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千里,缠绵。/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照区。温馨的公寓。

白纸灯光下,陆漫漫红透水润的脸蛋,尤其的好看。

她仰着头,看着莫修远一脸邪恶,带着全身的防备,瞪着他,“莫修远你再敢碰我,我就死给你看!”

莫修远忍不住笑了,笑得很开怀,“乖,张嘴。”

陆漫漫低头看着面前的鸡蛋面,别说她不相信莫修远这二货能够弄出什么好吃的,现在就山珍海味放她面前她也没胃口,一个人在睡眠严重不足的情况,哪里开的胃口。

她不爽的,极度不爽的,张嘴。

莫修远喂了她一口。

她咀嚼。

莫修远看着她,看着她好看的脸颊,那粉红色的嘴唇轻动着,染上了一点点面的水泽,尤其的诱人。

他喉咙微动,深邃的眼眸,一直注视着她的每一个面目表情。

那原本,一脸嫌弃的脸颊,似乎有了些细微的诧异。

本来咀嚼得痛苦无比的模样,眼眸中,分明闪烁出了一丝,惊喜。

是一种对自己意料之外的惊喜。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回视着她。

陆漫漫将面条咽下肚。

莫修远又夹了一口,放在她嘴边,这次,根本是没有犹豫的,张嘴吃了下去。

然后一口接着一口。

她想肯定是自己饿了,是自己饿了,才会觉得面前这碗面条是人间美味。

一大碗鸡蛋面,就这么全部的咽在了肚子里。

陆漫漫真的不相信自己能够将这么大一碗,比她脸还大的一碗面,全部吃光了,吃光后才感受到,自己胃里面涨得难受,而在吃的过程中,只是一直想吃,似乎是好吃到,根本感觉不到饱腹。

她打了一个小嗝。

莫修远笑了一下。

陆漫漫脸猛地就红了。

刚刚那个排斥这碗面得要命的女人,到底是谁?!

她用纸巾擦拭嘴角。

然后看到莫修远起身去厨房,洗碗。

他动作很娴熟,不像是,这两天才学的,而他洗碗的表情很认真,整个人穿着白色浴袍气宇轩噶站在那里……

陆漫漫回头。

莫修远给她的悸动,总是在一个触不及防的时候,然后沦陷的有些,深。

莫修远洗了碗,用洗手液清洗了手,走向陆漫漫,弯腰一把将她公主抱了起来。

陆漫漫已经,条件反射的抱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挨得很近。

两个人的气息也很近。

陆漫漫觉得自己很危险。

莫修远却只是抱着她回到他的大床上,然后掀开被子让她睡觉。

夜晚真的很深很深了。

日照区的夜色没有文城那般璀璨,到这个点,几乎全程都黑暗了,唯有小区里面的昏暗的路灯还能够隐约看到点,房间关灯后的轮廓。

莫修远将陆漫漫抱在怀抱里。

陆漫漫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

第一次在这么陌生的一个地方,和莫修远一起入睡。

这种感觉让她真的有些奇妙。

就像,上一世文赟去帝都发展,她也曾去那边找过她,要是那个时候也学聪明一点,不提前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或许,还能提前撞见,那些不堪入目的事情,也或许,之后的一切就不会这么悲剧。

她双手抱着莫修远的腰。

“怎么了?”莫修远低沉的嗓音,轻轻的问她。

陆漫漫趴在她的胸膛上,深深的说着,“我突然有些想要给感谢自己经历的一切……”

然后,这么完美的,遇到你。

莫修远将她也抱紧了些,“很晚了,睡吧。”

“嗯。”

沉下来的心,因为疲倦和夜深,两个人很快就入睡了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真的习惯了,莫修远睡在自己身边的感觉,感觉……很安心。

第二天一早。

日照区的阳光明媚,阳光透过窗户,零零碎碎的照耀在她的被子上,心情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豁然开朗。

陆漫漫转头,看着身边已经空荡荡的位置。

早上的时候,莫修远起床离开她其实醒了,但实在太困,又睡了过去,莫修远也没有叫她,动作还很轻,就怕真的吵醒她,所以,她就醒了一秒,又沉睡了过去。

直到现在。

她觉得一身酸软,但真的已经睡饱了。

睡饱的感觉,就是很好。

她掀开被子下地。

脚软绵绵的,好半响才适合地面,起身去浴室洗漱。

洗完出来,走向客厅。

茶几上,放着一张便条。

她打开,“莫太太,为夫上班提前走了,你在家乖乖的,今天有行程要去日照区的乡镇走访,中午不能回来,你知道怎么叫外卖的(注意穿着)?晚上为夫会准时准点回来,带你吃本地好吃的,等我。修远。”

修远。

陆漫漫轻轻叫着他的名字。

为什么他父母会给他起这个名字?

莫修远。莫修远……

是不想让他离开太远吗?!

嘴角暖暖一笑,她将便条放下,起身去拿名片。

正准备拨打的,整个人顿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嘴角一笑,又重新拨打,“你好,我要点餐。”

“好的,小姐。”

“这会儿帮我买一份粥和咸菜,中午的时候帮我买一份快餐,你们这边比较好的快餐就行,我不挑食。然后下午2点过,帮我买一些生的食材。”陆漫漫说。

“好的,小姐,请问您生的食材要写什么?”

陆漫漫将自己能够想到的晚餐菜系给说了一遍。

其实她没有怎么学过烹饪,现在却莫名的很想给莫修远亲手做一餐。

挂断电话。

陆漫漫打开手机,开始研究菜谱。

应该不太难吧,不就是炒菜而已……

这么想着,就全身心的在研究菜系和做法,她看得有些出神,电话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陆漫漫,反正你丫的,我不主动找你,你就不会想起我是不是?!”古歆传来非常不悦的抱怨声音。

陆漫漫揉了揉耳膜,没有说话。

“我感冒了发烧了你知道吗?”古歆一字一句,说得何其的咬牙切齿。

“发烧了?怎么发烧的?”陆漫漫紧张的问道。

古歆一般不容易生病的。

“过程就不说了,反正说出来也是被你嘲笑的份儿,我才不自讨苦吃。”古歆憋着嘴,“话说你现在在哪里啊?上班吗?!我中午过来找你吃饭,我实在是有些烦躁和压抑,需要你陪我。”

陆漫漫看了看窗外,看着日照区的天空说道,“我现在在日照区的。”

“哪里?”

“文城的一个区县。”陆漫漫说。

“你去那破地方做什么啊!”古歆更加不爽了。

这女人到底一天习惯了折腾了是吧!

“莫修远在这边,我过来看他。”陆漫漫说,尽量说得平静。

古歆却突然咯咯的笑了,“陆漫漫,你这是千里送XX啊!XX两字,自行补脑。”

“古歆,你能淑女点吗?”陆漫漫脸有些微红。

“那你告诉我,你和莫修远没有天雷勾地火啊!只是躺在一个被窝纯聊天?”古歆笑得更加明显。

陆漫漫难得和她辩解,直白道,“我是准备和莫修远造计划的。”

“你们准备要孩子了?”古歆惊奇。

陆漫漫点头,“嗯,是有这方面的打算。”

“哦。”古歆应了一声。

那一刻似乎有些惆怅。

陆漫漫也能够感觉到古歆的情绪,准确说,古歆情绪从来都太坏怎么掩饰,她安慰道,“别想了,你还年轻,孩子终究是会有的!”

“我知道,但是……”古歆咬唇,“翟奕不碰我。”

翟奕当然不会碰她。

在利益面前,翟奕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利益。

“我不知道翟奕为什么会这么排斥我,我想可能是因为我身体太脏了的原因。他虽然口上说不在乎,但是身体很诚实。”古歆有些沉默的声音,“我都在怀疑,我和翟奕还能不能走下去,尽管他对我真的很好,比以前更好。”

陆漫漫此刻也不知道能够多说什么,她叹了叹气,“翟奕在乎的不是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或许他只是……”

陆漫漫欲言又止。

有些话。

既然翟安没有说出来,那么她也不会说出来。

翟安的意图很明显,而她只能成全翟安的所有。

这算是,对他们最好的结果。

翟安没有义务一定要在古歆的身上,受尽折磨,而他,可以有他的人生。

古歆也不太听得出来被人的话中有话,她只说,“算了,我也看得挺开的,现就这样吧。反正我现在也还喜欢着翟奕,也不想主动和他说分手,到哪一天,我们彼此都过不下去了,再说离开也不迟。”

陆漫漫抿唇。

如果真的有这一天倒真的还好。

就怕,这一天永远都到不来。

她说,“好了不说了,你生病了就赶紧休息,我挂了。”

“嗯。”古歆点头。

陆漫漫挂断电话。

古歆这一辈子已经和上一辈子发生了变化,她能够看到的七年也是有限的七年,她不是神,所以不知道最后她的结局会怎样,她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确保她的安全。

回神。

外卖将早餐送到,她准备穿着莫修远的大浴巾就去开门的,想着莫修远刚刚说注意穿着,犹豫了一下,跑进房间换了一套自己的衣服,比较保守而厚实的衣服,打开房门,接过外卖早餐。

昨晚上吃了那么大一碗面,其实还不算特别饿,她吃得不缓不急。

看食谱也看得有些无趣了,给莫修远发了一条信息,“我醒了,叫了早餐。”

那边很快回复,“乖。”

“你什么时候回来?”

“下午6点前,在家等我,实在无聊,可以去楼下影院看电影。”

“我就在家等你吧,我不想一个人出门。”

“那晚上我陪你出门。”

“嗯。”

“莫太太,说句爱我听听。”

这个二货,不是在工作吗?!

居然还有色心。

陆漫漫嘴角邪恶一笑,拿起语音,发了一段话。

好久没有回复。

估计是不方便听。

陆漫漫觉得自己奸计得逞,三两下就将早餐吃完,然后打开电视,看一些电视节目。

一天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

外卖将午饭送过来后,下午2点多给她将所有的食材送到。

陆漫漫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在跟着步骤准备今晚的晚餐。

她想象中真的非常简单,不就是将菜放在锅里面抄一下而已嘛,看着视频也挺简单的,但当她放油然后将佐料先扔到油锅里面去的时候,突然的油沾在了她手上,痛得她眼眶都红了。

果然是一个技术活。

她这么捣腾捣腾。

从下午4点到5点半。

捣腾了一个半小时。

厨房倒是乱七八糟跟被人抢劫了似的,面前没有一份完整的菜。

她抬头,欲哭无泪的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出现在玄关处,手上还捧了一束玫瑰。

然后就傻了一般站在那里,看着系着围裙站在厨房里面完全是一脸无措一脸憋屈的陆漫漫。

他没忍住。

笑了。

笑得还很明显。

陆漫漫早就被这个厨房搞得要疯了,他进来什么都没说,第一个表情就是笑。

嘲笑!

有什么好嘲笑的。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每个人都会有!

她赌气的将手里的锅铲往锅里面一扔,关掉火,不做了。

莫修远大步上前,脚步有些快,一把抱住在怄气的陆漫漫。

陆漫漫不爽,推他。

莫修远抱得更紧。

陆漫漫依然排斥。

莫修远说,“昨晚上就是这样滚在一起的,你要相信男人的身体经不住挑逗。”

“……”陆漫漫咬牙,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准备给我做晚餐吗?”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不说话。

“来,我教你。”

“你很会吗?”陆漫漫咬牙切齿。

“会一点。”

不爽。

不开心。

凭什么,莫修远什么都会。

“过来,我教你。”莫修远放开她,主动牵着她的手,将手上的玫瑰放在一边的饭桌上,手上似乎还提着一个小盒子,也这么随手放在了地板上,带着一脸小孩子脾气的陆漫漫走向不堪入目的厨房。

莫修远脱掉面上的黑色西装,没有从陆漫漫身上解开围裙,直接穿着白色的衬衣,将领带解开了,开始收拾着厨房。

陆漫漫本来不想待在这里的,她觉得就是在受辱。

但是,看着莫修远这么认真这么熟练的整理着厨房,也不禁有些惊讶。

昨晚上莫修远下面条,她可以想象成这个男人只会做这一样菜,要不然家里面也不会只有面条这一种食物,现在看来,不禁不只会这一样,还会很多样,他修长的手,切菜都切得这般娴熟。

对比起她刚刚切得均匀不一的,她真的很想默默的将那盘切了一般的土豆,扔掉。

手刚刚摸着那个盘子。

莫修远根本是头都没有抬的说道,“不用倒掉,我帮你加工。”

陆漫漫脸微红。

莫修远笑了一下,继续切菜。

十来分钟,似乎是准备好了所有的配菜。

莫修远站直身体,对着陆漫漫说道,“你过来。”

“啊?”

“过来,我教你炒菜。”莫修远说。

“不,我怕油。”陆漫漫摇头。

刚刚被油打过,痛死了。

莫修远无奈,主动上前将她拉了过来。

陆漫漫瘪嘴。

莫修远让她从后面抱着他的腰间。

陆漫漫诧异。

莫修远说,“有油的时候你就躲在我身后。”

陆漫漫点头。

整个人就这么抱着莫修远,前面贴着他的后背,说不出来的感受,就像在电视里面看到过的偶像剧一样,男主在帮女主做饭,女主从后面抱着他,这种温情。

她靠在他的背上。

这货真的很高。

她只能仰着头,才能够看到他漆黑的头发,因为上班,梳理得很是规矩。

可无论哪种方向,莫修远这个男人似乎都能够hold住,让人嫉妒。

“我准备下菜了,你躲好。”莫修远说。

陆漫漫回神,将自己埋在他的后背上。

鼻息间,都是他熟悉的味道,她觉得很暖很暖。

耳边响起炒菜的声音,她伸头,看着莫修远一直在用锅铲抄着牛肉,牛肉在油锅里面,很快就变了色,一股好闻的味道,瞬间弥漫,莫修远说,“牛肉很注重火候的,亏你也敢挑战。”

“……”陆漫漫瘪嘴。

莫修远将牛肉炒好,放在一边,“拿过去放在饭桌上。”

“哦。”陆漫漫放开他,去端菜。

放在餐桌上,又回来。

其实也只有三个菜,因为不觉得自己一次性可以做很多,所以就只有一盘牛肉丝,一盘土豆,还有一份凉黄瓜。

莫修远很做好了接下来两份菜。

放桌上孤零零的三样菜,陆漫漫也有些不好意思。

早知道是莫修远回来做,她应该多买点大鱼大肉的。

莫修远却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慰道,“我们两个人吃也够了。”

“你不是很喜欢浪费吗?”

“人都会成熟的不是吗?”

“才怪。”陆漫漫瘪嘴。

“好啦,我去盛饭。”莫修远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又转身走进厨房。

陆漫漫站在饭厅,猛然,起身走向厨房。

然后就看到莫修远对着电饭煲发呆。

她不停的咽口水,那一刻不知道说什么好。

莫修远回头,看着陆漫漫站在那里,满脸无措。

“你忘了?”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点头。

她没想起要煮饭,一股筋的放在了做菜身上。

莫修远终究又笑了一下,显得有些无奈,“我果真不能要求你太高。”

陆漫漫咬唇。

厨房本来就不是她擅长的。

莫修远转身又走向灶台边,说道,“我下面,这个比较快。”

“哦。”

“你先去客厅吃菜,一会儿就好。”

“嗯。”陆漫漫退出厨房。

然后坐在饭厅中等待。

等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转眸看着被莫修远扔在地上的一个盒子,她蹲下身,打开盒子,看着里面躺了一双粉色的棉拖鞋,她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大鞋子,想起莫修远就穿着一双袜子在没有地暖的地板上,那一刻也说不出来什么感受,就是觉得心很柔,她换上莫修远给她买的鞋子,大小刚刚好,穿着也很舒服。

她起身,正准备将刚刚换下来那双大拖鞋拿给莫修远,就看着莫修远已经端着两份面条走了出来,他看着陆慢慢的模样,笑了一下,“还喜欢吗?因为赶时间,所以就在街边随便买的。我摸着挺厚实的。”

“嗯。”陆漫漫站起来,将棉鞋放在他的脚边。

莫修远穿起,笑了笑,“还有你的温度。”

陆漫漫突然踮起脚尖,主动亲吻他的唇瓣。

莫修远一怔。

陆漫漫亲的很认真。

好久才放开他说道,“谢谢。”

莫修远放下面条,绅士的为她拉开凳子,让她入座,他说,“没想到一双拖鞋就能够打动你,早知道……”

“早知道什么?”

“早知道,就不应该放过你的。”莫修远回到自己的位置,说得,意味深长。

陆漫漫嘟嘴。

莫修远笑着说,“吃吧,莫太太。大概这么多家庭,也就我们尝试了,面条配菜。”

陆漫漫被莫修远说得有些脸红。

两个人静静的吃着晚餐。

其实,不是那么难吃,反而,味道很好。

牛肉的细嫩感,总觉得比她在餐厅吃到的还要好吃。

她几乎扫光了面前的菜,还把面条全部吃光光,吃完之后,饱得都不想动了。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笑了笑,主动的收拾碗筷,去厨房洗碗。

陆漫漫揉了揉自己的胃,跟着进去。

然后从后面,抱着他。

抱着他的身体。

莫修远嘴角一笑,问道,“你会在这边几天?”

“我请了一周的假。”

“后天周末,我能够今天腾出半天时间,带你去日照区逛逛。”

“嗯。”陆漫漫点头。

“一个在家会不会寂寞?”

“不会。”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

两个人一起洗了碗,又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综艺节目,也看偶像剧。

陆漫漫整个人靠在莫修远的胸膛上,难得这般休闲,这般,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舒适和惬意。

大概。

她想,这辈子,除了在这么一个地方,两个人应该不会这般,窝在这么一个小房子里面,一起做晚餐,一起洗碗,一起做平常夫妻会做所有事情……而她觉得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这种幸福,很真实。

真实到,不愿意放手。

不想再放手。

两个人歪歪腻腻的一周。

一周时间,陆漫漫在就在家等他上下班,就跟一般的家庭主妇一样,等着丈夫回来,然后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上床。

这一个星期,莫修远很无节制。

陆漫漫每晚都在控诉,真有一种“千里送XX,自找罪受”的感觉,但是每晚都在他的霸道下妥协。

而他们这么多次,完全都没有做避孕措施。

本以为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却在陆漫漫准备离开的那一天,大姨妈来了。

她看着裤子上的红色痕迹,欲哭无泪。

莫修远看着她在厕所很久没出来,进去找她的时候,也忍不住,瞪直了眼睛。

他都已经这么努力了!

甚至于,陆漫漫来的这几天,他滴酒未沾,就是为了留下一颗健康的种子。

两个人对视着对方。

好久。

莫修远说,“下次我们继续。”

“……”陆漫漫瞪着他。

好半响,“莫修远,你什么时候回来检查一下吧。”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

“检查一下身体。”陆漫漫直白道,“我听说,以前纵欲过度,可能会导致不孕。”

“那不需要。”莫修远一口笃定。

什么意思?

陆漫漫看着他。

那一刻,也没有心思多想,又说道,“你抽空回来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医院检查,看是我们谁的原因。”

莫修远抿唇。

没想有一天,他也会有如此无力的事情。

他点头,“嗯,这个月忙完了,我就回来。”

“好。”陆漫漫说。

然后,陆漫漫从马桶上起来,今天准备回去了,她的假期到了。

她不能任性的一直下去。

她怕她爸会被董事会那帮老匹夫搞疯。

这么想着,提着裤子准备起来,突然一个激灵,“莫修远,我没有大姨妈巾?!”

这样回去,那不血流成河啊!

莫修远也这么怔住了。

他这种男人公寓,谁也不会给准备这种东西。

两个人有这么看着彼此。

尴尬的气氛在厕所里面流淌。

好久。

莫修远说,“是我去买?”

陆漫漫点头。

否则,难道让她血流成河的去买。

莫修远硬着头皮,“那你等我。”

“你知道哪里有卖吗?”

“超市。”

“嗯,还算有常识,去吧。”陆漫漫说。

说着,邪恶笑了一下。

超市的大妈也不少。

莫修远转身走出厕所。

他穿上厚外套,出门。

楼下,秦傲已经在等他们了,看着莫先生一个人出来,一个人坐在车内,有些诧异,“莫太太不走吗?”

“先陪我去一趟超市。”

“哦。”秦傲也不多说。

莫修远觉得有心有些冒汗。

车子停在一个超市门口,莫修远下车,走进去。

超市人很多,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多人。

莫修远看上去无比冷静的,然后在巡视卫生巾区域。

眼眸一顿。

似乎是看到了。

其实很明显,远远就有一个超大的卫生巾挂着超市上空,就怕人看不到似的。

他犹豫了两秒,走过去。

那里的超市大妈甚至没有招呼他,就一直不停的招呼着其他来来往往的女性,让他连有个借口进去的理由都没有,显得无比的尴尬。

莫修远这么转了两圈。

终究忍不住,想起陆漫漫还在马桶上坐着,长腿一迈,走了进去。

密密麻麻的卫生巾,各种样式的都有。

陆漫漫到底用哪一种?!

他这么左右环视。

此刻这里面也有些女人在挑选,看见他,都忍不住用异样的眼光看了他一眼,然后嫌弃的走开。

莫修远保持冷静,保持冷静。

身边似乎是一堆母女,女儿可能也才14、5岁的样子,母亲在帮她挑选,一边挑选着一边说着,“以后你买就要买这个牌子的,这个牌子好,是进口的。记得挑选的时候也得要这种绵柔的,这样对屁屁比较好,不容易过敏……”

莫修远忍不住靠近了些。

母亲在给女儿一边说着,一边拿了几盒,转头看着莫修远站在她旁边。

整个人都不好了,“你靠这么近做什么,变态!”

莫修远一怔。

母亲拉着自己的女儿,一脸保护的将自己女儿拉在身后,毫不掩饰的话语直白而大声的说着,“以后离这种猥琐大叔远一点,看着这种人就跑开知道吗?”

“哦。”女儿点头,却忍不住看了一眼莫修远。

长得好帅。

“还看什么看,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变态。走了!”母亲严厉的声音,拉着女儿就走了。

莫修远被骂的莫名其妙。

他也没有发怒,伸手将刚刚那个母亲给女儿挑选的卫生巾拿下来,拿了一盒,觉得不够,拿了5盒,满手都是。

他一转身,就看着无数双眼睛这么看着他。

看着他,各种,嫌弃。

他不就是给他老婆买个卫生巾,有必要这样吗?!

他咬牙,抱着一堆卫生巾就走了出去。

一路注目礼。

他将卫生巾扔在结算台上,结算服务员也这么上下打量他。

莫修远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付钱,提着这包东西,终于走出了超市。

他坐进秦傲的小车,从没这么想要离开过这种地方。

秦傲似乎是有些好奇莫先生买了什么买得脸色都变了,一回头就看着塑料口袋里面,装着的女性用品……

整个脸也猛地红了。

莫先生居然愿意为莫太太买这种东西……

以他对莫先生的认识,他从来不觉得莫先生会这做这种惊人的举动。

他开车,车子回到小区。

莫修远提着那包东西回来。

陆漫漫还坐在马桶上,腿都麻了。

房门被人推开,陆漫漫抬头。

抬头看着莫修远,脸上都出汗了。

陆漫漫嘴角一笑,“买好了吗?”

莫修远将卫生巾递给她。

整整5大包。

陆漫漫自己都傻眼了。

她特么的量得有多大,莫修远买这么多!

莫修远递给她后,就走出了厕所。

陆漫漫快速的将内裤和卫生巾换上,然后有些腿麻的走出去。

莫修远在大床上半躺着。

陆漫漫也这么过去,这么躺在他的胸前,“莫修远我要回文城了。”

莫修远似乎抱紧了她一下。

“在这个地方,我才觉得我们真正的是夫妻。”陆漫漫说,嘴角邪恶一笑,“你还给我买这么私密的东西了。”

莫修远连抽搐了一下。

“我想以后你会在政坛这条路发展得越来越高,而我也会一直在陆氏工作下去,大概不会再有这样的日子,这么,平凡而舒适的住在一起。其实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有些感伤。我怕我们的发展,会拉远我们的距离。”陆漫漫说,说得有些,难受。

所以。

这个女人是在患得患失了。

怕他发展得越好,离她越远?!

他楼抱着她的身体,说道,“我的发展只会让我们彼此靠得更近,不会,更远。”

陆漫漫抬头看着他。

“就是这样,陆漫漫。”莫修远说,很肯定的口吻。

总是让她,相信。

她点头,主动亲了一下他的下巴。

莫修远低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一阵亲密缠绵。

莫修远送陆漫漫出门。

陆漫漫坐在秦傲的小车内,眼巴巴的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站在车外,第一次感觉到了离别的滋味。

所以,莫修远总是走的时候,无影无息。

大概也是不喜欢,这样离别的场景。

她说,“我在文城等你。”

“嗯。”

车子启动。

陆漫漫就在这么看着车后面,莫修远的影子越来越小。

不是什么生死离别,也不是什么永不相见,分明就只是短暂性的离别,却莫名让人很是难受。

她咬唇,看着他的身影在眼前消失。

消失,她才回头。

她深呼吸,在默默的调整情绪。

到现在,她几乎已经记不得上一世对文赟的感受了,她已经你记不得,当初文赟离开时,自己是不是也是这般,难受难耐,然后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现在满身心的只有对莫修远的感触,只有对他的深深不舍。

她想,这或许就叫做,遗忘。

把一个人,彻底从自己心里抠了出来,然后让另外一个人住了进去。

她低头,看着电话的语音。

他点开。

里面传来熟悉的男性嗓音,熟悉的语调,熟悉的磁性,他说,“陆漫漫,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

那是那天,莫修远让她说句爱她听听。

她调皮的发了语音。

她说,“莫修远,我爱你。”

她知道,他在那个环境,根本不方便听,所以故意逗他,故意让他浑身不自在。

却没想到,现在,他回复了她。

声音很清楚,很清楚的传入了她的耳膜。

前排的秦傲也听到了。

他似乎是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陆漫漫。

然后,难得,拉出了一抹好看的笑。

车子这么一直稳稳当当的开了1个多小时。

陆漫漫回到文城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其实这周在日照区一点都没休息好,一点都没有,每晚上莫修远的无休止让她根本是招架不住的,那货就跟一禽兽似的,动不动就发春,发春……

心里有些隐动,她下车,走进别墅。

她捉摸着今晚睡一个好觉,然后明天认真的上班,去面对那帮董事会,同时问问翟安情况。

一周时间,翟安没有给她打过任何电话,让她也有些,担心。

她走进别墅。

刚走进大厅,脚步就这么顿了一下。

大厅的沙发上,她看到莫璃乖巧无比的坐在那里,看着她出现,嘴角甜甜的一笑,笑着说,“大嫂,你回来了?”

陆漫漫抿唇,咬牙,蹙眉……

各种细微的表情,直到,彻底接受,莫璃出现在这里的事实。

她友好的拉出一抹笑,“小璃,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一个人吗?妈呢?”

“我一个人大嫂。”莫璃声音很小。

此刻别墅暖气很足,但她还是穿了一件厚厚的白色羽绒服,帽子上一圈毛茸茸的,在别墅大厅的灯光下,看上去很可爱,还很无害。

越是无害的,越是有毒。

陆漫漫看着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是找我吗?还是你大哥?修远去日照区上班了,不知道多久才会回来。”

“大嫂,其实……”莫璃欲言又止,看上去楚楚可怜的模样。

“怎么了?”陆漫漫问她。

不就是装吗?!

她也会。

演戏谁不会。

莫璃看着陆漫漫,小声说道,“我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可以吗?我和妈妈吵了架。”

住一段时间。

她承认,她有些不淡定了。

她倒是不怕莫璃搞些事情出来,她是觉得她实在没有经历去应对这个女人。

她没有回答。

就这么看着莫璃,嘴角还带着笑。

莫璃看她没有说话,又开口道,“妈让我出去多交朋友,说我不能一直待在家里,还说给我安排相亲……”

说着,脸都红了。

陆漫漫还是不说话。

“我不想相亲也不想嫁人。大嫂你能收留我几天吗?”莫璃望着她,满脸期待。

她现在能说,滚吗?!

不能。

所以,她扬了一个笑,“嗯,好,你喜欢住多久都行。毕竟你是远修的亲妹妹,当自己家。”

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虚伪!

周末都会晚一点的,么么哒。

然后呢。

小宅说好的福利,估计要等到明天一早了。

各位互相通知哦!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