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我在想,肚子有我孩子了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大厦大门口。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在门口意气风发的莫修远,看着他修长的身子非常潇洒的靠在门上,身上依然穿着今天那套正式的西装,却因为他解开了西装纽扣,领带取了下来,里面的衬衣也没有系上胸前的两颗,显得随意又,不羁了些。

所以,此刻被这么拥簇着,果然是星光璀璨。

她嘴唇微抿,看着围在他身边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她身上,带着无比的羡慕。

陆漫漫迈着脚步往前走去。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走过来,靠在车上的身体站直了些,甚至还非常正式的将西装纽扣系上,笔直而剪裁贴身的西装在他身上,说不出来的风采,而此刻,他嘴角微扬,眼神一直放在她的身上,分明是深情不已。

这样的举动,让一边的人更加羡慕嫉妒恨了!

陆漫漫站在他面前。

她穿了至少不低于7厘米的高跟鞋,站在他身边,显得还是那么矮。

他自然的搂过她的身体,两个人很亲昵的模样,真是,羡煞旁人。

莫修远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

陆漫漫欣然的走向副驾驶室,刚准备坐进去,突然停了一下,转头对着身后的人说道,“是不是觉得工作强度不够,需要加班?否则,下班了都这么闲着不用赶回家了?”

所有人一听,瞬间,就散开了。

陆漫漫坐进副驾驶室。

莫修远忍不住笑了一下,回到驾驶室,开车,离开。

离开的时候,嘴角一直挂着得意地笑。

陆漫漫蹙眉,“你笑什么笑?”

“心情好就笑了。”

“神经病。”陆漫漫嘟嘴。

莫修远却笑得更加开怀。

总是觉得陆漫漫为他吃醋的模样,尤其的可爱。

车子很稳的在文城街道上行驶,一到冬天,文城的天就黑得特别早,现在基本上华灯初上,黑幕已经降临。

陆漫漫看着车窗外,不说话,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

“我明天一早就要起身去日照区。”莫修远说。

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儿。

陆漫漫不悦。

“我们就一个晚上的事情造计划了。下车得等到我周末赶回来。”莫修远说。

“谁要和你造计划了。”陆漫漫更不爽了。

这一个月忙得他们几乎没有一起吃过饭,偶尔能够睡在一张床上,也是她熟睡后她才会回来,偶尔晚上回来太晚他会晚点起床,但她又要赶着去上班,又不想打扰到他休息,导致两个人,能够见面说说话都没有,现在说走又要走。

“舍不得我走了?”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不说话。

“应该在日照区待的时间不会太长,我会尽快做出政绩,早点回来。”莫修远说,“虽然我不保证,我能够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但是,我们还有一辈子可以彼此弥补。”

所以就是给了她一个口头支票了?!

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开始他们的一辈子。

而一辈子,到底又有多长呢?!

陆漫漫不说话,明显不开心。

莫修远笑了笑,认真的开车。

车子停在高级牛排西餐厅,小厮接过钥匙,服务员带着他们走向西餐厅。

西餐厅环境很好,人不多,有些昏暗的空间尤其的雅致。

两个人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

陆漫漫依然有些郁郁寡欢。

莫修远点完餐,对着陆漫漫,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陆漫漫被他看得全身不自在,“你要干嘛?!”

“你知道你气呼呼的样子很可爱吗?”

陆漫漫给了莫修远一个白眼。

“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莫修远邪恶一笑。

“你能正经点吗?”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对你我没办法正经得了!不过我答应你,会尽量抽时间回来。”莫修远说,“不只是周末哦。”

陆漫漫才不相信。

以前不觉得莫修远对工作会有多么的在意。

但是经过这几个月他对工作的废寝忘食,她觉得,这个男人或许忙起来,比她还要疯狂。

莫修远抓着陆漫漫的手,放在手心上。

手心握在一起,他大手的温度就这么传入她的手心之中,让她心莫名的动了一下。

她看着莫修远,看着这个男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就这么撞进了她的心田,似乎,挥之不去。

正时。

服务员恭敬的上菜。

莫修远放开她的手。

两个人低头吃晚餐。

莫修远一边吃着西餐,一边说道,“翟安这段时间是不是遇到点麻烦?”

陆漫漫点头,“嗯,翟奕对翟安敌对很大,翟安才在翟氏上班,翟奕一直在暗中阻拦。”

“嗯。”莫修远似乎只是随口问一句,没有过多的情绪。

陆漫漫也没都说。

两个人吃饭吃得不快不慢。

吃过晚饭之后,莫修远带着她回去。

此刻还早,王忠还在大厅做清洁,看着他们一起回来倒是很惊讶,连忙叫着他们,“莫先生,莫太太。”

莫修远点头,带着陆漫漫直接上楼。

陆漫漫就被莫修远一直牵着,然后走进了房间,房门关过来。

房门关过来那一秒,莫修远直接将陆漫漫抵触在门上,头低了下来,分明是有些急促的,亲吻着她的嘴唇。

“唔……莫修远……唔,你做什么……啊……”陆漫漫被惊吓到。

刚刚吃饭,刚刚在车上不都还很正常吗?!

这么一会儿功夫,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就是禽兽!

陆漫漫挣扎着。

越是挣扎,莫修远也是用力,她整个人被他桎梏在门上,手还非常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摸索。

嘴上一直被他封锁住,叫都叫不出来!

陆漫漫眼眸一紧,狠狠的用力,猛地咬了下去。

“嗯!”莫修远一个吃痛,放开了陆漫漫。

眼神中的欲望,明显到根本就无法掩饰。

陆漫漫对着莫修远这张发情的脸时,整个人分明顿了一下。

这货是有多久没有被满足了,这么的急不可耐。

仔细一想,好似,真的很久了。

2个月、还是3个月。

算来,应该有4个月了。

4个月没有行使过夫妻权利了!

莫修远似乎在等待她发话,眼眸深深的看着她,身体都有了反应,但就是没有强迫。

陆漫漫心里一紧,突然仰着头,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

不需要说什么,也不需要准备。

只要是他,怎样都行。

一触即发。

两个人疯狂一室。

直到。

彼此满足之后,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休息。

陆漫漫趴在床上,抱着枕头。

莫修远半坐在床头,看着她红彤彤的身体,红彤彤的脸颊,嘴角温暖一笑,“累了吗?”

“嗯。”陆漫漫点头。

“下次我会节制点。”

陆漫漫自动忽略这句话。

莫修远似乎也觉得自己估计做不到,所以也没有再多说,躺下来,将灯关上,把她搂紧怀抱里,她软软的身体,在他的身体内,显得那般的娇小和温暖,他将手指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轻抚摸。

陆漫漫躺在他的怀抱里,身体累得要命,本来打算好好入睡的,结果这货就这么不停地骚扰她,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肚子,一下一下……

“你就不能好好睡觉吗?”陆漫漫有些火大的说着。

这货明天一早不是还要敢去日照区吗?!

现在还不入睡。

“我在想,会不会,肚子里面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莫修远说,分明一脸向往!

“……”莫修远这个二货。

莫修远又将陆漫漫抱紧了些。

两个人分明,越来越亲密,越来越暖……

翌日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

身边的人就不在了。

她其实知道他几点走的,大概是早上5点,天还未亮。

而她没有起床也没有送他,只是这么默默的听着他小心翼翼的举动,默默的感受着他走之前,深深的亲吻着她的嘴唇,然后起身离开,她甚至不想去看他离开的背影,总觉得,怕自己会忍不住让他留下来。

她不会这么任性。

睁开眼睛,其实也才7点而已。

天才刚刚亮。

她起床,走向浴室,洗漱。

一抬头,看着镜面玻璃上,那满身都是密密麻麻的吻痕她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莫修远那二货,从来就没有个节制。

她甚至觉得此刻,双腿还在发软。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才离开那么一会儿,就突然又很想了。

她都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变了……

变得好矫情!

……

叶恒终于回到了文城。

历时1个多月,总算回来了。

他昏昏沉沉的睡在车上,从黄岩镇一直到文城,6、7个小时的车程,就这么一路睡着,这段时间在黄岩镇真特么的半点都没有好好休息到,让他充当黑社会吓吓小混混他倒是很在行,倒真的没有想到,莫修远居然让他做监工,做还房重建的监工工作,他每天跟一包工头,一身灰不溜揪的蹲在那里,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天子发放边疆,会这样蹉跎一辈子。

而他的回来似乎也跟天子大赦天下似的,莫修远当官了,他得以出来重见天日。

肚子里面一股脑的埋怨,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家的别墅出现在眼前。

他没说回这里啊!

他疯了才会回这里来让叶半仙折磨他。

“我不来这里,我去市区的公寓……”

“少爷,是老爷交代,让你从稻谷子乡回来,就到他这里来报道,我也是听老爷的意思。”家里的小弟小心翼翼地说着,今天老爷专程打电话说,回来了直接把少爷送这里,他也不敢违背。

叶恒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这老头子又搞什么花样。

想了想,身体有些懒懒的下了车。

反正他每次只要一听话,就会被叶半仙给教训,他难得和这个老头子一般见识。

这么想着,就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别墅。

别墅大厅,古色古香的大厅里,叶半仙不在,他转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他,想着身上脏的要命,有什么事儿,等他洗完澡好好海吃一顿再说,他有慢悠悠的走向二楼,推开自己的房间。

从上楼开始他就在解开自己的衣服了,没有出黄岩镇没发现,一出来后就觉得,身上到处都是臭味,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件军绿色的羽绒服可以穿一周,搁在文城的叶公子,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他将羽绒服脱了下来,随手扔在了房间的地上。

反正有保姆回来给他收拾。

紧接着,脱了毛衣,衬衣,然后脱掉厚厚的牛仔裤。

正准备脱内裤的那一秒。

真个人顿了一下。

显然,站在他面前的女人也这么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此刻的举动。

家里的暖气很足,还是地暖,所以脱得这么光溜溜的其实一点都不觉得冷。

但是麻痹的,此刻不应该很奇怪吗?!

很奇怪吗?!

他的房间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人!

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大肚婆。

而这个大肚婆还这么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的身体,上下,打量。

叶恒脸色一沉,转身就往外走。

唐夭夭看着他的背影,深呼吸一口大气。

在自己还未喘气过来那一秒,房门突然又被推开,这次分明野蛮了些,伴随着一个有些怒火的声音,“唐夭夭,我之前都给你怎么的,你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了!”

唐夭夭咬唇。

说来,真的话长。

她也没想过住进这个地方,是没想过。

从4个月后,肚子就越来越明显,显然根本就瞒不过去了,所以她把自己的事情给经纪人大伟哥说了,大伟当时是气得吐翔了,但是听说是叶恒的孩子也没有多发脾气,只说以后看她自己的造化,他再也不想管她了。

她星途正好,现在也是上升的最好时期,谁遇到这种事情应该也会发毛,何况大伟哥真的花了重金在她身上,本以为她可以很快跻身一线明显,到头来,给了他这么大一个定时炸弹。

其实唐夭夭也不想,但是,她怕叶恒,也怕叶恒的家庭背景。

所以,她不敢违背叶恒以及叶恒整个家。

然后她息影了,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也没有人知道她息影了,只是突然在媒体面前没有了曝光而已,娱乐圈突然消失没有曝光率的明星多的是,也没有人会刻意记住她。

而在她从娱乐圈暂时脱离出来后,就规规矩矩的住在了叶恒给她买的精装房里面,叶恒每个月给她一万块,她觉得其实有点少,因为她怕被记者撞见所以专程请了一个可靠的保姆,保姆费很贵,自己吃喝也不便宜,每个月还得倒贴,总算,她在娱乐圈这么久也赚了点钱,不至于把自己穷死。

然后就在她以为她会好好的在那个精装房生活下去然后直到孩子出生时,就突然被叶恒的父亲找到了,根本没有商量,直接带着她来到了这里,说,从今以后,直到孩子出生,她都必须住到这个地方。

她其实以为叶恒应该给他父亲说好了,就算结婚生孩子也不会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显然,她不太敢去质问,只得这么默默的接受。

何况,在这里其实也是最安全的,记者媒体都拍不到。

唐夭夭看着叶恒,好半响才让自己能够这般平静的说道,“叶公子,我是你父亲叫我过来的。”

“他为什么会叫你?”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说等孩子出生,我都应该要住在这里。”

叶恒就这么审视着唐夭夭,似乎是在看她有没有撒谎。

唐夭夭咬着唇,有些紧张的看着叶恒。

叶恒眼眸从她脸上往下,看着她凸起的小腹,已经非常明显。

说真的,如果不是现在看到唐夭夭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几乎差点忘了,他还有个儿子在一个女人的肚子里。

他身上就穿着一条三角裤。

这么沉默了两秒,突然转身走向浴室。

叶恒其实也猜得到所有的前因后果了,叶半仙不就是怕这个孩子突然就没有了,所以让唐夭夭在这里他看着才会放心。

那老头子,总是做一些多此一举的事情。

依他对唐夭夭的了解,这个女人虽然表现得不明显,但不得不说,很识趣。

是难得,在这么一个花花世界甚至浮躁的社会里面,很懂得分寸的女人!

唐夭夭看着他的背影,狠狠的松了一口大气。

总算,没有真的惹毛了叶公子。

她其实就是想要靠着自己的努力好好的活着,没想过一定要出人头地,但也不会有机会就这么放弃,她的人生目标没有那么明确,就只是想要,过自己可以得到的最好生活而已。

她深呼吸一口气,坐在一边的沙发上。

浴室里面响起冲水的声音。

洗了很久。

唐夭夭靠在沙发上差点睡了过去,突然听到浴室里面传来叶恒的声音,“唐夭夭,你帮你那套睡衣进来。”

唐夭夭迷迷糊糊听到叶恒的声音,有些惊吓,下一秒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衣帽间,翻箱倒柜找他的衣服。

其实她住在这里一直惴惴不安,不知道会不会突然被人给撵了出去,也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引起谁的不满,所以她其实生活得一场小心,以至于,她自己的行李和衣服,都放在最角落的一个衣柜,其他衣柜她甚至不敢擅自打开。

她找了好一会儿,找到一件蓝色的棉质条纹睡衣。

拿好,走向浴室,敲门。

“门没锁。”叶恒的声音带着些不耐烦。

唐夭夭推开房门。

一推开,就看到浴室中央站着的那个男人,他全身什么都没穿,身上还有水渍,此刻背对着她站在那里,一直在用干毛巾擦拭他的头发。

他头发不长,多擦拭几下,几乎都要干了。

唐夭夭眼眸垂下,不多看,将睡衣放在浴室的衣架上,转身欲走。

“帮我擦一下身上。一身都是水,烦死了。”叶恒说,说得很自然。

听口吻,似乎是真的很不喜欢身上湿哒哒的感觉。

唐夭夭咬唇,想了想,拿起一边的干毛巾,从后面帮他擦拭。

动作很轻,很仔细。

叶恒却似乎不太满意,“前面不用擦拭吗?”

唐夭夭手指微动。

越过他的身体,走向他面前。

叶恒看了她一眼,似乎看到她脸上那丝明显的红润。

嘴角突然有些邪恶的笑了一下。

他低头,就这么看着唐夭夭很认真的一直在帮他擦身体,然后脸色似乎越来越红润。

叶恒嘴角一勾,笑着说,“唐夭夭,你怀孕几个月了?”

“5个多月了。”唐夭夭说,声音分明在故意的保持冷静。

“时间过得挺快的,我们俩之间发生关系都有5个多月了。”叶恒感叹。

唐夭夭只是点头。

“你还记得我教过你什么吗?”

“啊?”唐夭夭抬头看着他。

叶恒嘴角一笑。

笑得分明意味深长!

亲们,抱歉,小宅在三亚参加活动,所以更新晚了点,而且更新没那么多,小宅之后会好好弥补的。

明天也不要一直等宅。

宅不能保证准时更新哦!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