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交错的夜晚/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上班,又是一天过去。

翟安坐在翟氏大厦的办公室里面,看着窗外已经黑暗的天空。

这么久以来,这反而是他最悠闲的一天。

因为,实在手上没有着力点可以去做。

他想了很多,只是一直在思考,因为在没有想到解决方法之前,做任何东西都是徒劳。

他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

6点了。

离翟氏下班已经超过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该走的都走的。

他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所以今天即使没有什么事情,也这么挨到了现在才下班,等所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下班。

他打开办公室的门,果不其然,公司变得冷清。

他走向电梯,等待。

等待了几秒钟,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然后站在了他身边。

他微转头,看到了翟奕。

翟奕连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显得很生疏,带着一个高傲的生疏。

翟安依然沉默。

电梯到达。

两个人走进去。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个人似乎都默默的看着电梯往下变化的数字。

不久电梯打开。

翟奕摔下出去,翟安也跟着走了出去。

翟奕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回头。

翟安也停下了脚步。

“需要我提醒你多少次?”翟奕说,“我真的不想浪费时间在你的身上!”

翟安回视着他,因为身高不相上下,其实也不会显得自己有多狼狈,他说,“正好,我很闲。”

翟奕脸色巨变。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以前那个表现出来不争不抢的翟安,现在敢这般明目张胆的对着他干,心里的压抑以及脸上的愤怒,毫不掩饰,他一字一句阴森道,“我给你过你机会了,翟安。”

说完,大步往外走去。

翟安倒没有受到翟奕的威胁,反正,他现在什么都没有。

对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而言,从来都不怕,失去什么。

他脚步走向大门口,外面的冷风很足。

文城一到了冬天,到处都冷,又爱吹寒风,吹在身上,跟刀子似的,冷的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而,曾经那个矫情又怕冷得要死的女人,却站在大门口,躲着双脚,等人。

翟氏大厦的大门灯光下,照耀着她已经红彤彤的鼻子,以及冻得发紫的嘴唇,她哆嗦着身体,眼神一直放在走近她的翟奕。

翟奕似乎是有些责备,“让你在车上等我,你下来做什么?”

那份责备,分明带着满满的甜蜜。

古歆嘟着嘴,“我还不是想要早点见到你,你今天生日,我想早点见到你,谁让你一天都要加班!”

带着抱怨,也似乎带着甜蜜。

那个曾经从来都不喜欢等人的人,却愿意在寒风下,等的瑟瑟发抖。

翟奕低头牵着她的手。

古歆脸上的笑容,大概比车里的暖气还足。

两个人从他面前经过。

如此如胶似漆的离开,也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他其实在他们身后不远,能够这般清楚地听到他们谈话的声音,能够这般清楚的看到,他们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他很淡漠,在如是冷风下,分明是冷漠的。

他走向自己的小车内,打开暖气,让自己的身体暖了起来,然后开车离开。

今天是翟奕的生日。

古歆连自己父亲生日都记不住,任性的却要求所有人要记住她的生日,到现在,她却记住了翟奕的生日。

他开车,开得很慢开得很稳。

一个人的生活,就是得忍受,所有的孤独和寂寞,还有,一颗越来越冷的心。

……

另外一辆小车内。

翟奕取掉古歆的手套,用大手帮她暖和。

手指都冻凉了,都不知道寒冷的吗?

他忍不住又想责备,但看着她期待的眼神以及兴奋的模样,加上今天心情难得很好,也就这么摸了摸她的头,宠溺道,“以后别这样等我了,我忙完了就会下来。”

“嗯。”古歆点头。

这段时间以来,她和翟奕又回到了曾经恋爱的模式,很甜很暖。

她放佛已经忘记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比如,和翟安的那段短暂的婚姻,也或许是刻意忘记,安慰自己的方式就是,当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梦醒了,就散了。

而刚刚。

她看到翟安了。

看到他依然那样,很平静,脸上从来不会有太多情绪,不会愤怒,绝对不会愤怒。

他穿得不多,好像从小,他就不爱穿太厚的衣服,那个时候她以为是翟安在装逼,毕竟当初读书的时候,很多男人为了风度,就是喜欢故意穿得很少,然后引来女生的尖叫。可随着年龄长大,早就已经过了那装逼的青葱年代,他却还是习惯只穿这么多,而今天文城分明很冷,到了晚上就已经降温到了零下了,而他,依然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以及一件黑色的西装。

她其实是忽视他的。

甚至有些故意。

她真的不想这个男人在她的人生中留下任何阴影,所以,她对他其实很刻意,刻意的当他不存在,仅仅一两分钟的时间,她只能够感觉到他的眼神放在他们的身上,她没有转头看他,一眼都没有看。

所以不知道,他的眼神在想什么。

而整个过程中,翟安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两个人从此能够相遇,都会以陌生的态度对待对方。

“古歆。”翟奕突然声音有些沉的叫她。

她回神,看着他,“什么?”

“在想什么,我叫你几声了。”

“哦,我在想今晚上的晚餐以及……”古歆笑得尤其的可爱。

翟奕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以后别在这种冷风中等我了,你身体本来就不好,感冒了会难受。”

“嗯嗯。”古歆点头。

然后整个人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前面的司机开车开得很稳,此刻下班高峰期还没有彻底过去,一路走走停停,古歆这么一个急躁不安的人,却没有半点不耐烦,而是很安静的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翟奕也这么抱着古歆,感受着这个女人在他怀抱里面气息,那一刻仿若也不想再放手。

车子一路走走停停,停到一家五星级大酒店。

他们下车,司机开车离开的时候,古歆专程在司机耳边悄声说着什么,翟奕有些诧异,诧异的看着古歆的古灵精怪,“瞒着我,在说什么悄悄话,就不怕我吃醋?”

古歆交代完毕,回头走向翟奕的怀抱,“你明知道我爱的人是谁。”

“不知道啊。”翟奕故意,两个人之前,分明在互相调戏。

古歆跺脚,突然踮着脚尖勾着翟奕的脖子,一个吻就要印上去。

翟奕突然用手挡了一下。

古歆的唇就印在了翟奕的手心上,眼眸直直的看着他。

“公共场合,古小姐矜持点。”翟奕说,说得那般自然。

古歆的失落感,其实很强烈,强烈到,她根本没办法忽视。

她嘴角笑了笑,故意不去计较内心的情绪说道,“翟先生也别太矜持,容易,气血攻心!”

翟奕笑了一下,伸手拉着她走进5星级酒店。

酒店是古歆订的,为了给他庆祝生日。

古歆带着翟奕,没有走向昂贵的餐厅,而是直接走向了客房,高级总统套房。

翟奕脚步是顿了一下,不太明显的,还是跟着古歆走进了套房中。

一刷开大门,里面早就在古歆的精心布置下,显得奢华而浪漫,有一刻甚至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童话故事里面,美得醉人。

古歆看着翟奕的脸色,嘴角拉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奕,你等我两分钟。”

翟奕看着她,看着她嘴角带着羞涩,又带着,兴奋的笑。

翟奕站直了身体,点头。

古歆直接走向了总统套房的二楼。

一楼,跟奢华的跃层一样,客厅,饭厅,开放性厨房。

而此刻,饭厅中已经摆上了红色蜡烛,一束玫瑰,两个高脚杯,两份牛排,一瓶正在醒酒的拉菲。

红色蜡烛正在燃烧,但在如是的灯光下,显得并不明显。

他坐在餐桌旁边的椅子上,等着古歆出现。

10分钟过去。

整个大厅突然黑暗,仅仅只有面前的蜡烛还在自我的燃烧,点亮着饭桌的一切。

周围显得有些暗。

他转头,只隐约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看着她,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他喉咙微动,手指甚至不自觉得紧捏在,在压抑。

古歆提着自己大红色的裙摆,走向翟安,停在他的面前。

她换了一件礼服,一件带着性感带着优雅,带着极大诱惑力的衣服,她面前深V,那深深的事业线就这么非常胆大的暴露了出来,身后镂空,腰间有一个不太夸张带绝对勾人的蝴蝶结,隐约挡住了她腰间下方一直到股沟的位置,仔细,也能够看到一些,让人喷血的端倪,下身的裙摆有些长,拖在了地上,据说这种长度,能够让男人,心痒难耐。

翟奕的眼神,真的有些细微的变化。

即使很隐忍,但明显能够看得出来,翟奕喉咙处,在不停的上下波动。

古歆灿烂一笑,笑着,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

身后那别有洞天的设计,一直在翟奕的眼底,呈现……

古歆没有坐下来,而是直接拿起醒酒器,亲自给翟奕倒酒。

翟奕眼神看着面前的红酒杯里,瞬间被红色液体所侵染,那一刻,似乎觉得红酒杯,都是自带诱惑的。

古歆给翟奕倒了自己,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才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她举着酒杯,“奕,生日快乐。”

翟奕拿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

非常清脆的碰壁之声,总觉得这样的声音,在如是的环境下,也能够让身心,起满涟漪,

两个人均只是微抿了点,然后低头吃着昂贵的牛排。

房间很安静。

翟奕用着刀叉,偶尔看着低头认真吃东西的古歆,看着她在红色蜡烛的渲染下,她美得让人心醉的模样,她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显得如是的白皙滑嫩,是个男人都会口干舌燥。

他也不例外。

他拿起酒杯,狠狠的喝了几口红酒。

古歆看着他的模样,嘴角得意的一笑。

今晚上的一切,她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精心规划和布置了,今天甚至是顶着在她老爸的炮轰下,翘了一天的班,和酒店工作人员一起,亲手将这里装扮完毕,所以的所有,都是为了,让他们彼此有一个,难忘的夜晚。

是,夜晚。

两个人吃得不缓不急。

漫漫长夜,还早。

古歆的急性子,也变得安静了下来。

吃过晚饭之后,古歆让服务员来收拾了东西,然后和翟奕坐在了沙发上。

两个人靠在一起,看电视。

翟奕不喜欢看综艺节目,但是会陪着她一起看,也会陪着她一起笑。

直到晚上10点,古歆说去洗手间。

翟奕点头。

然后,透亮的房间,又再次黑暗了下来。

不远处,古歆捧着生日蛋糕,插着一个27岁的蜡烛,缓缓而来。

翟奕看着她。

不感动都是假的。

自从他母亲去世后,在还未认识古歆之前,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生日可以这般的温暖,尽管他每年生日,他父亲都会给他举办一个小心的party,可他从来没有开心过,到他上了大学后,就再也不屑他父亲给他做的一切,导致,从大学后,他也没有认真的过一个生日,直到,认识和古歆。

他们第一次接吻,就是在他的生日会上。

当时古歆瞒着他给他准备了一个生日趴,她喊了很多她的朋友为他庆祝,然后深深的给他表白,他想第一次对古歆的心动就是来自于她当时认真而执着的一番话。

他低头,当着众人的面,吻了她。

当年,她还未满18岁。

整个人仿若石化了一般,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脸蛋绯红,眼神迷茫,又似乎无比的清澈。

这辈子,大概都忘记补了,当时古歆在他心里的震撼。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将自己的心,交给任何一个女人,却在无形中,给了她。

眼前。

古歆捧着蜡烛,笑脸盈盈,“奕,27岁生日快乐,许个愿吗?”

翟奕从沙发上站起来,站在古歆的面前。

那个可爱的粉色桃心蛋糕,那支蜡烛在静静燃烧。

他闭上眼睛。

古歆深情的看着他的模样。

是的。

她爱的人,由始至终都只是翟奕。

不是其他任何人,不是翟安。

年少时期的朦胧触动,都是一时心血来潮,但对翟奕,确实执着的一辈子。

翟奕许愿,吹蜡烛。

房间一下就黑了。

翟奕转身准备去开灯。

一只小手突然拉扯着他的衣服,让他不能离开。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

翟奕似乎感觉到古歆的脚步,还在靠近,几乎,要完全的靠在他的身体上。

他隐动,却一动不动。

古歆似乎是微蹲下身体,将手上的蛋糕放在一边的茶几上,然后垫着脚尖,双手自然的环过他的脖子,脸靠近他的脸颊,彼此的气息很近,近到,能够深深的感觉到,彼此之间传来的紧张情绪。

“奕,我把自己送给你可以吗?”古歆问他,低低的嗓音,可以让男人,疯狂。

翟奕喉咙波动,手指紧捏。

“这是我23岁,最近那一年的生日愿望,我当时的愿望是,我要在23岁这一年,将自己的第一次交出去。”古歆说,声音依然很低,带着浓浓的女性嗓音,“我以为,我的第一次一定会是你,所以忘了加个后缀,忘了完整的说出来,将自己的第一次交出去给翟奕。”

翟奕低垂着眼眸看着她。

透过文城绚丽的灯光,隐约可以看到她有些难受而忧伤的模样。

他双手搂抱着她的腰。

腰上光滑的皮肤,让他身体,在颤抖。

“奕,别再拒绝我了,我希望,从此以后,从身到心,都只属于你。”古歆说,一直对着他,深深的说着。

她眼神中都是期待的眼神,很期待。

翟奕的手指依然在颤抖。

不受控制的,无法压抑。

但是,他终究没有做下一个动作,终究只是这么抱着她,一动不动。

古歆默默的等着,等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她和翟安离快半年了,他们重新在一起也半年了,这半年时间,她用过很多种方法,明示暗示,但是翟奕每晚都没有留下,每晚都非常绅士的,离开,每次的理由都是,太晚了,早点休息,你身体不好,别折腾自己。

她身体很好。

甚至于,她还去做过全身检查,特别是妇科。

医生说,她身体已经恢复到,甚至可以重新怀孩子了。

可是,翟奕还是说,不急。

不急。

她急,很急。

急着想要确认,确认她的世界只有翟奕。

两个人的房间,周围很黑很静,透过落地窗,能够看到外面的白月光,照在地板上,透亮一片。

古歆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么被动的等待了。

所以,她脚尖垫得更高了些,嘴唇直接靠近他的唇瓣。

依然是,一个扭头。

她的吻,印在了他的脸颊上。

很明显的排斥。

排斥到,她心那一刻,似乎都碎了一下。

时间在彼此间流逝。

两个人依然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动作,知道,古歆用最最平静依然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为什么?”

翟奕不说话,不说话。

“是嫌弃我很脏吗?”古歆问他。

翟奕摇头。

“那为什么?”古歆质问他。

翟奕抿紧着唇瓣。

“我和翟安就做过一次,不对,是一晚上,那晚上我吃了药,做了3次,还是4次,我记得不清楚了。”古歆说,在回忆在解释。

“小歆,被说了。”

“没有,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也许你就不会这么排斥了。”古歆看着他,很认真的看着他。

想要在黑暗下,看他的表情,看他到底为什么,这般拒绝。

“我不排斥。”

古歆笑了一下,不相信。

如果不排斥,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拒绝。

她想,今晚她都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翟奕如果还拒绝,代表着什么……

她咽着喉咙,继续说道,“我和翟安没有感情,我承认我的身体被他碰了,我也碰了他的身体,所以很多个日日夜夜,我都觉得很煎熬,但因为我的性格,我总是大大咧咧的大而化小小儿化了,到现在,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却没想到,你这般计较……”

“古歆,我不计较!”翟奕突然怒吼,“我说过,我不计较!我从来不计较你的身体怎么样,对我而言,你就是你,谁也替代不了!”

“那为什么,你现在不碰我!”古歆声音很大,那一刻,压抑着的平静,也在瞬间爆发。

翟奕的喉结不停的上下起伏,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情绪波动。

他说,“古歆你给我点时间,给我点时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古歆惨淡的笑了一下。

时间。

多久?

一年,两年,还是一辈子。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双手放在她裸露的双肩,很认真的对着她说道,“相信我,我会给你一个完美的答案,相信我!”

重复的话语,显得很是紧张。

如果说翟奕不爱她,她其实是不相信的。

她不相信一个男人会伪装得这般好,她只是不明白,成熟的男女之间,把彼此交给对方,到底有什么错!

翟奕为什么,会这么的排斥。

“小歆。”翟奕将她狠狠的抱在怀抱里,“失去你之后才会更加的珍惜你,我不会对你放手的。”

古歆埋在他的胸膛上。

说不出来的感受。

说不出来,此刻应该用怎样的情绪去面对翟奕,面对此刻似乎是,有些无助的翟奕。

她心很难受,但是她却只有,默默的接受。

两个人这么平静的饱了好久。

翟奕放开她,看着她的脸,看着她没有什么情绪的脸颊,手指摸着她的粉嫩的脸颊,“我送你回去。”

“你先走吧。”古歆很平静的语气。

“小歆……”

“没什么,我就是一个人静一下。”古歆看着他,尽量的拉出一抹笑。

翟奕抿了抿唇。

“没什么的,你先走吧翟奕,我会叫酒店送我回去的。”古歆再次重复。

翟奕犹豫了半响,也没有多说。

这个时候,这个尴尬的时候,反而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他温柔的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放开他,转身离开。

房门打开,关上。

古歆那一刻觉得有些悲哀。

终究,他还是选择让她一个人在这里,独守空房。

翟奕走出房间,整个人脸色一下就变了,甚至是不受控制的,变得阴冷变得暴戾!

不。

他不会再等下去了,他要彻底的得到翟氏,彻底的将翟氏狠狠的抓在手心中,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威胁他,威胁他做任何事情!

他眼眸嗜血,脚步走得很快!

这个时候,他不能放任自己,即使好几次都想转身,冲进房间。

他隐忍,一直隐忍,就算刚刚好几秒想要冲动的时候,最后都克制住了,他有时候甚至觉得,就算和古歆发生了关系,也不代表会有人知道,但,终究而言,他不能冒险,一冒险,以后的一切,全部都功亏一篑。

他下楼,疯狂的离开。

总有一天,他会让所有人知道,他的能耐,无人能及!

……

酒店奢华的房间。

古歆默默的坐在那里。

不知道多久,感觉似乎身心都已经凉了下去,冷的刺骨。

其实,酒店的暖气很足,她穿得如此淡薄,也感觉不到一丝寒冷。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打开酒店的灯光。

刺目的灯光,让她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那一刻才发现,眼泪在眼眶中待了很久,现在滑落了下来。

她看着饭桌上还未喝完的红酒,擦了擦眼泪,疯狂的喝了起来。

她想,她是需要发泄的。

如果不发泄,也许会被子憋死,她不是一个能够承受心里委屈的人,所以,她需要靠外界来缓解她的内心。

她喝了很多。

将那半瓶一干二净后,又叫了酒店服务,送了两瓶。

根本是,红酒当啤酒在喝,喝得天翻地覆!

她有些醉晕的站在酒店大大的落地窗前,手上还拿着那瓶还有几口的红酒,迷迷糊糊的看着文城若惊若远的夜色,看着这个冷漠的世界,看着这冷漠的天……

她将最后一口红酒喝完。

身体就这么歪歪倒倒的睡在了地板上。

不冷。

一点都不寒冷。

不知道是酒醉,还是地暖,她觉得很舒服,她甚至想,就这么睡过去。

可是……

刚刚她记得她答应过翟奕,她会回去的。

她从地上又爬了起来,身体都是歪的,眼神也看不清楚,到处都是模糊一片。

不知道被撞了多少次,她随手拿起自己仍在沙发上的那件大衣,穿着直接走了出去。

她坐进电梯,努力在让自己清醒。

也一直以为自己下电梯后,走的正常路线,却不知道,已经歪曲不行了,酒店服务员看着她,都忍不住上前主动问道,“小姐,需要什么帮忙吗?”

古歆抬头看了一眼,看不清楚模样,只心里知道,是酒店服务员,开口艰难的说道,“送我回家。”

“好的。”服务员恭敬道,将她带到大门口。

大门口冷气袭来。

她虽然批了大衣,但终究还是冷的,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吹了进去,全身都冻僵了。

她哆嗦着,在服务员的搀扶下,坐进了酒店转车内。

车子里面的暖气,让她整个人就放松了很多,甚至在那一秒,很想要睡觉,很想睡。

她强忍着打起精神,强忍着不让自己在车上就睡着。

司机转头问她地址。

她迷迷糊糊的说了句,也不知道司机听清楚没有,她觉得自己都没听清楚,但是司机去开着车,坚定的公路上开去。

恍惚觉得车子开得不快,但当自己晃神的时候,司机就说已经到了。

她不相信的看了看外面,不知道是自己头晕还是怎样,总觉得不是那么熟悉。

可那个时候她以为是自己酒晕,产生了幻觉。

她打开车门。

寒冷的空气,又这么疯狂的袭来。

她裹紧衣服,走进小区。

风真的很大,刺骨的冷。

她想要走快一点,但总觉得走了很久,都没有到目的地。

她穿过大大的小区,终于将脚步停在了电梯门口。

她输入密码。

错误。

她再次输入密码。

还是现实错误。

奇怪了,她不是昨天才改的密码吗?怎么会错。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很想要看清楚面前的数字,到最后,都只是迷迷糊糊的,凭着感觉按下。

她又按下数字。

“输入错误。”机械的声音,让古歆甚至想要抓狂!

她那一刻真的很想要咆哮,甚至已经抬起高跟鞋,准备踢门。

就在此刻,一只干净的大手,突然按下了一串密码。

电梯门打开。

古歆怔怔的看了一眼电梯,好半响,傻傻的说了句,“谢谢。”

脑袋似乎是呆瓜的,想不到这么多。

她就直接的走进了电梯里。

而那个按下电梯密码的人,却在门口这么怔了两秒,缓缓地走进了电梯。

电梯一路往上,到达,打开。

古歆摔先出去,很自然的走进了入户电梯的客厅。

客厅很黑暗,她熟练的找到开关,然后让整个房间透亮了起来。

她头很晕,整个人觉得天旋地转的,完全没有发现,此刻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反而,还很自然的,脱衣服。

将身上的大衣外套脱下,脱下后,就是那件性感的大红色晚礼服,妖艳而妩媚。

她想要洗澡,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所以,她一路走,一路脱。

而这件别具洞天的晚礼服神秘之处就在于那个蝴蝶结,只要轻轻的拉动,全身的衣服就会瞬间脱落,而她,难得佩服自己,选了这么好脱的一件,虽然没有到达理想的效果,但至少,此刻没有太难受。

她脱光衣服,就直接往房间里面走去。

奇怪,她记得门是这边的,怎么位置有偏差。

搞不明白,也不想追究。

她现在只想洗澡睡觉,什么都不想去想。

她走进房间,又找了一会儿浴室。

总觉得这个房间有异,但又真的大神经条的不想多想,她走进浴室里面,直接躺进了浴缸,整个人才放松下来,泡澡,而那一刻,也似乎到了她的极限,一躺进舒服的浴缸里面,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翟安就这么一路跟着古歆,看着她酒醉的模样。

他今晚下班后,去翟家吃饭了。

翟家做得非常丰盛,因为今天翟奕生日,但是翟奕也没有回来,温情在饭桌上问了一声,翟弘只说,不用管他,然后就真的没有管他了。

吃过晚饭之后,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翟奕回来了。

脸色很不好,直接回到了房间,有那么一刻,他觉得翟奕似乎是被什么刺激了,有一种很想要杀人的错觉。

温情叫着他谈了会儿心。

大体是,让他注意一些,别到时候被翟奕搁到了。

他只得安慰着他母亲,又多在翟家别墅多待了一阵,夜深了,才离开。

开着车回到小区,走向电梯口,就看到一个女人趴在电梯门口,然后在疯狂的按着密码。

试了很多次,依然是密码错误。

那一刻他其实不知道古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为什么会这么疯狂的按照他的电梯,他只是在听了一遍又一遍的密码错误后,忍不住输入了正确的密码,他只是怕锁了密码,而他难得麻烦。

古歆诧异了一下,还好心的给他说了声谢谢,走进了电梯。

他看着她潮红的脸,才知道她是喝醉了。

身上的酒味很浓。

他也这么走了进去,电梯关上。

当电梯再次打开的时候,古歆自然的走进了他的家门,然后开始脱衣服。

大衣下面是一件勾人的红色晚礼服,大概是为翟奕准备的。

不是很想要深想,但就是这么浅显易懂的知道了整个过程,或许就是今晚上古歆给翟奕庆生了,所以翟奕没有准时回来,而古歆应该是想着今晚将自己交给翟奕,但翟奕因为顾忌拒绝,她很难受所以把自己喝醉了,翟奕估计也不好受,回到翟家别墅的时候脸色才会这儿不好,而古歆因为喝醉了,走错了地方,就走到了他这里,毕竟,古歆在这里也生活过一段时间,以她的性格,什么奇葩事情都可能在她身上发生。

不足为奇,也不需要有什么异动的情绪。

他就这么看着她扯掉了那个蝴蝶结,背影线条完全赤裸的出现在他面前,走进了他的卧室。

他没有跟进去。

坐在沙发上,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

这么坐了一会儿,又起身去倒了一杯开水,自己喝了几口,似乎是在等待古歆自己出来。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他想不管多酒醉的人,应该在稍微清醒那一秒也会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不是自己的家的环境里,但是古歆没有,到现在,一直没有出来。

他放下水杯,走进自己的卧室中,空无一人。

翟安转眸,推开浴室。

浴室里,古歆显然已经在浴缸里面睡着了。

就靠在那里,睡得很安稳。

翟安这么在浴室门口站了一会儿,浴缸是恒温的,不至于让她身体变冷,但这么一直泡在水里,对身体终究不好,他犹豫了半响,随手拿起一张干净的浴巾,走过去,伸手将她从浴缸里面捞出来。

古歆平时看上去雄赳赳气昂昂的,其实是有些偏瘦的,身体一点都不重,自己是某些地方,其实挺好。

他尽量将眼神放在她锁骨之上,没有往下,一将她从浴缸里面弄出来,就用白色的浴巾将她包裹了起来,然后抱着她,走出浴室,将她放在他的床上。

拧好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

脖子突然被古歆勾住。

翟安沉默,回头看着她。

古歆半睁开眼睛,迷茫的眼神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对视的视线,让周围变得安静了起来。

她嘴角突然一笑。

下巴微抬。

然后,粉嫩的唇瓣就这么印在了他的唇上,很温柔的亲吻着他的嘴唇,轻轻的一点点用唇瓣咬着他的唇瓣,然后伸出小舌头,在他的唇间舔舐,有这么伸进了他的口中,灵活的纠缠着他的舌头,很认真很主动的在亲吻。

她光裸的手臂一直挂在他的脖子处,一点点用力的,在让自己的脸靠得更近,吻得越深。

他双手放在她身体两边的床上,手臂支撑着他们彼此的距离,他的胸膛和她的胸口,隔着一点点距离,一点点,很容易突破。

房间很安静。

耳边仅仅只有,湿吻时,偶尔发出的暧昧的声音,暧昧的声音,就这么在房间不停的萦绕。

而他,一直保持着被动,一直被动的,在她的主动下,渐渐沉沦。

夜晚的夜,突然变得深邃了起来。

突然变得……

有些失控。

最后两天,月票再不投,妹子们的就失效了哦!

加油加油!

千万别浪费了,小宅可是稀罕得很的!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