忍不住说道,“恭喜陆总,莫先生竞选成功,不对,应该叫莫区长了。”

陆漫漫看着张翠,“话越来越多了。”

张翠笑了一下,将手上的文件递送过去,“这是翟氏翟经理反馈过来的手机软件开发进度,目前处于基本成型阶段,正在进行最后的测试,估计在一周之内,可以全部调试完毕,具体的内容,麻烦你看一下。”

“嗯,放这里吧。”陆漫漫示意她放在办公桌上。

张翠将文件放下,离开。

陆漫漫低头看着文件,翟安的项目比她想象的还要快一点,她看得有些仔细,好久,看完之后,拿起电话,拨打,“翟安。”

“嗯,漫漫。”

“项目我刚刚从秘书手上看了,进度很快。”

“你在担心什么吗?”翟安询问。

“我怕翟奕趁你不注意,搞些小动作出来,依我对他的连接,他不会放任你如此,你多留点心。”

“我知道。”

陆漫漫点头,“那我挂了。”

“拜拜。”

电话挂断,陆漫漫又整理了一下手上的文件。

5点半很准时。

陆漫漫的手机亮了一下。

她点开短信,“为夫已经在门口等候了,速下楼。”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一下,心情很好的整理了一下桌面,拿起电话起身离开。

难得下班这么早,而且还春风得意。

秘书些都忍不住八卦,陆总沐浴着爱情中,美的耀眼。

陆漫漫急忙忙的下楼。

楼下大厅处,莫修远站在车子旁边,等她。

等她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了。

仔细一看,几乎全部都是陆氏的员工,所有人都在道喜,而且女性居多。

陆漫漫抿唇,站在不远处,就这么看着他被所有人围观,还一脸意气风发的模样。

莫修远转眸,看着陆漫漫。

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他开口道,“莫太太,你过来。”

低沉的嗓音,如是的磁性好听。

陆漫漫眉头一扬,所有人转头看向陆漫漫。

然后,无数双羡慕的眼神,就这么放在了她的身上。

所以说,她现在是在遭人嫉妒了?!

昨天居然忘记上传月票通告了,唉,一定是提前衰老了!

呜呜。

话说今天宅飞三亚了。

如此大风大雨,但愿三亚有个晴朗天。

各位亲们么么哒。

PS:月票一定要加把劲儿哦!

小宅又落后一名了。

亲们加油!

加油!

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