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惊喜,莫太太张嘴。/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阴冷的天气。

翟安开车,从医院离开。

后视镜中,看着古歆站在寒风中,等车。

眼眸回转,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室的文妍。

文妍侧头眼神一直看着外面冻得发抖的古歆,不用想也知道,文妍现在,满脸胜利者的微笑。

翟安抿了抿唇,开口道,“文妍,你怎么知道我发烧了?”

一句话,让文妍瞬间回神。

她转头,看着翟安。

刚刚看着古歆就这么在哪里,一个人孤独的站在那里,翟安分明看到了,也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甚至没有停留得走了,加上刚刚在病房里面翟安对古歆的冷漠,都让她现在的心情简直是叫做大好。

古歆这女人,也会有今天!

只是。

她看上去很平静的对着翟安笑了一下说道,“我今天也有点小感冒,然后去拿药的时候听一个护士说起,说你在发烧我就急忙忙的而跑过来了……”

“是翟奕告诉你的是不是?”翟安问她,很轻的语气,很笃定的口吻。

谎言瞬间被撕破。

文妍咬着唇。

是的。

是翟奕告诉她的。

她哥又让她传递消息,虽然很不愿意,但每次都得通过电话告诉翟奕,告诉他他哥说会想方设法的帮他,帝都奥利集团就是她哥介绍认识的,说这个财阀有可能会帮他重新在翟氏站稳脚跟,让他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翟奕从来不会感恩,冷冰冰的说了句,知道了。

她也很烦翟奕,一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更加恶心的厌烦,但好在,最后挂断的时候,翟奕说了句,翟安在发烧,在私立医院输水。

她真的难得见翟奕这个狠毒的男人大发善心,主动告诉她翟安的事情,挂断电话就直奔到了翟安输水的VIP区域。

本以为就只有翟安一个人在,却没想到,古歆也在房间。

一看到那个女人,全身就跟发毛似的,很想撕了那个女人,理智终究还在,何况,整个过程中,翟安对古歆真的冷淡而疏远得可怕,这份感觉不像是故意伪装的,而是,好像真的放弃才会有这般的距离。

她本来暗自窃喜。

如果翟安放弃了古歆,被古歆伤透了,那么,他下一次恋爱一定会找一个爱自己的女儿。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她更爱他。

她在翟安身上,不管遭遇过多么大的身体心灵撞击,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

但是此刻。

她有些尴尬,有些僵硬的看着翟安。

翟安的话,是知道了什么?!

翟安为什么会知道,是翟奕告诉她的?

她和翟奕之间的交集,一般的人都不会知道的,特别防备的翟安,自然更不会知道。

那一刻她突然有些无措到说不出来一个字,手指交错,似乎是在想怎么解释,又似乎是不知道如何解释。

翟安开车,说了那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车空间内有些莫名的尴尬。

翟安绅士的先将文妍送回她家大院,准备启动车子离开。

文妍突然敲着车玻璃门。

翟安放下窗户,看着文妍。

“翟安,由始至终,我做的所有一切都只是为了爱你。”文妍说,一字一句,说得深深切切。

翟安听到了。

很淡定的听到了。

文妍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希望他可以回应自己。

翟安没有说话,一直没有说话。

车窗按了上去,车子离开。

文妍眼眶通红的看着翟安离开的背影,在翟安身上,总是会受委屈,但总是不知道放弃……挂着眼泪的脸上,突然嘴角一笑,以前的翟安会明白的拒绝她,但是今天,他保持着沉默。

有时候沉默是默许,有时候沉默是拒绝,但此刻,她知道他的沉默,仅仅是犹豫。

犹豫,会不会也有了一秒的心动,或者是,于心不忍?!

……

翟安开着车,从文家大院离开。

他开得不快不慢,手臂上的青肿真的很吓人,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这么平稳的开着。

几个月前,叶恒就给了他一样东西。

叶恒说,“阿修说了,这东西本来是陆漫漫让人帮忙查的,但阿修说暂时先别给她,给你,你有自己的打算。”

他看了里面的内容。

很平静的看完了。

即使,看完后,手心都是汗。

他说,“叶恒,就别告诉陆漫漫了。”

“为什么?”叶恒问他。

“自己的事情,希望自己来处理。”

“阿修也这么说的。”叶恒显得无所谓的耸肩道,“反正你们两个人,从小就是我们这么多人之中心思最多的,我们也猜不透你们在想什么,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就是。”

叶恒看上去吊儿郎当,其实很重义气。

对表哥,对他,对其他他认为的兄弟,绝对是一个可以两肋插刀的人。

前面一个红灯,他从回忆中晃神。

叶恒给他的东西,是文妍的犯罪证据,是文妍让人开车撞古歆的证据,这份东西公诸于世,文妍就会绳之于法,不管她家可以怎样的一手遮天,绝对是保不住文妍的证据确凿。

拿到那份证据的时候,他却没有冲动的直接送到警察局,即使当时有一秒的冲动,有一秒恨不得杀人的冲动,最后最后一秒,还是冷静了,冷静的将那份证据,锁进自己的保险箱里面,暂时,不会拿出来。

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包括古歆。

古歆的孩子意外死亡,是有心人刻意为之这件事情,其实让他当时也有过触动,可终究回想,就算如此,又能说明什么,说明古歆是愿意给他生孩子的吗?她只是胆小到不敢杀生,又何况身边那么多人逼着她,让她把孩子生下来,根深蒂固,她还是并不想要这个孩子,这和是不是别人刻意设计她,本质上和他们的离婚,没有半点关系。

他甚至觉得,就算古歆生下了孩子,在他眼睛复明之后,也会想办法和他离婚。

没有感情的婚姻,在一起就是折磨。

绿灯亮起,翟安开车离开。

他现在其实真的能够很平静的想这些事情,很平静。

车子一路到达翟氏大厦。

他高烧退去,还有些细微的后遗症,身体感觉到乏力。

他走向电梯。

电梯打开,翟奕从里面匆匆下来。

翟安看了他一眼,翟奕似乎也扫了他一眼,大步离开的脚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讽刺的说道,“你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翟安关上电梯。

不想说话。

本来身体就虚,不想把自己搞得更烦。

他坐着电梯,往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被他撵走了,他现在倒水还得自己去茶水间。

这两天是真的闲,闲的无所事事。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喝了几口。

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员工忙着自己手上的事情,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闲,有那么一点点罪恶感,他放下开水杯,回到办公室。

总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翟奕这么激进的一个人,他绝对会用最大的能力去让这次的项目最快的落实,他从来都不怀疑翟奕的能力。

深呼吸,他打开电脑,重新将方案翻了出来,试图找点什么灵感。

正时,电话响起。

翟安看着来电,接通,“漫漫。”

“我给你准备的资料和方案,会通过我秘书直接送到你办公室来,你到时候亲自接受,别落入他人之手了。”

“这么快?”翟安揉着太阳穴,问道。

“资料是让我们公关部拟定的一份出来,比较详细,应该能够满足你的需求。至于我们的战略合作方案,我和我们一个总助一起,加班加点改了两天,修改了将近10稿,应该比上一个更有诚意,也更有发展潜力,我暂时能够帮你的就这么多,后面,就看你自己了!”

“好。”翟安点头。

陆漫漫也不多说,有些话不需要一直挂在嘴边,懂的人,会很懂。

她挂断电话,坐在办公室内。

刚刚让张翠去把资料送给翟安,没日没夜的和林初辰忙了两天,将翟安之前说的战略方案和对未来的一个计划,做了重新的修订,比之前那个自然更加的有竞争力,忙碌下来之后,突然感觉到有些累了。

她伸懒腰。

本来是用这种工作的方式来让自己暂时的忘记莫修远那二货,其实也真的能够做到,但就是停下来空闲的时候,又会想起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说好的周末回来,说好的,不只是周末也会回来,现在这么久了,两个鬼影子都没有,就每天晚上在她准备入睡的时候,发一条短信道晚安。

她心情始终不太痛快,现在在办公室里面,也各种的不自在。

想起今天早上一早,办公椅的椅子还没让她给坐热就被叫到了董事会,说和翟氏合作的事情,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和翟氏深入谈一下,别真的因为一个翟安而毁了陆氏。

陆漫漫那一刻真的很想告诉他们现在他们陆氏面临的情况,翟氏可是真的不打算和他们继续合作。想来,如果说出来,董事会的人会爆炸,能够想象的画面,简直不敢深想。

所以她随口安慰了几句,说了些有志气的话,回到办公室。

陆氏集团知道和翟氏合作危机的只有林初辰。

她只觉得这个男人,可以和她分担压力。

也不得不说,林初辰知道了之后,绝对是没有半点抱怨的,也没有半点打退堂鼓的意思,反而看上去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之中,

其实,她和林初辰接触的时间也不是太长,但是两个人就是形成了某种默契,在工作上,真的很搭。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

文城这两天一直降温,昨晚下了大雪,不过雪不大,到现在快中午时刻,就已经融化了。

也不知道莫修远带足衣服没有。

其实那货,也挺会照顾自己的,可是要真的做起事情来,他也能忙得六亲不认。

她咬牙,突然拿起身边的电话说道,“爸,我请两天假。”

“什么?”陆子山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请一周假。”陆漫漫一字一句,“我累了,想要休息。”

“在这个节骨眼上?”

“嗯。”陆漫漫很肯定。

陆子山是真的沉默着在犹豫。

她知道他爸在担心什么,但凡翟氏没有交出软件系统,陆氏就一直处于危机状态,无法让人真的放心,而负责整个项目的她突然说要休息两天,也实在是让人接受不了。

“爸,我就是给自己放松一下,再这样憋下去,我也会得抑郁症的。”陆漫漫再次开口,劝说道。

实际上,她只是为了躲着董事会那帮老匹夫,越是时间紧急的情况下,她越是会被他们缠着不放,她本人非常不喜欢这种情况,会让她质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显然,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决定有任何问题,就自然和董事会的人产生了矛盾。

惹不起,她就躲着。

躲两天,也让董事会那帮人知道她的脾气。

再加上,她也深思过了。

翟氏内部的事情她真的帮忙不大,翟奕将翟氏控制得这么好,一般的人确实很难撼动,所有一切,她就真的把希望抱在了翟安身上,虽然也有着担忧,但既然下定了决心,就没有什么值得去怀疑。

综上而言。

她现在休假是最好不过。

不耽搁事情,也放松了心情。

她父亲在听着她如此坚定的口气时,也没有拒绝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那你给人力资源部说一声。”

“好。”

“请一周假准备去什么地方?”他爸给她拉着家常。

“不去哪里,有可能和翟氏的项目,说有进度就有进度,一旦有什么进展我就会回来上班,只是在家放松两天。”陆漫漫直白的说到。

“辛苦了,漫漫。”

“爸别这么说,我是自愿来公司的,你就别觉得内疚了。”

“嗯,那你去人力报个备,董事会这边我来作解释。”

“好。”

挂断电话,陆漫漫伸懒腰。

在陆氏上班都快一年了,这是第一个,自己主动请的假。

一周时间。

她给人力部说了一声,嘴角扬眉一笑,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秘书些看着陆总难得这么早离开,看上去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就完全是搞不懂陆总的百变了,前两天分明还一脸严肃到加班加点,今天这般轻松自若,听说,和翟氏的合作项目,还没有接触危机啊。

想不明白就不想明白,反正BOSS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

陆漫漫坐在秦傲的小车内。

秦傲也很差异,陆漫漫上了一半的班,说回别墅。

这种事情分明是破天荒。

他开着车,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陆漫漫,看着她拿着手机,在拨打电话。

“翟安。”陆漫漫说,“东西收到了吗?”

“刚收到。”

“那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如果有给我电话,我会让我的总助帮你修改。”

“你是有事儿吗?”翟安总是会在别人一句隐晦的话中,听出根本。

这是一个很心细的人才会有这份能耐。

陆漫漫说,“我决定放自己一个长假,但如果你那边搞定了,随时给我电话,我不会走远,只是放松一下。”

“放松一下很好,别累坏了自己。”翟安轻声说着,倒是没有什么情绪。

其实翟安这么聪明的人,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她请假了,那么所有的事情,他都得靠自己一个人去奋斗。

显然,翟安并不拒绝。

陆漫漫看了看窗外的文城街道说着,“就这样吧,我挂断了。”

“好。”

挂断电话后,陆漫漫又给张翠打了个电话,一点一点交代了一下她不在的这段时间的任务和工作,然后,又给林初辰说了一声,林初辰自评价了一句,陆总总是让人,惊叹不已。

大概是怎么都想不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选择休假一个星期。

她也觉得自己有时候,挺神经质的。

和莫修远那个二货待久了,都被传染了。

她挂断电话,回头对着秦傲,突然说道,“秦傲,你去过日照区吗?”

“莫先生现在上任的地方吗?”秦傲询问。

“嗯。”

“去过,有一次给莫先生送过资料过去。”秦傲说着,“那天你正好不用车,不过来回也不超过3个小时。”

“那正好,待会儿你带我去一下。”

“去莫先生那里?”

“嗯。”陆漫漫点头。

莫修远不回来,她只得自己去了。

指不定还能有个,抓奸在床。

“你别给莫修远说,我们直接过去就行了。”陆漫漫吩咐。

秦傲这个人老实,做什么事情都是一板一眼,不给他说清楚,他就绝对想不到所谓的,惊喜。

惊喜。

嘴角莫名一笑。

车子先回到了别墅,陆漫漫简单收拾了两套衣服,特别还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将比较正式的职业装换了下来,里面穿着一条奶白色的修身连衣裙,下面一条保暖爆款黑丝袜,一双纤细的足足有10里面的高跟鞋,上身一件大红色的羊毛外套,分明国际范十足,她将头发放了下来,卷卷的长发,显得妖娆而妩媚。

她还特意化了一个稍微浓的妆容,嘴唇涂抹着大红色,显得无比的鲜艳而诱人。

她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涂一个正宫娘娘的红色,万一撕逼,还能有点气势。

从衣柜里面拿出来一个国际小包,限量版的。

她走下楼,妩媚倾城,风华绝代。

王忠此刻正在客厅收拾,一抬头就看到陆漫漫如此千万迷的模样出现,眼眸顿了一下。

陆漫漫也看了他一眼,随口说道,“王管家,这两天我不在,你不用给我准备餐点。”

“哦。”王忠点头。

陆漫漫走出别墅。

王忠突然开口道,“莫太太,莫先生不在,你穿这样……”

陆漫漫顿了顿脚步,回头,“你是怕我给你家莫先生戴绿帽子了?”

王忠不说话,但就是沉默的在默认。

“放心,我胆子还没这么肥。”说完,陆漫漫踩着高跟鞋,优雅的离开。

直接坐进了秦傲的小车内。

其实穿这么少,终究还是有点冷的。

不过既然美丽冻人,她也就,牺牲一点了。

车子开得其实不慢,毕竟是高速路。

陆漫漫却有些如坐针毡,搞不明白自己一把岁数了,还在激动个什么。

她看着窗外的景色,娇红的嘴唇一直轻抿着,在让自己放松,放松,不用想的那么急切。

车子下了高速,又开了几分钟,停在了区政府门口。

秦傲说,“莫先生就是在这里上班,莫太太你是去找他吗?还是先给他打电话?”

她穿这样,走进政府那个地方,显得多不检点,她才没有这么不知分寸。

想了想,左右看了看,眼眸一紧,“你开车去对面的那个咖啡厅,我去那里坐着等他下班。”

“可是现在才下午3点钟,莫先生下班得到下午5点半。”秦傲直白道。

“嗯,我知道。”反正,她也习惯等他了。

等了也不是一个小时两个个小时,她觉得她的耐心还挺好。

秦傲想了想,突然说道,“要不我带你去莫先生的公寓吧,我知道他公寓密码,上次他让我送的东西,就直接送到他的住处的。”

“……”陆漫漫瞪着秦傲。

秦傲有些莫名其妙,他哪里说错了吗?

“你知道他公寓地址,你干嘛把我送这里来?!”陆漫漫不悦。

秦傲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莫太太。

他只是单纯的以为,她会想第一时间看到莫先生。

“开车吧。”陆漫漫直白道

秦傲才这么尴尬的又重新开车离开。

车子听到莫修远居住的小区,秦傲带着陆漫漫进去,走进电梯,到达楼层,停在一扇大门前。

秦傲一边按下密码一边说着,“1026。”

她的生日。

有那么一刻,嘴角似乎是有些绷不住的笑了下。

房门打开。

陆漫漫进去,转身对着秦傲说道,“你回文城吧,我要是回来会给你提前打电话的。”

“嗯。”秦傲点头。

把莫太太送到了莫先生身边,他不会不放心。

陆漫漫关上房门,转身走进莫修远的单身公寓。

公寓不大,2室2厅,家具很简单,收拾得到很干净,她一直以为,她应该会看到一个乱七八糟的男人单身寝室,能有多脏就会有多脏,莫修远总是和她臆想的不同。

她将行李放在客厅,然后去房间参观。

这个小区其实也不是特别好,公寓里面的住宿也很一般,对于莫修远这种超级会享受的人,他怎么受得了的?!

还一住,就给忘了回来。

她走进主卧室,大床上铺着深蓝色床单,分明就是单身男人公寓最常见的那种,她走进连着主卧室的卫生间,里面甚至没有浴缸,更别说,莫修远别墅中那超大按摩浴缸了!

她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洗漱用品,确定只有一个人的,心情也豁然了些,转身去客厅将行李脱了进来,将自己的洗漱用品,将自己的衣服挂在了他的房间,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很甜。

辗转了几圈,又到处看了看,该欣赏的该整理的全部都弄完了,她坐在沙发上,突然觉得有些无所事事,此刻自己打扮得这么精致,总不能到头睡觉吧,万一莫修远回来她还没有醒,自己的小心思不就全毁了嘛。

想着,硬是睁着眼皮让自己看电视。

看得确实无聊。

她看了看时间,或许可以尝试着给莫修远做个晚饭。

她起身走向厨房。

厨房里面偌大的冰箱里面,出来几瓶纯净水,什么都没有。

莫修远这货,一天都吃什么了?!

她看了看时间,现在出门买菜然后再回来做,根本来不及了,她有些失落的重新回到沙发上,眼眸一动,你看到茶几上随手放着的一张名片,是外卖送货名片,不是某个餐厅的,貌似是,专程为人在全区点餐的一个外卖公司。

她想了想,连忙拿起电话拨打,“请问可以送餐吗?”

“小姐,可以的,只要是日照区城街道的,都可以送。当然,如果你时间不急也可以送其他郊区,但得按照路程加收费用。”

“不用郊区了,我也不指定什么地方的菜。你就帮我在日照区最好的西餐厅给我送两份尊士小牛排,一瓶90年的瑞斯白葡萄酒,一份鸭肝,一份鱼子酱,两份餐厅主打的甜点,对了,帮我买一束花,还有吃西餐的蜡烛。”

“小姐是准备求婚吗?这么丰盛。”外卖小哥玩笑的,又开口道,“小姐,您点的东西比较贵,我们一般都只是对VIP客户才会特殊开放,请问您是我们的VIP吗?”

“不是。”她才来,那里可能有VIP。

“那这样的话,我们需要您先交纳保证金,我给你的一账户,你银行转账就行了,预付3000块,到我们是送货成功后,根据发票金额,您再付接下来的款项,您看可以吗?”

“好。”

“好的,我已经给您记录下来了,请问你的地址是?”

“你把你们公众号给我,我把我的抵制分享给你吧,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好的。”快递小哥连忙答应着,“那您稍等,我已经给您记下工单了,我们会有工作人员为您送上门的,祝您愉快,拜拜。”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

心想,这个地方也还真的不是她想得那般,穷困潦倒。

她起身又在房间里面转了转,将暖气开到了最足,她脱掉羊毛大衣,终究不会像在文城家里一样,地暖可以让她直接裸奔都行,她值得又将衣服穿上,捉摸着等莫修远快回来的时候,再脱下……

四十来分钟,快递小哥送来了餐点。

陆漫漫结账,开始简单的布置了一下饭桌。

她将房间的灯关上,拉过窗帘,点上蜡烛,感受晚上吃饭的气氛。

觉得还挺浪漫的,不禁佩服自己的聪明。

所有高级餐点全部都是自带保温的,陆漫漫将所有摆放好了之后,等待莫修远下班。

5点半下班,从她刚刚和秦傲回来的路程而言,最多5分钟就能够回来,堵会儿车,也就10分钟一定会到家。

她看着时间马上就5点半了,心还跳动了一下。

她咬牙将衣服脱了下来。

5点半的时候,日照区就黑了,基本上是全黑了。

陆漫漫将所有的灯都关了,然后点亮了餐桌上的蜡烛,蜡烛的灯光效果和照明度很好,很适合共进晚餐。

她心跳一直有些快,一直在想着,莫修远看到她会怎样?!

她咬唇,站在门口不远处,准备在莫修远进门的一瞬间,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这么一直有些紧张的,连身体的寒冷也感觉不到了。

她等了10分钟。

房门没有动静。

她等了20分钟。

房门依然没有动静。

她足足等了3个小时。

房门依然没有动静。

她身上的大衣,总是拖了又穿穿了又脱。

等久了有些毛躁,就生气的将衣服穿上,想着或许下一秒他就回来了,又忍不住脱掉,这么来来回回。

一直到晚上10点钟。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蜡烛都快燃尽,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她靠在沙发上,看着房门终于被人打开了。

惊喜都没有了,她现在就一脸怨气的看着莫修远,看着他一打开房门,就明显觉得不对劲的模样,眼眸那一刻锐利的扫视了一下,然后,看到了窝在沙发上,尽管不太清楚的她。

莫修远看到她那一刻,反而更加愣怔了。

他转眸看着餐桌上的餐点,又回头看了看沙发上的陆漫漫,好半响没有说出一个字。

陆漫漫也不说话,就这么瞪着他,瞪着他,瞪着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莫修远脱掉鞋子进去。

拖鞋他只准备了一双,而那双,现在在陆漫漫的脚上。

虽然很大,但当时陆漫漫穿上的时候,觉得很舒服。

莫修远站直陆漫漫的面前,看着她。

陆漫漫的也看着他,甚至眼眸都没有动一下。

莫修远终究忍不住笑了一下,分明是不受控制的,在嘲笑她。

她脸上的不满更加明显了。

“什么时候来的?”莫修远说,然后很自然的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

莫修远这么一靠近,陆漫漫就吻到了一股酒味,不是很浓,但明显是已经吃过晚饭了。

一想到她饿着肚子瞪了她一个晚上,她就更不想搭理这个男人了。

“你来了,应该给我提前说一声,今晚上有个饭局,早知道我就应该提前推了。”莫修远柔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两个人距离很近。

近到,一瞬间就会有些化学反应。

陆漫漫依然不说话,一脸无动于衷。

莫修远微坐正了身体,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说,“没吃晚饭吧,我陪你吃。”

“不吃了,气都气饱了。”陆漫漫嘟嘴。

“舍得开口了。”莫修远笑了一下,摸着她的脸蛋,很认真的说着,“抱歉,不管任何理由,终究是让你等久了。”

陆漫漫看着他。

莫修远认真的时候,总是很有杀伤力。

此刻蜡烛的灯光若隐若现的照耀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轮廓在忽明忽暗下,更加有这一份特殊的魅力,似乎还带着一种,情欲。

满脸都写着欲望。

陆漫漫睨了一眼莫修远,不想多看这个男人。

扭头,表现自己的不满。

莫修远嘴角浅笑,手指在她唇瓣上轻轻摩擦。

指腹间的触感,让他心难耐。

他突然低头,去亲吻她的嘴唇。

她避开。

他再次攻击。

她反抗。

他显得有些急切。

她一直在推他。

然后两个人,还是滚在了一起。

“莫修远一个色魔,我还没吃饭……”

“嘘。”黑暗中那个低沉的男性嗓音咬着她耳朵轻柔的说道,“我会喂饱你的。”

变态!

陆漫漫觉得自己今晚,委屈死了!

深更半夜。

知道深更半夜3点钟。

莫修远才抱着陆漫漫从床上起来,然后让她坐在饭厅椅子上。

西餐肯定不能再吃了,都已经冷透了,如果加温,味道早就变了!

莫修远将西餐收了起来,然后在厨房,帮她下面条。

他说,“目前我这里就只有点面条能够吃了,我帮你加个鸡蛋。”

陆漫漫不说话。

全身都酸痛。

完事了本来打算直接入睡的,这货非把她抱起来。

他丫的还不觉得自己今天很悲剧吗?!

莫修远看了她一眼,看着她委屈又脸色极度红润粉嫩的模样,心里的触动,在一直不停的放大。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陆漫漫会主动来这里找他。

刚到这里就任,比他想象的要忙,其实政府的工作还好,也不像商场那样,加班加点就能够快速的将手上的事情解决掉,对于民生的事业而言,太多不可控的因素会影响工作的进度,所以工作强度其实还算能够接受的范围,关键就在于,他才上任,区长带着他走了好多饭局,几乎是每晚不漏,而饭局免不了喝酒,他作为才来的新人,尽管职位不低,总不能以来就摆谱,拉拢人心也是一个往上走的方式,所以基本不能拒绝,也就导致,这么多天,根本没时间回文城。

他其实也想过应酬完了回去,但基本上每晚都已经喝得有些醉了,回去之后也是倒头就睡,或许还会影响陆漫漫的睡眠,衡量一二,还是决定先把这段时间的应酬忙完,说实在的,今晚算是他回来的最早,也是酒喝得最少的。

而回来的一瞬间,看到陆漫漫那一刻。

心里的悸动,不言而喻。

那一刻他甚至想马上撕了她的衣服将她狠狠的揉进自己身体里,奈何,她没有吃晚饭,她不想她身体遭罪。

想法很美好。

可终究,还是没有忍住,还是没有忍住的,让她饿着肚子……

莫修远一直和看着陆漫漫,看着她确实很困很累的模样。

他能够想象,一个人在家,抱着欣喜等他回来,而他迟迟没有回来,是什么感受。

他下好鸡蛋面,放在陆漫漫的面前。

陆漫漫低头看了一眼。

她能说她坤得要死了,真的半点胃口都没有吗?

莫修远看她不动筷子,自己夹了一小口,放在她嘴边,“乖。吃点,要不然对身体不好。”

“你也知道对身体不好了!”陆漫漫翻白眼。

莫修远默默的笑了笑,“为夫不是在弥补为夫的一时冲动吗?”

“哼。”陆漫漫不屑。

“乖,吃一口。”

“看着都不好吃。”陆漫漫瘪嘴,“你重来不做饭的人,肯定超不好吃。”

莫修远养着笑容,“谁说我从来不做饭。”

陆漫漫瞪大眼睛看着他。

什么意思?!

她是太困了,产生幻觉了。

莫修远这种大少爷,会自己做饭吗?!

“张嘴。”莫修远似乎没打算做更多解释,很认真的喂她吃饭。

陆漫漫咬着唇。

“莫太太,我有很多方法让你张嘴的,你要不要试试?”莫修远嘴角邪恶一笑。

陆漫漫防备的看着他。

这货,又在耍什么奸诈?!

7月1日了!

6月妥妥的过去了,在亲们的支持下,月票榜单上,宅又在列啊!

高兴高兴。

但是呢,因为宅精力实在有限,本月就不搞月票活动了,但亲们有月票的,希望能够继续给宅。

宅会用勤奋和福利来感激亲们的。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