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生病发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到处一片安宁。

透亮的水晶吊灯,将方将照耀在一片,光明之中。

大床上,两个身影,交错,吻得缠绵。

古歆紧紧的搂抱着翟安的脖子,下巴微抬,闭着眼睛,一直问他,吻得,很深很很。

翟安的手臂支撑在古歆的两肩,保持着彼此细微的距离,身体,在她的主动下,渐渐沦陷。

激吻,持续不休。

不知道多久。

彼此似乎气喘吁吁。

古歆从他的唇上离开,然后双眸睁开,依然带着懵懂的眼神,情欲的看着他好看的嘴角,在她的亲吻下变得红肿而湿润,她突然觉得很有成就感,嘴角又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伸出小舌头,再次舔了舔他的唇瓣。

一阵……颤抖。

翟安低垂着眼眸,看着古歆的一举一动。

两人依然保持着暧昧的方式。

古歆依然搂抱着他的脖子,而他依然支撑着,压在她的身上。

时间流逝。

古歆在仰头,突然吻上了他的脖子。

翟安抿唇,喉咙波动。

古歆亲吻着他的脖子,红唇经过,留下无比暧昧的痕迹,带着酥酥痒痒的触感。

记忆中的第一次,在翟安的心里,流淌。

那一次,古歆吃了药,很激情。

很急切。

甚至,很有技巧。

如果不是第二天早上小琴给他将古歆的落红,他真的不太相信,这会是一个处女能够做到的一切……

他的脖子,依然被她深深的撕咬着。

而她搂抱着他脖子的手,突然伸进了他白色衬衣里,非常不规模的,在抚摸。

划过的地方,似乎灼热一片。

甚至……有可能在下一秒的任何一个瞬间,一触即发。

翟安压在床上的手,在不自觉得使劲,拳头捏在一起,额头上有了些汗水。

古歆却依然很热情的在他身上点火,让人,心痒难耐。

翟安压抑了很久。

压抑着,突然松开手臂的支撑力量,直接压在了古歆柔软的身体上,他低头,埋在她的颈脖处,亲吻。

亲吻细嫩的几乎。

古歆似乎感觉到面前人的主动,身体更加的柔软,绵绵的声音,从她嘴里,低吟,让房间的气氛,疯狂的火热了起来!

翟安从她的颈脖间离开,修长的手指掀开被单,他知道,被单下的古歆一丝不挂,少了脱衣服的环节,下一秒就很容易发生,一切!

他的手抓着被子,甚至有一秒的颤抖。

“奕。”耳边,听到古歆,带着微喘的声音。

一个字,不是特别清楚的从她嘴里吐出来,但就是,凉得让人,发寒。

翟安那一刻有些僵硬。

僵硬的身体,没有再用任何举动。

而躺在她身下的女人,却在这个时候非常不老实的扭动着身体,伸子他衣服里面的双手,还在胡乱而疯狂的索求,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再次靠近。

男人的身体,来得很快,去得也很快。

他原本滚烫的身体,似乎瞬间冷却了下去,那么的触不及防。

就如此刻,心里的感受一样,毫无预兆。

古歆似乎感觉到面前人突然的疏远,她变得更加急切了些,手指从他的衣服里出来,有些毛躁有些心急的开始解开他的衣服,一颗一颗,甚至还有些野蛮。

衬衣的上面几颗纽扣被她扯掉了,露出他性感的胸膛,分明有着不符合他本人气质的胸肌,触感,极好。

古歆微支撑着身体,仰头去亲吻他的胸膛。

“古歆。”翟安说话。

古歆怔了一下。

“我是翟安。”

四个字,清清楚楚。

清清楚楚让身下的女人突然没了任何举动。

翟安那一刻想,或许此刻古歆心里的感受就跟他刚刚从她嘴里听到“奕”这个字的感受是一样,猝不及防,心冷发寒。

翟安从她身上离开,不需要费劲,因为在那一刻,古歆已经自然的放开了他。

翟安转身直接走出了房间。

不想回头看她的表情,看她原本满是情欲的一身,此刻变得冰冰凉凉

想来,其实也应该是如此。

古歆喝醉了,到了他家。

而她不知道这是他家,以为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回到了自己家里,能够出现在她房间的男人,就至于翟奕。

所以,她才会那么肆无忌惮,以为是翟奕重新回来找她……

而他……

却以为……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皱巴巴的衣服。

好在,什么都没有发生。

否则这个残局,大概更不好收拾了。

他走向客厅,从酒柜上拿了一瓶红酒下来,这些其实只是为了装饰用的,虽然昂贵,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打开喝起来,当然,他曾经也有些幻想着,或许古歆有一天会和他一起喝,尽管他酒量不好,但他觉得他会无条件陪她。

他将红酒倒在高脚杯里面。

他很容易冷静,身体里面似乎是好了很多活跃的分子,所以总是冷静得很快,总是可以这般,不管面对任何事情,面不改色。

他喝了两杯。

胃里面有些火辣辣的感觉,他放下了瓶子。

再喝下去,也许就真的醉了。

他站直了身体,从客厅里面走进去,随手捡起她遗落在客厅的衣服,包括礼服、大衣,甚至丁字内裤。

房间内。

古歆抱着被子,坐在床头,大概是在难过。

难过自己,差点又和他,搞上了。

而他推门而进时,古歆睁开了眼睛,眼神中的厌恶和排斥,很明显,明显到,他就这么静静地看在眼里,他说,“你的衣服。”

古歆看着他,没有说话,难得还能这么平静。

也或许,只是喝醉了,一身软绵绵的,发不出任何声音。

翟安将衣服放在床上,又走了出去,将房门关了过来。

古歆看着房门的方向,看着放在他床上的那几件她来时的衣服。

她承认,她到此刻都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她从酒店出来,酒店专车送她离开,之后的事情,几乎模糊不清,到最后有点意识的时候,就是在和翟安亲热的时候。

她一度以为是翟奕。

是翟奕放心不下她,又到她家来找她。

她公寓的密码除了翟奕,连她爸都不知道。

所以那一刻根深蒂固的觉得,就是翟奕。

就是翟奕,在和她亲吻和缠绵。

如果……

如果,刚刚翟安不说,他是翟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心里猛然一动。

有些感受,让她觉得很诧异,也很无措。

她甚至有些紧张到,在翟安已经出去后,不敢再有任何举动。

就这么抱着自己的身体,脑袋一直在动,但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觉得,有些崩溃。

而现在,翟安很平静的将她的衣服拿了进来。

意思很明显,她当然知道。

她咬牙,快速的穿上自己的衣服。

身体还有酒醉的痕迹,但是脑袋真的已经完全清醒。

酒真的不是一个好东西。

上次因为酒醉被人下药,这次因为酒醉,差点又和翟安发生悔恨终身的事情……

是的。

悔恨终身。

她加快了穿衣服的速度。

尽管知道,翟安走了出去,在她没有出去前,不会进来。

他一向很绅士。

一向,都这样。

穿好衣服,又将那件大衣狠狠的包裹在身上,挡住了她身体所有的春光,她打开房门出去。

她对酒味很敏感,所以一打开房门,就闻到了淡淡的红酒味,她转眸,看着吧台上那剩下半瓶的红酒已经那个明显用过的红酒杯,转眸,看着翟安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出来,或者是,离开。

而她打开房门出来的举动,也没有惊扰着翟安,他依然默默的坐在那里,不发一语。

白色的衬衣明显被他整理了一下,但是胸口上那几颗纽扣,显然依然被她撤掉了,他胸膛依然露在外面。

古歆回眸,走向大门口。

翟安似乎是抬头看了一眼,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我送你吧。”

古歆一怔。

这个时候,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后,两个人不都应该老死不相往来吗?!

翟安随手拿了一件西装外套,走向门口。

现在很晚了,她没开车,尽管文城的治安很好,但谁会保证,深更半夜一个妙龄女人走在街上,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古歆本能的想要拒绝,理智在那一刻又告诉自己,不应该拒绝。

至少现在,她不可能打电话给翟奕让他来接她,不管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深更半夜她从翟安的住处离开。

翟安直接走向如何电梯,走进电梯内。

古歆犹豫了一秒,还是踏进去,没有说话。

翟安走进电梯后,按下LG,手指就在密码屏上面操作,修长的手指很好看,没花多少时间,甚至在电梯还没有到达时,听到机械的女声说道,“密码修改成功。”

古歆转头看了一眼翟安。

看着他平静的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显得很淡漠。

电梯到达。

翟安先走了出去。

古歆跟在他的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小区。

小区并不在市中心,为了让环境更加安静,不是商业中心的房子,但价格依然,贵的吓人。

翟安和古歆都在门口站着。

夜晚真的很冷,似乎是这么久以来,文城最冷的一个夜晚。

古歆搂抱着自己的身体,看着翟安似乎是街头招揽出租车。

从他带着她走向楼层大厅而不是地下车库的时候,她就知道,翟安不会送她回家。

她默默地站在门口,抬头,看着路灯昏黄的照耀在她身上,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周围都冷清得吓人。

天空也不知道何时,也变得漆黑一片,她记得,刚刚还有白月光的。

她跺脚,一直在不停的让自己身体能够稍微暖和一些。

翟安一直在街上,等待出租车,他穿得比她还要少,至少她身上还有件厚厚的羊毛大衣,而他,就穿了单薄的一件衬衣一件西装,这种天气,一般人都扛不住的。

她咬唇,表示自己不用多想。

翟安从小到大就很会照顾自己。

两个人等了将近10分钟。

古歆突然看到灯光下,飘着一些白色小点。

白色小点随风飘扬,张牙舞爪,刚开始只有零星的几点,一瞬间,密密麻麻的就落了下来。

“下雪了!”古歆说。

文城很少下雪。

几乎是,不下雪的。

没想到,今年居然下雪了,雪花还不小,洋洋洒洒的在天上飞舞着,然后落在她的头发衣服上,瞬间就化了。

翟安终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他转头,转头看着古歆在不远处的路灯下,嘴角带着喜悦的笑容,分明是好奇的看着天上的雪花,不停的落在她的身体上,头发上。

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这么近这么远。

他喉咙微动,说,“古歆,车来了。”

古歆回神,转眸看着翟安。

翟安的身边已经停了一辆出租车,站在站在那里,头发上都有了雪花,在这样的浪漫的环境下,特别的好看。

她忍不住开口道,“翟安,下雪了。文城从来不下雪的。”

这大概是翟安永远都没有想到,在发生了刚刚的事情后,古歆能够这么心平气和甚至是带着喜悦的和他说话。

他表情很平静,没有回她。

古歆似乎才意识到,他们现在的立场。

她抿了抿唇,脸上的笑容隐退,走向翟安,坐进小车内。

车门关了过来。

出租车离开。

古歆转头,看着翟安依然站在风雪中,依然沉默而安静的站在那里,雪花在他身上,肆意的舞动……

送走了古歆。

翟安转身离开。

下雪了。

文城,千年难遇,下雪了。

怪不得,这几天会这么冻人。

他回到大厅,走进电梯,输入新设定的密码。

以后,大概这种乌龙的事情,就再也不会发生了。

电梯一路向上,他回到家里,才似乎真切的感受到,刚刚门外的寒冷。

他走向浴室,洗澡。

用了热水浸泡自己的身体。

不知道可不可以驱寒,但他一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翌日。

他还是发烧了。

低烧,不退。

他头有些痛,第一次在床上眠了很久,才强迫着自己起床。

他走进浴室,逼迫自己洗漱,上班。

这个时候,尽管他暂时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去应对翟奕,但也总不能在气势上就输给了他。

他努力的让自己站直在洗漱间前,看着自己脸色苍白的模样,嘴唇却红的有些发紫,还有些干涸得裂口。

他低头,准拿起牙刷漱口,眼眸突然看到自己颈脖处,密密麻麻的吻痕。

终究,昨晚上的很多事情,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轻描淡写,轻描淡写就可以抹了过去。

他低头漱口洗脸,然后走向衣帽间,挑选衣服。

他不喜欢穿太厚的衣服,一向都不喜欢,而经历了这么多春夏秋冬,他几乎很少感冒,但此刻,他却拿出来一件军绿色羽绒服,羽绒服很厚,大大的帽子边沿还有一圈厚厚的貉子毛,穿上之后,看上去更加温暖了,他系了一条灰白相见的羊毛围巾,第一次看到自己穿得很这么厚的样子。

到此刻,他反而有些感谢他妈,感谢她死活给他塞了两件厚衣服,说文城湿冷湿冷的,有一天或许能够用得到。

他妈还真的料事如神。

他穿好衣服,出门。

打起精神来之后,也不觉得身体有多难受了。

他走向地下车库,开着小车,去上班。

街道上有些积雪,文城的树木上,染上了一些昨晚下雪的雪痕,让很多街民一道早就出来观看雪景,毕竟,文城真的少见。

他倒是很平静。

因为在国外,经常有大雪覆盖。

没有什么悸动的情绪。

车子稳稳的停在翟氏大厦。

他平时上班很早,所以很少会和这么多员工一起,走向电梯口。

他安静的等待。

周围很多员工看着他,也有些惊奇,平时,都看不到他上下班的,特别不是一个部门的,甚至有人会觉得,他根本没有来上班,然后此刻这么近距离看着他,不由得都让人有些诧异。

但不得不说,身边的视线真的很多。

这就是为什么翟安不想出现在上班高峰期的原因。

电梯到达。

一拨人进去。

翟安停了停脚步,没有跟进去。

一个稍微活泼点的女职员按着电梯,说道,“翟经理,你不进来吗?承载还可以进一个。”

“不用了,你们先上去吧,我不急。”翟安微微一笑,笑容简直是……

那个活泼的女职员脸都羞红了。

听到翟安的话,女职员也只得将电梯关了过来。

关过来那一秒,听到有一个女性嗓音说着,“翟经理真的好帅,特像棒子国的明星,连厚厚的羽绒服都像,今年最流行军绿色了,好有品位……”

“……”翟安抿唇。

电梯第二次到达。

身边的职员少了些。

翟安和几个职员走进去,正准备按下电梯楼层,身边突然又多了一个人。

翟安转头,看着翟奕。

翟奕的气场真的很足,刚进去的两个员工,又默默的从电梯里面退了出来,似乎是形成了自然。

翟奕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显得很理所当然。

翟安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将电梯关了过来。

两个人,依然安静无比。

翟奕对翟安的势在必除之的决心越来越明白,昨晚上的一切,让他加深了他对翟家人的憎恨,以及报复。

电梯到达。

翟奕率先出去。

翟安看着他的背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秘书有些不自在的跟在他的身后,战战兢兢。

毕竟,昨天翟安的一句话,让她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是自己真的被暴露了吗?还是说,翟经理只是在试探他?!

她一直觉得翟经理很随和的一个人,在公司上班时间不长,也不太知道公司的全部运作,所以应该不会知道,她在暗地里帮翟总传递消息的事情,可是现在……该如何面对。

翟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难得的在上班后,没有打开电脑,而是转身看着落地窗外,还有些雪痕的街道。

秘书站在那里,尴尬得恨不得钻地洞。

翟安这么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平淡的说道,“你去人力资源部,重新报道吧。”

“啊?”秘书看着他。

翟安抬眸,直白道,“去吧,我暂时不需要秘书。”

秘书咬唇。

这个时候,也不敢给自己辩解太多。

她怕说多了,反而工作都保不住了。

翟安也没有再多说其他。

秘书看他已经开始打开电脑准备上班,只得走出他的办公室。

翟安打开电脑,其实也没有太多的事情。

他就这么看着屏幕,在思考接下来的所有。

无可厚非,翟奕垄断了董事会,他做太多,有可能都是徒劳。

但不得不说,趁着此次机会,他想他真的应该,将自己手上的人员精简一下,经过这次的教训之后,有些不该用的人,不能任由他们放在自己身边。

这么思索着一些事情。

翟安一点一点梳理这个项目的所有,在寻找翟奕或许会疏忽掉的漏洞。

正想的有些出神,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翟安看着来电,接通,“你好。”

“翟先生,我是李医生。”那边说,显得很有礼貌,“您已经三个多月没有来复查你的眼睛了,我建议您抽个时间过来看看,看看你的视力恢复情况。”

翟安无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台历,原来在自己觉得很煎熬的日子里,一晃眼,又过了这么几个月了。

他应了一声,“好,我有空就过来。”

“嗯,好的。”

挂断电话,翟安转头看了看落地窗外。

他眼睛基本已经恢复了,但有时候看久了屏幕,终究会有些双影,或者说不出来的疲倦。

他突然从座位上起来。

正好,他此刻觉得头有些痛,身体越发的发冷,大概是低烧严重了。

他起身走进电梯。

下楼,刚走到翟氏大门口,就看着翟奕也这么出了大厅,匆匆忙忙的坐进自己的车,让司机很快的离开了。

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他这么焦急,翟安走向车库,自己开车去医院。

先去检查了一下视力。

视力几乎是没有多大问题了,但是医生说他用眼过度,眼睛有些水肿,才会产生视线模糊,双影和疲倦,给他拿了点眼保药,叮嘱他一定要记得使用,且记得一个月后再次回来复查。

他答应着,离开眼科,又走向了门诊部。

直接走向VIP贵宾区。

不需要挂号,直接进去,就会有一对一的特殊服务。

护士带着翟安去走向VIP专职医生区域,他脚步刚踏进去,就听到隔壁房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撒娇的语气,分明是要哭了的说着,“医生,就不能不打针吗?我从小就最怕打针了!”

“乖,一会儿就不痛了。”耳边,还有一个宠溺的男性嗓音。

翟安走进医生办公室,将房门关了过来。

原来,翟奕这么匆匆忙忙,是因为古歆生病了。

显然和他一样,感冒,也或者发烧。

翟安坐在VIP区医生办公室里,躺在舒适的睡椅上,医生给他测了体温,皱了皱眉头,“翟先生,39。5了。”

翟安微点头。

他也知道,现在应该烧得比较严重。

他甚至觉得整个头都是火炉似的,脸上也红的吓人。

“我给你打一针退烧药,然后输两瓶降温消炎药,再给你开点吃的药物,你熟睡的时候就记得吃了,吃了会犯困,正常的。”医生说道。

“嗯。”翟安点头。

护士给翟安打了一针退烧针。

退烧针是真的有些痛。

他能够想象,古歆会怎么的哭得撕心裂肺。

那个女人其实真的很怕疼。

打完针之后,护士带着翟安去VIP区输水,那里有单独的包间,有专人服务,躺在床上,可以休息。

他打开房门。

迎面,对上翟奕,还有古歆。

古歆也挂着两瓶点滴,眼角还有泪痕,一脸委屈。

此刻,脸上红润,红得不正常。

三个人的脚步似乎都顿了一下。

翟奕的脸色很不好的看着翟安,翟安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看着古歆今天也穿上了超厚的羽绒服,戴着超厚的围巾,就算是这么足的医院,也和他一样,没有将围巾和衣服取下来。

他脖子上有痕迹,她应该也有了。

总有一秒,是有些失控的。

翟安转身,跟着护士先走了一步。

翟奕和古歆看着翟安的背影。

古歆开口说了句,“翟安也感冒了。”

说出来,心里不知道什么感受。

想来,如果不是昨晚送他,应该不会如此。

“别管他了,我们走吧。”翟奕说。

古歆回神,跟着翟奕离开。

今天一早起床,古歆觉得自己人都不好了,全身都烫,她差点以为自己要烧死过去,在自己迷迷糊糊中给翟奕打了电话,翟奕急急忙忙的跑来将她送来了医院,医生一量体温,都差点到40度了,再烧下去,估计脑子都要烧傻了。

两个人走向VIP的输水区,因为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包间,所以还不至于,会和翟安出现在一个空间里,显得尴尬。

其实,两个人的房间也就是相邻的,但似乎也没有人知道。

翟安躺在病床上,让护士和护工出去了,他不太习惯身边有人这么守着他。

就这么靠在床头,用那只没有输水的手,刷着手机屏幕,看一些新闻。

而隔壁房间的古歆,房间里面除了护士护工外,翟奕也是寸步不离的。

翟奕对古歆的发烧有些内疚,认定是自己昨晚上让她感冒了,所以对她更加的呵护,反而越是这般,越是让古歆有些不自在,毕竟昨晚上的感冒,真的不是因为翟奕……

想来,是自己作的。

她靠在床头,没什么精神。

翟奕帮古歆削水果,分成一牙一牙的,用小叉子喂她吃。

她其实没什么胃口,就是不能拒绝翟奕,所以张开嘴吃了一块。

苹果很脆,很甜,还有些冰冰凉凉,让她咬在嘴里,感觉很舒服。

发烧的人,吃点这种冷水果,真的很棒,特别是刚刚吃了苦苦的感冒药之后,又觉得更加美味了。

那一刻她突然想起翟安,他貌似是一个人来的……转眸,护士应该会帮他削的,毕竟是VIP。

她吃了好多,一个苹果全部下肚。

“还要吗?”翟奕问她。

她摇了摇头,有些乏困了。

翟奕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很烫,温柔的嗓音说道,“你想休息就睡一会儿,我陪着你。”

“嗯。”

“把外套和围巾脱了。”翟奕说着,就准备帮她脱掉。

古歆有些紧张,“不。”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分明有些惊慌。

古歆努力让自己平静而无异常的说道,“我很怕冷,而且听说发烧要捂汗的,出了汗烧就退了。”

“有被子。”

“但是我就是不想脱,我怕冷。”古歆执着。

翟奕眼眸动了动,也没有强迫她,“那你就合衣睡吧。”

“嗯。”

古歆闭上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原因,古歆熟睡得很快。

他看着她的衣服。

看着她分明不舒服,却就是不愿意脱下的衣服和围巾,终究,还是伸手给她脱了下来。

脱下围巾那一秒,就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很明显。

很明显的两个,在她颈脖深处。

他喉咙微动。

在压抑,在克制。

昨晚上他们什么都没做,他甚至没有碰她的身体。

而她身上的痕迹,他不会单纯的认为,是她不相信撞的!

他手指紧捏,在狠狠的控制情绪。

终究,压了下去。

他把围巾给她重新围上,起身走向包间的外阳台,抽烟,狠狠的抽烟!

一切的一切,他不怪古歆。

他只怪,翟家人的心狠手辣!

抽完一支,那一刻似乎是平静了些,电话也在此刻突然响起,是公司的一些事情,等着他回去开会,帝都的财阀集团明天会到公司来给他谈软件合作的相关细节,然后签订合同,硬生生的把翟安努力了几个月的软件从他手上,夺走。而现在,需要他回去过最后的方案定稿。

他沉默的挂断电话,走进包间。

古歆的点滴还剩下很多,大概需要2、3个小时时间。

他走向古歆,在她耳边轻声道,“小歆,我有点急事要回去一会儿,你好好休息,我忙完了过来接你。”

古歆本来睡得很熟,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还点了点头。

翟奕亲吻着她的额头,离开。

古歆一觉醒来,点滴都已经输完了,烧貌似也退了下去。

翟奕不在,护士已经给她拔了点滴,然后说现在可以出院了,今天没有点滴了,明天再过来就行。

古歆也不喜欢医院的味道,尽管她模糊中好像听到翟奕说等他回来接她。

她想了想,一边拨打着电话一边往外走去。

那边显然是开了静音没有接。

她低头,发短信,告诉他她先离开了。

发完短信,一抬头,透过医院的透明玻璃门自然的看了一眼。

玻璃门没有将链子拉过来,所以看到了躺在里面的翟安,这么眼眸顿了一下,下一秒,猛地一下冲进了房间,看着翟安似乎睡死在床上的样子,手都在发抖的一直不停的按着急救键,那边护士站接通,“您好……”

“快过来,倒血了,点滴倒血了!”古歆大声呼叫者。

护士那边忙的说着,“我们马上过来!”

因为是VIP,真是半点都不能出错的。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的点滴管上,好大一管翟安的血,被倒流了出来,而此刻,翟安还在沉睡,根本是脸色苍白的睡着,有一瞬间,甚至觉得他没有了呼吸。

很快,医生护士都赶了过来。

古歆被他们挤在了身后,医生做着抢救措施,一直不停的在弄着翟安手上的点滴管子,不知道多久,医生才将翟安手上的针头取了出来,使劲压着血,防止它往外流,而此刻,翟安在这个过程中,也清醒了过来,似乎半响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做完了一切,医生护士甚至是主任都到了翟安的房间道歉,深深的道歉。

翟安没有什么,只说,“也是我自己睡着了。”

那个照顾翟安的护士和护工一直在说着对不起,眼眶都是红的。

两个人不过是被翟安叫出去后,护士长以为他们俩没事儿又安排了另外的工作,一做起事情来,就给忘记了,回神过来,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两个人完全是被吓到,不知道如何是好。

反而翟安还安慰道,“没什么,我现在没事儿就行了,你们先离开吧。”

这么说着,主任才带着一帮人,再次道歉后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后,翟安才看到古歆,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她。

“谢谢。”翟安说,是在对古歆表示感谢。

古歆一怔,那一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翟安的一直捂着自己的手背,好久,放开,就发现手臂上已经青肿了很大一块,显得尤其的狰狞。

古歆也看到了,忍不住问道,“你不要处理一下你的手吗?”

“过几天就散了。”翟安说,说着,将他脱下来的厚衣服穿上,又围上围巾。

围围巾的时候,她明明确确的看到了翟安脖子上,比她还要恐怖的吻痕。

眼眸一转,不去多看。

翟安穿好衣服正准备出院。

门口突然冲进来一个女人,“翟安,你发烧了吗?”

两个人都看着门口。

文妍明显是跑来的,整个人还在踹气,额头上甚至有汗。

古歆看着文妍,脸色有些微变。

文妍看着古歆,脸色是彻底的变了。

她狠狠看了一眼古歆,转头对着翟安,“你很少发烧的,在国外那阵子,就从来没见你感冒过。”

“生病这个事情,我也不好控。”翟安说着,两个人交谈的口吻,分明很老友的感觉。

这和,他们之间,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们彼此都太客气太生疏。

“你手怎么肿了这么大一块。”文妍一眼就看到他的手臂,走过去很自然的给他抬起来。

翟安也没有推开,无所谓的说着,“点滴没有拔好的结果。”

“这什么医院,不是VIP吗?居然还出现这种事儿。”文妍口气不好。

“行了,他们已经道歉了。”翟安安抚着,“现在已经退烧了,我要出院了。”

“我陪你出院。”说着,文妍就自然的挽着翟安的手,离开了。

古歆就这么看着他们亲密的背影。

从文妍出现后,翟安的视线就一直在她身上,一直和她闲聊,而她,感觉自己就是空气的存在。

很不喜欢被人忽视的感觉。

她瘪嘴,也不想表露什么情绪的,自己离开。

反正对她而言,翟安也不过就是,一个陌生而已。

他的人生他会交的朋友,女朋友,和她都无关!

这么想着,她走出医院大门口。

今天还是很冷,尽管没有下雪。

她站在公路边等车。

然后看到一辆熟悉的轿车从她身边开过。

不管任何时候,翟安都会绅士的停下车礼貌的问她要不要他送……

今天。

真是半点都没有停留的,而她当然不会觉得,翟安没有看到。

他的细心,总是超乎想象……

小宅不得不最后提醒你们一句!

今天月票再不用就清零了,清零了,清零了!

所以,赶紧到宅的碗里来吧,碗里来吧,碗里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