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翟安博弈(2)翟奕的阴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安带着他的工作人员,走出陆氏大厦。

几个人坐在车上。

翟安让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开车,自己坐在后座,拨打电话。

陆漫漫很快接通,“翟安,你到了吗?”

“漫漫,不好意思,遇到点事情,我今天可能过来不了了。”

“是软件的问题?”

“不是。”翟安说,“软件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自己已经改了很多稿了,系统优化也基本上是能够和国际接轨,我刚刚已经走到了你的楼下,准备上楼的时候,我爸叫我会翟氏,所有重要事情要我马上去参加董事会会议。”

“翟奕从中使诈。”陆漫漫说。

“嗯,所以回去看看。”翟安真的很平静,似乎并不是一个容易急躁的人,给人感觉永远都是那么平稳那么,内敛。

陆漫漫也不多说,“那你先回去,陆氏这边我会给你拖延时间。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需求给我打电话,我尽我所能!”

“谢谢。”

翟安挂断电话,眼眸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窗外。

其实也在若有所思。

他倒是真不知道,突然被叫回去开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一路上,工作人员都显得有些急躁,以为这个软件项目在今天应该差不多就会告一段落,只要陆氏觉得OK,他们就只需要配合陆氏装上软件系统,这没日没夜这么昏天暗地的工作就是结束了。显然,此刻应该是发生了什么状况,才会让翟经理带着他们离开,完全是让他们有些按耐不住。

倒是翟安,一直保持着冷静,没有半点狂躁不安。

车子到达翟氏大厦,翟安一边往大厅电梯口走去,一边对着他随同的工作人员说道,“你们先回办公室,累了这么多天,今天去自己的位置稍微休息一下,不需要想软件系统的问题,我会解决。现在我不知道董事会突然叫我上去开会是什么事情,需要耽搁的时间长不长,如果很长,我会让人通知你们,你们让软件项目组的所有同事,回家补充睡眠,工资会按照你们平时上班进行发放的,辛苦了。”

说完,翟安就走进了电梯。

其他两个人点头,跟着进去。

工作人员到楼层,提前下电梯,翟安一个人坐着电梯,一路向上。

到达董事会楼层,他直接出去。

他爸的秘书站在电梯口,似乎是在专程的等他,看着他出现,连忙有些焦急的恭敬道,“翟经理,现在董事会正在讨论关于你软件项目的事情,事态有些严峻,董事长让我提前给你说一声,会议上不管出现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慌张,保持理智,他会暗中帮你的。”

翟安微点头。

看来,真的不是一个让人期待的董事会会议。

他走向董事会会议室,偌大的会议室,是整个翟氏最最奢华的一个,此刻会议室里面保持着绝对到甚至有些压抑的安静,会议室中间最上头坐着翟弘,翟奕坐在他旁边,其他7个董事也根据他们自己持有的股票多少,排序而坐。

翟安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翟安抿唇,看了一眼,然后看着翟奕。

翟奕冷漠的脸上拉出一抹阴森的笑,笑得毫无掩饰。

翟安微动了动喉咙,坐在了最偏远的地方。

翟弘看自己的儿子回来,才直白的开口道,“翟安回来了,我们继续开始今天的会议。”

其他人都不说话,就听到翟弘的声音。

“刚刚翟奕用一份非常完善还非常赚钱的方案,建议我们翟氏立刻终止和陆氏的战略合作,选择和另外的公司开展同样的合作方式,那家公司开出的条件是,愿意赔偿这段时间我们在陆氏遭遇的所有损失,同时,提供高于陆氏2倍的价格,签订和翟氏的战略合作协议。”翟弘直白道。

翟安蹙眉。

翟奕为了阻止他,倒是什么大胆的举动都敢做。

这样的方式,无意是在用翟氏的声誉做赌注。

现在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陆氏等着他们的系统重新开辟手机市场的发展,这个时候毁约,不说对陆氏的影响,毕竟现在所有事情都还是翟氏的内部问题,但至少,翟氏在外的名声几乎就可以一了百了。

他不觉得,他父亲以及董事会的成员会答应翟奕这么不负责任的决定。

不管钱有多少,企业生存的根本还在于,这个企业的诚信度,否则这次赚了大钱,下次还有谁愿意和他们合作,谁不怕他们中途说崩盘就崩盘,这种看眼前利益的举措,实在不敢恭维。

可现在的情况就是,翟奕做了,做得还这么的咄咄逼人。

翟安转头看着翟弘。

翟弘似乎是给了一分钟给翟安消化,又说道,“现在董事会成员包括我在内,一共9个人,其中有5个人赞同和陆氏毁约,选择和帝都的商业大亨奥利集团合作。也就意味着,翟安你手上的这个项目,现在要宣布终止。”

说的话,很严肃。

一字一句,半点都没有开玩笑。

在这样的场合,也不可能开玩笑。

翟安就这么看着翟弘,转头看着翟奕。

翟奕很冷漠,和翟安的眼神相撞的时候,眼神中那份无法掩饰的得意以及掺杂着的嗜血,如是的在翟安眼下越来越明显。

而那样的眼神就在字字句句的告诉他,想要和他斗,他门都没有!

他现在在翟氏的势力,已经能够轻轻松松,让董事会一半以上的人,赞同他的所有观点,这样的举措无疑就是让董事长的权利基本被架空!而他,有了那份主动权。

翟安保持着冷漠。

翟奕其实有些遗憾没有看到翟安突然发疯的样子,在他印象中,翟安从小安静,基本上不会有什么过激的情绪,不管是对谁,从小的稳重成熟就让他恨得牙痒痒的,他讨厌翟安的所有种种一切,从他还没见过翟安只知道有这个人存在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不会让翟安好过。

本来他去了国外发展,他有好长一段时间因为眼不见为打算放过他,他手上事情很多,没想过把精力浪费在翟安身上,他不屑也觉得不值。

而现在翟安突然回来,突然还想要在公司立足,完全是挑战他的极限。

他怎么可能放任翟安为所欲为。

这么多年在公司,在公司这么多年,还真的以为他就只会跟着翟弘的屁股后面转吗?他早就有了自己那一份,翟弘都意料不到的势力,要不然也不会在今天这个董事会上,让翟弘显得如此的被动。

会议室很安静。

安静得,鸦雀无声。

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

对公司而言,董事会的决定就是公司的决定,任何人,就算是CEO,高层集体反对,也不可能有所改变,公司的最高决定权,终究是董事会。

翟弘自然也是忍着怒气,但因为这么多年走过风雨,知道伪装,所以表面上依然显得很沉稳,他说,“今天的会议结束,散会。”

所有人正准备起身。

翟安突然开口道,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我想耽搁大家几分钟,毕竟和陆氏的项目是我全权在负责,现在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我作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应该可以说说我自己现在的一丝看法吧。”

所有人看着他。

看着他的同时,一些董事又转头看着翟奕。

似乎是在看他的举动,再考虑自己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去做。

翟奕倒没有看任何人,表情冷漠的对着翟安说道,“翟安,你来公司也不是一两天了,公司的规章制度你有好好学吗?翟氏的决定权都在董事会决策会议上,一旦通过并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辗转之地,而你,不需要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是无果,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

口吻,何其的轻蔑。

“判人死刑前,法官都会给犯人一个说话的机会,何况,我们还没有到那般肃穆的地步!何况,董事会决定的事情我没想过要改变什么,我只想说说我个人的想法,最后你们怎么决定,我没有那个资格参与,但我觉得,我有必要把我能够想到的告诉大家,也是我对这份工作的一个责任。”翟安说得严肃认真。

翟奕只是不屑的笑了一下。

笑话他所谓的,对工作的一份责任。

他可从来没有打算,让翟安这么一直在公司里面待下去。

这个项目的事情一过,撵走翟安,迟早的事情。

翟奕没有答应,其他董事也没有人开口说话。

倒是翟弘,突然非常霸气的说道,“大家坐下来,听翟安说。”

不管如何,虽然董事会成员的集团决策是公司的最终决策,但他作为董事长,该有的那份发言权和魄力,自然也不让人小窥。

所有人倒都又坐了下来。

翟奕也这么坐了下来,反正,翟安此刻说什么都没用。在董事会成员中,他已经买通了4个,不管翟安说什么,他依然有5票,依然,有绝对的主导权。

这个时候,他不防还能够多给他一些难堪,让翟安知道,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有几两重!

翟安走向会议室的正中央,对着几个董事严肃的说道,“我现在不清楚翟总目前和所谓的奥利集团的合作,具体细节我不清楚,但是我需要说一下,我们和陆氏的合作相关。之前大家应该清楚,在陆氏发布手机新闻会的的时候,我作为翟氏代表有参加这个发布会,当着所有媒体的面说了关于和陆氏的捆绑式合作,到目前为止,这个合作方案也过了4、5个月了,经过了我们工程师和计算人员以及国外联合开发研究,所有成果很明显,就等着给陆氏交差。”

“陆氏当初给了我们一大笔钱作为研发的经费,全北夏国所有人都知道,到现在我们所有研发成功了,说不给陆氏合作就不合作?这样真的说得过去吗?依照合同规定及法律相关商业条约,就算我们现在毁约,我们手上的软件研发,也应该是属于陆氏。”翟安说,“如果是这样,我们再和奥利集团合作,真的有什么优势吗?奥利在知道我们把手上的软件已经给了陆氏后,还愿意和我们合作?!到头来,不只是丢失了奥利这块肥肉,连陆氏也对我们失去了信任,我们翟氏的名声信用度各种名誉建立了这么多年才有的,真的需要这么冒险的来做这样的赌注吗?”

翟安的话,让董事会所有人哑口无声。

几个一直站在翟奕身边的人,都这么被说动的看着翟奕。

事实上确实如此。

现在和陆氏毁约,不管对方公司给了他们多大的利益和优惠,但终究而言,对企业形象不好,这样的举措要么就是又一次暴利让他们全体受益,要么就是,突然的万劫不复。

终究而言,翟氏毕竟是大公司,太过冒险的事情,本来就不应该轻易决定轻易去做,这关乎着翟氏这么多职工的利益,作为董事会股东,多少还是应该为公司的前程着想,何况也还关系着自己的切身利益。

翟奕看了一眼翟安。

看着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倒是真的变得有些能干了!

可惜,翟安遇到的对手是他。

对他而言,翟安什么都不算,他能够捏死他轻而易举。

他站起来,走在翟安的面前,冷冷的眼神瞄了他一眼,转身对着所有董事会成员,说得直白,“翟安,当初陆氏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翟氏是你去参加的,所以,只要我们翟氏对外宣布,这个决定是你个人因为和陆氏的私教关系私自下定的不成熟的决定,和我们翟氏董事会没有关系,董事会只是因为你擅自当着媒体的面做了决定而顺应你去和陆氏合作,经过合作,现在明显感觉到和陆氏的吃力,决定终止合同并承担所有赔偿,这似乎一个企业的正常商业竞争,外界不会有人说我们翟氏的不对,反而,因为你是新人,你为了帮朋友做了对企业不负责任的事情,所有人只会对你有所责备,和翟氏毫无关系。”

翟安皱眉。

果不其然,翟奕是打算通过这次项目将他一同除之的。

利用这个借口,董事会肯定会全部通过,让他离开翟氏。

他看着翟奕,看着他冷漠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陆氏给了研发资金,按照法律条款就应该把软件给陆氏的问题。翟安,你别这么单纯,我们翟氏从来没有对外说过,我们翟氏已经研发了最新的软件系统,打起官司来,陆氏要东西,我们可以给她一半成品给她,大家翟氏内部不说,谁知道我们研发到了什么程度,陆氏也不能拿我们怎样!”

翟安蹙眉。

翟奕还笑了一下,笑得有些冷,“翟安,你还年轻,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商业竞争,你还真的以为,商场是你所谓的你之前的那个小工作室,给人拍拍照片,拍得好多收点钱,拍得差就不收钱的单纯买卖吗?!商场如战场,我们翟氏几千人的大公司,一个决定就有可能让这么多人欢喜这么多人忧,能够给企业谋取最大的利用,才是我们立足的根本!”

翟奕对翟安的讽刺,毫不掩饰。

这似乎是再一次在为把他撵出董事会,奠定基础。

估计到时候,不只是他自己的那几个董事,其他人也会赞成,让他离开。

他的出现本来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来的项目让人对他死心塌地,最重要的是,在他没有出现的时候,翟奕带领着公司,确实发展得很好。

他沉默。

此刻,在他的这个职位上,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去反驳翟奕。

翟奕再次睨了一眼翟安,看着他根本就无能为力的样子,心情似乎更加的好,他开口,在做总结台词的说道,“各位董事,我在陆氏上班也有将近10年了,从我上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公司上班,知道大学毕业后不久,因为我自身的能力坐上了翟氏总经理的位置,这么多年,翟氏在我的带领下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经济滑落的现象,且在文城的四大家族中,从第三名跻身到了第二名,目前我的目标是赶超排名第一的陆氏集团,成为真正的商业帝国。我不能保证这个事情会在一夕之间完成,但是我有那个决心,终有一天会成为文城的龙头霸主,给各位董事谋取更多的利益。而今天这个项目,就是我这份计划的一个重大举措,利用帝都商业大亨来助力我们的发展,这是最好的方式之一,且我在此用我的人格和能力保证,我会将之前翟安和陆氏签订的那份战略合作项目用最完美的方式收官,绝对不会让陆氏抓住把柄,给我们翟氏带来什么不利!”

一番话,说得霸气十足。

董事对他的认可更加明显。

翟安很沉默。

翟奕说完话之后,也这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就这么看着翟安,看着他,满身的讽刺。

讽刺他的自以为是。

讽刺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爬到他之上?!

翟弘转头看了一眼翟安,看着他沉默不语,终究站起来说了声,“按照董事会决定,先暂时搁浅和陆氏的项目,散会。”

董事陆陆续续离开。

翟安还坐在会议室。

一个人坐在会议室,看着空旷的房间,本来就很奢华,现在却显得有些空洞。

忙了这么久,终究是被翟奕的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他脸色很淡,心里怎么样,脸上都是这般平静淡定的模样。

坐了5分钟,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翟弘的秘书出现,看着他坐在那里,连忙说着,“翟经理,董事长找你。”

“嗯。”翟安点头,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去。

他敲开翟弘的门。

“进来。”

翟安走进去,坐在他父亲办公桌对面。

“翟安,翟奕是动真格了。”翟弘说,“他现在的所有举动明明白白就是为了除去你。”

“我知道。”翟安点头。

做到这个地步,只要和奥利签订了合同,他的存在就显得很多余了。

不仅如此,他还会带着一身的负面新闻离开,让自己成为商业的一个笑话,让他再也没有机会踏入商场!

他说,很冷静的问道,“爸,你觉得翟奕的决定如何?”

翟弘看着他。

“你单纯从他这次对这个项目的规划而言,你觉得他说的和陆氏毁约然后和奥利签订合同的决定怎么样?”

翟弘沉默了两秒,说道,“翟奕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一切以谋取最大利益为导向,这也是一个企业最应该追求的利润,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就跟他说的,商场如战场,绝对没有所谓的最终朋友而言,只有踩着别人的利益一直不停的往上爬,这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所以我私心而言,对翟奕这次大胆的举措,是认可的。”

翟安点头,似乎早就料想到。

要不然就不会在他正打算踏入陆氏集团的时候让他回来,以他的能耐,拖延个把方案交了的时间按不难,且不说这个,就刚刚在这个董事会上,就算是全部董事一致通过,他父亲也应该有那个全力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显然,什么都没说。

没说,其实就是默认。

他显得很严肃,“爸,你认可了翟奕这一次,就认可了以后他可以无数次驾驭在你之上,为所欲为。我知道企业需要盈利,偶尔甚至需要不折手段,而翟奕这次能够和奥利谈下这么大的项目,从根本上讲是真的在给翟氏增加赚钱的机会,开拓更大的市场。但是爸,如果你这次默许了,如果这次翟奕这么不管你的意见强势的行为成功了,那么以后,他就会更加的得意忘形,我个人觉得,他之后的所有决定都不会需要你点头,而这意味着什么,爸你比我应该更清楚。”

翟弘的脸色变了又变。

确实。

但从利益的角度而言,他可以认同翟奕。

但是这次真的纵容了,那么下次,他大概就真的只会是个名义上的董事长,翟奕可以取代他所有的位置,他只要这次不灭了他的威风,以后翟是就真的是翟奕说了算。

这份憋屈,他也接受不了。

“翟安,你怎么说?”翟弘问他。

“我现在还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去应对翟奕的来势汹汹,但我觉得,万事都有解决的方法,但需要时间。”翟安说,“爸,你作为董事长,签订合同的事情是你负责,其他人签订的统统都不会算数,所以和奥利集团的合作案,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拖延时间,而在这个时间也一定不要让翟奕对外宣布和陆氏准备接触合约的事情,我终究还是希望,将这个项目和陆氏做成功。当前利益我不多说,但从长远而看,翟氏选择和陆氏合作,不吃亏。”

翟弘看着翟安。

“爸我给你点时间你考虑一下,如果你真的决定支持翟奕,也真的觉得,他可以帮我们翟家的企业发扬光大,你愿意将这份企业流传给他,我什么都不说,主动离职离开,甚至为了不打扰到翟奕前程,我依然可以选择出国,不是特殊情况绝对不会回来。”翟安说得很直白,“对我而言,爸你的决定最重要,其他的,我也只是听你的意思。”

翟弘保持沉默。

翟安继续说道,“还有……爸,你不需要觉得对我有任何内疚,我也不在乎什么在商业上的形象,就算翟奕用一种极端的方式让我离开,我也并不觉得对我的人生有任何影响。而且你真的不要觉得欠了我什么,你欠的只是对我母亲的,而我应该感谢你,因为有你的冲动才会有我的出生,所以只要以后你对我妈好就行了,其他,不需要有所顾虑。”

翟弘是真的比较偏袒于翟安,不说翟奕现在的逼宫行为,就是之前小的时候,他也更喜欢翟安,分不清楚是不是因为翟安是和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原因,还是说只是觉得翟安本身就更贴他心,他对翟安明显比对翟奕上心得多。

重重的叹了口气,“翟安,你先出去,我考虑一下,到时候给你一个答案。”

“嗯。”翟安也不多说,站起来,“我等你的决定。”

说完,就转身走了。

离开翟弘的办公室,翟安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有些若有所思。

他今天其实在他父亲的身上用了以退为进的方式,他知道他父亲内心深处是不希望翟奕来继承翟氏,而且翟奕现在这么咄咄逼人的方式,他也觉得自己没有面子,商人最不会认输,认输就会承认自己的无能,翟奕这样的方式,反而会让翟弘更加反感。

当然,翟奕既然敢用这样的方式,以这样一个城府极深的人而言,绝对不只是意气用事,而是他真的有那个能耐,至少有了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可以成功。

微抿着唇,翟安表情严肃。

刚走到自己办公室的楼层,就迎面看到翟奕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走到他面前。

两个人对立而站。

身高差不多,终究而言,气势翟奕更强了些。

“去找董事长了?”翟奕问他。

翟安点头,“嗯。”

“你现在觉得,他可以帮你?”翟奕问。

翟安看着翟奕。

“翟安,你不适合这个地方,别把自己搞得太臭的离开,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忠告,也是最后的,底限。”说完,大步越过他身边,那般的,不可一世。

翟安动了动喉咙,直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坐在座位上。

秘书给他倒了一杯咖啡进来。

翟安看着秘书,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说道,“翟奕给了你多少好处?”

“啊?”秘书吃惊,完全是吓得花容失色。

“你出去吧。”翟安却不再多说。

秘书战战兢兢地离开。

她做得这般小心翼翼,翟经理怎么会知道?!

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让她全程的参与和知道这个项目!

她慌乱,各种不知所措。

总觉得自己会成为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

翟安坐在办公室内。

他不去计较秘书的对翟奕通风报信,因为本来就没想过这个项目需要避开翟奕偷偷摸摸,他只是突然觉得,身边有翟奕的人,果真浑身不自在。

他动了动身体,将西装纽扣解开了两颗,拿起身边的电话。

“翟安。”陆漫漫接通。

“漫漫,需要你帮我点忙了。”翟安直白道。

“你说。”

“刚刚被董事会叫回来,让我终止和你们的合作。”翟安一字一句道。

陆漫漫抿唇,“什么意思?!”

“翟奕的决定,他现在谈了一个奥利集团的合作方案,整个合作方案的利润在你们能够给予的两倍,得到了董事会的认可,其实就算利润不足,依照翟奕现在能够拉拢的势力,也会通过,而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防备我将手上的项目和你做成功。”翟安说,一字一句,说得明白。

陆漫漫沉默了两秒,直白道,“你现在软件开发系统是全部都已经成功了?”

“嗯。”

“那现在你马上拟定交付合同,在毁约前将手机研发软件交付给我们陆氏。”陆漫漫目前能够想到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先将这个软件拿过来,应付她现在的急需。

后面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时间不长也就不忙。

翟安摇头,“我也想过,在董事会会议结束后就想着,先过来将手上的软件交付给你,但既然翟奕能够在大会上明确说明软件只进行到一半,只会给你一半的成果,那么他一定是提前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布置,我以为我所控制的项目部的所有技术人员,指不定很早就接到了相关通知,他们得不到翟奕的通知,不会将软件拿出来。”

“也就是说,翟奕之前从你手上解雇的两个工程师,只是为了让你放松警惕?实际上,他控制着大部分你手上的人。”陆漫漫一字一句。

“是我疏忽了,我没想到翟奕会从这里下手,会通过董事会对我进行强行压制!而且现在董事会已经决定,刚刚也收到了公司发出的带着律师函的正式通知,通知明确表示,从即可开始,我们翟氏将做那事停止和你们陆氏的合同行为,将重新对和你们的合作案进行梳理,任何人在没有接到接下来的通知,不得对这个项目进行和陆氏的商业合作相关,待所有明确后才能够执行,否则将根据情况,承受相应法律责任。”翟安说,似乎是有些讽刺,“所以,翟奕做事情从来都不疏忽,严谨到我根本连空隙都没有地方钻!”

陆漫漫也有些沉默,“那你现在想到解决方案了吗?”

“暂时没有,我目前能够想到的就是先拖延时间!”翟安直言,“我刚刚单独见了我父亲,他是个对利益追求极大的商人,翟奕是他一手教出来的,翟奕现在的所有所作所为,都是我父亲曾经年轻时候的所有手段,所以我父亲本人其实是很赞同翟奕,赞同他为公司拿到最大的利益。不过好在,我父亲有些反感翟奕这么强势的行为,反感逼着他将翟氏传给他的举动,对翟奕现在处于一种有些敌对的状态,我让他帮我在这件事情上多拖延时间,给我时间想办法。虽然他没有立刻点头,但我觉得,他会答应我。”

“嗯。”陆漫漫点头,“至少,也给我了我们一点事情来想想,怎么解决这次的事情。”

我们。

翟安听着这个词语,终究还有些,隐动。

陆漫漫甚至没有一句责备,就怎么很自然的站在了和他一条线上,其实这个项目毁约,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陆氏,陆氏依靠着他们翟氏的软件系统才能够重新在手机业上发展,现在反而,被翟氏这么摆了一道,完全就是让陆氏再也爬不起来的节奏。

他说,由衷的说道,“漫漫,谢谢你。”

“翟安,你不需要觉得内疚,我不是觉得这件事对我们陆氏不重要,我不需要追究责任,相对的,这件事情对我们陆氏的影响,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而我不责怪你只是因为,这件事情不是你所控,既然我愿意选择和你深入合作而拒绝翟奕的引诱我就应该对我自己的决定负责。何况,我也觉得,翟奕不可能平静得了,终究会惹出些事情出来,这样倒更好,没有到陆氏最危急的时候,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处理!”

“嗯。”翟安点头。

对于陆漫漫如此成熟冷静的处理方式,有些钦佩!

“所以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是需要我做的?”陆漫漫询问,直奔主题。

“翟奕和奥利集团在谈了合同,我对奥利这个集团确实不熟悉,只从今天董事会中知道,这是帝都的一个商业大亨,大概也是资金雄厚的那种,我需要你帮我一下,查询一下这个集团知根知底的情况,我想对于你这种商业人士应该不难,何况你比别人多活了7年不是吗?”翟安说着,还开了个玩笑。

陆漫漫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嗯,我会给你一份他们详细的资料。”

“另外,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比较好的,比上次的战略合同更吸引人的商业合作方案,我需要有利的合作方案来说服董事会的人。虽然这个合作方案可能不能成为改变我们局势的关键,但……至少可以让翟奕输的心服口服,赢得坦坦荡荡!”翟安说。

陆漫漫拿着电话,嘴角一勾,“所以你这次是准备名声大噪一下,同时,让翟奕,狼狈不堪了?!

“我只是觉得,我需要爆发一下!”

“我无条件支持你!”陆漫漫说,“翟安你沉默太久了。”

“我想也是。”翟安一字一句。

两个人又说了些事情,挂了电话。

刚挂断电话,翟安接到翟弘的私人电话,那边说道,“翟安,不需要考虑了,我不会让翟奕在公司这么为所欲为,我答应你,我会尽量给你拖延时间,但是这个时间不会太长,董事会会逼着我签字,就算我不签字,经过董事会全体成员的决策会议,他们可以利用决策会议大部分人的签字文件,代替我的亲笔签名成为有效合同,你抓紧时间。”

“谢谢爸,我知道怎么做!”翟安一字一句。

既然已经决定出现在这里,他就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有更新晚了点。

小宅真是无脸见你们!

话说好多亲都说收到了月票活动的奖品。

如果你收到了记得在群里发一下哦!

也让宅知道,你们都收到了,我就安心了!

6月活动最后3天咯!

下个月小宅应该不会继续搞活动了,所以抓住最后机会,小宅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