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翟安博弈(1)/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恒和他爸斗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别墅中不时传来叶恒的尖叫声,连绵不绝。

有时候唐夭夭都有些于心不忍,对于像叶恒这样的公子哥,晚上12点才是他夜生活的开始,被强行捆绑回来,不是要他命吗?!

更何况听说,叶老还将叶恒的所有外面的桃花给斩断了。

一个正常的男人没办法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普通人都会憋死吧。

唐夭夭转头看着叶恒,看着这个男人突然,不咆哮也不跟他爸对着干了,今天难得的,在别墅待了一个早上,也没有说离开。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

阳光明媚。

透过别墅大大的落地窗,阳光正好透了进来,照耀在光亮的地板上,晶莹剔透的,整个房间都觉得暖了起来。

唐夭夭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晒太阳,一转头就能够看到落地窗里面叶恒难得心平气和的样子,看着他在看综艺娱乐节目,看到好看的地方,也会忍不住笑出来,总觉得叶恒其实,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遥远,他也有会做很多平常普通人都会做的事情。

只是莫名觉得,叶恒今天出奇的乖,让人毛骨悚然。

挨到吃中午饭。

三个人依然坐在昂贵的饭桌边上,饭桌上都是些山珍海味。

叶恒其实这一个星期都没在别墅吃饭,今天这么突然出现,唐夭夭有些奇怪的多看了他两眼,但是叶老很显然,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显得特别的淡定。

“半仙。”叶恒突然开口。

“嗯。”叶老应了一声。

“今天天气不错,我带着唐夭夭出去走一下。”叶恒说得很自然,“总不能让她一直在这个房子里面,她没憋出毛病,我儿子都憋出毛病了!”

叶老转头看了他一眼,依然淡定无比,“嗯。”

就应了一声,根本没什么反应。

叶恒看了他爸一眼,也很淡定,淡定得嘴角分明笑得阴险无比。

吃过午饭。

叶恒就催促唐夭夭回房间换衣服出门。

唐夭夭换了一套外出的羽绒服,这个冬天大概是她穿得最多的,帽子围巾手套还有口罩耳罩,一样都没少。

她从衣帽间走出来。

叶恒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一下,“你当自己是北极熊啊!”

唐夭夭微瘪了一下嘴,说道,“我怕被人认出来。”

一方面怕感冒了对身体不好。

另一方面,至少这样,应该没有谁能够认出来她。

叶恒似乎又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有些奇怪,唐夭夭也没明白他到底在笑什么,下一秒,叶恒就催促她离开别墅。

别墅外面停了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他平时写喜欢看跑车,因为带着唐夭夭出门,他爸就给他留了一辆黑色的安全性很高的宾利,这种一板一眼的车,他以前从来不屑开出去,想了想,也不能真跟他爸对着干,对着干的结果就是,他会死的很惨。

他开着,离开。

一边开车,一边低头看手机。

唐夭夭坐在副驾驶室,看着他如此不安全的开车模样,倒是让她一直有些心颤。

没有怀孩子的时候也不会计较那么多,怀上孩子之后,凡是,胆子似乎就小了很多。

好几次唐夭夭想要开口让他开前面,好几次话都被自己憋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车子开了很远,叶恒依然低头边看手机边开车,直到车子听到一个红路灯前,停下来,他双手放开方向盘,修长的手指在指尖上快速的打着字,速度很快。

后面的车已经开始催促了,叶恒才把手机放下,有些不悦的表情,然后一个重重的推背感。

唐夭夭惊吓着,拉着扶手。

叶恒将车子又开快了一些,开得特别随便。

不到半个小时,车子停靠在一个五星酒店门口。

唐夭夭有些诧异。

叶恒叫她来这里做什么?!

吃饭吗?!

不是刚吃了饭吗?!

叶恒也不多做解释,直接走向了前台,然后将自己身份证掏了出来,似乎是在办理开放手续。

很快,服务员将房卡给了他。

叶恒往电梯走。

唐夭夭怔在原地。

叶恒走了两步,转头,表情有些不耐烦,“跟上啊。”

唐夭夭咬唇,大步跟了上去。

电梯一路向上,走向VIP套房。

叶恒带着唐夭夭直接走向了一个房间,房卡一刷,房门打开。

唐夭夭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房间里面就蹦来来一个女人,非常热情的往叶恒身上跳,几乎是一时间就双腿夹在了他的腰间,身体柔软无比的紧贴着叶恒,别提有多风情万种了。

那一秒。

唐夭夭其实是有些惊吓的。

她忍不住往后面退了一步,看着叶恒抱着女人进了房间,房门就这么关了过来。

唐夭夭站在走廊上,看着房门,看着房门号。

她微吐了口气,总算知道叶恒今天的表现是为了什么了?!

这段时间叶老对叶恒跟得紧,导致他一直被他控制住,似乎是叶恒做什么事情叶老都知道。经过这么深思熟虑,他能够想到最好的方法大概就是,用她来掩人耳目,至少叶老对她现在是好的,不会在她身上做手脚。

想通这些,唐夭夭转身欲走。

她就说,刚刚叶恒在笑什么,原来是在笑她的多此一举。

他们出来不过就是直奔酒店,也不会见到什么人,哪里血药伪装得这般严实。

她这么不缓不急的往电梯口走去,打算在楼下西餐厅找个角落等他。

叶恒现在应该不敢太放肆,所以做为不会停留就会离开,否则万一被发现在了,下次也不好再偷腥。

这么想着,脚步刚走了两步。

房门突然打开。

叶恒上前拉着唐夭夭,根本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直白的说着,“你跟我进来。”

唐夭夭就被叶恒给拉了进去。

房间很豪华,很大。

但是只有一间。

所以一进去就能够看到一张白色的大床,无比的显眼。

唐夭夭将视线放在大床上一秒,没有看到刚刚那个女人,转眸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听到里面响起哗啦啦的水声,似乎是在洗澡。

她回头看着叶恒,有些不知所措。

“你就在这里等我,完事了我们就回去。”叶恒说,“你别给老头子说。”

“哦。”唐夭夭点头。

她能说她除了拍戏和看电视的时候看过别人上床,还从来没有真的这么看过现场直播……毕竟拍戏和看电视都是隐晦的,这种真枪实干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叶恒交代完毕,也没多停留,直接脱了衣服就走进浴室里。

里面一瞬间就响起,暧昧到爆的娇嗔声……

唐夭夭抬头往浴室看了一眼。

透过浴室的玻璃,还能够隐约看到,纠缠不休。

唐夭夭脸有些红,忙把头低了下来。

不知道多久。

浴室的房门被推开。

唐夭夭在这边沙发上,似乎都能够感受到,浴室里面散发出来的热气,以及……骚气。

她不敢抬头,所以不知道现在两个人是不是直接赤裸着出来的。

只是耳边一直听着女人娇喘的声音,仿若把人魂儿都要叫了出去。

唐夭夭才觉得,自己第一次和叶恒,是有多,木讷。

仅仅是耳边这女人的声音,应该都会让男人,疯狂吧!

“啊!”突然的一声尖叫。

唐夭夭身体有些紧绷。

女人嘴里吐出些,淫荡的字眼。

各种,污得吓人。

夹杂着男人,粗狂的喘息声。

唐夭夭终究忍不住,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外阳台。

她将玻璃门关了过来,自己站在外阳台。

今天天气很好,但还是冷。

这么站在这么高的阳台上,吹着风,似乎更冷。

好在她穿得多,要不然估计自己会被冻死。

这么想着,就一直趴在外阳台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文城的护城河里,那星星点点的阳光剔透。

时间过了很久。

太阳隐隐约约躲在了云层里,没有了阳光,气温似乎又冷了两度,

她有些哆嗦的动了动,活动身体。

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她也不敢贸然的进去,就只能这么一直忍受着冷风,冷空气,等待,等待。

不知道等了多久。

反正觉得身体就僵硬得动不了了。

玻璃门突然被人粗鲁的打开,叶恒的声音对着她说道,“唐夭夭走了!”

唐夭夭转头,看着叶恒已经穿上衣服,一脸容光焕发的样子,点头。

叶恒也没有多看她一眼,转身退回了房间。

唐夭夭是在外面足足多占了两分钟,才勉强让自己的双腿能够活动,然后走进温暖的房间。

房间的暖气很大,很舒服。

她看着叶恒和那个女人在房间里面缠绵,听到叶恒说,“以后我就给你发短信,你记得注意不要被人跟踪了,要是被发现了,我们就没下次了。”

“放心吧,叶公子,我会注意的。”女人娇滴滴的说着。

“乖。”叶恒嘴角一笑,“钱我转你卡上了,自己查一下。”

“谢谢。”女人欣然一笑,垫着脚尖,亲吻着叶恒的脸蛋,一脸献媚。

叶恒也这么笑了一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唐夭夭连忙跟上。

房间的温度让她身体也活动了些,反应也灵敏了些。

两个人从酒店出来,然后坐在小车内。

叶恒开车,依然开得很随意。

唐夭夭很警惕的看着窗外,然后紧紧的将扶手拉着,表情很严肃。

“唐夭夭,你想要什么?”叶恒突然开口。

唐夭夭看着他。

“你想要什么,给我说,我买给你。”叶恒心情似乎还不错,继续问道。

“什么都可以吗?”唐夭夭问他。

是在,感谢她帮了他吗?!

“你可以说说看。”

“钱可以吗?”唐夭夭说。

叶恒笑了一下。

倒是现实。

好在,他从来都不讨厌现实的女人。

他对任何女人都不走心的,也从来没想过女人必须要对她走心,物质交易对他而言,最好不过!

他也难得麻烦。

“要多少?”叶恒问她。

唐夭夭想了想,有些小声的说着,“十万可以吗?”

叶恒似乎是转头看了她一眼。

唐夭夭垂下眼眸,声音又小了些,说道,“前几个月,你每个月给我打一万,我有些不够,还用些自己的积蓄,我在娱乐圈也没有赚多少钱,以后回去可能也还得花钱……如果你觉得太多了,就8万也可以。”

听着唐夭夭说的。

叶恒突然笑了一下。

他对着唐夭夭说,“你是在控诉我当初给你钱给得太少了。”

唐夭夭咬着唇,没有说话,当默许了。

叶恒说道,“我给你50万唐夭夭。”

“啊?”唐夭夭惊吓的看着他。

“50万,如果每次都跟今天一样表现得这么好,我以后会给你更多。”叶恒说,并非在开玩笑,说得还很认真,“唐夭夭,我喜欢懂事又识趣的女人。”

“谢谢叶公子。”唐夭夭感谢,真诚的说道。

叶恒微点头。

车子开得有些快的回到了叶家别墅。

别墅中,叶恒陪着她一起进去。

估计是怕自己露出了破绽,就带着唐夭夭一起走进大厅。

大厅中叶老潇洒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抬头看了一眼叶恒。

叶恒估计有些做贼心虚,这么被看了一眼,连忙认真的说着,“我带夭夭到处走了走,她怀孕了不能在外面停留太久,所以回来了。”

叶老点了点头,没什么异样。

叶恒心里止不住的得意,拉着唐夭夭非常愉快的上了二楼。

叶老看着两个人上楼的身影。

身边一个跟他岁数差不多的管家低声说道,“老爷,就这么放任少爷吗?”

叶老将视线再次放在自己的报纸上,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能把他逼得太紧,容易翻浪。何况,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有时候得他们自己处理,我做的终究是有限。他们还是得自己培养。”

“老爷说得是。”管家点头,很严肃的说着。

叶恒带着唐夭夭回到房间。

唐夭夭其实从车子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了,她以为是叶恒打的暖气不足,所以才会让她觉得很冷,但回到这里,还是觉得有些冷,都穿了那么多了,还是不觉得多温暖,但明显其实脸上已经有些红了。

叶恒回来,又一屁股坐在电脑前,准备玩游戏。

看着唐夭夭坐在床上,似乎是有些累,整个人在那里歇气。

叶恒皱了皱眉头,有些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你回来了还穿成这样,你不怕把自己闷死了啊。”

唐夭夭似乎才回神,她将衣服脱了。

一脱了,就觉得更冷了。

她转身走向浴室,捉摸着去洗个热水澡。

但是身体突然间有些头重脚轻,她趴在洗漱台上,也不敢轻举妄动,想了想,就洗了个脸和脚,回到床上睡觉。

她瞌睡多。

叶恒看她,也不觉得奇怪。

唐夭夭就觉得身体有些发抖。

盖着厚厚的棉被,还是有些冷。

她这么哆嗦着,也不知道多久睡着了。

睡梦中迷迷糊糊的,睡得并不舒坦,整个过程中分明一直在做梦,梦里面一片乱七八糟的,让她混乱不清,似乎还有些说胡话,直到,一个声音有些不悦的叫醒了她。

“唐夭夭,你说什么梦话!”叶恒近距离的一张脸出现在她面前。

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他。

“你睡个觉都睡得不安稳。”叶恒不悦,刚打游戏打得起劲,就听到唐夭夭一个人在那里说,说些他也听不懂的胡言乱语,完全是影响他打游戏的心情。

唐夭夭左右这么看了看,看着外面天色都快黑了。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此刻醒来,还是觉得一身都酸软不已,头重得厉害。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烫得让她都被自己吓到了。

叶恒看她醒来,转身又走向电脑旁打游戏。

唐夭夭强忍着让自己爬起来,然后准备下床去找佣人,告诉叶老一声她怀孕了,她知道他们家有私人医生,她现在怀孕了,也不敢自己随便吃药,这么想着,脚没落地,就已经软得不行。

她捂着自己额头,终究放弃了。

她怕自己晕倒在地上,所以那一刻鼓起了勇气对着一向不讨厌被人打扰的叶恒虚弱的说道,“叶公子,我好像发烧了。”

叶恒确实在打游戏,听不到。

唐夭夭咬牙,“叶公子,我发烧了!”

叶恒被唐夭夭的声音突然怔了一下,习惯性准备吼唐夭夭的,那一刻似乎是听清楚了她的内容,诧异的问道,“你发烧了?”

“嗯。”唐夭夭点头。

仔细一看,脸真的红得很吓人,嘴唇也干涸得有些发紫。

他就说,今天水色怎么能够好到这个地步。

他从电脑边上起来,好半响问了句,“需要叫医生吗?”

唐夭夭点头。

叶恒转身走出房间,逮了一个佣人,说明了情况。

佣人赶紧给叶老通风报信,又给私人医生打了电话。

唐夭夭觉得一身特别没有力气,头又重得要命,只能一直靠在床头,等着医生过来。

不到20分钟。

医生就提着一大箱医药设备出现在唐夭夭面前,叶老也跟了进来。

叶恒此刻也规矩的站在旁边,似乎是在看情况。

医生拿了温度计给唐夭夭打了一下温度,看着上面的度数,皱了一下眉头,“叶太太,你发烧到39。3度,高烧。”

怪不得。

这么难受。

其实她从小身体还不错,很少发烧这么严重的。

她看着医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现在怀孕了,高烧对胎儿尤其的不好,而且现在烧得这么严重,物理降温肯定不行,得快速的药物把温降下来,我现在给你打针,放心吧,是对胎儿没有影响的,再输点水,吃点药。”医生说。

唐夭夭点头。

医生开始准备自己的医药设备,然后给唐夭夭打了一针退烧的,又给她挂上了点滴,拿了些药,让她吃了。

唐夭夭躺在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味道太大了,她刚吞进去,就一阵反胃。

她连忙让佣人给她拿了一个垃圾桶,根本是控制不住的,猛地一下就呕吐了出来,吐得很多,几乎是这一口刚吐完,下一口就来了,身体也不敢使劲,胃一直在抽搐,整个人看上难受无比。

叶恒就这么在旁边看着唐夭夭,看着她此刻的模样,忍不住不皱了皱眉头。

医生看她吐了,也没让她再吃药,而是给她喝了点温开水,让她尽量缓缓胃里面的不舒服。

唐夭夭实在是难受,躺在床上也不说话。

之前怀孕那3个月,都说孕早期会呕吐得厉害,其实她身体状况还好,就早上起来会有些干呕,平时几乎没什么感觉。反而是现在,从来没有孕吐得这么撕心裂肺。

她尽量让自己放松。

刚刚这么强烈的呕吐,除了一身汗,倒是让烧退了些。

医生守着唐夭夭输水。

叶老叮嘱了几句,先回了自己的房间。

叶恒这个时候肯定不会走,就算是做做面子,也得给他爸看到。

他就这么有些无聊的坐在那里,游戏也打不进去了,总觉得唐夭夭发烧,和自己好像有些关系。

唐夭夭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醒来之后,点滴都已经输完水了,房间中除了叶恒,还有个佣人收到她,看着她醒来,连忙说道,“少奶奶觉得好点了吗?”

唐夭夭点头。

一觉之后,其实好很多了。

明显感觉自己没有这么烫了,只是出了一身汗,身体有些虚而已。

“一个晚上少奶奶没有吃东西了,老爷吩咐厨房做了清粥,我去帮你盛点上来,你吃点。”

“谢谢。”

佣人恭敬的笑了笑,转身走出去。

整个卧室,就又只剩下叶恒和唐夭夭了。

唐夭夭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一身都有些黏糊糊的,出了汗之后,全身都不舒服。

此刻她也不敢去洗澡,这么久没有吃东西,怕自己低血糖,也怕把宝宝给饿到了。

叶恒坐在电脑前无聊的看着一些网页,回头看了一眼唐夭夭,说,“你怎么会发烧的?”

唐夭夭咬了咬唇。

今天下午其实不应该在阳台外等叶恒的,当时只是有些不自在,全身都在叫嚣着排斥那现场直播,现在反而有些后悔,不就是肉碰肉的一些事情嘛,她也不是黄花大闺女,何必这么矫情,现在发烧了,如果孩子有什么,她肯定得悔死。

“是下午在阳台外等我引起的?”叶恒问她。

唐夭夭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叶恒有些来气,“我说唐夭夭,你装什么纯洁啊,妈的娱乐圈的人最污了不是,你们拍戏的时候不也这样吗?!搞得我好想欠了你什么,下次别这样!”

唐夭夭被叶恒说得有些不是滋味,她有些憋屈的小声说着,“我怕胎教不好。”

“……”叶恒就这么鼓圆了眼睛,半天说不出来话。

唐夭夭咬了咬唇,也不敢多说,就这么看着叶恒,低垂着头,一声不吭。

正时。

佣人敲门而进,将房间里面有些尴尬到窒息的气氛打破,佣人一口一口喂着唐夭夭吃东西,叶恒看了一眼唐夭夭,转头又开始打游戏了。

唐夭夭看着叶恒的模样,忍不住松了口气。

其实她不太敢得罪了叶恒。

吃过晚饭,佣人离开,又给她到了温开水上来,拿药给她,说道,“医生说了,你吃了饭之后,半个小时后如果胃不那么难受了就吃点,如果吃下去还吐,就不要吃了,他明天一早就过来给你再输点水。”

“嗯。”唐夭夭点头,说道,“你帮我把床单换一下,我今天出了很多汗。”

“好的,少奶奶。”佣人连忙答应着。

唐夭夭从床上起来。

修正了一个下午,加上吃了晚饭,整个人明显好了些,此刻也不发烧了,还有少许,烧后后遗症,全身有些无力,整体基本上无大碍。

她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等着佣人换床单。

佣人很麻利的做完,又恭敬的离开了。

唐夭夭看了看时间,转身走进了浴室。

她一身都酸软,但比起来,身体上的汗渍让她更加不舒服。

她开了淋浴,脱了衣服,洗澡。

她洗得不快,慢悠悠的,习惯性洗的很仔细。

这么多洗了一会儿。

浴室大门突然猛地一下被人推开。

叶恒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此刻什么都没穿,站在淋浴下,有些惊吓的看着叶恒。

叶恒这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口气很不好的说着,“你特么的能快点吗?我还以为你闷死在里面了!”

说完,转身就准备摔门出去。

估摸着是叶恒觉得她洗太久了,怕她晕倒在浴室。

毕竟今天她看上去,确实有些脆弱。

她看着叶恒准备离开的背影,突然叶恒又回头,上下看着唐夭夭的肚子。

似乎是第一次这么明白的看着唐夭夭明显已经凸出来的小腹。

他眼神审视着。

这里面就是他的屁小孩吗?!

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是觉得有些神奇。

他忍不住走进去,自然的伸手摸着唐夭夭吐出的小腹。

唐夭夭一怔。

叶恒摸了摸,觉得触感也有些神奇。

他忍不住问唐夭夭,“你什么感觉?”

“……”唐夭夭能说她特么的很尴尬吗?!

“肚子挺这么大,什么感觉?”叶恒好奇的问道。

又不是一天就这样的,自己熟悉这个演变的过程,也没觉得有什么感觉。

这么一问,倒是让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叶恒温热的手指又这么在唐夭夭光裸的肚子上摸了摸。

摸了摸。

身上都被淋浴沾湿了点,那一刻却饶有兴趣。

突然。

肚子里面的小东西动了一下。

很明显的胎动。

叶恒整个人猛地似乎贝惊吓了,他瞬间收手,整个人还防备的往后退了两步。

唐夭夭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

叶恒瞪着唐夭夭,好半响才问道,“这什么情况?”

唐夭夭笑了笑说道,“我是胎动。”

“胎动?”叶恒似懂非懂,“这小子在里面会动吗?”

唐夭夭点头。

“他居然会动?”叶恒觉得更加神奇了,“不是应该就跟一虫子似的,吃吃喝喝,到最后直接给拉出来吗?!”

“……”唐夭夭无语。

拉出来……

拉粑粑吗?!

对于叶恒的常识白痴,唐夭夭解释道,“嗯,到了4个月后孕妇就会感觉到胎动,不过没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些人会4个月就能感觉,有些人得6个月后,我是5个月多感觉到的。”

“还有这种!”叶恒若有所思的看着唐夭夭的肚子,忍不住又上前摸了摸。

这次怎么摸,都没有动了。

叶恒皱眉,“喂,你小子倒是给我打声招呼啊,我是你老子。”

死都不懂。

叶恒有些冒火。

刚刚那一秒的感觉太快了,而且自己没料到,根本就没有好好感受,现在想认真的感受一把,居然还这么不给面子。

他脸色不太好。

唐夭夭就这么忍着笑。

叶恒等了至少足足5分钟,终究是没了耐心,甩手走人。

唐夭夭觉得叶恒再不出去,她估计真的得闷死在浴室里,她快速的给自己冲澡,然后吹干头发,换上干净衣服走出卧室。

叶恒躺在床上睡觉了。

自从叶恒12点前被他父亲逼着回来后,作息也正常了很多,至少不会白天黑夜的颠倒。

唐夭夭也这么睡在床上。

迷迷糊糊中,似乎感觉到一双大手一直放在她的小腹上,手心间,还带着些温柔的触感,很暖……

……

陆氏大厦。

陆漫漫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文城这两天特别好的天气。

看着阳光透过窗户照耀在地板上,让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冬日的阳光终究会让人心情有些豁然开朗。

陆漫漫却没有好心情,反而有些不爽透顶。

她想起过了一个周末,莫修远这个男人又骗她了。

说好周末回来的,说好不只是周末回来的,结果第一个周末,就食言而肥了,那天就给她打了电话说这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周末得加班,不能回来。

她真想将电话给扔他头上去。

不守信用的男人,最讨厌了。

她赌气不爽的自己在别墅过了一个无聊的周末,今天周一上班,不知道是自己在家把自己弄得太懒散了还是怎样,今天半天都集中补了精神,半点都没有上班的心情。

她拿起旁边的电话,拨打,“张秘书你进来一下。”

“是。”

张翠推门而进,“陆总你找我。”

“帮我泡杯咖啡,清醒清醒头脑。”陆漫漫说道。

张翠点头。

转身欲走。

陆漫漫突然叫住她,“算了,别泡咖啡了,帮我准备一杯温开水就行了。”

“……”张翠倒是有些诧异。

陆总不是一向都喝咖啡吗?

陆漫漫也没解释。

张翠也没敢问,转身离开。

这段时间在造计划,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但咖啡终究对自己身体不好,有时候能够不喝就不喝了。

她打开电脑,强迫投入工作之中。

张翠将温开水放在陆漫漫手边,说道,“陆总,刚刚翟经理打电话过来,预约下午2点半的会议,他们将他们新研发的软件系统带过来,给您过目。”

“嗯,给他回话,说我在这里等他。”

“是。”张翠点头。

陆漫漫对着电脑沉默了一下,终究,翟安在规定的时间完成了软件的研发工作。

她这么松了一口气,将注意力再次放在工作上。

……

下午2点。

翟安从翟氏出发,叫上自己的两个工作人员以及秘书,一起开车去陆氏,将自己研发的软件给陆氏过目。

这段时间几乎为了赶上进度,工程师及技术人员几乎是连续通宵作战,翟安也一路这么陪着,整整这么不分日夜的忙了一周时间,昨天周末加班给董事会过目了研发的软件系统,得到一致通过后,今天整理最后的汇报方案,带着去陆氏大厦。

翟安和几个随同一起,出现在电梯口。

电梯口,正好碰到翟奕。

翟奕这段时间有些清闲。

难得的清闲,因为没有什么工作。

意外的只是,他在后期研发整个软件的工程中,翟奕并没有怎么的为难,最多不过就是有些程序上慢了点,但毕竟研发组是专门的一个项目组,公司所有其他职员也不敢太过怠慢,整体进度就明显的加快了很多。

翟奕看了一眼翟安,冷冷的声音说道,“去陆氏?”

“嗯。”

翟奕这么冷笑了一下,越过他身体,什么都没说的走了。

翟安看着他的背影。

大家都知道翟奕和翟安在公司一点都不和,甚至渐渐在公司内部都形成了分化,内斗似乎已经一触即发。

电梯到达。

翟安走进电梯,显得很淡定。

倒是身边的一个技术人员忍不住说道,“也不知道翟总怎么就这么针对我们的项目,分明是赚钱又赢得口碑,甚至会因为陆氏而占领一大部分市场份额的项目,他作为总经理及董事会成员,却这么的抵触。”

说出来,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因为什么。

不就是翟奕一直排斥翟安。

翟安看着电梯的数字,抿唇没有说话。

技术人员看翟经理没有发话,自己也识趣的不多说。

电梯一路往下。

到达一楼,打开。

翟安带着他们出去,坐在小车内。

本来是一个技术人员开车,翟安犹豫了一下,选择自己开车。

翟奕太平静了,让他不太心安。

万一他在他们去翟氏的中途设置障碍,他自己开车,终究还能避开一些。

而他也开得真的额外的小心,就怕或许会有什么不必要的发生。

就在他稳稳当当的将车子停靠在陆氏大厦门口时,似乎一切都很平静,那一刻他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多项,翟奕在这个时候突然这么惊人的沉得住气,倒是让他有些诧异。

他带着他的工作人员一起走向陆氏大厅。

还未走向前台,电话突然在此刻响起。

翟安看着来电显示,示意他们等他一会儿,他拿起电话,按下接通键,“爸。”

“你在哪里?”

“我在陆氏大厦,准备找陆漫漫将我们这次手机研发的新系统软件给她看一下,我们拖的时间太长了,对双方合作无益。”

“嗯,我知道。”翟弘一字一句,“但是现在你先回来。”

“怎么了?”

“回来直接到董事会会议室,有个紧急的会议,你必须马上参加。”翟弘的声音很严肃。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翟安抿唇。

他父亲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他知道肯定不可能是小事儿。

随同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也有些莫名其妙。

翟安走过去,直白道,“有点事儿,我们先回去。”

“啊?”所有人惊讶。

“陆氏这边我来解释,我们先回去再说。”翟安吩咐,然后转身往大厦外走去。

几个人都愣怔了,下一秒还是快速的跟了上去。

翟安其实觉得,这样的翟奕才正常。

有时候真的不是怕面对,而是怕,防不胜防!

从今天开始恢复正常时间正常万更更新,小宅已经平安的从三亚回来了。

爱你们!

小宅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重要的事情说十三遍都行!

对了,月票奖励有亲已经收到了,收到了在群里冒个泡,发个图片什么的,让群里的妹纸都乐呵乐呵。

谢谢亲们的支持,小宅鞠躬感谢。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