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姜是老的辣/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家别墅。

叶恒大概是累了,最后躺在大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唐夭夭陪着他一起睡觉。

其实叶恒不太喜欢有女人在床上,但看在唐夭夭刚刚在浴室表现还不错,所以允许了她在床上陪他一起睡。

说实在了,唐夭夭其实也很不习惯身边多了一个人,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在叶家别墅待了也不是一两天了,她刚开始以为她在这个地方一定会不习惯,吃饭睡觉种种,但是叶恒的父亲比她想象的要随和很多,从来不催促她必须做什么,不管是吃饭睡觉或者其他,有时候甚至觉得叶恒的父亲是在配合她的时间,她怀孕后就容易嗜睡,一不留神就会睡过头,叶恒的父亲从来没有叫人叫她起床,即使过了吃饭的点。

所以,她其实适应起来真的比她想的要快。

但是此刻,她又开始觉得自己可能适应不了了。

她背对着叶恒,感觉到身后均匀的呼吸声。

叶恒大概是真的累了,睡着之后,居然打起了呼噜。

她不太知道叶恒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这段时间也有一直在关注稻谷子乡泥石流的事情,所以偶尔也能够看到叶恒上电视,有时候就是一晃而过,有时候也会对他做一些简单的采访,所以她还算知道,他这段时间在忙什么。

而不得不说,人在面对大自然灾难的时候总是很容易牵动那一颗容易感动的弦,所以有段时间,她其实还有点佩服叶恒,佩服他能够一直在稻谷子乡,陪着居民一起修建房屋,这么一个不像是能够在山沟沟里面生活得下去的男人,就真的一待就是一个多月。

唐夭夭这么想着些事情,也不知道多久,终于睡着了。

当自己一觉醒来。

天色已经黑了,身边的人也不在了。

她迷迷糊糊的起来洗漱,然后下楼。

其实不是看到现在房间里面还满地都是叶恒扔在地上的地方,她都以为今天下午叶恒回来这事儿,其实是幻觉。

她想了想,将叶恒的衣服从地上捡起来。

这栋别墅有很多佣人,这种事情本来不应该她来做,但看这些衣服这儿乱七八糟在地上躺了一下午,最终还是受不了的自己捡了起来,佣人大概在他们睡觉的时候,是不敢敲门而进的。

她将脏衣服扔进脏衣服的篓子里,下楼。

楼下,文城的天已经黑了一遍,但大厅中,依然明亮得更白天差不多。

叶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叶老也在他旁边,两个人貌似没什么交集,叶恒看他自己的电视,叶老在看他的报纸,而她的出现,成功的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她拉出一抹笑,带着歉意,“不好意思,下午一下就是睡过头了。”

叶恒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说道,“睡得比我还久,你瞌睡还挺大的。”

声音,分明带着些不爽。

唐夭夭咬了咬唇,也没有解释他们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的下午,她很久了才入眠。

但她知道叶恒为什么对她有些不悦。

叶老习惯了不管任何似乎都等她睡醒了才会一起吃饭,很显然,叶恒并不习惯,所以脸色不太好。

“吃饭了。”叶老也似乎难得去听叶恒唠叨,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吩咐佣人。

佣人连忙点头,让厨房上菜。

叶家吃得很丰富,其实叶老吃得不多,特别是大荤,叶老根本不吃,煲的汤啊,什么的,基本都是让佣人给她吃,她在叶家别墅待的这一个多月,比自己前四个长得还要多,她真怕到自己生产的时候,胖得已经不能见人了。

一家人吃着饭菜。

还算安静的饭桌,叶老突然发话,声音有些严肃,“从今天开始,你们俩就都住在这里了。”

“什么?”叶恒不相信的看着他,“叶半仙,你是说笑的吧,当初让我跟唐夭夭结婚说要生下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时,不说好了我们自己住嘛,现在突然一起住,几个意思啊?”

“就一个意思。”叶老看了一眼叶恒,也没把他当回事儿,反而对着唐夭夭说道,“夭夭,你怀孕了,我不会放心你一个人住,你肚子里面毕竟是我们叶家第一个孙子,注意点肯定是好事儿。我更不放心叶恒陪着你,他估计上天八个月想不起你一次,权衡一二,你住在这里是最好的。”

“那我呢?”唐夭夭还未点头,叶恒就很激动地说道。

让他住这里,要他命吧。

他本来就和叶半仙合不来,平时不想和他计较也是因为不住在一起,他懒得和他计较,他来干涉他事情的时候也不太多,所以能忍就忍过去,要真的住在一起,一天还不干几架吗?

“你,夭夭住在这里,你当然得住在这里的。”叶老说得理所当然。

叶恒就这么看着唐夭夭,一直盯着他,“我为什么要跟她一起住。”

“你们不是夫妻吗?”

“夫妻也可以两地分居。”

“唐夭夭还怀了你的儿子。”

“又不是我所期待的。”

“叶恒!”叶老突然有些生气,声音大了些。

突然的声音,让叶恒也这么惊吓了一秒,脾气也不太好,“叶老头子,你别逼我,你再逼我,信不信我带着唐夭夭就去把你家孙子给做了!”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叶恒!”叶老一字一句,绝对很有魄力的威胁口吻,“你要是敢做什么不知分寸的事情,我会让你这一辈子就别想在外面花花世界。”

“你什么意思?”叶恒瞪着自己父亲。

“我给你宫刑!”叶老说得,斩钉截铁,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叶恒眼睛都瞪圆了,他看着自己父亲,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

倒是唐夭夭,本来在他们这么严肃的吵架时就有些心惊胆战,现在这一刻,反而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声一出,就被叶恒给瞪了回去。

唐夭夭咬着唇,低头喝汤。

叶恒咬牙切齿的说道,“叶老头,你他妈的就不怕我们叶家断子绝孙的吗?!”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叶老说着,嘴角狡猾一笑。

姜终究是老的辣。

叶恒气得差点吐血,他狠狠的看着叶老,这老货,说出来的话,绝对是说到就到。

看老爷子身体矫健,指不定再生个私生子也行。

叶恒忍了又忍,忍无可忍,摔下筷子就往外走。

眼不见为净。

“叶恒。”叶老不缓不急的声音,淡淡的说着,“你敢走出这个房间试试。”

叶恒脚一怔。

与此同时,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叶恒的面前,人高马大,严严实实的将叶恒给堵了起来。

叶恒看着冷血的几个保镖。

咬牙。

叶老反而显得一片轻松,他转头,声音也温柔了些,“夭夭,你多吃点。”

唐夭夭一怔,回神,乖巧的点头。

然后,饭桌上恢复了原有的气氛。

叶恒崩溃得要死的模样在他们眼里就跟空气似的,饭桌上两个人,吃得尤其的和睦。

叶恒转身,猛地走向2楼。

然后听见“砰”的一声关门,不用想也知道那个摔门的人此刻是有多气氛。

唐夭夭怔了一秒,转头往上看看了。

叶老淡淡然的说着,“叶恒脾气从小就不好,你担当一点。”

“我……”唐夭夭有时候甚至觉得,他们什么关系啊?

她能担当什么,又能说什么。

叶老似乎知道她的尴尬,主动给她夹了一块鸡肉放在她的碗里,“反正有我在,不怕叶恒会委屈你。”

“其实,叶老爷……”

“叫爸。”叶老说。

唐夭夭看着他。

第一天到这里的时候,她也叫他叶老爷。

叶老回她的也是,叫爸。

她没好意思,以至于后来基本上都不怎么叫他,现在这一刻,她犹豫了一下,笑着有点甜,“爸。”

“嗯。”叶老点头,颇有点欣慰。

“我也叶恒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

“你们之间怎么样我很清楚。叶恒和他的女人我都很清楚。”叶老说,一边吃饭一边说得很淡定。

唐夭夭瞪大了眼睛。

意思就是,叶恒的一举一动,叶老都知根知底。

“否则,我怎么可能在你怀孕了会第一时间知道。”叶老说,“叶恒玩心重,也怪我一直没有教育他,导致他现在习惯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但是人到了一定年龄总是会收心的,他是我儿子,我知道他不会这样一辈子。夭夭你放心,既然你怀了叶家的孩子,既然叶恒的婚姻本上写在了叶恒名字旁边的人是你,我们叶家就认准你这个儿媳。”

唐夭夭抿着唇。

说不感动,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矫情。

她和叶恒感情不深,但是能够嫁入这样的家庭,多少女人的梦。,她很俗,一般女人喜欢的那些东西她都喜欢,豪门,豪宅,豪车,总裁,大钻石,名牌包,金钱,所有女人向往的东西她都稀罕,她就是万千平凡女人中的一人,否则,她也不会凭着自己的姿色选择进娱乐圈这条路。

她点头,对着叶老微微一笑,“谢谢爸。”

“多吃点,吃完之后散散步。”

“嗯。”

一顿饭吃得很平和,没有叶恒,一直都这样带着些小温馨。

其实叶家真的和她想象的豪门不同,她没想过豪门可以这般的让她舒适,她一直觉得,这种地方得装,装的高雅高贵。

吃过晚饭。

唐夭夭习惯性的在叶家别墅转悠了一圈。

然后回到房间的时候,都已经过了9点了。

唐夭夭推门。

门被反锁。

唐夭夭抿了抿唇,也没有什么情绪。

她转身往楼下走去,碰到佣人说道,“家里有其他多余的客房可以住人吗?”

佣人点头。

“那你帮我开一间吧,我就住那里。”唐夭夭口气特别的好。

佣人更加的尊敬了,连忙点头道,“好,那我带您去吧。”

唐夭夭跟着他的脚步。

刚走了两步。

叶老出现,他直白的说道,“叶恒不让你进去吗?”

“不是,只是怕他有事儿,耽搁了他的正事儿。”

“他能有什么正事儿!”叶老说,一边说又给身边的佣人吩咐道,“你去拿少爷房间的钥匙。”

“是。”

唐夭夭看着叶老。

叶老淡定的往楼上走去,对着唐夭夭说道,“你跟我来。”

“哦。”唐夭夭连忙点头。

叶老出现在叶恒的房门口,佣人急急忙忙的将家里的备用钥匙拿了出来,叶老将门打开。

叶恒一看卧室门被打开,脾气就上来了,声音很愤怒得很,“唐夭夭,你怎么就这么不识趣呢!”

唐夭夭抿唇。

叶老脸色微变,“是我。”

叶恒转眸,看着叶老。

叶老说,“唐夭夭住这个房间,你不愿意住就去住楼下的客房。”

叶恒气得火大,看着叶老头,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

叶老也这么看了一眼叶恒,转头对着佣人说道,“吩咐下去,少爷如果不住自己的房间,其他所有客房的房间全部把暖气关了。”

“你是想逼死我吗?”叶恒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你要死别死家里,死宅对风水不好。”叶半仙说得一本一眼。

他不是叶老头亲生的吧!

就不待有这样老爸的。

叶老也不在房间多停留,转身淡定的对着佣人说道,“我们出去,别耽搁了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的休息。”

“是,老爷。”

佣人跟着叶老出去,房门带过来。

偌大的卧室,就只有唐夭夭和叶恒两个人。

两个人看着彼此。

唐夭夭低垂着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叶恒看了一眼唐夭夭,好半响似乎缓过气来说道,“不怪你,我爸想要弄我,方法多得让你想不到。但是唐夭夭,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别以为有我爸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和你结婚完全是因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别想真的可以让我吊死在你身上,你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唐夭夭笑了一下,点头,“嗯。”

“不早了,要睡觉你就睡觉,我玩会儿游戏。你不用等我。”

“嗯。”

唐夭夭走进浴室,洗澡。

叶恒走向一边的电脑前,打游戏打发时间。

两个人就这么,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唐夭夭每天睡觉之前习惯性的坐一会儿胎教。

她拿过一本胎教书,然后温柔的嗓音轻轻的给肚子里面的小宝贝讲故事。

叶恒玩了一把游戏,转头似乎是看了一眼唐夭夭。

看着她突然很有母爱的模样。

真不觉得唐夭夭这么年轻会有这种神情,是女人天性的?!

反正,他半点要为人父亲的感觉都没有。

他回头,又很淡定自若的玩着自己的游戏。

唐夭夭温柔的讲了两篇,然后准备将书本放在一边入睡时,突然感觉到肚子里有一些胎动。

胎动得特别明显,一下,和平时的感觉不一样。

很奇特。

说不出来的感觉,那一刻甚至觉得有些感动。

她惊喜的抬头,看着坐在对面正在打游戏的叶恒,忍不住叫他,“叶公子。”

叶恒没搭理他,玩游戏玩的出生。

“叶公子,宝宝刚刚好像动了一下。”唐夭夭说,是真的带着一种不言而喻的兴奋和满足。

叶恒依然没搭理,整个人完全陷进了游戏之中。

“叶公子!”唐夭夭声音大了些。

叶恒有些不耐烦,“你别吵我!”

眼眸都没有往她身上看一眼,眼神一直放在屏幕上,一动不动。

唐夭夭抿唇,看着叶恒,整个人突然有些沉默。

以前没有过的感受,但是刚刚那一秒,确实有点心疼,就跟突然被针刺了一下的感觉,转瞬即逝。

她想,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一腔热血,被人泼了个透清凉。

她低笑了一下,转身走进浴室。

浴室大镜子里面,她掀开自己的衣服,明显凸出的小腹圆圆溜溜的,真的觉得生命是一种不言而喻的奇迹,这种奇迹,有时候真的会让人感动。

她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被人期待,但是她想,从这一刻开始,是真的已经有了,对这个孩子的心疼感,是真的有了,这个孩子在她生命力的存在感,即使这段时间一直照着孕育知识在给孩子上胎教,也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没有那么强烈的母爱。

她淡淡的笑了笑,笑着将衣服放下来。

转身,出去。

刚打开浴室门,叶恒走了进来,似乎是进来上厕所。

他看着唐夭夭,进去的时候突然叫了她一声,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刚叫我做什么?”

“没什么。”唐夭夭说,“我说我准备睡了。”

“嗯。”

叶恒走进浴室。

唐夭夭回到大床上。

她睡在自己的地方,不知道孕妇是不是真的很嗜睡,反正睡在那里的时候,也没多久就又睡着了。

有时候觉得这样清闲的日子,真的很好。

……

翌日一早。

叶恒从床上起来。

除了在稻谷子乡,他几乎不可能在上午10点前会起来。

他昨晚上玩游戏玩到2点,现在才7点多,他就已经洗漱完毕准备出门。

他是真怕叶老爷子发疯还真不让他出门。

让他在这个地方待子,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他偷偷摸摸的走向大门,左右环视,奇怪的是,没有人在大门口堵他,而他真的是轻松加自如的走到了大门口,奇了怪了?!叶恒莫名其妙,当然也不想去深究,自己从门口处开了一辆小跑车就离开了。

叶老爷子站在自己的外阳台里,远远地看着叶恒开车离开,老奸巨猾的笑容在他嘴角扬了一下,瞬间消失。

叶恒是他养大的,和他斗,都嫩得能出水。

叶恒开车开得有些快。

直到离开叶家别墅很远,才终于松了口气。

他吹着口哨,一脸得意。

现在他离开这家了,以后就别想他回来。

这么捉摸着,心情真的很好,开车开得也很舒坦,倒是不知道现在这么早能够去哪里?

突然灵机一动。

他似乎好久没有大早上的来一发了。

自从被莫修远叫去那个土不拉几的地方之后,他的私生活就一片混乱,总觉得自己有一个多月都没有过人的生活了,况且,就算昨天下午唐夭夭帮他解决了,但终究不能进入,更别说随心所欲了,怎么着,越想越觉得自己亏大了。

他一边开车,一变心情特好的拿出电话翻阅电话号码,认准一个人,拨打过去,“妞。”

“叶公子,人家想死了,你怎么这久不联系人家,我都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女人娇嗔的声音,这还没做什么,就软成这样。

叶恒心痒痒的说道,“哥这段时间不是忙吗?你没看到新闻啊,哥这一个多月都在支援贫困山区,干大事儿。这不,一忙完了就给你打电话了,你现在在哪儿?”

“在家。”女人说,还娇媚的补充了句,“床上。”

“等我,20分钟后到。”叶恒开车稍微快了些。

“我等你。”暧昧中,满满都是勾引。

叶恒挂断电话,整个人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油门一轰到底,加速行驶。

不到20分钟。

叶恒就到了电话女人的公寓电梯里。

他好久没有这种,饥渴难耐的感觉了。

想来真的是被逼疯了都。

他一进电梯就开始解纽扣。

省得等会儿浪费他时间。

他解开自己黑色大衣的纽扣,又开始解开里面的衬衣,性感的胸肌机会都要裸露了出来,在这般冷的天气,他似乎也感觉不到寒冷了,全身还跟发烧似的,不是,是发骚。

叶恒走向女人的大门。

以前这种情况早就将房门打开了,或者人都已经在电梯口候着了,今天门都没开。

他不悦的敲门。

门没人应。

叶恒蹙眉,敲得猛了些。

还是没人回复。

叶恒不爽的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还未说话。

“妞,懂得欲擒故众了?!赶紧的快开门,哥想你得很。”

“叶公子。”那边声音有些小心翼翼,“我突然发现,我大姨妈来了,所以……”

“你他妈的玩我的吧!”叶恒怒火冲天,狠狠的说着,“你快给我开门!”

“叶公子,我真的来了,今天特不方便,下次一定伺候你。”

“我告诉你,我这个最讨厌欲擒故众的把戏了,赶紧给我开门!”

“对不起叶公子,今天真不行。”

说完,还猛地挂断了他的电话。

叶恒脸都气红了。

他一脚给踹在门上,转身就走。

谁稀罕似的,要女人他多得是!

从此以后,这女人就是他的黑名单!

一边删除号码,一边又拨打了另外一个。

同样是幸喜若狂的答应着,同样也是当他真的过去了,那边就找各种理由拒绝。

一个。

两个人。

个个都是如此。

他妈的!

是他今天撞鬼了吗?!

愤怒的坐在自己的小跑车里面,他翻着电话号码,所有他有的女人的号码全部都打遍了,就没有一个是可以伺候他的,一边气得要是,一边突然想到,这他妈所有一切都是叶老头子安排的吧。

除了他,不会有人这么无聊,断了他所有桃花。

这老头,还真的给他玩真的了?!

他重新启动车子,直接开向魅色酒吧。

这个时候刚上午10点,酒吧正在开门,整个大厅还在做清洁,所有人看到他出现,无比瞪大了眼睛,老板从来没有来这么早过,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吗?!

叶恒才懒得去搭理服务员的眼神,走向自己的专用包房,对着一个服务员说道,“给我打电话,让老鸨赶紧来上班,我有事儿找她。”

“是。”服务员连忙说着。

半个小时,老鸨妆都没有化好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从没这么早上过班,此刻很是不知所措的对着叶恒,“老板,你这么急的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大事儿。”叶恒说,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帮我把莹莹照过来,我现在要她陪我。”

“她请假了,这几天回两家了。”

“Angle也行!”

“她这两天修月事假。”

“牡丹啦?”

“她前几天和客人不小心怀上了,今天去做流产。”

叶恒有些不耐烦,“那你随便帮我安排一个,我他妈的不挑人了行吗?”

老鸨被叶恒怔得不要不要的。

她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恒。

叶恒压了压脾气,“随便帮我安排一个小姐,技巧好点的就行。”

“老板。”老鸨咬牙,鼓起勇气说道,“叶老给我打过招呼了,说不让给你提供小姐,说是……怕你成瘾。”

“我他妈吸毒了吗?!”叶恒狂躁。

老鸨退后,就怕被叶恒给误杀。

叶恒狠狠的喝着啤酒。

叶半仙这破老头子,一天不和他对着干,就不自在了是吧?!

没有女人,大爷我就不能活了吗?!

笑话!

叶恒挥手让老鸨出去。

老鸨连忙走出房间,如释负重。

叶恒就这么在魅色待了一个晚上,叫了几个兄弟过来喝酒,喝得很疯狂。

别意外不能玩女人,他就没有其他可玩的。

他喜欢的东西一个月都可以不带重复的。

这么和几个兄弟喝得正开心,到了晚上11点半,几个黑色西装突然出现在他的包房。

灯开到最亮。

叶恒皱眉,“做什么!”

“老爷说了,少爷要在12点之前回家。”

“我说不呢?!”叶恒眼神一沉,脸色一冷。

“那就对不起了,少爷。”6个黑色西装,一翁而上。

叶恒狠狠的看着他们,还未反应,整个人就被桎梏住,然后……

就这么特别没有面子的被绑走了。

众目睽睽之下!

叶半仙那个老头子!

麻痹的在他小弟们面前就不能给他点面子嘛?!

差10分钟12点,叶恒一身酒气的回到了家里,回到了房间。

唐夭夭已经睡着了。

叶恒突然回来还是吵醒了她,她诧异的看着他的模样。

明显喝醉了。

明显脸色不好。

她本来以为今天早上他离开后,就不可能再回来的,至少得一个两个月才会回来。

现在,莫名的又是什么情况?!

唐夭夭忍不住问道,“叶公子,你怎么回来了?!”

叶恒脸色更难看了。

唐夭夭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话惹到了他,让他脸色分明是巨变。

她咬唇,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叶恒就这么满脸不悦的愤怒的瞪着唐夭夭,一字一句甚至是身体都在发抖的说着,“我他妈的也很想知道,我怎么就回来了!”

吼完,就猛地一下走进浴室,猛地一下将房门给关了过来。

唐夭夭看着浴室门。

如果质量不好,早就玻璃散落成碎片了吧。

她回眸。

重新躺在床上睡觉。

这个时候她恍惚也知道了,叶恒之所以会这么气呼呼的回来,肯定是叶老的杰作。

有时候真的挺同情叶恒的。

总觉得,叶恒怎么都斗不过他爸。

莫名还有些觉得好笑。

估计,这十月怀胎,也不会是自己想象的那么无聊了!

呼呼,今天下午没有去活动,就灰溜溜的回来码字了。

亲们要不要奖励。

月票就可以了,我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